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親密愛人(中)

不知不覺超過兩萬了,所以再次拆開,這篇不小心多出了玄關PLAY(本來沒有的,都要怪老冬愛挑逗老盾(老夫老妻隨時隨地都能幹起來的概念(咦(所以旗袍留到下篇。

延續上篇,簡單來說就是一篇絮絮叨叨的盾盾冬冬老夫夫吃吃喝喝親親抱抱你儂我儂忒煞情多情多處熱如火(中略)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與你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的甜蜜日常(。

有興趣再看看吧~

 

 

___

 

 

  史蒂夫跟巴奇離開綠蔭公墓回到公園坡時天色已近黃昏,隨著天空開始緩緩飄起了雪,本就很低的氣溫更是一下子驟降了好幾度。

  為了到布魯克林第八大道華埠參加中國農曆新年的春節遊行,他們一大早就出了門,又在寒風中走了一整天,即使穿了應該足夠保暖的衣服,巴奇還是冷得縮起了脖子。

  「很冷嗎?」

  史蒂夫的關心讓巴奇揚起了嘴角,雖然身體很冷,心裡卻很暖。

  「還好。」

  盡管巴奇笑著那麼說,但他臉上凍紅的鼻尖以及微微顫抖的嘴唇,還是令史蒂夫心疼不已,伸手撫去了落在巴奇頭髮上的雪花後,往下握住了他的左手。

  從手上傳來的超乎想像的冰冷讓史蒂夫皺起了眉,但他沒鬆開,反而更加緊握住了巴奇的左手,並跟自己的右手一起塞入了自己的口袋中。

  「那麼冰,還說不冷。」

  「不要緊,」史蒂夫出於關懷的的溫言輕斥讓巴奇很是開心,回握住了史蒂夫的手,微笑著看向他,盡可能若無其事地開口,「只是肩膀連接處有點冷,再往下就感覺不到了。」

  但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像把利刃,深深刺中了史蒂夫的心。

  雖然現在巴奇的金屬左手早已不是九頭蛇為了殺戮硬裝在他身上的武器,而是帝查拉兄妹為了巴奇重新生活方便而量身訂做,但依舊不是真正的手臂。

  更何況金屬會導冷,巴奇都說了肩膀連結處有點冷,那肯定是非常冰冷,但巴奇直到史蒂夫發現前只是默默忍耐。

  史蒂夫咬了咬牙,他知道,巴奇其實很怕冷。

  當年經濟大蕭條時期,史蒂夫家裡連暖氣費都繳不起,冷風還會從窗戶跟房屋的縫隙鑽進屋裡,將舊報紙四處亂塞是史蒂夫少數的禦寒方式。

  即便如此,巴奇還是幾乎天天往他家跑,裹著毛毯跟史蒂夫擠在床上,明明怕冷,卻連手指頭都凍紫了也不肯回自己家裡,只為了讓史蒂夫在寒冬中可以有人一同取暖。

  然而巴奇從未曾改變過那顆溫柔善良的心,即使自己受盡了折磨,卻依然會為了不讓別人擔心而將自己的感受隱藏起來。

  就像他們到了瓦干達後,明明自己傷痕累累,卻依然擔心自己會失控傷害別人而選擇冬眠一樣。

  巴奇當然會冷、會怕、會痛、會因本不該屬於他背負的罪孽而內疚,但他總是微笑著堅強地面對一切。

  就連在剛才,明明很冷,巴奇還為了不讓史蒂夫擔心,而將自己的痛苦盡可能地輕描淡寫。

  史蒂夫心裡充滿著對巴奇的敬佩與憐愛,為了能稍微替他擋下寒風而緊靠著他的左臂,然後俯身在巴奇凍紅的耳邊低聲問道:「我們找間餐廳填飽肚子再回去吧。」

  暴露在寒風中,快凍到沒有知覺的耳朵突然被史蒂夫呼出的濕熱氣息吹撫的奇妙酸軟感受使得巴奇渾身一顫,不想被史蒂夫發現的他只好將眼神往下,望著漸漸被白雪覆蓋的地面,輕輕點了點頭。

