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Promise Ring

 

瓦干達的白狼巴奇一時好奇偷偷在自己左胸穿了環,本想在史蒂夫回來前取下就好,沒想到由於過於敏感怎麼也無法自行取下,結果還是被史蒂夫發現,然後……

原本是送給自己的生日賀文(結果一不小心就遲到了三個月XD)所以充滿個人的性趣,還請避雷。

  

  

  

  

___

  

  

  

  

  

  寂靜黑暗的無月星夜,大樹旁木屋的一扇窗內,從中散發出的昏黃光線在黑幕籠罩的瓦干達草原上投射出一道黑影。

  緊靠著窗台的床鋪旁,來自床頭櫃上的仿古式雕花檯燈的燈光映照在身穿一襲瓦干達式暗紅長袍的巴奇左半側。

  彎著腰盤腿坐在床上,及肩的棕色長髮遮蓋著巴奇低垂的臉龐,右手放在胸前的布料上,像是要將衣服扯開來似的往外用力一拉,低頭往內看去。

  「可惡。」

  瞪著自己左胸上的突起處--穿刺在乳頭上的小小銀環,巴奇緊皺著眉,發出混著嘆息的低聲咒罵。

  一個多小時前,遠在敘利亞的史蒂夫用疲累而期待的語氣跟他說,他跟山姆、娜塔莎一同平息了一場戰亂,雙方進入講和階段,暫時沒有需要他處理的事,也就是說他可以回瓦干達了。

  他們已經快半個多月沒見面了,史蒂夫平安無事回到他身邊,巴奇當然很高興,但在史蒂夫回來前,他必須想辦法處理自己左胸上閃爍著銀光的這玩意。

  在用盯著死敵般的眼神瞪視左胸乳頭上的銀環將近十分鐘後,巴奇終於下定了決心。

  吞了吞口水,做了個深呼吸後,巴奇將右手深入上袍內,小心翼翼地用食指跟大拇指輕輕握住銀環內側,瞬間一股電流從包覆著銀環的乳尖的肉粒內側傳來,強力的刺激令他全身一震,手指也不由自主地鬆了開來。

  急促喘了幾口氣,滿臉通紅的巴奇將手抽出放到了床上,仰起頭,啐了一聲,為即使只是如此輕微的碰觸,也會感受到快感衝擊的敏感乳頭以及三天前偷偷將這玩意穿上去的自己感到懊惱。

  瓦干達全國境內不論哪一處地方都擁有電力及無線網路免費提供給全國人民,巴奇這裡當然也不例外。

  為了讓獨自一人住在遠離城市的郊外的巴奇不會無聊,舒莉在奇莫由珠外,還送給了巴奇一支智慧型手機跟一台筆記型電腦。

  剛開始巴奇還不是很懂什麼電腦、什麼網路的,所以剛開始時常向舒莉尋求幫助,不過學習能力很強的巴奇沒用一個星期就學到了網路的好處--無論任何疑難雜症,只要上網一搜,絕大部分都能自行解決。

  於是除了與史蒂夫以及舒莉等人連絡外,閒暇之餘,巴奇也會隨意亂逛網站,或是用手機下載有興趣的APP。其中巴奇最常使用的就是影片網站,關於現代的年輕人會在身上各處穿洞這檔事,就是巴奇在瀏覽影片時看到的。

  那是一個乳環穿洞的教學示範影片,好奇心驅使下,巴奇點開了影片,然後被震驚到下巴都要掉了下來。

  在巴奇跟史蒂夫他們出生成長的那個年代,就連穿耳洞都會被認為是對自己身體進行摧殘的野蠻行為,更不用提其他部位了。

  所以當巴奇第一次知道居然有人會在耳朵以外的地方打洞穿環時,難免覺得不可思議,是怎麼樣的人會刻意去傷害自己的肉體呢?

