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百年幸福

美隊三的百年後終於醒來的吧唧,與外表年齡半百的老盾在教堂裡的兩人婚禮,婚紗肉有。

(雖然我超級想放飛的,但半透明婚紗什麼的跟鎖在聖壇什麼的最後還是沒有真的出現,只是老盾嘴裡說說而已(咦)

女裝注意,還請避雷

___

 

 

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場太過美好的夢。

直到現在,與穿著婚紗的巴奇面對面一同佇立在教堂聖壇前的此時此刻,史蒂夫都還有些害怕自己只是在作夢。

雖是健壯高大的男性,但巴奇卻穿著一身純白的新娘婚紗,午後的陽光透過教堂聖壇後方背景的彩繪玻璃投射他身上,往上梳起的削短棕髮上披戴著半透明的頭紗及精美花飾,襯托著那張俊美臉龐上柔和中帶著羞澀的微笑,讓巴奇看上去像是在發光。

原本由於在冷凍櫃中沉睡了近百年,終於醒來並與史蒂夫一同開始新生活的巴奇膚色總顯得有些蒼白,但如今或許是因為在陽光照耀下,他的臉頰漾起了健康的紅潮,嘴角輕輕彎起的淺笑,一如往昔。

在這個布魯克林的教區小教堂中,一切猶如時光重現,彷彿他們從未離開過布魯克林,巴奇也未曾經歷過那些可怕的折磨創痛,他們平凡地在布魯克林成長、在適當的時機互訴衷情,並像一對普通的情侶一般決定不畏世俗眼光,舉行一個只有他們兩人的婚禮。

就像巴奇沉睡著的這百年來,史蒂夫常常會作的那些夢。

「……你怎麼又哭了?」

巴奇皺起了眉,又無奈又心疼地伸出雙手,輕輕擦去史蒂夫不知不覺流下的淚水。

那雙手--特別是左手傳來的觸感及溫暖讓史蒂夫的眼淚不僅沒能止住,反而流得更誇張。

「嘿,雖然我懂,但你可不能嫌我穿起新娘婚紗來難看到讓你想哭,」巴奇擺動著身體,讓婚紗隨之舞動,擠眉弄眼地扁了扁嘴,開玩笑地抱怨:「這可是你要求我穿上的,臭小子。」

看著模糊的視線中巴奇戲謔的笑容,史蒂夫無法用任何言語形容自己內心的感受與悸動,如此近在眼前、真真切切、觸手可及的美好景象,幸福得讓史蒂夫心臟震顫不已。

「我怎麼可能嫌你,巴奇……是你太好看了……」抬起雙手,史蒂夫將掌心覆在巴奇的手背上,低聲說道:「看看我,我已滿頭白髮,而你依舊年輕美麗……對我來說,你美好的像是一場夢。」

原本笑著的巴奇聽到了史蒂夫那麼說,臉上表情逐漸蒙上了陰影。

「……史蒂夫……」

「什麼都變了,只有你,巴奇……」

壓抑著哽咽,史蒂夫輕聲低語著,然後低頭吻上了巴奇的唇。

自從巴奇選擇進入冷凍艙之後,時光已匆匆飛逝了將近一百年,西元2117年的世界,只有巴奇是永恆不變的。

由於超級血清的作用力,史蒂夫雖然實質已將近兩百多歲,但外表年齡只有六十左右,而巴奇由於冬眠的緣故,外表就跟冬眠前一模一樣。

在這一百多年的歲月中,史蒂夫一直努力不懈地尋找著解除巴奇腦中洗腦程式的方法,期間發生過許多事,有好的有壞的,而那些都隨著曾經的同伴們陸續逝世於記憶中逐漸淡去,獨留因超級血清延緩老化的史蒂夫及處於冷凍睡眠狀態中的巴奇。

雖然後來他們一同抵抗外來的威脅並得到了東尼的諒解後,在以東尼為首的復聯與神盾局斡旋之下,包括巴奇以及史蒂夫等當初所有違抗了蘇科維亞協議的一派最終全體被判無罪,隨時可以回到美國。

