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At Last

 

關於《What if…?》第五集的後續妄想,劇透有,還請避雷。

被喪屍汪達扔到了一處森林中,憑著記憶找到了附近一座已廢棄的九頭蛇地下基地後決定暫時躲藏在那裡的巴奇透過監視器驚訝地看到了一個熟悉的殘破身影一拐一跛地朝著基地入口處走來……

本來一開始想的是巴奇養喪屍史蒂夫,不知怎的變成喪屍史蒂投餵巴奇的溫馨小甜品。

用我被盾冬病毒感染的腦子細想第五話真的全是盾冬啊!彼得說喪屍會被信息素吸引時的畫面巴奇正在洗澡,你以為只是單純養眼畫面嗎?不不不!那是因為劇情暗示他們會發現這點是因為喪屍史蒂夫一直率領著喪屍Cap Team在追捕巴奇啊!彼得會用蛛網編織空中列車主要就是為了阻擋不管巴奇到哪都能找到他的史蒂夫啊!獵鷹跟鷹眼會在火車站那埋伏當然是史蒂夫為了捕捉巴奇安排的!史蒂夫會追到列車上,更不用說,因為巴奇在那!!

也就是說,史蒂夫即使變成喪屍也無法遺忘的執念就是『將巴奇帶回自己身邊』啊!!

然後巴奇明知頭部是弱點,只要破壞頭部喪屍就無法復活,巴奇在面對喪屍史蒂夫時卻沒有用槍爆頭,所以我合理推斷巴奇說的最後,不是指真的最後,而是指這是他最後一次擊退追著自己跑的喪屍史蒂夫了,等他們找到治癒喪屍的方法,他就會回來找史蒂夫想辦法治癒他的意思!

啊啊啊這一集的公式盾冬可以讓我至少活過半年!!

總之,本篇就是想表達這樣的內容,大概有一點獵奇,不過也就是原作程度,能接受的話再往下看吧~

順說題名來自二戰時期的老歌《At Last》,有很多女歌手翻唱過,看這篇的時候可以找來聽聽看。

 

 

 

 

 

 

___

 

 

 

 

 

 

 

  當巴奇在寂靜無聲中睜開雙眼時,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漆黑,生存本能讓他心臟因緊張而縮緊,但很快的,適應了黑暗的巴奇藉由月光辨識出了自己身處的狀況與周遭的環境。

  身處於半空中的巴奇身體蜷曲著,橫躺在卡在北美紅橡枝幹上的盾牌內,四周都被枝葉茂密的樹林包圍著,抬起頭可以看到不遠處的山影。

  低頭環顧四方,沒有發現任何喪屍的蹤跡,豎起耳朵仔細聆聽也聽不到類似喪屍的聲音,只有些蟲鳴鳥叫,以及偶爾傳來的野獸低鳴。

  看樣子自己應該是被汪達扔到了離基地相當遠的山腳邊。

  大概是這片地區的喪屍都因為被幻視欺騙過去的人類吸引而集中在基地附近,所以基地以外的區域,比如這片森林就成了相對安全的地方。

  由於巴奇的身體曾被九頭蛇以暗殺方便為由改造成即使一個禮拜都不洗澡也幾乎不會散發出任何氣味的體質,因此只要不離開這片森林去刻意接近喪屍,被發現襲擊的機率很小。

  在確認四周暫時是安全後,巴奇稍微放鬆警戒,並動了動身體。

  從剛醒來的姿勢看起來,巴奇應該是在掉落之時無意識地縮在盾牌的範圍內,減緩了墜落時的衝擊力,所以雖然某些部位隱約有點因撞擊導致的悶痛,但並沒有受到外傷,各大關節處也都能活動自如。

