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I’m short of You (上)

吧唧因為史考特的粗心不小心被縮小成人偶大小後被史蒂夫醬醬釀釀的梗

算是接等待這系列的番外(冬兵改為巴奇的原因可以參考本子收錄的未發表番外)

不過其實不看也沒差,只要知道是在蟻人彩蛋之後吧唧經過一番曲折後跟史蒂夫相親相愛,一起躲藏在地下室裡,平常接觸的人只有獵鷹跟蟻人就好XD

___

 

 

不用山姆吐槽,也不需要史考特用奇怪的笑容提醒自己,關於自己對待巴奇的方式,史蒂夫很有自知之明,用簡單的話語來形容就是過保護加獨佔欲強烈。

其實他也一直有在控制,特別是在得到了巴奇的答案,確定兩情相悅,史蒂夫的心總算安了下來之後。

既然確信了巴奇的身心都是屬於自己的,當巴奇與其他人接觸的時候史蒂夫也不再像之前那樣像是微笑的刺蝟,對於與巴奇有過多肢體接觸的傢伙(基本上由於巴奇目前身處的狀況,這個人只會是史考特)保持禮貌性的微笑,進行帶刺的注目禮。

但是,史蒂夫用雙手捧著幾乎只有他掌心大小的巴奇時,他在心裡下定了決心,就算會被他人嘲笑或是讓巴奇有感到受束縛的感覺,他也絕對不會再讓史考特跟巴奇有任何機會獨處。

要知道,當史蒂夫在與山姆交換著關於外界(特別是東尼那一方)的訊息,而暫時沒注意到在一旁不知閒聊什麼的史考特跟巴奇時,突然間史考特用驚訝跟大事不好的慌張語氣叫著巴奇的名字,回過頭完全看不見巴奇的身影時的驚嚇程度可以說在史蒂夫的生涯中排名前三名。

史蒂夫心臟幾乎都要破裂般的大聲叫喊著巴奇的名字,就像當年至今仍讓史蒂夫永難忘懷的那個冰雪夢魘時的心情,

「巴奇!?」

「我在這!」

還好,在史蒂夫驚慌失措的大叫著巴奇名字的下一瞬間,擔心史蒂夫的巴奇馬上就大聲的做出回應。

現場的三人同時都低頭往下看,除了闖下大禍的史考特以外,另外兩人都驚訝的瞪大了雙眼。

等比例被縮小成猶如人形娃娃的大小的巴奇正站在地板上抬頭望著他們,史蒂夫趕忙蹲了下來,用手小心翼翼的將巴奇抱了起來。

看著自己雙手中目測大概3、40公分左右的巴奇,史蒂夫沉默了一會,維持著凝視巴奇的姿勢,對史考特發出向是從地獄而來的疑問。

「……這該死的是怎麼一回事?朗恩先生?」

就算不看向史蒂夫,也能夠從他低沉的嗓音以及難得的不雅用詞中聽得出來,史蒂夫現在非常的憤怒,幾乎可以徒手撕裂一個人,甚至鋼鐵人的裝甲。

「……呃……很抱歉,隊長……」曝露在史蒂夫驚人的怒氣下,史考特緊張的將剛才發生的事說給這個冷著臉發怒的金髮男人聽:「我剛才在展示給巴奇看漢克做給我的秘密武器,可以讓被打中的物體變大縮小……藍色的是放大,紅色的是縮小……然後……」

在如果說史蒂夫的目光可以化作武器的話,那史考特大概早就死了好幾十次的殺人目光注視下,史考特忍不住縮起脖子吞了吞口水,「本來我是要對著床墊旁的空瓶子射給巴奇看的……但是沒想到打到地板反彈回來擊中了巴奇……」

在史蒂夫快要爆氣前,明白史蒂夫的怒火完全是因為太擔心自己而且剛才又受到驚嚇的緣故,巴奇拍了拍史蒂夫的大姆指安撫著他激動的情緒,並替史考特解釋:「這只是小小的意外,別擔心,而且一開始是我好奇叫他試給我看的,別氣了。」

