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神父與小惡魔 (5)

前面章節:(1)(2)(3)(4)

神父桃跟小惡魔包設定,雙性注意

爸爸媽媽終於出現,還帶上了意外的真相

___

 

 

「嗚嗚……」

伴隨著細微的水聲,Sebastian的抽泣聲斷斷續續地在房內響起。

如果現在有人闖入房內目擊到現場的景象,大概百分之兩百都會認為自己是在侵犯身下這名被矇著雙眼啜泣著的男孩吧,Chris自嘲地想。

重點是,不能算錯。

雖然更正確來說,他現在會把手指放入男孩的下體內,是為了已經侵犯過後(還內射)的事後處理。

「不要亂動,小傢伙,忍耐一下。」

低聲說著,Chris一手抵在Sebastian不停顫抖且時不時想要縮起的膝蓋上,施力分開,跪在他那雙稚嫩的大腿間,另一手小心翼翼地在方才被他蹂躪得紅腫不堪的下體上塗抹著紫色的藥膏。

抽動著身軀,被矇著雙眼的Sebastian委屈似地噘起了嘴唇,「我不是小傢伙……嗚嗚……輕點……很疼……而且我看不見你在做什麼很可怕……」

就像Sebastian所抱怨的,不能怪他抽抽搭搭地扭動著身體。

畢竟現在他的雙眼上被矇著從浴室拿來的草綠色毛巾,全身上下只批著一件白色的亞麻長袍,靠著床頭的牆壁,雙手不安地抱著枕頭,赤裸的雙腿開開地坐在床上,被迫將下身展露給方才強姦過自己的男人。

而這個才剛強姦過他還內射的男人正卡在自己的雙腿間,手指進到他被操得發熱生疼的私密處內,塗抹、攪動,弄得他渾身難受卻又有種難以啟齒的奇妙快感。

盡管Chris已經再三跟他保證,這次真的不會再傷害他,但是什麼都看不見的不安、會不會再一次被強姦的恐懼,再加上下體難耐的抽痛、冰涼的刺激,以及手指在內裡蠢動的異物感,還有羞恥心,這些都讓Sebastian無法止住顫抖與抽泣。

「沒辦法,Sebastian……我正在幫你塗藥,」Chris在心中悄悄嘆了一口氣,將視線從紅腫的私處移開,抬頭望著那張皺在一起的臉,臉上的毛巾都被他的淚水浸濕的模樣讓他又心疼又自責,只能放輕了手上塗藥的動作,一邊解釋一邊溫言安撫:「我想你的眼睛會不自覺散發出誘惑的魔力,只要注視你的眼睛我很可能又會被影響再次傷害你,我只好出此下策。」

綜合了之前的經驗來看,恐怕Chris每次失控的原因都是因為直視了Sebastian盈滿淚水的碧綠眼眸,那麼既然知道了原因,只要不去注視到他的雙眼就好。

也就是說,矇著雙眼並不是什麼情趣,而是為了避免Chris再次受到Sebastian魔力的影響。

所以剛剛抱著被自己操得渾身軟綿綿的Sebastian到浴室去做清理時,Chris就順手用毛巾遮住了Sebastian的眼睛。

或許真是奏效了,雖然在幫Sebastian搔刮出他射在體內的精液時,Sebastian全身顫抖還嗚咽著喘息時Chris還是難免心跳加速慾望高漲,但還在可以控制的範圍內。

當然,Chris也不可能一直矇著Sebastian的眼。

「等上完藥就好了,乖,再忍耐一下。」

在Chris一邊柔聲安撫,一邊更深入內部並將藥膏輕輕抹上了Sebastian的紅腫傷處時,男孩的全身都大大地一顫,但他只是加強了抱著枕頭的力道,輕輕地應了一聲。

「嗯……」

看著Sebastian委屈地咬著下唇,乖巧地點了點頭的可憐模樣,Chris心念一動,忍不住在心底暗叫一聲好險,要是沒矇住這小惡魔的眼睛,只怕他現在又要失控再次強暴這孩子了。

