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蛇性 (6)

前面章節:(1)(2)(3)(外傳)(4)(5)

屈指一算,上次更這篇已是兩年前了()

獻給花老虎,感謝你一直惦記著蛇冬兒!

這篇的時間軸在明朝嘉靖十七年(也就是西元1538年)的端午節(為什麼盾冬會跟明朝有關?因為這是一篇書生盾X小黑蛇精冬兒的偽聊齋風AU(咦

總之天雷慎入,雙性軟冬,生子有,輕鬆歡樂向(?)還請注意避雷喔~

 

 

___

 

 

  大約半個時辰前,史蒂夫還在市集中考慮要不要買下髮簪時。

  遠離熱鬧市區的史家大院裡,送史蒂夫出門,並跟孩子們一起吃完早餐後,冬兒就一直在廚房忙活著,他們的四條小蛇細小的脖子上掛著冬兒親手縫製的小小香囊,閉著眼睛悠閒地躺在屋簷下的長椅上,替他們準備的稻草枕上乘涼。

  冬兒親手縫製的香囊裡也都是些無毒的香料,掛在小蛇們身上只是為了應景。

  由於冬兒的原型是條小黑蛇,自從將冬兒帶回家後,盡管冬兒本人表示,區區艾草雄黃是傷不了他的,但史蒂夫家裡的端午節就不再有禳毒驅疫的意義。

  而且冬兒替史蒂夫生下的四個孩子,目前已經兩歲多,會說話但依然無法幻化為人形,雖然混有人類的血,不過蛇的部分比較多,史蒂夫不願冒著有任何一絲傷害到心愛妻兒的危險,因此這座位於河北保定府金斯縣九頭蛇山下小溪旁的史家大院,是附近唯一一戶端午節時沒有在門口懸掛艾草菖蒲的住家。

  農曆五月的河北,上午氣溫還算舒適,四條小蛇舒服得打起盹來,完全沒注意到有兩名青年出現在大門外。

  其中比較高大健壯,綁著青頭巾的金髮在陽光下閃耀著異彩的男子面容像極了史蒂夫,只是身材更加精實,眉宇之間透著昂然的霸氣。在他身旁的另一名黑髮青年及腰的長髮艷光奪目,外貌與冬兒如同一個模子刻出,只是更多了點成熟韻味。

  金髮男子迅速瀏覽了史家大院的整體模樣,瞄了一眼大門旁的兩副對聯--【門幸無題午】、【人慚不識丁】後,原本無表情的臉上浮現出嘲諷之色,不以為然地哼笑了一聲後,踏入了大門,黑髮青年也隨後跟上。

  幾分鐘後,正將包好的粽子放入蒸籠裡的冬兒,聽到家門前突然響起一陣騷動,立刻趕往門口。

  「爹!娘!」當看見抱起四條小蛇的人是誰時,冬兒緊張的表情轉為驚喜,嘴裡一邊喊著一邊快步走去,「你們怎麼突然來了?」

  冬兒口中的爹娘,正是他的親生父母,外表看上去雖與一般青年男子無異,但實際上金髮的羅傑斯原型是一條金蛇,而黑髮的巴奇原型則是一條黑蛇,皆是修練了將近千年道行,已修成蛟的虺蛇精。

  身為盤踞於易州狼牙山上所有妖魔精怪、魑魅魍魎的首領,兩人幾乎沒離開過狼牙山,但自從與失散的獨生子冬兒相聚後,他們已經是第三次下山千里迢迢來到熙攘的人世。

  「端午節想看看你跟外孫,就來了,」溫柔微笑著,巴奇輕輕握住冬兒的手,仔細確認愛子一切安好,才轉向他身後,四處張望,「你家那口子呢?」

  許久沒見到雙親的冬兒開心地對巴奇說:「史蒂夫一大早就去村裡賣字畫了,應該中午左右就會回來。」

  一聽到史蒂夫這三個字,羅傑斯原本因為看到寶貝兒子跟外孫而顯得還算溫和的表情,立刻像蒙上了千年冰雪般冷峻。

  感受到羅傑斯周身散發出的肅殺之氣,冬兒一愣,求助似地看向巴奇。

  望向臉色鐵青的羅傑斯,巴奇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安慰著冬兒:「別擔心,你爹自個兒心裡有偏見,連聽到名字都會鬧彆扭,盡量不要說出那三個字就好。」

