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cstatic Happiness (4)

 

第一話第二話第三話

警告:Dom/Sub AUDom!Steve / Sub!Bucky

繼續二戰時期的回憶,關於霸道隊長跟他的乖小鹿。

特殊世界觀設定,還請確定能吃再點喔~

 

 

 

___

 

 

 

 

  當巴奇追隨著史蒂夫的背影,踏出了熱鬧的酒館的剎那,冰凍刺骨的寒風旋即伴隨著不斷落下的雪迎面而來,凍得巴奇縮起了身體。

  由於目前處於戰爭期間,再加上此時已近夜間九時,因此布置著聖誕裝飾的街道兩旁,除了因為被史蒂夫包場而開放的酒館外,幾乎全部店家皆已打烊。

  身後酒館的燈光及隱約可從門內聽見的喧嘩聲,對比眼前的靜寂黑暗,顯得這個積了不少雪的山間小鎮格外冷清。

  始終背對著的史蒂夫在聽到巴奇走出酒館並關上門的聲響後,便一言不發地大步往前走。

  即使巴奇想叫住史蒂夫,問他要去哪裡,但一張開嘴,冷風便伴著冰雪吹進他的口腔內,凍得他趕緊閉上了嘴,加快腳步緊跟在不斷往風雪中走去的史蒂夫身後。

  走了幾步,巴奇察覺到原本刮在臉上的刺骨寒風停了下來--正確來說,是被史蒂夫擋了下來。

  盡管沒回頭,不過史蒂夫像是為了讓巴奇能跟上自己般,或者要將寒冷的風雪擋下似的調整著腳下的速度,讓兩人之間的距離一直維持在觸手可及的範圍內。

  回想著剛才史蒂夫的言行,巴奇大概猜到了他會硬將自己帶出酒館,絕不是為了什麼行軍計畫,十有八九是因為他讓霍華德靠近自己,甚至還搭上了肩。

  換句話說,就是吃醋。

  然而恐怕早就在踏出酒館吹到冷風的那一刻起,史蒂夫就已經為自己因吃醋而衝動地硬將巴奇帶出酒館感到抱歉,只是暫時拉不下臉,不知該怎麼開口道歉。

  這臭小子雖然身體變得高大強壯了,但骨子一點都沒變,還是他的倔傲小豆芽。

  一想到這裡,寒冷也阻擋不了巴奇眼嘴的笑意。

  盯著走在面前的高大背影,恍惚間,與記憶中那個瘦小卻依舊傲然挺立的布魯克林小豆芽的幻影重疊。

  注射血清前,史蒂夫就是個A級的Dom,擁有強大無比的意志力與掌控欲,然而天生體弱多病使得他無法發揮他的本能,導致史蒂夫在外在的壓抑跟內在的抗爭下長成了脾氣有些古怪的悶葫蘆。

  這種內在與外在的反差所造成的困擾巴奇比誰都明瞭,他自己就因身為長男再加上那強健俊美的外型跟靈活的頭腦,讓很多人誤以為他將來會分化為Dom,但巴奇很清楚,為發自內心想服從的對象奉獻所有就是他與生俱來的本能跟渴望。

  然而為了符合周遭人的期望,巴奇一直壓抑著自己的天性,直到他與史蒂夫在布魯克林的小巷中相遇。

  早在雙眼對上的那一瞬間他們就感受到了彷彿天雷勾動地火般的強烈衝擊,不需太久的試探與相處,他們很快就察覺到彼此之間契合的天性,就像是缺失的另一半靈魂終於找回了彼此。