然而由於巴奇腦中的洗腦程序一直不穩定,所以一直到巴奇甦醒前史蒂夫都跟巴奇一起留在瓦干達,直到在巴奇醒過來並確定程式順利解除為止。

對於再度成為過時之人的史蒂夫來說,當看著巴奇睜開了眼睛,並輕輕呼喚自己名字的瞬間,史蒂夫內心激動萬分,就像他的生命直到那一刻起才真正活了起來。

帝查拉駕崩前有特別留給他的繼承人關於史蒂夫跟巴奇的遺言,所以即使帝查拉本人已經不在了,瓦干達依舊把史蒂夫跟巴奇當作上賓,而巴奇左手的仿生手臂,更是帝查拉留給他們的最後一樣贈禮。

不知該如何感謝帝查拉以及他兒子的史蒂夫跟巴奇在經過一番商量後,決定一同回到美國,擔任瓦干達的大使,搭起跟美國政府之間的溝通橋樑。

回到了美國的他們婉拒了兩邊政府的安排,選擇在布魯克林定居,住在離他們原本的家只有幾條街區的普通平房裡。

兩人的新生活安定了沒多久後,史蒂夫就向巴奇求婚,並租下了他們教區的小教堂,舉行一個只有他們的婚禮。

在什麼都變了的故鄉裡,只有這座小教堂維持著跟他們幼時記憶中的幾乎一樣。

「……你還記得嗎?」史蒂夫依依不捨地將唇從巴奇嘴上離開,小聲說:「每次在這裡看到漂亮的新娘子,你總是問我喜歡怎麼樣的婚紗,將來要娶什麼樣的姑娘?」

被吻得有些缺氧的巴奇喘著氣,輕輕點頭,舔了舔濕濕紅紅的唇瓣,有些恍惚地笑道:「你老是不肯回答,問急了還會生氣。」

「因為我想娶的新娘一直都是你……」

「史蒂夫……」

巴奇內心一陣感動,但很快就被史蒂夫接下來的話冷卻下來。

「你現在身上穿的,就是我最喜歡的婚紗,只可惜沒有半透明。」

「你還在想著半透明的婚紗?」想起史蒂夫之前給他看過的設計圖,巴奇忍著想翻白眼的衝動,低吼著:「那根本有穿跟沒穿一樣啊!」

巴奇身上穿的這套婚紗正是史蒂夫親自設計並量身訂作的新娘婚紗。

在等待巴奇甦醒的這些時光中,或許是長年壓抑跟克制之下,史蒂夫的性癖變得有些奇特,比如說,他喜歡給巴奇設計一些若隱若現的情色衣裝,讓他在家裡當作家居服穿著,或是在巴奇的體內塞入一些不可告人的小玩意,然後帶他出去約會,或者將巴奇鎖在床上或是餐桌上,玩弄他的性感帶,欣賞著巴奇羞恥又敏感得哭求他的模樣。

有時候,巴奇自己也會要求史蒂夫粗暴一點對待他,這些都是他們私底下的情趣。

就像現在這套服裝,原本史蒂夫希望的材質是半透明的,還提出了想將他鎖在聖壇上操的想法,但基本上都順著史蒂夫意見的巴奇這次卻無論如何無法接受。畢竟,在教堂舉行的結婚儀式應該是要嚴肅點的,更何況,這可是一生一世的終身大事。

對史蒂夫來說,巴奇願意跟他結婚並穿上新娘婚紗就已經是天大的禮物了,所以他也不能再多奢求什麼,而且,他還可以退而求其次。

史蒂夫抱起了還有些氣呼呼的巴奇,將他放到聖壇上坐著,接著做了個深呼吸,伸手握住巴奇的雙手,凝視著他睜大的雙眼,誠懇地柔聲宣誓。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巴奇,你願意成為我的新娘,跟我共度一輩子嗎?」

