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不換

遲到了很久的520+521賀文+賀圖。

標題來自萬芳的不換。

巴奇跟史蒂夫同居設定,獵鷹與冬兵最後一集的最終決戰後,回到家的巴奇與史蒂夫的日常小甜品。

獵鷹冬兵的劇透有,有興趣再看看吧~

 

 

 

 

___

 

 

 

 

 

  因為將受傷的雪倫平安送走後又陪著山姆一起處理善後,所以當巴奇終於回到家時,已是凌晨一點多。

  通常這個時間史蒂夫已經睡了,為了不吵醒他,巴奇小心翼翼推開門,卻意外發現客廳跟廚房燈都亮著,還有陣陣誘人食慾的肉香從屋內飄散而來。

  又驚又喜地關上了家門後,巴奇抬起頭嗅了嗅,從香味判斷應該是用番茄跟馬鈴薯熬煮的牛肉湯之類的東西,想起自己吃晚餐前就接到山姆的通知趕著出門,到現在什麼都沒吃,巴奇肚子不禁咕嚕直響。

  巴奇循著香味快步來到廚房,史蒂夫正坐在廚房中島,一手撐著下巴一手壓在放在他面前打開來的書本上,身後的電磁爐上有一口鍋子,底下正用小火慢燉著。

  早在巴奇打開門時就聽到動靜的史蒂夫面露微笑地望著巴奇,低聲說道:「辛苦了,巴奇。」

  巴奇稍微張開了嘴,本想問史蒂夫怎麼還沒睡,但一望見那雙柔情的湛藍眼眸,答案就伴隨著歡喜之情在他心裡浮現,臉上也自然而然浮現起笑容。

  闔起手上的書,史蒂夫從長腳椅上站起身,轉身從冰箱中取出冰敷袋後,朝著巴奇走來,眼神緩緩上下移動,「我在電視新聞上看到你們的活躍,山姆的演說還挺不錯。」

  「跟你比還差得遠了,」一聽到史蒂夫提起山姆,巴奇收起了笑容,扁了扁嘴,「勉強還算得上是及格吧。」

  來到巴奇身旁的史蒂夫將手中的冰敷袋輕輕覆上巴奇紅腫淤青的部位,看著被碰到傷處的巴奇像是有些吃痛似地閉起了眼睛,史蒂夫心疼地問:「除了臉以外其他地方有沒有受傷?」

  「沒事,除了肚子快餓扁了以外好得很。」閉著雙眼,巴奇稍微靠在史蒂夫身上,舉起雙手拍了拍自己飢腸轆轆的肚子。

  看著巴奇撒嬌般的可愛模樣,史蒂夫笑了笑。

  「剛好,我煮的牛尾湯現在正是時候,你要休息一下再吃還是現在馬上吃?」

  「現在馬上吃。」

  「好,那你自己拿著這個坐下來,我去給你盛。」

  跟巴奇換手後,史蒂夫拍了拍巴奇的肩膀,轉身走到爐前,從一旁的碗盤架裡取出一個大大的湯碗後掀開了鍋蓋。

  瞬間一股濃郁醇香的牛肉香氣迎面而來,引得巴奇胃裡的饞蟲躁動不已,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迫不及待地拉過中島邊的長椅坐了下來。

  史蒂夫將滿滿一大碗的牛尾湯放到了巴奇面前,看他低垂著頭,一雙閃閃發亮的眼眸看向不斷發出香噴噴熱氣的牛尾湯,口水都快流出來的模樣,趕緊將湯匙跟麵包一併遞上。

  「快趁熱吃吧。」

  一聽到史蒂夫那麼說,巴奇馬上拿起了麵包浸到了牛尾湯裡,然後泡滿了湯汁的麵包。

  「好吃!」

  將一大塊吸飽了湯汁的濕軟麵包跟充滿膠質的牛尾肉拌著清甜的湯放入口中,迸放出的美味讓巴奇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看著左手拿著冰敷袋敷著左眼處,右手拿著麵包大口享用美味牛尾湯的巴奇,坐在他對面的史蒂夫也跟著笑了。

