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老夫少妻 (7.5)上

前面章節:(1)(2)(3)(4)(5)(6)(7)

ABO,中世紀歐洲的老夫少妻和親AU梗

因為上一篇有不少人留言說想看柯TJ跟桃包(還有火王子馬震XD)

所以在走主線前就先來個7.5番外,交代一下第7話的同一天盾冬以外的副CP

本話主要是盾冬rps拉郎,桃包、柯TJ有,還請注意,至於為什麼是上?因為卡肉(。

___

 

 

深夜。

位於格蘭特王國與布坎南公國交界的邊境,格蘭特王國的邊境侯爵克里斯‧伊凡斯,正跟他的侯爵夫人塞巴斯蒂安一起躺在四柱大床上,撐著臉頰盯著身旁的Omega,面上浮現不豫之色。

「別一直那樣看著我,趕緊睡,明天一大早我們就得起床做好迎接貴賓的準備。」

塞巴斯蒂安嘴上那麼說,臉上卻紅通通的,眼眸裡也閃耀著光芒,看上去相當興奮。

噘起嘴,克里斯毫不掩飾自己的醋意,「我很少看你那麼開心,還是為了我以外的人,當然會在意得睡不著。」

「我有那麼開心嗎?」塞巴斯蒂安有些訝異,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然後看向長了一臉落腮鬍卻像個小孩子般鬧脾氣的自家Alpha,「沒辦法,誰叫我跟TJ已經六、七年沒見了,你可別跟我說你在吃醋,他是我唯一的大哥。」

「……而且那次分離之前,我們還吵了一架……我對他說了重話……」塞巴斯蒂安回想起當時他們爭執的場景,以及TJ甩門而出的哭臉,心中一陣難受,低垂著臉,「雖然我那時候壓力也很大,但那不是傷害他的理由……之後他不告而別,而且在那之後他就沒有回來過,雖然在他結婚時我有接過他的信,但他結婚的時候我正好第一次熱潮期,也無法到北國去給他祝福,我結婚時他又剛好懷孕八個月……結果我一直都沒辦法當面跟他道歉。」

「我當然知道,但是你也知道……」伸手摟住了塞巴斯蒂安,像是安慰般地拍撫著自家Omega的背之後,克里斯戲謔地輕輕咬住了塞巴斯蒂安的鼻尖,「你是我的Omega,唯一的伴侶……不管是為誰,我都不想你因為我以外的人興奮……當然更不准你難過。」

克里斯咬得一點都不痛,不如說像是像調情,但塞巴斯蒂安還是故意裝作吃痛的模樣,小小痛呼了一聲,然後揉了揉自己的鼻尖。

「你這個大醋桶……你明明知道你也是我唯一的Alpha……」甜甜地抱怨後,塞巴斯蒂安反咬了克里斯的手背輕輕一口當作小小回敬,卻在對方吻上來時縮起身體躲了開來。

看著克里斯瞪大雙眼之後明顯不高興的表情,塞巴斯蒂安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親愛的,我們今晚真的得早點休息,來訪的貴賓不只是TJ,還有他的丈夫,北國之王柯蒂斯。自從北方統一戰爭結束之後,他就不曾離開過北國,這次為了替巴奇跟史蒂夫致上祝福而來是第一次,而我們作為代表整個國家的第一接待,絕不能怠慢。」

聽著塞巴斯蒂安的話,克里斯的表情也不禁嚴肅了起來。

身為格蘭特王國的邊境侯爵,並與布坎南公國的第二王子締結婚姻的他,自然也對他們北方最大也是最具威脅性的鄰居相當熟悉。

統領著廣大北國的王,柯蒂斯跟克里斯以及塞巴斯蒂安等世襲的王室貴族不同,他是靠著自己的雙手,殺出一條血路,才頂著鮮血淋漓的王冠,成為了北國之王。

在柯蒂斯統一北國之前,荒涼貧瘠的歐洲北方雖然有一大片廣闊無垠的土地,卻到處是小國家各自為政,在過去氣候還算溫和的時候,大夥也都相安無事。

然而八年前,整個世界的氣候突然急速降溫,本就寒冷的的北方更是變得極度嚴寒,不要說貴族階級平民了,百姓根本難以維生,就在這時候,柯蒂斯猶如一顆超新星般出現在戰亂之中,沒有人知曉他的過去,猶如謎一般的柯蒂斯領導了以奴隸平民為主的軍隊,很快就嶄露頭角,迅速統一了北方各部落,並創建了龐大的王國。

