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Amor Vincit Omnia(上)

 

標題是拉丁諺語『愛征服一切』

警告:從簡介開始就滿滿都是很雷的個人性癖,往下看之前還請避雷(咦)

黑豹彩蛋後復三前,在瓦干達生活的巴奇誤食了一種會讓男人只有下體變成女性的藥草,必須懷孕生完孩子後才能恢復原狀,史蒂夫知道後很想幫忙,但他有個難言之隱……他的生殖器勃起後比常人大上四倍(。

簡單粗暴地說明:就是一篇大GG鬍子盾把Cuntboy鬍子冬幹成白狼媽媽的糟糕小黃文(毆

因為本人興奮過度不小心寫太長了所以分成上下篇。上篇還沒有肉,只是交代巴奇怎麼變Cuntboy的,題材特殊就不放Tag了,確定真的能吃再點開來看看吧~

 

 

 

___

 

 

 

  在舒莉的幫忙下清除了九頭蛇的洗腦程式後,終於真正意義上成為自由之身的巴奇選擇離開王城市中心,獨自搬到了位於東部的草原地帶。

  由於肌膚異常白皙,被常來玩的孩子們取了個『白狼』稱號的巴奇發揮了擅長交際的天性,很快就融入了當地居民的生活圈,還會跟孩子們互相學習語言。

  平淡安穩地生活在瓦干達三個多月後的某一天夜晚,巴奇突然發起了高燒。

  瀰漫全身的高熱跟痠痛持續了兩天兩夜,第三天的清晨,高熱退去後,從瓦干達小木屋中睜開眼睛的巴奇忍著四肢關節的酸疼以及主要集中在小腹內部的脹痛,慢慢從床上坐起了身。

  伸出右手,巴奇抓起了旁邊地上的水壺,貪婪地將裡頭的最後一滴水喝光,長長地呼了一口氣。

  看著自己依然有些無力的右手,巴奇內心不禁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他已經很久沒有發過燒了,還燒得那麼猛烈那麼難受,彷彿從身體內部燒灼至全身。

  先不提巴奇本來從小就很少生病,就算不如史蒂夫的超級士兵血清,但巴奇身上的劣質血清也讓他一直保持強健的體魄,自從巴奇被九頭蛇擅自改造成冬兵後,他就沒經歷過這種感受了。

  難道瓦干達的病菌那麼強悍?

  還好自己是在史蒂夫離開後才生病的,不然要是有個萬一,傳染給史蒂夫就不好了。

  一邊在暈乎乎的腦袋中慶幸地想,巴奇低頭看向空空的水壺。

  他已經有兩天沒起床過了,這幾天還多虧附近鄰居幫忙提供水,不然他沒因高燒而死搞不好也會渴死。

  嘴乾舌燥,又因發了兩天高燒,全身都被乾了又濕、濕了又乾的汗水弄的濕黏起皺,因此巴奇決定用到最近的小溪去,用冰涼的溪水洗去全身的汗水與髒污,再汲水回來。

  然後吃點簡單的玉米粥後,再去鄰居家中拜訪,感謝他們在這兩天內幫忙供水。

  巴奇一邊在心裡安排接下來的行程,一邊抱著水壺,拖著搖搖晃晃的步伐,來到了溪邊。

  脫下了被汗水弄得濕黏的瓦干達式長袍,不經意地往下看到自己下體的瞬間,他定格了大約五分鐘。

  接著,慢慢地,巴奇身軀顫抖得越來越厲害,在手中的壺掉落地面後,一聲堪稱淒厲的慘叫聲劃破了瓦干達平靜的早晨。

  「我的天啊啊啊啊啊啊啊----!!!!」

  首先聽到巴奇的慘叫趕到現場的是住在小溪附近,跟巴奇交情不錯,同時也是這兩天幫巴奇供水的波卡摩沙家的長子,15歲的伊古魯。

  「怎麼了,白狼!」

  巴奇一聽到伊古魯的聲音,馬上想起自己正處於全裸狀態下,只能趕緊抓起掉落在一旁草地上的長袍將自己下身裹住,滿臉通紅地望著對方,嘴唇開開合合,竟是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跟在伊古魯身後趕來的是他的父親,波卡摩沙。

