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老夫少妻 (7)

前面章節:(1)(2)(3)(4)(5)(6)

ABO,中世紀歐洲的老夫少妻和親AU梗

來一段老國王跟小王后的馬上調情。

是說老盾少冬熱燒不停怎麼辦啊啊啊

___

 

 

 

心臟怦怦亂跳,彷彿像是一股熱流,史蒂夫低沉溫厚的嗓音從耳邊流過巴奇的全身,讓他不只是發燙的臉頰,就連整個人都熱了起來。

他知道自己現在臉一定紅得不像話,一種莫名的矜持讓巴奇不想被史蒂夫發現,於是只能低下頭將身體往前傾,試圖遠離身後的Alpha。

當然,由於他們騎在馬上的姿勢,巴奇再怎麼樣也不可能離史蒂夫多遠,兩人的下半身還是緊貼在一起,史蒂夫感覺到巴奇往前蹭,又看到了從髮梢內露出的通紅的耳朵,覺得特別可愛,臉上自然地露出了微笑,於是並沒有再多說什麼,也沒有阻止巴奇的意思,反而稍微往後退開,為巴奇讓出了位子。

但他卻沒想到,自己這樣狀似體貼的舉動,卻讓巴奇多想了。

感到身後史蒂夫的退讓,巴奇心中頓時湧上了氣憤,接著又有些難過了起來。

這老傢伙總是這樣,比如說昨晚那一場並不完整的初夜,還有去年夏天他們在森林小木屋裡相處那短短不到一個月的相處時光,史蒂夫總是跟剛才一樣,只用輕輕一句話就將巴奇的心撩亂,然而當巴奇積極主動地對史蒂夫表達出情意,史蒂夫卻又像是什麼事都沒有一樣的冷靜回應,就像對待一個孩子一樣。

但要說他對自己沒意思吧,他又一個人單身匹馬前來拯救自己,不然以史蒂夫的身分,而且想必這時候會客廳依然很多賓客,他大可以指派衛兵前來,根本不需要親自冒險趕過來--還是獨自一人--只是為了巴奇一個人。

而且雖然史蒂夫大方地對強尼表示自己是他的妻子,他們之間不該有任何秘密,然而事實上,巴奇卻連史蒂夫究竟對自己是什麼想的都搞不清楚。他總是不肯明白表示,新婚之夜也只是用咬腺體的方式標記自己,根本沒有進來自己的身體,也就是說自己這副尚未完全成熟的身體到底還是引不起史蒂夫的慾望吧。

巴奇心頭亂糟糟地想著,強迫自己將視線鎖在白馬後頸上隨風飄動的白色長鬃上。

陽光照耀下,長長的純白鬃毛彷彿閃耀著銀光,竟讓巴奇想到了史蒂夫,想起了他們初次見面、分離之後再度重逢、以及剛才他騎著白馬前來拯救自己的一幕幕畫面,內心情不自禁升起了一陣悸動後,巴奇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然後不甘心地咬住了嘴唇。

其實,巴奇自己很清楚,自從經歷過去年夏天那短暫的邂逅及相處後,史蒂夫已成為自己心中永難忘懷的存在,就算當時他不告而別,巴奇傷心又氣憤,心底深處卻也還是總惦記著他,所以,才會在接到那封求婚信時立刻就想到了史蒂夫,也才會衝動地用自己的下半輩子去做一個賭注。

當他看到史蒂夫時他認為自己賭贏了,然而某些時候,巴奇會覺得史蒂夫是愛著自己的,某些時候,史蒂夫那總是欲擒故縱的態度讓巴奇卻又不是那麼有把握了。

最讓巴奇不甘心的,是即使無法確認史蒂夫對自己的心思,他也依然會為了現在自己正跟著史蒂夫騎在同一匹馬上而感到幸福快樂。

「……巴奇?」

面對巴奇刻意躲開自己,剛開始史蒂夫並沒多想什麼,不如說巴奇的反應都在他的計算中,但當察覺到巴奇呼吸不太對時,史蒂夫心一凜想也沒想立刻伸出手搭在巴奇的肩膀上,低頭看去。

當看到巴奇本就總是彷彿帶著水氣的灰綠籠罩上一層霧氣,眼眶四周更是染上了淡淡的紅,鼻頭抽動著,上下唇緊抿成一條線時,史蒂夫心頭一陣訝異,忍不住心疼地問道:「怎麼了?」

