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完美的妻子

吸血鬼殺人事件的後續(或者說片段)

算是補完,逮補犯人後回到家裡的一小段女裝肉(
有提到一些他們的過去,比如說本來吧唧可以長更高的但是因為被大盾轉化所以停止成長之類的XD

不要在意篇名

___

 

 

在史考特將犯人送到醫院後,史蒂夫跟巴奇也被趕到的漢克訊問了一些事情。

漢克雖然對於史考特忘記他的警告,將事情全部都說了出來,也對史蒂夫跟巴奇的背景有些好奇。但既然事情圓滿解決,而且本來從各地來到新大陸殖民的人就相當複雜,什麼樣的傢伙都有,甚至還有殺人犯潛逃過來,漢克也就沒有再深入追究,只是表示感謝之意,至於報酬,會擇日再讓史考特送去後就派馬車送他們回家。

一路上,馬車裡的兩人都沉默著望著彼此。史蒂夫沒有問巴奇剛才發生了什麼,也沒有擔心他,但巴奇明白,除了是不想讓車夫聽到什麼以外,也是史蒂夫信任自己的表現。

因為巴奇可以從史蒂夫望著自己的眼神中看出對自己的讚許以及炙熱濃烈的情潮,看得他心臟不聽使喚地跳動不已。

他知道,如果不是馬車上有陌生人在的話,史蒂夫就會握住他的手將他拉入懷中緊擁著他、吻他、碰觸他、打開他,讓兩人之間沒有一絲隔閡的緊密結合在一起,而他也是如此渴望。

彷彿很漫長的時間過去,馬車終於抵達了家門口,下馬車的時候,舉著油燈的史蒂夫特意先一步下車,然後轉過身像個紳士般微彎下腰,對巴奇伸出了右手,微笑看著他。

雖然因害羞跟身為男性的自尊作祟而臭著一張臉,心想要是這傢伙敢說什麼女士優先他就裝作不小心跌倒去踩他的腳,巴奇還是配合史蒂夫伸出了右手。

然而當史蒂夫微笑著低聲說出了,「巴奇優先。」時,感到自己臉上熱烘烘的巴奇不得不想辦法咬住下唇才能掩飾自己內心的喜悅,裝作平靜地讓史蒂夫扶著自己下了馬車。

走進家門後,史蒂夫關上了門,將油燈及燧發槍掛在一旁的衣帽架上,接著拉起巴奇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輕輕地印上一吻。

雖然手上戴著白色的紡紗手套,巴奇的體溫依然因史蒂夫的吻而升高。

這個吻就像是個宣告及宣示,代表了史蒂夫接下來所要做的事,以及巴奇是專屬於他的所有權。

盡管巴奇很想馬上脫下這身讓他難以呼吸的女裝,然而看到史蒂夫黑暗中發出奇異光芒的藍眸,以及往上揚起的嘴唇間露出的獠牙,巴奇就像是被迷惑住般,凝視著史蒂夫撈起蓬鬆的蕾絲裙將自己的大腿抱起並壓上牆面。