  由於兩人食量都大,所以他們家的牛尾湯裡通常除了主角的牛尾外以及切成大塊的番茄、洋蔥、蕪菁、胡蘿蔔、馬鈴薯等蔬菜外,還會加入大量的通心麵增加飽足感。

  這是巴奇在瓦干達時的食譜,雖然食材很多,但製作過程並不複雜,他們搬到紐約後巴奇也經常會做這道料理,史蒂夫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好吃就多吃點,還有一大鍋,應該夠吃了,我也吃點吧。」

  見巴奇開吃後一臉幸福的模樣,不禁也有些嘴饞的史蒂夫,乾脆給自己也裝了滿滿一大碗後,坐到了巴奇的對面一起吃了起來。

  不一會工夫,兩人就唏哩呼嚕地吃光了碗裡的牛尾湯,並又各自再裝了一碗,半個小時就把一整鍋的牛尾湯吃到剩下三分之一。

  「剩下的明天睡醒再吃。」

  肚子飽飽的巴奇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後站起身,伸手想要收拾中島上的碗盤,但史蒂夫將手輕輕覆在他手背上,稍微撥開他依然抓著冰敷袋的左手,凝視他左眼的傷處。

  雖然紅腫似乎消散了許多,但還是看得到擦傷破皮的傷口,史蒂夫難掩不捨。

  「這裡我來就好,你去洗個澡把衣服換下來,我幫你擦點藥。」

  望著眼前一雙寫滿心疼的藍眼,巴奇內心泛起暖意,笑著對史蒂夫說:「不用啦,你也知道,這點小傷很快就會好了。」

  但史蒂夫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露出有些憂傷的微笑望著巴奇,害他只能趕緊說:「……好好好,我這就去洗,你別這個表情。」

  望著巴奇轉身朝臥室走去的背影直到沒入房內,史蒂夫才非常小聲地喃喃自語:「即使如此……我還是不想看到你受傷,一點都不行。」

 

 

 

 

 

  *

 

 

 

 

 

  嘩啦嘩啦的水聲回響在浴室裡。

  白茫茫的霧氣中,全身赤裸的巴奇閉著雙眼站在浴缸裡,舒適地享受著全身的髒污都被花灑上噴濺而下的溫熱水柱沖落的解放感。

  自從回到紐約布魯克林後,巴奇選擇跟史蒂夫一起留了下來已有半年,這期間巴奇得到了政府的特赦,過去所有在九頭蛇控制下的罪責全部清算一空,連原本中士的軍職也跟著恢復。

  雖然剛開始附有條件--巴奇必須每天向政府指派的專任心理治療師報到,讓她確認巴奇的身心狀態處於不會失控的正常狀態,

  不過由於約翰‧沃克想要拉攏巴奇跟山姆,透過關係直接跟政府解除了對巴奇的制約,所以巴奇現在可以說完全的自由。

  但巴奇的心理治療師克里斯汀娜‧雷諾曾經為巴奇設下了三個規則:其一:不得做任何違法的事、其二:不能有任何人受到傷害、其三:以巴奇‧巴恩斯的身分進行贖罪。

  即使是已完全自由的現在,巴奇仍然打算盡可能遵守這三條規則。

  因為除了陪伴史蒂夫以外,巴奇會放棄在瓦干達的平靜生活,回到紐約來的原因之一,就是為了贖罪。

  自從在舒莉的幫助下解除了九頭蛇對他腦袋的控制後,巴奇有將近兩年的時光一直生活在瓦干達。

  在那裡,人人喚他白狼,他不用擔心自己會傷害到別人,也沒有人會害怕他、敵視他。

  事實上,絕大部分瓦干達居民都對巴奇相當友好。

  白狼這個帶著親暱的稱呼原本只有孩子們會那麼喊他,後來幾乎所有對巴奇熟悉的瓦干達居民,包括帝查拉兄妹都叫他白狼,就連史蒂夫在知道了以後,也會在瓦干達人在場時喚他白狼。

