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cstatic Happiness (3)

相隔兩年的更新(毆

第一話第二話

警告:Dom/Sub AU、Dom!Steve / Sub!Bucky

關於二戰時期的回憶。

特殊世界觀設定,還請確定能吃再點喔~

  

  

 

  

___

  

 

  

  

  1944年‧義大利與瑞士的邊境‧冬。

  室內暖氣將冬夜的刺骨寒風隔絕在酒館外,穿著陸軍禮服的史蒂夫臉上掛著輕鬆的笑容,與站在他身旁,與他同樣穿著的巴奇互望。

  咆哮突擊隊成員們個個手中舉著酒杯,面帶興奮與期待的笑容圍在他倆四周。

  在史蒂夫微微點頭示意後,巴奇轉向正前方,朝眾人高高舉起酒杯,情緒高昂地對眾人宣告:所有人聽好!今天這個酒館由我們偉大的美國隊長包下了,大家不用客氣,盡情吃喝!」

  「喔喔喔喔----!!!」

  在巴奇高聲宣告後,眾人也舉起酒杯,酒館中頓時響起了此起彼落的歡呼聲。

  「隊長萬歲!」

  「天佑美國隊長!」

  「大家一起喝個夠!」

  「乾杯!」

  史蒂夫跟巴奇也同時舉起了酒杯,微笑著向對方乾杯。

  自從史蒂夫為了救出巴奇孤身潛入九頭蛇基地,順道救出與巴奇一同被俘擄的107軍團,並從中挑選幾名志願者成立了咆哮突擊隊後,已經超過半年之久。

  由美國隊長率領的咆哮突擊隊一行人是整個盟軍中最突出的一支作戰隊伍,一路掃蕩納粹及九頭蛇黨羽,順利將前線挺進義大利本土,來到阿爾卑斯山脈馬特峰下的一處義大利小鎮。

  由於時序進入十二月中旬,因盟軍的到來而從納粹控制中解放的小鎮裡雖依然抹不去戰火的痕跡,卻也開始有餘力為即將來臨的聖誕節作準備,而義大利前線的作戰司令部也批准了史蒂夫的請示,給予了英勇奮戰的咆嘯突擊隊全員整整三天的假期。

  為感謝及嘉獎戰友們一次又一次跟隨美國隊長在最前線出生入死,史蒂夫還大方加碼,用自己的獎金包下了整個小鎮裡最大的酒館一整晚,與咆哮突擊隊的所有成員為即將到來的聖誕佳節舉杯慶祝。

  巴奇才剛宣布不到幾分鐘,酒館內的氣氛便已相當熱絡,已有許久沒能如此放鬆的士兵們三兩成群,觥籌交錯、把酒言歡,不斷有人來來去去,向史蒂夫以及他身旁的巴奇敬酒。

  即使在與他人交談而不得不暫時將視線移開時,史蒂夫的眼角餘光也始終駐留於巴奇身上。

  坦然地沐浴在史蒂夫炙熱的眼神下,巴奇彎起眉眼,朝史蒂夫的杯中倒入起了一瓶紅酒,瓶身上的標籤寫著Barolo。

  「我知道你喝不醉,不過這玩意你可得嚐嚐。」

  史蒂夫挑起了眉,看著倒入杯中的紅酒,在巴奇的目光中淺嚐了一小口,入口先是酸澀,緊接著便化為飽滿濃厚的複雜酒香,充斥在嘴中,從未嘗過的口感讓史蒂夫有些意外地睜大了眼睛。
 