  要不是有盾牌的保護,被喪屍汪達從那麼遠的地方用力拋擲至地面,即使是身上擁有超級血清的巴奇絕對不可能毫髮無傷。

  低頭看著自己身下從高空墜落的衝擊中保護了自己的盾牌,巴奇臉上一直保持近乎漠然的平靜表情慢慢轉為哀傷。

  「……謝了,兄弟……」

  低聲說著,想起這面盾牌原本的主人如今已變成喪屍,甚至還被自己扔出的盾牌攔腰斬成兩半,巴奇不禁更加難受,一陣又一陣的刺痛扎在他的心臟上。

  自從復仇者聯盟的主力幾乎全員失聯後,擔心史蒂夫的巴奇就跟著為了尋找帝查拉下落的奧科耶一同離開瓦干達來到美國。

  一踏上紐約的土地沒多久,巴奇就見到了史蒂夫,只是他已面目全非。

  要不是有奧科耶硬是拖走了太過震驚而呆若木雞的巴奇,恐怕巴奇早已是喪屍的一員。

  之後巴奇不管到哪裡,已成為喪屍的史蒂夫以及他所率領的喪屍隊伍都會出現在他面前,即使後來被用蛛網編織空中列車的彼得搭救,躲藏在空中列車,但只要巴奇一離開彼得用蛛網編織的空中列車來到地面,不用多久史蒂夫就會找到他。

  不管是室內室外,總是沒多久就被史蒂夫發現,也不知史蒂夫是怎麼做到的,明明巴奇身體已被改造成氣味稀薄,而且巴奇每次離開空中列車前都會在彼得的要求下仔細清洗身體,還是輕易就會被找到。

  然而即使對方已成了喪失理性的行屍走肉,巴奇始終無法狠下心攻擊史蒂夫,只能一直逃避,結果就導致每次遭遇都會有所犧牲,到最後朵拉護衛隊只剩下了奧科耶。

  所以後來巴奇為了不再造成其他人的危險,就只能一直待在空中列車裡,直到前不久班納出現後,他們這群剩下的生存者們決定接受到了另一群生存者關於治療喪屍方法的訊息,巴奇才又跟著所有人一起下到地面。

  盡管搭上列車後,很快就又被史蒂夫找上,並犧牲了雪倫,但這一次,面對可能治癒的希望,以及身後的其他生存者們,巴奇終於下定決心對抗史蒂夫。

  明明當初向史蒂夫承諾過會一直陪在他身邊直到時間的盡頭,他卻對被盾牌攔腰切成一半,掉落軌道上的史蒂夫說出了,現在就是盡頭。

  強烈的心疼與自責令他眉頭緊鎖。

  此時此刻獨自一人,不再需要不需要保持警戒也無須去費心保護其他人的巴奇,想起當時的景象,一直被關閉在心底深處的情感不受控制地泉湧而出,心就像同樣被割成一半似的疼。

  下意識地將身軀更加捲曲縮進盾牌裡,輕輕撫摸著上頭殘留著的史蒂夫的內臟組織,巴奇對著自己世上唯一的摯友輕聲道歉:「抱歉,史蒂夫……」

  巴奇並不後悔,因為他很清楚,但凡能保有一點理性,對於狠心拋開已成喪屍的史蒂夫,在這個喪屍橫行的世界活下去的巴奇,史蒂夫不只不會生氣,甚至還會欣慰於他的覺悟。

  因為,這正是史蒂夫在變成喪屍前,對自己提出過的要求。

  兩個禮拜前,史蒂夫在收到史塔克的求助而跟帝查拉一同離開瓦干達去對付喪屍前就曾對巴奇說過,要是在自己回來前,喪屍也襲擊了瓦干達的話,希望巴奇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活下去。

  最後巴奇聽到的史蒂夫的話語,是用近乎命令的語氣反覆強調的:「如果出了任何意外,我成了喪屍,出現在你面前的話,答應我,巴克,一定要毫不猶豫地攻擊我。」

  那是史蒂夫成為喪屍前對自己說的最後一句話,巴奇也答應了他,所以在史蒂夫變成了喪屍的現在,巴奇唯一要做的,就是兌現最後的承諾,盡所有的努力掙扎著活下去--即使必須傷害他曾發誓絕對要保護的對象--已成了喪屍的史蒂夫。

