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巴奇的聖誕禮物 (下)

上篇中篇

這是一個童話故事,所以吧唧生出盾牌也是很自然的事(!?

因為有人說希望吧唧能少流一點血,所以這次就只讓他流一點點血了(毆爛

未成年吧唧,還請避雷喔

___

 

 

從剛才開始,史蒂夫就一直瞪著他那雙藍得不可思議的眼眸盯著巴奇不放,看得巴奇既不安又興奮、既羞恥又緊張。

心臟狂跳著,巴奇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氣、忍著羞恥,把手掌伸進自己的膝蓋窩下,抬起雙腿,將沾滿了蜂蜜及某些羞於啟齒的半透明液體的股間展示在史蒂夫面前,半睜著因羞恥而升起霧氣的湖水綠,用行動做出進一步的邀約。

但史蒂夫雖然瞪大了雙眼,卻依然只是一言不發地盯著他看。

最讓巴奇不知所措的,是史蒂夫的視線並不是看著巴奇的下體,而是凝視他的眼眸,從那雙深邃的藍眼中所蘊含著的情感,並不只是情慾,還有更多、更深切的,現在的巴奇還不明瞭的複雜情愫。

在史蒂夫的無言注視下,巴奇的全身甚至連內部都在發燙,勇氣跟羞恥心幾乎都要消耗殆盡了,本就有些微微顫抖的身軀抖得更加厲害。

雖然因為家庭因素,巴奇不管是外表還是內在都顯得比一般同年齡的孩子早熟,但他畢竟還是個十五歲的少年,更何況現在他的姿勢實在很糟糕,讓巴奇感覺自己就像是個主動勾引男人的壞孩子--雖然客觀來說的確算是。

「……史蒂夫……」

於是巴奇終於忍不住無言的沉默,張開了嘴,有些緊張地舔了舔唇瓣,小聲地呼喚著眼前男人的名字。

這句混著羞怯跟不安的呼喚聲總算喚回了史蒂夫的意識,他像是終於回過神來似的露出帶著歉意的表情,俯身靠近了巴奇,並伸手將他摟進了懷裡。

突然近距離看到史蒂夫那張英俊挺拔的面容,再加上兩人赤裸的濕熱下身緊貼在一起,巴奇心臟猛地一跳,本就因前戲跟亢奮而高揚的體溫更是急遽上升,

「……對不起,巴奇……」

然而接下來史蒂夫的道歉卻讓巴奇感到疑惑,側臉看向那張帶著歉意的笑容,問道:「為什麼道歉?」

「我比誰都希望你能夠幸福,自由而快樂的過著平凡的生活……」伸手覆上巴奇熱烘烘的紅頰,史蒂夫像是在回憶什麼似地,低聲說:「但我終究還是無法讓你離開我身邊。」

一邊說著,史蒂夫溫柔地抱起了巴奇的腰,讓他稍微浮在自己的高聳欲望上,對著那處滴著化開了的蜂蜜的小小肉洞,將他慢慢往下壓,用自己怒張的性器破開了他的身子。

「啊……!」

即使史蒂夫剛才已經相當溫柔細心地潤滑擴張過,但巴奇畢竟是第一次被男人侵犯,狹小緊窄的入口處被火熱的巨物一點一點撐開來的撕裂痛還是讓巴奇繃緊了身體,仰起脖子,露出雪白的頸項,他的喉結才剛開始發育,突起還不明顯,隨著巴奇有些痛苦的喘息低吟而上下滾動。

看著巴奇仰起的頸子,史蒂夫忍不住往那微微隆起的咽喉處輕輕咬了上去,尖銳的刺痛讓巴奇原本帶著痛楚的呻吟化為顫抖的驚叫。

很痛、很脹、很難受,巴奇情不自禁地抓住了史蒂夫壯碩的手臂,但是當史蒂夫停下動作看著他,像是在問『需要停下嗎?』時,巴奇卻只是搖了搖頭,閉上眼睛,急促地深呼吸,放鬆身體好讓史蒂夫能完全地進入自己。

史蒂夫也觀察著巴奇的狀況,緩慢地推進並溫柔地撫慰著巴奇疲軟的陰莖,舔吻著他的脖子與鎖骨,試圖用快感沖刷掉巴奇的痛楚。

「嗚……啊……」

終於,在雙方的努力之下,史蒂夫扶著巴奇痙攣的腰,讓他整個屁股都坐到了自己大腿上,脆弱的體內像是被硬生生塞滿了一根粗熱的鐵棒,讓巴奇疼得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