  不再壓抑自我本能的巴奇很快就分化為Sub,並被認定為A級,史蒂夫其實應該比巴奇還早,但由於他的身體太瘦弱,拖了許久才被機構正式認可。

  不過早在之前,他們就已經私下締結了契約。

  現在,能夠成為咆嘯突擊隊一員,站在史蒂夫身旁保護他,聽從他的指揮、跟隨他的腳步,對巴奇來說簡直就是美夢成真,他甚至不敢再奢求更多。

  正想著,史蒂夫忽然停下了腳步,轉身看向同樣停下腳步的巴奇。

  他們現在佇立於一處轉角處,視線裡早已見不到酒館,飄著雪的黑夜巷弄間,只有他們兩人。

  由於兩人離得很近,可以清楚看見巴奇的臉頰跟鼻尖都被凍得紅通通的史蒂夫皺起了眉,心下一陣懊惱,暗罵自己沒事吃什麼飛醋,害巴奇受凍。

  「……抱歉,巴奇,」史蒂夫一邊低聲道歉,一邊伸手捧住了巴奇的臉,「我太衝動了。」

  巴奇有些意外地睜大了雙眼,然後舉起手放到史蒂夫的手背上,笑了笑,「你從以前就是這樣的臭脾氣,我早習慣啦,臭小子。」

  不如說這次史蒂夫會先主動道歉,反而讓巴奇有種我的小豆芽還是長大了的莫名感慨。

  史蒂夫凝視著巴奇那雙湖水綠,深深呼了一口長氣後,低下頭吻上了他冰涼的唇,等巴奇的唇恢復了血色與溫度後,史蒂夫又一次向巴奇道歉。

  「對不起,巴克……」

  「好啦,比起道歉,」巴奇有些無奈地拍拍史蒂夫的手臂,「現在更重要的是怎麼辦?回去也太尷尬,要是一起走回營地,雖然可以算是約會又能當作是雪中行軍的練習,不過我覺得我會先凍死。」

  這座小鎮離他們駐紮的軍營尚有一段距離,他們剛才是全隊一同坐軍用小卡過來的,總不能只有他們兩人回去,丟下其他隊員不管,要是就這樣徒步走回去,以巴奇的步伐加上刮著風雪,再快至少也要一個多小時。

  當然,若是史蒂夫打算就這樣走回去,巴奇也只能任由十二月的風雪將他的喘息凍結成白色霧氣,默默跟隨在史蒂夫身後。

  巴奇半開玩笑的話語讓史蒂夫又是好笑又是愧疚又是感動,巴奇明明很怕冷,卻為了自己而逞強。

  「別擔心,我有個好辦法。」

  牽起了巴奇的手,史蒂夫帶著他又再走了幾步路,停在了一處巷口,大概第三間房屋的大門有個小方窗亮著光,窗下掛著一個小小的牌子,上頭簡單寫著一行義大利文『Lago Verde』,意思是碧綠的湖水。

  「這間旅館的雖然房間不是很大,但也足夠讓我們一起住上三天了。」

  「……你怎麼知道的那麼清楚?而且三天是什麼意思?」

  史蒂夫沒有回答,只是朝巴奇露出了陽光般的笑容,便先推開了門,並往旁讓開,示意巴奇先進去。

  挑眉看了不知搞什麼名堂的史蒂夫一眼,巴奇踏入了室內,史蒂夫也隨後走進。

  木造的接待廳典雅而溫馨,燃燒著溫暖柴火的壁爐明亮而溫暖,瀰漫特別的木頭香氣。

  「歡迎光臨。」

  親切的招呼來自櫃台內,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先生。

  老先生微笑著將鑰匙放到了台面上,「羅傑斯先生,這是您房間的鑰匙。」

  「謝謝。」

  巴奇驚訝地望著熟門熟路地走到櫃台收下鑰匙後回到自己面前,微笑著朝自己伸出手的史蒂夫。

  「我們走吧。」

  愣愣地跟著史蒂夫走上樓梯,來到二樓最裡面的邊間,走進早已開好了暖氣的房門裡,打量著擺放著雙人床的室內後,巴奇用困惑的眼神盯著將房門關上的史蒂夫。

  「……史蒂夫?」

  史蒂夫拉著巴奇一起坐到了床上,伸手撫上巴奇依然發涼的臉龐。

  「其實我前兩天來此與酒館老闆預訂包場時,就順道在這間小旅館訂了雙人房,畢竟我們已經好久沒能好好單獨相處了。」

  巴奇恍然大悟,「所以你一開始就想好要帶我來這裡,剛才只是故意演給其他人看?」

  「也不盡然……」搔了搔後頸,史蒂夫不好意思地做出告解,「我的確是打算找個藉口跟你一起離開,但剛才一看到史塔克靠近你的瞬間,我就腦袋一片空白……等回過神來時我們已經在外頭了。」