巴奇呼吸有些急促,本就盪漾的湖水綠中更是濕潤,眨了又眨,才張開了有些顫抖的嘴唇,輕聲回應。

「我願意……史蒂夫……」

史蒂夫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從胸前口袋裡取出戒指,緩緩將戒指套進了巴奇左手的無名指上。

「那麼,在上帝的見證下,我宣布……我們從此成為一對伴侶,直到時間的盡頭。」

在巴奇也跟著將戒指套近史蒂夫的無名指上後,史蒂夫迫不及待地做出了宣告,並吻上了巴奇。

「現在……這裡只有我們……只有一個老新郎跟他的小新娘……」史蒂夫輕輕抱著巴奇的肩膀,將他慢慢壓向聖壇上,一邊吻一邊低聲說:「上帝一定也很樂意見證我們的圓房……」

乖乖地被史蒂夫壓到了聖壇上的巴奇並沒有反抗的意思,只是有些緊張地看了一眼鎖起的教堂大門,雙手揪著史蒂夫純白的西裝外套,與他互相凝視。

從小巴奇就很少拒絕史蒂夫的要求,只要史蒂夫開心,巴奇什麼都願意,更何況現在巴奇的內心無時無刻都充滿了對史蒂夫的感謝及歉疚,因此,當史蒂夫跟他求婚時,他馬上就答應了。

他很清楚史蒂夫深愛著他,而自己也深愛著史蒂夫,他完全沒有拒絕的理由跟意願。

而且,巴奇自己也很想永遠陪伴著史蒂夫。

當再度睜開眼睛,看見史蒂夫的金髮轉變成了滄桑的白髮,臉上也增添了些許歲月的紋路,卻依然如昔的笑容,巴奇的眼淚當場流了下來。

是他害得史蒂夫浪費了百年的大好時光

所以就算史蒂夫不知哪根神經不對,異想天開地表示他想看巴奇穿上婚紗的模樣,巴奇也只是驚訝了一下,確定不是開玩笑後,也沒有太大掙扎就欣然同意。

雖然聽到半透明婚紗跟鎖在聖壇上時巴奇還是堅持否決,但其他部分巴奇都可以接受。

如果史蒂夫想在這裡上了他,那麼,雖然羞恥,但巴奇還是會主動敞開雙腿,接納史蒂夫。

相較於史蒂夫為了自己所做出的犧牲,明明自己是個男人,卻穿上新娘婚紗、成為另一個男人的新娘,在教堂聖壇上被操什麼的,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而且,巴奇不能否認他其實非常的開心。

「……唔……嗯……」

史蒂夫一邊吻著巴奇,一邊順著巴奇的腳部線條,將手滑入了大蓬裙的內部,在史蒂夫將巴奇雪白的雙腿分開,展示出婚紗裙下的旖旎風光時,巴奇心中湧上的強烈羞恥讓他不只臉。連肌膚都染上了艷紅。

由於史蒂夫的要求,巴奇的新娘裝相當完美,包括了蕾絲吊帶襪跟女式內褲,腰間甚至還穿上了馬甲,但沒有穿上胸罩,只露出了雙乳。

一切都是純白的,更加襯托出了裸露在外的緋紅肌膚,胸前在白色的婚紗內若隱若現的兩粒緋紅突起,更使得巴奇看起來純潔又淫靡。

心動之下,史蒂夫情不自禁地俯身吻上了巴奇純白蕾絲內褲下隆起的欲望,刺激之下,巴奇全身微微一顫,揪住了自己的婚紗裙,陰莖也跟著起了反應。

「啊……史蒂夫……」

隔著薄薄的蕾絲,史蒂夫溫柔地揉著巴奇的欲望,並不時往下滑動,按壓著臀縫間的凹陷,酥酥癢癢的感受讓巴奇低喘著氣,滲出的體液讓內褲濕得一蹋糊塗,很快地,巴奇性器越發脹大硬挺,卻被包在緊小的漉濕內褲裡,難受得讓他皺起了眉,忍不住出聲哀求著史蒂夫。

