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Broken Wings(下)

上篇在這裡。

抱歉讓各位久等了,終於趕在2021的最後一天完成了嗚嗚嗚……一直想著要等寫完再畫賀圖……結果越寫越長沒能趕上今年的聖誕跟新年賀卡……只能換成虎年賀卡了(

說起這篇原本的預想是:四肢欠損PLAY大碗紅燒肉→成品:一杯巴奇溫柔治癒史蒂夫心靈創傷的暖心拿鐵。

巴奇真的對史蒂夫太溫柔了……

超過一萬二,有點長,還請有空慢慢看。

 

 

 

 

___

 

 

 

 

  「你怎麼一個人在這?」

  抬起頭,巴奇意外地仰望著眼前雖缺失了右腳,拄著拐杖卻依舊昂然而立,氣場不輸給燦爛晨光的帝查拉。

  「晨間散步,」帝查拉緩步走到巴奇面前,面露被日出的彩霞照得發亮的微笑回道,「本來艾尤跟奧科耶也想跟著來,不過我跟他們說我一個人就夠了。」

  又不是史蒂夫,什麼早晨散步。

  帝查拉的解釋讓巴奇皺起了眉頭,嘴角卻往上揚。

  身為一國之主的帝查拉在這種幾乎末日等級的災後重建時期應該沒有多餘的時間,再說之前也從未見過他有早晨散步的習慣,想必是守衛在看到自己獨自出門後,通知了帝查拉。

  「巴奇……?」看著巴奇近似苦笑的臉,帝查拉不禁有些訝異。

  眼神移到帝查拉缺失的右腳處,巴奇低聲說:「你們對我太好了……我一直受你們的照顧,給你們添了許多麻煩……你自己也少了右腳,卻讓舒莉先做我的義肢……」

  一個多月前,當史蒂夫帶著重傷的巴奇來到瓦干達時,史蒂夫還沒開口,帝查拉就立即命人用最好的醫療來救治巴奇,而在巴奇脫離險境之後,也毫不猶豫地安排他們住在宮殿裡,更別提術後護理、食衣住行,皆是最高等級待遇。

  比起兩年多前,因齊莫的陰謀與東尼在西伯利亞大戰一場後,接受帝查拉的邀請來到瓦干達時,明顯得更為鄭重。

  甚至出於帝查拉本人的堅持,巴奇的義肢製作順序還被排在帝查拉的義肢之前。

  帝查拉可是瓦干達之王,照常理來說絕對是第一順位,然而,不管是主動提出的帝查拉,還是一口答應的舒莉,甚至包括朵拉護衛隊長的奧科耶等人,沒有一個人反對讓舒莉先做巴奇的義肢。

  巴奇在驚訝與感激之餘,也難免有些惶恐跟過意不去,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值得受到那麼好的待遇。

  因此,當帝查拉在義肢之後更提出要派遣專業護理人員給巴奇時,巴奇終於忍不住鄭重婉拒。

  只要自己能做到的巴奇都會自己做,而做不到的,則由史蒂夫幫忙。因為他已經受了帝查拉、乃至整個瓦干達莫大的恩惠,不能再給他們添麻煩,

  然而,帝查拉只是微微一笑,彎下腰,將雙手搭在巴奇肩上,真摯地說:「你從幻視手中救了我,又捨命擋住汪達,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瓦干達……不,整個世界的恩人,當然要給你最高級別的待遇。」

  帝查拉的話讓巴奇一陣錯愕,救命恩人?這個詞也太重了,他只是做了應做的事,他相信同樣的狀況下,任誰都會那麼做。

  抬起頭,巴奇正想開口跟帝查拉那麼說,但當他看到遠方天際出現了一個正由遠而近,快速朝他們俯衝而來的黑影,立刻將帝查拉的事拋到了腦後,瞪大的雙眼中迸發出異樣的光彩,直勾勾地望著那逐漸變大的物體。

