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Out of body (3) 完結

14年中元節挖的坑15年中元節填了坑,今年中元節把土埋起來(咦

(偽)幽靈巴奇跟唯一看得見他的史蒂夫之間的結局

___

 

 

「……巴奇,別逼我那麼做。」

耳邊史蒂夫沉重的嗓音令巴奇心揪不已,而眼前不可思議的景象大概是巴奇短暫又漫長的人生中所見過最讓他難受的畫面--他最好的朋友史蒂夫,與自己被九頭蛇控制的軀體正在橋的兩邊對峙。

巴奇看著史蒂夫面色凝重地握緊了手中的芯片及盾牌,又看向阻擋在連結到母艦主控制平台橋上的冬兵,臉上滿是內疚跟慌張的表情。

他比誰都明白史蒂夫現在內心的掙扎與痛苦,而且他也不遑多讓。

無論如何,只要巴奇有自我意識,他絕對不會讓自己傷害史蒂夫,只是眼前的冬兵是遭受到洗腦控制的人形兵器,盡管巴奇再次回到史蒂夫身邊前所見到的冬兵似乎因史蒂夫的那一聲巴奇而有了動搖,但現在擋在他們面前的只是一件完美的武器。

看著史蒂夫臉上為難的表情,又回想起冬兵被洗腦機器電擊時的殘忍畫面,巴奇內心滿是歉疚之情。

要不是當年自己因為忍受不了痛苦逃離了自己的軀體,那麼冬兵也不會代替拋棄了軀體的自己被迫接受九頭蛇的折磨,或許現在史蒂夫就不需要在忙著阻止洞見計畫以便拯救無辜民眾的同時還要對付一個被洗腦改造成冬兵的超級士兵,還是他最要好的朋友。

「我一點都不想跟你打,巴奇。」

史蒂夫低聲說出的話語像是在說給與他正面對峙的冬兵聽,實則是在對身旁的巴奇訴說他的心情。

雖然他還不知道冬兵經歷過怎麼樣的遭遇,因為情況緊急並沒有多餘的時間讓他搜尋資料,而巴奇又以什麼都不知道為由什麼都不肯透露,所以史蒂夫只能自己大致揣測。

一定是九頭蛇對巴奇做了什麼,才讓他的靈魂跟肉體分開,而巴奇又為了史蒂夫,選擇以靈魂的方式留在他身邊,於是失去了靈魂的軀體,在九頭蛇的控制下就成了現在站在他們眼前的冬日士兵。

「我明白……」巴奇點了點頭,為了讓史蒂夫不要因為有所顧慮而綁手綁腳而進一步說道:「別把他想成我,就當作那是一個……製作精良的戰鬥人偶……」

畢竟現在這個冬兵是在巴奇脫離了自己肉體選擇留在史蒂夫身邊之後為了方便執行任務而由九頭蛇所創造出來的人格意識,並沒有真正的靈魂。

「不,那是你,」然而史蒂夫厲聲反駁了巴奇的說法,「只是還不完整的你……只要你能回得去,把你的身體控制回來。」

盡管冬兵那付軀體真正的靈魂正漂浮在史蒂夫的身邊,但對史蒂夫來說組成巴奇巴恩斯的肉體靈魂都缺一不可,他們都是巴奇,都是他好不容易失而復得的重要存在,只要有任何一絲可能性他都不會放棄讓巴奇完整的回到自己身邊。

巴奇看了一眼冬兵,「……我試過了,但我無法靠近他。」

他早在剛才就試著要靠近冬兵,然而不曉得什麼原因,巴奇完全無法碰觸冬兵,就像他四周有一層看不見的薄膜阻擋了他回到自己的身體裡。

冬兵應該也可以看得到巴奇,然而他的眼神只注視著史蒂夫,即使巴奇往他那裡移動過去他也渾然不覺,就像是這個世界上沒有別的東西存在似的專注而空洞。

「為什麼?」

看著面無表情盯著史蒂夫的冬兵,巴奇焦躁地嘖了一聲,小聲回應了史蒂夫,「我也不知道。」

看樣子除了硬闖過去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就在史蒂夫跟巴奇交談的當下,時間依然在走,眼見情況越來越危急,盡管不願傷害冬兵,史蒂夫也只能採取突擊手段。

「……沒辦法了,要是讓你受傷了我會負責到底!」

「負責什麼?只要不打死……」望著史蒂夫那麼大聲喊著後舉起盾牌朝著冬兵衝過去的背影,巴奇先是一愣,接著小聲地嘟噥後閉上了嘴,沒把如果很危機的話打死也無所謂這樣肯定會讓史蒂夫又氣又傷心的話說出口。

