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Yours Forever (5)

前面章節:(1)(2)(3)(4)(4.5)

本篇裡吧唧看似柔弱其實是最堅強的,本話就是他如何用柔情突破大盾的心防

啊,有一小小小段粗暴的肉,能吃的再看吧

___

 

 

史蒂夫從不示弱。

而巴奇比誰都清楚這一點。

記憶中巴奇唯一一次看到史蒂夫哭,是十五歲的時候他陪著史蒂夫練習騎馬,由於史蒂夫的氣喘突然發作一不小心從馬上摔下的瞬間巴奇反射性地衝了過去接住他,結果雖然救到了史蒂夫,但巴奇自己卻被馬的後蹄踢中胸口,受了重傷躺在床上時的事。

那時候當失去意識的巴奇終於醒了過來,看到在床邊握著自己的手因對巴奇的擔心跟對自己的氣憤而扭曲著面孔的史蒂夫時,巴奇其實有一點開心。

因為那個倔強固執,即使他人惡意的冷嘲熱諷或是身體的痛楚都能輕鬆一笑置之的小豆芽,居然因為自己而落淚。

或許巴奇的存在對史蒂夫來說,比他自己想像的還要來得重要。

那時為了安慰史蒂夫以及舒緩氣氛,巴奇曾半開玩笑地說:『要是留下傷疤,我還可以驕傲的跟任何人說,這是我為了保護你所留下的。』

巴奇還記得史蒂夫當時的表情,像是被雷打到般的震撼,僵直了好一會才擦乾眼淚,非常認真地握住了巴奇的手,對他許下允諾,『我一定會成為一個值得你那麼為我付出的男人。』

回想起來,似乎就是從那一天起,原本就很勤奮的史蒂夫更加努力學習,盡心盡力往王者之道上邁進,即使在巴奇完全康復之後,史蒂夫依然不曾有一刻鬆懈。

(說起來巴奇其實有些失望自己身體的癒合力超強,當然無論有沒有留下傷疤,史蒂夫始終都是那個值得巴奇付出一切的男人。)

在兩人先後性覺醒為Alpha跟Omega後,不用說兩方的海藍寶石跟紅寶石都是史蒂夫所挑選的,他還甚至親手在戒環內刻下了『Your Steve Forever』以及『Your Bucky Forever』,並正式對巴奇求婚。

在巴奇答應了史蒂夫的求婚之後,他們才在情緒激昂下第一次有了肉體關係,並且在那之後也多次共享靈肉合一的歡愉。

盡管史蒂夫信息素微弱到無法標記巴奇,但巴奇只覺得能夠跟史蒂夫結合很幸福、很快樂,就算現在還沒辦法,他相信將來史蒂夫一定有辦法標記他,讓他真正成為他的Omega、一生的伴侶。

然而正是在兩人結合之後不久,巴奇慢慢察覺到史蒂夫似乎陷入了某種類似焦慮的狀態,原本就很認真地關心政事的他比之前更加賣力,近乎執著地想要成為真正的Alpha、真正的王。

雖然對巴奇以及他四周的人們來說來說,他已經是了,但史蒂夫似乎認為自己可以做得更完美,而這次的戰爭是個契機,史蒂夫為了終結戰爭,在真正的和平中與巴奇共結連理,想出了奇策,並且親自率領崇敬他的少數菁英,不懼危險地前往戰場。

當那麼嚴厲期許自己的史蒂夫,在遇到自己領導的軍隊全滅時,會有甚麼樣的心理創傷,巴奇比誰都能夠想像,他一定相當自責、相當懊悔,一定會打從心底譴責自己怎麼可以一個人活下來。