  帝查拉也不禁循著巴奇的眼神轉頭往上看去,很快地,從逐漸清晰的飛機外型,看出這正是比預定的時間早了半個小時的史蒂夫的帝查拉將視線移回巴奇臉上。

  原本方才還望著自己的眼中早已沒了帝查拉的存在,充滿了光彩的綠眸內只映照出從日出的空中飛來的戰機。

  了然於心的帝查拉不動聲色地移動到巴奇的右後方,離他五米的地方,一邊看著巴奇充滿期待的側臉一邊跟他一起望著戰機降落在王城的御用停機坪。

  早就在上空見到了等待在宮殿門口的巴奇身影的史蒂夫在安全降落後,馬上就拎起了副駕駛座上的兩盒甜甜圈,衝出了機門,朝著巴奇所在的位置飛奔而去。

  還沒到宮殿門口,史蒂夫就遠遠看見坐在輪椅上的巴奇同樣朝著自己快速滑行而來。

  「巴奇!」

  滿心歡喜地高聲呼喚著,史蒂夫迫不及待地衝到巴奇面前,彎下腰單膝跪在輪椅旁,伸出雙手緊緊擁住了他。

  巴奇也伸出右臂靠在史蒂夫身上,臉上綻放燦如春陽的微笑,輕輕呼喚。

  「史蒂夫。」

  對史蒂夫來說,此刻耳邊巴奇呼喚自己名字的聲音比任何天籟都還要動人心魄,小心翼翼地捧起巴奇的臉仔細端詳,確定他跟自己離開前沒有任何改變,才安下心,長吁一口氣。

  「放心吧,羅傑斯,巴恩斯就跟你離開前一模一樣。」

  才剛想著要開口向巴奇說些什麼,來自巴奇身後不遠處的聲音讓史蒂夫吃了一驚,連忙抬頭看向帝查拉,起身點頭致意。

  「很抱歉,陛下,我沒看到你也在這。」

  雖說帝查拉刻意站在離巴奇後方五米左右,但也是史蒂夫剛才在飛機上能一眼看到的範圍,然而由於史蒂夫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巴奇身上,才會沒看到巴奇以外的存在。

  「我才應該為打擾你們重逢而道歉,」看著史蒂夫依舊搭在巴奇肩上的手,帝查拉舉起左手,溫和地表示,「我知道巴恩斯自己一個人來沒有問題,是我自己放不下心。」

  史蒂夫將視線望向抬頭看著自己的巴奇臉上的笑容,低聲說:「謝謝陛下對巴奇的關心。」

  雖然只是互相凝視,並沒有言語交流,但充斥於兩人之間的情感熱烈得讓帝查拉忍不住語帶戲謔地說:「不用謝,巴恩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只是盡我所能回報,不需介意,更不會需要巴恩斯以身相許,你大可放心。」

  看著難得開這種玩笑的帝查拉,巴奇微感訝異,而接下來史蒂夫的幾乎即答的回覆讓他更加驚訝。

  「那就好。」

  感受到肩上史蒂夫加大了的力量,巴奇抬起頭,望向一雙真摯情切的藍眸,隨即意識到這番對話的弦外之音,心臟突地加速跳動、臉頰發燙,忍不住低下頭避開史蒂夫的視線。

  巴奇近乎羞澀的表現映入史蒂夫的眼中,讓他同時感受到了歡喜與哀傷。

  歡喜之情令他升起一股很想吻住那如熟透的蘋果般鮮紅臉龐的衝動,即便帝查拉就在身旁,當視線從巴奇羞紅的臉上移到被繃帶包裹著的殘肢時,哀傷之情又化成了冰冷的罪惡之刃在他心中切割。

  逼著自己將注意力轉向帝查拉,史蒂夫抱著感謝之情,將其中一盒甜甜圈遞到帝查拉面前。

  「謝謝你跟舒莉這兩天替我照顧巴奇,這是Krispy Kreme的綜合口味甜甜圈,紐約評價最高的甜甜圈,你可以跟舒莉一同分享。」

  「舒莉一定會很開心,她總愛說用腦的時候就是要吃甜的,」從史蒂夫手中接過甜甜圈後,帝查拉楊起下巴,對著宮殿的位置,「我就不打擾你們一起享用早午餐了,有任何需求都可以用奇莫由珠直接跟我或是舒莉說。」

  「好的,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史蒂夫試著抬起嘴角,暗自祈禱自己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像是輕鬆的笑容,一邊回應帝查拉。

  所以,他並沒有發現到巴奇望著自己的眼中閃過的決心。

 

 

 

 

 

  *

 

 

 

 

 

  分別與帝查拉道別後,史蒂夫跟巴奇回到位於宮殿一樓,醫療中心旁這間幾乎已成了他們在瓦干達時的半正式住所的客房裡。

  關上門後,史蒂夫再次蹲在巴奇面前,捧起他的臉,一邊仔細地觀察著他的模樣,一邊關心地問:「這兩天我不在,沒能幫你換繃帶洗澡,有沒有不舒服?」

  看著蹲在面前,用同高視線與自己相望的史蒂夫,巴奇不禁想到,除了史蒂夫以外,沒有人會像這樣蹲在自己面前,用如此深切關懷的眼神望著自己。

  「兩天沒有洗澡倒也還好,」臉頰上史蒂夫的雙手令巴奇感到溫暖而安心,自然浮現出放鬆的笑容,「就是沒有換繃帶跟按摩,有點癢。」

  「我現在就來幫你換。」

  說著,史蒂夫抬起手,想幫巴奇脫衣服,卻在碰上前被往後避開。

  史蒂夫一愣,「巴奇?」

  巴奇歪頭笑道:「不是說要一起吃早午餐嗎?我可是從昨晚就等著了。」

  「可你的傷口……」

  「早就癒合啦,只是有點癢而已……」巴奇東張西望了一會後,發現了史蒂夫放到一旁地面上的甜甜圈,立刻像是想到似地主張,「而且這些甜甜圈是在紐約買的吧,再不吃味道就跑掉了,等吃完了再洗澡。」

