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刊終於順利關窗啦!

一不小心寫了兩篇各一萬多字,合起來兩萬多字的全新短篇,排版跟校稿也都好的差不多了,最終字數七萬多字,頁數162頁,售價250元!

接下來只剩下封面完成後,就可以開放預售並送印了!我現在就來畫,等我畫完就來弄預售!還請耐心等候!

以下是未公開短篇的預覽,有興趣再看看吧~

 

_

 

 

When This Game Is Over

(去年個人盾冬五周年紀念抽獎活動,得獎者卡米所點的『一起玩恐怖遊戲的盾冬』)

 

 

  結束晚飯後的散步,史蒂夫跟巴奇回到家一起沖完澡,換上了輕鬆的家居服。

  看了一眼牆上掛鐘顯示著晚間十點,巴奇舉起雙手,十指收了又放,歪著頭,抬起眼對史蒂夫曖昧一笑。

  「時間差不多了,讓我們繼續昨晚的愉快時間。」

  望著眼前剛洗完澡的巴奇,披散在耳鬢的幾縷髮絲依然帶著水氣,沾黏在紅潮未退的肌膚上,史蒂夫忍不住瞇起雙眼,抬起右手伸向巴奇的左耳,撈起他的棕髮順到耳後。

  「……沒問題,」在巴奇露出的粉潤耳廓上輕輕一吻後,史蒂夫越過了他身邊,走到廚房中島旁,對巴奇笑道,「不過我們得先準備好必需物資。」

  彎下腰,史蒂夫從廚房中島下方存放零食的櫃中取出兩包大包裝的經典口味洋芋片跟另一包起司口味的玉米片,一手撕開一包後,一口氣倒入同一個大碗中。

  伴隨著嘩啦嘩啦的聲響,兩種零食的香味混合在一起,忍不住嘴饞的巴奇走近史蒂夫身旁,從大碗中夾起一片洋芋片送入嘴中。

  「嗯,吃過那麼多新奇的口味,還是經典口味最好吃。」品味著洋芋片的香脆,巴奇一邊點頭,一邊轉身,從冰箱中拿出了一大瓶可樂,衝著史蒂夫眨了眨眼。

  「洋芋片當然要配可樂。」

  「你說得對,巴奇。」

  微笑看著巴奇將可樂分別倒入了兩個裝滿冰塊的700ml玻璃杯中,史蒂夫抱起了差不多有兩個籃球大,堆滿了洋芋片跟玉米片的碗,等巴奇將剩下的可樂放回冰箱,雙手握起裝滿可樂的玻璃杯後,兩人一起來到客廳。

  將零食跟可樂都放到茶几上後,巴奇拿起PS4的遊戲搖桿,一邊用右手大拇指按下中間的主機起動鈕,一邊在沙發上坐下。

  來到電燈開關旁的史蒂夫看著從沙發背上露出的巴奇後腦勺,對他宣告:「我要關燈了。」

  看到巴奇頭也不回地豎起左手大拇指作為回應後,史蒂夫按下了開關,啪地一聲,整個家中頓時暗了下來,只剩下電視螢幕、PS4主機以及遊戲搖桿上的燈光,是室內唯一的光源。

  黑暗中循著電視的光,史蒂夫輕手輕腳地走回巴奇身邊坐了下來,將身體往後靠在沙發上,右手搭在巴奇肩上,另一手抓著可樂,喝了一口並放回桌面後,才從桌上拿起另一隻搖桿,悠哉地問:「今晚要玩到哪裡?」

  從碗中拿起一把洋芋片扔進嘴裡,巴奇一邊咀嚼一邊用奇怪的眼神盯著史蒂夫,將嘴裡的零食吞嚥,並喝下一口可樂後,才慢悠悠地開口:「只要你不老是盯著我看,我想我們應該至少可以玩完克里斯篇。」

  挑起了眉,史蒂夫嘴角微往上揚,吻了一下巴奇的額頭,語氣輕快地說:「我會盡量減少看你的次數。」

  就在兩人調笑間,電視螢幕中大大的《Resident Evil 6》標題在巴奇按下按鈕後,遊戲進入了讀取畫面。

  「遊戲要開始啦,你快把手從我肩上移到搖桿上,臭豆芽。」嘴裡那麼說,但巴奇自己也沒有移開的意思,只是故意豎起眉毛瞪著史蒂夫。

  史蒂夫不只沒有放開巴奇肩膀的意思,反倒摟得更緊了,理直氣壯地說:「別那麼急,離遊戲開始還有一點時間,臭鹿仔。」

  並肩坐在一起,互相用著只屬於彼此的親暱稱謂打情罵俏的兩人就維持著這樣黏在一起的姿勢,開始了最近每晚的共同娛樂--玩恐怖遊戲。

  就如方才螢幕上所顯示的遊戲標題,他們目前正在玩的是經典生存恐怖遊戲《Resident Evil》的系列第6作,而在此之前他們--正確來說,是巴奇個人已經玩過了十幾款經典的遊戲,絕大多數都是恐怖遊戲。