看到史蒂夫臉上表情稍微放鬆,巴奇轉向史考特,「史考特,你不是有可以變大的?」

在三道目光的注視下,史考特壓抑著想按下變身鈕縮小逃走的衝動,乾巴巴的笑了笑,小聲的說道:「……變大的那枚上次被我用完了,我忘了叫漢克製作新的。」

「你……」

在史蒂夫差點再次怒罵不雅詞語前,山姆連忙指著史考特身上的蟻人裝,打圓場般的問道:「蟻人裝呢?」

「不行,」但史考特很乾脆的搖了搖頭,即使說出真相很可能會被盾牌削頭,他也老實的回答:「假設我變小脫掉給巴奇穿,那我就變不回去了,除非巴奇再變小讓我穿,但那麼一來不就成了無限循環了嗎?」

在現場陷入一陣詭異的沉默後,史蒂夫突然發出了低笑,其他三人瞬間都感到了雞皮疙瘩冒起。

「我現在就回去找漢克,叫他趕緊再做一個放大的出來!」

當機立斷的喊著,史考特趕緊變成蟻人大小,跳到山姆肩膀上,用手指著門外。

「放心,史蒂夫,只要一有好消息我馬上會通知你的!」

已習慣擔任史考特交通工具的山姆也二話不說,飛快的對著史蒂夫揮手道別,離開後還不忘幫他們關上門。

聽到腳步聲快速遠離之後,史蒂夫做了個深呼吸,將滿腔的怒火散去,只留下對巴奇的擔心與關懷,低下頭舉起手,仔細的觀察乖乖坐在自己手掌上的巴奇。

「你還好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會痛嗎?」

「我很好,史蒂夫,你不用擔心……」面對愛人真誠的關切,巴奇內心暖洋洋的,伸出手輕輕撫摩著史蒂夫放在自己臉頰上撫摸著的大姆指,面露微笑,「這樣看起來你睫毛好長。」

「巴奇……」看到巴奇的笑容,史蒂夫稍微放下了心,但還是有些擔心的將他移到自己眼前,「真的沒事?」

望著史蒂夫,巴奇沉默了一會後,突然一手拉起自己的下襬,一手把褲頭往下拉,露出腹部因許久未曾見過陽光而有些蒼白的肌膚,壓低了聲音,「還是……你要檢查看看?」

「……當然。」看到巴奇緩緩的舔拭著嘴唇的模樣,史蒂夫有些驚訝的瞪大了雙眼,但很快的瞇了起來,低笑著,將大拇指輕輕壓在巴奇的肚子上,來回撫摸,「我得確定你每一吋,每一個部位都是完好無缺的。」

「那就來吧……仔細的檢查……從裡到外……」在史蒂夫大拇指的愛撫下,有些顫抖的巴奇笑了起來,輕咬住上衣的下擺,往後靠在史蒂夫手指組成的可靠又溫暖的牆上,岔開雙腿,將褲子連內褲一起滑至小腿處,「看看是不是真的沒事……」

史蒂夫點了點頭,用食指滑過巴奇胸前,並停留在小小的紅嫩肉粒上,溫柔按揉,而大拇指則在巴奇半勃起的陰莖上輕輕碾壓著。

「啊……!」來自兩方快感的刺激,讓巴奇忍不住縮起了身子,抓住了史蒂夫玩弄著自己的手指,胡亂的搖著頭。

感受到手中巴奇顫抖著,史蒂夫連忙停下動作,關切的問道:「太用力了?」

巴奇變小後,身體的承受力不知道能夠撐到什麼程度,要是自己不小心太過用力壓傷他,那……一想到這裡,史蒂夫的心裡像是懸空似的,七上八下,緊張兮兮的觀察著巴奇的狀況。

然而巴奇只是輕輕搖了搖頭,抬起頭望向史蒂夫,抓著他的手指小聲的要求:「不……別停……更……更用力點沒關係……這樣很舒服……我喜歡你對我這麼做……」

巴奇那麼說完後,才因史蒂夫驚喜的目光而情不自禁的雙頰飛起紅暈,垂下了頭,濕潤的眼眸因情慾以及羞恥而在髮絲間搖曳的姿態,猛然直擊史蒂夫的心臟跟小腹,讓他瞬間感到血液幾乎沸騰了起來,並集中至股間。