  順著巴奇的視線看去,又再移回巴奇身上,史蒂夫想了一下,決定順著巴奇的意思,站起身將甜甜圈放到了門邊的小圓餐桌上,然後看了一眼桌上的濾煮式咖啡機。

  「我先煮咖啡。」

   望著史蒂夫提著桌上的水壺走進浴室,巴奇在心裡悄悄嘆了口氣。

  巴奇其實並沒有很餓,盡管在沒有人幫忙的情況下一個人吃東西時需要費一番功夫,昨晚還是憑自己的殘肢用湯匙吃了一大碗的鷹嘴豆燉肉跟小米沙拉,他主要是擔心史蒂夫。

  剛才近距離看到史蒂夫乾澀脫皮的嘴唇,巴奇心疼地確信,在離開瓦干達--更正確點說,是離開巴奇--以後史蒂夫別說吃東西了,肯定連水都沒怎麼喝。

  自從那個噩夢般的喪屍事件以後,史蒂夫的心理狀況就一直不是很穩定,現在已經算好了許多,最嚴重的時候,也就是自己在瓦干達的特殊重症醫療中心住院治療的時候,史蒂夫是不吃不喝的狀態。

  但身為一名超級士兵,史蒂夫的能力是常人的四倍、代謝是常人的四倍,也就意味著日常攝取的營養與能量也必須是常人的四倍。

  史蒂夫要是再這麼厭食下去,不出一個禮拜體力就會透支,還好,由於巴奇必須補充營養,所以史蒂夫也會在餵巴奇吃飯時一起吃點。

  然而由於這兩天史蒂夫不在巴奇身邊,沒有餵巴奇,自然也就不會想到要去攝取飲食。

  因此巴奇只能想辦法讓史蒂夫吃點什麼,至少也要喝點水。

  幸好史蒂夫有買甜甜圈,由於吃甜甜圈的時候,一定會配上熱咖啡是他們從小就有的習慣,史蒂夫才會在不需巴奇提醒前就先主動提出要煮咖啡。

  沒多久,史蒂夫就帶著裝滿水的水壺走了回來,先在濾網上放上濾紙,接著倒入咖啡粉,再將水倒入按下按鈕。

  聽到機器內傳來咖啡豆開始被研磨成粉的聲音後,史蒂夫轉向巴奇問:「你要等咖啡煮好,還是先吃?」

  巴奇毫不猶豫地回道:「等咖啡煮好。」

  畢竟想讓史蒂夫喝點什麼才是巴奇現在最重要的目標。

  於是逐漸在房內蔓延的咖啡香氣中,史蒂夫雙手輕輕撫握巴奇的斷手處,閒聊著短暫分離的期間所發生的一些小事。

  等咖啡煮好,並將咖啡倒入馬克杯中後,史蒂夫在巴奇的大腿上打開了甜甜圈的盒子。

  巴奇低頭望向眼前琳瑯滿目的美味甜甜圈,眼中滿是驚奇。

  只見盒內總共有12個甜甜圈,有撒滿彩色巧克力米的繽紛巧克力甜甜圈跟繽紛草莓甜甜圈、花生糖霜甜甜圈、肉桂糖甜甜圈、海鹽焦糖甜甜圈以及原味糖霜甜甜圈,每種口味各兩個。