  「我知道了……」冬兒抿了抿嘴,有些故意地小聲咕噥,「我會盡量少提史蒂夫的。」

  見冬兒故意說出史蒂夫的名字,羅傑斯眉頭皺得幾乎可以夾死一隻蚊子了,卻也拿這個失而復得的寶貝兒子莫可奈何。

  雖然明知若不是史蒂夫救了冬兒,冬兒可能早就死在路邊,但羅傑斯真的很難抑止對史蒂夫那發自靈魂深處,幾乎可算是種出於本能的嫌惡。

  就連四條小蛇都感覺得出來,雖然羅傑斯對冬兒,以及史蒂夫與冬兒之間的四個孩子相當溫和,然而面對史蒂夫時卻總帶著明顯的敵意。

  說是敵意或許都嫌輕描淡寫了,那很明顯的是憎惡的殺意。

  只有巴奇明白,羅傑斯會如此厭惡史蒂夫的原因並不僅是因為他身為人類還與自己的獨生子結合生下四個孩子,而是打從史蒂夫這個名字開始,包括史蒂夫整個靈魂,本身就是羅傑斯最忌恨的存在。

  只是這件事除了巴奇以外,別說毫不知情的冬兒跟史蒂夫這兩位當事人,就連羅傑斯在一開始也不知道真相,直到巴奇決定將一切真相告訴羅傑斯前,他還以為自己只是因為巴奇的緣故,而對史蒂夫這個名字產生排斥。

  事到如今,即使得知真相,也無法改變他們的冬兒跟史蒂夫不只已生米煮成熟飯,還捏出了四個飯糰的事實。

  既不忍心傷了冬兒的心,也不想讓四個尚未學會化人之術的飯……外孫們失去父親的前提下,他們決定默默等待史蒂夫陽壽盡,並且永遠不說出真相,靜候時間自然了結他與冬兒的這段情緣。

  再說,也沒有多久了。

  面面相覷的小蛇們為了緩解羅傑斯的負面情緒,想到了一個方法。

  「外公,帶我們一起去看龍舟好不好?」

  小蛇們期待的聲音讓羅傑斯有些訝異,接著皺起了眉,對四條小蛇的要求嗤之以鼻。

  「龍舟有什麼好看的?我們蛇族修煉百年可成蛟,修煉千年即可化龍,所謂的龍舟,其實就是古早人類目睹走蛟成龍的場景後加以模仿的祈禱儀式,演變成現今,人們早已遺忘了最初的意義。」

  見四條小蛇睜大了雙眼,似懂非懂地望著自己,羅傑斯心裡得意,於是繼續說道:「譬如七夕,源自周朝,流傳至今已成為女子的乞巧、男子的祭魁,而其中又有多少人知道最早的緣由?」

  仰望日重當中的青空,羅傑斯嘴角浮現嘲笑之意,「什麼牛郎織女?其實是古人觀測天上星宿運行,七月流火、九月授衣,當看到天上出現大火星,就代表季節即將變換、天氣將要轉涼,得開始準備織衣過冬,如此而已。」

  冬兒跟巴奇互相對望了一眼,面露無奈的笑容。

  他們知道羅傑斯平時不太愛說話,但一旦讓他說起長篇大論來,那可是很難收拾的,但看他說得那麼認真,小蛇們也聽得一愣一愣的,兩人也就不去打斷,只是握著彼此的手,站在一旁微笑著看羅傑斯滔滔不絕地侃侃而談。

  「後來,有人見牛郎星總是隔著銀河追逐著織女星在夜空中昇起,於是在一個接一個編織而成的愛情故事宣染下,世人逐漸遺忘了七夕的真正主角,曾為東方蒼龍二十八宿中心的大火星,盡管光輝依舊,在人世間卻已被牛郎星跟織女星的光芒所取代。」

  盡管羅傑斯絮絮叨叨地說了一大堆,小蛇們卻只關心最一開始聽到的重點,個個雙眼發光,興奮地問:「所以外公跟外婆也能化身為龍?」

  望著小蛇們眼中充滿崇拜的光彩,羅傑斯在心裡嘆了一口氣,就像這群孩子們一樣,世人追求的往往不是真相,而是瑰麗的失真幻想。

  「……我跟巴奇還須再修大約三百年。」羅傑斯看了巴奇一眼,微笑讓他和緩了下來。

  小蛇們更加興奮了,伸展了細長的小小身軀,在羅傑斯的雙臂中你一言我一語地嘰嘰喳喳。

  「哇!也就是說外公外婆修了七百多年啊!」

  「難怪會是整座狼牙山的老大!」

  「好厲害喔!」

  「如果我們也去修煉,總有一天也能化為龍嗎?」

  在最小的小蛇那麼問後,其他三條小蛇挺直了身軀,緊張又期待地望著羅傑斯。

  看著四條小黑蛇燦爛的目光,原本想回答他們身上有一半是人類,所以應該很難的羅傑斯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不忍心傷了小蛇們的心,輕輕點了點頭。