在即位的同時柯蒂斯也立了王后,那位王后不是別人,就是塞巴斯蒂安跟巴奇的大哥,布坎南公國的第一王子。

因此在巴奇跟史蒂夫結婚之後,北國與格蘭特王國之間也等於是姻親關係,而且這兩個國家比鄰而居,又都是目前世界上最繁隆興盛的國家,他會陪著王后一同前來致上賀禮也於情於理。

「雖然我也擔心他不是單純為了陪你哥祝福小弟的婚姻而來,而且他還沒成為國王前曾經被稱為冰之野獸,相當殘暴,甚至有人說他以前還吃過人。」做出一副奇妙的表情後,克里斯拍了拍塞巴斯蒂安的手背,「不過那些都只是傳聞,你自己也知道傳聞大多都是些捕風捉影,也許他只是順道來看看其他國家是什麼狀況?」

「嗯……」反手握住克里斯得手,塞巴斯蒂安面色依然有些凝重,「畢竟,這個國家算是北國跟歐洲之間的第一防線,如果他想藉此機會試探什麼……」

輕捏著塞巴斯蒂安的臉頰,克里斯故作輕鬆地笑道:「別想太多了,肉包子臉,再怎麼說他都是你哥哥的丈夫,只要我們好好盡到東道主的責任,讓他在與我大伯見面之前能覺得賓主盡歡,他應該也不至於吃了我們。」

「……你說得對,所以我們還是早點睡吧。」

小力回捏著克里斯的手背後,看著自家Alpha故意大呼小叫的模樣,塞巴斯蒂安覺得心裡稍微輕鬆了些,不禁笑了起來,然後在克里斯的擁抱中,閉上了眼睛。

「晚安,克里斯。」

「晚安,我親愛的肉包子臉。」

在克里斯在自己的臉頰上吻一口並那麼說以後,塞巴斯蒂安閉著眼睛,輕輕地說道:「再叫我肉包子臉,等他們回去我就回自己的國家。」

克里斯身體僵了一下,最後選擇抱著塞巴斯蒂安,閉上眼睛當作什麼沒聽到。

 

 

*** *** ***

 

 

上午。

「柯蒂斯,你看!這裡看得到我家的城堡!」

一身華貴的北方正裝,TJ--托馬斯‧詹姆斯興奮地坐在馬車上,一手指著馬車窗外的風景,一手抱著他身旁柯蒂斯的手臂搖晃,「這裡一點都沒變!跟我離開前一模一樣!」

柯蒂斯倒也沒有露出任何厭煩的表情,只是面無表情地伸出手,將TJ頭上歪掉的白色毛帽重新戴好,然後任由他興奮地搖晃著自己,在毛帽又歪掉時再度伸手扶好,就這樣不厭其煩地重複著。

雖然臉上沒什麼表情,但柯蒂斯黑色毛帽及大鬍子下那雙望著TJ的眼神卻相當溫柔。

如果曾經在戰場上看過柯蒂斯血戰模樣的人一定會非常驚訝--雖然那些看過他殺戮的人沒幾個人活下來。

北國的霸王只對一個人溫柔,也只為一人敞開心房,那就是他的王后。

北國的王后跟他冷峻的王截然不同,是個天真無邪的青年,特別愛笑,對柯蒂斯來說,TJ猶如盛開在冰雪中的紅色山茶花。

打從他在雪中見到一身鮮紅的華貴服飾,閉著雙眼躺在冰雪中的TJ時,這個想法就在他腦海中根深蒂固了。

當時,為了追捕叛亂的前戰友來到邊境的柯蒂斯披著用獸皮製成的戰衣,身上還四處沾染了剛從前戰友身上撒出的熱血。

而TJ感覺到了靠近過來並停在身旁的腳步聲,也只是睜著一雙無辜中帶著委屈的眼神,躺在雪地上一動也不動地看著柯蒂斯。

「……你死了嗎?」

這是低頭與TJ相望了一會,柯蒂斯所說的第一句話,也是他這些日子埋首戰鬥中,第一次主動與他人攀談,甚至剛才殺死前戰友時,他都只是沉默無言地行動,不知為何TJ卻讓他產生了想說話的衝動。