  「這些口味還可以嗎?」

  「好多都沒看過,不過看起來都好好吃!」

  「太好了。」

  史蒂夫可是在展示櫃前佇立許久才選了這些經典及最受歡迎的口味。

  他倆還小的時候,說到甜甜圈基本都是撒上糖霜,頂多再加上肉桂粉,沒想到現在的甜甜圈居然多了那麼多種類。

  想起剛踏進店裡時一見到擺滿種類繁多的甜甜圈時的眼花撩亂,再看向此刻巴奇臉上興奮與期待的表情,慶幸自己並沒選錯的史蒂夫一邊鬆了口氣一邊問:「你想先吃哪個?」

  「我自己來,」沒等史蒂夫反應過來,巴奇已經伸出右手殘肢,插入繽紛草莓口味的甜甜圈的洞裡,並舉到嘴邊一口咬下。

  「嗯,好吃,」鼓起腮幫子咀嚼著,巴奇不忘催促史蒂夫,「你也快吃吧。」

  原本打算餵巴奇吃的史蒂夫有些小小失落,但既然巴奇自己就能吃得輕鬆歡快,他也只能無奈地拿起一個肉桂糖甜甜圈。

  一咬下去,嘴裡擴散的肉桂香氣不禁讓史蒂夫想起了兒時母親以及母親過世後,巴奇偶爾會做的肉桂蘋果派,瞬間心中湧上的莫名鄉愁,竟令他鼻子發酸。

  為了不讓巴奇察覺到,史蒂夫趕緊一口將剩下的甜甜圈都塞進嘴裡,才口齒不清地說:「唔,是蠻好吃的。」

  「你幹嘛吃那麼急,也不怕噎到……」巴奇反射性地想伸過手去拿起咖啡遞給史蒂夫,但才剛舉起來,就想起自己現在失去了前臂的事實。

  史蒂夫當然發現了巴奇未竟的舉止,臉色立刻暗沉下來,頓感不捨的巴奇急忙用明朗的語氣說道:「快,喝口咖啡。」

  明白巴奇的心意,史蒂夫也暫時撇去內心的愧疚,朝巴奇露出笑容,舉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把嘴裡的甜甜圈沖下肚裡後,將手中的咖啡杯遞到巴奇面前。

  「你也來一口吧。」

  雖然甜甜圈巴奇還能自己吃,但咖啡就有些困難了,而且史蒂夫一臉期待的表情,所以巴奇這次沒有推辭,而是仰起頭,從史蒂夫手中的馬克杯中喝了一口咖啡。

  就這樣,史蒂夫不時會問巴奇想不想喝咖啡,自己也會在為巴奇喝完咖啡時順便酌飲一口,兩人一邊吃著一邊搭配著咖啡,不一會工夫就將滿滿一大盒甜甜圈吃得只剩兩個。

  吃得心滿意足的巴奇喝下最後一口咖啡後,舔了舔嘴唇,舉起因為剛才吃甜甜圈而沾染了不少五顏六色糖霜的右手殘肢,笑著對史蒂夫說:「現在洗澡正好。」

  「等我一下。」

  拍了拍巴奇的手,史蒂夫站起身,稍微收拾了一下餐桌,並到浴室裡洗好自己的手後,再次回到巴奇面前,蹲了下來,伸出雙手,像是捧著什麼易碎寶物般輕捧右手殘肢。

  「會痛就跟我說。」

  隨著史蒂夫小心翼翼一點一點地將包裹著巴奇斷面處的繃帶及紗布解開來,令史蒂夫心痛不已的創口也跟著顯露出來。

  雖然就像舒莉說過的,傷口已癒合得差不多,但扭曲的深色傷疤依然清楚可見,同時由於長期包裹著敷料,再加上些許水腫,因此皮膚上的壓痕相當明顯,但比起剛開始血肉模糊的可怕模樣,現在已經好很多了。

