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半年

因為看到其他太太們陸續放出了,所以也來獻個醜。感謝當初小零太太邀請我參加合本《Case Closed》。能夠跟那麼多敬愛的盾冬太太們同一個本子實在太受寵若驚了!不才在下唯一能做的只有盡量寫出不讓合本蒙羞的文了(掩面)

本文主要是用布魯斯的視點在看盾冬(或者正確來說是巴奇),看著巴奇如何慢慢轉變的過程。

當初因為爆字數所以刪了一些片段,現在加回去,所以比合本多了一些內容,有興趣可以比較看看XD

___

 

 

位在史塔克大樓裡接近雲端的高樓層上,布魯斯‧班納的研究室中,一派悠閒的靠著椅背斜坐著的巴奇,正對著布魯斯抱怨著關於這棟大樓的主人的煩人事跡。

「布魯斯,我真不敢相信你可以每天忍受史塔克的囉嗦煩人還有任性妄為,還能住得下去。」由於巴奇的金屬手臂正被東尼‧史塔克--也就是本大樓的主人--借去進行所謂研究的改造,所以他雖然想攤開雙手,但事實上只是攤開了右手,「要是我肯定受不了。」

剛才只是想來找布魯斯作定期檢查的巴奇在檢查結束確定一切正常,剛想要跟布魯斯道別時,就被突然推開門走進來的東尼以一長串幾乎都不用換氣的:「你來得正好,我剛好想到你的手臂上次似乎沒有完全檢查到細部,事實上由於史蒂夫一直在嘮叨我又不是那麼有空所以只來得及幫你做了方便拆卸的裝置,這次剛好我有空,你也在就順便讓我幫你看看吧。」為理由拆了他的左手臂。

巴奇甚至還來不及決定要不要拒絕,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的左手被雙眼發光的東尼興高采烈的帶走,回過神時早已不見了人影,只留下布魯斯,臉上浮現著歉疚的無奈笑容。

抿了抿嘴,嘆了口氣,巴奇垂下眉毛,「我出門前跟史蒂夫說過我一個小時左右就會回去,這下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去了。」

「抱歉,詹姆斯,東尼就是那樣……」布魯斯面露不好意思的苦笑,手裡端著兩杯咖啡,走到巴奇面前,將其中一杯遞給了他。

雖然不關布魯斯的事,但不知為何布魯斯總會代為道歉。

巴奇聳了聳肩,接過咖啡,並將杯子放到一旁的玻璃小桌上後,看著布魯斯握著咖啡杯在自己面前坐了下來。

「不過我想應該不會太久的,你可以先跟史蒂夫連絡一下,這裡有很多娛樂設施,我想東尼不會介意你使用。」

「也是。」巴奇點了點頭同意布魯斯的話,接著從屁股口袋裡取出手機,在一個名字上按了下去。

「史蒂夫?」對著手機說話時的巴奇,不論聲音跟表情相當的柔和,「沒事,一切都很好……嗯,你不用擔心。我只是要跟你說……」

兩隻手捧著咖啡杯,布魯斯微笑著看著巴奇與史蒂夫通話的模樣。

只要一想到差不多才半年前,史蒂夫第一次帶著巴奇過來拜託布魯斯幫他檢查巴奇的身體狀況時,巴奇是怎麼一個模樣,他就打從心底為巴奇的變化感到開心。

 

*** *** ***

 

巴奇‧巴恩斯是自己回到了史蒂夫‧羅傑斯身邊的。

雖然當時他的記憶缺失的很嚴重,但他殘缺的腦袋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關於史蒂夫‧羅傑斯的。

他還記得他們是彼此最要好的朋友、記得他必須保護著他,必須陪在他身邊,直到時間的盡頭。

不過這些話是布魯斯日後才由巴奇口中得知的,所以詳細究竟是什麼狀況他也不清楚。

當時布魯斯從史蒂夫那裡接收到信息就只有他過去的親友被九頭蛇改造洗腦後,以一己之力脫身後,找到了史蒂夫。而由於洗腦的缺陷以及長期下來反覆冷凍的後遺症所以史蒂夫很擔心巴奇的身體狀況,希望布魯斯能幫他檢查。

布魯斯並沒有拒絕的理由。

所以隔天史蒂夫就帶著巴奇來到了史塔克大樓。

「你好,布魯斯,很感激你願意幫忙,」布魯斯有些意外的發現史蒂夫略顯客套的笑容在轉向他身後的棕髮男子時帶上了真誠的情感,甚至連聲音都柔和了許多,「他就是巴奇--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我最重要的親友。」