於是史蒂夫的記憶,跟著他的歉疚以及那群殉國的士兵,一起被掩埋在層層冰雪之下。

腦袋依然有些昏沉沉的巴奇從回憶跟思考的夢境中緩緩地睜開了雙眼,眨了眨朦朧的視線,迷茫地望著黑暗中搖晃的火光,以及爐火前形隻影單坐在那兒的羅傑斯。

巴奇身上的體溫已經沒有那麼燙,代表結合熱即將過去,也就是說兩人的孩子已正式在他體內著床、孕育,一手撫著自己平坦的小腹,一手抓著包裹著自己全身的毛毯,巴奇內心生起了奇妙的感覺。

不過對現在的巴奇來說,比起自己的身體狀況,羅傑斯曲著雙膝坐在爐火前的背影,更讓他心中酸疼刺痛。

剛開始即使在發燒得最厲害的時候,本能察覺到自己的Alpha不在身邊的巴奇還是睜開了雙眼,盡管對於自己被羅傑斯標記一事巴奇還有些惶然恐慌,因為他還是無法百分之百確認羅傑斯就是史蒂夫,但巴奇還是不懼自身安危鞭策著自己酸軟無力的身體,隨手抓起披風,赤身裸體地奔向外頭的風雪中,只為尋找他的Alpha。

然而在外出尋找羅傑斯的過程中,巴奇看見了森林入口處原本是村莊的教堂地區,有人徒手立下的十字架,上面刻著4499。

巴奇知道,那是史蒂夫所率領的部隊裡除了他自己以外所有的人數。也就是說,立下那道十字架的,除了史蒂夫不會有別人了,而這裡只有羅傑斯。

本來就猜想羅傑斯是史蒂夫的巴奇在看到那個十字架的瞬間,內心的堅信再也屹立不搖,他毫不猶豫地認定,羅傑斯就是他的史蒂夫。

盡管史蒂夫與羅傑斯之間的體型變化近乎異常,但巴奇想,或許是Alpha特異的體質及求生本能所造成的奇蹟。事實上縱觀歷史,也不是沒有過一夜之間成長或是白頭的記錄,也許人類在遇到危境時的暴發力是超越想像的。

既然確信羅傑斯就是史蒂夫,那麼為了史蒂夫,巴奇應該怎麼做,才能融化他心上那層厚厚的冰雪?

「……史蒂夫……」想著,巴奇開口,輕聲呼喚出史蒂夫的名。

「巴奇!」

雖然巴奇的聲音是那麼地虛弱沙啞,卻引得羅傑斯身體大大一震,立刻轉過頭來,面露驚喜的表情,起身朝著巴奇飛奔而來。

來到巴奇身邊後,羅傑斯微彎下腰,伸出雙手捧著巴奇的依然紅潮未退的臉龐,關切地凝視著他。

「還有點發燒……等一下吃點東西吧,我還給你煮了些藥湯……」嘴裡急匆匆地說著,羅傑斯將他剛才剝下野牛皮所縫製的衣物遞到了巴奇面前,七手八腳地想要給他穿上,「還有這是我自己縫製的衣物,雖然縫得不好看,但很保暖,我來幫你穿上。」

但是在讓羅傑斯將衣服套在自己身上前,巴奇卻伸手握住了史蒂夫的手,望著羅傑斯關懷的溫柔眼神,靜靜地開口:「史蒂夫,等風雪停了,我們一起回去吧。」

原本還在絮絮叨叨並忙著想給巴奇穿上衣服的羅傑斯立刻臉色一變全身僵硬,閉上嘴不再說話,只是面無表情地望著巴奇。

兩人沉默地互相凝視了許久,只有柴火的嗶啵聲跟屋外的風雪聲在昏暗的小屋內響著,直到巴奇再次用輕聲呼喚打破沉默。

「史蒂夫……」

然而羅傑斯壓低了嗓音,別開了眼神,「……你不是要找史蒂夫?」

「我已經找到了……就在我的面前。」

柔聲說著,巴奇想要將羅傑斯的手拉起,卻因對方收回了手而落空。

「……不,我不是史蒂夫……」聲音有些顫抖的羅傑斯低垂著眼,握緊了手中的衣物,否定了巴奇的主張,「你認錯了……」

但巴奇並不氣餒,他掀開毛毯,將自身赤裸的軀體展現在羅傑斯面前,看到羅傑斯睜大了雙眼盯著自己的裸體,巴奇不屈不撓地再度伸出手,握住了羅傑斯垂在身體兩側的手,不顧對方手在顫抖,輕輕地將它放到自己的小腹上,溫柔低語。

