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Amor Vincit Omnia(中)

上一話請看這裡

警告:後天性Cuntboy巴奇注意!先天性大GG史蒂夫注意!不知道什麼是Cuntboy的千萬別看,為了你我安好,還請直接拉黑我,謝謝!

這一話不小心爆了萬字,但大盾的大GG還要等下一話才出場(也就是說還沒讓大盾吃到巴奇(誰叫大盾光是告白就用上了那麼長的篇幅(。

(硬要塞在上中下的結果就是每一篇都會很長,要是看得很累的話還請見諒,對不起,都怪盾冬太好寫了!一寫就停不下啊!(咦(但是我也很愛畫畫(寫累了就想畫(下次更新會是塗鴉的意味(。

總之,一萬多字,還請慢慢看。

  

  

  

  

  

___

  

  

  

  

  

  

  由於巴奇的臉被低垂著的柔軟髮絲遮掩住,所以雙方都沒能見到,當巴奇說出我不願意時,兩張臉上同時顯露出的,分別是怎麼樣的表情。

  要是巴奇看到了史蒂夫現在的表情,恐怕會以為自己正在做什麼噩夢,不然史蒂夫的臉為什麼會扭曲成這麼令人毛骨悚然的樣貌?

  但史蒂夫沒有多餘的心力去注意到自己臉上的表情有多麼可怕。

  此時此刻,他滿腦子都被一個疑問佔滿--為什麼巴奇會不願意生自己的孩子?

  胸中像是有火在燃燒,燒得史蒂夫差一點就要抓住巴奇的肩膀,開口質問他為什麼。

  但很快地,當他感覺到被自己握在掌中的巴奇的右手濕涼,甚至微微顫抖時,內心湧上的柔情立刻將胸中的怒火一澆而盡,並緊接著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是多麼傲慢。

  他憑什麼認定,巴奇一定會願意生自己的孩子?

  盡管史蒂夫內心對巴奇的感情早已超出了一般友情,甚至是連愛情都不足以形容的深沉,但他從未用言語對巴奇表達過。

  然而,史蒂夫驚愕地察覺到,即使自己從未有勇氣向巴奇告白,內心深處卻自以為是地認定了巴奇愛著自己。

  因為史蒂夫的記憶中,從他們剛認識的時候開始,巴奇就對史蒂夫相當友好。

  更不用說兩人成為了朋友後,巴奇幾乎事事都順著他,還為了史蒂夫跟別人打架,就算兩人偶爾起了爭執,原因也都是為了彼此著想,最後往往也都是巴奇先對史蒂夫示好。

  即使後來被九頭蛇洗腦控制為冬兵,巴奇最終還是想起了史蒂夫,不只沒殺他,還從海裡撈起了他。

  脫離九頭蛇控制後的巴奇沒有因沉重的罪惡感自殺,而是選擇了比死亡更加艱辛的四處躲藏逃亡,並在來到瓦干達後還擔心自己會失控,寧可再次選擇冷凍睡眠,都是因為擔心自己死了以後,獨自一人留在這個世上的史蒂夫會悲傷。

  至今為止,巴奇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史蒂夫。

  從種種跡象看來,這份認知應該不僅僅只是史蒂夫的自負而已。

  也正因如此,剛才聽到巴奇說出我不願意時,史蒂夫內心所受到的打擊大得連他自己都不敢置信。

  因為史蒂夫從沒想過巴奇會拒絕他--會對他說,他不願意。

  憂懼跟焦躁一點一點在他的胸中擴散,亂七八糟的思緒攪亂著史蒂夫,但他理性的一面逼迫自己冷靜下來,不是為自己想,而是站在巴奇的立場思考。

  仰起頭深呼吸後,史蒂夫閉上眼睛,想辦法運用他的理智去思考而不是混亂成一團漿糊的情感去判斷。

  ……是了,巴奇的身體才剛遭遇劇變,而且什麼雖然外表還是男性,只有生殖系統變成女性這種荒誕之事,直到剛才從帝查拉兄妹那得知之前,史蒂夫連作夢都沒想過這世上會有這種讓男人只有下體變成女人的藥草。

  更不用說從自身親自體驗到這種不可思議的巴奇該有多麼驚訝,多麼不安?