  不知不覺間白狼這個稱呼對巴奇來說已成為平穩生活的象徵,而瓦干達就像他另一個故鄉,如果可以,巴奇心裡其實很想下半輩子都住在那裡。

  然而,巴奇內心深處的罪惡感無時無刻不在侵蝕著他,因遇到史蒂夫而恢復記憶後的逃亡生活,巴奇沒有一天不做惡夢,關於他在九頭蛇控制下以冬兵身分進行各種殺戮的血腥惡夢。

  雖然在瓦干達時不再那麼頻繁,夢魘依舊不時找上他。

  所以,當史蒂夫在歸還寶石的前一晚問他,等他回來後打算將破損的盾牌修復後交給山姆,然後他希望巴奇能就這樣留在美國,別再回瓦干達,跟他一起同居時,巴奇只是點了點頭。

  他決心獨自進行贖罪,即使知道再怎麼贖罪,他的下半輩子永遠都不可能逃離惡夢,但巴奇還是得去做。

  當然,巴奇沒想到史蒂夫回是回來了,人卻變老了。

  幸好史蒂夫的老化似乎只是因為受到短期間頻繁穿越時空的影響造成的暫時後遺症,證據就是他現在盡管頭髮依然蒼白,但皺紋肉眼可見的越來越少,或許不久的將來就能恢復到全盛期。

  巴奇回到紐約後的日常生活就是一邊與史蒂夫過著普通老夫夫的生活,一邊想辦法進行各種贖罪。

  巴奇曾在內心質問自己,他就這樣跟史蒂夫一起開始新生活應不應該?進行贖罪的方法究竟對不對?

  在這樣的狀態下,得知史蒂夫的盾牌居然被山姆交給美國政府,政府還擅自任命一個不知從哪來的毛頭小子成為新的美國隊長,巴奇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然而,在與山姆經歷了這短短幾天的冒險後,巴奇想通了許多事,他是巴奇‧巴恩斯,也是冬兵,他從不會遺忘,更不會逃避。

  除了自己必須應盡的責任、該幫助的人外,他也有很多夢想想去完成,比如說,他還沒跟史蒂夫一起去大峽谷呢。

  就從明天--從告知中島他的兒子究竟因何而死開始吧。即使事實是殘酷的,但至少中島能知道真相,不會再對兒子的死抱著疑問。

  關上水龍頭,巴奇下定了決心,甩了甩頭,彷彿所有的過去都被洗滌乾淨般,心裡一片清明。

  裸著上身只套著一件黑色的四角內褲的巴奇走出浴室門時,已收拾好廚房的史蒂夫換上了睡衣無袖上衣跟棉質長褲,斜靠著床坐在床上閱讀剛才在廚房裡沒看完的書。

  「史蒂夫。」

  聽到巴奇呼喚自己,史蒂夫將書放到了床頭櫃上,並拿起一旁的藥膏,微笑著朝巴奇招了招手。

  看著巴奇走到床邊,在自己身旁坐下後,史蒂夫伸手撫上巴奇的臉龐。

  「你的表情……」

  「表情?」

  「……沒什麼,」看著巴奇一臉疑惑,史蒂夫沒再說下去,擠了些藥膏到食指上,輕輕說道,「眼睛閉一下。」

  巴奇乖乖地閉上了雙眼,感受著史蒂夫的食指在自己臉上傷口處輕輕撫過,一層薄薄的藥膏抹在傷口上時的些許刺痛麻癢,奇妙的感覺讓巴奇下意識地伸出舌尖將唇瓣舔濕。

  盡管很清楚這是巴奇從小的習慣,沒有別的意思,但史蒂夫每次見到心裡都會忍不住冒出想吻他的衝動,於是史蒂夫一手從床頭櫃的面紙盒裡抽出一張面紙,一邊擦掉手上剩餘的藥膏,一邊將手環到巴奇的腰間,將他拉入自己懷中,低頭吻上了又紅又濕的唇。

