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親密愛人(下)

這是我一生中最興奮的時分。

超過八千多字的甜甜甜肉,結尾有一點點旗袍PLAY,能吃再慢慢看吧~

是說4月4日是盾冬六周年紀念日,這篇再加上篇中篇合起來兩萬三千多字的故事就當是盾冬六周年紀念賀文了,在我的世界裡,他們永遠都會像這篇文裡一樣那麼幸福甜蜜!

 

 

 

___

 

 

 

 

  啊,他會被眼前這個人--被史蒂夫給吃掉。

  這份認知閃過腦海的瞬間,並非以士兵身分訓練得來的戰鬥技能,應該說更接近動物原始的生存本能在巴奇體內發出警告。

  沉睡已久的戰鬥本能突然被喚醒,讓巴奇感覺心臟像是被束緊,接著狂跳不已。

  背脊升起的顫慄不只是因為緊貼後背的牆面上一片冰涼,而是對面那雙直視而來的藍色眼眸,即使頭頂白髮蒼蒼,面容皺紋斑斑,但那對藍眸中閃爍著的異樣光采依舊清透炯明得近乎狂暴猙獰。

  過去暫時居住在瓦干達的大草原時,巴奇時常幫助當地居民獵捕或是驅逐危害到一般人的大型肉食性動物,所以對這樣的眼神並不陌生。

  此時的他們就是狩獵者與被狩獵者,與那時不同的是,此刻的自己是被史蒂夫這個伏擊於黑夜中的獵人--不,應該說猛獸,所盯上的獵物。

  與野生動物對峙的感覺跟人類彼此之間的戰鬥看似截然不同,本質上沒有任何差異,一旦成為被盯上的獵物,唯一能做的就是選擇抵抗,或者逃跑。

  高速博動的心臟,以及體內激增的腎上腺素都在催促著巴奇作出抉擇。

  然而,與史蒂夫相視的巴奇臉上緊張的神色逐漸化為笑容,甚至放鬆了身體的力量,做好準備承受接下來很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盡管史蒂夫的眼神看上去完全就是一副渴望將自己生吞活吃的模樣,但巴奇很清楚,史蒂夫是不可能真的吃了他的,頂多在做的時候有些粗暴……好吧,也許不只有些。

  雖然除了很久以前兩人剛開始確認彼此關係還不熟悉同性之間如何做愛時,以及某些特殊狀況下暴走失控以外,史蒂夫很少粗暴對待巴奇,但記憶中的少數幾次被近乎暴力侵犯的經驗,還是讓巴奇餘悸猶存。