  一見到巴奇,波卡摩沙關心地問:「白狼,你的燒退了嗎?」

  生怕被發現自己身體劇變的巴奇縮起了比當地居民高大的身軀,點了點頭。

  但波卡摩沙看到巴奇遮住自己下身的模樣,似乎就已知道巴奇身上發生了什麼,臉上浮現出歉疚的表情,向他說道:「看樣子薩提娜女神的祝福已經成功加護在你身上了。」

  聽到波卡摩沙那麼說,伊古魯開心地跳了起來,湊到了巴奇面前,雀躍地說:「太好了,恭喜你,白狼!」

  巴奇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心裡升起了不祥的預感,「……恭喜什麼?」

  「你受到了薩提娜女神的祝福,可以替金狼生孩子了!」

  巴奇知道金狼是孩子們稱呼史蒂夫用的稱號,但其他的部分他怎麼一個都聽不懂?薩提娜女神是誰?祝福又是什麼?可以替史蒂夫生孩子?怎麼可能?他可是男……

  瞬間想起了自己下體出現的巨大轉變,不停轉動的腦袋因突然得出的結論而突然停滯,巴奇又開始想要大叫。

  ……難道說……

  「抱歉,都是我家兒子擅作主張讓你吃下了化母草……你現在下體的部分已經變成女人了吧?」

  聽到這裡,巴奇立刻決定在自己因混亂跟打擊而發瘋或昏厥前,先跟舒莉連絡。

  一個小時後,身在舒莉研究室的巴奇,在清潔完身體並經過一連串的檢查跟訊問,才從舒莉那得知自己身體產生變化的原因及唯一的解決方法後,整個人失魂落魄地癱坐在椅上。

  「……非常抱歉,巴恩斯,」因舒莉的通知立刻趕了過來的帝查拉向巴奇低下了頭,「沒想到會讓你出現這種意外……我該怎麼向羅傑斯交代……」

  「……不,這不能怪陛下……又不是你要我吃的。」

  虛弱地抬起頭,巴奇勉強擠出笑容對帝查拉說完後,低頭表情凝重地看著自己的膝蓋,猶豫了一會,低聲說:「……請別向史蒂夫說起這件事。」

  沒等帝查拉或舒莉開口,巴奇自顧自地說了下去,「他一定會想辦法幫助我……但我不想要。」

  與帝查拉互望了一眼後,舒莉看向巴奇,問道:「你不喜歡史蒂夫嗎?不想生他的孩子?」

  「……不是喜歡或不喜歡的問題,舒莉,史蒂夫的幸福是我現在人生唯一的意義。所以……我絕對不希望我成為他未來人生的負擔。」

  輕輕說著,巴奇臉上浮現著的笑容看起來空幻而寂寥。

  「他值得更好的……而那不能是我……不能是這個雙手沾滿了鮮血,剝奪了許多無辜生命的殺人犯。」

  「巴奇……」巴奇話語中的自貶與自卑讓舒莉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只是用憐憫的目光望著他。

  「也就是說你打算一輩子就這麼維持下去?」走近巴奇,帝查拉稍微彎下腰,凝視著他,「雖然你跟羅傑斯的事我都很願意幫忙,但唯有這件事我幫不了你。」

  「我明白,陛下。」

  巴奇點了點頭,將眼神移到自己左肩的斷臂上,輕輕地笑著,「我決定我這一生就這麼過下去,只不過少了一個東西又多了一個東西而已,就像我的左手一樣,習慣了就好,沒什麼。」

  帝查拉無言地望著巴奇那似乎放棄了自己的笑容,好一會後,挺直了身體將手背在身後。

  「如果這是你的決定,我不會多說什麼,只不過我還要再跟你重申一遍,」帝查拉真誠地向巴奇說道,「無論你有任何煩惱或困擾,只要我跟舒莉能幫得上忙,請記得來找我們,千萬別客氣。」

  抿了抿嘴唇,瞬間露出了像是笑又像是哭的表情,但很快地,巴奇微微一笑,搖搖晃晃地站起了身,朝帝查拉兄妹低頭行禮。

  「謝謝你們,帝查拉陛下、舒莉公主,不好意思,麻煩你們百忙之中還為我的事費心……我先回去了。」

  「不用那麼急,你可以留下來吃點東西……」

  「不,不用麻煩了,我想回去先洗個澡……然後再自己一個人好好思考一下。」

  說完,在向帝查拉跟舒莉點頭致意後,巴奇轉過身,離開了舒莉的研究室。

  目送巴奇離開的背影,直到他完全消失在門的另一端,舒莉才看向帝查拉,「你真的打算隱瞞羅傑斯嗎?」

  帝查拉看著巴奇消失的門口,思考了一會後,搖了搖頭,「……不,如果換做我是他,我只會想第一個知道,而且既然我收留了他們,他們就是我的子民,我有義務照顧他們直到最後。」