  史蒂夫突如其來的行動讓巴奇身體抖了一下,但他沒有睜開雙眼,也沒有躲避,而是敞開唇瓣做出迎合,伴隨著淫靡的水聲兩人的舌頭在彼此的唇間熱情黏糊地互相交纏著。

  聽著耳邊巴奇急促的喘息,史蒂夫輕輕撫摸著巴奇的後頸,輕聲低語:「……你的頭髮又長了些。」

  「有嗎?」巴奇伸手往自己後腦袋上摸去,在掌心內感受著些許新長出來的髮根,「我上個月才剪頭髮,長得真快。」

  近距離與史蒂夫四目相對,巴奇問道:「你喜歡我剪短還是留長?」

  史蒂夫雙手捧著巴奇的腦袋,溫柔笑道:「你怎樣我都喜歡。」

  說著,史蒂夫側著頭在巴奇的左頸處輕輕一吻,讓他忍不住縮起了脖子,發出輕笑:「臭老頭,越來越會說甜言蜜語了。」

  巴奇的調笑又低又軟,舒服地振動著史蒂夫的耳膜,安心感中,史蒂夫閉上眼睛,將臉埋在巴奇的後頸上,專心地感受著懷中珍貴的寶物。

  史蒂夫很喜歡擁抱著巴奇,貼身感受著巴奇的溫暖,輕吻著巴奇的後頸,緊貼髮梢處的嘴唇上毛毛刺刺的觸感。仔細聆聽,還能聽見巴奇安穩規律的心跳,每一項都是巴奇正好好地活在自己懷抱中的證明。

  史蒂夫很清楚,他現在能如此親密地感受著來自於巴奇的一切,有多麼來自不易。

  即使巴奇已回到自己懷裡,五年前只能眼睜睜看著巴奇在自己面前化成灰的無力與絕望在史蒂夫的心中留下無可抹滅的傷口,至今仍無法癒合。

  那段沒有巴奇的五年,對史蒂夫來說就像身處於無盡的黑暗中,甚至行屍走肉都不足以形容那時史蒂夫的絕望。

  所以,當他從史考特那裡得知有方法能回到過去,將一半的生命喚回時,史蒂夫絲毫沒有猶豫。

  經歷了五年的光陰,一切已步上軌道後,硬要將原先的生命換回會有什麼後果,史蒂夫當然考慮過,卻還是執意要將五年前消失的一半生命喚回。

  正因如此,史蒂夫自知在做出了這一生中最自私的決定後,自己不再適合擔任美國隊長一職。

  史蒂夫費盡一切心力讓巴奇回到自己身邊,唯一的希望,就是下半輩子都能與巴奇一起過著安穩祥和的生活。

  然而史蒂夫沒想到,將近一個多月前,因為山姆將史蒂夫託付給他的盾牌捐給了博物館,導致美國政府擅自任命約翰‧沃克為新的美國隊長這件事會讓巴奇在衝動之下擅自跑去找山姆興師問罪,從而捲入這一系列事件。

  幸好,在山姆與巴奇共同努力下,脫序的混亂已逐漸步上正軌,巴奇跟自己回到布魯克林定居後的心理問題也得到了解決,雖然解放巴奇的不是自己而是山姆這點讓史蒂夫有些遺憾,但巴奇能夠解開心結是最好的。