當巴奇在史蒂夫的介紹下抬起頭,兩人視線相對的瞬間,布魯斯對巴奇的第一印象是--冰冷的武器。

當然武器用在一個人類身上是不當的名詞,更不用說還加上了冰冷這樣的形容。然而當時布魯斯只能這麼想。因為他、或者說他體內的大個兒不停的對巴奇散發出的冷冽殺氣表達出不悅,強烈到布魯斯必須提神去壓抑的程度。

布魯斯不用去思考就可以本能感覺得出來巴奇不太喜歡自己。

在布魯斯更加了解巴奇之後,他才知道,正確來說,當時的巴奇除了史蒂夫以外誰也不喜歡、不相信、不願意接觸。他的腦中只有兩種分類方式,一個是史蒂夫,他必須保護的對象。再來就是其他所有可能的威脅。

況且布魯斯那時候身上穿著白袍,帶著副眼鏡,外表看起來儼然就是科學家。而且重點是,布魯斯的確也是科學家。而巴奇當初由於自身在九頭蛇被強制改造等等遭遇,造成巴奇對所謂的科學家、研究者有著近乎本能的排斥與敵意。

當時並不是很清楚這一點的布魯斯只能縮起身體,盡量讓自己看起來無害且沒有威脅性--剛好那是他最擅長的--並對巴奇釋出了最大的善意。

「你好,巴恩斯先生,很高興認識你,我是布魯斯‧班納,也是史蒂夫的朋友。從今天開始你的健康狀況將由我來負責,雖然我不算是專業的醫生,不過還請多多指教。」

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掛著溫和笑容,自稱布魯斯‧班納以及史蒂夫朋友的棕髮男人朝著自己伸出的手,巴奇稍微收斂起敵意,將視線移到了自己身旁的史蒂夫身上,像是在用眼神詢問他下一步的指示。

看了布魯斯懸空的手,史蒂夫臉上浮現出有些抱歉的笑容,而布魯斯只是笑了笑表示理解,並收回了手,垂在兩側表示自己毫無攻擊性。

史蒂夫看向巴奇,搭著他的肩膀低聲說道:「巴奇,你不用如此警戒,布魯斯‧班納博士是我目前唯一能信任,並將你的健康交付給他的醫生,我希望你可以信任他,如同信任我。」

「信任?」眨了眨眼,巴奇臉上的表情像是孩子似的彷彿從未聽過這個單字般喃喃重覆了一遍。

「是的,巴奇,信任。」史蒂夫看著巴奇,又看向布魯斯,「我不會勉強你,但我希望你可以試試看,去相信別人。班納博士絕對不會傷害你。」

是啊,只要不吵醒浩克,布魯斯在心底偷偷的想著。

巴奇思考了一會後,抬起頭朝著布魯斯走過去,主動伸出了手,低沉著嗓音,「……巴奇‧巴恩斯。」

雖然這只是他們的第一次見面,然而布魯斯幾乎可以肯定巴奇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在釋出善意了。因為他可以從史蒂夫望著那布魯斯跟巴奇交握的手,臉上滿是喜悅的笑容中看得出來史蒂夫有多欣慰。所以他趕緊跟著伸出了手,並對巴奇露出微笑,「布魯斯‧班納。」

看樣子巴奇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史蒂夫的心情,在握手的同時布魯斯在心裡默默的想著。同樣的,對巴奇來說,史蒂夫的言行舉止也都牽引著他的心。恐怕還更加嚴重的多。

在巴奇看見史蒂夫笑容時稍縱即逝的表情變化下,布魯斯很快的就察覺到,巴奇的一切原動力都來自於史蒂夫。他其實並不在乎自己的身體狀況,他會願意選擇信任布魯斯,並將自己的身體狀況交付給他,最開始的原因,只是因為想讓史蒂夫開心。

史蒂夫極有可能也察覺到了這一點,所以在日後,布魯斯常常會看到史蒂夫利用這一點來讓巴奇與外界接觸。

也許是史蒂夫的方法奏效,很快的,巴奇的改變明顯且往好的方向與日俱增,並越來越像個正常人。剛開始每個禮拜一次的身體檢查還需要史蒂夫陪同一起來,交談時也大部分都是靠著史蒂夫代言。但不久巴奇開始會主動攀談,甚至還會開玩笑、挖苦東尼。