在史蒂夫咬開巴奇脖子上的棉紗衣領時,巴奇輕嘆了口氣,不是很認真地抱怨:「我說過不要弄壞衣服……」

「我會跟娜塔莎說明,我倒是擔心你會不會被我弄壞……」

當史蒂夫伸手撫上巴奇的脖子,並那麼柔聲地低語時,巴奇立刻近乎反射地側過臉,順從地將自己脖子最脆弱的部位展示給史蒂夫。

「我才沒那麼脆弱……」巴奇混著嘆息的低語在史蒂夫的唇碰上了他的脖子時化成一聲急促的抽氣。

在微弱的昏黃燈光下,史蒂夫露出了尖利的犬齒輕輕抵在巴奇脖子博動的血管上,讓巴奇豎起了寒毛,全身一陣顫慄。

然而巴奇期待的刺痛並沒有發生,史蒂夫只是舔了舔巴奇的脖子,然後將嘴移到巴奇的唇上,一邊吻著他,一邊撫摸著巴奇裸露在白色吊帶長襪外的大腿肌膚。

看著自己懸在空中的雙腳,在史蒂夫的碰觸下身軀微微顫抖著的巴奇有些失望地問道:「……我不重嗎?」

再怎麼說,雖然不能跟史蒂夫比,但巴奇好歹也是個175公分的健壯青年,史蒂夫卻總是能輕而易舉地就抱起他。兩人在加入軍隊參與戰爭的時候,有幾次史蒂夫甚至一把扛起受了傷的巴奇越過槍林彈雨的戰場。

也許是因為盡管他們兩人都是吸血鬼,但史蒂夫是始祖的直系血脈,天生的吸血鬼;而巴奇原本只是普通的人類。

「一點都不會,你的體型跟大小抱起來剛剛好,」低笑著,史蒂夫將手移到巴奇的腰上,讓兩人的下身貼合在一起,「就算這樣直接進去也不是問題。」

「……你要直接進來就進來,我沒關係。」

「我有關係。」史蒂夫壓低了聲音,嚴厲地反駁巴奇輕視自己身體的提議,「我不希望你受傷。」

「反正我的傷很快就會癒合。」

「我的傷也很快就會癒合,所以你想看我受傷嗎?」

巴奇原本還嘴硬,聽到史蒂夫那麼回,隨即低下了頭,小聲地說道:「……不想。」

「嗯,不愧是我的好巴奇。」史蒂夫讚揚地親了親巴奇的額頭。

抬起頭看著史蒂夫凝視著自己的溫柔眼神,巴奇內心充滿了溫暖及感激。

在史蒂夫將巴奇轉化成吸血鬼之前,史蒂夫陪著巴奇在羅馬尼亞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他們結伴在歐洲到處遊蕩,直到被身為英軍上將的吸血鬼同伴索爾‧奧丁森邀請加入軍隊,一起來到新大陸後,他們才決定從此留在這裡。

史蒂夫並不缺錢,他決定開設偵探事務所一方面是因為他們都想助人,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這種工作比較有趣。而且雖然他們都不會死,但是也都沒辦法看到對方受傷,所以第二次英荷戰爭結束後他們就申請退役,來到了布魯克林定居下來,開設了偵探事務所。