盡管柯蒂斯聲音低啞得可怕,而且看上去也很嚇人,但這個看似柔弱的少年卻毫不畏懼,只是扁了扁嘴。

「還沒有。」TJ的聲音有些顫抖,嘴唇也因受凍而帶著紫色,但從他那受盡委屈的表情上來看,他的顫抖似乎不只是因為寒冷,「但我想被吃掉,被吃掉就會死了吧?」

「……你想被吃掉?」

「大家都說北國有個叫柯蒂斯的野獸,喜歡吃人,我想我的肉還算多,如果讓他吃了,也許還可以幫助其他人不被吃掉,這樣一來我也算是有貢獻了。」

柯蒂斯自然聽說過別人是怎麼說他的,他也不在乎,事實上他的確曾為了掙扎求生,吃過死於戰場上的屍體,只是TJ還是他第一次遇見,特地過來還自願被吃的人。

「你是傻子嗎?」

在柯蒂斯忍不住率直地說出內心的疑惑後,少年將雙手用力往雪中一搥,雪花也隨之飛舞至空中後又落到了他身上。

「我才不是『傻子』!我有名有姓,我叫托馬斯‧詹姆斯‧巴恩斯,大家都叫我TJ。」

TJ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把身上的雪掃去之後,得意洋洋地在陌生人面前自曝身分:「我可是布坎南公國的王太子喔。」

但是很快他就垂下了眉毛,噘起了嘴唇,大大的眼中濛上了一層霧氣,

「不過我除了彈鋼琴什麼也不會,騎個馬還會摔下來,我弟弟比我優秀太多了……偏偏我還是個Omega……如果將來他成為Alpha,那我的存在就很尷尬了……我愛我的家人,所以就像杰克叔叔說的,如果覺得自己對國家只是累贅,那你就到北國去讓那個野獸吃掉算了……」

面對自己什麼都沒問,就自顧自地把自己的背景跟心情一股腦地傾倒而出的TJ,柯蒂斯外表依然冷漠,內心卻頗為驚訝。

他當然聽說過鄰國的布坎南公國,那個雖然很小,自然資源卻比這個大北國豐富許多的幸福國度,而且從TJ身上從未見識過的華麗服飾來看,他說的應該都是真的。

盤想著該怎麼處置這個闖進自己領土的鄰國王太子,柯蒂斯將眼神在TJ身上打量,當看到TJ凍得發紫的手指時,不知怎地一股衝動,讓柯蒂斯一把撈起了TJ,並將他扛到了肩膀上。