布魯斯感覺得出來這大概才是巴奇這個人原本的性格。幽默、開朗、熱情。

改變是好事,但是當某一天--大概一個多月前--巴奇突然在要離去前跟史蒂夫主張下一次讓他一個人來沒問題,史蒂夫不用再每次都陪著他一起來了並向布魯斯尋求同意的時候,布魯斯看到了史蒂夫臉上的表情既驕傲又失落。

就是從那一刻開始,史蒂夫跟巴奇的關係起了微妙的變化。

並非特意觀察,但相處久了,布魯斯自然而然的會去注意到其他人的心理變化。雖然他並不是心理醫師,但是他對於人的心理一向比其他人敏感。

所以當巴奇跟史蒂夫之間的關係產生了微妙的距離時,布魯斯很快就察覺到了。但是他什麼都沒表示,只是默默的在一旁看著他們。

直到某一天,在一次例行的檢查之後,獨自前來的巴奇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坐在椅上,低著頭。

布魯斯大概猜測到巴奇有話想要跟他商量,於是他什麼都沒說,只是替自己跟巴奇都各沖了一杯咖啡後,溫和的開口:「是不是有什麼想要問我的?不用客氣,只要是在我能回答的範圍內。」

「……班納博士。」在布魯斯溫和的凝視下,巴奇將雙手放在雙腿的膝蓋中間,無意識的緊握又鬆開,許久後才開口輕聲問道:「你覺得我該做什麼才能讓史蒂夫開心?」

布魯斯並不意外會聽到巴奇那麼問。其實他或多或少有感覺到,巴奇的變化帶著某種勉強。而一切還是回到了原點,巴奇的動力都是為了史蒂夫。

「你想要讓他開心?」

巴奇點了點頭,「……我試著不那麼依賴他,但他好像反而不開心」

「你不用勉強自己。」布魯斯說道:「我想,對史蒂夫來說,你快樂比起什麼都來得重要。」

「但是……」

「你如果想讓他開心,那麼首先,你得放輕鬆,不需要勉強去做什麼。」布魯斯想了一下後,開口問道:「你喜歡跟他在一起嗎?」

巴奇猶豫了一下,緩緩地點頭。

「而我想,他也喜歡跟你在一起,那麼有什麼不好呢?」

「可是我不能一直依賴他,他不是為我一個人存在的,他是美國隊長……而且他已經在我身上浪費太多時間了。」

「你為什麼會那麼想?為什麼會覺得是浪費時間?是他讓你有這種感覺嗎?」

「不!史蒂夫從來都沒說過什麼!」抬起頭大聲否決之後,接觸到布魯斯帶著笑意的眼神,巴奇愣了一下,臉不知為何感到一陣燥熱,吞吞吐吐了一陣子,「……他從沒抱怨過什麼,而且一直陪著我……」

「……而他對你越好你越是不安?」

布魯斯的話像是一記槌子打到了巴奇的心臟,讓他全身為之一震。

巴奇的舉動看在布魯斯眼底,不禁升起了近似同理的感懷。於是他屈身向前,弓起貓背,雙手握住咖啡杯,溫柔凝視著巴奇,輕聲說道:「願意聽一個故事嗎?」

在巴奇點頭後,布魯斯才微微一笑,開口慢慢說起了故事。

「有個普通的男人,一直過著平凡的人生,直到某一天,他被迫獲得了超乎想像的強大力量。那是一種違背他本人意願,讓他不由自主破壞四周、傷害生命。他並不想要這種力量,也不想要傷害其他人,但不管逃到哪裡,總有人會追著他,不管是想要殺他的、或是想要利用他力量的。」

頓了一下,相對於巴奇的訝異,布魯斯臉上的表情很平靜。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往下說道:「然後有一天,有個人出現在他面前,他願意接受他的一切,並承諾給他一個安全的環境,而他也做到了。於是終於再次得到了穩定生活的男人某天就開始煩惱了。」

「……為什麼,那個人要對自己那麼好,而我又該如何回報他才好……」接過布魯斯的話,巴奇喃喃地低語著。

「……是的。」

布魯斯說的故事,幾乎就像是在說巴奇自己。雖然巴奇並不清楚布魯斯的過去,但他也多少從旁敲側擊以及網路上的資料中得知布魯斯‧班納與浩克的過去。也就是說雖然布魯斯一直沒有直接說出故事中的人是誰,但布魯斯所說的故事,其實就是他自己的經歷。