就在這個時候,Chris突然感到背脊一涼,一種他理應從未感知過卻又有些熟悉的巨大魔力出現在身後,氣勢洶湧地往他身上衝了過來。

他還來不及回過頭,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道從床上猛烈撞擊到了地上。

「嗚!」

瞬間,伴隨著碰地一聲巨響,整個身體往堅硬的地面撞擊時的力道造成的強大衝擊讓Chris一時之間幾乎無法呼吸,只能倒在地上動彈不得,連究竟什麼狀況都無法確認。

他只聽得到Sebastian以及跟他聲線很像的另一個聲音同時響起。

「Chris?」

「Sebastian!」

緊接在兩道高亢緊迫的呼喚聲後的,是低得彷彿可以震動空氣的冰冷問句。

「……你在對我兒子做什麼?」

接下來襲擊Chris的,是全身被切割的劇痛。

連頭都無法抬起的Chris根本沒辦法開口,也看不見究竟是誰攻擊他,他唯一能感覺到的只有鋪天蓋地的靈力跟超乎想像的高熱,如同鋒利的刀片切割著他的肉體,伴隨著強烈的劇痛,大量的鮮血瞬間從全身上下被劃開的傷口中噴出,染紅了整間房。

然後,他就因失血過多而失去了意識。

由於雙眼被矇住,只能聽到聲音的Sebastian並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只能驚慌失措地望著聲音的方向,直到感到自己被擁入了溫暖柔軟的懷抱,熟悉的氣息圍繞著他,緊接著是顫抖著呼喚自己的溫柔嗓音。

「Sebastian……」

當眼上的毛巾被拉開,重見光明的Sebastian第一眼看見的是自己的惡魔母親,那雙濕潤的眼眸正關切地望著自己,緊緊擁抱著他。

在Bucky身邊帶著溫柔微笑的是他的天使父親。

而Natasha則雙手抱胸地倚靠在門框上,帶著淺笑看著房內的狀況。

「媽媽……爸爸……Natasha阿姨?」

突然見到自己好久不見的父母,一想到兩人肯定是為了尋找離家出走的自己,Sebastian有種做了壞事被逮到的歉疚,同時也感到了安心。

「沒事了……別怕……欺負你的壞人已經解決了。」

然而接下來Steve的話以及撲鼻而來的濃重血腥味讓Sebastian心一驚,慌忙地四處張望。

「Chris!?」當Sebastian看見Chris全身是傷的倒在血泊中時,他嚇得立刻大叫了一聲,不顧自己下身赤裸,一心只想推開Bucky衝過去探視Chris的狀況。

看到Sebastian想要推開自己,就像是想要跳下床奔到Chris身邊察看他的傷勢的模樣,Bucky疑惑之餘更加重了擁抱他的力道,不讓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寶貝兒子再次脫離自己的懷抱。