  畢竟什麼都沒做準備,直接被貫穿的話還是很疼,甚至會流血的。

  不過,巴奇其實很喜歡被史蒂夫從裡到外完全占有的感覺,比起自己受傷疼痛,更讓巴奇難過的其實是每當傷了巴奇,清醒過來後史蒂夫總會深深自責。

  攝食與交配是所有生物與生俱來的兩大欲望,攝食是為了個體生存,交配是為了物種延續,都是生命為了存活下去,最基礎的本能。

  然而此刻,史蒂夫明知身為同性的巴奇並無法孕育自己的後代,依然輕易地就被巴奇挑起情慾,卻又因擔心會傷害到巴奇而忍耐著。

  一切只因巴奇。

  對巴奇來說,沒有什麼比這更能證明史蒂夫對自己的感情。

  所以巴奇才會對史蒂夫挑起賭注,然後很乾脆地認輸。

  「來吧,史蒂夫,願賭服輸,」巴奇伸長了雙臂,環住了史蒂夫的脖子,用放蕩的笑容及甜蜜的低語勾引著他,「你贏了,不管想要對我做什麼,我都會欣然接受。」

  說完,巴奇舔了舔嘴唇,吞下口中混合了史蒂夫前液的唾液,期待又有些緊張地閉上了雙眼。

  然而,在一陣短暫的沉默之後,預想的衝擊並沒到來,取而代之的是騰空的失重感,以及肚子壓在某種堅硬物體上的奇妙感覺。

  巴奇睜開了眼,發現自己浮在半空中,扭過頭去,占據視線的是一片灰白,由於太近了,巴奇愣了零點五秒才發現那是史蒂夫的後腦勺。

  也就是說自己正被他扛在肩膀上。

  「……史蒂夫?」巴奇盯著遠離玄關往房內走去的史蒂夫的後腦勺,不解地問,「你要帶我去哪?」

  史蒂夫並沒有回答,也沒看向巴奇,只是用右手堅定地環著巴奇的腰一路走進臥室,來到床邊,彎腰將手中的巴奇輕輕放到了床上。

  用雙手手肘撐起上半身,巴奇抬起頭望向史蒂夫,再次呼喚著他:「史蒂夫?」

  右邊膝蓋跨到床沿上,史蒂夫望向巴奇的那雙藍眸似水般溫柔,方才的狂野卻也尚未退去,看得巴奇心臟噗通亂跳。

  「嗯,我在這,」面上浮現微笑,史蒂夫來到了巴奇腳邊,輕輕將手放在他曲起的雙膝上,將自身卡入巴奇雙腿間,俯身向前,低聲問道:「怎麼了?」

  近在咫尺的深情目光以及溫柔的低沉嗓音,讓巴奇心跳更加紊亂、臉頰也燥熱了起來,一時之間竟不知要說什麼,張開了嘴,又閉了起來。

  史蒂夫沒有追問下去,微笑著凝視巴奇,伸出雙手覆上了他發燙的臉龐,右手大拇指的指腹輕柔地碰觸著巴奇的嘴唇,在紅潤的唇上來回撫摩,讓巴奇彷彿感覺史蒂夫正在用手指親吻他。

  被那雙依然清亮的藍眸充滿柔情地凝望,巴奇難以控制心跳與體溫,呼吸越發急促的巴奇忍不住張開雙唇,史蒂夫的指尖也順勢慢慢深入濕嫩的唇瓣間,一邊按揉著濕暖的黏膜,一邊探尋著那藏在口腔內瑟縮的舌尖。

  當史蒂夫用指腹愛撫著巴奇的舌頭及口腔內側的黏膜,奇妙的酥麻感讓巴奇情不自禁地低吟出聲,渾身不自覺地顫抖,這已不只是用手吻他,巴奇很熟悉史蒂夫的這種動作--他正被史蒂夫用手指操著口腔。

  「嗚……嗯……唔嗯……」

  吞嚥不下的唾液,在史蒂夫的攪弄下弄濕了他的手及巴奇的下巴,渾身酸軟的巴奇嘴裡發出了黏糊糊的呻吟,半睜著雙眼,迷濛地望著史蒂夫用另一隻手梏住自己的肩膀,俯身用唇吻上了自己的唇。

  下體的火熱硬物碰觸在一起的瞬間,猛然傳來的刺激讓兩人身軀同時一震,身下的床墊因兩人份的重量發出了嘎吱聲,巴奇尾椎處的顫慄隨著下身的快感往上竄起,來到嘴裡與濕熱的氣息融合為顫抖的輕嘆。

  「哈……啊……」

  看著巴奇明顯地因自己帶給他的快樂在自己身下顫抖呻吟的麗淫媚態,史蒂夫嘴角不禁往上揚,伏在他耳邊,低笑著說:「很高興能看到你那麼舒服的樣子,我親愛的巴奇。」

  盡管明白史蒂夫的低語不帶任何羞辱意味,巴奇還是羞恥地脹紅了臉,甚至連肌膚都染成嫣紅一片。

  「……別……別看……」

  嘴裡含糊說著拒絕的話語,巴奇側過臉,想用手背遮住了紅得不像話的臉,但史蒂夫抓住了他的手,並緊盯著他不放,巴奇只好咬住了下唇。

  「……有什麼好看,我他媽就一個糙鬍子大老粗……」

  「我他媽就喜歡看你,」史蒂夫倣效著巴奇的用詞,語氣卻相當溫柔,「看你那麼舒服,看你臉上只有快樂以及情慾,看你笑……就是看你皺眉撇嘴,我都可以看上一輩子。」

  溫柔笑著,史蒂夫伸手撫摸著巴奇溫熱的紅臉頰,他的掌心雖然比之前多了些皺紋,卻依然溫暖厚實,輕輕在巴奇敏感的肌膚滑動,彷彿對待著什麼珍貴的寶物似的溫柔細膩。

  「……你說過我贏了,想怎麼玩都可以,所以,」這次,史蒂夫用唇吻住了巴奇,柔聲傾訴,「所以……我要好好擁有你,好好愛你……讓你除了我帶給你的溫暖與快樂外什麼都感受不到。」