「所以男人有一天決定對那個人問,你為我做了那麼多,但我卻什麼都沒能幫你,你想要我能幫你做些什麼嗎?」

在這裡的生活,事實上是布魯斯成為浩克以來最穩定舒適的時期。

東尼給了他安全的住所、平靜的生活、心愛的研究,還花了大錢陪他一起打造了薇若妮卡,一顆專門監視浩克的人工衛星。不只如此,他還把他當成了知心的朋友。好多話只有他們兩人彼此能聽得懂。

然而越是幸福的時候越是不安,特別是像布魯斯那種經歷過顛沛流離的人。所以他想,雖然巴奇跟自己的經歷並不一樣,但或許思考面向有些許雷同。所以他才會說出自己的故事,希望巴奇可以當作參考。

「然後他說:你想要幫我的話就做你自己。」一想到當時東尼的態度跟表情布魯斯的臉上忍不住浮現出笑容,「我一不缺錢二不缺頭腦,我想要的只是你陪著我,沒有你我還真不知道還有誰能陪我一起說人話了。」

「……聽起來挺像某個囂張的小矮個會說的話。」歪起嘴角,巴奇小聲的開起玩笑。

「是的。而這……就是我的故事。」看著巴奇的壞笑,布魯斯的笑容更深了,「我相信你也有你自己的故事,詹姆斯。自己一個人思考很容易鑽牛角尖,有時候你以為是為對方好而做出的決定也許並非如此。算我多嘴,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找個時間,去跟史蒂夫好好談一談,把你心底真正的想法,好好的跟他說。」

「……我會的,」巴奇臉上的表情明朗了許多,他將手中已經變溫的咖啡一飲而盡後,對著布魯斯真誠的道謝,「謝謝你,布魯斯。」

「哪裡,我什麼都沒做。」而布魯斯只是笑了笑,「我只是說了一個故事。」

巴奇也回以微笑,「下次,我會把我的故事說給你聽。」

「那麼,我們可以找時間泡壺茶,烤個蘋果派,一起慢慢說故事。」

布魯斯說完後,兩人相視而笑。

 

*** *** ***

 

在巴奇喝完了咖啡並與布魯斯道別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多,天空已近暮色。

巴奇踏出了史塔克大樓門口,抬起頭後,停下了腳步,臉上浮現出驚訝的神色

「……史蒂夫?」

靠著重機的史蒂夫在夕陽的照射下,金髮、臉頰甚至連瞳孔都像是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紅光。他微笑著將安全帽丟到了巴奇面前,他馬上反射性的接住。

「我剛才出門買東西,就順便過來了。」巴奇什麼都沒還沒問,史蒂夫就像是要解釋什麼般的說著,然後跨上了重機,轉向巴奇,問道:「回去吧?」

從他們住的布魯克林要特意來到這裡怎麼可能順便經過。巴奇在心中那麼想,不免想到,他又為了自己的事情造成史蒂夫的麻煩了。但是,現在史蒂夫臉上的表情卻又不像是困擾,反而是之前他拒絕史蒂夫陪著一起來時,他臉上的表情才是真的很困擾的樣子。

但,為什麼?

「巴奇?」由於巴奇一直沉默的望著自己,而且就史蒂夫的感覺,巴奇的表情似乎有些陰鬱,難道是身體檢查發現了什麼不良的結果?想到這裡,史蒂夫垂下了眉毛,擔心地問道:「發生了什麼事了?」

巴奇從自己的思考中回過神來,看到史蒂夫擔心的表情,連忙搖動著頭跟雙手,「沒事,一切都正常。」

「真的……?」史蒂夫依然不太放心的盯著巴奇的臉,像是想從中看出什麼。

「真的,我只是在想晚餐要吃什麼而已。」一邊隨口亂說,彷彿是要避開史蒂夫的眼神,巴奇很快的戴上了安全帽,接著快步地走了過去跨上重機的後座,抱住了史蒂夫的腰,催促道:「走吧,我們回家。」

