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翻譯]【盾冬】My Friend is My Familiar (11)完結

前面章節:(1)(2)(3)(4)(5)(6)(7)(8)(9)(10)

生子梗注意

完結撒花~

本話有詳細生子過程(破水、分娩什麼的)還請避雷

___

 

 

在那之後大約經過了一個禮拜左右的時候。

那一天,從一大早開始巴奇就感到了強烈的腹部緊繃感。

平時的巴奇通常一天之內總是處於嗜睡的狀態,然而現在他不只不覺得睏還有些煩躁不安。

難道說該來的時後終於來了嗎?雖然巴奇那麼想,然而很不巧的是史蒂夫從昨晚開始就因為任務而離家。

由於是針對襲擊民船的恐怖分子所進行的清討作戰,所以大概還要再幾個小時之後才會回來吧。

中午過後,除了緊繃之外,巴奇開始斷斷續續的感覺到了鈍痛。

最初不規則的鈍痛開始漸漸的變為規律的間隔,因為史蒂夫囑咐過巴奇,他對痛覺不是很敏感所以要特別小心,因此巴奇選擇總之先按下對講機向護士傳達自己的狀況。

馬上就有護士帶著熱水瓶以及毛巾前來,並仔細的擦拭著巴奇身體的各處。

雖然並沒有特別抵抗,但連下半身都被擦拭的乾乾淨淨這一點讓巴奇有些驚訝。

由於覺得很有趣所以巴奇決定在腦中的角落裡把之後要把這件事告訴史蒂夫給記下。

只要想到史蒂夫大概會露出混雜著驚訝與嫉妒的複雜表情吧,巴奇就有點期待。

「當肚子裡的陣痛頻率達到10分鐘一次的間隔時請再通知我們。」

一邊微笑著那麼說了以後,護士就跟來時一樣動作俐落的走出了房間。

巴奇呆然的計算著鈍痛的感覺,一段時間後,可以感覺到間隔從30分、20分逐漸縮短。

就在巴奇思考著是不是該趁現在先連絡史蒂夫比較好的時候,10分鐘間隔的陣痛已經到來。

在巴奇馬上再度按下呼叫鈴後,立刻就有數名的護士進入房內,並在周圍開始進行各種準備。看樣子是連著巴奇現在所躺著的床一同移動的模樣。

「先幫我跟史蒂夫連絡。」

在被移動中的巴奇邊看著流動的天花板,邊對著身旁的護士那麼傳達之後,對方用著完美的笑容說道:「請你放心,隊長現在正進行任務中,所以我們已經通知神盾局了。」

真不愧是軍方專用的醫療設施,連絡系統的整備跟時機的統率都相當完善的樣子。

進入了分娩室後,巴奇被數人合力移到了分娩台上,那是會讓雙腳分開來的台座,巴奇簡直無法想像。

在巴奇大開的雙腳的正面坐著一位醫師,這次雖然不再是班納而是專門的醫師,不過巴奇知道他,是檢診的時候總是會跟著班納一起出現的男人。

「那麼,巴恩斯先生,接下來請多指教。」

在醫師的招呼聲中,腰部以下被拉起的布幕遮住,變成了巴奇看不見自己下半身的狀態。

忽然間巴奇往旁邊一看,為了從分娩室外可以確認裡頭模樣的大片玻璃窗外,有個面熟的男人正看向這裡。

一身西服,手中握著手機正一臉焦急的不知道在跟誰連絡的樣子。

「……考森?」

巴奇記得這個男人應該就是這個名字,不知為何全場就他的臉上浮現著最不安的表情。

巴奇盯著考森瞧了一會,看到他掛斷手機後彷彿祈禱似的將雙手合在臉前。

突然慢慢地巴奇感覺到了在自己大開的雙腳間有什麼濕淋淋的液體滲漏而出的感觸。

「開始破水了,大概差不多了。」

巴奇聽到醫生那麼說,同時腹部的鈍痛也來到了幾乎沒有間隔的狀態。

站在一旁的護士擦拭著巴奇額頭上的汗水,雖然並沒有自覺,不過巴奇其實流了不少的汗。

「請用力!」

雖然醫生對巴奇那麼說,但不懂該怎麼用力的巴奇只是歪著頭看向醫生,醫生在邊點頭邊低語著『啊,對了。』之後,說著巴奇覺得很難的東西,「縮起下巴,像是看著自己的肚臍一樣的將力氣集中在下腹部!記得不要閉上眼睛!」