  想到這,史蒂夫心裡滿滿都是對巴奇的憐惜與愧疚,以及對自己的惱怒。

  史蒂夫‧羅傑斯,你是個自私、傲慢又糟糕的混蛋,在巴奇遇到這種事時,不但沒安慰他,還急吼吼地衝了過來,說什麼要讓他生孩子。

  自責地咬緊牙關,史蒂夫一邊在心裡暗罵自己,一邊開口向巴奇道歉。

  「……抱歉,巴奇,是我太急躁,沒顧慮到你的心情……」史蒂夫的聲音相當低沉而溫柔,「我明白你的身體才剛發生變化,還在混亂狀態,等過幾天你冷靜下來後我們再……」

  「不,史蒂夫……」巴奇打斷了史蒂夫,輕輕左右搖晃低垂的頭,「我已經冷靜想過了,我決定以後就這樣生活。」

  ……以後就這樣生活?

  史蒂夫一愣,像是不太明白巴奇的真意般,喃喃念道:「……但是……巴克……」

  「我沒事的,你看,」巴奇抬起了頭,對史蒂夫輕輕微笑,「我看起來跟原來不是一樣?只要不去意識到,我跟原來沒有什麼差別。」

  看著終於抬起頭與自己相望的巴奇,史蒂夫沉默著,將視線在巴奇全身上下移動,仔細觀察每一處,最後停留在巴奇臉上那彷彿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變化毫不在意的淡泊笑容上。

  就像巴奇所說的,除了比上次--大約六天前--分開時相比有些消瘦外,他的外表並沒有太大變化,看起來就是個很好看的健壯青年。

  但是,當史蒂夫視線移到了巴奇下身,那處紅色長袍掩蓋住的平坦股間時,他的心臟突然一窒,並加快速度。

  盡管史蒂夫還沒親眼見到,但在巴奇的雙腿之間,在這片薄薄的布料下方,已經跟上次見面時不一樣了。

  雖然在此之前史蒂夫也並未見過巴奇的下體……對了!

  就像被雷打到般,史蒂夫腦中忽地閃過一個想法。

  既然巴奇被發現下身變成了女人後接受過檢查,而且帝查拉兄妹都確認過是真的,也就是說……他們都見過巴奇的下體?

  意識到這點的瞬間,史蒂夫內心猛地燃起了熊熊烈火,燒去了他所有理性與思考。

  憤怒與嫉妒驅使他站起身,雙手用力搭在巴奇的肩上,彎下腰,趨身向前,近乎緊貼在他面前,低聲說道:「……讓我檢查你的私處。」

  「……啊?」

  爆炸性的發言讓一直默默地看著史蒂夫表情變化的巴奇從痙攣的喉嚨裡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毫不迴避巴奇錯愕的眼神,史蒂夫坦然地說道:「我還沒親眼確認你的下面是不是真的變成了女人。」

  有那麼一瞬間,巴奇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因為這種話怎麼可能從史蒂夫--那個在性方面相當保守的上世紀老兵口中說出?

  但很快地,史蒂夫認真的表情讓巴奇驚訝地發現自己並沒聽錯。

  「史、史蒂夫!?」巴奇忍不住抬起右手抓住了史蒂夫的左手上臂,滿臉通紅地瞪著他大聲喊道,「你知道你剛說了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即使近距離與巴奇難以置信的眼神對視,史蒂夫也依舊臉不紅氣不喘地說,「我只是從陛下他們那裡得知,卻還沒有親眼看到你下面現在是什麼模樣……明明我應該是第一個……不,我應該是唯一一個能看到你私處的人。」

  盡管史蒂夫的話相當接近性騷擾的範圍,並且充滿了對巴奇毫不掩飾的獨佔欲,但由於他的表情異常肅穆,甚至帶著難以抑制的怒氣,巴奇不只沒有感到不快,反而像是做錯了什麼般地不知所措。