別開眼神,卻又忍不住看向史蒂夫,巴奇低啞著嗓子,遲疑了一會,終於將內心的不安跟主張小聲地說了出來。

「……我……我好想見你……從去年的夏天你一聲不響地離開之後一直到現在……但是真的見到你了,你卻總是……」咬住有些顫抖的下唇,巴奇抬起頭看著史蒂夫,越說越激動,「我知道,對你來說我只是個小鬼,但是我……我也是有所覺悟才答應你的求婚……我是你的王后,史蒂夫,你不能……不能老是把我當作還沒長大的孩子!」

說到後來,巴奇甚至伸手揪住了史蒂夫的衣領,氣呼呼地瞪著他,瞪得大大的綠眸中有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望著巴奇激動的臉,史蒂夫先是驚訝地睜大了雙眼,接著表情帶著溫柔的歉意,伸出手,用大拇指撫摸巴奇濕潤的眼角,輕輕開口。

「我很抱歉,巴奇……我知道你很堅強勇敢。」停頓了一會,史蒂夫臉上浮起了自嘲的苦笑,「沒有覺悟的是我……你還很年輕,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而我已是風燭殘年,一直到現在,我都還在煩惱,究竟該不該為了我的一己之私耽誤你美好的未來。」

第一次聽到史蒂夫說出心中的話,巴奇瞪大了雙眼,看著史蒂夫那有些滄桑的苦澀笑容不可思議地想,原來不只是自己,史蒂夫也會煩惱?擔心他們兩人之間的差距?

「你……為了我?到現在都還在煩惱?」

史蒂夫點了點頭,用自己那長滿了老繭的粗糙掌心在巴奇柔滑稚嫩的臉龐上輕輕撫摩,「我已經快要60歲了,而你還未滿18……」

「下個月我就18了!」

雖然巴奇忍不住打斷史蒂夫,他也毫不在意地繼續說道:「一旦我完全標記你,就算我死亡,你也會永遠留有我的印記,身為失去了Alpha的Omega,還會留下身心的創傷……更不用說如果我們之間有了孩子,將來你必須一個人扶養他,還必須代替我擔負起整個國家,如果我們沒有孩子,沒有完全標記你,就算我們結了婚,但是等我死後你就可以恢復自由之身,不需要被牽絆住。」

與巴奇那閃動著水光的綠眸相對,史蒂夫深吸了一口氣,「……其實我明白如果真的是為了不耽誤你,我一開始就不該與你相處那一個多月……但我還是無法不被你吸引,所以當你吻了我時,我逃開了……然而得知你即將18歲,並公開徵求Alpha時我焦急了,考慮了許久,最後還是無法忍受讓你成為別人的Omega。」

說完,在巴奇無言的凝視下,史蒂夫的手離開了巴奇的臉龐,垂下眼簾,再一次地對巴奇道歉。

「我很抱歉,巴奇。」

一時之間,沉默著的兩人周圍只有踩在草地上的馬蹄聲以及不時呼嘯而過的北風,巴奇凝視著史蒂夫,臉上表情似笑非笑。

「你以為我不知道那些嗎?你有所顧慮的地方我當然都有想過了,臭老頭。」

說著,巴奇再度揪起了史蒂夫的衣領,然後一個施力將他拉到自己面前,自己抬起頭,在史蒂夫驚訝的眼神中,吻上了他的唇。

知道了史蒂夫心中所想的話,雖然史蒂夫並沒有確實說出那三個字,但巴奇已經明白了史蒂夫對自己的心意,而那令他非常、非常的開心,幾乎想要跳起來般的歡喜。

「就算如此,我還是想再一次見到你,也決定要跟你結婚,這不是一時衝動……而是我打從心底的盼望……我才不管你跟我差了多少歲,這一輩子,我只想成為你的Omega。」

巴奇輕輕說著,雙眼中含著水霧,雙頰紅撲撲的模樣,看在史蒂夫眼裡是那麼地甜美可愛,情不自禁地伸手摟住他的腰,低頭回吻他柔軟飽滿的唇瓣。

原本只是點到即止的吻,在巴奇敞開嘴唇,有些生澀卻依然熱情地回應之後,史蒂夫也不再客氣地長驅直入,用自己的舌頭捲起巴奇的舌頭與之交纏,並不時舔拭著他濕熱的口腔。

巴奇從未曾體會過這麼令他心跳加速的吻--雖然事實上他也沒怎麼接過吻--在史蒂夫忘情的攻勢下,呼吸不免急促了起來,體溫也跟著上昇。

兩人吻得難分難捨,直到巴奇被吻的頭暈目眩,幾乎無法呼吸,身子一軟差一點往後倒下昏過去,史蒂夫才驚覺自己吻得太激烈了,趕緊停下吻,並立刻伸手將巴奇抱回自己懷中,關切地問。