「幫我……史蒂夫……」

「放心,我會的,巴奇……」

說著,史蒂夫牽起了嘴角,伸手將濕透了的內褲往下拉,巴奇溢出了前液的陰莖立刻彈跳而出,當史蒂夫張口含住了敏感的龜頭時,強烈而清晰的快感讓巴奇幾乎是弓起了身子尖叫。

一邊用嘴吞吐著巴奇的性器,史蒂夫一邊試探性地將手指刺入了後方一張一合的小小肉洞裡,由於在換上婚紗之前史蒂夫早就給巴奇做足了準備,所以那裡已經相當柔軟濕潤了,溫熱的肉壁蠕動著毫不費力地就將史蒂夫的中指吞入至根部。

於是史蒂夫也不客氣地插入了更多手指,在那熱烈歡迎著自己的緊窄內部抽送擺動,前後同時湧上的快感讓巴奇身子不時抽搐著,張嘴低喘著呻吟。

不久,從口中肉柱的脹大,以及包裹著自己手指的內壁,察覺到巴奇就快要到了的史蒂夫突然握住了巴奇性器的根部,引起對方一震,

「告訴我,你什麼地方最舒服?」握著巴奇跳動的陰莖,三根手指停留在收縮著的濕熱肉穴中,史蒂夫將嘴貼在巴奇起伏的肚臍眼上,低聲詢問:「是你的陰莖……還是你的……小穴……?」

「都……都舒服……」被硬生生卡在高潮邊緣的巴奇難受得扭動著身軀,「史蒂夫……別玩了……快點……」

「快點……什麼?」

史蒂夫明知故問,甚至還同時將指腹按在極度敏感的鈴口以及前列腺上,逼出了巴奇的顫抖與啜泣。

「嗚……快點……」忍受不了情慾的巴奇最終還是不顧羞恥地低泣哀求著:「插我的……我的小穴……史蒂夫……」

「一切都聽你的,我親愛的小新娘。」

得到了滿意答案的史蒂夫總算放開了對巴奇的束縛,但巴奇還來不及喘一口氣,就感到自己突然被碩大的火熱肉棒整個撐了開來,體內深處被頂入的瞬間,強烈的高潮讓他的眼前一片空白。

巴奇甚至停止了呼吸,直到史蒂夫用舌頭在他敞開來的口腔內舔舐而過,並交換著氣息與唾液,他才回過神來,擁抱著他的新郎,並想辦法在劇烈的衝撞中努力作出回應。

這並不難,巴奇的身體太過於習慣被史蒂夫操了,不僅才剛被插入就射了出來,而且即使高潮中也依然能清楚感受到史蒂夫不斷衝撞著自己內部的快樂,每一次滾燙的硬挺在脆弱的肉壁上摩擦推擠都帶來了酥酥麻麻的電流,隨著越發快速的律動一下一下地流過,讓巴奇無法自己地沉浸在史蒂夫帶給他的無邊無際的歡愉中。

「啊、啊……慢點……史蒂……嗯……」

忽然間,布料被撕扯開來的聲音傳進了巴奇因快樂而有些模糊的意識裡,令他心中一驚,即使正在被激烈搖晃,也還是想辦法開口,哽咽著斷斷續續地說:「別……別弄壞了……嗚、啊……婚紗……」

「巴奇……?」

史蒂夫放緩了抽插的動作,有些訝異地看向在他身下喘息的巴奇。

「……這是……你……特別做給我的……我想好好保存著……」

看著巴奇咬了咬牙,滿臉通紅地別過臉小聲地低語,低垂著的睫毛上顫動著透明的水珠,在眨動時滴落的模樣,史蒂夫只覺得自己內心跟小腹受到了巨大的衝擊,一時之間竟不知自己究竟是想緊緊擁抱巴奇,還是猛力操幹他,只是僵在當場。