  「……史蒂夫……?」小聲念著史蒂夫的名字,巴奇無意識地伸出舌尖,舔了舔乾澀的嘴唇。

  視線不由自主地被巴奇充滿誘惑力的小動作吸引過去的史蒂夫慢了半拍才從巴奇弱弱的語氣中聽出他的緊張與不安,不禁心念一動,挑起了眉,嘴角微微往上揚。

  「……你剛不是說過,只要不去意識到,就跟原來沒什麼差別?所以你也不需要在意我看,不是嗎?」

  看到史蒂夫明知故問的態度,又羞又氣的巴奇臉上滿是潮紅,情急之下只好開玩笑地說:「就……就算沒有什麼差別,你也不想看到別的男人的老二吧?」

  察覺到巴奇想藉由男性友人間的玩笑話來化解尷尬氣氛的意圖,史蒂夫心上彷彿被針刺了一下,當他從自己嘴上柔軟的觸感而回過神時,他已吻上了巴奇的唇。

  這個與巴奇初次的吻比史蒂夫想像中還要來的短促,不只巴奇張大了嘴一臉不敢置信,連做出這項行為的史蒂夫本人也非常訝異自己的衝動。

  但,或許是史蒂夫內心對巴奇的感情壓抑過頭所造成的反作用力,他無法阻止自己的嘴擅自將真心話吐露出來。

  「……我想看……我一直都想看你的老二,巴克。」

  直視著衝口而出後,巴奇睜大的雙眼,史蒂夫殘存的理性面正冷靜地對自己分析:要是再這樣放縱自己的激情,最終結果或許會很糟糕。

  然而,史蒂夫情感的一面卻更加激動地對自己吼叫:與其什麼都不說而後悔,不如什麼都做了之後再彌補。

  內心掙扎許久,最後,史蒂夫選擇了感情。

  因為他不想再一次後悔。

  「……正確來說,只要是關於你的一切,我全部都想掌握。」

  閉上眼,仰起頭做了個深呼吸後,史蒂夫決定鼓起勇氣,對巴奇告白自己深埋在內心深處數十年的感情。

  「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們還是布魯克林的小伙子時,我就已經對你抱持著朋友以上的感情。後來你先從軍,我才突然察覺到我沒辦法忍受身邊沒有你。不顧一切接受了超級士兵實驗,有一部分也是為了再見到你……你走之前叫我別做傻事,但我沒辦法不去做,因為我太想見你。」

  事已至此,巴奇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罷,史蒂夫都已經無法、也不想再隱瞞自己對巴奇的感情,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將這數十年來對巴奇的所有思念一股腦地宣洩而出。

  「實驗成功後我名義上成了美國隊長,卻只是渾渾噩噩地聽從上級的指令四處巡迴表演,直到我接到了107部隊全軍覆滅的報告,他們都說你死了,但我不願相信……不,我不敢相信,所以我違背了軍令,拜託佩姬跟……」遲疑了一下,史蒂夫還是把那個名字說了出口,「霍華德幫忙,潛入九頭蛇的基地,只因為我相信你一定還活著,所以我一定要去救你。」

  聽到史蒂夫嘴裡說出的名字,巴奇眼神暗了下來,但史蒂夫加重了放在他肩上掌心的力道,像似在安撫他,也是希望巴奇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因為他接下來要說的,是非常重要的事。

  「後來發生了很多事,不管你、我,還是這個世界都改變了很多……但有件事從來沒變。」

  史蒂夫的臉上升起了些許紅潮,清澈的藍眼彷彿閃爍著光芒,熱烈而真摯,巴奇幾乎不敢相信,史蒂夫現在傾訴而出的這份告白、凝視而來的這雙深情眼神是屬於自己的。

  「當我從那個實驗台上發現了你,當我在那個橋上看到你面罩下的臉,當我在那個安全屋與你重逢,當我現在回來這裡……每一次,你對我微笑,輕輕呼喚我的名字時,我的心臟總是因狂喜而激烈跳動。」

  溫柔低語著,史蒂夫將原本放在巴奇肩上的雙手覆上巴奇的雙頰,將他熱烘烘的臉蛋捧在自己掌心中,彷彿在他掌心中的是什麼易碎的寶物。

  「我愛你,巴奇……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每次看著你時……每次你搭著我的肩膀,每次你跟我說話,每次你對我微笑,我內心有多麼想緊緊擁抱你、放肆地吻你……多想好好愛你,巴奇。」

