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Because,You Are Here (3)

第一天還沒結束是怎樣…

 

 

 

-2014-

史蒂夫看了手機上顯示的內容
沒想很多,就回了了解兩個字,順便注意了一下時間
發現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他跟巴奇在中午離開家裡到史塔克那裡去之前用過早午餐
然後就發生了這件意外,期間除了談論事情時喝過的咖啡外都沒吃過東西

也許該問問巴恩斯會不會肚子餓
當他抬起頭將視線從手機移到巴恩斯身上時,正對上一雙因好奇而閃閃發光的眼神

「你手上那是什麼?」

喔,糟了,他用手機用的太習慣,都要忘了他們年輕時可沒有這個玩意兒

「呃…」

史蒂夫吞了吞口水,他不知道要怎麼說明
巴恩斯的眼神一直盯著那個神秘的長方薄型物體
最後他忍不住開口問道

「我知道你不能說,那我可以看看?」

「當然…不行!」

史蒂夫堅持住了原則
其實想想巴恩斯也不是什麼機器人才,給他看看應該也不會怎麼樣?

當然會!誰叫史蒂夫的手機裡多的是巴奇的照片
他的待機畫面就是巴奇在餐桌對面對他比出V字的照片,臉頰上還沾著番茄醬
更不用說某些隱藏起來的資料夾裡那些史蒂夫偷拍起來或是巴奇自拍的帶著情色意涵的照片