扭動了幾下,發覺掙脫不開的Sebastian只能心急如焚地轉過頭去,睜著通紅的大眼睛,對著Bucky跟Steve哽咽著要求,「爸爸媽媽,求你們救救他好不好?」

來自寶貝兒子出乎意料的要求讓Bucky跟Steve面面相覷,再同時看向哭紅了眼的Sebastian。

「為什麼?」一邊問,Bucky輕輕撫摸著Sebastian的臉,並將視線往他光裸的下身望去,心疼又憤怒地咬了咬下唇,「他不是正在對你……做不好的事?」

剛才雖然算是一時衝動才會跟Steve同時做出攻擊,但一想到剛才循著聲音來到這裡所目擊到的畫面,Bucky就恨不得再次將已經失去生命跡象的那個男人千刀萬剮。

希望應該還沒發生什麼事,要不然……

父母凝視著自己的視線,以及回想起剛才所發生過的事,Sebastian就無法抑止臉上變得又紅又熱,低下了頭,小聲嚅囁著:「……他只是在幫我上藥……」

「上藥……?」愕然地跟Steve互望了一眼,Bucky心中七上八下地低聲問道:「為什麼要在那裡上藥?你們是不是已經……?」

Sebastian又羞又急地推了推Bucky,「那、那不重要啦!快點救他,他流那麼多血會死掉的!」

看到Bucky向自己求助的眼神,Steve跨步向前,板起了面孔,並搭住了Sebastian的肩膀,嚴肅地問道:「你先說清楚,Sebastian……他是不是對你做了什麼……」

「先救他!他真的是好人!」

「……傻孩子……被強姦了認為我是好人……」

就在Sebastian急得哭了出來的時後,忽然有些低啞的聲音從理應失去生命跡象的Chris的方向傳來,現場所有人都驚訝地看了過去,原本應該因為驚爆的發言而憤怒的Bucky跟Steve也都訝異地看著眼前不可思議的景象。

「放心,Sebastian,我不會死的。」

就像印證Chris的話,只見滿身鮮血的Chris勉力地撐起了身體,艱辛地轉過身,對Sebastian露出了苦笑,而他身上原本無數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癒合中。

眾人目瞪口呆之中,原本倚在門口看戲的Natasha將視線在Chris臉上凝視了一會,看向Steve嚴肅地低聲問道:「……為什麼他身上會有你的羽毛,Steve?」

一臉驚愕的Steve在聽到Natasha那麼問,再加上看清楚了那張除了大鬍子及髮色外跟自己神似的面孔上自嘲般的笑容,原本瞪大的雙眼慢慢地縮起,臉上表情也越來越凝重。

與Bucky互望一眼後,Steve轉向坐在地上的血泊中,傷口已全數癒合,一臉笑容的Chris,開口低問:「難道你是三百多年前,賽倫鎮的那個小男孩……?」

「果然是你,你還記得我真是我的光榮……Sebastian的天使父親,」從滿地的血糊中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跟血汙,Chris朝著Steve伸出了右手,微笑道:「我該說託了你的福嗎?感謝你讓我變成了死不了的怪物。」

 

 

*** *** ***

 

 

結果Steve並沒有跟Chris握手,但Chris也不以為意,只是以站在這個滿是鮮血的地方不好說話為由,帶著Steve他們來到了客廳,然後匆匆換過了衣服,並也帶給了Sebastian新的神父服,兩人身上都換上了素黑的神父服。

由於人證就在眼前,Steve跟Bucky很坦率地承認了他們在三百多年前觸犯了禁忌。

「……也就是說,三百多年前,你們在解決這裡的墮天使的時候,Steve為了一時的憐憫,觸犯禁忌用天使的羽毛隨意干涉了人類的命運。」

眾人圍在客廳裡的長桌邊,坐在主位上的Natasha雙手抱在胸前,看著坐在她右手邊的Steve,低沉著略帶磁性的嗓音說道。

「我那時候並不曉得……這會使人不死。」

臉上帶著內疚神情的Steve輕輕點了點頭。Sebastian被Bucky跟Steve夾在中間,Chris則是一個人坐在Natasha左手邊。

「正確來說,不是完全不死。」Natasha指著她用魔法變出來的一本羊皮書上的其中一頁,「這裡有記載,在大約三千多年前的第一個案例,這個天使跟你一樣,利用自己的羽毛救了一個被獻祭的少女,那名少女從此不老不死。」

看了沒甚麼情緒變化的Chris一眼,Natasha繼續說道:「後來那名少女忍受不了愛過的人一個接一個比他先死去的孤獨與痛苦,最後找上了惡魔,想辦法殺了那名天使。於是在那名天使死亡的同時,少女也跟著化成了灰燼。」