  幸好,在親眼見識到幻視有治癒喪屍方法,得知喪屍是可以治癒後,心中燃起了希望的巴奇活下去的理由又多了一個。

  不知道帝查拉他們是否順利地抵達了瓦干達?巴奇想,等帝查拉他們將喪屍問題解決了,他就會立刻前去尋找史蒂夫。

  雖然史蒂夫的上下半身被盾牌分開了,但巴奇沒有攻擊史蒂夫的頭部,因為只要腦組織還完整,史蒂夫應該就能治癒,像史考特‧朗恩只剩一顆頭都能活著,更不用說史蒂夫身上還有超級血清呢,只要想辦法連在一起,再加上瓦干達的科技,史蒂夫一定能恢復原狀的,一定。

  在心中對自己說著,巴奇再次四處張望,確認周遭沒有任何喪屍的蹤跡後,才伸展著身體,從樹上一躍而下,並將視線移到不遠處的山壁。

  在帝查拉他們成功之前,巴奇必須想辦法活下去,如果要保障安全,就必須減少曝光在外頭被喪屍發現的風險。

  巴奇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地點,剛才在環顧四周,看到那處山壁時,巴奇的腦子就浮現起了關於那裡有座隱藏在山洞裡的的九頭蛇武器存放地的記憶。

  因為他以前曾去過那裡--正確來說,是以冬兵的身分被當作武器儲藏在那裡。

  雖然九頭蛇的基地大都在史蒂夫的努力下被一一殲滅,但那裡早在至少也有三十多年以前,亞歷山大‧皮爾斯接收冬兵時就一同被廢棄了,所有相關資料也都在交接時被完全刪除,因此,在皮爾斯已死亡的現在,除了自己以外,根本沒有任何人知道這裡。

  循著跟著皮爾斯離開這裡時的模糊記憶,朝著山影小心而快步地走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後,巴奇終於在東方天空隱約呈現出紫紅色時,來到了山腳下。

  盡管山洞黑不見底,巴奇也毫不畏懼地舉起槍與盾牌,打開手電筒一邊警戒一邊慢慢走進一片黑暗的洞穴裡。

  大約走了十分鐘左右,巴奇就找到了楔在山壁面上,一塊刻著九頭蛇標誌的圓形金屬,掀開金屬,裡頭是呈同心圓整齊排列的弗薩克文,三圈共二十四個字母。

  這是佐拉為了紀念追尋著北歐神話的紅骷髏所設下的密碼機關,巴奇還記得自己身為冬兵時曾在一旁聽過佐拉跟皮爾斯提起這件事,雖然那時的冬兵並沒有自我意識,但感受到的一切依然保留在了記憶中。

  就像冬兵的每一次殺戮依然清晰地刻印在巴奇的腦袋裡一樣。

  看樣子冬兵時期的記憶也不是毫無用處。一邊自嘲地想著,巴奇閉上雙眼,回想著那時的場景,按照順序一一按下了其中九個字母。

  隨即在咯的一聲低響後,巴奇眼前的山壁震動了起來並發出沉重的聲響,原本看似完整的山壁緩緩裂出一道細縫,並逐漸往旁分開。

  裡頭頂部的燈光先是明暗閃爍了一會才完全點亮,將入口處的模樣展現在巴奇面前。

  最多可容納三四人的圓柱型空間由透明玻璃圍著,巴奇走了進去,按下右手處的一個倒三角形的按鈕,背後的門合起,戴著巴奇往下移動後不久,電梯停了下來。

  由於沒有任何樓層顯示,巴奇只能用體感來推測現在大約是在到地下四樓。

  天花板的燈清楚照射著室內,即使門還沒打開,巴奇也可以透過透明玻璃看見眼前的場景,長方形的內部整體呈現著無機質的鐵灰色,正前方盡頭是一道玻璃門,左右兩邊各有兩道厚重的金屬門,所有門都是半打開的狀態