諸如此類,他當然沒辦法給巴恩斯看到

「喔…好吧」

面對巴恩斯有些失望的表情,史蒂夫也只能硬起心腸

「現在,巴奇,已經晚上八點多了,你應該還沒用過晚餐吧?」

巴恩斯張大雙眼看著史蒂夫

「什麼?原來已經那麼晚了?午餐的乾麵包跟馬鈴薯湯還真能填飽肚子啊」

史蒂夫聽到巴恩斯說的,忍不住泛起一種懷念的心情
當年他們在從軍時常一起吃著那些東西
巴奇會一邊抱怨那有多難吃一邊狼吞虎嚥的吃進肚裡

「我會替我們準備好晚餐,雖然我不能保證比乾麵包跟馬鈴薯湯更能填飽肚子,但我想應該更好吃些,不過在此之前…」

史蒂夫眼神上下掃視了巴恩斯全身
他身上都是灰塵而上衣和著乾掉的汗水貼著肌膚

「我想你最好先洗個澡」

史蒂夫幫巴恩斯準備了換洗衣物
並教了他如何使用衛浴設備跟浴室中那些瓶瓶罐罐的洗劑
然後把他一個人留在浴室裡,就到廚房裡去準備晚餐

史蒂夫打開冰箱,巡視著冰箱裡有什麼食材
有培根、雞蛋、火腿、奶油、起司跟義大利麵
他決定做個簡單的培根蛋奶麵

正當他把義大利麵丟進鍋裡煮時,手機又傳來震動
他接起來,發現又是東尼發的

【雖然我想你應該知道還是提醒你一聲,記得帶上新鮮的巴恩斯中士一起過來】

什麼叫做新鮮的巴恩斯中士?
史蒂夫心中不悅的皺起眉
言下之意好像他的巴奇不新鮮似的,他想了想打了幾個字

【不要用奇怪的形容說巴奇】

傳送過去後,看到螢幕上的巴奇淡淡的笑容,他又開始擔心了
他只希望他的巴奇一切都好

計時器的逼逼聲通知他麵煮好了,他趕緊收起了手機
將麵撈了起來放在碗裡沖冷水
再將平底鍋放在爐上,起火後開始將備好的料丟進去

這時簡訊又來了

【別生氣,我只是想表示沒冷凍過會不會比較好用】

這次史蒂夫直接打了電話罵過去
一邊罵手上動作還不停,等掛了電話麵也差不多煮好了

等史蒂夫將熱騰騰的麵盛入盤中轉過身要放到餐桌上時
濕淋淋的頭上披著毛巾,長袖的上衣有些大號的披在身上的巴恩斯中士
正用一種似笑非笑的眼神看著自己

「呃-…巴奇?」

「所以那是一種通訊設備?」

好吧,被發現了
他真是太大意了
史蒂夫只能無奈的點點頭

「嗯…我只能說,是的」

然後走到餐桌邊將麵放到餐桌上後走到巴恩斯身邊
雙手拿起巴恩斯頭上的毛巾,開始幫他擦頭髮

「你就是不能把頭髮擦乾再出來嗎?」

「反正有人會很樂意幫我擦乾」

「那個人一定是個傻子」

那個傻子當然就是指史蒂夫自己
雖然他每次都那麼說,但他也每次都會幫他擦
就算現在有吹風機,巴奇也還是喜歡讓史蒂夫幫自己擦頭髮
同樣的史蒂夫也喜歡幫巴奇擦頭髮
也許巴奇是察覺史蒂夫喜歡幫自己擦頭髮才養成不擦乾就出來的習慣

當他終於把巴恩斯的頭髮擦乾時
(因為他現在是短髮,擦的比巴奇的時候快多了)
他聞到了巴恩斯身上的洗髮精跟沐浴乳的香味
這讓他想起巴奇,史蒂夫才發現他們靠得太近了些
他退了開來,用咳嗽聲掩飾有些失控的心跳聲

「呃…那麼我們可以吃飯了」

史蒂夫拉開椅子比了邀請的手勢示意巴恩斯坐下
巴恩斯挑起一邊眉毛,表示對他這種紳士對待淑女的行為不贊同
但是他還是坐了下來,還故意用手比了比貴婦的動作

史蒂夫將牛奶從冰箱取出,跟杯子一起拿到餐桌上就坐了下來
他想巴恩斯應該會想要自己倒
他看著巴恩斯拿起牛奶,沒有倒進杯子而是注視著牛奶的外盒
瞇起雙眼,難以置信的問

「…賞味期限是2014年?」

一剎那間史蒂夫全身一震

他怎麼會犯了這種錯誤
他最不能夠讓巴恩斯知道的就是現在是西元幾年
他怎麼可能解釋得了為何經過70年他還那麼年輕?

但是很快的巴恩斯就替他解了圍

「未來的食品管制局那麼鬆散的嗎?連賞味期限標錯的那麼離譜都沒發現」

巴恩斯撇撇嘴,將牛奶倒進了杯子裡

「…是、沒錯,真是太離譜了」

史蒂夫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不聽起來那麼乾巴巴的

「拜託~差了70多年耶!2014年,哇!我根本無法想像那個時候我成什麼樣子了!」

喝了一口牛奶,巴恩斯誇張的大聲說道

「…是啊,真的無法想像…」

史蒂夫聲音沉了下去
巴恩斯注意到了,他張大雙眼望著史蒂夫
同樣發現巴恩斯正疑惑的盯著自己看的史蒂夫趕忙招呼他

「…快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巴恩斯看了史蒂夫一會,最後還是拿起叉子將麵捲了起來
將麵放進嘴裡後,巴恩斯的臉上散發出光彩

「好吃!太好吃了!我居然都不知道你那麼會做義大利麵!」

史蒂夫欣慰的看著巴恩斯一口接一口的把自己做的麵吞入口中
他自己也開始咀嚼,嗯,今天做得還不錯,是巴奇喜歡的味道
他一邊吃一邊帶著笑意的看著狼吞虎嚥的巴恩斯

然後他現在才發現巴恩斯身上穿的不是他幫巴恩斯準備的短袖上衣
而是巴奇衣櫃裡某件長袖的深藍色睡衣
這個季節裡穿著長袖,雖然室內有空調
重點是巴恩斯為何捨棄自己幫他準備的換洗衣物
還特別到不熟悉的衣櫃裡去挑選長袖的睡衣來穿?