  「不錯吧?」看著史蒂夫的表情變化巴奇臉上的笑容更深了,「這裡是全義大利最有名的葡萄酒產區,Barolo更是其中最有名的,我之前就一直想跟你一起嚐嚐了。」

  說著,巴奇也往自己杯中倒了一些,嚐了一口後雙眼發亮點頭稱好。
 
  「嗯!比我之前想像得還要好喝!」

  凝視著喜形於色的巴奇,注射血清後再也喝不醉的史蒂夫此刻竟通體燥熱,彷彿有把火焰正在體內隱隱燃燒。

  而他知道,這把火焰不是因為手中這杯葡萄酒,而是眼前佇立在昏黃燈光下的巴奇那張微微泛著紅潮的笑容,美得讓他心醉。

  要不是現場的吵雜不斷提醒他現在身處何方,史蒂夫真想伸手將巴奇擁入自己懷中,親吻他紅潤的嘴唇,撫摸他溫熱細滑的頸項--

  視線移到了巴奇空蕩蕩的脖子,史蒂夫猛地想起自己好不容易找到被綁在實驗台上的巴奇時的場景,憤怒與不捨立刻在他內心裡湧上。

  當時一見到昏昏沉沉,嘴裡還不斷覆誦著自己軍籍號碼的巴奇,史蒂夫想沒想就衝了上去,解開綑綁巴奇四肢的束縛,扶起他後,下意識地摸上巴奇脖子,才發現他脖子上本應佩戴著的項圈已不翼而飛。

  史蒂夫一直沒有特別去詢問巴奇,因為不用問也能大致揣測發生了什麼。

  史蒂夫曾親眼目擊到從巴奇被綑綁的實驗室中脫逃的九頭蛇研究員的長相,憑著記憶史蒂夫還查到了對方的資料--阿尼姆‧佐拉,九頭蛇首領紅骷髏的參謀兼左右手。

  雖然不曉得具體方面他對巴奇究竟做了什麼,不過總有一天史蒂夫一定會想辦法抓到他,並且讓他付出傷害巴奇的代價。

  想到這,史蒂夫將杯中的酒一口飲盡後,再度看向巴奇,還沒張開口,就聽得身後有個女性的聲音在叫自己的名字。

  「史蒂夫。」

  「……佩姬?」轉過身去,史蒂夫有些意外地看著難得不是軍裝,而是一身優雅長裙的佩姬,以及她身後的霍華德,「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他不記得有邀請咆哮突擊隊以外的人來,不過轉念一想,以佩姬跟霍華德的身分,會知道今晚他們聚在這裡一點都不奇怪。

  「太見外了,史蒂夫,你居然沒邀請我們參加慶功宴,是不是沒把我們當朋友?」

  見霍華德故意做出受了傷的誇張表情,史蒂夫解釋道:「沒這回事,只是不想為了一次慶功宴就把你們叫來前線,你們願意抽空前來當然非常歡迎。」

  這次的慶功宴主要是慰勞在前線與自己一同衝鋒陷陣的戰友,像霍華德跟佩姬這樣平時都待在大後方的後勤隊成員並不在史蒂夫的邀請名單中。

  再加上史蒂夫並不太希望有除了自己以外的Dom出現在巴奇面前,史蒂夫當然很信任巴奇,但畢竟眼前這兩人都是A級Dom,面對巴奇那樣格外特別的A級Sub,會出於本能的想控制甚至獨占他是很有可能的事。

  也就是說,表面上將佩姬跟霍華德視為戰友,但史蒂夫內心深處其實有一部分將他們視為有可能對巴奇出手的危險分子,特別是天才花花公子霍華德。

  與兩人交談的同時,史蒂夫也注意到了在自己被佩姬叫住時,巴奇就悄悄離開他身旁,往聚在角落的杜根一夥人那裏去了。

  盡管巴奇一句話都沒說就悄悄離開讓史蒂夫有些寂寞,但能因此遠離兩名A級Dom也好,再說史蒂夫藉由血清提升了四倍能力,其中當然包括了聽力。

  就算史蒂夫現在的位置與巴奇他們相隔有一段距離,酒館內又頗為喧囂,但全神貫注在巴奇身上的史蒂夫仍能將他們的會話聽得一清二楚,要是巴奇有什麼危險他也能在第一時間趕過去。