巴奇知道,如果不是被路過的史蒂夫所救,因戰亂而失去所有的自己大概早在15歲時就成為了羅馬尼亞小村路邊的荒骨,根本不可能來到這片新大陸。

他能夠像現在這樣被史蒂夫擁在懷中疼愛,都是史蒂夫帶給他的。史蒂夫給了他一切,希望、夢想、生命,還有包括愛情在內的所有感情。

因此不論如何,最終巴奇永遠都無法拒絕史蒂夫的任何要求。倒不是因為他是史蒂夫的眷屬,應該說,打從他十五歲那年被史蒂夫撿到的那一刻起,他的身心就完全屬於史蒂夫。

只要史蒂夫想,巴奇不在乎自己,他可以對史蒂夫奉獻自己的一切。

然而雖然動作毫無抵抗,巴奇的嘴上卻還是針對史蒂夫把自己當作孩子而不滿地嘟噥:「……我搞不好還可以長得更高的。」

如此可愛的抱怨讓史蒂夫不禁失笑。

「那時候一直催我早點轉化你的不知道是誰?」輕含著巴奇噘起的唇瓣,史蒂夫無奈地笑著低語:「我總是說再忍耐一下。」

就像史蒂夫所說的,大概從最初相遇時巴奇就不斷請求史蒂夫將自己轉化為吸血鬼,是史蒂夫一直有所顧忌。

一開始的理由,是巴奇年齡還太小,由於一旦轉化為吸血鬼身體就會停止生長,要是尚未發育成熟就被轉化為吸血鬼,有些人將來會隨著心靈的成長造成身心不平衡。

身為始祖吸血鬼一族直系的史蒂夫看過不少例子,所以他就用這個理由跟巴奇解釋。

其實真正的原因,是史蒂夫的恐懼。

並不是所有人類都能順利轉化成吸血鬼,只有極少部分,而沒能轉化成功的下場就是痛苦地死去。

所以盡管史蒂夫很想,但他一直不敢冒可能會害死巴奇的危險去轉化他,就只為了讓巴奇能一直陪在自己身邊。

剛開始巴奇很聽話地乖乖等待,然而等到了16歲、18歲,甚至過了20歲史蒂夫還是沒有勇氣轉化他。

如果不是巴奇23歲的時候罹患了當時流行的致死性瘟疫,史蒂夫不會下定決心豁出去,將巴奇轉化成吸血鬼。

每當像現在這樣貼身感受著巴奇溫熱的體溫,香甜的氣息,史蒂夫就無法不打從心底感謝老天。

史蒂夫情不自禁地低聲道出內心的感想,「你這樣看起來就像是我完美的妻子。」

巴奇瞪大了雙眼,然後慢慢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只有看起來嗎?」揪起裙襬,將下身展露在史蒂夫面前,巴奇紅著臉,大膽而有些粗俗地低聲做出邀請,「要不要試著幹你的妻子?看看我幹起來是不是也那麼完美……」

史蒂夫只愣了一下,馬上就用行動做出了回應。

輕柔的吻,很快就成了掠奪般的狂野。由於唇齒激烈地糾纏著,兩人尖利的犬齒劃傷了彼此柔軟的舌肉及唇瓣,口中蔓延開來的血味觸動了渴血的本能,也加深了雙方的情慾,讓他們更加瘋狂地索取著彼此口中的甜美汁液。

「哈……啊……嗯嗯……」

伴隨著濕熱的急促喘息,鮮紅的血液混著唾液從兩人交合的唇舌間流淌而下,滑過下顎及胸間,有些甚至滴落在地面。

鮮血觸發了史蒂夫內在狂暴的一面,由於情慾跟血的影響,史蒂夫有些激動地撕開了巴奇的內褲,伸出手指在巴奇的穴口處徘徊,接著熟練地闖入,並在緊窄的內部抽送、擴張。

「啊!」

史蒂夫的侵入相當快速猛烈,當他抓起了巴奇的大腿,用力挺腰用高漲的慾望撞入巴奇的體內,狠狠撕開了他時,巴奇忍不住仰頭發出了尖叫,鮮血從兩人接合的部位滴落,並染紅了內部的襯裙,以及巴奇的股間、大腿,還有地面。

然而即使狂爆的一面被引出,史蒂夫還是保留了不想傷害巴奇的一面,驚覺自己太過粗魯地撕開了巴奇,史蒂夫心疼地吻著巴奇眼角滲出的淚水,停留在巴奇濕熱的內部,並伸手套弄著巴奇的性器,直到巴奇放鬆了下來,史蒂夫才開始了緩慢律動。