「巴奇?你沒事吧?」

氣喘吁吁的巴奇將火燙的臉靠在史蒂夫寬厚的胸口,閉著眼睛,輕輕點頭。

「……嗯……我很好……只是還不習慣……」

拍撫著巴奇的背,確定巴奇沒事之後,史蒂夫才鬆了一口氣,「那就再多練習幾次,我相信你是最好的學生,一定很快就能學會怎麼好好接吻。」

史蒂夫的調笑讓巴奇好不容易退燒的臉又熱了起來,忍不住想,果然史蒂夫也是羅傑斯家族的一員,接著也想到了羅傑斯家另外兩位Apha,看樣子不管是老中青,他們三代Alpha撩Omega的技術大概是遺傳,自己的二哥不用說了,那個杰克叔叔居然也偷偷地為強尼生下了孩子,雖然是被強迫的,當初也還是有感情的吧?

當然,最厲害的還是自己的Alpha了。

看著自己身旁兩側拉著韁繩的史蒂夫手臂上健壯的肌肉線條,再看看自己與之相比簡直可以用瘦弱來形容的雙手,巴奇心中湧上了一股動力,他的史蒂夫是世界上最好的Alpha,居然在自己的國家利益以及私人感情之前,先想著自己--一個Omega--的未來。

至少,巴奇從未見過有其他Alpha能夠如此替Omega著想。

那麼,為了回報史蒂夫,既然自己如今身為他的王后,那麼巴奇應該要與史蒂夫分憂解勞,而不是當一個被史蒂夫關懷保護的柔弱Omega。

就算跟史蒂夫比起來巴奇只是個連他三分之一年齡都沒活過的少年,而且不管是國家的規模還是天生的性別,他都跟史蒂夫有太大的差距,但再怎麼說他都曾經是個王子,現在還是王后,巴奇絕對能夠幫助史蒂夫。

「我一定會的,史蒂夫,只要你願意教我,我什麼都可以做到……還有,就算我是Omega,也不是什麼嬌柔依人的薔薇,更不是什麼含苞待放的花蕾,我可是你的王后,」轉過頭,巴奇舉起了右手食指指向史蒂夫,臉上綻放出笑容,「所以你也不是什麼風燭殘年,你是我的王、我的丈夫,將來還會成為我們孩子的父親,你還要活很長很長,長到可以抱孫子。」

這句話的邏輯雖然有些強硬,但巴奇的話卻讓史蒂夫發笑之餘,也湧上一陣感動。

「那時候我怕都要一百多歲了。」

臉上依然維持著笑容,巴奇不知為何得意洋洋地左右晃了腦袋。

「聖經裡上帝有說過,人最多可以活到120歲,那時候我也78歲了,可以陪你一起去天堂,」臉上的笑容柔和了起來,巴奇搭著史蒂夫環著自己的手臂,輕聲說:「我會陪著你,直到時間盡頭。」

巴奇輕描淡寫卻彷彿一生誓言的話,震撼著史蒂夫的心臟,這次他是真的說不出任何話來。

「……巴奇……」

緊緊擁抱著巴奇,閉上了雙眼,史蒂夫很小聲很小聲地,近乎唇語般,用巴奇聽不到的聲音喃喃低語著。

「果然是你……你真的……一點都沒變……」

而巴奇只是將後腦勺靠在史蒂夫的胸前,在寒冬的風中,享受著自己丈夫溫暖擁抱的守護。

 

 

 

 

 

 

 

 

TBC

 

 

 

___

 

 

 

……雖然想來個馬震(。)但是想想巴奇還是處呢,還是別欺負他了(以後有機會再說(咦(忽然想到火王子那一對好像可以(毆爛(比如說回自己領地的小火不小心撞見了剛參加完侄子婚禮也要回自己國家的杰克,於是兩人一番馬上追逐,結果杰克跑不過小火被抓上了馬,然後……(嘿嘿嘿(被拖走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