  在巴奇點頭同意之後,史蒂夫東張西望了一下,急著搜尋著附近像樣的餐廳,好讓巴奇能不再受凍。

  很快地,發現了一家他們沒去過的墨西哥餐廳的史蒂夫看向巴奇,問道:「這家店如何?」

  看到巴奇再次用點頭表示同意之後,史蒂夫就立刻拉著他的手往那間餐廳走去。

  一推開餐廳大門,伴隨著歡迎光臨的招呼聲,餐廳內的暖氣包圍了他們,有些辛辣的香氣跟著撲鼻而來,驅走了寒氣的同時也挑起了他們的食欲。

  在服務生帶位後,兩人剛坐下就迫不及待地翻起了菜單。

  雖然之前從未來過這家餐廳,平常也很少接觸墨西哥料理,不過因為今早出門前只吃了簡單的綜合水果牛奶玉米片,再加上在寒冬下走了比平常散步時還遠的路程,飢腸轆轆的兩人很快就決定要點什麼。

  史蒂夫舉起了手,等服務生來到桌邊後,他們先點了兩碗墨西哥辣椒牛肉豆子湯、兩份加大份量的玉米片,除了原本搭配的酪梨醬外又加點了起司醬跟莎莎醬。

  前菜決定好後就是主食,巴奇點了牛肉法士達,史蒂夫則點了雞肉塔可捲,然後像是怕吃不夠似的,又點了炸牛肉捲餅跟燉豬肉起司餅。

  負責點菜的墨西哥裔服務生再三確認這兩位客人的長相--看來就是個健壯青年的巴奇也就算了,但年紀一大把,怎麼看都是個乾瘦老頭的史蒂夫實在不像能吃那麼多。

  「還需要加點什麼嗎?」

  聽到服務生問,史蒂夫搖了搖頭,看向了巴奇,「你還有什麼想吃的嗎?」

  「嗯……」巴奇盯著菜單最後一頁的甜點部分,考慮了一會,合起了菜單,搖了搖頭,「就先這樣吧。」

  等服務生離開後,史蒂夫握住了坐在對面的巴奇的手。雖說還是有點冰涼,但比起剛才在寒冷的外頭要來得溫暖許多,他才稍微放下心來,臉上也露出了笑容,總算有多餘的心思去談論今早參加的春節遊行。

  「中國的新年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比想像中得熱鬧的多。」

  巴奇贊同地點了點頭,「中國人好像都很喜歡熱鬧過節,每年都有好多特別的節日,新年可以過兩次,不把我們的節日算進去,光是他們自己的吃湯圓日也是一年兩次,就連鬼節一年也有兩次,還真有點羨慕。」

  巴奇口中的吃湯圓日指的是元宵跟冬至,因為李太太都會在元宵跟冬至分別送湯圓給他們,這些與中國節慶習俗有關的知識,基本上都是從李氏夫婦那裡得知。

  史蒂夫看著巴奇,像個慈祥老人般溫柔微笑道:「你喜歡的話,以後每個節日我們都可以一起湊湊熱鬧。」

  「聽起來不錯,那我可得好好調查一下還有哪些節日了。」

  望著巴奇期待的笑容,史蒂夫回想起今早看著春節遊行時巴奇像個孩子般興奮的表情,心裡既感到欣慰又難免心疼。

  若不是命運捉弄,巴奇本該像那樣單純而快樂,只要能讓巴奇開心,他什麼都願意做。

  就在史蒂夫握著巴奇的手靜靜地在心裡發誓後不久,服務生送來了墨西哥辣椒牛肉豆子湯,雖然捨不得,史蒂夫還是放開了巴奇的手,看著服務生將兩碗冒著陣陣熱氣的紅湯分別擺在他們面前。

  「替客人送上墨西哥辣椒牛肉豆子湯,還請慢用。」

  服務生離開後,兩人看向桌上的辣豆湯,只見裡頭滿滿都是番茄、豆子跟牛絞肉,撲鼻而來的特殊香氣誘發著兩人的食欲。

  吞了吞口水,巴奇迫不及待地撈一大匙湯,稍微用舌頭試了溫度確定不至於燙傷後,就送入自己口中。

  「啊……」口中帶點酸辣卻又溫和適口的溫熱美味使得巴奇不由地發出了嘆息。

  「像今天這樣寒冷的天氣,一碗熱呼呼的辣豆湯還真是不錯。」說完後,巴奇又再喝了一口,這次還加上了豐富的湯料。

  史蒂夫也跟著嚐了一口,有些陌生卻又似乎在哪嚐過的滋味在史蒂夫口中化開,在他心中盪漾開來,閉上眼睛,在他眼前慢慢浮現起在那棟獨立於草原上的小木屋,蟲鳴鳥叫與柴火的逼波聲,以及穿著長袍,對自己微笑的巴奇。