  望著帝查拉面上露出的王者風範笑容,舒莉甜甜一笑,誇讚道:「不愧是我的王兄。」

  「那麼我這個公主也該為子民服務,」舒莉舉起了右手,對著奇莫由珠手環下達指令,「立即連絡史蒂夫‧羅傑斯。」

 

 

 

 

 

  *

 

 

 

 

 

  舊傳統與高科技並行,且同時高度發展的瓦干達是個不可思議的地方。

  從使用最高科技打造而成的防護罩,到只需服用一次就能得到刀槍不入肉體的神奇藥草,無論任何想像得到、想像不到的事情,在這裡都有可能。

  這是史蒂夫接受帝查拉的邀請,帶著受重傷的巴奇來到瓦干達後的半年來,他對這個位於東非的古老國家最大的感想。

  自從三個多月前,巴奇在舒莉的幫助下清除了九頭蛇的洗腦程式,從冬眠中醒來,獨自生活在瓦干達王城外的草原上後,史蒂夫大概每隔一個星期就會頻繁回到瓦干達,並在巴奇那裡住上兩、三天。

  表面是為了幫助巴奇快速適應現代生活,但事實上巴奇適應得非常快,無論是舒莉等王室成員所使用的最高科技,或是瓦干達平民所使用的草原生活技巧,巴奇都在短期間內得心應手,有時史蒂夫甚至還必須向巴奇請教。

  而且巴奇擴張交際圈的速度也很快,快到讓史蒂夫無所適從的地步。

  原本巴奇就很擅長交朋友,外貌俊帥甜美、身材精實勻稱,再加上善良熱情,開朗風趣的個性,從布魯克林時代就相當受女孩子歡迎。

  而在歷盡了冬兵的滄桑之後,雖說外表粗曠了許多,但眉宇間增添的溫柔沉穩,以及身上散發出的成熟韻味,都讓巴奇魅力不減反增。

  尤其在瓦干達這,不只女性,包括天真活潑的孩童,史蒂夫甚至覺得連不少男性都對巴奇很有好感。

  對已暗戀巴奇超過半個人生的史蒂夫來說,他的內心實在無法不高高升起危機意識,畢竟巴奇可是連脾氣倔強難搞的史蒂夫都能花上好幾年用溫柔與耐心攻陷下來的布魯克林萬人迷。

  即使史蒂夫理智方面很清楚巴奇在瓦干達的友人眾多是件好事,他應該為巴奇感到高興,但史蒂夫內心深處對巴奇的保護欲與獨占欲卻與日俱增。

  史蒂夫並不是想要妨礙巴奇自由戀愛的權力,他連告白都沒有過,何來立場限制巴奇的自由意志?他只是想好好保護巴奇,不希望他再受到任何傷害,並希望有生之年,能多一些時間與巴奇作伴,如此而已。

  不過盡管不敢對巴奇本人說出愛的告白,史蒂夫倒是很敢用行動來向他人宣示自己對巴奇的主權。

  比如三不五時就回瓦干達,住在巴奇的家裡,待在瓦干達的期間都與巴奇出雙入對,在巴奇跟友人談話時摟著他的腰,甚至乾脆勾肩搭背,並散發出一種『巴奇是我的』的霸氣,震攝所有可能對巴奇圖謀不軌的人。

  沒多久,雖然史蒂夫跟巴奇都是男性,但認識他們的人都認定了史蒂夫就是巴奇單身赴任在外的伴侶。

  當巴奇有些無奈地笑著對史蒂夫提起這件事時,史蒂夫只是將喜悅藏在心底,表面裝作毫不在意地向巴奇表示,只要巴奇不覺得困擾,那就不用特地去澄清。

  巴奇也就順著史蒂夫的意思,就算他人對巴奇提起史蒂夫時用的是你的丈夫,他也沒有反駁。

  而真正造成這起意外事件的導火線,是在上個星期五。

  史蒂夫受邀參加附近居民的狩獵活動,巴奇因為很受孩子們歡迎,就留守在家裡,與當地的太太們一起照顧小孩。

  當史蒂夫他們帶著獵物滿載而歸時,看到了巴奇正在逗弄手中抱著的嬰兒時臉上溫柔的微笑,忍不住看傻了,呆呆站了大約五分鐘之久,直到巴奇發現史蒂夫,對他揮手他才回過神來。

