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翻譯]【盾冬】My Friend is My Familiar (5)

前面章節:(1)(2)(3)(4)

生子梗注意

這一話非常短,主要是巴奇逃亡的心路歷程
以及結尾的轉折

___

 

 

在史蒂夫從史塔克大樓出發的約五個小時前。

巴奇正慢慢地走在狹小髒汙的小巷弄內。

拖著腳步,巴奇將左手倚在牆上,靠著壁面一點一點的往前邁進。

在過去因檢診而拜訪史塔克大樓的時候,巴奇曾經察覺到,在通過保全系統認證之後才會開關的內部門扉的動作,每次都會在同樣的時刻稍微有些延遲。

巴奇想,那一定是保全系統在定期的做切換的動作時所產生的延遲吧,不過他想都沒想過這份記憶會有派上用場的一天。

在下到一樓之後,巴奇瞄準了切換的瞬間,趁機爬上了天花板的管道內,就那樣順著排氣口離開。

由於他身上並沒帶錢,所以只能徒步移動,在來到中央公園之前都還好,但是慢慢地,巴奇的身體開始有些狀況,在走到公園中間左右的時候,因為倦怠感及嘔吐感,巴奇再也動不了。

雖然稍作休息之後巴奇用毅力再次站起身繼續走了幾步,但最終連暈眩的症狀都出現後,現在的巴奇要是不靠著牆壁的話連走路都很困難。

由於為了避開設置在街角的監視攝影機,巴奇選擇了潛行於道路閉鎖沒有人煙的後巷內。在越過了西村之後,巴奇終於走到了唐人街的入口處。

只要通過這裡後就可以看見大橋,過了那座大橋後就是……

「布魯克林……」

他曾聽說過那裡是自己跟史蒂夫出生成長的地方。

回想起像是很開心似的攤開曼哈頓周邊的地圖對自己說明的史蒂夫的臉,巴奇瞇起了雙眼。

盡管巴奇彷彿是被焦躁感以及其他各種情緒所追趕般,一時衝動逃出了史塔克大樓。然而就算從現實與史蒂夫身邊逃開,巴奇依然還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怎麼做。最初逃離時,他是打算往哪裡去……?

打從一開始巴奇就不是抱持著明確的意志而走的,難道說是無意識的想要回到故鄉嗎?

當他那麼想時,不禁感覺到了自己內心裡的巴奇・巴恩斯確實依然微弱的存活著。

像這樣近乎毀壞的自己也有回去的資格嗎?

邊在臉上浮現起略顯自嘲的笑容,加重了左手的力道之後,磚瓦製的牆壁發出了聲響。

就在巴奇往前踏出一步的瞬間,一種像是世界傾斜般的暈眩感朝他襲來,雖然他緊咬牙關試圖忍耐,但膝蓋失去了力氣的巴奇只能順勢往前倒下。

不知是否下過雨,或著是曬不到太陽的陰暗場所特有的濕氣,摔倒在異常潮濕的地面上後,巴奇一邊發出呻吟聲一邊翻過身。

臉特別的痛,大概是因為巴奇倒下的時候整張臉朝下撞擊地面的緣故吧。

定睛一看,巴奇的雙手像是很擔心的護著自己的肚子,對於自己居然在無意識下做出了保護自己孩子的行動這件事,巴奇自己感到非常的驚訝。

即使像現在這樣仰躺著,巴奇的視野還是依然在搖晃,看樣子或許他必須等到暈眩稍微好轉後才能動了。

就在巴奇閉上眼睛,緩慢地深呼吸時,與地面接觸的耳朵忽然感覺到了細微的振動。

這是腳步聲,大約100公尺左右的距離。

由於周遭沒有人與雜音,所以巴奇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腳步聲從80公尺、70公尺慢慢逼近。

在這種地方就算有像自己這樣高大的男人倒在這裡,一般的路人不只不會來關心,大概除了一邊警戒著通過以外就是轉身掉頭吧。

就在巴奇如此揣測,並想要將緊張的身體放鬆時,血液再度騷動的感覺讓他反射性的張開了眼睛。

不對……這並不是什麼一般人。

沒有腳跟與地面接觸的聲音……這是經過訓練的軍人的步伐。

從步行的速度以及動靜來看,他似乎發現到了倒在地面的巴奇。

雖然有想過或許是被史蒂夫找到了,但巴奇馬上就捨棄了那個想法。

要是看到自己倒在這裡的話,史蒂夫絕不可能如此冷靜的慢慢走過來。

若是那傢伙的話,肯定是用連巴奇自己都會嚇到的驚慌失措的模樣狂奔而來吧。

那麼,會是誰?剛巧路過的休假中的軍人嗎?