  轟地一聲,史蒂夫的告白宛如青天霹靂,彷彿整間小屋都為之振動的震撼在巴奇周身流竄。

  雖然自己也一直隱瞞著對史蒂夫的感情,但巴奇從來沒想過史蒂夫也同樣愛著自己的可能性,而且還愛得那麼深、那麼久。

  但眼前那對凝視著自己的蔚藍眼眸中所蘊含的情愫是那麼濃烈深沉,巴奇根本無從懷疑史蒂夫的愛是多麼真誠。

  充滿心中的歡喜匯聚成一股暖流從胸間湧往全身,使得巴奇眼眶濕熱、鼻子發酸,幾乎就要伸手覆上史蒂夫的臉,對他說出我也愛你。

  「……史……史蒂夫……」

  但當巴奇就要碰上史蒂夫的臉,卻被他下顎的鬍渣扎到手時,頓時像被冰冷的水從頭上澆下,一下子就消去了他的興奮之情。

  『史蒂夫會淪落到這個地步都是被你害的,你還敢厚著臉皮接受他的愛?』

  腦中突然響起了猶如冰刃般的聲音,切開了巴奇的心臟,讓他一下子從天堂掉入地獄。

  沒錯,如果不是因為站在自己這邊,幫助自己脫逃,史蒂夫現在還是復仇者聯盟的一員,以榮耀的美國隊長身分領導世界,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以國際通緝犯的身分暗中維持正義。

  史蒂夫是那麼勇敢偉大,即使背負上不應由他承擔的罪名,依然為了幫助弱小四處奔波。

  而造成史蒂夫如此狀況的自己呢?

  明明雙手沾滿了無辜鮮血,卻依然厚著臉皮接受各方的好意,在瓦干達的大地上過著悠閒的生活。

  即使史蒂夫是真的愛著自己,巴奇也不能接受,因為背負了無數罪惡的巴奇‧巴恩斯沒有被愛的資格,更不用說是史蒂夫‧羅傑斯的愛。

  他比誰都盼望著史蒂夫的幸福,所以他絕不能讓史蒂夫的幸福毀在自己手上。

  「……不,史蒂夫……你……你只是搞錯了……」忍著胸口窒息般的痛楚,巴奇低下了頭,咬住了下唇,努力不讓自己真正的感情流露出來,「因為以前你的身邊只有我……現在的你有很多選擇……你的愛跟幸福不該屬於我……」
  
  「但我只要你。」

  然而,史蒂夫卻輕而易舉地打破了巴奇的矜持。

  他知道,從巴奇剛才表情的變化,史蒂夫已經明白,巴奇不是不愛自己,不然他不會在聽到自己的告白時候露出喜極而泣的表情,而之後卻突然轉變成哀傷與木然,十有八九是來自於巴奇自虐的思考。

  史蒂夫比誰都瞭解巴奇,當然能大概猜測到巴奇的想法。

  事實上,自從來到瓦干達後,巴奇就常顯露出有過於貶低自己的傾向,史蒂夫剛開始還會安慰他,但後來他發現自己再怎麼苦口婆心勸解都沒用,所以他決定採用別種方法。

  「當我剛才得知你下半身變成女人,只有懷孕生子後才能恢復時,你知道我有多開心嗎?」

  史蒂夫臉上的笑容看起來是那麼幸福,巴奇什麼話都說不出口,只能怔怔地望著史蒂夫,聽著他深情的告白。

  「我滿腦子想的都是……太好了,這樣一來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跟你結婚,佔有你的身體,讓你生下我們的孩子,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叩的一聲,兩人的額頭相觸,近在眼前的深情藍眸中除了巴奇以外什麼都沒有。

  「巴奇‧巴恩斯是屬於史蒂夫‧羅傑斯一個人的,你的幸福也是屬於我的。這一生,你都必須跟我一起獲得幸福。」

  如果巴奇認為自己沒資格得到幸福,那史蒂夫要做的,就是無視他的意願,霸道、自私、傲慢地將自己認為的幸福強制給予巴奇。

  「失望了嗎,巴奇?你的親友是個如此自私傲慢的渾蛋。」

  巴奇的視線無法從史蒂夫近乎狂氣的溫柔笑容上移開,彷彿被史蒂夫關在他的眼睛裡一樣的幸福感將他整個人包圍起來。

  「我很抱歉,巴克……你被一個很頑固的麻煩人物愛上了,一個很想好好守護你,想看你自由地在瓦干達悠閒快樂地生活,卻又自私地只想要你陪在身邊的……打從心底愛著你的布魯克林小伙子。」

  張開顫抖的嘴唇無聲地嗚咽,巴奇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從他的眼中滑落。

  他應該要為了史蒂夫的幸福狠下心拒絕,但他怎麼有辦法拒絕如此熱烈真摯的愛?

