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神父與小惡魔 (4)

第一話第二話第三話

神父桃跟小惡魔包設定,雙性注意

最近好忙,決定放飛自己想吃肉的心(

半推半就下抵擋不住誘惑的半強制肉

相信我,桃神父真的努力過了(

___

 

 

在Chris的指示下,Sebastian脫下了長褲,只剩下上衣的神父袍坐到了床上,寬大的黑色布料在純白的床墊上散開來。

將雙手抵在床上,雖然不免在心中感到有些羞恥,但畢竟是自己說出口的要求,所以Sebastian還是忍住羞怯,曲起了膝蓋,分開赤裸的雙腿,將自身的私密處毫無遮掩地曝露在Chris的面前。

深呼吸做好了自我告誡後,Chris一腳跪在床上,將右手搭在Sebastian的膝蓋上,左手握著藥膏,一邊在心中默認聖經要自己冷靜別起異心,一邊想辦法專心仔細地觀察著Sebastian的傷處。

明亮的燈光照射下,Sebastian的下體一覽無遺地展現在Chris的眼前。

除了本身的體質以外,由於Sebastian很少外出,又是在父母嚴密的保護下,遇到Chris前從沒受過任何傷的肌膚顯得異常白皙,並因羞恥及莫名的興奮而染上了淡淡的紅潮。

而兩條光滑無瑕的大腿根部之間,是Sebastian與眾不同的雙性器官。在軟軟的男性器下方,本該是陰囊的位置上,有著一道細小的紅嫩肉縫,或許是由於方才洗過澡的緣故有些濕潤,並因緊張的低喘而微微抽搐。

Chris的目光彷彿灼燒著Sebastian,令他渾身發燙,自己胸腔內心臟的鼓動聲吵得Sebastian心神不寧,連自己都未曾仔細觀察的部分現在被一個剛認識不到幾個小時的男人認真注視的狀況讓Sebastian滿臉通紅,身軀都因緊張跟羞恥而微微地顫抖著。

「沒事……放輕鬆……」

感覺到Sebastian的不安,Chris抬起頭與Sebastian搖曳著不安的視線交會,露出了溫和的笑容安撫他,在看到Sebastian輕輕點頭之後才低下頭將視線移回了Sebastian的下體。

還不用往內部看,就可以看出兩旁細嫩的肉唇有些紅腫發熱,一想到這是剛才被自己強硬捅開來時所受的擦傷,Chris在心疼與自責之餘,竟也感到了一股燥熱從下腹湧上,連忙別開了眼神。

壓抑著內心異樣的情愫,拼命對自己說這只是塗藥,千萬不要再次衝動而去傷害到這個單純的孩子,Chris仰起頭做了個深呼吸後重新將視線回到Sebastian的股間,小心翼翼地用食指跟中指掰開有些紅腫的肉唇。

瞬間Sebastian的身體大大地抖了一下,Sebastian過度的反應讓Chris心一驚,抬頭看向他,關切地問道:「會痛?」

急促地喘了幾口氣後Sebastian搖了搖頭,滿臉通紅地輕聲說道:「還……還好……只是……」

雖然有點刺痛,但其實讓Sebastian身體震動的原因,是Chris手指碰觸到自己的私處時,所帶來的不可思議的電流,像是輕微的觸電感,讓Sebastian感到奇妙的燥熱從體內深處慢慢升起。

「只是?」

抿了抿下唇,自己其實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的Sebastian只能再度搖頭,「沒事……你繼續……」

深深地望著Sebastian一會後,Chris低下頭,再次看向那處被自己用手指撐開來的部位。

仔細看可以看得到小小的濕潤肉洞內,有些磨破的肉壁以及內部一層薄薄的粉紅色肉膜,中央的小孔有些撕裂開來,邊緣還滲著血,並隨著喘息而微微收縮。

大概是由於Chris只進了一點頭就停了下來,並沒有完全撕裂Sebastian,所以雖然弄傷了Sebastian,但還沒有完全奪走他的貞操,這個事實讓Chris在安心之餘竟然也感到了失望。