總之巴奇也只能試著把醫生所說的實踐出來。

「當腹中的疼痛變強時就用力,變弱時就放輕鬆深呼吸。這樣一來才能將氧氣提供給腹中的胎兒。」

雖然想著原來如此,但巴奇依然無法做得很好,最重要的是他肚子裡的痛感已從鈍痛進化成猛烈的劇痛。

持續了一段時間在用力與深呼吸間徘徊,就在巴奇已經感受不到時間感的時候,金屬左手所抓著的把手發出了擠壓聲後,終於承受不住力道發出了破裂聲並從根部攔腰折斷。

然而巴奇的手只是循著本能,為了能在腹部施力而抓住什麼以便支撐著身體,在空氣中彷徨揮舞著。

忽然有什麼強大的力量抓住了巴奇的手,並緊緊地握著。

「巴奇!!」

當巴奇將眼神移到那快哭出來的聲音時,不知何時已經來到這裡的史蒂夫正站在他身旁,雙眼泛著淚光,緊緊擁抱著巴奇的左手臂。

又在哭了嗎?真是個淚腺發達的傢伙。

巴奇那麼想著,然後在那雙堅韌的手臂支持下,不停的持續用力。

「呼吸!兩次短短的吸氣之後再做一次大大的吐氣,吸、吸、呼!」

雖然史蒂夫的語感聽起來實在非常蠢,但巴奇還是照著他所說的呼吸著。

短短的吸兩次氣後再深深的吐一大口氣、短短的吸兩次氣後再深深的吐一大口氣。巴奇在心中一邊像是念著咒文般的重覆著,一邊將所有力道都集中到了雙腿中間。

「巴奇、巴奇加油……!」

史蒂夫的聲音已經完全的變成了哭泣的聲音,而且大概因為他也一起做著同樣的呼吸法吧,在巴奇耳邊不斷有吸、吸、呼的愚蠢聲音傳入耳裡。

突然間不知從哪響起了像是某種物體倒下的巨大聲響,以及人們的喧嘩聲。

從『考森昏倒了!』『是缺氧!』『為什麼他會昏倒?』等等聲音來做判斷,巴奇想,恐怕是他也跟著一起參加了這種呼吸法吧。

經過了無比漫長的時間,就在巴奇覺得自己幾乎快要失去意識的瞬間,有個彷彿響徹房內的強烈聲音,宛如波浪般回響著,傳進了巴奇遙遠的意識裡。

雖然在自覺到那是嬰兒的哭聲前巴奇花了一段時間,然而當醫師抱著被擦拭乾淨並被布包裹著的小寶寶走過來時,巴奇的心中湧上了難以言喻的感情,嘴唇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著。

輕輕地從醫生手中接過小寶寶抱在胸前,巴奇覺得孩子皺巴巴且紅通通的小小臉蛋看上去感覺很像史蒂夫。

就在他那麼想著並看向站在身旁的史蒂夫時,他的臉上雖然因眼淚跟鼻水而弄得一蹋糊塗,但雙眼依然閃閃發光。

跟巴奇同樣滿身大汗的醫生一邊脫下口罩一邊溫柔的對他們兩人說道:「是個男孩。」

「男孩、醫生說是個男孩!巴奇!」

「我都聽到了,你不要再給我哭了。」

「可是、可是……!!」

所有的人都微笑望著流下猶如瀑布般的淚水,哭得不成樣子的美國之星。

掛在牆上的設計簡樸的時鐘,正標示著午後8點。

從進入分娩室後一直到出產大約花了五個小時的時間,所謂的生命就是需要如此龐大的熱量跟努力以及那麼長的時間才能出生的吧。巴奇凝視著懷中不停哭泣著的小寶寶,在心中感慨的想著。