  等確定裝上義肢後,就可以不用再換藥以及包裹繃帶跟紗布,取而代之的是為了避免殘肢磨損的護套,基本上終生都必須套著,並定期更換。

  但無論如何,只要四肢都順利裝上義肢後,巴奇就能夠自理,不再像現在這樣,事事都得依靠史蒂夫幫忙。

  然而,史蒂夫內心深處卻有個聲音竊竊私語著:要是巴奇就這樣,只能依賴自己生活,再也無法離開自己身旁,那該有多好。

  每當這個聲音響起,比誰都清楚這樣的想法有多麼糟糕至極的史蒂夫就會在心底暗罵自己,卻怎麼也無法根絕,只能選擇無視。

  早已習慣替巴奇殘肢護理的史蒂夫在解開右手的繃帶之後,很快也把雙腳自膝蓋以下所有的繃帶取下扔到垃圾桶裡。

  就在史蒂夫打算脫下巴奇的衣服時,一直保持沉默的巴奇忽然開口:「你這身衣服也順便脫了一起洗個澡吧,看你身上都是汙灰跟汗水。」

  史蒂夫稍微打量了自己,說起來,他也是有兩天沒洗澡了,不過現在還是先給巴奇洗澡並按摩殘肢處後換上繃帶比較重要。

  「我先幫你洗,洗完我再洗。」

  「到時候你的衣服都濕透了,還不如現在先脫。」

  看著巴奇不滿地噘起嘴唇,打從心底覺得很可愛的史蒂夫用盡全力忍住了想吻上去的衝動。

  「好好好,我脫就是了。」

  刻意重重嘆了口氣,史蒂夫站起身,脫下了沾滿塵土的制服,將健美的體魄曝露在巴奇面前。

  正當他將衣服扔到一旁的洗衣籃裡,走回巴奇面前打算再蹲下時,巴奇用手碰了碰他的下體

  「下面也要脫。」

  巴奇出乎意料的大膽舉動讓史蒂夫愣了一下,隨即臉紅了起來,支支吾吾地喊著:「巴、巴奇……」

  「怎麼了?你脫我的衣服我都沒說什麼,再說我們都是男人,有什麼好害羞的。」

  望著巴奇稀鬆平常的表情,內心掙扎許久,史蒂夫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

  把下身也脫光後,全身赤裸的史蒂夫表情有些侷促,沒好氣地說:「你滿意了吧?」

  「很好。」

  見巴奇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史蒂夫也只能舉雙手投降,字面意義上的。

  在巴奇跟著一起舉起雙手後,史蒂夫順勢彎腰一把脫下了他的上衣,又讓巴奇用雙手手臂抵著輪椅扶手抬起腰,脫下了他的褲子,將他從輪椅上打橫抱了起來,走進浴室裡。

  將巴奇輕輕放入浴缸中,史蒂夫拿起蓮蓬頭,扭開水龍頭,先用手試水溫,直到感覺溫度適當,才對巴奇說道:「眼睛閉上。」

  聽話地閉上雙眼,感受著溫度適中的熱水灑在自己身上,巴奇放鬆身體,舒服的靠在浴缸上,放心地將一切交給史蒂夫。

  剛開始史蒂夫難免會感到緊張、窘迫跟難以啟齒的興奮,不過一個多月下來,幾乎每天都會幫巴奇梳洗沐浴,多少有點習慣了,也有了自己摸索出的一套順序。

  首先史蒂夫會用熱水輕輕沖洗巴奇全身,直到全身肌膚與毛髮都變得溫熱濕軟後,先用洗面乳給巴奇洗臉,接著用洗髮精洗頭髮,最後用香皂洗淨身體並按摩四肢的斷面處,最後是私密處。

  當史蒂夫充滿泡沫的手小心翼翼地碰上了巴奇的大腿內側時,巴奇身軀一顫,發出了一聲小小的抽氣聲,史蒂夫立即感到一股熱血湧上臉頰

  太糟糕了,他在替巴奇洗澡時勃起了,而且還是在自己也全裸的情況下。

  也許對世間其他人來說,這頂多是種感到尷尬的生理反應,但對史蒂夫來說,對巴奇勃起是種罪惡。

  史蒂夫不應該對巴奇產生任何反應,在自己一邊啃食巴奇的四肢一邊性侵他導致如此慘狀之後。

  即使當時自己基本上已是個活死人,然而,完整保留了喪屍記憶的史蒂夫誰都清楚,喪屍的自己會對巴奇做出啃食與強姦的殘忍行為不僅僅是因為喪屍本能。

  早在自己還沒察覺到前,他就想那麼做了--想侵犯巴奇,想將他的全部占為己有,直到這世上再沒有任何人事物能將他倆分開。

  每當手指插入巴奇的內部,被溫肉緊密包裹時,他總會不自覺地回想起,他曾經用什麼體驗過同樣的感受。

  盡管充滿著罪惡感,卻也難以忘懷侵犯巴奇的快感有多美妙。

  今天以前,為了避免被巴奇察覺到自己的勃起,史蒂夫都會穿著衣服幫巴奇洗澡,然後將巴奇放到床上躺好,自己再趁著洗澡時解決自身慾望。

  史蒂夫原本一直都是這麼做的,但是今天不一樣,在巴奇的要求下,脫掉了全身衣物的史蒂夫自然無法掩飾自己身體的變化。

  為了不讓巴奇發現,史蒂夫努力裝作若無其事,暗自祈禱斜躺在浴缸裡的巴奇,不會發現蹲在浴缸邊的自己正處於勃起狀態。

  他並不知道,其實巴奇也跟他差不多,而且他還是被碰觸身體的那一個,更能清楚地體驗觸覺上的感官刺激。

  比如細柔泡沫下,史蒂夫厚實的掌心在自己身體上滑過的奇妙感覺,特別是胸部、肚臍、大腿內側,乃至私處等敏感部位。

  不知為何史蒂夫總是執拗地在那些地方摩娑著,幾乎像是前戲的愛撫了。

  更何況他現在還閉著雙眼,來自史蒂夫掌心溫度的刺激,猶如細小的電流,使得他必須咬緊牙關才能阻止自己呻吟出聲。

  不經意間,巴奇半睜開雙眼,氤氳霧氣中隱約可見史蒂夫雙腿之間那無法忽視的驚人存在,內心一動,原本模糊的快感也更加具體清晰。

  他知道,史蒂夫此時肯定正在忍耐,就像之前每次幫自己洗澡時一樣。

  於是思考再三後,巴奇下定了決心,成為打破兩人之間那道牆的人,敞開被咬的有些發痠的嘴,小聲輕喚:「……史蒂夫……」

  史蒂夫一驚,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盡可能做出平靜的表情問道:「……什麼事?」

  「你勃起了。」

  巴奇輕描淡寫的回答卻害史蒂夫心臟差點驟停,許久,他才支支吾吾地試著解釋:「……這是……生理反應……」

  瞄了一眼幾乎要被史蒂夫顫抖的手握碎的蓮蓬頭,心裡失笑的巴奇舉起了失去前臂的雙手,歪著濕漉漉的腦袋,呢喃般地請求:「……我也會,但是我沒辦法自己來……你可以幫我嗎?」