「真的沒有什麼事?」史蒂夫想了一下,還是再次開口問道。

「沒有,我不是跟你保證過了?要是有什麼我絕對會跟你說,你放心吧,老爸。」巴奇邊開玩笑的說著,邊戲謔捏了捏史蒂夫的肚子。

「好吧。」頓了一下,史蒂夫決定不對巴奇的揶揄以及肚子上的攻擊做任何反應,只是催動油門,載著巴奇往回家的方向奔去。

從背後感受著巴奇的體溫,史蒂夫心裡依然擔心佔多數,但巴奇既然強調沒事,他也不好再追問。既怕會讓巴奇產生壓力,也怕巴奇會嫌自己煩,所以史蒂夫只能選擇沉默。

他最大的心願之一就是希望巴奇能自由愉快地過著他自己想過的生活,如此而已。

在兩人回到了家,並一起用完晚餐,坐在沙發上看了一會電視之後,時間已經來到了晚上十點多。

巴奇站起身跟史蒂夫說了一聲後,走進浴室裡。

扭開蓮蓬頭,閉上眼睛讓溫度偏高的熱水沖刷著自己,巴奇一邊在腦中回想著關於自己跟史蒂夫的回憶,並思考著布魯斯所說過的話。

他跟史蒂夫一直都是最要好的朋友,不論過去、現在、還是未來,巴奇相信他們會是永遠的朋友。

打從第一次相遇之後,他就覺得那個金髮的瘦弱小子在擁有不凡的靈魂。他的理想、信念都是巴奇的目標。

而最重要的是,巴奇喜歡跟史蒂夫在一起,不管是他講起理想時的熱烈眼神,還是對著窗外風景素描的背影,都是巴奇記憶中最珍貴的片段。即使是在被洗腦的那些歲月中,依舊被保存在靈魂最深處。

史蒂夫‧羅傑斯是巴奇‧巴恩斯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比起一切、比起自己都來得重要。

他曾發過誓,無論發生什麼事,他都會陪著他,直到生命的盡頭。

但這些想法都是屬於他自己個人的,並不是史蒂夫的。不管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如果會對史蒂夫造成任何的困擾或是負擔,都不是巴奇的本意。如果史蒂夫想要他留下來,他會留下來,如果史蒂夫希望他離開他也會二話不說的消失在他面前,永遠不再出現。

現在最重要的是,史蒂夫是怎麼想的。

他必須跟史蒂夫好好的談清楚。

當巴奇下定了決心,洗完澡擦乾身體後隨意套上了家居服,走到客廳時,電視是關閉的,而史蒂夫正坐在沙發上看書。

看到巴奇走進客廳,史蒂夫抬起了頭,露出笑容

「史蒂夫。」巴奇走到他身邊,一臉嚴肅的開口,「我有話要跟你說。」

「巴奇?」原本一派輕鬆的史蒂夫立刻挺直了身體,臉上浮現出緊張的神色,「怎麼了?」

巴奇在史蒂夫身旁坐了下來,轉向他,認真凝視了一會,「你要跟我說實話,不需要多餘的顧慮,我也會直接把我的想法說出來,好嗎?」

對於巴奇的話語感到忐忑不安的史蒂夫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慢慢地點了點頭,「我知道,巴奇。」

巴奇眼神游移了一下,最後還是下定決心,直視著史蒂夫,開口問道:「……我是不是你的負擔?」

「怎麼會!」巴奇的問題完全出乎史蒂夫的意料之外,他驚訝的瞪大了雙眼,像是不敢相信巴奇會這麼問的喊道:「我從來不覺得你是負擔!」

緊接著臉色一沉,開始自責起自己,「是我哪裡讓你產生了那種感覺嗎?」

「不,你沒有……你讓我覺得很安穩,只是……是我自己的問題。」巴奇垂下眼,「我怕你一直陪著我,會讓你無法過你真正想要的生活。」

「我真正想要的生活?」史蒂夫愣了一下,然後不知怎地臉紅了起來,抓了抓後頸,低聲說道:「……我真正想要的就是像現在這樣,有你在我身邊,這樣就夠了。」

「聽我說……」巴奇張開了嘴還想說些什麼,但史蒂夫先出聲打斷了他。他屈向前,握住了巴奇的雙手,輕聲說道:「這麼說好了……巴奇,你還記得我過去還沒注射過血清時,是什麼模樣,對吧?」