  原本史蒂夫的計畫是,等巴奇喝得盡興後,再隨便找個理由帶他提早離開酒館一起過來,只是沒想到霍華德跟佩姬會突然出現,更沒想到霍華德會趁他不注意時接近巴奇。

  「你吃什麼醋啊,我的好隊長!」巴奇笑著在史蒂夫的腰間戳了幾下,臉上滿是掩不住的歡喜之情,「我有全世界最強大的Dom,怎麼可能還會被其他Dom影響?」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史蒂夫抓住了巴奇的手,舉到兩人胸口的位置,「但我還是……無法忍受有其他Dom靠近你。」

  聽到史蒂夫近乎告白的話語,巴奇笑得更加開心了,紅通通的臉龐洋溢著喜悅。

  「傻小子,早在我們相遇的時候我的Dom就只有你了。」

  巴奇的笑容是如此甜蜜,史蒂夫也彷彿受到感染似的放柔了表情,但當視線移到了巴奇的脖子上時,他又垂下了雙眉。

  「要是項圈還在,我還不會那麼擔心……可惡的九頭蛇……」咬了咬牙,史蒂夫伸手撫上巴奇光滑的頸項,面色凝重,「我真想送你新的項圈,告訴所有人你是我的、我是你的,但是……」

  看著史蒂夫閉上了嘴,藍眼中不斷變換的複雜情緒,巴奇也只能露出無奈的苦笑,歪斜著脖子,將臉靠在史蒂夫掌心上輕輕磨蹭。

  他知道史蒂夫沒說完的是什麼。

  如果現在巴奇脖子上突然出現了項圈,就幾乎等於是告訴別人他的Dom就在這裡,稍微深入了解一下,就很容易推論出送他項圈的Dom,除了史蒂夫沒有別人。

  但那是不被允許的,要是被查覺美國隊長居然是個同性戀,那可是天大的醜聞,就算他們彼此再怎麼相愛也只能選擇隱瞞。

  不過現在不是為此感傷的時候。

  自從離開布魯克林後即使重逢也沒有什麼機會獨處的他們可得好好把握這為期僅三天的假期。

  想到這,巴奇將手放到史蒂夫的手背上,稍微側過臉,吻在厚實的掌心上,並抬起眼望向那對藍眸。

  心念一動,史蒂夫用手掰過巴奇的臉,低下頭,吻上了柔軟的唇。

  比起方才在外頭時的冰冷,此刻巴奇的唇又柔又暖,微微敞開的唇瓣間吐露著溫熱的芬芳,引得史蒂夫更加深入,兩根舌頭在彼此的唇舌間熱烈交纏著。

  史蒂夫一邊吻著巴奇,一邊將手移到巴奇領口前,打算解開外套的鈕扣,卻被柔暖的掌心輕輕制止,不禁訝異地低頭望去,望見一雙充滿情慾的濕亮綠眸。

  那對晶亮的湖水綠中盪漾著的不只是性欲,還有對於服從命令的渴望。

  「……命令我,隊長……讓我做你的好士兵。」

  他的巴奇、他的Sub,此刻正對自己傳達他的需求。

  被自身Sub如同撒嬌般用低軟嗓音輕聲請求著,史蒂夫本就蠢蠢欲動的Dom本能再也無法克制,一手扣住了巴奇的後腦勺,輕咬著他的耳朵,並低聲命道:「站起來,中士。」

  巴奇順從地站起身,睜著期盼的眼神等待著Dom的指令。

  「脫下你的外套。」

  由於太過興奮,巴奇的手指難以克制地顫抖,但他還是努力地解開了自己的鈕扣,並將外套脫到了地上。

  「還有上衣……對……很好……」

  隨著史蒂夫的指示,巴奇一點一點褪去身上的衣物,直至一絲不掛。

  一邊欣賞著巴奇健美的赤裸胴體,史蒂夫用手指著自己岔開的雙腿間,並拉開褲頭,早已昂然挺立的肉棒立刻彈跳而出。