  史蒂夫怎麼有辦法拒絕。

  猶豫了一會,史蒂夫將原本就放在巴奇鼠蹊部的更加往內滑,輕輕握住了半勃的陰莖,上下套弄。

  性器被柔細的泡沫、溫熱的手掌包裹著,巴奇不禁舒服得仰起頭呻吟。

  「……嗯……史……史蒂夫……我……我就要……」

  「……想射就射……」

  用低沉的嗓音安撫著巴奇,史蒂夫加快了手中摩娑著巴奇陰莖的速度,並擺動著手指,兩邊同時侵襲而來的刺激弄得巴奇身軀不自覺地小幅度痙攣,射在了史蒂夫手中。

  望著高潮過後,將頭靠在浴缸邊上,眼泛淚光,低喘著氣的巴奇,史蒂夫心臟噗噗直跳,柔情跟亢奮同時湧上心頭,咬牙忍著想吻上那張微啟紅唇的衝動,史蒂夫用水沖了沖手以及巴奇的下身,然後輕輕撫摸著他沾著些許髮絲的臉頰。

  「舒服嗎?」

  用點頭回答後,巴奇將眼光移至史蒂夫雙腿間高聳的慾望,無意識地舔了舔嘴唇。

  「……接下來換我幫你了……」

  史蒂夫倒抽了一口涼氣。

  「……巴奇?」

  「你想要我用下面……」將雙腿分開來,巴奇仰起下顎,張開嘴,「還是上面幫你?」

  史蒂夫站起了身,右手遮住了自己的嘴,身軀有些顫抖。

  「……不……我不能……再傷害你……」

  但巴奇只是微微一笑。

  「那不是真正的你,史蒂夫……我知道……所以……我想要真正的你……現在的你……進來我的體內……」

  史蒂夫滿臉通紅,粗喘著氣,不知所措地望著巴奇,他覺得自己應該立刻離開浴室,卻又覺得應該順著巴奇的意思,將他抱起,狠狠插入。

  正當天人交戰之際,巴奇偏又語出驚人,炸得史蒂夫腦袋一團亂。

  「只要你想要,不管你對我做什麼都可以。」

  震驚、困惑、茫然、瞬間將史蒂夫的表情凝結成霜,好一會,才顫抖著開口:「……為什麼……巴克……你在被我弄得四肢殘缺」

  「因為……」乍聽到史蒂夫迫切的詢問,巴奇先是有些迷惘地垂下眼,但很快就抬起頭,低聲道出堅決的告白,「我愛你,史蒂夫。」

  史蒂夫瞪大了雙眼,嘴也張得老大,盡管他在喪屍事件發生前其實就察覺到巴奇對自己也同樣抱持著友情以上的情愫,但他不敢相信,在被自己殘忍對待之後,巴奇居然還能如此溫柔堅定地對自己說出愛的告白。

  「所以……」將背靠在浴缸邊,巴奇岔開了雙腿,對史蒂夫露出最私密的部位,說出大膽得近乎粗野的邀約,「來吧,用你想要的方式幹我……」

  激動之下,史蒂夫踏入浴缸內,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最虧欠、最感謝,也最心愛的,他的巴奇。

  他有好多話想對巴奇說,說對不起、謝謝,說他也愛他,但最後什麼也沒說,只是用像是憤怒又像是慟哭的表情,跪在巴奇面前,雙手捧起他又紅又熱的臉,俯身吻了上去。

  巴奇發出一聲輕輕的嘆息,閉上雙眼,敞開雙唇,伸出舌尖溫柔安撫著惶恐燥動的史蒂夫。

  他們的初吻纏綿了很久,雖然一開始是巴奇主導,但很快就被缺乏技巧性卻更加充滿了原始激情的史蒂夫占了上風,巴奇幾乎要以為史蒂夫是想從他的口腔中奪走所有一切能奪走的,而他只能盡可能給予。

  一邊狂野地吻著巴奇,史蒂夫的下身也卡入了巴奇的雙腿間,又硬又熱的龜頭試探性地在穴口處磨蹭,並不時往內頂開一些,每次都越進越深。

  「唔唔……」

  來自敏感部位的刺激讓巴奇忍不住從被史蒂夫堵住的唇間發出難耐的喘息。

  終於,史蒂夫再也忍不住,一個挺腰,把自身滾燙的巨大慾望深深埋入了巴奇緊實溫熱的內裡,瞬間,巴奇痛得全身緊繃,眼淚也從眼角流出,但很快的,耳邊史蒂夫舒服的嘆息就足以讓他遺忘所有痛苦。