「嗚、嗯……啊……啊……」

隨著巴奇內部被史蒂夫操得柔軟潮濕,每一次堅硬的肉棒在緊實的肉壁內摩擦而過都給雙方帶來了強烈的快感。

淚水浸濕了巴奇顫動著的睫毛,並因史蒂夫抽插時快速而有力的律動而滑落臉頰。

然而儘管部分是因為被撕扯開來的疼痛,但巴奇的眼淚更多還是來自於被史蒂夫進入填滿的滋味讓他感到了至高無上的幸福。

就像是史蒂夫吸吮自己血液前肌膚被咬破的尖銳刺痛,等待在痛苦後面的總是難以言喻的快感。

閉著雙眼感受著史蒂夫的炙熱在自己體內快速進出,猛力頂撞的酸疼及酥麻,巴奇忍不住想起被轉化前,他還是普通人類時與史蒂夫的性愛。

雖然大概16歲左右巴奇就跟史蒂夫有了肉體關係,但一直到被轉化之後的第一次結合,巴奇才真正體會到被史蒂夫完全佔有的滋味。

在那之前史蒂夫總是很小心地對待他,生怕傷到他,轉化之後史蒂夫才總算放下了顧忌,每次都把巴奇操得像個小姑娘般又哭又叫,有好幾次還失去意識。

雖然巴奇知道,他不需要特別去做什麼,史蒂夫愛著他,就像他深愛著史蒂夫。但他還是有那麼一絲不安,只有在史蒂夫的大力衝撞下,他才能將一切宣洩出來。

所以巴奇愛死了像現在這樣被史蒂夫用力操進身體裡的感受。因為他知道這代表史蒂夫信任他的能力,認同他能夠待在他身邊。

快感越來越強烈,史蒂夫不再只是吻他了,他有些失控地咬住了巴奇的脖子,並咬破了他,而巴奇也情不自禁地咬住了史蒂夫的肩膀,同時,在巴奇內部頂撞的粗熱硬挺猛地頂入了最深處。

「嗯嗯!」

一時之間巴奇彷彿感到眼前冒出了火花,因高潮而痙攣著的肉壁熱情地擁抱著史蒂夫,像是求他射在裡頭。於是史蒂夫毫不客氣地應邀將精液全部射進了巴奇的體內。

沉浸在舒適的絕頂感中,急促地喘息著的兩人熱情地交換著充滿甜腥血味的吻。

「……我幹起來像是個完美的妻子嗎?」

在巴奇低喘著小聲地那麼問後,史蒂夫捧起了巴奇的臉,舔了舔從他嘴角流出的血,溫柔而深情地微笑。

「你永遠都是我唯一的伴侶。」

史蒂夫溫柔地輕吻著巴奇,在他耳邊低聲回應的這句話,讓巴奇哭得像當年那個被史蒂夫在屍體堆中抱起的孩子。

 

 

*** *** ***

 

 

幾天後,前來拿回衣服的娜塔莎沒見到巴奇,只有史蒂夫等著他。

「這根本不是我原來的那一件。」從史蒂夫手中接過全新衣物的娜塔莎皺起了眉。

「抱歉,妳借給巴奇的那件被我弄壞了,所以我訂製了一件全新的還給妳。」嘴上說著抱歉,史蒂夫臉上的笑容卻沒有一絲歉意。

盯著史蒂夫一會後,不知該為了自己大概壯烈犧牲的衣服還是大概被操得很慘的巴奇默哀的娜塔莎重重嘆了一口氣。

「算了,反正我早就知道一定會這樣。」

「不愧是娜塔莎,下次有機會再請妳幫忙。」

望著史蒂夫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娜塔莎忍不住有些壞心眼地出聲提醒:「……你是不是忘了我是吸血鬼獵人?我可算是你的敵人。」

然而史蒂夫只是加深了笑容,說出了要是巴奇在場他絕對不會透露的事實,「妳喜歡巴奇,所以妳永遠沒辦法傷害他,包括他愛的我在內。」

看著一副理所當然態度的史蒂夫,娜塔莎恨得牙癢癢地,卻也莫可奈何。

誰叫他說的是事實?

「……對他好點,羅傑斯,不然我會拿木樁刺進你的心臟。」

娜塔莎的低聲警告讓史蒂夫面露意外的表情,然後看向緊閉的房門,就像覺得很可笑似地輕輕低笑著。

因為打從遇到巴奇的那一天開始。

「我的心臟早就屬於巴奇的了,只有他能決定怎麼處理。」

 

 

 

 

 

 

 

 

___

 

 

 

娜塔莎的喜歡不是愛情的那種喜歡所以沒有冬寡或寡冬

寫完才發現這個AU裡盾冬的關係大概比較偏向漫畫裡小助手的設定吧

腦內設定跟梗很多,以後有機會再慢慢寫X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