史蒂夫凝視著巴恩斯,想著要不要開口詢問
但是看到巴恩斯嘴裡塞滿食物對著自己笑時
他突然覺得算了,去深究這個做什麼呢?
巴恩斯想穿什麼就穿什麼吧,管他的呢

所以史蒂夫不知道剛剛在浴室裡
當巴恩斯看到自己左手臂剛剛被史蒂夫抓出的一大片瘀青
巴恩斯有多驚訝

他心知這絕對不能讓史蒂夫看到,他會內疚死
所以巴恩斯才匆匆的到衣櫃裡摸出一件長袖的衣服來

巴恩斯看著對面的史蒂夫
他雖然老是覺得這個未來的史蒂夫有什麼不對勁
光是那個用力一抓就把他痛死了
但想想未來會發生什麼他也不能知道
還是先填飽肚子再說吧
他一邊想一邊又捲起了一捲麵放入口中

 

*** *** ***

 

-1944-

看完電報內容,羅傑斯跟巴奇對望了一眼

「我想你應該也會去吧?」

面對羅傑斯的問句,巴奇只是點點頭
然後沉默又壟罩了整個營帳內

「呃…我們吃飯吧?」

羅傑斯一邊說一邊端起豆子湯遞給巴奇
看著巴奇安靜的接過,羅傑斯像是想起來似的提醒了一句

「慢慢吃」

巴奇看了他一眼,然後聽話的將動作放慢
慢慢的用湯匙撈起一口湯後放入嘴中
絕對談不上好吃但卻熟悉的味道在嘴中蔓延開來
是啊,他們曾經一起擠在這個小小昏暗的營帳中
每天都吃這種食物,他那時是怎麼反應的?

「…怎麼樣?」

史蒂夫小心翼翼的詢問巴奇的感受
巴奇將湯吞了下去後,淡淡的說了一句

「…難吃,但是很懷念」

聽到巴奇那麼說羅傑斯不知怎地就笑了
看到羅傑斯的笑容巴奇也不自覺的放鬆下來

兩人之後沒多說什麼話的把晚餐解決後
把餐盤拿出去又回來的羅傑斯坐在巴奇的對面
吃飽後也終於有心情慢慢省視目前的狀況
他眼前的巴奇整個人亂糟糟的,披肩的長髮上布滿灰塵,更別提他的身上了

「巴奇,我想你應該先洗個澡」

在仔細看了巴奇的狀況後,他決定有什麼話都得先讓他洗完澡後再說

現在羅傑斯滿臉通紅的站在淋浴間外把風,聽著裡面的水聲
羅傑斯發誓,他真的不是故意要窺探他最好朋友的隱私
他只是在避開其他人耳目的狀況下把巴奇帶到淋浴間後
幫他把換洗的衣物帶來時不小心看到的

我的天啊!
巴奇的背部、頸部滿滿的布滿了暗紅色,甚至有些地方還是瘀青的痕跡
就算他真的是個處男,他也知道那個見鬼的玩意叫做吻痕
他不可置信的在別開視線背對沖洗中的巴奇時
用眼角餘光發現他的大腿上還有齒痕,腰間還有手印

他發誓他真的沒有要看得那麼仔細的
但是他沒辦法不去注意
那是他最要好的朋友啊!

羅傑斯站在門外把風,但是他內心一團亂
那是…性愛後的痕跡,羅傑斯幾乎可以確信
而那些不太像是女性做得出來的
他無法想像有哪種女性能夠對像巴奇那樣健壯的男性造成那樣的痕跡
那麼,也就是說…男的?未來的巴奇會跟男的…上床?

他想到這裡就沒辦法再想下去了
他驚訝的發現自己內心昇起一股憤怒
羅傑斯將之歸類為自己的好友被傷害而產生的
未來的巴奇的伴侶似乎是個很粗暴的傢伙
難道不能對他溫柔一點嗎?
他那隻金屬手臂…會跟這個有關係嗎?