  盡管碩大粗熱的硬物在內部橫衝直撞的感覺其實不太好受,但巴奇卻不可思議地感到了滿足,當史蒂夫終於將慾望解放在他體內時,巴奇甚至覺得自己很幸福。

  這場如狂風暴雨般的初次性愛短暫而令人印象深刻。

  將兩人都清理乾淨,擦乾身體,並細心地替巴奇包上新的斷肢護套後,史蒂夫抱著巴奇一起躺入了溫暖的被窩中。

  感受著巴奇均勻的呼吸與心跳,史蒂夫低啞著嗓子,輕聲呼喚著。

  「巴奇……」

  「嗯……?」

  聽到帶著睡意的回應後,史蒂夫從身後緊緊擁著巴奇,在他耳邊深情低訴著。

  「我愛你。」

 

 

 

 

 

  *

 

 

 

 

 

  史蒂夫焦躁地快步走在黑暗狹窄的山洞中。

  盡管身處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中,史蒂夫依然毫不畏懼,無論前方有什麼樣的危險,都無法阻止他往內探尋,因為巴奇被困在那片黑暗中,他得救出巴奇。

  不知走了多久,史蒂夫終於發現了被關在山壁內一個透明玻璃門內的巴奇。

  「巴奇!」史蒂夫激動得雙手用力拍在玻璃上,大聲喊著,「沒事了,我來救你了!」

  但是巴奇只是望著自己,眼眶泛紅。

  ……巴奇?

  強烈不安讓史蒂夫無法抑止地顫抖著,看向巴奇,卻見到了滿身鮮血、四肢盡失的巴奇。

  自己的雙手沾滿了怵目驚心的血紅,濃重的血腥味瀰漫著,不只來自四周,更強力地從鼻腔……以及口腔內。

  即使鮮血淋漓,血肉模糊,巴奇卻依然流著眼淚,氣若游絲地說道:「……我……愛你……史蒂夫……」

  「---!!」

  史蒂夫猛地睜開眼,卻又再度陷入一片黑暗。

  「……史蒂夫?」

直到耳邊巴奇的輕聲呼喚將史蒂夫從萬丈深淵中拉回懸崖邊,史蒂夫停止了的心臟才又重新開始跳動,肺部也因突然吸入的空氣感到一陣刺痛。

  感到胃酸湧上喉頭的瞬間,史蒂夫立刻遮住了嘴,掀開被單衝到浴室裡,對著馬桶嘔吐了起來,跟巴奇一同分享的甜甜圈都吐了出來。

  「……你還好嗎?」

  巴奇的柔聲關懷讓史蒂夫剛從夢魘中驚醒的腦袋逐漸鎮靜過來,轉過身看向用手肘撐起上身的巴奇,用點頭作為回應,按下馬桶的沖水鈕,並打開水龍頭漱了漱口,洗了把臉。

  對著鏡中的自己深呼吸,史蒂夫關上浴室房門及電燈,回到巴奇身邊。

  「抱歉,吵醒你了。」

  巴奇搖了搖頭,看向史蒂夫,輕聲說:「我有點渴了,幫我倒杯水。」

  「好,你躺好,我很快就回來。」

  輕輕將巴奇扶起,讓他靠著枕頭斜坐,並將被子蓋在他身上後,史蒂夫才轉身離開,朝浴室走去。

  經過客廳時,史蒂夫瞄了一眼牆上顯示下午四點二十七分的掛鐘,以及餐桌上吃到剩下兩個的從紐約帶回來的甜甜圈。

  回想起昨天早上九點準時回到瓦干達後微笑著迎接自己的巴奇,以及睡前在浴室裡自己對巴奇做了什麼,歡喜又再度在心中迴盪的同時,歉疚及對自己的嫌惡也伴隨著胃裡翻湧的噁吐感再次襲來。

  忍著胸口灼熱及強烈的嘔吐感,史蒂夫趕緊衝到洗手台前,倒了一杯水大口灌下,試著壓下湧上的胃酸。

  即使已過了一個多月,看著自己的手,史蒂夫彷彿看到上頭依舊沾滿了鮮血,

  最可怕的是,恢復正常後,史蒂夫的記憶並沒有消失,而是清晰存在於他的腦海中,甚至口腔內仍能感受到巴奇血肉的甜美滋味。

  因此,自從從喪屍狀態中恢復後,史蒂夫就沒再吃過任何一口肉。

  除了肉以外,因為怕巴奇會擔心,所以史蒂夫會在餵巴奇吃飯時跟著一起吃些東西,五穀雜糧或蔬菜類還勉強可以,但肉類是史蒂夫至今仍無法下嚥的,尤其是紅肉。

  只要有肉,光是看到或聞到,史蒂夫臉色就會變得很可怕,勉強入口的話還會當場嘔吐。

  像剛才那樣做了自己吃了巴奇的惡夢而嘔吐的狀況也不是第一次發生,雖然最近比較少了,或許是睡前在浴室對巴奇做的行為。

  望著鏡中面色難看的自己,史蒂夫深深嘆了口氣,倒了一杯水,回到了一臉關心地望著自己的巴奇身邊。

  巴奇當然也很清楚史蒂夫的心靈創傷,但他也沒辦法,盡管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怪過史蒂夫,不只安慰史蒂夫,甚至將錯攬在自己身上,然而史蒂夫的心理創傷除了他自己以外,沒有人能幫得上忙。