巴奇點了點頭。

他當然記得,即使是在成為冬兵之後,腦海中也時常會不經意的浮現出史蒂夫的模樣,不論是瘦小的還是強壯的。而每當那種時候他就會陷入困惑跟狂亂,也就是九頭蛇那群混蛋所說的故障,然後被強制關閉。但事實證明不管九頭蛇再怎麼搞他的腦袋,也洗不掉關於史蒂夫的回憶。

「明明瘦弱無力,又百病纏身,卻老愛逞強,你好幾次都罵過我,卻總是會出面幫助我……」史蒂夫凝視著巴奇的雙眼,「你也認為我是負擔嗎?」

眉毛豎起,巴奇幾乎要貼上了史蒂夫臉般的往前傾,大聲地反駁,「不!我從來沒有過!我……我的確生氣過,但那是因為擔心你……因為那是你」

相對於巴奇的激動,史蒂夫只是微微一笑,「我也是,巴奇……我也是。因為你是你,不管你是巴奇還是冬兵,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巴奇瞪大了雙眼。

「……其實我也不是那麼無私的不求回報,」臉上不經意的浮現起紅暈,史蒂夫眼神往右邊飄了一下,但馬上就移回來,「我所希望的回報就是……你永遠快樂的陪在我身邊,一輩子。」

史蒂夫的話以及眼神中的誠摯讓巴奇內心暖暖癢癢的,感動的想著,史蒂夫果真是世界上最棒的傢伙。他可以有這樣的好朋友真是他的驕傲。

「……你這句話聽起來很像求婚,如果是對女孩說,絕對沒有一個不會被你感動。」

感到自己的臉有些燥熱的巴奇想用玩笑掩飾自己的害羞,然而沒想到史蒂夫卻突然正色道:「……如果我說,是的,你會怎麼回答?」

「……啊?」巴奇像是傻瓜一樣的張開大嘴望著眼前滿臉通紅卻一臉認真的金髮青年。

他是不是聽錯了什麼?史蒂夫剛剛說的意思感覺上像是……像是……

「我剛才說的,其實意思就是……」像是在回答巴奇心中的臆測,史蒂夫雖然臉紅得像煮熟的波士頓龍蝦,但他依然認真的丟出直白的告白,「我愛你,巴奇……以史蒂夫‧羅傑斯的身分。」

「咦……」張嘴發出奇妙的音節後,巴奇先是緩慢的眨了眨眼睛,然後,一瞬間從頭到腳紅潮染滿了他整個身軀。

史蒂夫也跟著起了連帶反應,原本就紅的臉更紅了,兩個人都不敢直視對方,別開了臉,但雙手仍然緊握著。

相疊的手掌的溫度高得幾乎要燙傷,心跳聲大得讓兩人幾乎聽不進其他任何的聲音。

在不知經過了多久的時間,巴奇終於看向了史蒂夫,而史蒂夫也望向了巴奇,兩人四目交接。

「……我也愛你。」雖然全身性的紅潮已退去,但臉上依然燥熱的巴奇小聲而清晰的,一字一句對史蒂夫說道:「以巴奇‧巴恩斯的身分。」

在巴奇告白完的瞬間,史蒂夫整個人都發亮了起來,開心的像是獲得了什麼天大的財寶一樣,撲上前去,緊緊擁抱住巴奇。

巴奇雖然猶豫了一下,也立刻馬上回抱著史蒂夫。透過擁抱,兩人之間傳達的心跳與體溫讓巴奇感到幸福的安心感,臉上自然而然的浮現起笑容。

是了,原來他們早就互相愛著彼此,只是太過理所當然而一直都沒發現而已。

接著,兩人沉浸於心情的激盪中,同時抬起頭,吻上了彼此。

與史蒂夫親吻的感覺很不可思議,內心悸動不已,又感到無比的安心,巴奇忍不住彎起了嘴角。

舔了舔濕漉漉的嘴唇,巴奇輕嘆了一口氣,雙臂勾上了史蒂夫的肩頸,凝視著那雙天空藍,低聲問道:「……繼續?」

史蒂夫用行動回應著巴奇。

兩人的親吻從雙唇輕觸開始逐漸的加深,巴奇張開唇瓣,將史蒂夫迎入。兩片舌頭親暱地在溫熱的口腔內糾纏著。一邊熱吻,史蒂夫的手掌侵入了巴奇的上衣內,在他的肌膚上游移著。