在巴奇的靈魂再度回到他身邊後,對於巴奇隱瞞史蒂夫他其實沒有死,只是肉體一直被九頭蛇控制這件事似乎很生氣,都不太跟巴奇說話,只是一直沉著臉,巴奇自己也怕說太多會影響史蒂夫的心情,所以也不太主動跟史蒂夫說什麼,畢竟現在阻止洞見計畫才是正事。

沒有實體的巴奇只能在一旁乾瞪眼,擔心地望著史蒂夫跟冬兵激烈戰鬥的景象。

也不知道是不是接觸到自己的肉體,巴奇原本還能用念力控制物體移動,現在卻什麼忙都幫不上,讓他只能恨恨地咬牙觀望自己的軀體與自己最好的朋友搏鬥。

冬兵招招都往死裡打,但史蒂夫只是為了逼退冬兵,並不想傷害他,因此有幾次史蒂夫都落於下風,直到史蒂夫逮著機會,不得已將冬兵勒昏之後,才終於能夠爬上主控制台。

然後就在史蒂夫即將插上芯片前,一聲刺耳的槍聲突然響起,而史蒂夫也應聲倒了下來。

「史蒂夫!」巴奇驚恐地大叫了一聲,轉頭看向子彈的來源。

看到冬兵沉著一張臉朝著史蒂夫舉起手槍的模樣,巴奇又驚又怒地立刻衝向冬兵,然而沒有實體的他卻怎麼也無法阻止冬兵開槍,只能眼睜睜看著子彈穿過了自己,巴奇立刻驚慌地轉頭看向史蒂夫,當看到史蒂夫摀著自己的肚子,鮮血從他的手中溢出,忍著痛苦急促呼吸的模樣,他整顆心都要碎了。

但史蒂夫盡管受了槍傷,還是努力地撐著身體將芯片安裝到了主控制台的電腦裡。

時限已迫在眉睫,史蒂夫不顧自己跟冬兵的安危,看著焦急擔心的巴奇露出微笑,對希爾說道:「按下去。」

於是在希爾啟動了程式之後,三艘母艦開始攻擊彼此。

在三艘母艦互相砲擊之下,史蒂夫他們所在的母艦也受到了相當嚴重的衝擊,受損嚴重的母艦劇烈搖晃著,並不斷掉落各種零件,往下方的水面墜落。

「史蒂夫,你得想辦法逃走!」

望著四周不斷墜落冒煙的景象,巴奇明知自己無法碰到史蒂夫,還是忍不住伸手想要抓起摀著肚子上的槍傷,坐在地上喘氣的史蒂夫。

忽然間一聲慘叫,兩人互望了一眼,史蒂夫立刻撐起了受傷的身體,往下看去,只見冬兵被掉落的殘骸壓在了玻璃帷幕上。

看著史蒂夫的側臉,明知說了大概沒用巴奇還是急喊道:「別去,史蒂夫!」

史蒂夫應該把握機會趁著冬兵被壓制的狀況下逃離墜落中的母艦,然而盡管巴奇高聲阻止他,但史蒂夫只是對巴奇笑了笑,「那是你,巴奇……我不可能丟下你。」

接著不顧巴奇的阻止跟自己受的傷與疼痛,從控制台翻身跳下,朝著冬兵奔去。

「史蒂夫!」

早知史蒂夫會如此的巴奇只能跟在史蒂夫身後,無奈地看著史蒂夫冒著傷痛與危險衝去替冬兵解危。

而冬兵則是一臉驚愕地看著史蒂夫奮力地想將壓在他身上的大型金屬支架移開,像是不明白為什麼這個敵人明明才剛被自己射傷,傷口還流著血卻義無反顧地來幫助自己。

但巴奇很清楚,就像對於巴奇來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比史蒂夫還重要的存在一樣,對史蒂夫來說巴奇也是同樣重要的存在,不管再怎麼危急,他們都不會拋下彼此,即使剛才冬兵才剛射穿史蒂夫的肚子。

在史蒂夫辛苦地將壓在冬兵身上的金屬支架移開後,冬兵立刻跳了起來並往一旁退開,警戒地瞪著史蒂夫。

看著一旁不知所措的巴奇,史蒂夫只是用笑容安撫他,喘了幾口氣後,再看向冬兵,低聲說道:「你認識我。」

冬兵反應很激烈地否定,「不!我不認識!」

「你認識我整個人生,」但史蒂夫只是加快了聲音繼續對他說道:「你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閉嘴!」冬兵怒吼一聲,伸拳打向史蒂夫。