  不過很快他就發現瓦干達的人民大部分都有在身體各處穿洞的習慣,或者說風俗。

  巴奇還從艾尤口中得知不只瓦干達,非洲各地皆有在身體各處穿洞的傳統習俗,除了與歐美一樣最普遍的耳洞外,諸如眼、頰、眉、臍、乳等部位都很常見,而且不同的部位各自擁有不同意義。

  經由一番學習與理解,巴奇不再對身體穿環有所歧視,甚至在聽到乳環所象徵的意義後,生起了好奇與遐想。

  所以三天前巴奇忍不住在逛市集時,買了一個細小的銀環跟穿洞用的針,雖然店家有提供穿洞服務,不過基於他想要穿的部位所擁有的特殊意義,巴奇只從店家那取得穿洞時的相關知識。

  巴奇原本是打算等史蒂夫回來再讓他給自己穿,但昨天晚上一個人在床上跟史蒂夫進行睡前通話後,明明早就習慣了與史蒂夫分隔兩地的巴奇卻突然覺得很寂寞,不只心靈,還有肉體。

  他好想親眼見到近距離的史蒂夫,親耳聽到史蒂夫呼喚自己的名字,切身感受史蒂夫的體溫,想讓他撫摸自己全身每一處肌膚,從外而內。

  於是鬼使神差地,巴奇取出了銀環跟針,想著乳環的意義,想著史蒂夫,想著想著,巴奇捏住了自己的乳頭,在腦海裡想像著史蒂夫會怎麼幫自己穿上。

  他想,史蒂夫一定會笨拙但溫柔地揉捏著自己的乳頭,將乳頭揉硬後,他會--

  當巴奇因彷彿灼燒集中在乳頭上的尖銳刺痛而回過神來時,他已經用針刺穿了自己的左乳頭。

  當然,對疼痛早習以為常的巴奇來說絕大部分的疼痛他都忍得了,更何況這跟以前遭受過的各種疼痛比起來根本算不上什麼,所以巴奇只是一臉平靜地拔出了針。

  盯著從被刺穿的傷口中滲出的鮮血,以及掌心中的小小銀環,巴奇這才想起老闆有特別跟自己囑咐穿洞前要消毒殺菌,但既然洞都穿了,乾脆把銀環扣上去看看。

  自己身上的超級血清雖稍遜於史蒂夫,但也擁有強大的自癒能力,只要試完後馬上取下,在史蒂夫回來前這點小傷很快就會癒合。

  於是巴奇在殘留著的刺麻感還沒退散前,就把銀環扣了上去。

  瞬間,觸電般的刺痛伴隨著鮮明的快感襲來,並朝著全身流竄而過,從未體會過的陌生快感讓巴奇全身一陣顫慄。

  驚慌下巴奇趕緊想要取下,沒想到手指才剛碰上環身,堅硬的金屬碰撞到了軟嫩的乳肉傷口內側,電擊般的劇烈疼痛伴隨著快感猛地襲來,巴奇頓感渾身酸軟,甚至難以自抑地發出了近乎呻吟的尖叫。

  面對這個出乎意料的窘況巴奇滿臉通紅,汗水直流,粗喘著氣,整個人癱坐在床上,不知所措。

  巴奇又咬牙試了幾次,但即使試到血在他又紅又腫的左乳頭下形成了兩條蜿蜒的紅色細絲,甚至好幾次都因快感的刺激而勃起,依舊取不下這枚還沒他小指粗的小小銀環。

  最後被迫只能暫時放棄取下乳環的巴奇,一直不敢有太大動作,因為每當動作稍微大一點引起乳環晃動,就會牽扯到乳頭,帶給他猶如電流般的酥麻刺痛,更不用說衣服摩擦到乳環時的刺激。

  而伸手觸碰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盡管之後巴奇又試了幾次,每次都會因自己極度敏感的乳頭而不得不放棄,就這麼拖拖拉拉來到現在。

  無論如何巴奇都必須在史蒂夫回來前把乳環取下,不然巴奇不敢想像那個大醋桶看到自己瞞著他穿了乳環會怎麼想。

  畢竟自從來到瓦干達後沒多久,在巴奇選擇冬眠前幾天,他們之間就從如同兄弟家人般親密的摯友上又多了一層戀人關係,而同樣身為上世紀老骨董的兩人在感情觀有個共通點--戀人之間應該坦誠相對,平等互重。

  雖然史蒂夫常常跟巴奇說他是自由的,要做什麼他都不會干涉,但既為戀人,巴奇在未跟史蒂夫告知的情形下擅自穿乳環雖不至背叛,卻也是相當不尊重史蒂夫的行為。

  更何況史蒂夫這個能為竹馬摯友輕易拋下美國隊長名譽的傢伙還是個對巴奇的保護欲、獨佔欲、性欲三大欲望異常旺盛的傢伙。

  要是史蒂夫發現自己沒有事先跟他說就擅自穿了乳環,而且這乳環在瓦干達還擁有特殊意義的話,一定會很……生氣、難過、失望,或者是興奮?不管是哪一種,對巴奇來說大概都不會太好。