在史蒂夫有些笨拙但溫柔的愛撫之下,巴奇仰起頭發出了舒服的嘆息,接著往後倒下,順勢將史蒂夫一同往下拉。

融合了慾望與愛情的兩對眼眸充滿著深情的相望著。

微笑著,巴奇伸出手,引導著史蒂夫往下進行接下來所有相愛的兩個人所應該做的事。

主動張開雙腿,巴奇用手將自己的臀辦往兩旁分開,任由自己最私密的部位一覽無遺地展示在史蒂夫的面前。

史蒂夫像是看傻似的睜大了雙眼,滿臉通紅的盯著巴奇的下身不放。本能的衝動在他的血液中叫囂,但理性的克制讓他沒有立刻撲上前去,只是吞了吞口水。

巴奇忍不住笑了起來,「你還是第一次對吧?」

看著脹紅了臉的史蒂夫點了點頭,巴奇也開始有些緊張了起來。他明白史蒂夫的個性,他說他愛他,那麼他就不可能跟其他人有過性關係,也就是說他現在可是要幫忙這個九十幾歲的處男破處,而且他自己也沒有跟男性做過的經驗,這可是個艱澀的任務。

「別怕會傷到我……」舔了舔自己的手指,巴奇抓起了史蒂夫的手拉到自己的後穴處,接著就著自己的手指,讓他跟史蒂夫的一同刺入了自己緊澀的狹小入口,「你看……唔……就像這樣……」

就算外表再裝得多麼游刃有餘,但巴奇的後穴也是第一次接納異物侵入,而且還逞強地一次就插入兩根手指,讓他脹得有些難受,但他低下頭喘了幾下後,抬起頭望向史蒂夫的臉上依然微笑,但他雙眼中盪漾的水氣讓史蒂夫明白巴奇正在為了自己忍耐。

巴奇吞入他們兩根手指的小小的肉穴收縮著,緊緊包裹著史蒂夫的手指,視覺跟觸覺,還有耳邊巴奇低喘的濕熱嘆息,這些感官刺激讓史蒂夫心臟猛烈跳動,熱血湧上了下身及腦袋,讓他幾乎要被情慾掩沒,只想將高漲的慾望狠狠捅入這個小小的肉洞內,肆意奔騰。

然而他知道一旦莽撞地那麼做,勢必會傷到巴奇,巴奇已經為自己犧牲那麼多了,他難道連這一點性衝動都忍不了嗎?更何況,巴奇的這裡面是那麼的小,光是吞入兩根手指都很困難了,看著自己鼓脹的下體,史蒂夫幾乎無法想像,巴奇要怎麼承受自己的碩大。

感覺到史蒂夫的遲疑,一邊用兩人的手指幫自己做擴張,巴奇抬起上身,一手將史蒂夫拉往自己,在他耳邊輕聲低語地鼓勵著依然猶豫的他,「不用擔心……我不是柔弱的姑娘,而且……我想要從裡面感受你……除非你不想要……」

「我當然想要你!」巴奇還沒把後面帶著感傷的話說完,史蒂夫就大聲地做出激動的告白:「從很久以前我所想要的一直都只有你!」

巴奇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能夠將此時此刻內心的感動跟震撼表達出來,他只能哽咽著,帶著微笑地對史蒂夫展開雙手,將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奉獻給他,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令他如此動心的男人。

「那就……進來吧,這裡都為你準備好了……」

史蒂夫的技巧不能說好,甚至依然有些過度的小心翼翼,但他是個好學生,巴奇教的他都一點就通。

當史蒂夫終於貫穿巴奇,進入了他體內最深處時,巴奇只覺得從裡到外都深深滿足。

一切都是那麼自然。

他們的身體是如此契合,彷彿他們天生就該在一起。

史蒂夫溫柔而猛烈地撞開了他,將他的過去一點一點的剝開來,再一點一點的填補,

在高潮時,巴奇感到了彷彿死與新生的錯覺。

他因史蒂夫而死,又因史蒂夫而重生。

「巴奇……巴奇……」在親密結合的過程中,史蒂夫始終深情又執著的吻著他,一邊吻一邊溫柔低喚著他的名字。

「史蒂夫……」

擁抱著自己心愛的男人,巴奇在心底下了決心,他不會再妄自菲薄,因為有個人是如此珍視著自己,他會愛著自己,就像愛著史蒂夫那樣。

 

*** *** ***

 