  「跪下,好好品嘗。」

  乖乖跪在史蒂夫的股間,巴奇捧著比記憶中大上許多的火熱硬物,一股燥熱從小腹蔓延開來,飢渴讓他忍不住伸出舌頭舔過嘴唇,迫不及待地張開嘴,含住了龜頭。

  很久沒口交的巴奇剛開始還有些笨拙,但很快他就找回了感覺,在替史蒂夫服務的同時也享受著美味肉棒。

  被巴奇侍奉的快感讓史蒂夫瞇起了雙眼,伸出手撫摸著巴奇的頭,並因情慾而低啞的嗓音,溫柔讚揚著他的Sub。

  「吃得很好,我的乖男孩……」

  巴奇渾身一顫,強烈的幸福感從胸口湧上,聚成了淚水。

  此刻,他只是史蒂夫的乖男孩,不是咆哮突擊隊的副隊長、不是巴恩斯中士、甚至巴恩斯家長男的身分都被遺忘,他只是史蒂夫的巴奇。

  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聽從他全心信賴的Dom史蒂夫的命令。

  一邊享受著巴奇的服務,史蒂夫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了一小罐凡士林,拉起了巴奇的手將凡士林倒在他手上。

  「在我射出來前為你自己擴張……但不能弄傷你自己。」

  點了點頭,巴奇將手伸到自己後方,用史蒂夫倒在自己手上的凡士林為自己擴張。

  「嗯、呼……嗯……」

  雖然太久沒使用有點疼,但巴奇還是努力適應,並一邊賣力地吞吐著。

  沒多久,感覺到史蒂夫在自己嘴裡大了一圈,緊接著大量溫熱的液體湧入咽喉,盡管差點就被嗆到,但巴奇還是忍住了。

  「一滴不剩的全部吞進去。」

  在史蒂夫的命令下,巴奇滾動著喉頭,將精液一飲而盡,並遵照著史蒂夫的命令吸吮著馬眼,直到最後的一滴都被清乾淨。

  「很好……現在,過來我這裡。」

  在巴奇乖順地起身來到自己面前後,史蒂夫便伸出雙手一把將巴奇擁入懷中,再次吻住了他,並讓他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明明剛才已吸得一滴都不剩,此刻史蒂夫的陰莖卻再度恢復了熱度,甚至比剛才巴奇吞吐時還要更加粗長,高度期待與些許不安讓巴奇全身發燙,心臟跳動得厲害。

  用吻安撫著呼吸急促的巴奇,史蒂夫在他耳邊低聲說:「不用怕……放輕鬆……全部都交給我……我的好巴奇……」

  史蒂夫的低語瞬間消除了巴奇的所有緊張與不安,讓他的身體完全放鬆,因為他知道,他可以完全心信賴這個男人--他的Dom、他的史蒂夫。

  因此,當史蒂夫的陰莖推開了巴奇的穴口並長驅直入時,巴奇只是輕輕低嘆了一聲。

  「啊……」

  即使已有一段時間沒有性交,而且史蒂夫的陰莖比起上次兩人在布魯克林最後結合時的豆芽狀態還要巨大粗長,但巴奇的全心信賴讓史蒂夫的侵入絲毫不受阻礙。

  當史蒂夫整根沒入時,被自身Dom強大的氣場包圍著,被一雙有力的臂膀溫柔擁抱,內裡也被完全填滿,身心都被史蒂夫佔有的滿足令巴奇忍不住哭了出來。

  另一方面,自己的Sub是如此全心依賴著自己,身為Dom的掌控、獨佔與保護欲完全獲得了滿足,同樣沉浸在莫大幸福感中的史蒂夫壓抑著激動的情緒,溫柔吻去不斷從巴奇眼角滑落的淚水。