「…史蒂夫?」

突如其來的聲音使羅傑斯嚇了一跳,急忙將眼神往聲音來源移去
然後在看到巴奇的瞬間馬上移開

軍營中的淋浴間沒有鏡子
所以巴奇很顯然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狀況

剛沖完澡的巴奇長髮濕漉漉的披在肩上還滴著水珠
身上披著羅傑斯帶來的軍配短上衣,沒扣釦子的敞開著
那些痕跡若隱若現的展現在羅傑斯眼前
讓他無法不移開視線,但卻有種想仔細觀賞的衝動

「你要洗嗎?」

巴奇平淡的問句將羅傑斯內心的莫名奇妙的思考拉了回來

「…嗯?什麼?…喔,對!我也要洗,但是得先送你回去」

「我可以自己回去」

「但是要是被別人發現…」

「絕對不會」

聽到巴奇斬釘截鐵的回答,羅傑斯思考了一下
他決定相信巴奇說的話,他看起來是那麼有自信
更何況這是巴奇來到這裡後第一件堅持的事,他怎能不聽呢?
最重要的是他很尷尬又驚嚇的發現自己的下半身有反應
所以他就讓巴奇一個人回去了

等到他解決完並沖完澡回去營帳時,巴奇正坐在行軍床上,頭髮濕濕的披著

「巴奇…你還是沒有自己擦頭髮的習慣?」

聽到羅傑斯那麼說,巴奇像是愣了一下然後開始東張西望想要找什麼
羅傑斯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說錯了話
他坐到了巴奇的身邊,將原本掛在自己脖子上的毛巾拿了下來
開始擦拭著巴奇的頭,巴奇剛開始還僵硬著身軀
但是很快的就閉起雙眼,默默的享受羅傑斯的服務

羅傑斯突然發現,巴奇其實沒什麼變化
他還是喜歡讓自己幫他擦頭髮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認知讓羅傑斯的心情頓時好了許多

 

*** *** ***

 

霍華德聽到喇叭中傳來那個飛揚的聲音愣了一下
鋼鐵人?那是什麼代號來著?

然後他很快就想明白了

「那麼…鋼鐵人,我想你應該是跟我或至少是史塔克工業有關係的人?」

「我想你應該知道我會說,無可奉告」

霍華德聽到意料之中的答案只是聳聳肩

「好,那我只問你,你那裡有…」

他還沒說完喇叭裡就傳來聲音

「巴奇、巴奇巴恩斯」

「…對,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聰明人不多話,幾個簡單的你來我往他們彼此就明白了

「我很不想這麼說,不過我有些事必須要問你,關於這台機器的」

對方那個自稱是鋼鐵人的傢伙不情願似的聲音從喇叭中流了過來

「請問」

兩人在無線電的另一邊問答了一夜直到天亮

「…那麼,關於那個電流體的零件,在你那個時代就沒有了?」

「很遺憾我得說,是的沒錯」

「…嗯,技術進步的真快」

「有替代品嗎?」

「我得想想看」

就在霍華德陷入沉思的時候對方那裡突然響起另一個聲音

「Sir.已經早上六點了,早上11點的會面前,您應該休息一下」

「還有別人?」

「喔,那是我忠實的管家」

霍華德聽到鋼鐵人說完後
自己也注意了一下懷錶,真的是六點了…
他突然發現原來兩邊還有共時性
而且他之前派電報過去給羅傑斯時也是寫11點

這是巧合嗎?
他發現他可能沒辦法睡覺了,他必須記下點什麼公式還是筆記的
這可真是個難得的經驗

「嗨,我得離開一下了,不然小辣-我美麗而聰明的秘書會生氣的」

「知道了,明早11點?」

「明早11點」

兩人最後交換了時間後對方那裡就安靜了
霍華德盯著無線電,他既驕傲又疲累
所以他也決定到旁邊的沙發上小睡片刻

他想起那個鋼鐵人
他很少遇到一個像那樣可以跟自己溝通關於機械方面的人
他跟羅傑斯還有巴恩斯是朋友,他可以跟他們聊夢想談論正義互述理想
但是他們不是那種他可以聊相對論的那種朋友

所以對於那個鋼鐵人他還蠻有種遇到知音的感覺
他開始想像未來可能在什麼樣的狀況下遇到他
然後在沙發上闔上了雙眼

 

 

TBC

 

 

嗚嗚
怎麼第一天都還沒結束呢
下一回他們要共枕而眠了!!
但是什麼都不會發生的放心吧
還是有人會失望?XD

 

0
司馬真

作者: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