  特別是所謂的生存恐怖類型,比如最著名的《Resident Evil》系列、《Silent Hill》系列、《F.E.A.R.》系列、《Left 4 Dead》系列等等,必須倚靠槍枝武器進行攻擊的遊戲,對於最擅長的技能就是射擊的巴奇來說,游刃有餘都不足以形容。

  而史蒂夫剛開始時對於電子遊戲並沒有太大興趣,只是坐在一旁看巴奇玩。

  原本史蒂夫就比較喜歡如繪畫、閱讀、聽音樂等等偏向個人的靜態休閒活動,雖然他很有領袖魅力也很擅長領導團隊,但私底下的他更樂於獨處,即使是撲克牌之類的靜態但多人的遊戲也都是在巴奇邀請下才會參與。

  而每日風雨無阻的慢跑以及鍛鍊身體與其說是史蒂夫的興趣,不如更類似於每日刷牙洗臉那般的日常行為。

  至於跟巴奇的親密互動已不能用興趣喜好或是日常生活來概括,巴奇幾乎可以說是史蒂夫的生存必需品,就像空氣一樣的自然且不可或缺,要是一天沒能見到巴奇的笑容、沒能聽到他說一聲史蒂夫、沒能碰觸到那溫熱的肢體,雖不至於立即死亡的地步,但也足以令史蒂夫嚴重喪失生活動力。

  這也是為什麼史蒂夫會從一開始的只是在一旁看著,到如今加入巴奇跟他一起玩遊戲的主因--簡單來說,就是『巴奇在玩,所以我也要跟著一起玩!』這樣彷彿三歲小孩一樣的思考邏輯。

  但是史蒂夫不覺得自己這樣有什麼不對,「想要跟心愛的人一起玩遊戲,想要佔有巴奇所有的時間,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你說的沒錯,史蒂夫,我也很喜歡跟你一起玩遊戲,所以能請你別再自言自語,專心玩嗎?要不是我眼明手快,你剛才差一點就被攻擊到。」

  聽到巴奇無奈的聲音,史蒂夫回過神,轉頭正好望到巴奇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不禁有些汗顏,看樣子剛才想得太過激動,不小心將心裡所想的脫口而出,下次得特別注意。

  一邊在內心告誡自己,史蒂夫趕緊收拾了目前畫面上所有的敵人後,把自己的遊戲角色轉向巴奇的角色,同時按下遊戲中對同伴的語音指令,在遊戲跟現實中一起道謝。

  「……抱歉,巴奇,謝謝……幸好有你。」

  看著巴奇嘴角揚起的微笑,以及遊戲中巴奇的角色回應的不客氣後,史蒂夫也露出了笑容,然後轉向正面,專心進行遊戲關卡的攻略。

 

 

 

___

 

 

 

 

Your Happiness Is Also Mine.

 

 

  JFK國際機場第四航廈,瓦干達年輕國王帝查拉唯一的親妹妹,來到美國進行科技交流的舒莉公主回國的皇家專機即將於下午四點整啟程。

  在舒莉為期四天的科技外交之旅中,為了保護重要貴賓的安全,美國政府特地派遣了精心挑選的頂尖特勤人員負責保護舒莉的安危,但舒莉以自己有從瓦干達帶來的貼身保鑣為由,婉拒了美國政府的好意,卻特別向政府指名一個人物,擔任自己的隨扈。

  這名受到舒莉公主特殊青睞的人物,不是別人,正是與瓦干達王室交情頗深的巴奇‧巴恩斯。

  及肩長髮俐落地紮成馬尾,一身黑色西裝的巴奇對準備登機的舒莉行了個禮。

  「非常榮幸能夠擔任公主殿下這次訪美之行的隨扈,如果我有任何怠慢的地方,還請公主殿下見諒。」

  「喔,巴奇,怎麼才跟史蒂夫結婚一年多你說話就變得像他一樣硬梆梆的,」舒莉拉住了巴奇的手,雙眉下垂,「我就要回瓦干達了,下次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見面,就別再那麼見外,像以前在瓦干達一樣叫我舒莉吧。」

  「我知道了,舒莉,」低頭望著眼前嬌小的少女,巴奇臉上原本嚴肅的表情柔軟了起來,聲音也變得溫和,「在美國的這四天,妳有什麼感想?」

  舒莉臉上綻放出笑容,興奮地說道:「太棒了!我終於吃到你常說的那家甜甜圈了,還有你跟史蒂夫常去的那座遊樂園!不枉費我要求王兄出面才硬是從羅傑斯局長那把你要來。」

  想起五天前從史蒂夫那得知任務時,對方臉上悲愴的表情,巴奇垂下雙眉,心情複雜地說:「抱歉,史蒂夫那傢伙沒有惡意,就只是稍微有點愛吃醋而已……」

  「稍微有點!?你可知道要從羅傑斯隊長那得到允許,讓你單獨擔任我的隨扈有多難嗎?」舒莉扁了扁嘴,「搞不好比創造一個擁有獨自思考能力的人造人還難上數千倍。」

  聽著舒莉連不迭地抱怨,巴奇也只能露出無可奈何的笑容。

  就連那個總是視超英為眼中釘的羅斯將軍都認同一年多前,曾受王室庇護在瓦干達居留五年,在與新生神盾局長史蒂夫回到美國結婚定居後,現任神盾局副局長的巴奇,是全美國最適合擔任舒莉公主隨扈的人物。