  隨著門緩緩打開來,即使可以從灰塵看出已多年無人進來過,巴奇還是保持戒心舉起了槍跟盾牌踏了進去,並快速瀏覽了一圈,很快就將並不算很大,全部空間加起來大概就是一個足球場大小的廢棄武器庫全部看清。

  走廊盡頭的玻璃門內是電腦主控室,在巴奇解開密碼後電腦就自動開啟,並起動了武器庫內的電力及空調,充滿年代感的大型總電腦前還留有四把電腦椅,而左右兩道金屬門內是早已被搬空的空蕩蕩的武器庫,巴奇還記得自己--冬兵當年就是被冷凍在主控室門口右手邊的最深處。

  有些出神地望著自己曾經待過的空間一會後,巴奇走進了主控室內,將槍跟盾牌放到電腦控制盤上後,在總電腦前的其中一把椅子上坐下,撩起垂下的及肩長髮,往後靠在椅背上輕輕呼了一口氣。

  總之,現在算是暫時安全了。

  雖然這裡只是武器存放處,在武器都被取走後就廢棄很久,什麼都沒留下,當然沒有水跟食糧,甚至連廁所都沒有,但對曾經四處飄泊流浪許久的巴奇來說,光是能遮風避雨就已經是相當理想的安全屋了。

  更何況這裡還有電力以及空調,電腦主控室還有中控系統,可以控制出入口,也能透過門口的隱藏監視器看附近有沒有喪屍,巴奇可以趁白天時尋找水源、打獵、上廁所,其實也跟瓦干達時的生活差不多。

  當然,在瓦干達時巴奇可不用擔心會被喪屍吃掉。

  轉頭看向電腦上顯示著山洞入口處、武器庫入口前、電梯、每一間房間等數個監控畫面,巴奇心裡頗為滿意,這樣一來他要離開這裡去覓食什麼的,都能先透過監視器檢查附近有沒有喪屍接近。

  至於休息睡眠更不用說,即使堆積著不少灰塵,但比起被關在冷凍睡眠艙中站著冬眠,能坐在椅上就已是種奢侈了。

  目前所有監視畫面中都沒任何喪屍的跡象,不過天還沒完全亮,而且巴奇有點累了,所以他決定先小睡一下,等下午左右再看狀況去找水跟食糧。

  想著,巴奇將修長的雙腳放到一旁的椅子上,一邊祈禱帝查拉能盡快順利地將心靈寶石的電波透過衛星傳到全世界,好讓感染者們能恢復正常,他才能去找史蒂夫,一邊放鬆身體的力道,輕輕閉上了雙眼。

 

 

 

 

 

 

 

 

 

 

 

  【  At last
     最後
     My love has come along
     吾愛終於到來
     My lonely days over
     寂寞日子告終
     And life is like a song 
     生活美妙如歌       】 

