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Feelings of a Tail (10)

前面章節:(1)(2)(3)(4)(5)(6)(7)(8)(9)

深夜偷偷來一發盾汪冬喵的PwP,好久沒寫盾汪冬喵了,寫得很開心XD

動物AU、獸耳獸尾、體型差、ABO、生子、產乳、女裝等各種雷,還請注意。

確定什麼樣的盾冬都能吃再點吧~

___

 

 

「……巴奇?」

一手握著門把,瞠目結舌地站在自家的臥室門口,身為金毛獵犬的史蒂夫尾巴跟耳朵都豎了起來,不敢置信地盯著眼前的景象。

他的伴侶,美國短毛黑貓冬兵--史蒂夫都叫他巴奇--正坐在床上,低垂著頭,抱著他們的粉紅色心型枕頭,將紅通通的臉埋在枕頭上,只抬起出了一雙閃著水光的濕潤眼眸看著史蒂夫,並將抱枕寫著大大的『YES』字樣的那一面對著史蒂夫。

最讓史蒂夫震驚的是冬兵的模樣--他相對於史蒂夫來說相當嬌小的的身體只套著一襲黑紗連身睡衣裙,披散著及肩的長髮,黑色的貓耳往後貼著頭頂的棕色髮絲,尾巴從裙中探出,並垂在大腿旁,微微顫抖。

水亮的眼珠轉動著,冬兵看向地面又看向旁邊,最後才移回史蒂夫臉上,那雙發直的藍色眼眸讓冬兵羞恥得幾乎想要立刻逃離現場,但他不安又緊張地咬了咬下唇,猶豫了許久,終於還是鼓起了勇氣開口。

「……現在,孩子們都不在了……家裡只有我們……我們……好久沒有……如果你想要……」

冬兵斷斷續續的聲音相當微弱,卻如雷貫耳地穿進了史蒂夫的心裡。

當意會過來冬兵是在對自己做出邀請的瞬間,史蒂夫原本因驚愕而高高豎起的尾巴幾乎像是全速運轉的扇風機那般拼命搖動著,很明顯地展示出他現在的興奮狀態。

看到史蒂夫亢奮的模樣,冬兵的尾巴一震,顫抖得更加厲害了,一個站在門口、一個坐在床上,兩人的尾巴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除了被譽為靈魂之窗的眼睛以外,對身為哺乳類的他們來說,尾巴是最能夠坦率表達出情緒的部位。

「巴奇、巴奇!」

看到冬兵雙手揪緊了抱枕,臉幾乎埋進了枕頭裡,卻沒有逃走,史蒂夫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感動與欣喜,一個箭步衝了上去,連著抱枕一起將冬兵抱了起來,在他發燙的紅臉上又舔又吻。

「真的可以嗎?」史蒂夫嘴裡那麼問,手卻已鑽進了冬兵的裙裡,並在已有些濕意的溫軟臀部間撫摩著,「你現在還不是發情期……」

「……嗯……」當敏感的尾巴根部被輕輕握住時,冬兵像是被電到似的顫了一下,嘆出甜蜜的低吟,聆聽著耳邊史蒂夫快速博動的有力心跳,冬兵輕輕點了點頭,「反正我早就習慣你了……」

雖然至今依然沒有恢復記憶,而且基於難以啟齒的心理因素所以從來沒對史蒂夫說過,但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靈,冬兵早就完全屬於史蒂夫的了,不然他也不會為了安慰史蒂夫而出此下策了。

自從生了三個孩子之後,冬兵就沒再進入過發情期,由於他們之間相差甚多的體型差異,所以為了避免傷害到冬兵,在性事方面史蒂夫算是相當克制,特別是在孩子們斷奶,他們一起回到神盾局以後,他們之間的交合大概是平均一周一次的頻率。