 

與被帶到新生兒室的寶寶分開後,回到了自己的個人房後,巴奇的疲勞感像是提防潰堤般的猛然襲來。

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的閉著雙眼時,忽然感受到臉頰上被輕輕撫摸的感觸,巴奇睜開了沉重的眼皮。

有些模糊的視界中,史蒂夫的臉上正浮現著幸福的表情低頭望著自己。

「巴奇,你做得非常好。辛苦你了。」

「……孩子呢…?」

「我剛剛去看過了,他正在好好的睡覺。」

搖搖晃晃的抬起右手後,史蒂夫一邊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下,一邊伸出雙手回握住了巴奇。

暖洋洋的手掌讓巴奇更想睡了。

「鼻子那裡還有嘴角很像巴奇。」

「眼睛像你。」

「是嗎?」

看向很開心似的笑著的史蒂夫,巴奇嘴角微微揚起笑容,緩緩地眨了眨眼。

「想睡了?好好休息吧……我就在這裡。」

「嗯……」

浮沉在已經連發出聲音都很難做到的睡意中,巴奇在潛入深沉意識的途中,忽然記起了之前想過要告訴史蒂夫的一件事,彷彿是在說夢話般的張開了嘴巴。

「……史蒂夫……」

「嗯,什麼?」

「…………我……被脫掉衣服、全身…所有地方都被……」

「咦?」

「那、感覺……非常的、舒服……」

因為少了『被護士擦拭身體』的重點部分,聽在史蒂夫耳裡變成了相當大的問題發言。

小聲的喃喃蠕動著嘴唇後,巴奇拋下了一頭霧水的史蒂夫,深深的沉入了睡眠中。

「咦……怎麼回事……巴奇?先別睡巴奇!起來把話說清楚………!!」

就在趴在床上煩惱著,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史蒂夫面前,巴奇的臉上浮現著非常安穩的睡臉。

 

 

之後又再經過了一個禮拜左右。

在午後的暖陽中,班納佇立在無人的醫院後門入口處。

在微笑著的視線前,抱著小寶寶的巴奇以及單手帶著入院時的行李的史蒂夫正站在他的面前。

「恭喜出院。」

「博士、真的多虧你的照顧了。」

「目前寶寶暫時沒有受到影響的樣子,真是太好了。」

在出生經過三天之後,班納博士有簡單的檢查過嬰兒的遺傳基因。

結果暫時並沒有發現到像是史蒂夫跟巴奇身上那樣超乎一般人類的代謝能力或細胞變化,只是像是『比起普通的小孩稍微要來得健康有精神。』般的情況。

「還不知道今後會如何成長,如果有任何異狀再跟我連絡。」

「知道了。」

兩人分別與班納握手之後坐上了車子,寶寶在巴奇的懷中睡得很安祥。

目送著緩慢發動的車子從後門離去後,班納立起了被風吹亂的衣領。

從今以後,或許將會迎接他們的是一般家庭都不會碰到的麻煩與糾紛。

然而,班納相信,對於經過了數十年後依然在未來重逢並一同攜手共度人生的兩人而言,不管是怎麼樣的苦難,他們一定都能夠一起面對的吧。

「那我也該回去了。」

情緒有些高昂的低語著,班納將雙手放入白衣的口袋內,回到了醫院裡。

 

之後,就像班納所預想過的。

伴隨著孩子的成長,發生了許多的事情,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END

 

 

___

 

 

我翻的時候一直笑臉都笑僵了(毆

我個人真的蠻喜歡這篇的

作者有出後續的新刊,看作者敘述是在孩子出生後半年,幸福的生活著的盾冬一家以及新的難關,主要是吧唧的育兒奮鬥記,就不知道作者會不會放出來了……有的話再看看XD

 

 

0
司馬真

作者: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