  任由熱帶草原夜晚的徐徐涼風輕輔臉龐,坐在靠著窗邊的床鋪上的巴奇倚著牆,雙眼輕閉,聆聽著老式唱機中傳來的聽著屬於他們那個時代的老唱片。

  自從在舒莉的幫助下解除了九頭蛇的洗腦後,巴奇就從王城移到了這間瓦干達草原上的一處小屋單獨居住。

  由於平常只有自己一個人住,這附近又離其他當地居民有一段距離,所以巴奇難免會因太過安靜而感到寂寞的時候,但他並沒有跟任何人提過,包括史蒂夫。

  所以當史蒂夫帶著這個不知從哪弄來的老式唱機回來時,巴奇自然是相當驚喜的,甚至忍不住親了史蒂夫的臉頰,向臉紅得像煮熟的波士頓龍蝦的史蒂夫連聲道謝。

  從那之後,這間位於非洲草原上的小屋裡,就時常撥放著上個世紀的美國老歌。

  特別是史蒂夫來訪的夜晚,巴奇幾乎一定會在兩人一起用完晚餐後,挑選一張唱片,跟竹馬摯友一同享受平靜而安穩的悠閒時光。

  聽著唱機中低沉女聲吟唱的爵士歌曲,心情很愉快的巴奇緩緩睜開眼,轉過頭去與一雙盯著自己看的天空藍相望。

  脫下磨損的戰鬥制服換上瓦干達民族服裝的史蒂夫上身往前傾十指交觸著坐在椅上,用炙熱的眼神凝視著巴奇。

  巴奇早就對被史蒂夫注視著這件事習以為常,打從他們還是平凡的布魯克林少年時代開始,史蒂夫就常常會像這樣沉默不語地凝視著他。

  早就習慣史蒂夫像這樣凝視著自己的巴奇只是稍微側過頭,向這個目不轉睛盯著自己看得金髮鬍子男微微一笑。

  史蒂夫先是愣了一下,接著也同樣露出了微笑,站起身,朝著巴奇走去,在距離巴奇觸手可及的床邊坐下。

  巴奇抬頭看著史蒂夫伸出了手,撫摸著自己從寬鬆的瓦干達式長袍露出的右臂,微皺起眉。

  「……果然不是我的錯覺,你瘦了很多。」。

  史蒂夫擔心的話語讓巴奇意外地睜大了眼睛,低頭看向自己,特別是史蒂夫手所放著的部位。

  「瘦了?有嗎?」

  或許比起剛從冷凍睡眠甦醒的那段期間比是有稍微瘦了點,但還是比起冬兵時期壯多了,要說瘦了很多更是誇張了。

  捏了捏自己的肉,巴奇嘟噥著:「我還覺得自己長了不少肉……」

  「你吃太少了,巴克,」但史蒂夫無視巴奇弱弱的反駁,將手搭在他肩上,臉上表情彷彿在討論什麼超級反派來襲一樣嚴肅,「我聽舒莉說,你平常就是煮些雜菜粥吃,有時甚至一整天都只吃一點水果,肉更是只有我回來時才會煮。」

  那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巴奇一邊那麼想一邊說:「我餓了就會吃,不覺得餓的話當然不會硬吃,至於肉,你在外頭四處奔波,還記得抽空來找我,我當然要讓你好好吃一頓。」

  對巴奇來說,無論史蒂夫變再壯,鬍子再長,依然是那個營養不良的小豆芽,即使他自己沒什麼食慾也不能餓壞他的史蒂夫。

  史蒂夫再次沉默地看著巴奇,像是在思考著什麼,好一會後才深深嘆了口氣,低聲說:「我知道了,我會盡量更常回來,跟你一起吃飯。」

  看著史蒂夫說完後抿成一直線的嘴唇,巴奇腦裡忍不住浮現起以前布魯克林時代,他們曾經有過的類似對話,只不過那時候自己是那個要史蒂夫多吃點的人。

  心裡被懷念的記憶跟史蒂夫的好意浸泡得一片暖洋洋的巴奇忍不住低笑出聲,伸手抵上史蒂夫緊蹙的眉間,溫柔地揉了揉,輕聲說:「你現在還不算常常回來啊?幾乎每隔一個禮拜就回來一次……」

  「你不喜歡我回來?」

  「當然不是!」看到史蒂夫垂下了雙眉一臉可憐兮兮的狗狗模樣,巴奇趕緊揮動著右手,急急忙忙解釋,「我很喜歡你回來!每次你跟我說你要回來之後,想著要給你弄什麼好吃的就是我最喜歡的……」