冬兵自己對於這點並沒什麼特別意見,雖然的確他們體型差得很多,所以剛進入時都難免還是會疼痛,但冬兵覺得跟都會帶給自己一種打從心底被填滿的充實。

而且冬兵很喜歡與史蒂夫做愛,更正確來說,是被史蒂夫碰觸的感受--雖然心理微妙的情愫讓他很難坦率說出口。

要不是為了讓因孩子們的離巢而難過的史蒂夫能稍微開心點,冬兵才不會做出穿上女裝(還是這種帶著情色意味的薄紗連身裙)主動誘惑史蒂夫的行為。

自從冬兵替史蒂夫生下了蜂蜜、奶油、鬆餅三個孩子,並在休息一段時間後重新跟史蒂夫一同回到神盾局工作之後,時間已匆匆過了兩年。

幼貓幼犬們的成長超乎想像的快,轉眼間,本來還只是巴掌大小的幼崽們都已成年,並各自擁有一片天。

在孩子們陸陸續續離開家獨立之後,這個家突然變得空蕩蕩的。

就連冬兵自己也難免寂寞,更不用說史蒂夫了,但為了給孩子們自由的未來,他在孩子們面前都裝作若無其事,只有在面對冬兵的時候史蒂夫才會顯露出寂寞的表情,他的所有脆弱都只展現在冬兵面前。

對於史蒂夫的失落冬兵看在眼裡,疼在心裡,於是他想,也許想辦法給史蒂夫多生幾個孩子會是個好方法。

冬兵比誰都了解史蒂夫有多愛自己,還有與他們兩人都流有同樣血液的孩子們,那麼,也就是說,要讓史蒂夫開心,最好的方法或許就是讓史蒂夫盡情地操自己,然後用精液灌滿自己的Omega器官,好讓自己能再度懷上史蒂夫的孩子。

這樣一來,史蒂夫一定會很開心。

冬兵不懂,其實只要他本身存在於史蒂夫身旁,對史蒂夫來說就是最能讓他開心的事了,性跟孩子其實都只是附加價值--當然,這些附加價值也是無可取代的無價之寶就是了。

壓抑著內心的激情與亢奮,史蒂夫一邊吻著冬兵,一邊輕輕地將他壓往床上,然後抓住他懷中的抱枕,將它丟向一旁。

明亮的燈光下,失去了抱枕做為遮掩,除了黑紗連身裙外什麼都沒穿的冬兵赤裸的身軀在黑色薄紗內若隱若現,吸引著史蒂夫的目光,讓他無法從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景象移開視線。

凝視著冬兵發紅的肌膚、濕潤的眼眸、下垂顫抖的尾巴跟耳朵、微微顫慄著的乳尖以及股間的鼓脹,當看到冬兵半勃起的前端竟浸濕了黑色薄紗時,史蒂夫不禁內心一盪,俯身張口隔著薄紗輕輕含住了冬兵胸前突起的肉粒,並伸手在薄紗上撫揉著冬兵小巧的性器。

「唔、喵……」

如電流般的刺激讓冬兵縮起了身子,內部器官也情不自禁地收縮著,因渴望而發疼,隨著史蒂夫熟練地愛撫著冬兵,難以言喻的快感讓冬兵難耐地扭動著身子,即使不是發情期卻也本能地從體內分泌大量的愛液,並一吐一吐地從後穴中湧出,濕透了他的下身、薄紗、尾巴跟床單,就連史蒂夫撫弄著冬兵性器的手也沾染了不少的溫熱愛液。

「舒服嗎?」

雖然冬兵緊閉著雙眼搖頭,但他肉體卻相當率直的做出反應,而他自己肉體的反應又讓他自己因羞恥而滿臉通紅,咬著下唇,任由耳朵與尾巴顫抖著,讓史蒂夫打從心底覺得冬兵很可愛,忍不住勾起了嘴角,更加賣力地愛撫著冬兵。

在史蒂夫口手並用的上下挑弄下,冬兵很快就抽搐著身子射出了白濁。吻著大口喘氣的冬兵,史蒂夫像是被吸引過去似的,在揉捏了冬兵尾巴根部及臀肉幾下後,就將手指插入了冬兵又濕又熱的後穴內。