  「有志者,事竟成。」

  聽到羅傑斯那麼說,一旁的巴奇臉上微微露出驚訝的表情,接著轉換成微笑,伸手撫摸著小蛇們,輕聲鼓勵道:「是的,孩子們,只要努力,總有一天你們一定可以化為龍,在空中自由飛梭。」

  一旁的冬兒低下了頭,看著自己的手,思考了一會後抬起頭望向庭院中的一株李樹,臉上紅撲撲的,小聲地低語:「我不想化為龍,我只想就這樣,一生一世陪著史蒂夫……」

  「沒出息的東西!」羅傑斯立刻橫眉怒斥,聲色俱厲地問道,「人類最多也不過百年的壽命,難不成你想隨他而去嗎?」

  面對父親的厲聲責問,冬兒沒有反駁,只是抿住了嘴唇,低頭不語。

  看著冬兒為了史蒂夫眼泛淚光,噘著嘴的模樣,羅傑斯氣不打一處上來,忍不住衝口而出:「你要知道,那傢伙只不過是我半個靈……!」

  「羅傑斯!」

  但羅傑斯話還沒說完,就被驚慌的巴奇一把抓住了手臂阻止。

  「半個靈……?」冬兒再度抬起了頭,疑惑地重覆了一遍羅傑斯沒說完的話。

  巴奇用帶著斥責的眼神望了羅傑斯一眼,轉向冬兒,「你父親的意思是說,你丈夫不過是連他半個靈力都沒有的凡人。」

  羅傑斯也沒再說話,只是緊蹙著眉心,輕輕撫摸著在自己手中的被嚇得扭成一團的小蛇們。

  冬兒閉上雙眼,黑暗中浮現起史蒂夫,那總是對自己溫柔微笑的臉,冬兒睜開眼瞼,毫不退縮地直視自己的父親。

  「……我知道他是人而我是妖,我們之間壽命不同,但……但我只想跟他在一起,直到時間的盡頭。」

  羅傑斯海洋般湛藍的眼眸,瞬間變得血紅,低吼著:「你……!」

  「羅傑斯!」

  正當巴奇叫喊著他的名字,並拉住了他的衣袖,打算制止他時,一道低沉渾厚的嗓音突然從他們身後的庭院中傳來。

  「沒想到小小黑蛇竟也如此有情有義。」

  眾人皆是全身一震,特別是羅傑斯,以他的修為,那人居然能離得如此之近卻沒讓他沒察覺到,可見此人能力非同小可。

  於是羅傑斯迅速將小蛇們塞到身旁的巴奇懷中,接著轉過身往前踏了一步,護在巴奇與冬兒面前,舉起右手,做出攻擊的態勢。

  庭院中佇立著一名鬢邊灰白,唇上兩旁及下巴兩撇八字鬍鬚黑如墨,頭頂束起髮髻,靛青道袍上披掛著大紅披風的中年道士。他的雙手垂在兩旁,看上去儼然一悠然閒適的世外之人,朝冬兒等人注視而來的目光卻如劍般凜冽。

  看清來人面容後,羅傑斯蹙起眉心,意外之情一閃而過,而在他身後的巴奇也是面露訝異地念道:「……史傳奇?」

  聽到『史傳奇』這三個字,冬兒心中一動,忽地想起自己好像聽史蒂夫提起過這個名字。

  「好久不見,兩位,」史傳奇將雙手背在身後,也不走近,只是站在原地,任由紅色披風在風中飄揚,「大概已有兩百多年了?」

  羅傑斯一雙警戒的目光盯著史傳奇,低聲問道:「你不是一直待在至聖山修行,怎會出現在這裡?」

  「這裡是我的老家,我每隔幾年便會回來一趟。」

  一聽到史傳奇那麼說,冬兒立刻想了起來史傳奇是誰。

  在他們相遇後,一起度過第一個新年時,史蒂夫曾對冬兒提過自己的家世背景。

  在很久很久以前,這裡還不叫保定的北宋時期,因為此處為趙家皇帝的祖籍及祖陵所在地,因此從原本的清苑縣改名為保塞縣,後因位於宋遼交界,連年戰亂,史蒂夫的先祖就是在此時來到這裡駐守並定居的將軍,後代行醫濟世,名聲顯赫,才有幸蓋得此大院。