「哇,你做什麼!?」

柯蒂斯突如其來的舉動讓TJ嚇得驚呼了一聲,但才剛揮舞著雙手發出質問,柯蒂斯的回答就讓他閉上了嘴巴。

「我就是柯蒂斯。」冷冷地自我介紹後,柯蒂斯看了肩上訝異得瞪大了雙眼看著自己的TJ,低聲說著:「既然你那麼想被我吃,那我就成全你的心願。」

於是TJ就這麼被柯蒂斯帶回了他當時所居住的城中。

當天晚上,柯蒂斯就吃了TJ--當然,是指在床上的吃,並出於本能的永久標記了他。

柯蒂斯雖然是個Alpha卻從沒見過Omega。或者,更正確來說,柯蒂斯從未見過任何像是TJ那樣的存在。

對於從小在死人堆中打滾長大的柯蒂斯來說,TJ完全是他無法想像的生物,不管是他純真的性格、還是柔軟的外表、脆弱的軀體、香甜的氣息,這些都是柯蒂斯從未接觸過的。

就連柯蒂斯撕開了他的衣服,分開了TJ雪白細膩的雙腿,毫不憐惜地侵犯了他時,從那雙睜大的濕紅眼眸中不斷落下的透明液體,都讓柯蒂斯覺得很不可思議。

這個Omega就像入冬後的初雪,柔軟純潔,一碰就會融化在手掌中,卻又流入了他的心中,並聚成了一汪清泉。

在得到TJ後沒多久,柯蒂斯就被迫正面一個大問題--那就是他究竟該不該成為北國之王。

那時候,柯蒂斯已經殺光了所有該殺的人,統一了整個大北方,但他卻在王位前猶豫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有那個資格成為王,或者,他是不是真的想成為王。

煩惱許久,在一次的劇烈性愛之後,柯蒂斯抱著昏昏欲睡的TJ,突然想起了懷中這個柔軟香甜的Omega也是一名王太子,不論身分及修養,他都比自己有資格成為王。

「……你想要成為王嗎?」輕輕撫摸著TJ肉嘟嘟的臉,柯蒂斯低沉著嗓音,「我可以讓你成為王。」

但TJ只是打了個呵欠,然後鑽進柯蒂斯的胸前,輕輕說:「我自己知道我不適合當王,一個好的王必須讓所有人都能夠笑著生活,但我做不到。」

這句帶著睡意的覺悟,讓柯蒂斯睜大了雙眼,望著在自己胸前磨蹭的TJ,難以置信地問:「……你所謂的王,就是能讓所有人都能夠笑著生活?」

「對啊,這不是一個王最基本的嗎?」TJ臉上帶著慵懶的笑容,並且將手伸到柯蒂斯垂下的嘴角邊,施力讓他的嘴角往上揚起,讓柯蒂斯看起來就像在微笑一樣,「雖然我不行,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

就從那一刻起,柯蒂斯決定讓自己肩負起整個大北國,並且讓TJ成為他的王后。

他心裡明白,TJ的笑容就是他的指標,只要TJ在身旁笑著,他就能夠帶領北國,走向繁盛的未來。

這一次,他會破天荒陪著TJ離開自己的領土,也是為了讓接連生了三個孩子的TJ可以在溫暖的國度放鬆身心,並一緩思鄉之情。

只要TJ能夠永遠笑得那麼天真無邪。

看著身旁TJ那張總是像個孩子般甜美單純的笑容,柯蒂斯冷著一張臉,在心中默默地想著。

 

 

*** *** ***

 

 

中午。

杰克打從心底覺得今天絕對是自己自從被迫監禁並生下孩子之後最不幸的日子。

當他騎著馬走出格蘭特王國的城門,卻剛好跟他這一輩子最不想見到的傢伙迎面撞上時,他空白的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轉身,用力往馬的屁股上揮舞著鞭子,一心只想離那個冤家越遠越好。

「杰克!」

與杰克蒼白的臉龐相對的是強尼臉上因驚喜跟亢奮而脹紅的臉,想也沒想就策馬從逃離的杰克身後追逐,並大聲地呼喚著杰克的名字。

「別過來,滾,離我遠點!」

可惜不管杰克再怎麼怒罵、再怎麼拼命催促著胯下的馬,還是比不上強尼的駿馬,終於被他一把抓住,並強行抱上了強尼的馬背上。

 

 

 

 

 

 

 

 

 

 

TBC

 

 

 

___

 

 

 

 

基本上,這篇的個人設定,一般人的第二性別會在思春期後,也就是十四、五歲左右開始顯現,所以TJ跟包包吵架的時候TJ已經確定是Omega,而包包還沒確定性別,所以當時整個國家都把希望寄託在包包身上,導致兄弟兩人分別因不同理由承受著莫大的壓力,TJ又因為杰克的一時玩笑,以為自己不在對家人比較好而逃家了。

杰克隱瞞著自己是Omega的身分(反正他已經被小火標記了,平常也能裝成Beta,只要不遇到小火就沒什麼問題)

巴奇是發育比較早,十歲就被確定,所以他的隨身侍從才被緊急換成Beta的史考特。

現在大家都很幸福甜蜜,除了火王子(

於是下一話馬震X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