「我不會跟你打,」閃過了冬兵混亂的攻擊,史蒂夫冷靜地看著豎起雙眉的冬兵以及在他身後垂著雙眉的巴奇,像是在安慰他們般地低語:「你是我的朋友。」

然後,在巴奇及冬兵驚愕的眼神中,史蒂夫扔下了盾牌。

巴奇跟著史蒂夫一起長大,他所熟知的史蒂夫,是個不管對方是誰,即使被打得鼻青臉腫,直到最後都不輕言放棄的男人。

然而現在,史蒂夫卻在冬兵面前拋下了他身分象徵也是唯一防禦武器的盾牌,然後攤開雙手,對著冬兵露出笑容。

「不,你是我的任務!」

冬兵沒愣很久,為了擺脫史蒂夫帶給他的各種震撼,他決心衝了過去毆打著毫無反抗的史蒂夫。

看著冬兵將史蒂夫撲倒在地,並狠狠地用金屬左手往他臉上揍去,巴奇撕心裂肺般地發出驚恐憤怒的尖叫:「住手!」

而史蒂夫只是毫不反抗地任由冬兵揮舞著金屬的左手一拳一拳地重重打在他的臉上,只因為在他的任務結束後他再也沒有必須與冬兵對打的理由。

「不准傷害史蒂夫!」

心疼又焦急地看著史蒂夫放任冬兵毆打自己的模樣,眼見史蒂夫英俊的臉蛋被揍的紅腫破皮又滿臉是血,巴奇急得都快要哭了出來,怒吼著試圖抓住冬兵阻止他的暴行。

然而盡管浮在空中半透明的巴奇又急又氣地想要抓住冬兵,阻止他再繼續攻擊史蒂夫,但沒有實體的他只能在一旁看著冬兵對史蒂夫展開激烈的攻擊,卻無能為力。

「不要再打了!」眼見史蒂夫被打得滿臉是血,巴奇的嘶吼帶著痛徹心肺的哭腔,「史蒂夫你是笨蛋嗎?!為什麼乖乖被打,推開他!母艦就快掉落了,你再不逃就算不被打死也會摔死的!」

而冬兵也彷彿跟巴奇的激動同步一般,一拳一拳地毆打著史蒂夫的臉並一字一頓地吼叫著:「你是我的任務!」

「那就完成它……」但被血嗆到的史蒂夫只是咳了一下,然後同時望著冬兵與巴奇,露出溫柔的表情,輕輕地說道:「因為我會陪著你,直到時間盡頭。」

巴奇跟冬兵同時瞪大了雙眼,史蒂夫的這句話雖輕,卻猶如驚天巨雷,震撼著巴奇的肉體與靈魂。

他怎麼都沒想到史蒂夫居然還記得這句許久以前他對史蒂夫許下的承諾,而且還在這種場合--幾乎就要一起同歸於盡的狀況下對他說出口。

看到史蒂夫染血的嘴角浮現起了一抹微笑,巴奇突然恍然大悟,史蒂夫之所以一直沉默不語是在生悶氣沒有錯,但他氣的對象並不是巴奇,而是他自己。

他氣自己一直沒發現巴奇遭受過的遭遇,氣自己一直以為巴奇死了還讓他的靈魂陪在身邊,氣自己在發現冬兵就是巴奇之後,居然在氣憤迷惑之餘,也感到了失而復得的開心。

所以他才會在逐漸崩壞的母艦上毫無反抗地任由冬兵毆打,並且,史蒂夫沒有逃、沒有反抗,他選擇了跟巴奇在一起。

也就是說,一開始史蒂夫就寧可跟著巴奇一起死,也不願再傷害巴奇。

就在史蒂夫從他們面前掉落的那一瞬間,原本一直阻擋巴奇回到冬兵身體裡的無形力量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巴奇吸回了他自己的身體裡。

『--那個男人是誰?』

在一堆快速交錯的記憶與各種吵雜的聲音中,巴奇聽見了一個茫然而顫抖的聲音在腦海中那麼問他。

巴奇笑了笑,毫不猶豫地回道:『那是史蒂夫羅傑斯,是我們--巴奇巴恩斯最好的朋友。』

『我們?』

『對,我們……不,我是巴奇,史蒂夫的巴奇。』

『史蒂夫的巴奇……?』腦海中的聲音越來越微弱,最後只留下了帶著笑意的嘆息,『聽起來……很棒……』

從那一刻開始,這個世界上再沒有冬兵,只有巴奇巴恩斯。

在與冬兵融合取得身體控制權後,盡管同時湧上的記憶還很混亂,但為了救出落入海中的史蒂夫,巴奇毫不猶豫地放開了手,跟著跳下海水中,一手撈起昏迷不醒的史蒂夫並將他帶到了岸邊。