  所以,舒莉的結論是,這件事從源頭到引爆,全部都必須歸咎到史蒂夫身上。

  「……我已經知道責任在我身上了,公主殿下,」史蒂夫雙手握拳,挺直了上身,看著一臉嚴肅的帝查拉兄妹,焦急地問,「拜託請妳快點告訴我巴奇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我又該怎麼做?」

  即使暗戀巴奇這件心事被貿然抖了出來,而且他還是不懂自己看巴奇看傻了有什麼不對,當時的巴奇美好得讓史蒂夫都想畫下來了。

  但現在比起自己的那點小心思,史蒂夫心裡全是對巴奇安危的擔心。

  兩個小時前,跟山姆、娜塔莎一同暫駐於中東某內戰小國的史蒂夫突然接到來自帝查拉跟舒莉兄妹的緊急通訊。

  一般來說,帝查拉的連絡大都是跟公事有關,舒莉的大部分都跟巴奇有關,而當這兩人同時向史蒂夫發出緊急連絡,並且直接說出是跟巴奇有關的事時,史蒂夫想也沒想就匆匆向山姆他們交代了事情後,立即駕駛昆式戰機回到了瓦干達。

  若不是帝查拉囑咐史蒂夫去找巴奇前先來王城這讓他把事情交待清楚,史蒂夫絕對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降落在巴奇的住處。

  沒想到史蒂夫一回來,才剛到會客室見到帝查拉他們,劈頭就被舒莉念了一頓,連暗戀巴奇的心事都被揭露出來。

  但對史蒂夫來說,現在更重要的還是巴奇到底怎麼了。

  所以盡管內心充滿了困惑跟窘迫,史蒂夫還是先催促舒莉講重點。

  看著史蒂夫焦急擔心的眼神,舒莉嘆了口氣,看向站在她一旁的兄長,見帝查拉點頭,才伸手將一株形狀奇特的粉紅色藥草遞到史蒂夫面前。

  只見舒莉攤開的掌心上,有一枚像是倒過來的西洋梨形的粉紅葉片。

  史蒂夫看了一眼葉片,又看向舒莉,疑惑地問:「……這是?」

  「化母草,」舒莉向史蒂夫說明,「我們這裡自古相傳的一種專治不孕的稀有藥草,平常在溪谷間生長,只有在滿月且無雲的夜晚,被主宰生育的女神薩提娜的滿月之光照射了至少6個小時後,長成這種形狀的藥草才有特殊效力。」

  「特殊效力?」

  「再怎麼難以生育的體質,只要吃了這株藥草就一定可以懷孕……」舒莉頓了一下,加重語氣強調,「不管是女性還是男性。」

  「男性?」瞪大雙眼,史蒂夫難以置信地問,「但男人要怎麼懷孕?」

  一旁的帝查拉替舒莉回道:「男人會得到男性女身的祝福。」

  「男性女身的祝福?」

  「就是以男子之身,獲得女子孕育後代的器官。」

  什麼叫做以男子之身獲得女子孕育後代的器官?

  帝查拉相當隱晦的說明讓完全沒有這種概念的史蒂夫腦子一下轉不過來,眉心皺成了一團,低下頭拼命思考。

  「呃……抱歉……我還是不太明白……」

  「總而言之就是巴奇吃了這個藥草後下半身變成了女人!」

  舒莉忍不住大聲喊出的話讓史蒂夫腦袋一片空白。

  「……妳說……什麼……!?」

  「你還不懂嗎?」舒莉攤開了雙手,對發楞的史蒂夫激動說明,「就是巴奇外表雖然還是個男人,但他的男性生殖器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全套女性生殖系統!從陰道、卵巢、輸卵管到子宮一應俱全!」

  非常生動直白的單詞從一個小女生嘴裡衝進了史蒂夫的耳裡,讓他瞬間臉紅得像煮熟的蝦子。

  「……舒莉。」

  舒莉不合體統的發言帝查拉忍不住用略帶譴責的語氣叫了她的名字,但舒莉只是理直氣壯地說道:「兄長,要是我不說得那麼明白,史蒂夫現在還搞不清楚巴奇身上發生了什麼呢。」

  的確,多虧了舒莉的詳細說明,現在史蒂夫完全明白了。

  但眼下又多了一個疑問。

  「我、我知道了……但……為什麼巴奇會……」羞澀地支支吾吾了一會,腦內突然冒出了一個驚人的想法,讓史蒂夫突然爆怒,「有人希望巴奇生他的孩子所以給他下藥了嗎----!!!!???」