  「嘿,巴奇,這裡剛好有位子,要坐嗎?」

  跟法斯沃還有森田坐在一起的杜根伸手向提著酒瓶跟酒杯晃悠著的巴奇招呼。

  巴奇其實也沒有特別要去哪裡,也不是對佩姬有什麼意見,他只是不太想看到史蒂夫跟佩姬站在一起,如此而已。

  簡單來說,就是有點小小的嫉妒。

  當然他是不會對任何人說的,包括史蒂夫本人,更不允許自己表現出來,所以他才會暫時離開史蒂夫身邊。

  坐到杜根旁邊的空位上後,巴奇將自己帶來的Barolo倒在每個人杯中,打算在史蒂夫跟佩姬他們談完話前跟大夥一起喝酒閒聊打發時間。

  沒喝幾口酒,森田突然指著巴奇的脖子問道:「……我一直想問你,巴奇,你的項圈沒了,不會很難受嗎?」

  巴奇伸手摸了摸自己空蕩蕩的脖子,不以為意地說:「喔,因為史蒂夫就在我身……」

  「史蒂夫?隊長是你的Dom?」

  「什、什麼?!」一口酒差點沒噴出來的巴奇趕緊解釋:「當當當然不是啦,我跟他都是男的耶!」

  法斯沃也幫巴奇緩頰,「沒錯,杜根,巴奇之前不是說過他的Dom是一位身材火辣的金髮姑娘,你還很羨慕,難道你都忘了?」

  「但是剛才是巴奇剛才自己先說出隊長的名字。」

  見三人的眼神集中到了自己身上,巴奇強逼自己冷靜下來,但冷汗依然從紅通通的臉頰滑過。

  「我……我的意思是,史蒂夫是個S級Dom,又是我從小一塊長大的死黨,我很熟悉他的氣場,就、就算他不是我的Dom,但只要待在他身邊,多多少少也能緩解失去項圈的精神壓力……」

  另一頭,將巴奇他們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的史蒂夫一邊抱持著複雜的心緒,一邊對佩姬他們說道:「你們坐,今天這裡的酒都是我請,想喝什麼跟我說我去吧台點。」

  「好男人當然要喝馬丁尼。」

  霍華德率先點了馬丁尼後,佩姬才優雅地坐下,並說道:「那我就來一杯蘇格蘭威士忌吧。」

  對兩人笑著點頭後,史蒂夫起身走向吧台,跟調酒師點了兩人要的酒。

  正在等待調酒時,忽然間,心中升起莫名不悅的史蒂夫立刻出於本能地看向巴奇。

  「……霍華德?」

  不知何時出現在巴奇身後的霍華德讓史蒂夫腦子轟地一聲,像是有炸彈炸開來,同時強烈的Dom氣場也本能地散發開來。

  不巧的是,由於隔了一段距離,再加上霍華德同樣身為Dom,因此沒感受到來自史蒂夫的壓力,反倒是吧台的無辜調酒師被嚇得臉色慘白,只能瑟瑟發抖地看著史蒂夫大步衝向巴奇的背影。

  「唷,巴恩斯中士,原來你在這,我找你好久了。」

  肩膀突然突然被搭住讓巴奇有些嚇了一跳,轉頭看到搭著自己肩膀的人更是意外。

  「霍華德‧史塔克?」巴奇伸出右手食指指著自己,「你找我?」

  大力點著頭,霍華德滔滔說道:「我聽說你在被史蒂夫救出前曾經被佐拉博士當做實驗品,在艾斯金博士遇害之後,關於超級士兵血清的……」

  沒等霍華德把話說完,史蒂夫已經快步來到他身後,壓抑著滿腔怒火,近乎低吼著說:「不好意思,史塔克,我想起來我跟巴奇還必須先擬好下禮拜的行軍計畫,得先告辭。」

  大夥都相當訝異地看向史蒂夫。

  「史蒂夫?」巴奇更是驚訝地問,「不是說了所有隊員都休假,要討論也是三天後……」

  但史蒂夫沒等巴奇把話說完,就伸出手,有些粗暴地將他從椅上拉了起來。

  「巴恩斯中士。」

  「……遵命,隊長。」

  史蒂夫低沉的呼喚中已帶著明顯的威壓,於公於私都無法拒絕的巴奇只能抿了抿唇,抬起頭笑著對霍華德跟其他人揮了揮手。

  「抱歉啦,史塔克,還有大家,下次有空再聊。」

  見史蒂夫已頭也不回地朝著門口前進,巴奇連忙加緊腳步跟在史蒂夫身後。

  眺望著兩人一前一後離開小酒館的背影,眾人張大了嘴,一時之間不知該做何反應,許久之後還是霍華德先開口打破了沉默。

  「……哇喔,史蒂夫是不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是一對?」

  這時也來到旁邊的佩姬神態自若地說:「我以為當史蒂夫寧可違背軍規獨自一人救出巴恩斯中士時就已經很明顯了。」

  

  

  

  

  

  

  

TBC

  

  

  

  

  

_______

  

  

  

  

巴奇要被大醋桶隊長懲罰了……嗎?

  

  

  

  

1 個喜歡

歡迎留下感想評論,我會在下次更新時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