濕搭搭的巴奇低頭凝視著全身濕透,失去意識躺在岸邊的史蒂夫。

史蒂夫對他無可取代的深厚情誼,令他的心臟因溫暖的感情而顫抖,化成濕熱的液體從他那雙閃動的灰綠中不斷滑落揚起的嘴角,帶來了鹹鹹的滋味。

「……謝謝你,史蒂夫……」

眼前這個傻小子,在完成該盡的責任後,用生命跟全心的信任選擇了巴奇。

史蒂夫讓巴奇重新成為了自己。

「但……我不能留在你身邊……我留在你身邊會有很多麻煩事找上你的,我想你大概會說那不是我做的,是九頭蛇讓我做的……可是……」巴奇苦笑著敲了敲自己因錯綜複雜的記憶而刺痛的腦袋,「冬兵做過的事就是我自己做過的事,這是我該負起的責任,與你無關。」

淚水慢慢停下,濕潤的眼神搖曳著各種情愫,凝視著史蒂夫許久,巴奇才緩緩開口,低聲說道:「再見,史蒂夫,我會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每天對上帝祈求你過得開心,記著,別來找我。」

依依不捨地望著史蒂夫許久,巴奇才下定決心轉過身,將史蒂夫留在了身後。

「……對了,我有一件事一直忘了跟你說……」走了幾步後,巴奇突然停下腳步,維持著背對史蒂夫的姿勢,低垂著頭,很小聲很小聲地輕輕告白:「我愛你,史蒂夫。」

這大概會是他一生僅有的一次告白,有些感傷地想著,巴奇抬起頭再度邁開了腳步,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史蒂夫。

 

*** *** ***

 

「巴奇……?」

史蒂夫從醫院中醒來後,第一時間就是東張西望地搜尋著巴奇,並嘗試著像平常一樣地呼喚巴奇,卻再也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

在那之後,史蒂夫從娜塔莎那裡獲得了關於冬兵的資料,也是他第一次了解巴奇在開朗的外表下,對自己隱藏了那麼多的痛苦。

不過史蒂夫雖然心裡難過自責卻並不絕望,甚至充滿希望。

他知道一定是巴奇救了他,也就是說巴奇一定已經回到了他的身體裡,以史蒂夫對巴奇的了解,他完全可以想像得到巴奇獨自離去的原因。

那麼,他要做的就是找到巴奇,然後再一次地對他說他會陪著他直到時間的盡頭,不管有什麼事他們都可以一起面對,他永遠不會放開他,因為……

「……巴奇……」

史蒂夫望著天空,想著在這片天空下流浪的巴奇。

「不管你在哪裡,我一定會找到你。」

然後,史蒂夫會將內心深處一直未曾說出的感情對巴奇告白。

 

*** *** ***

 

一年後的某個秋日下午。

巴奇抱著剛從市場買回來的李子,哼著歌回到了自己在羅馬尼亞小城市的安全屋。

在爬上了旋轉樓梯,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身穿著休閒便裝,帶著一頂棒球帽佇立在門口時,他臉上原本輕鬆的表情立刻凝結,好一會才喃喃地念出了眼前人的名字。

「……史蒂夫。」

「你害我找得好辛苦,巴奇。」

看著驚訝的巴奇,史蒂夫輕輕笑著,取下棒球帽,用帽緣敲了敲自己的左胸。

「我現在已經不是美國隊長了,所以你再也不用擔心會拖累到我什麼,我只是有好多話想跟你說,不介意讓我進去坐坐嗎?。」

望著史蒂夫溫柔的微笑,巴奇臉上微微抽動,表情不斷轉換,最後停在大大的笑容,眼中含著淚水閃動。

「……我剛好買了些新鮮的李子,想吃就進來吧。」

在巴奇那麼說的瞬間,史蒂夫伸手將巴奇緊緊擁入懷中,兩人又哭又笑地將臉埋在彼此的肩膀上,很久很久,就像是再也不願分開。

 

 

 

 

 

 

 

 

 

End

 

___

 

 

於是沒有隊三,只有兩個浪跡天涯的好友

對了,吃完李子後史蒂夫大概就上了(ry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