  深深感到自己被史蒂夫愛著,巴奇胸口一熱、鼻子一酸,視線也模糊了起來,咬了咬下唇,忍著哽咽,輕輕說道:「臭小子……我也……我也喜歡看你……看一輩子也不夠……」

  「那就下輩子也在一起,」捧著巴奇的臉,低下頭,讓兩人的額頭與額頭互相碰觸,史蒂夫凝望著巴奇,起誓般宣告,「你是我的,你的身體……你的心……這輩子跟下輩子……永永遠遠都是屬於我的,除了我以外,沒有任何人能碰觸你。」

  那雙直視而來的藍色眼眸中,只有滿滿的真誠與愛戀,巴奇再也忍不住,抿住了顫抖不已的嘴唇,用力點頭。

  「好……永遠都在一起……不管是這輩子還是下輩子……下下輩子……我的一切,都是屬於你的。」

  得到了巴奇混著抽泣聲的承諾,史蒂夫臉上皺紋因滿面的笑容更加深刻。

  「很好,」低頭吻去了巴奇眼角滑落的淚水,史蒂夫低聲問道,「那……現在,我想好好愛你,可以嗎?」

  「當然,」巴奇仰起了下巴,雖然巴奇的眼眶依然有些濕濕紅紅,「我很期待你會如何好好愛我。」

  於是史蒂夫再度俯身,輕輕吻著巴奇,一邊伸手過去,拉開床頭櫃的抽屜。

  「你今天想用哪一種?」

  他們家四處都常備各種潤滑劑,臥室的床頭櫃裡更是琳瑯滿目,各種品牌不在話下,種類從強調觸感、香氣、口味,還有附帶麻醉功效的,一應俱全。

  由於巴奇上網或是逛街時看到有興趣的潤滑劑就會想買下來試試,而史蒂夫當然也樂意跟巴奇一起嘗試,不知不覺他們就收藏了大量的潤滑劑,至於保險套,因為彼此從沒有其他對象,也不需擔心懷孕,所以他們很少使用。

  「你隨便挑一個吧,」巴奇臉上帶著挑釁的竊笑,曲起膝蓋,用小腿輕輕磨蹭史蒂夫翹起的欲望,「看你的小老弟都硬得發燙了,」

  來自性器官上的刺激讓史蒂夫身軀明顯僵了一下,抽了一口氣,但頓了一秒,很快恢復平靜--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好,就用這個。」

  從抽屜中取出了一條棗紅色的塑膠軟管,巴奇一看就知道,這是透明無色的涼感水性潤滑劑有緩解疼痛及催淫的作用,是他們最常用的一種基本款。

  一臉笑得很慈祥和藹的史蒂夫右手握住了管身,大拇指打開蓋子,將管口對著兩人幾乎貼合在一起的股間,用力擠壓,將管中的透明液體一股腦地都擠倒了彼此的私密處。

  冰涼的液體大量傾注在敏感的部位,巴奇渾身一顫,忍不住叫了一聲。

  看著史蒂夫將蓋回蓋子潤滑劑放回抽屜裡,巴奇噘起了嘴唇,踢了踢史蒂夫的腰,沒好氣地嘟噥:「一次用那麼多,整個下面還有床單都是。」

  史蒂夫挑起了眉,抓著巴奇不安分的大腿,放到自己腰邊,傾身向前,近距離望著他,微笑著說:「放心,這就是我打算用的分量,床單我會處理,你一點都不用擔心,只要好好地被我愛就好。」

