[授權翻譯]【盾冬】My Friend is My Familiar (4)

前面章節:(1)(2)(3)

生子梗注意

隊長發現吧唧不見了,然後科學組大活躍


___

 

 

在巴奇消失大約五個小時後的下午四點,回到家中的史蒂夫對於家中並沒有他認為應該早就先回到家裡的那個心愛的身影而感到疑惑。

剛開始史蒂夫還只是想著『巴奇是去散步了嗎?』而並沒想太多,然而當時間經過了一小時、兩小時後,史蒂夫開始漸漸感到不安。

巴奇確實喜歡是散步,但再怎麼說都太久了。

史蒂夫從沙發上站起來,打開衣櫃從夾克中取出在裡面放置許久的行動電話。

從通話紀錄找出巴奇的名字後,史蒂夫立即按下了通話紐,然而不知是不是巴奇關掉了手機,從電話中傳來的聲音是通知手機無法通話的機械聲。

切斷通話後,史蒂夫接著按下了Menu按鍵,快速的瀏覽顯示出的項目。

由於與只要按一次就可以簡單表示的通話紀錄不同,史蒂夫一邊在腦海中回想著一邊操作,終於讓他從通訊錄中找到了想找的名字,在確認之後史蒂夫按下了通話鈕。

將幾乎可以收納在掌心中的小型行動電話放到耳邊,邊聽著低沉的通話音,史蒂夫像是在集中精神般注視著什麼都沒有的空中。

電話鈴聲響了一段時間,但是所連絡的人物卻一直沒接電話,就在史蒂夫想著『是在忙嗎?』的瞬間,鈴聲突然中斷,接通了電話另一端。

「喂?」

『……史蒂夫……』

從電話那頭所聽到的,是有點消沉,或者說讓人感覺得到出聲之人的心情似乎『不自在』的聲音。

「班納博士,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

史蒂夫一邊感到疑惑一邊繼續問道:「巴奇還在那裡嗎?」

在感到對方一瞬間像是倒抽了一口冷氣般的動靜之後,從電話那頭傳來了細微的嘆息。

『史蒂夫……關於那件事……』

就在那時候,從說話吞吞吐吐的博士背後,另一個熟悉的聲音蓋過了博士的聲音。

『是他老公打來的嗎?』

『啊,我還是換個人好了……他好像想要說明。』

在一瞬間的空白之後,從電話中傳來的聲音如史蒂夫的預想般正是史塔克。

『唷,隊長。』

「史塔克,出了什麼問題?巴奇呢?」

『讓我照順序回答你的疑問,的確出了問題,而且巴奇不見了。』

由於東尼回答得太過於俐落爽快,史蒂夫幾乎差一點就這麼聽過去,不過在話語抵達了腦部的一瞬間,史蒂夫的思考陷入一片空白。

「你說什麼……?」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巴奇從這棟大樓裡消失了。』

「你說消失,是什麼意思……」

『就是說,巴奇在這裡像平常一樣接受了博士的診斷之後就消失無蹤了。』

「什……!?」

『等等,你可別責怪布魯斯喔?巴奇恐怕是基於自己的意志而消失的。』

雖然史蒂夫完全沒有責怪博士的打算,但他卻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些甚麼。

『總之你先過來大樓一趟,我會派飛機到老地方去迎接你,詳細的事情到時候再說。』

在東尼那麼說完後史蒂夫切斷了通話,從衣櫃裡抓出夾克,將盾牌背負在背上,用驚異的超高速從家中飛奔而出。

史蒂夫跨上了重機發動引擎,東尼口中的『老地方』所指的應該是接送巴奇專用的私人機場吧,從這裡過去需要二十分鐘左右的車程。

雖然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不確認好狀況就無法尋找巴奇。

猛力的催著油門,史蒂夫任由輪胎在柏油路上發出尖銳的摩擦聲,高速的往前疾駛而去。

 