  「……史蒂夫……求你……用力操我……」

  直到巴奇忍不住出聲低軟請求,史蒂夫才開始了律動。

  剛開始還有些顧慮,畢竟這是史蒂夫在注射超級血清之後第一次與巴奇做愛,但很快的,在巴奇的要求與放任之下,史蒂夫抽插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深,力道也越來越重,幾乎要將巴奇頂上了天。

  在史蒂夫的猛力操幹下,巴奇的呻吟很快從尖叫化為支離破碎的喘息,在內部被精液深深填滿的高潮失神與大力衝撞時的驚醒間徘徊。

  迷迷糊糊間,巴奇隱約感到史蒂夫的雙手在自己的頸項間摩娑,不知怎地,內心突然一陣酸楚,淚水從閉起的眼角流下,又被史蒂夫吻去。

 

 

 

 

 

 

  *

 

 

 

 

 

 

  快樂的時光總是特別短暫,沉溺於兩人世界的三天假期很快就接近尾聲。

  好好睡了一整晚,巴奇在史蒂夫的親吻中醒來,兩人吃了頓由旅館人員送到房內的簡單早餐。

  換上了清洗乾淨的軍禮服後,巴奇扶著自己又酸又疼的腰,甜蜜地抱怨:「我的屁股都快被你操壞了,要是對之後的任務造成困擾怎麼辦?」

  「放心吧,巴奇,接下去一個禮拜的主要任務是派遣特工去收集情報,我們只要在軍營中等待消息就好。」

  「所以你連這都想好了才跟上頭申請三天休假的?」

  「如果你想,我可以安排你在我的營帳內整理資料。」

  「得了吧,就怕到時候是我被你整理到床上去。」

  兩人嬉笑著走出了房門,向櫃台人員退房後離開了旅館。

  只見有一段時間沒見到的外頭晴空萬里,盡管積雪不少,但陽光燦爛,照耀在身上甚至有些發熱。

  由於時間尚早,路上沒什麼人,店家也都尚未開始,兩人並肩走在安靜的小鎮街道上,巴奇的視線忽然被一間飾品店的櫥窗吸引而去。

  櫥窗內展示著耳環項鍊等飾品,其中有一條黑色皮革項圈,跟巴奇原本的那條看上去有點類似,不過更加精緻,設計也相當特別。

  項圈的喉頭前方大約五公分的開口處,左右各有一個銀環,上頭連著鎖鏈,垂在鎖鏈中間正下方的是一個心型的銀製鎖頭,一看就知道不只是單純的DS契約項圈,而是蘊含著愛情,很有義大利的浪漫情調。

  巴奇正看得出神,忽然感到左手被有力的握住,轉頭看去,是一雙近在眼前如天空般清澈的湛藍。

  「……等戰爭結束,我們再找一天回來這裡買項圈。」

  史蒂夫的許諾讓巴奇笑開了臉,用力地點頭。

  那時候的他們,都認為那一天就在不遠的將來。

 

 

 

 

 

 

  *

 

 

 

 

 

 

  然而,當史蒂夫再回來這裡取這條項圈時,卻已是七十四年後。

 

 

 

 

 

 

  TBC

 

 

 

 

 

___

 

 

 

 

不濫用職權寵巴奇的隊長不是好隊長(。

 

 

 

附上一張帶上項圈的巴奇塗鴉。

還請注意背後:

 

 

 

 

2 個喜歡

6 thoughts on “【盾冬】Ecstatic Happiness (4)

  1. 好温柔的队长啊呜呜呜
    虽然一开始是在期待冬冬被狠狠地惩罚(≧▽≦)
    没有项圈又是顶级Sub的冬冬在九头蛇会不会遭遇很可怕的事情呢(つД`)ノ
    一进行到70年的分别就感觉好伤心,还好他们终将重逢

    1. 我也很想讓冬冬被很懲罰,無奈隊長突然溫柔起來真有點不習慣(咦
      雖然我很想說不會,但很顯然的我寫這個設定有一部分就是為了釋放我邪惡的性癖,所以要委屈冬冬了(๑´ڡ`๑)(毆爛
      不過最後的目的還是要讓溫柔的大盾好好治癒冬冬的,還請放心!

歡迎留下感想評論,我會在下次更新時回覆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