「你是史蒂夫,你是我的Alpha、我肚子裡孩子的父親……我的伴侶、我的丈夫……我可以為你付出一切的……」

「……不!!」巴奇溫柔的話語對羅傑斯來說卻比刀刃還犀利,顫抖得越來越厲害的羅傑斯終於忍不住出聲打斷巴奇的話,激動地用力將巴奇壓倒在床上,低吼著:「我不是那個值得你付出一切的人!我不是……不是你的史蒂夫……!」

情緒極度亢奮之下,羅傑斯失控地抓住巴奇的雙腿粗魯地往兩旁分開來,然後在巴奇能反應過來前,就用大手掰開他的臀部,將只因目睹巴奇的裸體就勃起的慾望凶狠地插入了那處早被自己蹂躪得傷痕累累的小小肉穴。

「嗚啊!」

本來就被操得紅腫撕裂的私密處再度在沒有擴張潤滑的情況下被毫不留情地貫穿,只疼得巴奇身子一陣痙攣,忍不住仰頭發出痛叫,接著被羅傑斯貼上來的唇給堵在嘴裡。

「嗯……唔……嗯嗯……」

明明應該羅傑斯也很難在巴奇乾澀緊窄的甬道內律動,然而他卻只是執著地用自身碩大的凶器強行劈開巴奇,直至最深處,並故意頂弄著柔弱的宮口,頂得巴奇因難忍的酸疼快感渾身顫抖。

在羅傑斯的碾壓頂撞下,不知是否巴奇的心理影響,亦或是Omega器官為了保護子宮內剛著床沒多久的胚胎的機制,從顫動著的宮口處緩緩流出了溫熱的液體,將巴奇的內裡浸得一片潮濕,緩和了火熱的疼痛,並給雙方都帶來了快感。

「啊……嗚……嗯……」

啃咬般地吻著巴奇的唇,因巴奇肉體熱烈的反應而受到鼓舞的羅傑斯更加用力抓著巴奇的大腿根大力抽插,被巴奇被咬破的唇瓣中滲出的血液混著唾液被羅傑斯的舌頭攪和著,而下身被撐到極限的紅腫穴口處不斷有殷紅的血絲跟著大量體液因劇烈的摩擦而被擠出。

上下都被操出血來的巴奇因疼痛及隱約的快感而顫抖,忍著被強硬侵犯的劇痛,伸手擁抱著不斷猛烈搖晃著自己的羅傑斯,睜著淚眼卻面露微笑,深情而溫柔地望著眼前這個粗暴地不斷用堅挺的火熱操幹著自己肉體的Alpha。