『東尼老闆,羅傑斯先生已經抵達了。』

注視著立體圖面的東尼・史塔克在聽到了組織流暢的聲音而抬起頭時,剛好是電梯門打開,臉上表情一反常態地嚴厲的史蒂夫走進房間裡的時候。

「還蠻快的嘛,本社的小型噴射機很優秀吧隊長。」

「史塔克,怎麼樣……發生了什麼事?」

史蒂夫一邊快步的走近,一邊連珠砲似的問道。

在他到達這裡之前,他有再度試著撥通巴奇的行動電話,然而結果依然沒變。

「總之你先坐下來冷靜一下。」

東尼指向廣闊的客廳正中央所設置的L型沙發組,史蒂夫雖然近乎無意識的瞪著東尼,但還是在柔軟的沙發椅上坐了下來。

「要喝點酒嗎?」

「不用了,快點給我說明。」

「你還是一如往常的急性子。」

一邊那麼說著,史塔克也深深地坐到了對面的沙發上。

「Mr.士兵為了定期的檢診而來到研究室裡時是在上午的十點左右。」

從巴奇出門的時間來計算,那樣應該沒有錯吧。

「然後據布魯斯說,他們檢診的時間大概只花了不到一個小時……嗯-也就是說巴奇大約是在11點左右離開了研究室。」

就是在那時候。一邊稍微加強了力道說著,史塔克大聲的拍了一下手掌。

「他消失了。」

「你在電話中也是說巴奇消失了,但為什麼……!」

「誰知道啊,那個時間我也因為工作而離開了大樓,話說他真的是非常優秀的士兵啊完美且具體的指出了本大樓保全系統的疏失。」

「班納博士說了什麼?」

「他說,雖然檢查出現了預想外的結果,但他有確實的目送著巴奇離開研究室。」

東尼的話讓史蒂夫的表情更加暗淡。

「預想外?」

「我可不是那種會隨便深入探測個人隱私的性質,所以沒有接著問下去。」

史塔克聳了聳肩,但或許是因為看到史蒂夫臉上那消沉又可憐的表情而感到同情吧,他難得的說出了類似安慰跟幫忙的話。

「布魯斯正待在下層的研究室裡,你可以去問問看詳細的事情。」

「博士現在在做什麼?」

「他現在為了探知DNA,正在對消失了的Mr.士兵的遺傳基因做出解析。」

「為什麼不再更早一點通知我。」

「我們試過了!但你在任務中手機無法通訊,然後我們也跟神盾局連絡了但他們就是一直強調你在任務中無法取得連繫!當然啦,如果說你願意讓我們對神盾局報告說美國隊長心愛的老婆現在下落不明所以請務必連絡他的話我可是無所謂的喔!!」

被那麼說,史蒂夫不禁啞口無言。雖然他們都知道他跟巴奇同居,不過史蒂夫並沒有告知神盾局他們倆人之間有了孩子。

如果神盾居要加入搜查的話,為了巴奇的安全著想,史蒂夫就不得不將巴奇懷了孩子的事情報告出來吧。

「不管怎樣,我先去找班納博士問清楚,不早一點找到巴奇的話……」

站起身後,因為史蒂夫的重量而消沉的沙發發出了刺耳的聲響,就在史蒂夫轉過身要前往電梯時,史塔克叫住了他的背影。

「隊長。」

史蒂夫停下腳步,僅僅稍微扭轉脖子回過頭。

「我們也正在全力搜查,馬上就會找到的。」

「嗯,謝謝你史塔克。」

「沒什麼,舉手之勞而已。」

看著史蒂夫淡淡地微笑著走進電梯並關上了門之後,史塔克展開了大樓周邊的立體顯像開始計算著巴奇的步行路徑。

 