或者,是了解自己事情的什麼人嗎?

無論如何,在現在這種體能狀況下,巴奇連動一下都很難做到,實際上,他剛剛原本睜開的眼睛因為強烈的暈眩又再度閉了起來。

他只能祈禱,希望來者是個與自己完全無關的人物。

巴奇緩慢抬起了勉強能夠動的手臂,像是要遮住臉般的抱住了自己的頭。

腳步聲依舊像是在進行軍事任務中般的朝巴奇步行接近。

還有10公尺、5公尺,巴奇盼望著對方就這樣什麼事都沒有的通過這裡。

然而希望落空,那個腳步聲剛剛好停在了巴奇的面前。

難道說是要搶奪錢包的嗎?很不巧巴奇身上連一分錢都沒有。

就在巴奇決定要是對方碰過來的話就扭斷他的手,而要是對方什麼事都不做的話,那他就一直裝睡到對方離開之後的下一秒。

「唷,冷凍士兵。」

瞬間,巴奇本能的揮動起原本覆蓋在臉上的右手,一邊借反動力撐起上半身邊將右腳抵著地面,將其當成軸心抬起左腳踢向對方的脖子。

盡管巴奇的身體狀況並不好,以反射性的行動來說巴奇所做出的依然是相當快速的攻擊,然而對方的脖子並沒有因為巴奇的攻擊而骨折,因為對方彎下了腰做出了完美的防禦。

巴奇剛才幾乎算是整個人都坐在地面上的狀態,也是對方能輕易防禦成功的要因吧。

然而巴奇的身體能聽話的順利行動也只到剛才為止了,

巴奇收回了左腳想要站起來,但膝蓋卻忽然軟倒,巴奇馬上護住了自己的肚子,任由背部用力撞上牆壁,然後慢慢滑落地面。

「怎麼,你變弱了不少啊。」

那個沙啞卻有著不可思議魅力的聲音,巴奇似乎在哪聽過。

靠著牆壁,一邊用手肘撐著地面,巴奇抬起頭望向那個男人的臉。

午後的後巷裡,抬起頭的巴奇由於逆光而看不清,再加上那個男人頭上戴著壓低的棒球帽,上面又覆蓋上了連帽T恤的頭套從上遮住了臉,使得巴奇根本無法判斷對方是什麼人。

「………你是誰……」

雖然巴奇用著宛如受傷的困獸般低吼似的聲音低聲詢問,但站在他眼前的男人不只沒有畏懼,反而像是嘆氣般的笑了起來。

「認不出來?看樣子你的腦子還是一樣老舊。」

男人用手指夾住棒球帽的帽沿,使力往上拉後頭套也同時往肩膀的方向落下。接著男人蹲了下來,與坐在地面的巴奇的視線同高,這樣一來巴奇總算可以確認男人的長相。

「………」

他見過他,而且巴奇也記得他們應該有說過話……然而那就像是遙遠過去的記憶一樣模糊,就連名字也無法好好地回想起來。

凝視著皺著眉表情納悶的巴奇一會後,或許是知道一直等下去巴奇也不會開口說話,男人只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算了,認不出來也沒辦法,那時候的你連誰是誰都無法分辨的出來吧。」

「………」

雖然巴奇想要試著注視眼前這個似乎知道自己的男人的臉,但怎麼看都不超出『見過面』這種程度的認知,再加上因強烈的暈眩而晃動的視野打亂了巴奇的思考。

「我是朗姆洛。布洛克・朗姆洛。」

「朗姆……洛……?」

「反正你也不記得吧?」

即使除了早餐以外什麼都沒攝取過,但嘔吐感卻怎麼也無法停止,感覺很不舒服的巴奇,依然死命的與搖晃的視野以及快要昏厥的感受對抗,對著自稱『朗姆洛』的男人注視著尖銳的視線。

「這個你就應該記得了吧?」

帶著嘲諷般的笑了一聲,朗姆洛突然伸手勾住了巴奇的下巴,抬起他的臉,與巴奇正面視線相對。

「Hail-Hydra。」

男人流暢說出的德語讓巴奇受到了彷彿大腦被用力毆打般的衝擊。

好難受、好想睡,不……不行……拜託、不要傷害……孩子。

巴奇的意識就在那裡彷彿斷了線般的消失在黑暗中。

 

 

 

 

 

TBC

 

___

 

 

雖然巴奇被朗姆洛逮著了,不過不用擔心
這一篇文裡的所有人都是好人神助攻,都對巴奇好得不得了XD
當然包括朗姆洛,所以真的不用擔心,我會盡早把後續翻出來的

 

0
司馬真

作者: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