「……好,巴奇我會讓你更舒服的……」

史蒂夫用大拇指撫過巴奇的唇,還嫌不夠似的抬起手吻上了巴奇的臉,接著往下,用溫熱的唇輕輕的在他全身上下愛撫著。

「嗯……嗯……啊啊……」

在史蒂夫手口並用的『檢查』下,巴奇身軀因快感而一顫一顫的抽搐著,忍不住抱著史蒂夫的大姆指,仰起頭在酥酥麻麻的舒適感受中發出低喘跟呻吟。

看著巴奇如此沉溺在快感中,純真卻又淫靡的姿態,史蒂夫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快如搗鼓。

只要一想到剛開始巴奇是如何的畏懼自己的碰觸,然後慢慢的適應,並主動的靠近自己做出欲迎還拒的誘惑,到現在坦然的享受性愛的過程,而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他對性的喜好以及全身上下每一處的性感帶都是自己開發出來的,史蒂夫就感到興奮得不能自己。

他忍不住用手指分開了巴奇的雙腿,用舌頭捲上巴奇小巧可愛的勃起。

「啊!」

被溫厚濕熱的軟肉包裹住的強烈快感像是電流般通過極度敏感處不斷刺激巴奇的全身,又濕又熱的黏稠感讓他覺得有些微的噁心卻又非常的舒服,矛盾的心情攻擊下,巴奇只能難耐的扭動著身軀,任由史蒂夫用舌尖挑弄著他的陰莖以及股間私密處。

「嗚……嗯嗯……啊?!」

就在巴奇閉著雙眼,任由滲出的淚水打濕了顫動的睫毛,咬著早被咬得濕爛爛的上衣,沉溺在史蒂夫帶給他的快感浪潮中時,後穴的入口處突然被按壓的感覺迫使他全身一震,不由自主的發出驚呼,並瞪大了雙眼看向史蒂夫。

看到自己的股縫間本就狹小,現在更是小得幾乎不可能擠得進任何東西的入口處抵著史蒂夫的小拇指指頭時,那處小小的洞口跟史蒂夫小拇指的大小對比讓巴奇倒抽了一口冷氣,呼吸突然急促了起來,十指緊緊抓著史蒂夫的大姆指,因緊張及不安而下意識的搖著頭。

「別怕……放輕鬆,巴奇……我得檢查裡面,你說對吧?」

史蒂夫低沉的嗓音是如此溫柔而可靠,安撫並蠱惑著巴奇的心。

淚水在眼中滾動的巴奇只考慮了一下,就咬了咬下唇,滿臉通紅的輕輕點頭,雖有些顫抖卻將雙腿張得更開,露出濕淋淋的紅嫩小洞,輕聲低語:「對……你得檢查……我……我的裡面……」

重申一次,史蒂夫有自知之明,對於巴奇他一向都是既想呵護他又想欺負他,既想放他自由又想將他鎖在身旁,而現在,某種接近野獸雄性本能的衝動讓史蒂夫只想狠狠弄哭巴奇,他心愛的伴侶。

於是他用力的用小拇指推開了又緊又小的入口皺褶處,闖入了濕軟的火熱之地。

「啊!啊……嗚……痛……史蒂夫……慢點……」

「我會的……深呼吸,放鬆身體……相信我……我從不會傷害你……對嗎?」

「嗯……嗯……你不會……嗚……啊……」

錯覺自己幾乎快被撐壞掉的巴奇有些恐慌的低喘著。而下體內隨著史蒂夫的開拓而清晰傳來猶如被撕裂開來的脹痛使得巴奇的眼淚不聽使喚的從緊閉的雙眼中落下。

但即使被撐得很難受他也依然沒有說不,只是聽從史蒂夫柔聲的安慰,不斷胡亂地點著頭並大口喘氣,深呼吸放鬆自己的肌肉,讓史蒂夫的小拇指能夠慢慢一點一點的破開緊窄的穴口,捅進自己的身體裡。

巴奇已經完全忘了之前史蒂夫其實有幾次算是半強迫他的,而且自己還罵過史蒂夫是騙子。但現在的巴奇全心的信任、依賴,並深深愛著史蒂夫,他可以為了他付出一切,這種疼痛只是小事一樁。