「啊!」

盡管異物感讓冬兵皺起了眉,而且緊窄的甬道一如往常的狹小,但由於冬兵自體分泌的愛液,史蒂夫的手指進得相當順暢,包裹著手指的濕暖肉壁甚至可以用熱情來形容。

才剛在冬兵的內部抽送了幾下,雖然史蒂夫還想仔細擴張潤滑,但冬兵喘了幾口氣後,卻抱住了史蒂夫的手臂,並伸出腳在史蒂夫高高聳立的勃起上磨蹭,輕聲哀求:「……不用手指……就用你的大傢伙……直接捅進來……」

冬兵近乎大膽的邀請讓史蒂夫下腹一緊,抽出了手指,幾乎就想立刻抓起冬兵胡來的腳,往兩旁分開,然後狠狠地侵入他,但看著自己碩大的勃起,再看向冬兵小小的入口,怕傷到巴奇的擔心讓他有些猶豫,像個傻金毛那樣低頭望著冬兵,遲遲不敢下定決心。

史蒂夫當然明白冬兵的用心,也清楚他會這麼作都是為了讓自己開心,那麼,史蒂夫就更不應該為了一己私慾傷了他,在對冬兵的愛而產生的情慾與保護欲之間不斷掙扎的史蒂夫原本激動搖擺的尾巴也跟著垂了下來。

看著史蒂夫下垂的尾巴,大概揣測到了史蒂夫內心想法的冬兵又是好笑又是感動,舔了舔下唇,睜著一雙滿懷情慾的濕潤眼眸,主動分開了自己的雙腿,咬起濕搭搭的薄紗裙襬,掰開臀肉將那處又濕又紅的小小肉洞展示在史蒂夫面前。

「來吧……史蒂夫……」在史蒂夫瞪大了雙眼的注視中,冬兵死命忍著羞恥,甚至晃動著顫抖的尾巴,用頂端指著自己不住收縮並吐著水的小穴入口,對他做出指示與邀約:「灌、灌滿我……我的子宮……好讓我能生下你的孩子……」

天曉得冬兵是用了多大的決心才說出這句話,而這句話的魔力對史蒂夫來說又有多大,瞬間的靜默後,史蒂夫猶如猛獸般低吼了一聲,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冬兵,對準了入口處狠狠一頂,猛力破開了冬兵。

「喵啊啊!」

盡管身心都早已做好了準備,但突然被粗大的火熱肉棒硬生生捅了開來,還是讓冬兵疼得仰頭尖叫,整個身子繃得緊緊的,就像一根拉滿了弦的弓,眼淚從他那睜得大大的眼中滾落緋紅的臉頰。

為了減輕冬兵肉體的負擔史蒂夫在進入最深處,感覺自己的龜頭頂到一處軟嫩的肉環之後就停了下來,等待冬兵的適應,他知道那是哪裡,由於他們之間體型的差異,史蒂夫總是能輕易地就頂到冬兵的子宮口。

雖然剛開始都會流血,但或許是冬兵的肉體已習慣了史蒂夫的巨大,除了剛進入時依然會感到疼痛以外,現在冬兵已經很少會流血了,就連撕扯般的疼都彷彿是種助興,讓冬兵渾身酥麻。

大口喘著氣,冬兵閉上了雙眼,將手抵在自己被插得凸起的小腹,感受內部最深處都被史蒂夫脹得滿滿的酸疼脹麻,說不出是快樂更多還是酸疼更多,抵在自己體內私密的小小入口處滾燙堅硬的感觸讓他無法抑止身軀的顫抖,淚水從緊閉的眼角不斷滑落,又被史蒂夫舔去。