「所以妳說並不是完全不死……」

「對,被天使的羽毛拯救的人類,將與那名天使分享共同的壽命,」Natasha舉起了食指,在Chris跟Steve之間來回,「也就是說只要你活著,他就算被燒成灰都不會死,除非你死了,他馬上也會跟著化成灰消失。」

現場陷入了一陣靜默。

「……這就是為什麼利用羽毛救人是禁忌的原因?」一直摟著Sebastian的Bucky將視線從兒子身上看向Natasha,懷疑地問:「為什麼連身為大天使長的Steve都不知道的事妳會知道?」

Natasha嫣然一笑,「我可是掌管第八層地獄--欺詐的魔君,所有關於天界地獄人間界的秘密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Sebastian天真無邪的讚道:「Natasha阿姨好厲害!」

「你這孩子嘴還是那麼甜,來,」Natasha變出一顆粉紅色包裝的糖果,笑著扔到Sebastian手中。

四人看著Sebastian開開心心地拆開包裝將淡紅色的糖果放進嘴中臉上浮現甜滋滋的笑容,各懷心事地沉默了一會後,Steve緩緩地開口:「……所以,我以為我救了他……」

「你知道那時候這附近曾熱中於墮天使們引起的女巫審判吧?」Natasha聳了聳肩,豎起食指指向望著Sebastian發呆的Chris,「可想而知這孩子受過怎麼樣的折磨,而且我得跟你說,雖然他怎麼都死不了,即使被燒成黑炭,但是一樣會感到跟常人一般的痛苦。」

也就是說,Steve因為一時心軟,反而造成了Chris幾百年來的孤單與痛苦。

在內心感到了深深的愧疚,Steve帶著滿滿的歉意看向Chris。

「對不起,我……」

「我很抱歉傷害了你們的兒子。」然而Chris打斷了Steve的道歉,並先一步開口,為自己對Sebastian所做過的事致上歉意,「我以為我可以抵擋魅惑的魔力,然而我高估了我自己……我強姦了Sebastian。」

聽到Chris那麼說,Steve跟Bucky內心原本已沉靜下來的憤怒又再度湧上了心頭,即使明知道這是Sebastian本身的魔力所造成的結果,而且Sebastian似乎對Chris很有好感。

代替立場複雜的Steve,Natasha開口問Chris,「……你一開始就知道他的真實身分?所以為了報復他們……」

「不,我並不是為了報復!」看著因Natasha的質疑而露出受傷神情的Sebastian,Chris感到心中一陣刺痛,趕緊解釋:「如果說我沒恨過你那就是說謊,但現在我可以一直幫助迷惘的人們,消除與人為害的惡魔,我很滿意現在的生活。」

「我只是想確認……一百多年前加入教廷時跟主教坦白過我的身世,他很快就跟我提到剛才那位女士所提起的案例,所以我一開始聽到Sebastian說我跟他的天使父親很像時我就想說不定你就是那名天使。」說完,看著Sebastian,Chris的聲音慢慢滲出一種無奈的溫柔,「而且,這孩子太單純了,要是讓他離開實在讓人放心不下……」

Bucky跟Steve互望了一眼,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後點了點頭,對Chris提議,「你願意跟我們一起到靈薄獄嗎?」

Chris眨了眨眼,「靈薄獄?」

「就是我們一家三口現在住的地方,既然你身上有Steve的羽毛,也算是我們的孩子,只要你願意,可以跟我們住在一起。」

想到要是Chris能跟他們一起回家,Sebastian臉上滿是藏不住的笑容,驚喜地望著他的惡魔母親,「真的?」

然而相較於Sebastian的歡欣,Chris卻只是搖了搖頭,「這裡是我的故鄉,雖然我的確遭遇過一些不好的回憶,但我現在做為神父,以及驅魔師,我在這裡過得很好,我並不想離開這座小鎮。」

「不會有人懷疑你一直長生不老嗎?」史蒂夫問道。

「我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離開這裡回到教廷,幾年後改變造型跟名字再回來,從沒有人覺得奇怪,只有教廷裡極少數人知道我的真實身分。」