  然而歷經多年紛亂,至大明建國改名保定時,史家已人丁零落,在父母相繼過世後,除了一名在至聖山上修道每隔幾年才會回來一趟的遠房伯父外,史蒂夫已沒任何親戚。

  而那個遠房伯父的名字,就叫做史傳奇。

  也就是說……

  「現在住在這裡的是我的遠房姪孫。」

  史傳奇說的話證實了冬兒的猜想。

  冬兒還是第一次見到史蒂夫的親戚,心裡不禁有些慌亂跟緊張,本想著要怎麼打招呼,但擋在自己跟巴奇面前的羅傑斯周身散發出的森冷氣息讓他不知所措。

  「你的遠房姪孫……」羅傑斯聲音低沉得嚇人,「難不成……」

  史傳奇微一頷首,朗聲說道:「史蒂夫。」

  史傳奇語聲才剛落下,羅傑斯的眼眸再度迸發出妖異的紅光,右手往上一揮。

  感受到強大的妖氣如利刃般襲擊而來,史傳奇肩上的披風立即將他拉往一旁,一道黑氣從史傳奇鼻尖快速掠過,擊中了他身後的大門。

  巨大的爆炸聲響過後,漫天黑煙中,史傳奇正欲往前踏出一步,身後突然傳來一聲驚慌的叫喚聲。

  「史傳奇伯伯!」

  不用回頭,史傳奇也知來者為何人。

  「……盾兒。」

  回過頭,一臉驚慌地從門口跌跌撞撞奔來的金髮青年,正是史蒂夫,也是史傳奇此趟出山回到史家大院的目的。

  「請別傷害冬兒!我可以解釋這一切……」確認冬兒沒有受傷後,史蒂夫也沒時間多想為什麼羅傑斯跟巴奇也在這,只是慌慌張張地跑到史傳奇面前,一心為自己妻子求情,「冬兒雖然是蛇妖,但他很溫柔善良,絕不會傷害任何人!」

  史傳奇原本想解釋剛才的爆炸不是自己發出的,而是你口中冬兒的父親,也就是史蒂夫的岳父,但他想了一下,決定不浪費唇舌,畢竟時間不多了。

  「唉……都是孽緣……」史傳奇搖了搖頭,向天嘆了口氣,「我早就知道你跟這條蛇妖的事,只是情愛緣份本為命中注定,我本不想插手,只是再這樣下去……」

  看看倉皇失措的史蒂夫,又看向一臉茫然的冬兒、憂心忡忡的巴奇,以及殺氣騰騰的羅傑斯,史傳奇伸手比出了七。

  「你的壽命恐怕撐不過七天。」

 

 

 

 

 

 

 

TBC

 

 

 

 

___

 

 

 

盾兒大概就是像靖兒過兒那種感覺的小名XD

順說史家開山先祖叫史丹李(咦

史丹李於魏晉南北朝時期在漫威山修練成仙,並於南梁時期收了一弟子蜘蛛精彼得。安史之亂時為拯救世人與彼得一同下凡,收留戰爭孤兒的蘇珊強尼姊弟,然後史家就從史強尼那一路傳下來,直到南宋時因史蒂夫為愛犧牲(請參考外傳的《相思》)而斷絕,只剩下北宋時師從古一大師在至聖山修行的史傳奇。

大概就是這樣的奇怪設定XD(不知不覺從聊齋誌異回溯到六朝怪談)

至於現在這個史蒂夫是(以下劇透被消音

(再順說七月流火所提到的大火星,不是行星的火星,而是天蠍座的心宿二,夏季晚上十點左右有機會可以到空曠地區抬頭看看,西南方有兩顆紅得特別明顯的星,上方的是火星,下方的就是心宿二了(然後再往右上方看去可以看到夏季大三角的天津、牛郎跟織女,在牛郎跟織女中間的就是銀河了。(沒有情人也可以仿效古人坐看牽牛織女星喔XD

再順(被拖走

 

 

+4
司馬真

作者: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在〈【盾冬】蛇性 (6)〉中有 4 則留言

  1. 陷入艰难的思考,这个后续好让人在意啊啊啊(大概上一篇我也是这么想的。罗杰斯对史蒂夫算是双重不满了?又是吃醋又是岳父大人对儿婿的天然挑刺。不知道后面会怎么发展呜呜呜(つД`)ノ

    0
    1. 感謝你的感想!都是我最想看到的呢XD 就像你說的,羅傑斯對史蒂夫的情感非常複雜(當然負面居多XD) 不過(以下劇透被消音) 放心吧!不管中間怎麼折騰,結局一定會甜蜜幸福闔家團圓的!

      0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