  因此不管怎樣巴奇都必須趕在史蒂夫回來發現前將乳環拆下來,然而越急越糟糕,每當顫抖的手碰到乳環,敏感得不得了的身體就彷彿觸電般一抽一抽地,因此而晃動的乳環又會再次刺激乳頭,根本就是惡性循環。

  正煩惱間,耳邊忽然聽見了遠遠傳來的飛機引擎聲,害得巴奇心臟幾乎都要停了。

  他非常熟悉的這個引擎聲是帝查拉特別送給史蒂夫的,專屬於他的昆式戰機的引擎聲。

  怎麼會,史蒂夫一個多小時前聯絡時人應該還在敘利亞,就算用最快速度飛行也要八小時以上,怎麼現在就回來了?

  驚慌失措的巴奇來不及多想,只能趕緊關上了床頭燈,迅速鑽入被窩中,即使在擦過衣物時感受到刺激也只能忍耐,閉上雙眼努力平息慌亂的心跳跟呼吸,假裝自己已經睡去。

  沒多久,巴奇就聽到了戰機降落在附近的聲響,引擎熄火後不到三分鐘,就傳來了大門推開的嘰呀聲,接著是戰鬥靴快步踏在木板上的喀喀聲,最後是在房門拉開的聲響後,停留在門口處略為急促的呼吸聲。

  巴奇屏住了氣息,祈禱史蒂夫會以為自己睡了,也許以為自己已經睡的史蒂夫會到隔壁幾乎從沒使用過的客房去睡。

  然而史蒂夫沉默了一會後,還是開了口:「……巴奇?」

  像是怕吵醒巴奇,史蒂夫那帶著悵然的呼喚聲其實很小很輕,卻重重落在了巴奇的心上。

  即使不回頭去看,巴奇闔上的眼瞼內也已自行描繪起史蒂夫此刻的模樣--散亂的暗色金髮、鬍渣沾染著汙灰卻依然堅毅的臉龐,以及那雙充滿依戀的藍色眼眸。

  「巴奇……」

  又一聲毫不掩飾寂寞跟失落的呼喚緊緊揪住了巴奇的心,並在左胸內躍動不息,讓他忍不住想要回應,張開雙手擁抱他,溫柔對他說歡迎回來。

  然而,一旦巴奇抱住史蒂夫,勢必會擠壓到左胸上的乳環,那樣一來絕對會被發現。

  而且此刻左胸腔內博動的心跳是如此激烈,連帶乳環也跟著微微震動,不停地帶給巴奇酥癢感,天曉得他有多麼努力才忍住身軀顫抖。

  在這樣的狀況下要是再去刺激到乳環,巴奇不敢去想自己的反應會有多大。

  即使很清楚早晚會被史蒂夫發現,此刻巴奇的心裡依然想著能逃一時就逃一時。

  但已有一個多星期沒見到巴奇的史蒂夫,停在門口數分鐘後,還是放輕了腳步,朝著背對門口側躺的巴奇走了過來。

  背後床板往下一沉,接著是肩膀上傳來的溫熱,巴奇不用看也知道,是史蒂夫坐到了自己身後,並將手掌放到了自己肩上。

  溫柔地來回輕撫著巴奇的左肩斷面處,片刻,史蒂夫再次低聲呼喚著:「巴克……」

  比原本已是暱稱的巴奇更加親暱的低喚所蘊含的眷戀跟思念是那麼深切,胸口一熱,巴奇再也忍不住睜開了眼,扭頭看向低頭望著自己的史蒂夫。

  黑暗中,雖看不清那滿是風霜的鬍子臉,巴奇依然可以清楚望見雙眸中濃烈的情念及歡喜。

  原本就情潮難退的巴奇只覺一陣燥熱,舔了舔嘴唇,盡可能裝成剛睡醒的模樣,開口輕喚:「……史蒂夫……」

  當下,即使是在黑暗中,巴奇也能夠感覺得出來從史蒂夫身上迸發出的欣喜。

  「我回來了,巴奇。」

  「歡迎回來……」用手肘撐在床面上,巴奇一邊接受史蒂夫俯身而來的吻,一邊問道,「怎麼那麼快,我以為你明天才會回來。」

  「因為我原本還要去別的地方處理事情,但路途上必須經過瓦干達上空,一看到瓦干達我就忍不住想見你,感謝山姆願意代我處理,我才臨時有時間回來。」

  「……你真的是……」巴奇不免又是好氣又是好笑,但更多的是感動跟愧疚,「替我跟山姆說聲謝謝,因為我也很想你……」

  「巴克……」

  當史蒂夫再次低頭吻過來時,巴奇只是閉上了雙眼,微啟著唇,品嘗史蒂夫略顯乾澀的唇及溫熱的舌探入自己嘴裡時的感受。

  撫著巴奇的左肩,史蒂夫越吻越深,甚至整個覆到了巴奇身上,被壓在了史蒂夫跟床鋪之間的巴奇在左胸的乳頭被擠壓的瞬間,因強烈的酥麻感竄過全身,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啊!」

