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mpty Heart (6)

過去章節:(1)(2)(3)(4)(5)

自我解決矛盾(物理上)的超展開

三觀超級不正!史蒂夫很糟糕!(咦?之前的還不夠糟糕嗎?(毆

什麼樣的盾冬都能接受再吃吧

 

___

 

 

冬兵安安靜靜地待在黑暗無聲的空間中。

坐在沙發上,冬兵抱著緊閉雙眼的史蒂夫,低垂著頭,看著他臉上跟衣物上雖然被自己抹去卻依然殘留著的血汙。

在冬兵將史蒂夫抱到沙發上笨拙而慌亂地把羅傑斯造成的傷口止血、消毒,包紮完後,他就一直維持著這樣的姿勢,抱著昏迷不醒的史蒂夫,一動也不動,彷彿一具失去了靈魂的空殼,一直坐在沙發上。

即使夕陽西下,室內陷入了一片黑暗冬兵也無動於衷,就只是低頭看著將頭枕在自己大腿上昏睡的史蒂夫。

自從羅傑斯跟巴恩斯離開後已經過了四個多小時,剛開始還無助啜泣著,哭求史蒂夫別死的冬兵現在只是安靜沉默地將右手搭在史蒂夫左胸心臟的位置上,像是在確認史蒂夫的生命跡象。

透過掌心內傳達而來的微弱心跳以及體溫是冬兵現在唯一的牽掛。

如果,史蒂夫的心跳停止了,那麼冬兵將會毫不猶豫地用左手穿過自己的左胸。

對冬兵來說,他什麼都沒有,唯有史蒂夫是他僅有的一切、他的世界。

冬兵曾經殺死過史蒂夫羅傑斯一次,那讓他的靈魂破碎,並在心中永遠留下了一個巨大的空洞,直到這個史蒂夫前來迎接他。

這個史蒂夫不只沒有殺他,還對他說他愛他,要永遠跟他在一起。

冬兵知道這一次若是再度失去了史蒂夫,那麼也就意味著他的生命走到了盡頭。

因為他的世界滅亡了,他也沒有辦法存在。

前不久的驚慌彷彿是一場夢,現在冬兵心中異常地平靜,輕輕撫拍著史蒂夫,嘴裡哼起了歌。

一開始有些走板不成調的歌聲慢慢成了溫柔低沉的曲調,明明沒有記憶,冬兵所哼出的歌曲卻如此熟悉。

不論史蒂夫是生是死,這一次,他都會陪著他一起。

 

 

*** *** ***

 

 