  那副畫面曾經是一年多前,失去了巴奇的自己幾乎每晚都會夢見的場景。
 
  剎那間,史蒂夫內心百感交集。

  此時此刻,能夠像這樣坐在這裡跟巴奇一起吃著辣豆湯,對一年多前的自己來說就像是一場美好的夢。

  如果這是夢,他希望自己永遠不會醒來。

  緩緩張開了眼睛,史蒂夫為了盡可能不讓巴奇發現自己顫抖的聲音,壓低了聲音,輕輕說道:「……我很少吃墨西哥料理,雖然調味不太一樣,不過覺得這有點像你在瓦干達住的時候常煮的番茄碎肉豆子湯。」

  史蒂夫眼中的濕潤讓巴奇有些驚訝地睜大了雙眼,但他決定不去追問,史蒂夫的個性他很了解,想必又是在內心多愁善感什麼了(當然也不排除可能像山姆說的是老人乾眼症)所以他只是低頭看著自己面前的湯,舀了一口。

  「……聽你那麼說……」咂咂嘴後,巴奇又舀了一口湯放入嘴中,舔了舔唇邊的湯汁,點了點頭,「我也覺得有點像。」

  史蒂夫發自內心真切地說:「不過你煮的更好吃。」

  巴奇嘴裡含著湯匙,抬眼瞪向史蒂夫,卻從對方的表情中得知不是奉承,而是正直地道出內心的想法,心下難免竊喜,嘴上卻故意嘆了口氣,做出無奈的語氣。

  「好啦好啦,明天晚上我來下廚,甜點是蘋果派,主餐想吃什麼?雞豬羊?還是海鮮?」

  史蒂夫想了一下,回道:「好像有一段時間沒吃魚了。」

  「了解,那就吃鮭魚吧,想怎麼吃?乾煎還是油炸?」

  「一切交給你決定,只要是你做的一定都合我的胃口。」

  「……你也太相信我的廚藝了吧,」為了掩飾喜悅及害羞,巴奇撇了撇嘴,「總有那麼一兩次失敗的時候,只是你忘了。」

  挑起了眉,史蒂夫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正色道:「至少就我的記憶中,只要是你做的,我從沒失望過。」

  那雙凝視著自己的蔚藍是那麼真誠,巴奇心跳不自覺地加快,臉頰一陣燥熱,左右張望了一下,再次看向史蒂夫,抓抓自己的頭髮,害羞地笑道:「那我可得努力保持下去。」

  「我很期待。」由衷地說著,看著巴奇紅通通的笑臉,史蒂夫臉上也皺出深深的笑容。

  之後,他們點的料理陸續上桌,兩人一邊聊天一邊吃,很快就將的所有餐點一掃而空,最後還加點了墨式布丁作為飯後甜點收尾。

  前來收走桌上盤子的服務生忍不住對史蒂夫驚嘆:「哇,這位客人,你真是我所見過最能吃的老先生。」

  酒足飯飽,身心都放鬆下來的巴奇對史蒂夫眨了眨眼,俏皮地笑道:「這位老先生還沒完全發揮他的本領呢。」

  「我不知道,巴克,」雙手交握立肘拱在桌上,史蒂夫神色自若地看著巴奇,「也許你想來打個賭,那麼我可以發揮得更好。」

  巴奇揚起一邊眉毛,一手搭在桌面上,一手搭著自己的臉,問道:「你想賭什麼?」

  史蒂夫維持著原來的姿勢,只是將上身往前傾,直到鼻尖離巴奇的鼻尖幾乎只有五公分的距離,才用低沉的嗓音宣言:「你的一切。」

  視線在空中交接,一對灰綠與一對蔚藍在沉默中互相凝視著,彷彿有股無形的電流在兩人之間彼此交纏。

  許久,巴奇首先打破了沉默,慢慢舉起了左手,語氣歡快地說:「抱歉了,我親愛的老史蒂夫,你不能用已經屬於你的東西來打賭。」

  看著巴奇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再看向從他臉上綻放出的甜美笑容,史蒂夫瞬間微露訝意,很快轉為大喜,右手一拍桌面,往後退開用力靠到椅背上。