雖然已有心理準備,但巴奇從來沒體會過這種像是被貫穿般的燒灼疼痛,然而說只有疼那也不太對,史蒂夫硬挺的火熱埋在體內,甚至可以感覺得到那貼合著自己內壁的質感與熱度,並不時跳動著,帶來了難以言喻的酸脹飽滿感。

或許是感受到巴奇的不適,史蒂夫在整根沒入之後,並沒有其他動作,只是一手輕柔地拍撫著巴奇汗濕的背,一手在抽搐的腰間摩娑著,並不時吻著巴奇顫抖的肩膀。

哽咽著喘息,將額頭輕輕靠在史蒂夫寬大的胸膛,聆聽著兩人份的劇烈心跳,好一會後,巴奇感覺沒那麼疼了,才張開嘴唇,紅著臉輕輕說:「可以了……你動一動……」

點了點頭,得到了巴奇的允許之後,史蒂夫才抓起了巴奇的臀肉,往兩旁分開,開始了緩緩的進出。

穴口被肉棒磨蹭的感受使得巴奇渾身發麻,當史蒂夫含住了他顫抖的乳尖,並同時握住了因疼痛而疲軟的陰莖時,巴奇再也忍不住發出了痛苦又愉悅的悶哼,。

抽出的柱身上,除了混著蜂蜜的半透明體液之外,還沾染了怵目驚心的鮮紅,讓史蒂夫心疼得皺起了眉,看樣子方才的侵入似乎撕裂了巴奇,香甜的蜂蜜氣息中也參雜進了血液特有的腥甜味,。

隨著巴奇內部的適應,史蒂夫也加快了律動,在越發劇烈的抽插之下混著血液的蜂蜜被擠出巴奇的小穴中,讓整間房間充滿了蜂蜜跟血混在一起甜腥氣味。

柔軟脆弱的肉壁被粗熱堅硬的肉棒不斷推擠摩擦,酸酸麻麻的感受很疼卻又很舒服,癱軟著未成熟的肢體在高大健壯的男人擁抱下無力晃動著,從顫動著的濕紅唇瓣中吐露而出的全是羞恥的呻吟

史蒂夫的進出越來越猛烈,被上下搖晃得得昏沉沉的巴奇只覺得自己身體內外都好熱,特別是不斷被史蒂夫頂弄衝撞的體內深處,彷彿有什麼藏在自己的身體裡,並且隨著快感越來越強烈,也跟著脹大,蠢動。

這種陌生的感覺讓巴奇忽然有些害怕,不禁抱住了史蒂夫,無意識地左右晃動著腦袋,一手抵在自己不斷被往內頂的小腹上,對著他唯一能求助的對象哭訴著自身的恐慌。

「史……史蒂夫……嗚……我的裡面……好……啊……怪……好像有什……什麼……」

聽到巴奇那麼說,史蒂夫卻不慌不忙,只是微笑著捧起了巴奇的臉輕輕吻了上去,然後就著插入的姿勢將他壓到了床上。

「別怕……巴奇……閉上眼睛……一切交給我……」

被壓在床上仰躺著的巴奇眨著淚眼望著史蒂夫用右手覆在自己的雙眼上,柔聲地安撫著他,不可思議的安心感讓他乖乖地閉上了雙眼,感受著厚實的掌心覆在自己的小腹上的溫暖。

在巴奇閉上眼睛之後,史蒂夫左手維持著覆在巴奇濕搭搭的小腹上,並溫柔按摩著,另一手則移到了巴奇的腳踝上,用一隻手就握住了巴奇的兩隻腳踝,將他的雙腿一起抬到自己的左肩上,用手肘壓著他纖細的小腿,接著,一反之前溫柔細膩的動作,又狂又猛地操進巴奇的身體裡。

「嗚、啊!」

突如其來的強烈衝擊讓巴奇忍不住尖叫出聲,但他還是忍著沒睜開眼睛,很快地,在史蒂夫近乎瘋狂的往他的體內狂操猛幹的攻擊下,巴奇只能舉起雙手遮著自己淚流滿面的臉,

除了尖叫跟哭喊,巴奇不曉得自己在如此激烈的衝撞下還能做些什麼,本來就已經被撕裂的肉穴疼痛早已麻木,劇烈的抽插帶給巴奇麻木的酸疼脹痛,以及完全超乎想像的快樂。

鋪天蓋地而來的強烈快感讓巴奇幾乎忘了現在是在自己房裡,家人都在睡覺的深夜,他卻像個蕩婦般被才認識不到兩天,他只知道名字的男人幹得哭叫呻吟。

隨著快感一波波襲來,巴奇體內蠢動著的高熱又進一步膨脹,但更加強大的快感使得巴奇無暇顧及自己體內的變化,包括自己散發出淡藍色光芒的肚子以及史蒂夫,只能沉浸在從未感受過的快樂之中,無力搖晃。