  慌張地解釋到一半,從史蒂夫那帶著戲謔的藍眼中看出他的意圖,巴奇原本的擔心變成氣憤,不禁豎起了眉毛,氣呼呼地喊道:「……史蒂夫!」

  史蒂夫挑起了眉,明知故問:「怎麼了?這些不都是以前你跟我說過的話?」

  「臭小子!原來你是故意的!」

  歪頭避開了軟綿綿的拳頭後,史蒂夫的笑容變為真摯的表情,握住了巴奇的右手望著他,低聲說道:「謝謝你,巴克……現在我才知道你當年的心情。」

  史蒂夫凝視而來的濕潤藍眼清澈明亮,充滿其間的熱烈情意讓巴奇心臟猛地一跳,趕緊別開了紅通通的臉看向窗外,哼了一聲:「知道就好。」

  沉默地望著巴奇一會後,史蒂夫鬆開了手,對他問道:「……為了感謝,下次回來的時候我給你帶些瓦干達沒有的食物回來吧,你想吃什麼?。」

  「真的?」巴奇一臉驚喜地看向史蒂夫,然後低頭沉思,「嗯……我想想……」

  巴奇想不到自己想吃什麼,但他知道,要是自己跟史蒂夫那麼說,他一定會皺起眉露出難過的表情,所以巴奇隨口說出了一個便宜又容易取得的東西。

  正當巴奇張開了嘴,正打算說出口的下一瞬間,刺耳的入侵警告聲如雷貫耳。

  「--!?」

  從半夢半醒的溫暖回想中驚醒的巴奇立刻從椅上站了起來,轉頭看向中控電腦上的監視畫面。

  看到出現在其中一個監視畫面的身影,巴奇瞪大了雙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

  「……史蒂夫……?」

  怎麼可能?史蒂夫不是在距離這裡相當遙遠的地方就被盾牌切成兩半了嗎?他是怎麼可能找到這裡來的?

  無論巴奇怎麼想都覺得不可思議,但事實上,畫面裡出現在一樓入口處的入侵者,正是以上半身有些歪歪斜斜的詭異姿勢站在隱藏入口前的史蒂夫。

  放大了畫面,巴奇才看到史蒂夫的上下半身裡頭的肌肉組織跟骨骼勉強貼合在一起,但仍有一截腸子從再生中途的裂縫中裸露在外。

  一般喪屍只要頭部,也就是腦組織跟中樞神經不受到破壞大都還能行動,而史蒂夫似乎還具備再生能力,或許是因為超級血清的關係?

  除了驚異的再生能力外,巴奇還驚訝於史蒂夫居然會追自己追到到這裡來,明明史蒂夫被分成兩半掉落火車的地點距離這裡相當遙遠,而且自己現在還是躲藏於地下四樓的秘密廢棄武器庫。

  而當巴奇的視線移到史蒂夫的左手時,所有的驚訝、錯愕、都化作難以形容的震撼。

  那是一盒甜甜圈。

  巴奇突然想起了班納跟幻視在討論關於喪屍感染的話題。

  喪屍的行動源頭是極度的飢餓,但同時也還保留著基本的知識,所以才會使用技能甚至是合作來攻擊,而部分喪屍會保有感染前的執念,特別是執念越強的,行動準則也會更加趨近於追求那份執念。

  巴奇不知道該大笑還是痛哭。

  他沒想到已變成喪屍的史蒂夫還記得兩人最後見面的那一夜,自己曾說過想吃甜甜圈。

  一想到這裡,巴奇胸口突然湧起一陣熱意,當他回過神來時,槍跟盾牌都沒帶的他已經搭著玻璃電梯來到了一樓,隔著玻璃與史蒂夫面對面。

  看到了巴奇,史蒂夫張開僅由幾條肌肉連結著嘴,發出了奇怪的嘶吼,並用全身撞擊在玻璃上。

  史蒂夫的舉動巴奇忍不住想起了每次兩人再會時,史蒂夫都會開心地喊著自己的名字,衝過來擁抱住自己。

  由於這座電梯的玻璃都是經過特別強化,即使是超級士兵都是無法破壞的。也就是說,除非自己按下按鈕,不然史蒂夫是絕對進不來的。

  看著已成喪屍,身體殘缺卻依然記得半個月前自己說過的話,並想辦法達成自己要求的史蒂夫,巴奇萬分感動,很想不顧一切打開玻璃門,衝過去抱住史蒂夫。

  但理性讓巴奇沒有這麼做。

  要是巴奇真的讓那麼做,有可能會被史蒂夫咬成喪屍,甚至更糟,被他吃掉。

  他不是害怕死亡,也不畏懼疼痛,巴奇只是希望能盡可能以人類的身分活到最後一刻。

  因為要是帝查拉他們成功了,恢復原狀的史蒂夫發現自己吃掉了巴奇的話一定會很自責,而要是帝查拉他們失敗了,人們再也沒有辦法恢復,那麼,巴奇也想遵守與史蒂夫最後的承諾。