  唯一反對到最後的,只有回到美國後就不曾讓巴奇離開自己身邊的史蒂夫‧羅傑斯而已。

  在一年多前,也是復仇者內戰結束後的第五年,在以娜塔莎跟班納博士為首的復仇者同伴們調解下與東尼和解,並以巴奇的無罪定讞做為交換條件,重回復仇者聯盟的史蒂夫,第一件事就是向巴奇求婚,帶著他一起回到美國。

  第二件事,由於一部分以羅斯將軍為首的政府上層的主張,巴奇不被獲准加入復仇者聯盟,所以史蒂夫毅然決然將舊有的神盾局員工重新收編改組,重建神盾局,並由自己擔任新生神盾局的局長,任命巴奇為副局長。

  面對史蒂夫的雷厲風行,以及其他復仇者們甚至包括FBI、CIA,都有不少人明裡暗裡支持著史蒂夫的決策,羅斯將軍再氣也只能選擇忍氣吞聲,暫時不再干涉。

  於是,在史蒂夫的主導下成為神盾局副局長後,巴奇的生活就一直以史蒂夫為中心打轉,過得相當忙碌充實。

  所謂的神盾局副局長,主要任務就是負責輔佐史蒂夫,所以,正確來說,忙碌的不是巴奇,而是身為復仇者聯盟領袖兼任神盾局局長的史蒂夫。

  從早到晚,無論在家裡還是職場上,巴奇都跟史蒂夫形影不離,雖說是史蒂夫的輔佐,但巴奇更像是史蒂夫的貼身秘書--或者用史蒂夫的話來說--終身伴侶。

  偶爾,他也會懷念起在瓦干達種菜、打獵、養羊的悠哉草原生活,但是當一年多前,史蒂夫對他說,希望他能回到紐約,回到布魯克林,跟他一起生活時,巴奇一點都沒有猶豫。

  巴奇比誰都清楚史蒂夫對自己的佔有慾與執著心,而他明白,這是因為史蒂夫失去了太多,自己又不只一次地因各種不可抗力在他面前消失,導致史蒂夫內心早已傷痕累累,無法承受再一次失去,所以巴奇心甘情願留在史蒂夫身邊。

  就像很久以前,巴奇曾對史蒂夫說過,後來在那艘航母上,被自己打得鼻青臉腫史蒂夫也對自己說過的那句誓言--『我會陪著你,直到時間的盡頭。』

  這句誓言,他們現在正身體力行地實行中。

  自從回到布魯克林跟史蒂夫結婚之後,巴奇幾乎沒跟史蒂夫分開超過一個小時過,自然也沒有與史蒂夫以外的人單獨相處的機會。

  由於巴奇必須貼身保護舒莉,所以他這四天都跟著舒莉一起住在飯店總統套房隔壁的隨扈房裡,沒有回到他跟史蒂夫位於布魯克林的家中。

  也就是說,自從接受史蒂夫求婚回美國定居後,巴奇獨自一人擔任舒莉隨扈的這四天,是兩人第一次分開那麼久。

  史蒂夫這次會願意讓巴奇單獨接下這個任務,除了帝查拉親自出面以友人的身分要求外,也是因為巴奇自己積極爭取,史蒂夫才在感念帝查拉兄妹當年多方照顧的恩情以及尊重巴奇本身的意願下忍痛放手。

  然而,每晚都與史蒂夫用隨身通訊器對話的巴奇很快就察覺到,從他們分離開後算起的第一晚,史蒂夫的狀態就不太妙,第二天起很明顯地已經產生了戒斷狀態,昨晚更是即將到達臨界點,要不是巴奇不停溫柔安撫史蒂夫,昨晚史蒂夫大概就會不顧一切趕來把自己帶回家。

  今天早上巴奇看了一下手機中傳來的自己的行事表,從明天開始自己被史蒂夫足足安排了一個禮拜的假期,看樣子,從今晚開始,這一整個禮拜自己怕是會被史蒂夫幹得下不了床。

  「公主殿下,已超過登機時間五分鐘了。」

  貼身護衛在一旁提醒後,舒莉才依依不捨地放開了拉著巴奇的手。

  「巴奇,下次有空回瓦干達走一趟吧,好多人都想見你呢。」

  巴奇微微一笑,「我會的,舒莉,請替我向陛下還有其他朋友們問好。」

  正要轉身,舒莉想了一下,朝巴奇揮了揮手,示意他彎下腰。

  「巴奇,」等巴奇彎下腰後,舒莉舉起手,抬起頭將嘴湊到了他耳邊,小聲地用瓦干達語言問,「你現在過得幸福嗎?」

  巴奇睜大了雙眼,望著舒莉的眼睛,思考了許久後,微微一笑,用瓦干達語回道:「我不知道。」

 

 

 

 ___

 

 

 

以上!欲知後續還請購入新刊喔!XD

 

0
司馬真

作者: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