「班納博士!」

「史蒂夫,你來了。」

在研究室的門打開的同時被呼喚,班納從電子顯微鏡中離開視線。

「我剛才已經跟東尼談過了,現在請你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東尼怎麼說?」

「他並沒有特別說什麼,他只說詳細的去問博士……」

「嗯,因為我也只跟他說了詹姆斯不見了的事情而已……請坐。」

班納在讓史蒂夫坐在機組旁的椅子上後,走到房間深處對裡面的機械進行著某種操作。

在等待的期間,史蒂夫不經意的環顧著研究室的內部,廣大的空間裡陳列著各式各樣的電子機器,房間的牆壁統一為銀色與白色的色系,冰冷的無機質且雜多。

盡管神盾局本部也有著同樣的研究室,但由於研究者眾多,因此相較之下那裡還比這裡顯得熱鬧許多。

巴奇平常都是在這裡接受檢查的嗎,像這樣冷清的室內或許的確會讓人想逃離。

「久等了。首先先看看這個吧。」

手中拿著某種物品回來的班納,將那個大約30公分所右的四方形液晶檔案遞到了史蒂夫面前。

史蒂夫收下後,只見幾乎全體都是黑色的畫面上正映著白色的『不知是什麼的東西』。

「這是?」

班納伸出了手,在史蒂夫手中的液晶板的螢幕上按了一下,接著就在眼前浮現出『不知是什麼的東西』的立體投影。

「這是今天所拍攝的詹姆斯的超音波檔案。」

「超音波?」

「哈哈,你們都問了一樣的問題呢。就是用微弱的超音波照射體內,確認體內樣子的機械。」

「體內的……也就是說這個是……」

「是的,這個看起來白白的就是他肚子裡的小寶寶。」

聽到班納那麼說的瞬間,史蒂夫瞪大了雙眼,凝視著朦朧地浮現而出的小小白色身影。

「看得出來嗎?這裡是腳跟手……然後、這裡是頭。」

將手伸到了立體投影中,班納讓史蒂夫也能明瞭的說明著。

活了將近100歲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胎兒模樣的史蒂夫,看著自己孩子那像是捲縮著手腳般彎曲著的小小身軀,眼眶忍不住濕熱,抽著鼻子說道:「真的好小好小……這麼的小。」

「不,這算大的。」

「……咦?」

無法理解班納話中的含意,史蒂夫短促的回問了一聲。

「我想你應該也知道,發現詹姆斯懷孕的時候大約是在兩個星期前吧?」

史蒂夫用力的點頭,他記得很清楚,而且幾乎可以發誓,當時的衝擊以及喜悅是他一生都無法忘懷的。

「依照我的判斷,那時候的懷孕日程大約是在一個月前後,而今天所拍攝的結果怎麼看都已經超過三個月。」

「……你是說。」

「在懷孕不到一個半月的狀況下,超音波是不可能照射得出如此清晰的輪廓……正常情況的話。」

不過你們的狀況不太一樣,說著,班納輕輕點了點頭。

「血清……」

「對、你們超乎常人的代謝與細胞分裂的速度對胎兒也產生了影響。」

「老天……肚子裡的孩子居然成長得那麼快……這會對巴奇還有小孩造成什麼影響嗎……」

「不,身體方面應該沒問題。檢查結果孩子也沒有任何異常,你們的細胞對於這種小情況是不會有太大的異變的。」

實際上,史蒂夫也是撐過了70年間的冰凍狀態。班納的話讓史蒂夫鬆了一口氣。

「不過精神面上並沒有那麼樂觀的樣子,史蒂夫……詹姆斯他似乎陷入了相當大的混亂。」

「混亂……?為什麼?」

「我想你還是跟他本人確認比較好,所以你快點去找她吧。我也很擔心他的身體。」

「好的。」

「正好我現在剛完成了DNA的解析,只要把結果放入賈維斯的搜索程式中的話,我想一定可以找得到詹姆斯。」

「麻煩你了博士,我馬上就去街上找!如果有任何消息請馬上連絡。」

將系統方面的搜索交給班納後,史蒂夫跟東尼為了進行大街上的搜索而離開了研究室。

「現在的巴奇對於現代的地理很生疏,所以應該不會走得太遠!我從曼哈頓島的中央公園開始往南搜索!公園的北邊就拜託你了。」

『隊長,你說的倒簡單,光只是曼哈頓島的範圍就已經相當廣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拜托可以在空中探尋的你來幫忙!!巴奇討厭人潮多的地方,所以要重點式的搜查公園或是人煙稀少的小巷弄內!」

『了解!』

目送著發出噴射音,宛如噴射戰鬥機般飛行而去的史塔克,史蒂夫背起盾牌,氣勢洶洶的往前飛奔。

 

 

 

 

 

TBC

 

 

___

 

 

布魯斯都說的那麼詳盡了,隊長居然還不明白吧唧為什麼會混亂……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