  說完,史蒂夫雙手放到巴奇的臉旁,低頭吻住了他。

  巴奇也伸出雙手擁抱著史蒂夫,閉起了雙眼,迎合著史蒂夫的熱吻。

  唇舌緊密交纏,史蒂夫一邊吻著巴奇,一邊緩緩擺動著下肢,股間因大量的潤滑劑而濕滑一片,堅挺的火熱欲望相互磨蹭,舒服得讓巴奇無法控制身軀的顫動。

  史蒂夫將手順著巴奇的身體曲線下滑,托起了巴奇的腰臀,將自身高聳的炙熱前端抵在巴奇的莖身上,一路往下滑,直到抽搐的穴口前,慢慢推開皺褶。

  被火熱的堅挺肉棒侵犯的快感讓巴奇仰起了脖子低吟出聲,雙手不由自主地抱緊了史蒂夫。

  藉由潤滑劑的幫助,史蒂夫順利推開了又緊又小的入口,緩緩進入了巴奇濕軟柔滑的火熱甬道,因異物的入侵而不住收縮的內部緊密包裹著史蒂夫的陰莖,強烈的射精感讓他不得不稍微停下,才不至於當場繳械。

  但沒有很久,兩人再度吻在一起的同時,史蒂夫下身的動作也重新開始了律動,先一點點推進、再一點點抽出,逐漸加快加重,快感也越來越猛烈。

  「嗯嗯……!」

  呻吟從唇舌交纏的嘴裡混著唾液不斷流洩而出,巴奇被史蒂夫一下一下地往上衝撞,快感也一波一波地襲來,隨著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力道越來越強,兩人接合處因快速磨擦而不斷發出淫穢的水聲。

  快樂的浪潮搖晃著巴奇,彷彿體內外都被舒服的熱水浸泡,又溫暖又舒服,巴奇腦子昏沉沉的,感覺自己好像不知何時泡在了放滿熱水的浴缸裡,腰間被強而有力的手被環抱。

  巴奇已經無法判斷自己被史蒂夫幹了多久,漫長的高潮將他的意識沉入滿足的倦怠感中。

  迷迷糊糊間,耳邊不時傳來史蒂夫低柔的呼喚與深情的告白,不知是夢還是真,但充實得幾乎要脹開來的幸福讓巴奇已不想再去思考,只想就這樣待在史蒂夫溫暖舒適的懷抱裡,永遠沉溺於這份無邊無盡的歡愉中。

 

 

 

 

 

 

 

  *

 

 

 

 

 

 

 