「Chris……」

避開Sebastian失望的眼神,Chris對史蒂夫說道:「帶那孩子回去吧,他太單純,留在人間界太危險了。」

然而Sebastian卻低頭大叫了一聲:「不要!」

「Sebastian?」

其餘四人驚訝地看了過去,只見Sebastian低垂著頭,望著地面哽咽著說:「我……我想留下來……反正我回家也是一個人……而且Chris……一直孤孤單單的……我想陪著他……」

「你在說什麼?我剛剛才強姦過你……」

「你不是真的想要傷害我!」Sebastian猛地抬起頭,眼中滿是淚水,「我知道……都是因為我的能力……對吧?」

看著Bucky點頭,Sebastian又看向Chris,小聲地說:「……我不是很懂,但是我可以感覺得出來你是個很好很好的人……我……我想留下來……」

看著在自己身旁,滿臉通紅卻依然努力想要說出內心主張的Sebastian,Bucky內心有些惆悵,他明白不知不覺間他的孩子長大了,開始談戀愛了,想要離開他們的羽翼。

「……你對Sebastian怎麼想?」

「……怎麼想?」Chris驚訝地回問:「你該不會……」

「你的靈力留在了Sebastian體內……」Bucky重重嘆了口氣,「雖然我不清楚這跟我與Steve之間的標記作用是否相同……但你們之間會有連繫,他會想留在你身邊是種本能,就算硬帶Sebastian回去,也只是讓他痛苦而已。」

「Bucky說的對,」Steve接著Bucky的話,「而且我們還得籌備婚禮,會很忙,也沒什麼時間顧到他,我看不如就讓Sebastian留在這裡,我會設置結界保護,只不過……」

沉思了一會,Steve跟Bucky交換了耳語後,看向Natasha,「Natasha,你可以幫我們使用替身咒嗎?」

Natasha挑起了眉,將眼神在Steve跟Bucky之間來回,確認他們真的要那麼做後,嘆了口氣,伸出雙手,「……把你們的羽毛給我吧。」

在Steve跟Bucky各自拔下一根羽毛後,只見Natasha從兩人手中接過羽毛,攤開羊皮書,翻到其中一頁,兩手各自夾著一黑一白的羽毛,嘴中念念有詞地誦著咒文。

念完咒文後的同時,Natasha手中的羽毛突然發出了耀眼的光芒,並膨脹了起來,變成兩顆籃球大小的軟綿圓球,並長出了翅膀,甚至還有五官跟髮型,分別跟Steve以及Bucky神似。

「這是什麼?」Sebastian驚奇地睜大了雙眼。

「替身咒。」Natasha放開了手,看著兩顆圓球拍打著翅膀飛到了Sebastian身邊,圍繞著他打轉,最後停留在肩膀上,「可以利用羽毛做出的迷你替身,擁有本體百分之一的能力,以及智慧,還能透過替身感知道替身所感知的一切。」

在望著與自己還有Bucky的替身嬉戲的Sebastian一會後,Steve看向Chris,「只要這兩個替身守護,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能第一時間趕過來。」

Chris笑了笑,「也就是說……這是用來監視我的?」

「我希望你用保護來形容。」Steve也微笑著。

盡管內心裡的確對Chris充滿了歉疚,那也不代表Steve跟Bucky會那麼輕易放任他們在一起。

而完全感覺不出來平靜笑容下幾乎要滿溢而出的險惡氣氛的Sebastian只是滿臉笑容地撫摸著在自己臉上磨蹭著的兩顆圓球,笑著問:「我該怎麼稱呼他們?」

Steve還沒回答,Chris就先浮現出好好神父般的笑容,對Sebastian笑道:「我想,你可以叫他們爸爸球跟媽媽球。」

 

 

 

 

 

 

 

 

 

TBC

 

___

 

爸爸球媽媽球大概長這樣:

XD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