「嗚喵……」維持著結合的姿勢靜靜抱在一起,一會後,冬兵輕輕嘆息,稍微睜開了眼,對史蒂夫說:「行了……你動吧……這裡是屬於你的……」

得到了冬兵的允許,史蒂夫開心地搖著尾巴,大力點著頭,然後俯身抱著冬兵挺動著腰臀開始了抽插。

隨著史蒂夫加快加重的律動,每當粗熱的堅挺摩擦柔嫩的肉壁而過,鈍圓的頭部頂撞著體內深處極度敏感的部位時,都會帶給冬兵隱隱作痛的強烈快感。

跟史蒂夫的作愛總是這樣,很疼卻又很舒服,最重要的是,冬兵能從史蒂夫對自己的熱情感覺得出來史蒂夫有多愛自己,照理說他們不同種族,冬兵的身體又比史蒂夫小得多,要跟自己做愛其實是件困難的事,但史蒂夫卻總是不厭其煩。

甚至有時還會跟自己的孩子吃醋,被劇烈搖晃的恍惚間,冬兵想起了當孩子們還沒斷奶時,史蒂夫總會跟孩子搶奶吃的回憶,想到這裡,冬兵忽然驚訝地感到自己的胸脯發脹,就好像是脹奶的感覺,但不可能,他現在不可能還能分泌奶水……

「喵……啊……」

然而胸前的薄紗被如白色的液體浸濕的事實提醒了冬兵,他居然因為被史蒂夫操……因為想到了當初被史蒂夫吸奶時的感覺而產乳了。

羞恥感伴隨著奇妙的快感猛烈襲來,令冬兵顫抖著下意識地擺動著手腳,拍打著史蒂夫的胸口想要逃離。

「巴奇……?」

但史蒂夫很快就發現了,低頭看著冬兵被薄紗摩得有些發紅的乳尖上滲出的白色液體,先是一愣,緊接著露出了滿面的笑容。

「你那麼想要生我的孩子?」

「……才……才不是……嗯嗯!」

無視冬兵的抗議,史蒂夫滿心歡喜地低頭輕咬著冬兵散發著甜美乳香的突起,一邊頂弄著他的內部器官一邊貪婪地吸吮著許久未曾品嚐到的香甜汁液。

在如此的雙重刺激下,冬兵很快就哭喊著再次被史蒂夫帶上了高潮,痙攣著的內部絞緊了史蒂夫,讓他在重重地衝撞了幾下後,將溫熱的精液撒入冬兵的子宮內。

沉浸在高潮的餘韻中的兩人抱在一起喘息著,不久,冬兵才察覺到,落在自己臉頰上的並不只是自己的淚水,忍不住睜開了眼睛。

眼前是史蒂夫幸福的笑容,但他的眼中卻不停地墜落大滴大滴的淚水。

史蒂夫笑著哭泣的模樣讓冬兵心又酸又疼,顧不得自己,趕緊伸手環抱住了史蒂夫,將臉埋在他的胸前,輕聲低語著承諾。

「不用擔心……史蒂夫……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離開你……所以別哭……」

「……巴奇……」

冬兵溫柔的話語讓史蒂夫哽咽了一聲後,除了緊緊擁抱著這個令他如此心愛的存在以外,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

不知過了多久,他們才清理了身體,重新回到床上。

抱著冬兵小小的溫軟身軀,史蒂夫沉浸在幸福感中,閉上了眼睛。

夢中,史蒂夫回到了懷念的布魯克林,還是個少年貓的巴奇坐在床邊晃動著黑色的貓尾,睜著一雙含羞的眼對他笑著,說--

『如果長大了,你還喜歡我,還記得你說過的這句話,我就答應你。』

朦朦朧朧之間,突然清晰地回到自己腦中的記憶讓史蒂夫突然從睡夢中驚醒,睜大了雙眼,一身冷汗。

對了,他答應過巴奇的,他怎麼忘記了?

而且還是在孩子都生了三個,還長大離家了的現在--他曾經對巴奇求過婚,卻忘了對冬兵說。

他怎麼會如此糟糕?

看著懷中冬兵的睡臉,史蒂夫突然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中。

 

 

 

 

 

 

 

 

 

 

 

 

TBC

 

 

___

 

自己重看了一遍,發現問題很嚴重啊,居然孩子都生了盾汪還沒跟冬喵求婚!(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