  因此,即使世界依然不太安定,但史蒂夫一點都不後悔將一半的生命--將巴奇換回來。

  巴奇已經受過太多苦難,不能就那樣化成灰,命運虧欠了他,必須償還他更美好、更光明的未來。

  想到這裡,史蒂夫情不自禁地加重了擁抱巴奇的力道,並將臉埋進了巴奇的頸肩,貪婪地嗅聞著巴奇的氣息。

  剛洗過澡的巴奇肌膚還有些濕熱,並飄散著清爽中帶著微甜的檸檬柑橘香氣,史蒂夫喉頭上下滾動,張口輕輕將牙齒抵在巴奇的脖子上,感受著薄薄皮膚下跳動的血流。

  巴奇只是怕癢似地縮起了脖子,並發出嘆息般地輕笑,伸手環住史蒂夫,用瓦干達語低聲說道:『你想怎樣對我……我都喜歡。』

  雖不像巴奇那樣使用瓦干達語就像第二母語,但史蒂夫也能聽懂不少,比如說巴奇剛才低語的話語,所以感動不已的史蒂夫用行動做出了回應。

  輕咬著巴奇的脖子,史蒂夫雙手順著巴奇赤裸的背脊一路滑進了四角內褲裡,揉捏著豐滿的臀肉,讓巴奇忍不住發出顫抖的呻吟。

  很快地,巴奇內褲前方出現了一小包撐起,前液微微滲出,將內褲前端染成了深色。

  史蒂夫咬著巴奇紅紅的耳朵,低問:「你想要我幹你嗎,巴克?」
  
  低垂著頭,巴奇軟軟地應著:「嗯……我想要你幹我……」

  「那就抬起你可愛的小屁股。」

  巴奇乖乖地聽從史蒂夫的話,扶著史蒂夫的肩膀將屁股抬起,史蒂夫將巴奇的內褲脫至大腿邊,沒受太大阻力手指就深入了收縮的穴口內。

  「你這裡好軟……剛才在浴室裡自己弄過了?」

  低垂著臉,巴奇臉紅紅的輕聲應道:「嗯……」

  「不愧是我的好巴奇。」

  在史蒂夫忍不住笑著低聲稱讚後巴奇臉更紅了,伸手握住了史蒂夫的陰莖。

  「知道就快把你的這玩意插進來。」

  「好好,別急,就來了。」

  笑著拍了拍巴奇的屁股後,史蒂夫抓著他的腰,對著自己高聳粗壯的陰莖往下,一點一點地推開了穴口。

  「啊……啊……」

  巴奇的內部相當濕軟溫熱,很快就將史蒂夫的老二吃到了底,被填滿的快感讓巴奇全身微微打顫,舒服得眼淚都流了下來。

  史蒂夫也不急著動作,只是緊緊摟著巴奇,吻著他抖動的睫毛、汗濕的鼻尖,以及吐露著溫熱氣息的唇。

  因為他現在太幸福了。

  比起性欲的滿足,此刻占據著史蒂夫的是能完全擁抱著巴奇的幸福。

  最愛的人好不容易重新回到身邊,卻又再度失去的痛楚沒有任何人能了解。

  沒有巴奇的那五年,史蒂夫活著卻等於死了。

  擁有巴奇,史蒂夫才能真正得到幸福。

  這一次,他再也不會放開巴奇。

  他永遠的另一半。

 

 

 

 

 

 

 

 

 

 

 

 

___

 

 

 

一生有你,豐富圓滿,世界給我也不換。

 

 

 

 

3 個喜歡

【盾冬】不換” 有 2 則迴響

  1. 逐枫

    啊,没想到队长这么会做料理,难怪他也能把冬冬料理得那么美味~~结束了漫长的一天回到家里能和爱人相拥而眠真是太美好了
    but…队长有没有因为在瓦坎达有种生活在老婆娘家的压迫感所以才想回纽约啊hhhhhhh

    1. 感謝留言!冬冬本身就是最頂級的食材,直接吃就很美味啦~當然史蒂夫更能將冬冬的美味程度進一步提升啦~XD
      哈哈哈哈,你發現真相了!搞不好真有可能喔!因為瓦干達太挺巴奇了,史蒂夫有時候想玩點比較特殊的都會被勸告別玩太兇以免巴奇太累,史蒂夫雖然也知道,但是還是有點心累,索性帶巴奇一起回紐約XD

歡迎留下感想評論,我會在下次更新時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