  隔著玻璃與史蒂夫那雙泛黃的混濁眼球對望,巴奇咬住了顫抖下唇,將手掌抵在玻璃門上,對史蒂夫擠出了笑容。

  「……嗨,兄弟,抱歉剛才害你斷成兩截……」雖然不曉得史蒂夫聽不聽得懂,但巴奇還是近乎自言自語地說:「你知道嗎?帝查拉找到了治療喪屍的方法,現在他正在想辦法解救你們,你只要再忍耐一下就好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聽懂了,史蒂夫停下了所有動作,沉默地看著巴奇。

  望進史蒂夫那因感染量子病毒而渾濁的眼眸,巴奇忍不住鼻子一酸,視線也模糊了起來。

  巴奇不會像幻視一樣為了汪達去誘殺人類,他本來就發過誓不再殺人,而且要是他這麼做,等史蒂夫回復原狀後,一定會充滿了罪惡感。

  所以巴奇決定一直待在這座玻璃電梯裡,如果史蒂夫真的只執著於自己的話,那麼只要自己一直待在這,史蒂夫就永遠不會離開這個山洞裡。

  也就是說,他們等於是被彼此困在了這裡。

  不可思議的是,即使最終結果有可能是自己餓死在這裡,巴奇卻覺得這樣也不錯。

  看著玻璃內的喪屍史蒂夫,巴奇耳邊彷彿又響起了最後跟史蒂夫度過的那個夜晚,溫暖的光明從小木屋的窗內散發而出,悠揚的歌聲混著兩人份的談笑聲,迴盪在黑夜的草原中。

  【  I found a dream that I could speak to
     我找到了一個可以傾訴的夢想
     A dream that I can call my own
     一個我能稱之為我自己的夢想
     I found a thrill to press my cheek to
     我顫抖地按下我的臉頰
     A thrill that I have never known
     為那我從未體驗過的激動         】

  「放心吧,史蒂夫……最後一切都會好起來,你一定會恢復原狀……到時候我們一起回紐約,一起去中央公園,一起坐在樹下……一起吃甜甜圈。」

  然後,他一定會鼓起勇氣,向史蒂夫表白自己隱藏在內心多年的感情。

  在心底對史蒂夫說著,透明的液體從巴奇闔起的顫抖睫毛內滑落臉頰。

  而史蒂夫只是一直用他那渾濁的眼眸凝視著巴奇。

 

 

 

 

 

 

  

 

 

 

 

End…?

 

 

 

 

 

 

___

 

 

 

 

 

 

順說這個宇宙裡的盾冬還處於互相暗戀期,就是大概感覺得到彼此的感情,但兩人因諸多顧慮,都不敢越線的那種,正當史蒂夫終於要開始傳統的禮物攻勢,就爆發喪屍了。

 

 

 

 

 

 

 

 

 

 

再偷偷說一聲,要是巴奇選擇放史蒂夫進來就會進入喪屍史蒂夫屈服於生理本能及一直隱藏在內心深處的執念強上並啃食掉巴奇四肢導致巴奇感染後開開心負起責任()努力照顧四肢欠損的喪屍巴奇的Bad End。(毆

但我想應該只有少數人能接受,所以過幾天會悄悄放上小黑汙,不能接受的人現在還來得及拉黑我(。

(早就渴望著寫四肢欠損肉的我當然不會放過官方喪屍這個大好機會(毆爛)

 

 

 

 

 

 

 

 

 

 

 

4 個喜歡

作者: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在〈【盾冬】At Last〉中有 2 則留言

歡迎留下感想評論,我會在下次更新時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