生死邊緣中徘徊的史蒂夫在恍恍惚惚中聽見了溫柔的歌聲。

熟悉的旋律,以及唱著歌的那人的聲音帶著懷念的鄉愁,就像是兒時每次自己發燒躺在床上時,陪在自己身邊的巴奇總會哼唱著的歌曲,令他雙眼發熱、鼻子發酸。

他知道,這是冬兵在唱歌,他不用睜開雙眼也能感覺得到歌聲中的溫柔。

他本來不想再睜開眼睛了,他早有死亡的覺悟,對於自己所做過的事用死亡來負責還是最輕的一種代價,唯一讓他放心不下的就是冬兵。

「……巴奇?」

然而當睜開眼的瞬間,史蒂夫看見了眼前不可思議的景象時,他先是瞪大了雙眼,緊接著眼淚立即奪眶而出。

史蒂夫不在自己的身體裡,而是站在抱著自己軀體的冬兵身旁,而另一個冬兵--巴奇就在自己面前,臉上表情像似悲傷又無奈的笑著與史蒂夫相望。

從自身靈魂的共鳴、心臟的鼓動,史蒂夫可以很清楚地確認那是他的巴奇,為了保護自己而死在自己面前的,他的巴奇。

他心中最想見的那個人就在他的面前。

他靈魂的半身。

再也無法抑止內心的激盪,史蒂夫衝上前去,緊緊擁住了他的巴奇。眼淚像是潰了堤,彷彿大量溫熱的液體沖入他空洞的心中,原本空虛的大洞,很快就因巴奇的存在而填滿。

「我一直都陪著你,雖然你看不見我……我一直都在你身旁看著你……你在我死了之後做了些什麼……」巴奇垂下了眉毛,輕拍著史蒂夫的背,溫言低語:「我很抱歉,史蒂夫……」

史蒂夫還沒開口,身後就傳來了另一個無比熟悉卻又有些微妙差異的聲音,低沉而強硬。

「你完全不需要道歉,巴奇。」

愣了一下,史蒂夫轉頭看向背後聲音的來源。

另一個一身美國隊長制服的史蒂夫羅傑斯一臉憤恨地站在身後,握緊拳頭怒目而視地瞪著他。

在與這個美國隊長斯憤怒的眼神交會的瞬間,史蒂夫馬上就明白,這個美國隊長就是那個被他帶到身邊的冬兵的史蒂夫羅傑斯。

也就是被冬兵殺死的那一個史蒂夫羅傑斯。

將視線移向沙發上依然輕輕哼著歌的冬兵,史蒂夫很快就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大概就像自己的巴奇一樣,因為放心不下,所以即使被殺死之後只剩下靈魂的美國隊長也依然陪在冬兵的身旁。

或許這正是雖然盡管失去了半身的靈魂,他跟冬兵都能夠活下來的原因。

「……你一直都待在他身旁?」

「沒錯,對你這自私的王八蛋傷害了我的巴奇以及另一個世界的巴奇的經過我都看得一清二楚。」

低吼著,美國隊長衝了過去掐住了史蒂夫的咽喉,咬牙切齒地罵道:「你這自私噁心該死的混帳……你看看你把他弄壞成什麼樣子!你明知道他的身心都殘缺不堪,你不但沒幫助他、治癒他,你還利用那一點去控制他!你跟那些九頭蛇有什麼兩樣?!」

史蒂夫完全沒有抵抗地承受美國隊長的責罵,沒有道歉,也沒有懺悔,只是望著自己的巴奇。

這個美國隊長所罵的完全是正確的,史蒂夫很清楚自己做過什麼,也對只因一己之欲就被擅自帶來身邊的冬兵感到很抱歉,而現在還有彌補的方法,讓一切回歸到原本該有的位置,缺了一個空洞的拼圖即將完成。

「……我的身體給你,你去陪著他吧。」史蒂夫將手指著自己的心臟,「只有你才是真正能填補他空洞的那個史蒂夫……不是我。」

就像只有這個巴奇才是唯一能真正將史蒂夫內心的空洞填滿的人。

美國隊長訝異地看向冬兵及被他抱在懷中的史蒂夫的軀殼,胸口的確還在緩緩上下起伏,但是……

「……你會下地獄。」

聽到美國隊長不知是警告還是判刑的低聲宣告,史蒂夫也只是理所當然般地笑了笑,「能再次見到巴奇我就心滿意足了,對於罪孽深重的我來說,這已經是下地獄前最大的慈悲。」

「我陪你一起去。」巴奇輕輕握住了史蒂夫的手,溫柔地微笑。

原本平靜的史蒂夫在聽到巴奇那麼說相當激動地喊道:「不,巴奇!你不需要陪我一起接受懲罰……你什麼都沒做……你……」

「你會做出那些事,都是因為我……」用手掌摀住史蒂夫的嘴,巴奇只是輕輕搖了搖頭,柔聲說道:「而且我們分開那麼久,我想陪著你,不行嗎?」

「巴奇……」

內心充滿了對巴奇的感激及情意,史蒂夫顫抖著唇瓣喃喃念著這個令他心愛得不知如何是好的名字。

不管是哪個世界的巴奇總是如此,太過於溫柔,即使史蒂夫用了名為愛情的惡意去傷害他,即使巴奇完全不應該共同承擔史蒂夫所犯下的過錯,然而巴奇卻只是笑著,握住他的手對他說,要陪他一起下地獄。

「我說過了,要陪著你一起直到時間的盡頭。」

「……謝謝你,巴奇。」

在美國隊長的注視中,相視而笑的史蒂夫跟巴奇的雙手緊緊相握,直到身影逐漸消失在光明之中。

接著,他轉向了一直低垂著頭哼著歌的冬兵。

 

 

*** *** ***

 

 

黑暗中,冬兵的歌聲乍然而止,因為他看到史蒂夫睜開了雙眼望著他。

那一雙原本深沉的藍眸現在透徹而明亮,搖曳著歉疚與激盪。

微微一笑,史蒂夫伸出了顫抖的雙手,將冬兵的頭抱到自己的胸口,柔聲安慰:「巴奇……沒事了……一切都沒事了……我在這裡……」

耳邊溫暖的低沉嗓音以及胸口心臟有力的跳動讓冬兵身軀顫了一下,然後慢慢地軟化,有透明的液體從冬兵原本空洞的眼中不斷湧出。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冬兵終於真正地感覺到自己活著。

 

 

 

 

 

 

 

TBC

 

___

 

 

於是一切都回歸到原來該有的位置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