不過很快的,史蒂夫突然維持著插入的姿勢,用雙手抓住巴奇的腰間,用力將他抬起,轉身抵在了一旁的十字架上,然後自己坐到了聖壇上。

「啊……!」

史蒂夫突如其來的舉動以及體內加深的火熱肉棒讓巴奇忍不住仰起頭發出混著難受跟甜蜜的驚叫聲。

「這樣就不會弄壞婚紗了。」

伸手撫著巴奇的臉龐,史蒂夫低聲說著,像是望著什麼耀眼的事物般瞇起了雙眼,然後將雙手順著巴奇手臂的線條滑過,將他以十字的模樣抵在了十字架上,如此冒瀆的行為使得巴奇忍不住低下了頭。

「別這樣史蒂夫,放我下來……」

雙手被壓在十字架上,身穿著純白婚紗,因羞怯及罪惡感而顫抖著身軀,脹紅了臉的巴奇就像是被獻祭給神的新娘,但他被婚紗裙所掩蓋住的下身卻正含著男人的陰莖,倒錯的背德感讓史蒂夫亢奮得甚至一陣顫慄。

「你是我的新娘……巴奇……從小我就想……有一天……你會只屬於我……」

說著,史蒂夫吻上了巴奇,並再度開始了緩慢的抽插與攪動。

由於由下往上插入的坐姿,史蒂夫的性器在巴奇體內進得很深,而且很熟知內部的敏感點,每每頂得巴奇渾身酥麻,逐漸放棄了抵抗,在史蒂夫的吻中嘆息低吟。

緩慢的碾壓持續了一會後,史蒂夫為了追求更高的快感,終於將手從巴奇的手上放下,往上下舞動的紗裙內移動,順著細緻柔滑的絲襪一路滑到了渾圓的臀部。

忘情地揉捏著巴奇彈性十足的臀肉,史蒂夫加強了抽插的速度跟力度,大力地往上頂撞著巴奇的內部。

敏感的肉穴內不斷被肉棒碾壓衝撞的酸脹酥麻,讓巴奇沉浸在迷茫與快樂中,耳邊的粗重喘息聲讓他睜開了渙散的眼眸。

陽光投射在神聖的祭壇上,映照出史蒂夫那一頭銀灰色的白髮,以及他那純白的新郎禮服上,原本筆挺整潔的西裝,如今因激烈的做愛而紊亂,微蹙著眉的臉上,些許汗水在律動往下滴落,甚至有些落在了巴奇的手臂上。

巴奇心中忽地揪了起來,抬起頭正好望進了那雙歷經了歲月的滄桑而不再那麼清澈卻依然深情的蔚藍眼眸,一陣溫暖的酸疼湧上了巴奇的胸間,只好閉上了眼睛,用力緊抱著史蒂夫,任由淚水在猛力的搖晃下不斷墜落。

「史蒂夫……其實……其實我也一直希望……能成為你的新娘……」

在快樂與歡愉的巔峰,彷彿被溫暖的幸福包圍著,無意識下巴奇喃喃地輕聲低語著他一直都沒有說出口的兒時心願。

那句低喃雖然細若蚊鳴,聽在史蒂夫耳裡卻猶如青天霹靂,讓他無法抑止激動情緒地凝視著巴奇。

純白色的婚紗下,發燙泛紅的肌膚上沾染了各種液體,閉著雙眼癱軟在十字架上喘息的巴奇在史蒂夫眼中是如此神聖、卻又如此淫靡,他知道自己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幕。

「放心……你永遠都會是只屬於我的……」

溫柔地微笑著,史蒂夫用新娘抱將他有些失神的新娘抱起,並在巴奇濕紅的眼角上輕輕一吻,宛如宣言般地低喚著。

「我唯一的新娘。」

 

 

 

 

 

 

 

 

 

 

 

 

 

 

 

___

 

 

 

 

 

 

 

 

 

 

回去之後,老當益壯的新郎繼續愉快地享用他的小新娘,直到終於逼出巴奇的「用力操我,射滿我,讓我懷上你的孩子」為止(毆

日後他們想到了有時還可以挖出婚紗來玩新娘Play XD

甚至會想些劇情,比如搶婚戲碼之類的(咦

 

順說,他們不是為了在教堂做而不邀請賓客,只是單純因為已經沒有真正熟悉他們並給予他們祝福的朋友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