「你是我的!我的!」狂暴地用肉棒摩擦著巴奇脆弱的肉壁,一下又一下撞入巴奇的體內,羅傑斯低吼著喊道:「我的Omega……我的巴奇……!」

而盡管被操得又痛又爽,巴奇也只是在喘息跟帶著疼痛的呻吟中忍著哽咽跟啜泣輕聲地回應:「對……我是……我是你的……我是史蒂夫的……啊……我知道……嗯……」

在羅傑斯猛力頂入,並將精液再度射進巴奇抽搐著的體內深處後,兩人都因激烈運動和高潮而大口喘著氣。

在稍微緩過神後,因內部的高熱而顫抖的巴奇低嘆了一口氣,舔了舔嘴邊的血,忍著下腹內的酸脹,伸出了手將羅傑斯的頭抱到自己胸前。

羅傑斯雖然身軀一震,卻並沒有反抗,只是低著頭任由巴奇溫柔地撫摸著自己的頭髮。

「那不是你的錯,史蒂夫……」

「我不是你的史蒂夫!」怒吼著打斷了巴奇柔聲的安慰,羅傑斯抬起頭,睜大了佈滿了血絲的藍眸,與巴奇濕潤的湖水綠相望,帶著對自身的憤恨咬牙切齒地說道:「你所愛的史蒂夫已經死了,現在在你面前的只是一個只會用暴力傷害你的懦夫……」

「懦夫?」但巴奇只是輕輕搖了搖頭,放柔了表情跟聲音,「我只看見,一個被責任感壓垮的……年輕王儲。」

羅傑斯胸口因激動的情緒而起伏,瞪大的雙眼中滿是驚疑跟惶然。

在高大的外表下,巴奇彷彿看見了他的小豆芽正在冰雪下哭泣自責,心疼地更加緊擁著羅傑斯。

「……就當作我只是在自言自語……我永遠會陪在你的身邊,史蒂夫……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我們在一起,沒有過不去的難關。」

沉默了一會,羅傑斯蠕動著顫抖的嘴唇,將頭靠在巴奇的胸前,斷斷續續地說道:「……即使……他判斷失誤害死了那些一心為國的士兵?而他卻只是躲著,苟延殘喘……完全不敢承認他做過什麼……而且……他會堅持要親自領軍只是因為他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連標記心愛的Omega都辦不到……他太想表現得像一個Alpha,才會害死那麼多人……」

「不,史蒂夫……你現在已經標記我了,不是嗎?」在巴奇將手伸到兩人結合的部位後,因刺激而雙方都是一震,低喘了一下,巴奇半開玩笑似地笑了笑,「更何況真正的懦夫不會一直活在良心的譴責中,不會認知到自己的錯誤在哪裡……不會將所有責任攬在自己身上……你是我見過最勇敢的人……一個真正的Alpha。」

在聽到巴奇那麼說後,羅傑斯終於抬起了頭,臉上表情似笑非笑,卻更接近哭泣多些,凝視了巴奇好一會才由衷地說道:「……真正勇敢的人是你……巴奇。」

巴奇笑了出聲,如同冬季冰雪下綻放的花朵般艷麗,「那是因為有你,史蒂夫……是你讓我勇敢。」

看著羅傑斯扭曲的表情,巴奇微笑著溫柔地擁住了顫抖的羅傑斯,輕聲安慰他。

「聽我說……世界上沒有真正的完美,沒有人可以預料到會出現那麼一場暴風雪,沒有人會想到……若是沒遇到暴風雪,只要你越過河谷,奇襲就會成功,到時將會是一場大勝利,你的判斷一點錯誤都沒有,史蒂夫。」

巴奇的溫柔在撫慰他的同時也讓羅傑斯感到了深深的悔恨及難以言喻的感動,他不知道該怎麼抬起頭,面對這個被自己狠狠傷害過卻如此溫柔的存在,只能低垂著頭,顫抖著身軀咬牙忍著盈眶的淚水。

「你一直都是那個值得我……值得那些士兵為你付出一切的人。」

冰雪融化在巴奇的溫柔中,巴奇就像是三月的春風般溫暖而柔和,撫慰著羅傑斯被冰雪凍住的心靈,終於使得他再也無法忍住滾燙的淚水墜落。

「我愛你。」

巴奇輕輕地說著,而在許久之後,史蒂夫也輕輕地回應。

「我也愛你。」

 

 

 

 

 

 

 

TBC

 

___

 

 

 

有人發現最後一行變回史蒂夫了嗎?

巴奇的一句話可以束縛史蒂夫,也可以解放他,如果說大盾的一切動力其實都是吧唧也不為過

於是下一話大概就可以完結了……吧?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