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一個特殊的梗(盾冬有)

最近在P網看到,韓國推特發祥從ABO延伸而來的『Fork&Cake』叉子與蛋糕世界觀,P網介紹看這裡

(因為我個人的喜好,以下簡稱Fork&Cake或FC(因為簡稱叉蛋的話我個人只會想到叉燒飯加蛋XDD)

以下是基本設定,三觀不太正的特殊癖好還請注意。

 

 

基本上跟ABO設定一樣,世界上分成ForkCake,以及其他一般人類。

世界上絕大多數都是一般人類,只有極少數的Fork跟Cake。

『Cake』是先天生下來就「很好吃」的人類。

特別是對『Fork』來說,『Cake』就像是最高級的蛋糕一般,他們身體內外的所有一切,包括血、肉、淚水、體液等等都是美味的食物。

『Cake』自己並沒有辦法察覺到自己是『Cake』,因此除非遇到了『Fork』,『Cake』本人以及周圍的一般人終其一生都不會發現他是『Fork』。

不過由於『Fork』會去尋找『Cake』,所以通常『Cake』的半數以上都會被『Fork』捕食,也因此成了極希少的存在。

『Fork』沒有味覺(有先天的也有後天性,看作者設定),對他們來說,只有『Cake』是唯一能讓他們嚐到滋味的東西,就像甜美可口的蛋糕。

在沒有味覺的世界中生存的他們,一旦遇到了『Cake』,就會產生本能的欲求,渴望吞食『Cake』的全部。

不過原則上當場捕食的情況比較少見,部分人會找機會誘拐回家監禁,部分人會選擇壓抑本能。

由於會捕食除了比較好吃以外基本上是一般人的『Cake』,所以一旦被判定是『Fork』,就有可能被貼上『殺人候補』的標籤,被社會排斥。

 

以上,就是Fork&Cake的基本設定。

雖然就設定上來說這個梗相當獵奇,但我看了一些文,目前還沒有真的看到『Fork』吃掉『Cake』,『Fork』都很有自制力的將對『Cake』的食慾轉化成性欲XD

而我介紹這個梗,主要也只是萌那種在食慾、本能跟愛情、理性之間掙扎的感覺(毆

 

以下,是將盾冬套用了這個梗的延伸。

史蒂夫都是『Fork』,巴奇都是『Cake』。

 

一、兩人都是先天性。

從小就沒有味覺的史蒂夫,因為吃什麼都沒有味道,吃飯對他來說就只是一種為了生存下去的程序。

無意中別的小孩知道史蒂夫沒有味覺後,都說他一定是『Fork』,將來會吃人而欺負他,史蒂夫大吼:「我才不會吃人!」並不甘示弱地回擊,卻因為身體瘦弱無力,而被一面倒的毆打。

幸好,路過小巷的巴奇見義勇為地替他出氣,那些欺負人的壞孩子在被打倒之後,逃走時喊道:「這傢伙是『Fork』!長大後會吃人的!」

但巴奇不但沒被嚇跑,還握住了史蒂夫的手,對他說:「不用在意別人怎麼說,你就是你自己,你說過你不會吃人,我相信你。」

史蒂夫感動之餘,也對巴奇發誓他絕不會為了一己私慾而做出傷害他人的行為。

之後兩人成為了好朋友,巴奇對史蒂夫一直非常好,也很心疼史蒂夫沒有味覺,總是半開玩笑地說,「如果我是『Cake』,一定讓你吃吃看」之類的話。

當然,史蒂夫認為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會去吃人,更何況是巴奇。

然而在15歲那一年,史蒂夫突然聞到巴奇身上有很香甜誘人的氣味,不斷引發出他從未感受過的強烈渴望,於是他很驚愕地意識到,自己果然是『Fork』,而巴奇居然就是所有『Fork』都夢寐以求的『Cake』。

考慮許久,史蒂夫決定不對巴奇說出這個真相,因為他怕巴奇會真的像他平常說的那樣讓自己吃掉他,於是他壓抑著自己內心的本能,並想辦法暗中從其他『Fork』手中保護巴奇。