  溫醇的咖啡香氣沁入肺腑,巴奇的意識慢慢浮上,眨了眨眼,半睜著的惺忪睡眼看向身旁坐在床邊穿著灰白直條紋睡衣的史蒂夫。

  窗外陽光燦燦,史蒂夫低頭看著手上的書本,一旁的床頭櫃上放著白色馬克杯,咖啡的香氣就是從杯裡傳來。

  察覺到巴奇睡醒的史蒂夫將視線從書上移向他,微微一笑。

  「早,巴奇。」

  「嗯……呼啊……早,史蒂夫。」

  打著長長的哈欠,全身赤裸的巴奇慢慢坐起身,將下巴靠在史蒂夫的肩上,史蒂夫也伸過手臂,將他擁入懷中,在他亂糟糟的頭髮上輕輕一吻。

  從床單上的乾爽與舒適,大概昨晚在巴奇被史蒂夫做到睡著之後,史蒂夫趁著將巴奇抱到浴室內泡熱水澡的時候替換過,所以巴奇才會一夜無夢,直到天亮。

  身體還有些痠軟的巴奇又闔上了雙眼,嘴裡發出含糊的呢噥,隨口問道:「你在看什麼?」

  「十日談。」

  「哼嗯……那個叫什麼薄餅丘的人寫的關於黑死病的書?」

  「正確來說,是喬凡尼‧薄迦丘所寫的,一群人為了躲避黑死病逃到山上去後,又為了殺時間說的故事集。」

  「黑死病……真可怕。」

  「是啊,當時全世界因此失去了將近一半的生命,不過最終人類還是從黑死病中重新振作了起來,還間接促進了當時的文藝復興,以及後來的宗教改革跟啟蒙運動。」

  「人類……真強大。」

  「……沒錯,人類很堅強,也遠比想像的還要勇敢。」

  「像你,幾乎可以算是堅強勇敢的人類代表了。」

  「我?我只是比較死腦筋,我倒覺得你比我堅強勇敢。」

  「少來,堅強勇敢明明是你的中間名。」

  「史蒂夫‧堅強勇敢‧羅傑斯?」

  「聽起來還不錯,像個超級英雄。」

  隨著與史蒂夫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巴奇的腦袋慢慢開始正常運轉,胃也動了起來。

  「……史蒂夫。」

  「嗯?」

  與史蒂夫在床邊溫存了一會後,覺得肚子空空的巴奇用著有些沙啞的低軟嗓音輕輕向史蒂夫提出早餐的要求。

  「我想吃培根炒蛋薄餅。」

  「好,」點了點頭,史蒂夫二話不說闔上了書本,從床邊站起,一手拿起馬克杯,彎下腰輕吻巴奇的額頭,「我這就去做,你先刷牙洗臉吧。」

  點了點頭,目送史蒂夫離開後,在浴室梳洗完畢的巴奇穿上了內褲,上身隨意套了件深紅色的圓領短袖長T,信步走出臥室。

  原本想去廚房找史蒂夫的巴奇在經過客廳時,看到茶几上放著昨天李式夫婦贈送給他們的新年禮物,想了想,走了過去坐在茶几旁的三人座沙發上。

  從史蒂夫放在地上的袋中取出兩個大紙盒放到茶几上後,巴奇低頭看向袋子想看看李氏夫婦所說的小零食是什麼。

  當他發現袋子裡的所謂的小零食,巴奇忍不住睜大雙眼,發出了驚呼:「哇喔!史蒂夫,你快來看,好多果乾跟零食!」

  語氣雀躍地喊著,巴奇從塑膠袋中拿出了一大包東西、然後又是一大包,接連取出了五大包才算停。

  面對眼前一堆千里迢迢來自遠方的零食,聽到巴奇呼喚而從廚房來到他身邊的史蒂夫也不由得跟著讚嘆:「這哪是什麼小零食,他們真是太客氣了。」

  巴奇拿起一包包滿了各色果乾的塑膠袋,每包東西上頭還很細心貼上一張英文說明。

  「我看看……這是李子乾、這是糖漬金桔、陳皮梅、山楂糕、甘草橄欖……」巴奇照著上頭翻譯成英文的名稱一一念道,最後拿起一包白色包裝的東西,看向史蒂夫,「還有一包茉莉花茶。」