  「巴奇?」停止了親吻,史蒂夫稍微退了開來,「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沒事……我只是……」

  巴奇還沒想到該怎麼解釋前,史蒂夫已經扭開了床頭燈,並掀開了被單,訝異地看著巴奇紅透了的臉龐。

  「……你的臉怎麼那麼紅?」

  成為一對戀人後,史蒂夫跟巴奇做愛的次數早已超過兩位數,因此很清楚方才那樣的親吻還不至於讓巴奇的臉如此紅艷。

  咬住了下唇,巴奇側過臉,不敢與史蒂夫擔心的眼神交會,這自然更讓史蒂夫疑惑,緊蹙眉頭,壓低了音量,問:「到底怎麼了,巴克?」

  巴奇依然看著窗外,嘴硬地說:「……我很好,什麼事都沒有。」

  沉默了一會後,史蒂夫伸出雙手捧住巴奇的臉,溫柔卻又強硬地逼他看向自己。

  「看著我,巴克。」

  巴奇也只能乖乖地將臉轉回正面,與那雙寫滿愛戀跟關切的藍眸相望。

  「老實告訴我,你哪裡不舒服?」

  「真的沒事……」被看得心虛的巴奇依然選擇了逃避,「我只是……太想你了……光是你的吻就讓我興奮……」

  史蒂夫眉頭稍微鬆了開來,一瞬不瞬凝視了許久,再次低頭緩緩貼上巴奇的唇。

  「嗯……」

  巴奇閉上了雙眼,任由史蒂夫含著自己的下唇,並將雙手從臉頰順著肌膚慢慢往下滑,頸項、喉結、鎖骨。

  隨著史蒂夫的手越接近胸口,巴奇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他很清楚再繼續下去史蒂夫就會發現什麼,但他也只能屏息以待。