  他好恨此刻自己的無能為力,要是巴奇還有手腳,一定早就幫史蒂夫倒好水,遞到他手中,然後拍撫著他的背輕聲安慰他,就像小時候每當史蒂夫因為發燒而嘔吐時,自己所做的一樣。

  ……對了,小時候。

  突然靈光一閃的巴奇立即喊著史蒂夫。

  「……史蒂夫史蒂夫。」

  「抱歉,巴奇……」一邊道歉一邊把水杯放到一旁的床邊櫃上,史蒂夫低頭看向表情些微妙的巴奇,「我有些恍神……怎麼了?」

  「躺在這裡。」

  史蒂夫雖有些疑惑,還是乖乖聽巴奇的話躺回了床上。

  「過來一點。」巴奇張開了自己的左手,示意史蒂夫靠得更近。

  在史蒂夫照做之後,巴奇將手放到史蒂夫頭上,輕輕拍打著,哼起了歌。

  「Hush, little Baby, don’t say a word,
   噓,小寶寶,別說話,

   Mama’s gonna buy you a Mockingbird.
   媽媽會給你買隻仿聲鳥。」

  許久沒聽過,既陌生卻又熟悉的搖籃曲讓史蒂夫睜大了雙眼。

  史蒂夫記憶中,巴奇會在哄最小的妹妹蕾貝卡時,抱著她唱這首歌。

  雖說是最小的妹妹,但蕾貝卡當時已有八、九歲,早已不是要靠搖籃曲睡覺的年紀,因此蕾貝卡剛開始總會紅著臉抗議,但最後都會在巴奇輕拍著背的低柔歌聲中安靜下來。

  沒想到在相隔將近百年後的現在,史蒂夫再次聽到巴奇唱起這首歌竟是為己而唱。

  「我不是小嬰兒……」

  巴奇無視史蒂夫的小聲抗議,依然柔聲唱著。

  「And if that mockingbird won’t sing,
   如果仿聲鳥不歌唱,

   Mama’s gonna buy you a diamond ring.
   媽媽會給你買枚鑽戒。」

   And if that diamond ring turns brass,
   如果鑽戒變成了黃銅,

   Mama’s gonna buy you a looking glass.
   媽媽會給你買面大鏡子。」

  在巴奇低軟悠長的溫柔歌聲中,如溫水浸泡著的安心感慢慢包圍著史蒂夫,不知不覺閉上了雙眼。

  巴奇對史蒂夫一直都是如此寬容與溫柔。

  與巴奇邂逅之後沒多久,史蒂夫就為此抱持著疑問,隨著兩人相處越久,史蒂夫內心的疑問逐漸轉為不安。

  想問,卻又不確定自己是否真想知道答案的史蒂夫總是習慣性地選擇逃避,直到失去了巴奇。

  再次見到巴奇,並一同經歷過許多的現在,史蒂夫終於明白,原來,答案一直都在這裡。

  「And if that horse and cart fall down,
   如果馬車倒了,

   you’ll still be the sweetest little baby in town.
   你仍然還是鎮上最甜美的小寶貝。」

  這次,他再也沒做惡夢。

 

 

 

 

 

 

 

 

 

 

 

___

 

 

 

 

 

世上只有巴奇好,有冬的隊長像個寶。

 

 

 

 

 

 

3 個喜歡

2 thoughts on “【盾冬】Broken Wings(下)

  1. 好温柔的冬冬~~难得队长没有在吃醋的情况下进行粗暴play(咦,我在期待什么(≧▽≦)……看甜甜圈和咖啡好馋呀,就像队长和冬冬的爱情一样甜到心里,太太笔下的食物每次好有吸引力。
    希望2022年盾冬也是甜一整年~~

    1. 冬冬一直都是那麼溫柔啊~~尤其是對史蒂夫。 
      我一開始寫時滿腦子都是想讓隊長粗暴地對巴奇的妄想,但不知怎地,隊長就是不願照我想到做啊!氣死我了(咦
      謝謝你覺得我寫的食物有吸引力啊~以後也會繼續在文裡讓盾冬吃播的XD
      2022也會致力讓盾冬甜蜜一整年的!請多指教!

歡迎留下感想評論,我會在下次更新時回覆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