更何況,在與史蒂夫的性愛過程中一直都是如此,他曉得在酸脹的撕裂痛過去後,等著他的將會是至高無上的快感,所以他現在只需要忍耐。

對於巴奇現在的大小來說,史蒂夫小拇指雖然沒有史蒂夫陰莖的炙熱及硬挺,但尺寸比他的陰莖粗長了些,要完全整根擠進去不太可能。但在雙方的努力下,史蒂夫還是在巴奇的體內插至第二指節,然後在巴奇顫抖著嘆出一口氣,並抬起頭用著因淚水跟汗水而濕搭搭的緋紅臉蛋望向自己時,輕輕的在緊緊包裹著小拇指的濕熱肉穴內轉動著。

「嗚嗚……」

由於史蒂夫平日就有剪指甲的習慣,所以不至於刮傷巴奇柔嫩的肉壁,只是當史蒂夫在巴奇的腸道內轉動小指時,硬質的指甲輕輕刮過內壁時所帶來的又刺又麻的感受依然讓巴奇感到了有硬滑的異物在裡頭搔刮的恐懼及刺激。

一邊轉動著手指,在感受到巴奇的身體逐漸放鬆下來時,史蒂夫開始了緩緩的抽送,稍微抽出一點,再稍微捅進去,並同時用食指跟大姆指搓揉著巴奇的乳尖跟陰莖,在既舒爽又疼痛的刺激下巴奇緊抓著史蒂夫抵著自己胸脯按揉著的手指,因為內部傳來的酸疼脹痛以及酥快麻感而顫抖著全身,抿住了下唇發出細碎的啜泣聲。

很快的,啜泣聲轉為帶著強烈情慾的哭喊,三方同時不斷猛烈侵襲而來的酥麻快感讓巴奇根本沒有喘息的空間,只能在近乎暴力的快感下掙扎呻吟。

「啊!嗚啊……嗚、嗚……哈啊……啊、啊啊!」

當史蒂夫突地加快了速度時,巴奇幾乎要被撲天蓋地而來的強烈快感搞瘋掉了,他拼命的扭動身子,並更加放聲哭喊、尖叫,直到他的高潮猛地襲捲而來,並將他淹沒。

猛烈的高潮讓巴奇全身不住抽搐著,被夾在史蒂夫食指跟拇指間的陰莖抖動著將白濁噴濺在史蒂夫的手掌內。

在史蒂夫抽出小拇指後,巴奇的身軀依然因高潮的餘韻而不住的痙攣著,而史蒂夫只是充滿著愛情的吻著他潮濕、火熱且微微顫抖的身體,直到他逐漸平復下來。

巴奇笑著,喘了一口氣,開口問道:「檢……檢查結果如何……?」

「很好……至少目前沒什麼大礙……」史蒂夫愛憐的用手指輕輕撥去巴奇汗濕的前髮,面露微笑的開著有些恐怖的玩笑,「我可以少揍史考特一拳。」

巴奇卻笑得很開心,接著,他將視線移到了史蒂夫下身,那非常有存在感的柱狀物上,
滿臉通紅的低聲問道:「你……勃起了。」

史蒂夫有點無奈的苦笑,「看著你那樣我不可能毫無反應。」

「……但我不可能讓你進來……」低頭望著史蒂夫股間高聳的欲望,巴奇又低頭看向自己濕淋淋雙腿間紅腫的小洞,小聲嘟噥,「只是小姆指就那麼疼了……而你那根比現在的我還高大粗壯……」

史蒂夫了然於心的點了點頭,「沒關係巴奇,我可以自己解決……」

「……但是你既然有我了,就不需要自己解決……」巴奇有些不太高興的抿了抿嘴唇,看了一眼史蒂夫的勃起,紅著臉低聲說道:「讓我來幫你……」

「……你要怎麼幫?」

史蒂夫半是好奇半是期待的問道。

 

 

 

 

 

 

TBC

 

 

___

 

關於巴奇怎麼幫,且待下回分解(毆

反正大概就……跳鋼管舞吧(咦

 

0
司馬真

作者: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