  很快地,當史蒂夫的右手滑過巴奇的左胸時,有如強烈電流竄過的快感瞬間讓巴奇全身一顫,並發出了驚呼。

  「啊!」

  從右手的感觸發現了巴奇秘密的史蒂夫先是一愣,緊接著表情變得相當駭人,五指揪住巴奇的上袍,用力一把往外扯,布料撕裂開來的聲響在安靜的臥室內顯得格外刺耳。

  無言地盯著穿過朱紅肉粒,閃爍著銀色光澤的小小乳環,半晌,史蒂夫才用低得嚇人的嗓音,冷冷問:「……這是?」

  彷彿被冰中燃燒的火焰注視著,巴奇又是緊張又是羞恥地吞了吞口水,小聲回道:「……乳環。」

  「誰弄的?」

  盡管自知理虧,聽到史蒂夫這句疑問巴奇還是有些不爽,下意識噘起嘴唇,「當然是我自己。」

  聽到這個答案,史蒂夫身上冰冷的怒氣稍微消退了些,但表情還是相當冷硬。

  「……會痛?」低聲問著,史蒂夫伸手勾住了乳環,稍微一拉,立刻引起巴奇嘶聲痛呼。

  「有……有一點……」縮起身子,巴奇揪住了床單,眼泛淚光,雙頰泛紅,嚅囁著嘴唇,老實回覆,「但更多的是痛以外的感覺……」

  史蒂夫瞇起了雙眼。

  「……痛以外的感覺?」

  喃喃問著,史蒂夫同時夾住了乳環跟乳頭用力一捏,強烈的刺痛與酥麻頓時讓巴奇全身一震,發出一聲近乎呻吟的嬌喊。

  「啊……!」

  見巴奇本就泛紅的胸脯肌膚更是紅艷,特別是被自己捏在大姆指跟食指間的乳頭,在銀色乳環的襯托下,幾乎就像要滴出血般,湧上的飢渴讓史蒂夫無意識地吞嚥著唾液。

  「在這裡……」史蒂夫的視線集中在包裹著銀環的小小乳洞上,「乳環應該是婚禮當天丈夫親手給妻子穿上的。」

  「……你……你果然也知道……?」

  「前幾天舒莉跟我提到你跟朵拉護衛隊們聊起瓦干達的風土人情,就把這件事跟我說了。」

  「啊?」巴奇一臉錯愕,「舒莉為什麼要跟你說這個?」

  雖然從方才史蒂夫發現乳環之後異常憤怒的表現,巴奇就猜到史蒂夫應該早就知道這件事了,他沒想到的是舒莉會將他們之間的閒聊告訴史蒂夫。

  「舒莉會定期跟我匯報你在瓦干達的情況。」

  「這我知道,但是連我跟別人閒聊的話題也都會跟你說?」

  見史蒂夫無言地點了點頭,巴奇忍不住抗議:「這不公平!你知道我在這兒的生活情形,我卻不知道你的!」

  史蒂夫一臉坦然地說:「沒問題,如果你想,以後我每天都跟你匯報我的日常行事。」

  「……那就不用了,」面對表現得如此光明磊落的史蒂夫,巴奇心裡有些複雜,嘆了口氣,「我本來是打算讓你給我穿上的……但一時好奇就自己先試試,沒想到一試就拿不下來了……」

  順便連為什麼會搜尋到乳環影片,是因為他想學習男性同志之間的性愛技巧,好讓史蒂夫能開心的原因都說了出來。

  「巴克……」

  聽到巴奇用低軟嗓音解釋完,史蒂夫身上的怒氣已消解了大半,也相當感動巴奇對自己的心意。

  然而巴奇沒有跟自己商量就擅自穿了乳環,還對自己說謊這件事還是讓史蒂夫不太高興,原本就捏著巴奇乳頭的手指勾上了乳環,稍一施力將其往後拉扯。

  「啊……!」

  觸電般的疼痛伴隨著快感,引得巴奇全身顫動不已,肌膚燃上了鮮豔的緋紅,而他被扯得紅腫鼓脹的乳尖更是紅得幾乎隨時都會滴出血來

  挑弄著乳環,史蒂夫低聲問道:「告訴我……巴克……這真的是你自己穿的,沒有別人碰過你……」

  「廢話……!」即使被疼痛跟快感折磨,巴奇也依然為莫須有的懷疑發出了不滿的怒吼,「當然是我自己穿的!我怎麼可能會讓……讓你以外的人碰我……啊啊……!」

  「那就好……」安心之餘,史蒂夫加重了拉扯乳環的力道。

  巴奇被弄得渾身抽搐,想逃卻被壓制在床上,只能不斷扭動著身軀,發出嗯嗯啊啊的呻吟。

  來自床頭櫃的昏黃燈光映著巴奇被史蒂夫拉長的乳頭,低垂的髮絲間可看見巴奇眉心微蹙,泛著紅潮的臉上滲出幾粒透明汗珠,滑過下巴,順著頸項、鎖骨,流往胸間凹陷處。

  「啊……唔、嗚……」

  史蒂夫鬆開了手,將雙手移到了結實豐厚的胸脯下,在史蒂夫雙掌的集中托高下,巴奇柔軟的雙乳像是女性般隆起,史蒂夫又用虎口推擠著乳暈,緊接著低頭連同乳環一同含住了挺立的乳頭。