「不用,真的!你不用過來,等那傢伙把我的手弄好我就回去了!」

巴奇焦急的大聲叫嚷將布魯斯從回憶及沉思中喚醒,緩慢的眨了眨眼後抬起頭看向正忙著對手機吼叫的巴奇。

「史蒂夫?!史蒂夫!」

在巴奇愣愣的望著顯示結束通話的手機畫面之後,布魯斯只是笑了笑,「……看樣子我等會必須再多泡一杯咖啡了。」

「……史蒂夫什麼都好就是太過擔心了。」收起手機,巴奇嘆了口氣,語氣像是抱怨,但臉上看似無奈卻又甜蜜的笑容道盡了一切。

布魯斯並不很清楚在那之後巴奇跟史蒂夫詳細都談了些什麼,巴奇只是對布魯斯說了些感謝,從巴奇轉述的話中,布魯斯只知道他們兩人把彼此的心意都傾訴給了對方。而從那之後,巴奇雖然不能說完全掃去了所有陰霾,但心裡不再總是抱持著不安,對自己更有自信,這是非常棒的事情,布魯斯就像是自己的事一樣的高興。

「因為他很重視你。」

說完,看到巴奇臉上飛起的紅暈,布魯斯微微一笑,舉起手邊的咖啡杯喝了一口,想了一下,回答了剛開始巴奇所問的問題,「……東尼是話多了些,還有些任性、自大跟瘋癲,但他並不是壞人,所以一起住並不是問題。」

「也許他不是個壞人,至於是不是好人,我保留著懷疑的態度。」巴奇聳了聳肩,「我覺得他根本就只是想到什麼就要做什麼,只是剛好他想做的算是好事而已。」

「得了吧,誰不知道在你眼中只有史蒂夫才是真正的好人,全世界只有他最好。」忽然間話題裡的人物跟不久前推開了門闖進來時幾乎一模一樣的姿勢跟動作,一邊吐槽一邊走了進來。手上還拿著一條金屬手臂晃啊晃。

早已習慣待在史塔克大樓裡隨時會有人突然插話的巴奇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斜眼瞄了東尼一眼,理直氣壯的說道:「你倒說說看我哪裡錯了?如果史蒂夫不是好人,那世界上就沒有好人了。」

巴奇的嚴重偏袒言論讓東尼忍不住攤開雙手揮舞著,「是是是,順便跟你說,你說的那個世界上唯一的好人剛才氣急敗壞衝進我的大樓裡,而且有電梯不搭還爬樓梯上來,大概估計還有……」

東尼話還沒說完,一個人影就從門口越過站在門口的東尼一陣風似的衝了進門,來到了巴奇面前。

「……來了。」東尼一臉受不了的表情翻了個白眼。

「巴奇!!你還好吧?」史蒂夫抓著巴奇的肩膀,緊張兮兮的上下打量著,在看到左手空缺的一部分之後,臉上的表情扭曲了起來。

巴奇連忙出聲安撫:「沒事,就跟你說過我很好,只是手被那個傢伙拿走一下而已,不用擔心。」

東尼大力的點著頭,上下擺動著金屬手臂,「沒錯,只不過少個胳臂,還活蹦亂跳的……」

「東尼‧史塔克。」史蒂夫瞪向東尼,「我很感謝你願意抽空幫巴奇維修他的左手,但是請你尊重一下他的意願好嗎?」

「我很尊重他了吧?」東尼一副很震驚的表情,「說真的,你對巴奇的過保護與日俱增啊,我記得剛開始還沒那麼嚴重。」

「史蒂夫對我怎麼樣不關你的事。」

「動不動就衝進我家可就關我的事了吧?」

「只要你不要老是打巴奇的主意,我就不會常常來打擾。」

「等等,話要說清楚啊!我什麼時候打你家巴奇的主意了!?我只是對他這隻寶貝有興趣而已!」東尼揮了揮手上的金屬手臂,轉向坐在一旁默默喝咖啡的布魯斯,「布魯斯你說是吧!」

「東尼‧史塔克!請別再隨意擺弄巴奇的手!」史蒂夫再次發出警告。

「這事跟布魯斯沒關係,別煩他。」

「很好,我早就想問了,你們什麼時候那麼好了!」

望著三個人吵吵鬧鬧的在逗嘴,布魯斯看著巴奇臉上的笑容,自己也忍不住浮現起了微笑。

太好了,真的。

布魯斯喝了一口咖啡,沒加糖跟奶的黑咖啡,苦中隱約有種淡淡的甜。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