  看著溫熱的淚水不斷從巴奇眼裡流出,史蒂夫又心疼又歡喜,因為他可以從巴奇搖曳的眼波中感受到他內在激盪的情感。

  啊,巴奇果然也愛著自己。

  即使巴奇什麼都沒說,史蒂夫也很清楚。

  「別哭,巴克……我本來還想問你,你是否還願意追隨我,」用唇溫柔吻去巴奇的眼淚,史蒂夫輕輕嘆息,柔聲告白出內心複雜難解的情感,「但要是你再哭下去,會讓我想不顧一切把你永遠囚禁在我身邊,哪裡都不能去。」

  「……我的答案,一直都跟你在義大利的小酒館問我時一樣……還有……還有我那時候沒說出口的……」巴奇抽了抽紅通通的鼻子,有些低啞的柔軟嗓音,輕聲回應史蒂夫,「我也愛你,史蒂夫。」

  巴奇帶著哽咽的告白幾乎讓史蒂夫胸口都要因為狂喜炸了開來,極度的歡喜讓他不可抑止地顫抖。

  巴奇的臉龐因羞澀跟喜悅染上美麗的紅潮,漉濕的眼眸中彷彿閃爍著星光,燦亮奪目,情緒高昂的史蒂夫只感到自身血管內彷彿有股滾燙的的情潮在奔流,激情下,史蒂夫無法不俯身吻住巴奇的唇。

  第二次的吻,比第一次來的深入、長久,在感受到巴奇用微顫的右手輕輕回報自己時,史蒂夫更加激動,撬開了巴奇的唇,在溫熱的口腔內肆意掠奪。

  闔起雙眼,淚水不斷從巴奇抖動的濕潤睫毛中滑落他那又熱又紅的臉龐,也弄濕了與他緊貼在一起的史蒂夫的臉。

  伴隨著淚水與唾液,急促的濕熱喘息從兩人交纏的唇舌間流洩而出,史蒂夫用力抱緊了巴奇,一點都不願與他分離似地熱吻著他,巴奇也用右手環在史蒂夫的背上,熱情地回應。

  「唔……呼……嗯嗯……」

  用唇品嘗著巴奇的甜美,史蒂夫的下身像是為了更進一步而往前卡入了巴奇的雙腿間。

  瞬間,巴奇全身大大一震,出於本能反應地推開了史蒂夫。

  由於巴奇只披著一件長袍,裡頭甚麼都沒穿,而且方才在兩人親密熱吻的動作下,巴奇雪白的雙腳甚至大腿根連結下體的部分早就曝露在皺成一團的布料外。

  可以說,巴奇剛才等於是直接從私處感受到了史蒂夫的炙熱欲望。

  即使史蒂夫的下半身是厚重的戰鬥制服長褲,但巴奇的下體現在變成了女性器官,跟原本的不一樣,而且相當敏感,只是隔著布料碰觸到史蒂夫,都讓巴奇渾身發熱,甚至還有些酸軟無力,都是他從未感受過的。

  陌生的奇妙感覺讓巴奇腦袋陷入一片混亂,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樣,只能不知所措地看著史蒂夫。