  「你說的對、你說的對,」搖了搖頭,史蒂夫閉眼而笑,輕輕撫摩自己左手的戒指,「我親愛的巴奇啊,我真是老胡塗了。」

  「放心吧,就算你真老糊塗了,我也會永遠替你記得,我是屬於你的,就像你也是屬於我的一樣。」

  巴奇微笑的話語,深深震撼著史蒂夫的心。

  就像巴奇說的,他們早已屬於彼此。再次確認這件無可動搖事實的無上狂喜充盈著史蒂夫的心間。

  這時的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想吻著巴奇,將所有激情一股腦地宣洩而出。

  於是再也坐不住的的史蒂夫給了被迫吃了一把狗糧的服務生一筆小費後,匆匆結完帳,就牽著巴奇的手走出餐廳,不畏風雪,一心往自己家的方向快步前進。

 

 

 

 

 

  *

 

 

 

 

 

  史蒂夫跟巴奇冒著風雪回到家時,已是晚上八點多。

  推開家門,設定好定時的暖氣迎面而來,兩人因受凍而冷硬的臉龐如冰塊遇熱而融解般,逐漸柔暖。

  將手中的花束放到門邊的鞋櫃上,巴奇脫下了自己的圍巾跟大衣後,轉過身打算替手裡拿著袋子的史蒂夫取下圍巾,但史蒂夫一手搭在巴奇的手背上,婉拒了他的幫忙。

  「我自己來吧。」

  將手中的袋子放到一旁的地板上,史蒂夫脫下了大衣,跟巴奇的一起掛到了門邊的衣帽架上,轉過身伸手撫上巴奇還有些冰冷的臉頰。

  然而史蒂夫並沒有立刻吻上去,而是用雙手捧著巴奇的臉,大拇指慢慢在臉上滑動撫摩,最後停留在那對柔軟的唇瓣上,輕柔卻執拗地摩擦。

  被史蒂夫熾熱的眼神凝望著,在微涼的嘴唇被溫熱的指腹輕輕摩娑下,一陣甜美的顫慄從尾椎竄起,巴奇彎起了眉眼,雙手放在史蒂夫覆在自己臉頰的手背上,主動揚起下巴,微啟唇瓣,露出白皙的牙齒與紅潤的舌尖。

  終於,按耐不住內心澎湃的激情,史蒂夫激情回應了巴奇的邀吻,兩對冷冷的嘴唇劇烈碰撞在一起,就像是磁鐵般互相吸引、彼此取暖,難捨難離。

  擁抱著懷中的巴奇,史蒂夫不斷變換著角度吻著他冰涼的唇舌,直至氣息在兩對緊密貼合的唇瓣間偶現的縫隙中逐漸溫熱,體內翻湧的血液將兩人燃得足夠溫熱,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呼……哈……」

  低喘著氣,被吻得幾乎站不住腳的巴奇背靠著牆壁,輕抬起頭,情潮在垂散著的髮絲間望過來的灰綠眼眸內蕩漾,下腹蠢蠢欲動的慾火燃燒著史蒂夫的理性,令他難以將自己的目光從巴奇身上移開。

  「……如果你希望我停下,」希望自己在巴奇面前能夠自持的史蒂夫盡可能平靜地開口,然而粗重的呼吸還是出賣了他,「我會……」

  「我們來打個賭,羅傑斯,」舉起右手放到了史蒂夫的嘴上,巴奇的雙眼中閃爍著惡作劇般的光芒,輕笑低語,「如果等一下我要你停下的時候你真能停下,那麼今晚你想玩什麼我都奉陪。」