就在極致愉悅的快感高潮將巴奇沖上顛峰的瞬間,彷彿有什麼東西從自己身體內衝了出來,猛烈的抽離感跟快樂使得巴奇失去了意識,等到他在史蒂夫的親吻下緩過神時,他只感到體內原本的蠢動著的異物感已經消失,而自己躺在床上,正確來說是史蒂夫的懷中。

全身內外瀰漫著疲累的酸麻感下巴奇只能勉力眨了眨沉重的眼皮,有些茫然地看向史蒂夫。

像是看出巴奇眼中的疑問,史蒂夫微微一笑,在巴奇的額頭上親了一下,低沉著溫柔的嗓音,在他耳邊輕聲細語:「沒事了巴奇……一切都結束了……謝謝你的幫忙,你現在就先好好地睡吧……」

史蒂夫帶著磁性的柔和嗓音像是搖籃曲,讓巴奇閉上了眼睛,在安穩的舒適感中沉沉睡去。

「謝謝你,巴奇……你知道當你說你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你愛我時,我有多麼高興嗎?」

看著巴奇稚氣未脫的睡臉,史蒂夫撫摸著巴奇柔軟的棕髮,在巴奇因淚水而溽濕的睫毛上輕輕一吻。

「我不應該那麼想,但是……你是屬於我的……謝謝你依然愛著我」

 

 

*** *** ***

 

 

第二天早晨,巴奇在體內奇妙的酸麻感中睜開雙眼,一切都恢復原來的模樣,不管是巴奇身上的睡衣,還是染上了血與蜂蜜的床單,還有巴奇身上本來史蒂夫所留下的咬痕跟吻痕。

包括史蒂夫的蹤影。

不管是原來的人類形體,還是兵人模樣,巴奇怎麼都找不到他,就連問了他的弟妹們,他們也都異口同聲表示沒看過什麼兵人,就好像巴奇從來沒有遇過史蒂夫。

除了體內微妙的酸麻感受以外,一切幾乎就像是場不可思議的夢。

睜著濕漉的眼睛,巴奇怔怔地望著自己的床頭櫃,心臟彷彿被揪住似的無法呼吸。

對了!老索爾一定知道史蒂夫在哪裡!

一想到這裡,巴奇也不管自己身體還有些痠軟無力,也不管外頭寒冷,胡亂抓起了大衣就要往外衝去。

然而當他上氣不接下氣地奔到老索爾的店裡時,卻只見到破舊的店門口上掛著『房屋出售』的牌子,從什麼都沒有的櫥窗內可以直接望進空蕩蕩的店面。

當呆若木雞的巴奇聽到經過的路人談論著「聽說這間房子鬧鬼,所以一直賣不出去,空著有十年了。」時,他腦袋陷入一片空白。

什麼叫做空著有十年了?明明這裡是老索爾的打鐵舖啊?史蒂夫去哪了?難道……這都是因為魔法?史蒂夫解除了魔咒以後就跟著老索爾離開了……?

他的確沒有想過解除魔咒之後,史蒂夫會怎麼樣,雖然史蒂夫說過愛他,卻也並沒有許下過什麼承諾,而且也是巴奇自己自願要奉獻自己的肉體解除史蒂夫的魔咒,所以就算史蒂夫真的就這麼離去,巴奇也沒什麼立場挽留他。

但他沒有想到史蒂夫會就這麼無聲無息的離開,什麼都不說一聲,什麼都沒留給他。

死命咬住了顫抖的下唇,巴奇忍耐到了最後,還是沒有辦法阻止自己的眼淚流下來。

像是被拋棄在寒冷冬夜的小浣熊一樣,巴奇睜著因淚水而模糊的視線,一直佇立在門口,直到天都黑了,才拖著沉重的步伐,搖搖晃晃地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詹姆斯!你怎麼那麼晚回來?去哪裡了!」

面對母親的關心,巴奇完全沒有回答的心情,只是默默地將大衣丟到衣帽架上,低著頭,說聲「我不太舒服」就回到了自己房裡。

鎖上門後,巴奇就像失去了靈魂的傀儡人偶一樣,碰的一聲倒在了床上,趴在床上安靜無聲的痛哭。

如果跟別人談起,那麼他們大概會笑巴奇是被騙失身,還為了渣男的離去而哭泣的傻瓜吧。但是巴奇知道,史蒂夫的離開是為了自己好,就像他提到過的他希望巴奇能幸福、自由而快樂的過著平凡的生活。