  「嗚啊!」

  感受到史蒂夫用舌頭轉動著乳環,巴奇顫抖不已。

  「史蒂夫……你……你想……幹、啊……嘛……?」

  「別亂動,」史蒂夫維持著輕輕的力道,以免不小心出了什麼差錯,將巴奇弄受傷,甚至更糟的狀況,連同乳環將乳頭一起咬了下來,「我是想把這個拔下來,重新幫你穿上去。」

  「為什麼要用嘴……啊!」

  「忍耐一下,巴克,別動。」

  「嗚嗚……」

  由於被史蒂夫含著,每當史蒂夫說話吐氣都會造成振動,並帶來電流般的刺激,又痛又爽的快感下,巴奇渾身顫抖,咬住的下唇流洩出近似呻吟的喘息。

  史蒂夫的舌頭跟牙齒靈活地挑撥著乳環跟乳頭,雙手把玩著乳肉,巴奇再也忍不住拱起了身子,弄濕了床鋪。

  「……拿下來了。」

  「哈啊……啊……」

  「這裡的洞癒合後我再幫你穿個新的,」舔舐著拔下乳環後乳頭上留下的小小肉洞,史蒂夫溫柔地說,「由我們一起挑選。」

  「嗯……」巴奇四肢無力地攤在床上喘著氣,像是在回應又像只是在嘆息。

  史蒂夫俯身吻上了不斷喘息的唇,手從巴奇起伏的胸膛,慢慢滑至股間,藉由巴奇自己的精液推開臀縫,在濕滑的穴口處輕輕按壓了幾下,便一口氣插入了兩根手指。

  「唔……啊……嗯嗯……」

  史蒂夫的下身早就堅挺如鐵,但他還是忍著快要爆炸的欲望,耐心地擴張著巴奇的後穴,以便他能接納自己。

  「可以了史蒂夫……」直到巴奇抬起腰,輕聲要求,「幹進來……」

  史蒂夫才抓起巴奇的小腿,一個挺身,將自身埋入了渴望多時的天堂。

  「啊!」

  還沒完全擴張就被粗長的肉棒猛力撞開,還一口氣插入深處的結果,巴奇疼得忍不住叫出了聲,眼淚也撲簌簌地流了下來。

  「……對了,巴克,」低頭吻去巴奇眼角流下的淚水,史蒂夫像是突然想到似的說,「你也來幫我穿個陰莖環吧,你屬於我,我也只屬於你。」

  嘴唇顫抖著,巴奇嘴角慢慢往上揚,「……嗯……」

  得到巴奇的回應後,史蒂夫擺動腰臀,開始了律動。

  隨著史蒂夫的抽插,些許血珠從兩人結合的部位滲了出來,並因推擠而磨出了血沫,但此刻比起結合部位,極度敏感的左乳頭被史蒂夫含在嘴裡帶來的刺激更加強烈。

  當史蒂夫用舌尖刺入巴奇乳頭穿透的小洞時,巴奇的身軀猛地彈跳而起,牙齒因太過強烈的刺激而上下打戰,發出了咯咯聲。

  舌尖嚐到血味的史蒂夫被挑起了慾望,更加飢渴地吸吮著那處不住顫抖的小小乳洞,下身也不忘大力衝刺。

  「巴克……巴克……」狂熱地囈語著心愛的名字,史蒂夫瘋也似地幹著巴奇。

  「啊、史……史蒂……啊嗚嗚、啊……!」

  巴奇再也無法承受同時來自乳尖與身體內側強烈的疼痛與快樂,弓起身子,一陣劇烈的痙攣後,昏了過去。

  

  

  

  

  

  

  *

  

  

  

  

  

  

  過了幾天,跟巴奇一起佇立在市集飾品攤位前的史蒂夫拾起一枚銀環,舉到巴奇眼前,說:「這個不錯,你覺得呢?」

  看了一眼銀環及史蒂夫的笑容,巴奇面露羞赧,低下了頭,小聲咕噥:「……你喜歡就好。」

  史蒂夫一手搭在巴奇的肩上,認真嚴肅地說:「不能只有我喜歡,得我們都喜歡才行。」

  「好啦,我也喜歡,可以了吧!」

  在巴奇自暴自棄那麼說後,史蒂夫滿臉笑容地點了點頭,轉向老闆,用瓦干達語說:「這請給我兩枚,並分別幫我刻上『Steve’s Forever』、『Bucky’s Forever』。」

  說完後,史蒂夫看著巴奇,笑得很幸福地問:「你覺得呢?」

  巴奇的臉紅得像是熟透的草莓,嘴唇嚅囁了一會,最後只是小聲說:「……我也喜歡。」

  

  

  

  

  

  

  

  

3 個喜歡

4 thoughts on “【盾冬】Promise Ring

  1. 呜呜呜呜真是超级棒!又辣又香甜!看队长吃醋果然是我恶趣味之一hhhhh幸好不是某位或者某位队长,不听冬冬解释的话就会变成非常非常糟糕的走向了(我在期待什么(殴。谢谢太太款待(≧▽≦)
    啊,突然想到,等到史蒂夫穿了环,冬冬以后每次都会更性福呢!

    1. 啊啊啊感謝不嫌棄!能讓你吃得開心我也很開心(´艸`) 
      隊長吃醋在我這已經是日常了() 
      你說的沒錯~這個隊長在我所有的隊長中已經算是相當和善的了XD
      嘿嘿嘿~是的!預計還會有史蒂夫穿環之後把冬冬幹得欲仙欲死的後續!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更完,還請期待!(

歡迎留下感想評論,我會在下次更新時回覆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