  史蒂夫盯著巴奇的笑容,考慮了一下,問道:「……要是我沒有停下?」

  「那下個月我生日的時候,你可得送我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喜禮物。」

  雖然不知道巴奇在打什麼主意,不過史蒂夫一方面覺得這樣的巴奇很可愛,一方面也好奇巴奇接下來要做什麼,再加上賭注的誘惑,怎麼想都沒有拒絕的道理。

  看到史蒂夫很乾脆地點了點頭,巴奇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我很期待禮物。」

  還沒開始就做出勝利宣言的巴奇充滿自信地在史蒂夫面前蹲了下來,雙膝及地,臉的位置正好對著早就撐起了一小包的褲襠,將嘴湊了上去,用牙齒咬住史蒂夫的拉鍊,慢慢往下拉。

  隨著巴奇將拉開的褲頭往兩旁分開,然後扯下了史蒂夫的白色三角內褲,解脫束縛的欲望就出現在他眼前。

  望著高聳於自己眼前的偉岸性器,巴奇想起了這玩意在自己體內橫衝直撞的感受,小腹內不禁一熱,既興奮又緊張,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抬起眼朝史蒂夫看了過去。

  當他與低頭俯視著自己的那雙充滿情慾的靛藍相對,巴奇只覺自己心臟猛地一跳,彷彿有股情慾之火被點燃,並在他體內蔓延。

  巴奇伸出舌頭,緩緩舔過濕紅的唇間,然後在鈴口處猶如蜻蜓點水般輕輕一點。

  來自性器上的直接刺激宛如電流從該處往上竄,史蒂夫的身軀微微一震,並倒吸了一口氣,如此明顯的反應讓巴奇心中不免一喜,嘴角也往上揚起。

  這當然不是巴奇第一次替史蒂夫口交,更何況他也是男性,自然明白怎麼樣的刺激會帶給史蒂夫快感,現在巴奇的目的就是要盡可能地挑起史蒂夫的性慾,然後在抵達最高潮前停下,對史蒂夫說不。
  
  興匆匆地想著,巴奇側過頭,開始手口並用替史蒂夫服務。

  左手扶著史蒂夫的右側大腿,右手捧起了翹起的肉棒,巴奇慢慢地從龜頭開始往根部、再從根部往龜頭,一邊按摩著柔軟的陰囊,一邊舔舐著粗硬的陰莖。

  感覺到巴奇柔軟濕熱的舌肉細膩地在自己的莖身遊走,在門牙輕咬起敏感的莖皮時,雖有點痛,但這種刺激更讓史蒂夫硬到不行,他必須用力咬緊牙關,才能阻止自己因太過刺激而喪失理性,盡管這很難。

  畢竟被自己所愛的人如此周到的服務,任誰都難以抗拒,沒多久,史蒂夫的呼吸就變得粗重急促,眼看著史蒂夫即將射精,但就在感覺到自己口中的粗熱性器脹了一圈,手中陰囊緊縮的瞬間,巴奇就立刻將嘴裡的陰莖吐了出來,並放手往後退開。

  「巴奇……」

  「……我現在想停下。」

  微吐的舌尖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吐露著殘酷而甜美的話語,巴奇瞇起了雙眼,因情欲而低啞的柔軟嗓音有種慵懶的性感。

  雖然早就預測到巴奇會在自己爆發前一刻停下,但事到臨頭史蒂夫才體會到這種感覺異常難受。

  「……唔。」

  天曉得史蒂夫有多努力才迫使自己將眼神從巴奇濕紅的唇舌上移開,而不是再次用自己脹得發疼的肉棒堵上去。

  「……放心,巴奇……」史蒂夫的聲音相當低啞,「只要你想……我會停下。」

  因為太過於集中在忍住性欲上,所以史蒂夫並沒多餘心力去控制自己臉部表情,也無法去注意到巴奇的表情。

  「……好吧,這次算我輸了……」沉默地看著史蒂夫一會,巴奇嘆了一口氣,輕輕說,「所以,現在你想怎麼玩我都可……」

  還沒說完,巴奇就感到自己的腰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抱了起來,緊接著自己的背靠到了牆壁上。

 

 

 

 

 

 

 

 

 

TBC

 

 

 

 

 

___

 

 

 

巴奇:哼哼哼,我最瞭解史蒂夫了,在我面前什麼四倍自制力都只是浮雲!

史蒂夫:你說的一點都沒錯(啪啪啪)

巴奇:啊啊啊啊啊

 

 

 

3+
司馬真

作者: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