  雖然他們並不是第一次見識這種中國零嘴,不過之前他們只是在中式餐館或是中華街逛街時買過一兩顆蜜餞或話梅嚐嚐,大都是黑黑乾乾的,而不是眼前這一堆五顏六色的。

  出於好奇心,雖然等下打算要吃早餐,史蒂夫還是拆開了其中一包黃綠色的甘草橄欖,從中取出一顆遞給巴奇,然後自己也取出一顆放入自己口中。

  剛放入嘴裡,酸酸甜甜的滋味立刻在口腔內迸開,咀嚼著酸甜脆嫩的果肉,陌生卻又有些熟悉的滋味讓史蒂夫不經意回憶起幼時品嘗過的鹹甘草糖。

  「還不錯。」

  「嗯,」巴奇點頭同意史蒂夫的感想後,歪著腦袋說道,「這味道有點像我們小時候吃過的鹹甘草糖,不過甜了些,也更好吃。」

  吞下肚裡後,巴奇還想再拿一顆來吃,卻見史蒂夫一臉愕然的表情,不禁一愣。

  「怎麼了,史蒂夫?」

  史蒂夫回過神來,心裡頓時湧上想笑又想哭的衝動,望著巴奇,好一會才緩緩開口:「……沒事,我只是……剛好也想到了。」

  「那我們可真是心有靈犀。」

  巴奇笑了起來,接著忽然想起了放在大衣口袋裡的金元寶巧克力,趕緊起身走到玄關,從掛在衣帽架上的大衣中取出了金元寶巧克力後,快步走回客廳。

  「差點忘了這個,」坐回史蒂夫身邊,將金元寶放到桌上後,巴奇吐了吐舌頭,「我還擔心會在口袋里融化,還好沒事。」

  「你要現在吃嗎?」

  「嗯……」巴奇盯著巧克力,搖了搖頭,眼中閃爍著戲謔之色,「等下還有你做的早餐,這個就先留起來,下次山姆來時可以唬唬他。」

  史蒂夫一點都沒有想阻止巴奇的意思,只不過基於對山姆的義氣,還是稍微提醒他一聲:「可別太欺負山姆了。」

  「放心吧,我知道分寸,」巴奇得意洋洋地笑著,看向桌上的零食,說:「這些也都先收起來吧,以後再慢慢吃。」

  兩人一起將桌上的零食收到了茶几下的抽屜櫃後,很有默契地同時將目光看向分別寫著史蒂夫跟巴奇姓名的紙箱。

  「你要先吃早餐還是先拆禮物?」

  雖然史蒂夫心裡已大致猜到答案,還是開口詢問巴奇。

  巴奇沒想多久,拿起了寫著羅傑斯的盒子,遞到他面前,「先看禮物。」

  於是,就在他們同時打開了寫著自己姓氏的紙箱後,出現在兩人眼前的,是摺疊好的中式禮服,史蒂夫的是相當深的藍色,而巴奇則是略帶點紫的紅色。

  巴奇伸出了手,小心翼翼地摸上了禮服的表面,掌心上傳來的觸感讓他不由地發出讚嘆,光是手上的絲滑質感就可以覺得出來這布料相當高級,更別說是上頭精緻華麗的各種花紋繡工。

  「我的老天啊,史蒂夫,你看看這些花樣。」

  史蒂夫雙手拿起禮服,同樣露出了讚賞的表情,「雖然我不是很懂這些,不過真的很好看。」

  「快來試穿看看吧!」

  將上衣脫下放到一旁的沙發扶手上後,巴奇迫不及待地將中式禮服往身上套。

  「是這樣穿的吧?」

  參考著盒底附上的穿著說明,兩人手忙腳亂地替彼此穿上了量身打造的中式禮服。

  兩人都穿上了禮服後,看著眼前的巴奇,史蒂夫露出了驚艷的表情。

  「……嗯?」巴奇卻是瞪大了雙眼,發出奇妙的聲音,「……嗯嗯?」

  相較於史蒂夫的寬鬆長袍,巴奇的紅色禮服完全符合他的身材,曲線畢露貼身得幾乎像是緊身衣,特別是在腰部以下,開衩幾乎快要到達臀部的位置,整條雪白的大腿一覽無遺。

  雖然李太太說是用目測,但光用目測就能完全貼合到這個地步,對巴奇來說真有點匪夷所思。

  但此刻最重大的問題在於,這件禮服雖然乍看之下跟史蒂夫的沒什麼差別,但實際穿起來就會發現,這是女性用的剪裁。

  「這……這怎麼看都是女性穿的……」稍微拉起了下擺,巴奇紅著臉,有些困惑地問史蒂夫:「我這樣穿會不會很奇怪?」

  「一點也不,」看著巴奇一身艷紅的絕美姿態,史蒂夫發自內心由衷地說:「你穿什麼都好看,我都喜歡。」

  看出史蒂夫的真誠,巴奇心裡有些複雜,卻也不免感到喜悅。

  巴奇跟史蒂夫的確是一對同性配偶,巴奇也確實在床上是屬於被插入的一方,甚至有時會在激情狀態下對史蒂夫自稱自己是他的女人,射在裡頭好讓自己能懷上他的孩子之類的淫聲浪語,但那只是情趣,不代表他真想變成女人或是穿女裝。