  而另一方,突然被巴奇強力拒絕的史蒂夫有些錯愕地睜大了雙眼,不解地看向滿臉通紅地縮著身軀的巴奇。

  但他才剛想要開口問,忽然有個說著瓦干達語的少年聲音從史蒂夫背後--正確來說是小屋的門外響起。

  「白狼!」

  煞那間,兩人同時僵直了身軀,一起看向門口。

  瓦干達式的小屋只有薄薄的木板門,也不知道剛才他們的聲音有沒有被聽到,只能說幸好對方沒有冒然開門進來,不然要是看到他們現在的姿勢不知會怎麼想。

  少年的聲音繼續問:「我看到金狼的機車了,他回來了?」

  雖然不像巴奇運用得那麼靈活,但史蒂夫也在帝查拉兄妹跟巴奇的指導下大致學會了瓦干達語,日常對話方面都能無障礙的溝通。

  看樣子門外的少年應該沒聽到,只是發現史蒂夫停在屋外的機車。

  既然看到了,就算現在他們想要裝做沒人在恐怕也行不通,與其等對方闖入,最好的選擇是有人去應門。

  雖然史蒂夫不是很在乎被別人知道他們正在做什麼--最好是全部的人都知道,這樣一來就再也沒有人敢打巴奇的主意--但巴奇大概會很在意。

  轉頭看向巴奇臉上青一陣紅一陣,隨時都可能因羞恥跟惶恐而哭出來的模樣,史蒂夫趕緊舉起手,對巴奇示意要他待在床上,由自己去應付來客。

  巴奇有些驚訝跟不安地看向史蒂夫,他知道這個聲音,正是他早上才見過的鄰居,也是送給他化母草,使得他下半身變成女人的瓦干達少年伊古魯。

  但現在的巴奇沒有多餘的時間跟心力思考,只好照著史蒂夫的指示,立刻躺到了床上,用薄被蓋起並遮住自己全身裝作正在睡覺的模樣,讓史蒂夫去面對突來的訪客。

  見巴奇閉上了眼睛,史蒂夫轉身來到門口,一手搭在門上,稍微側過頭,再次確認巴奇正蓋著被子躺在床上,才緩緩推開門。

  眼前的黑人少年看到史蒂夫,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開心地叫道:「金狼!」

  史蒂夫不動聲色地觀察著少年的長相,很快從腦海中搜尋出一個名字,「……伊古魯」

  他記得這個少年是住得離巴奇最近的鄰居,波卡摩沙的長子伊古魯,也是巴奇在這裡展開新生活後第一個認識的朋友。

  史蒂夫應該要為巴奇能交到新朋友而感到開心,而且對方只是十幾歲的孩子,但事實上,史蒂夫非常嫉妒。

  盡量不讓自己心中的醋意出現在臉上,史蒂夫對伊古魯做了個禮貌性的微笑。

  「你是因為知道白狼接受了女神的祝福,現在可以生你的孩子才那麼快回來的嗎?」

  史蒂夫點了點頭,大方地承認後,想了一下,問道:「我聽陛下提起了,藥草是你交給巴奇的?」

  「對啊,因為前幾天我看到你望著巴奇抱著卡雅的表情,你一定很想跟他生孩子。」

  「……嗯。」史蒂夫想了一下,點了點頭。

  雖然他並不是真的非要巴奇生自己的孩子不可--事實上他有些擔心將來他們真的有了孩子,要是巴奇對孩子投注的心力比自己多,他恐怕會很不高興。

  「關於這一點我很感謝,但是,你沒有事先跟巴奇提過藥草的功效就讓他服下了嗎?」

  見伊古魯搖頭,史蒂夫扳起了面孔,正想要好好教育一下時,伊古魯接下去的話一下就讓他

  「但是我有問過白狼,他是不是想抱抱看金狼的孩子,看到他點頭後我才給他的。」

  瞬間,史蒂夫恍然大悟。

  伊古魯以為巴奇點頭的意思是,他想抱自己生出來的,史蒂夫的孩子。

  然而事實上,以史蒂夫對巴奇的瞭解,巴奇當時的想法,恐怕是--

  「……你先回去吧,伊古魯,」史蒂夫低下了頭,以免自己的表情嚇到伊古魯,但他的聲音依舊低得嚇人,「現在我得先讓白狼懷上我的孩子。」

  聽到史蒂夫的宣言,伊古魯雖有些訝異其中的低沉,但還是大力點著頭,「我知道了!我會跟我家人朋友說,這幾天別來打擾你們!」

  對史蒂夫揮了揮手,伊古魯轉過身跑出幾步,突然想到了什麼,停了下來。

  「啊,對了!」伊古魯轉頭指著覆蓋在北方天邊的烏雲,對史蒂夫說:「我本來是想來警告白狼,你看北方的烏雲,雷暴很快就會籠罩而來,至少會下兩個小時,這段期間內盡量別外出。」