  「不、不盡然如此,請你冷靜點,羅傑斯隊長。」

  帝查拉將雙手放到了從椅上跳起的史蒂夫的肩膀上,安撫著他激動的情緒。

  「應該說,有人以為你希望巴恩斯生你的孩子,所以擅作主張給了他這株藥草,但沒跟他說清楚藥草的功效,所以當他拿來煮茶喝後,身體發生異變才會驚慌地過來尋求我們的幫助。」

  做了個深呼吸好讓自己冷靜下來後,史蒂夫問道:「……巴奇現在在哪?他還好嗎?可以恢復原狀嗎?」

  「關於這件事……可能還必須由你們來決定。」

  「什麼意思?」

  「一旦獲得薩提娜女神的祝福後,除非平安誕下子嗣,否則祝福將永久存在,巴恩斯的身體將會一直維持這種半男半女的狀態。」

  「……也就是說……巴奇如果要恢復正常的男兒身,就必須先生完孩子……?」

  「沒錯,正是如此。」

  要生孩子當然就得先懷孕,而要懷孕的話……

  「所以我想除了你以外,沒有人可以幫他解決這件事。」

  帝查拉意有所指的話,史蒂夫也明白了。

  「巴恩斯現在應該已經回到他的住處了,你要……」

  是的,就像帝查拉所說的,這件事只有史蒂夫可以幫忙。

  「我現在就去找他!」

  大聲說完,史蒂夫對帝查拉匆忙行禮後,就衝出了會客室,來到停車場,跨上自己的重機,全速朝著巴奇的家飛奔而去。

 

 

 

 

 

  *

 

 

 

 

  回到家後,巴奇只是呆坐在床上,腦袋一片空白的他甚至連自己是怎麼回家的都不知道,就只是呆呆地坐著,直到熟悉的重機引擎聲從遠而近快速飛奔過來,並停在了門外。

  巴奇心中一動,抬起頭來望過去時,正好與衝進家裡的史蒂夫對上眼。

  「巴奇!!」

  史蒂夫一下子就衝到了巴奇面前,彎下腰半跪在地上,握住坐在床上的巴奇的右手,熱切地望著他。

  「……史蒂夫……」史蒂夫熱切的眼神讓巴奇心中感到一絲苦澀,低垂著眼,輕輕說道,「你知道了?」

  就算不看過去,巴奇也能從空氣中的振動感到史蒂夫正大力點著頭。

  「我明明交待陛下要他們別通知你……」

  巴奇的低聲抱怨讓史蒂夫皺起了眉,趨身向前,更加靠近地望著巴奇,有點生氣地問:「那麼重要的大事你怎麼可以不通知我?」

  「但是……通知了你又怎樣?」巴奇握緊了放在自己膝蓋上的右手,自嘲似地問,「難道你要讓我懷孕?」

  「……如果你願意的話。」

  史蒂夫停頓了一會後,說出的話語讓巴奇因難以呼吸的心痛閉緊了雙眼。

  他就知道。

  他就知道史蒂夫會這麼說。

  他比誰都清楚,史蒂夫是巴奇最親密的友人,即使自己變成了這副不男不女的身體,兩人之間的感情也不會因此產生任何變化。

  正是因為如此,巴奇更不能接受史蒂夫的這份好意。

  因為……因為他打從心底愛著史蒂夫。

  「……我不願意。」

  所以,他只能違背自己的感情,拒絕史蒂夫的好意。

  由於低垂著頭,巴奇並沒發現當他說出我不願意這四個字時,史蒂夫臉上駭人的表情。

 

 

 

 

 

 

 

 

 

 

TBC

 

 

 

 

___

 

 

 

 

YES!大盾又要開始暴走啦。(咦?我為什麼要說又呢?(

 

 

 

 

 

16+
司馬真

作者: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在〈【盾冬】Amor Vincit Omnia(上)〉中有 2 則留言

  1. 嗷嗷嗷嗷嗷队长要暴走了~~(敲锣打鼓(殴。咳,不行不行,我要先为冬冬祈祷,希望队长手下留情。我不仅想看受孕过程还期待孕期play呜呜呜呜(つД`)ノ我好糟糕

    4+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