  然而,如果史蒂夫喜歡,還說穿起來好看,那麼,他也沒什麼不滿。

  更何況,巴奇還發現了一個證據。

  「……看樣子你是真喜歡。」

  視線被史蒂夫褲襠的隆起吸引,巴奇舔了舔嘴唇,抬起右腳,輕輕點在史蒂夫鼓脹的褲襠上,低聲問:「你想幹我?」

  「……是的,巴奇,」淫靡的笑容看在史蒂夫眼中竟是如此妖豔動人,陰莖脹得更是厲害,抓起巴奇的腳掌,史蒂夫輕輕吻在大拇趾上,「我現在只想幹你。」

  從容不迫的坦率回答,讓巴奇笑容更加嫵媚,他掀起了裙子,將內褲脫下,扔到了一旁的沙發上,然後將雙腳跨到了史蒂夫的大腿上,緊緊抱著他。

  「那就來吧。」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巴奇扭動著腰枝,用自己半勃的性器在史蒂夫幾乎快爆開來的股間摩娑。

  史蒂夫將自己的褲子往下拉,硬邦邦的老二立刻彈跳而出,隔著衣物吻著巴奇的乳尖,史蒂夫左手撫摸著巴奇的丰臀,另一手握住兩人的性器,上下套弄。

  快感讓兩人身體顫抖,史蒂夫更加快了磨擦的速度,不一會,兩人就同時射在了彼此的衣服上。

  高潮過後,從腦袋短暫的空白回過神來,巴奇低頭看向噴濺在兩人小腹間的白濁,不是認真的抱怨:「啊……看你弄得一團糟,這可是人家送的新衣……」

  「……沒事……我們帶著蘋果派跟破損的衣服去李太太那,順便再多訂做幾件,就當作送你的生日禮物。」

  「謝謝你,史蒂夫……」閉著眼任由史蒂夫吻著自己,享受餘韻一會後,巴奇睜開了眼,「說到蘋果派……我的培根蛋薄餅呢?」

  「我們先換衣服,你再等一下,我很快就做好。」

  史蒂夫橫抱起巴奇,將他抱進臥室裡。

  一個多小時後,終於換好家居服的巴奇忍著屁股的酸疼,坐在餐桌邊,看著史蒂夫將兩盤熱騰騰香噴噴的培根炒蛋薄餅端到自己面前。

  史蒂夫溫柔地望著吃得心滿意足的巴奇,心中洋溢著幸福。

  親愛的巴奇,史蒂夫臉看著巴奇,心裡想著巴奇,想著他最親密的兄弟、摯友、愛人、伴侶。

  「巴奇。」

  「嗯?」滿嘴塞滿食物的巴奇抬頭看向史蒂夫。

  史蒂夫心裡充滿著難以言喻的愛戀,驅使著他伸出手握住了巴奇的手。

  「我愛你。」

  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巴奇差點嗆到,趕緊喝了一大口牛奶,將口中的培根吞下後,瞪著史蒂夫,故意歎了一大口氣。

  「你非要在我大嚼培根的時候告白嗎?」

  嘴裡那麼說,巴奇臉上卻是幸福甜蜜的笑容,輕輕說道:「我也愛你,史蒂夫。」

  史蒂夫笑得更加燦爛,幾乎要發出光芒。

  他們的視線在空中交會,他們的雙手在餐桌上交疊。

  就好像,他們從來不曾分開過。

 

 

 

 

 

 

 

  Love Never End.

 

 

 

 

 

 

 

___

 

 

 

幸福,就是看著親愛的那個人,坐在你面前,輕鬆愜意、開開心心的笑著,再沒有什麼比這樣平淡的日常還要珍貴。

 

轉眼萌上盾冬也已六年了,我對他們的愛依然無時無刻在我心狂野燃燒著,真是不可思議,大概就像史蒂夫跟巴奇彼此之間的愛一樣,直到時間盡頭。

 

順說後來巴奇跟李太太訂了多套旗袍,在家裡跟史蒂夫穿著玩的後續將會當作番外收錄在今年六月歐美場的盾冬新刊裡,有興趣還請留意預售訊息喔。

 

2+
司馬真

作者: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