  史蒂夫順著伊古魯的手指看向鋪天蓋地而來的黑雲,緩緩點頭,「……我知道了,謝謝你。」

  目送伊古魯離去的背影消失在遠方,史蒂夫轉身回到了屋內,關上門。

  「你聽到了嗎,巴奇?」史蒂夫臉上浮現起微笑,但他的眼神卻沒在笑,「暴風雨就要來了」

  原本躺在床上的巴奇已坐起了上身,從他抓著被子的右手,以及有些緊張跟不安的表情看來,剛才的對話他應該都聽到了。

  那麼,巴奇應該很清楚,接下來史蒂夫會採取什麼行動。

  「我現在只能留在這裡,至少兩個小時哪都不能去,就在這間只有我跟你的小木屋裡。」

  每說一句,史蒂夫就往前踏一步,慢慢朝著巴奇走去。

  隨著史蒂夫的腳步越來越近,巴奇也跟著往後退,直到史蒂夫來到了縮在床上的巴奇面前。

  俯瞰著抓著被子的巴奇臉上慌亂的神情,史蒂夫幾乎可以確信,巴奇當時對伊古魯點頭時的想法一定是,他想看著史蒂夫跟別人結婚生子,而自己只要能抱一抱史蒂夫跟別的女人的孩子就足夠了。

  明明……明明巴奇愛著自己。

  一想到這裡,史蒂夫就覺得自己的心像是被悲傷、憤怒還有無力感淹沒。

  即使是在還猶豫著要不要告白的時候,史蒂夫也不可能讓巴奇有機會跟別人談戀愛,更不用說跟別人結婚生子。

  但是,巴奇卻選擇扼殺自己的感情。

  「……你不覺得這真的是神的祝福嗎?」咬緊牙關,史蒂夫彎下腰,將雙手搭在巴奇的肩上,凝視著他,「為了讓你生下我的孩子。」

  史蒂夫的宣告讓巴奇一震,瞪大了雙眼望著這個冷靜而激動的男人,緊張地舔了舔乾澀的嘴唇。

  「史蒂夫……我……」巴奇覺得自己應該說些什麼,但他才剛開口,就被史蒂夫強硬地打斷。

  「你應該很清楚,只要我下定決心,就一步都不會退讓。」

  史蒂夫不打算讓巴奇說出任何拒絕的話語,因為他知道不管巴奇說什麼,都已經無法阻止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反倒更有可能火上加油,導致自己在激情之下傷了巴奇。