但是史蒂夫的獨自離去卻讓巴奇的內心感受到了他從未有過的寂寞悲傷,巴奇只覺得自己就好像靈魂被抽空的軀體一樣,出了悲痛跟空虛以外什麼都沒有。

明明才認識了史蒂夫兩天不到,巴奇卻再也無法回到那個從來沒遇到過史蒂夫那單純的巴奇了,雖然他還是為了家人想辦法努力振作,然而他還是會在回到房裡看到床頭櫃時想到史蒂夫,然後哭得像個小姑娘。

這樣茶不思飯不想的渾渾噩噩日子過了一個多月,街頭巷尾都在談論關於歐洲某小國的國王來到了紐約作外交參訪的時事新聞。

當然,還沒從失戀的神傷中走出來的巴奇根本沒有什麼興趣,直到他被一群黑衣人擄上了車,帶到大使館,在使館的房間內見到了史蒂夫他才發現歐洲某小國的國王就是史蒂夫。

「你好,我是格蘭特王國的國王,史蒂夫‧羅傑斯,」一身純白色的正式禮服,史蒂夫滿臉笑容地快步上前緊緊擁抱住巴奇,「好久不見,你最近過得還好嗎?巴奇。」

「……好你個鬼,你這幹了就跑的超級大混蛋!」

破口大罵巴奇用力搥了一下史蒂夫的胸口,然後將臉埋在他的胸前,發出了哽咽。

溫柔地輕拍著巴奇顫抖的背,史蒂夫帶著歉意地柔聲安撫著:「對不起,巴奇……在現在這個世界裡,我必須是這樣的身分才能帶給你最大的幸福,所以我跟索爾去做了一些準備,沒有先跟你說,讓你擔心了。」

「你為什麼不先跟我說?」

聽到依然不肯抬起頭的巴奇悶悶的抱怨,史蒂夫繼續對巴奇解釋:「因為扭曲現實的法術相當危險,沒有十足十的把握,我不想讓你抱持著希望卻又失望。」

巴奇身體震了一下,抬起頭,含著淚眼地盯著史蒂夫,「那你就沒想過你一聲不響的離開,我心裡會有多難過?」

看著巴奇紅通通的雙眼及消瘦的臉頰,史蒂夫自責又心疼地將他用力緊擁入懷中。

「……我知道……我真的很抱歉……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然後捧起了巴奇的臉,史蒂夫以吻作為誓約,許下永恆的諾言。

後來,在父母允許之下,巴奇跟著史蒂夫一起到了格蘭特王國,擔任他的貼身助理,日夜相伴、形影不離。

過了三年後,史蒂夫在巴奇十八歲那年正式向他求婚,巴奇當然立刻就欣然接受。

於是,就像所有童話故事一樣,國王與王后他們兩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直到永遠。

 

 

 

 

 

 

 

 

 

Happy Ending

 

 

 

 

___

 

 

 

 

 

 

 

 

 

 

以下,部分真相。

其實史蒂夫幫索爾對抗洛基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索爾會來到這裡只是為了幫史蒂夫解除魔咒,但史蒂夫一直不願意打擾巴奇的新生活,所以索爾才一怒之下把他放到櫥窗曬太陽(咦

結果被路過的巴奇看到,所以結果還是算托了索爾的福XD

人們記憶中覺得索爾在這裡很久,其實是索爾的魔法,索爾真實的外表一點都不老。

巴奇從一出生就註定要成為史蒂夫的,正確來說是出生前,更正確來說他其實不是第一次見到史蒂夫,他也是當初對抗洛基的同伴之一,在史蒂夫中了魔咒之後,為了保護變成兵人的史蒂夫跟星盾而死亡,即使死亡他的靈魂也一直想要代替史蒂夫守著星盾,所以把星盾放入了自己的靈魂深處保護著,並一起重生。

只有史蒂夫才能進到巴奇的深處(雙關語)取回盾牌。

而史蒂夫之所以不對巴奇說出真相,是對巴奇覺得歉疚,而且對方現在才十五歲。

九頭蛇能感應到史蒂夫的魔力,所以他一恢復原狀就找上門來了,然後就被弄昏巴奇後暫時取回星盾的史蒂夫幹掉了(。

為什麼洛基要把解除魔咒的方法設定成這樣?為什麼史蒂夫可以變成歐洲某小國的國王?還可以娶外國平民男性為王后?

因為這是童話故事(。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