後來,巴奇被徵召從軍,這下史蒂夫幾乎擔心瘋了。

軍中以及戰場上不知道潛伏多少的『Fork』,而巴奇自己又不知道自己是『Cake』,不懂得保護自己。

於是史蒂夫毅然決然地接受了超級士兵血清實驗。

然後在救出巴奇的瞬間,他懊惱地驚覺到,不知不覺間,他對巴奇那旺盛的食慾轉化成了狂暴的性慾,而且還因為血清的加倍能力,那種渴望也跟著猛烈湧現。

於是在平安凱旋回營後的第一個夜晚,史蒂夫終於忍不住……(中間省略幾千字肉)

在佔有巴奇之後,史蒂夫一直在煩惱著該不該坦白說出來,好讓巴奇能保護好自己,不過還沒說出真相前,巴奇就摔了。

七十多年後,史蒂夫在打掉冬兵的面具之後,驚喜地發現了巴奇原來還活著。

激動之下,多年以來沉寂的慾望又再度甦醒,於是……(空母上必須有肉)

由於一直壓抑著本能,再加上失而復得的狂喜,所以史蒂夫這次的發作很激烈,把巴奇又操又咬的,只差沒有真的吃了巴奇。

之後嚇到(。)的巴奇躲藏了幾年,來到了美隊三的時代。

在一切解決之後,跟史蒂夫一起來到瓦干達的巴奇終於在史蒂夫的解釋之下知道了自己是『Cake』,於是他希望在自己再度失控傷害別人之前能讓史蒂夫吃掉自己,史蒂夫當然千百個不願意,兩人糾結了好一段時間。

(這裡當然也要有肉)

最後巴奇選擇冷凍自己,而留下來的史蒂夫則是努力找出解除巴奇腦中洗腦程式,以及如何消去巴奇身上『Cake』的味道的方法。

 

 

二、兩人都是被血清改造的後天性

 

這裡的設定還要加上我個人的修改,那就是『Fork』是超級血清的副作用--正確來說,是失去味覺。

而九頭蛇故意在這基礎上特地將冬兵改造成『Cake』,以便吸引以『Fork』為主(也就是美國隊長或像美隊三中的其他冬兵)的目標好進行暗殺。

所以在母艦上,史蒂夫跟冬兵搏鬥時,不小心嚐到了他的血,瞬間爆發的渴望讓史蒂夫差點失去理智,但自致力讓他克制住了本能,沒有再更進一步傷害巴奇。

後來在翻閱冬兵檔案之後史蒂夫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也一直很痛苦卻又無法忘記那次嚐到的巴奇的滋味,因為那是他在注射了血清之後終於嚐到的極致美味。

所以後來當他終於找到巴奇後,史蒂夫就一直在對巴奇的感情跟本能中掙扎。

而記憶斷斷續續恢復的巴奇大概能想到是怎麼一回事,所以當他們獨處在昆式戰機時,在巴奇的誘導之下,史蒂夫之前壓抑許久的欲望就爆發了出來,於是……(肉肉肉)

後來,一樣到了瓦干達後,大概跟一的發展差不多XD

兩人大概就是在:

「不用忍耐,史蒂夫,快來吃我。」

「巴奇,你實在太好吃了,但我不想傷害你。」

之中不斷鬼打牆XD

 

 

當然還有分別是巴奇先天性+史蒂夫被改造的後天性,以及史蒂夫先天性+巴奇被改造的後天性兩種組合,都各有發揮的空間,以後有機會也許會寫寫看。

 

(那種在慾望爆發之際還為了愛情壓抑著本能的橋段真的超萌啊!)

(史蒂夫舔著巴奇猶如糖漿般甜美的淚水、汗水跟血,忍著想一口咬下去的衝動,轉換成性欲瘋狂抽插之類的(。)

(我對血大概真的有什麼異常喜愛(掩面)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