  「我很抱歉,但我已經決定了,巴克,」史蒂夫抓住了巴奇的肩膀,將他壓倒在床上,在他耳邊低聲宣告,「我現在就要讓你懷上我的孩子。」

  史蒂夫了解巴奇,他天性溫柔又充滿愛心,特別是對小孩子。

  從他的弟妹們,到瓦干達的孩童們,他總是很有耐心地照顧。

  所以,即使巴奇被迫懷上史蒂夫的孩子,最後他一定還是會為了孩子接納史蒂夫,甚至跟他結婚。

  沒錯,縱然是在被史蒂夫強制受孕的前提下,最後,巴奇一定會原諒他。

  史蒂夫自知這種想法有多麼卑劣、傲慢與自私。

  但他已經壓抑得太久、太久了。

  這次巴奇下身變成女性的意外,以及即將來臨的暴風雨,都像是命運的安排。

  這份天賜的祝福,他一定會好好掌握住。

  巴奇無比驚訝地看著史蒂夫,像是無法理解他的意思。但很快地,那雙自己臉上往下移的視線讓巴奇驚覺史蒂夫接下來打算做什麼,驚慌地趕緊伸手抵在他胸口上,想要阻止他。

  「……不!史蒂夫……!」

  但巴奇原本就少了一隻手,又剛發過燒,身體還未完全適應劇烈變化,根本無法抵抗史蒂夫的蠻力,只能任由對方只用一手就將自己壓制在床上,另一手放到了他的下肢上。

  從自己大腿內感受到史蒂夫溫熱厚實的掌心的瞬間,巴奇的身軀彈跳了起來,像是被從水裡撈起的魚,拼命掙扎。

  「不要!」

  但史蒂夫殘忍地無視了巴奇的哀求,硬是將他下身的長袍撕扯開來,然後強制分開了他的雙腳,將他的私處完全曝露在自己面前。

  耳邊傳來倒抽一口冷氣的聲音,但史蒂夫的注意力全被巴奇那處位於男性健壯的小腹及大腿根部中心吸引過去。

  那裡並沒有一般男性該有的陰莖與陰囊,取而代之的,是微微隆起的粉嫩小肉丘,中間一道緊密貼合的細小肉縫,看起來濕亮柔潤,隨著巴奇急促的呼吸而微微顫抖。

  史蒂夫看得呆了,一時之間只是盯著那裡發楞,巴奇又羞又氣,滿臉通紅,淚水在他眼眶中打轉,似乎隨時都會落下。

  不知過了多久,見史蒂夫一直呆呆望著自己私處,巴奇終於忍不住咬緊下唇,低聲怒罵:「……臭小子,你看夠了沒?」

  史蒂夫的臉依舊朝著巴奇的私處,只有視線往上與滿臉通紅的巴奇相望,皺起了眉,緩緩開口:「……巴克,你剛才說過,下半輩子都打算維持這樣的狀態?」

  巴奇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史蒂夫就自顧自地說:「如果是這樣,我不希望你再繼續穿著瓦干達的長袍。」

  「啊?」

  巴奇一愣,看著眉心皺得幾乎可以夾死蒼蠅的史蒂夫,低吼般地說:「……不,你一個人住在這裡太危險了,我得請帝查拉為你準備戒備森嚴的安全住所。」

  「史蒂夫!」瞪大雙眼,感覺自己能力被輕視的巴奇有些生氣地叫道,「你在說什麼?就算我下半身變成女的也不代表……」

  「我知道!」

  史蒂夫的怒吼讓巴奇嚇了一跳,閉上了嘴,錯愕地望著他。

  「我知道你有多麼強悍,但我也知道……」仰起頭,閉上了雙眼,史蒂夫混雜著情慾與怒氣的聲音低得嚇人,「你對信任的友人一向毫無防備。」

  當史蒂夫沉默了許久,再度睜開雙眼,並望向巴奇時,那對藍眸中所燃燒著的狂妄情慾,竟讓巴奇全身無法動彈。

  「你能保證不會有別人像我一樣,大搖大擺地進入你的家裡,靠近你的身邊,趁你沒有警戒防備之時……」低聲說著,史蒂夫放在巴奇雙膝的手用力往兩旁分開,近乎宣言地說,「侵犯你?」

  「……放開我……史蒂夫……」史蒂夫的宣言跟眼神讓巴奇全身顫抖,不知所措地想縮起雙腿,但史蒂夫用自己的身體阻止了他。

  俯身覆在巴奇上方,感受著身下人渾身震動以及隨之升高的體溫,史蒂夫情不自禁地揚起了嘴角。

  一手解開自己腰間的皮帶,史蒂夫笑得很溫柔,彷彿他接下來要做的,不是要對巴奇施以強制受孕。

  「我不會放開你,巴奇,」吻在巴奇顫抖的小腹上,史蒂夫的誓言是他與巴奇重逢後,早已在心中立下的決意,「只要我還活著的一天,就再也不會放開你。」

  

  

  

  

  

  

  

  

  

  

  

TBC

  

  

  

  

___

  

  

  

  

  

  

爆字數的理由大概是因為我家史蒂夫是個連自己的GG都會吃醋的男人,一直給我拖戲是不想讓大GG登場(咦

  

  

  

  

9+
司馬真

作者: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在〈【盾冬】Amor Vincit Omnia(中)〉中有 6 則留言

  1. 啊啊啊啊一看到更新就馬上來了!好喜歡這樣霸道又深情的獅盾!!根本就是獅王啊啊啊 Steve的衝動和妒忌心一直是很戳我的點,真的看得很爽,謝謝太太!

    3+
    1. 感謝第一時間閱讀!看到留言真的很開心!也謝謝喜歡這樣的史蒂夫,我也最喜歡這樣的史蒂夫了,自己寫的爽,能讓你也看得爽我也就心滿意足了XD 

      0
  2. 队长的内心戏和表白都好多hhhhhh就是这样队长!用你的热情融化巴基~~~这章感觉队长在往粗暴play的路上踩了好多脚刹车才没有失控,太不容易了(つД`)ノ好期待下面怎么吃巴基,蘸醋吃吗?(疑

    2+
    1. 最近我只要寫文一用史蒂夫的視點就會無止盡得長下去XD 隊長的熱情就是熊熊燃燒的烈火啊,何止融化巴奇,溫度大概都可以核融合了(?) 真的很不容易呢,隊長很努力地不讓自己失控,我也很努力地想讓他失控,所以才會變得那麼長( 接下來一定要讓他好好吃巴奇!!就跟吃秋蟹要有蟹八件一樣,史蒂夫會好好把巴奇拆吃入腹的(

      0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