一邊內心痛罵罵自己怎可有如此糟糕的想法,Chris一邊柔聲對低垂著頭脹紅了臉的Sebastian說道:「那我要塗藥了,大概會有些刺痛,你忍耐一下。」

「嗯……」

在看到紅著臉的Sebastian輕輕點頭後,Chris擠了些藥膏到自己手指上,屏住呼吸將藥膏塗到了Sebastian的外陰及內部。

私處內外冰涼的刺激讓Sebastian全身一震,忍不住啊了一聲。

而當Chris的手指更加深入後,Sebastian在異物侵入所帶來的些許刺痛之中,卻也感到了從未有過的莫名感受,又麻又癢,讓他下意識地想夾緊雙腿,卻因為卡在中間的Chris而無法辦到,只能揪住了身下的床單,繃緊身體忍耐這種陌生的刺激。

然而Chris的手指在自身敏感的內部蠢動的感覺讓Sebastian無法壓抑住體內被勾起的異樣感受,只好咬了咬顫抖的唇,輕喚眼前這個自己唯一能求助的人。

「Chris……」

「……怎麼了?」沉默了一會後,Chris明知故問地低聲回應Sebastian不安的呼喚。

不用Sebastian回答,Chris就可以輕而易舉地從Sebastian肉體上的反應察覺得到,Sebastian正因為自己在他下體塗藥而引發出了性欲。

證據就是他緩緩勃起的男性器,以及從他那溫熱的小小花穴內湧出,沾濕了Chris的手指,幾乎要將剛才所塗的藥給沖刷掉的淫液。

由於Chris停下了動作,慾望被吊著的Sebastian不知所措地開口,眨了眨濕漉漉的碧眼,迷迷糊糊地呢喃著:「我……我不知道……我那裡……好怪……你……你再摸一下那裡……」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嗯嗯……我不知道……」

望著Sebastian低著頭,迷茫地望著自己,輕啟紅潤的唇瓣,含糊不清地吐露著凌亂的氣息,Chris有些出神地想,不知道的情況下還能如此成功地誘惑男人,大概是惡魔的本能吧。

然而那雙情慾之下仍然無法掩蓋住天真懵懂的眼神卻又像是天使般純潔,就跟他本身的體質一樣,集合了天使跟惡魔於一身,讓Chris既想好好呵護他,卻又想狠狠佔有他。

兩種矛盾的情緒在內心交戰,同時Chris也明白這也是來自於Sebastian本身的魔力,即使他不懂也不想,也阻止不了自己去誘惑男人上他,這是他的天性,不是他的錯,是他天生的體質。

為了安撫Sebastian的不安,Chris輕輕撫摩著Sebastian的大腿內側,卻沒想到此舉反而帶給了Sebastian快感,讓本就因肉體的異樣感受而迷惘疑惑的Sebastian更是感到了驚慌,開始掙扎了起來。

而Sebastian這麼一掙扎,壓垮了Chris內心最後的理性,讓他胸腔一熱,迅速抽出了手指,解開自己的褲頭,抓住了Sebastian的膝蓋,將他壓倒在床上,雙手卡住Sebastian的膝蓋窩,將醜惡的慾望抵在Sebastian盈滿愛液的紅嫩入口處。

「不……」

Chris突如其來的舉動讓Sebastian掙扎得更加厲害,但慌亂之下他怎麼都撼動不了壓在自己身上的Chris,不知所措地哽咽了起來。

「你說過不會傷害我的……」

看著在他身下的這個顫抖著身體,委屈的大眼中滿是淚水,哭得鼻子紅紅的小惡魔,Chris突然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是了,這孩子的處子之身本就該屬於他,是天意如此,不然不會再三忍耐卻依然三番兩次的送上嘴邊。

他不收下這個天賜的禮物是會遭到天譴的。

被Sebastian的魔力完全控制住的Chris歪起了嘴角,笑得比他身下瑟瑟發抖的小惡魔還像個惡魔,甚至是邪惡的魔王。

「……我不會傷害你,剛開始會有一點痛,很快就會舒服了……這是你的本能,你只要放心去享受就好。」

說著,也不管Sebastian的抵抗,一個挺腰,將自身高聳的性器整根捅入了Sebastian早已潮濕不堪的肉穴裡,並不等對方適應就開始了抽插。

「啊啊!」

Sebastian的放聲尖叫也阻止不了Chris用陰莖狠狠貫穿Sebastian,並毫不容情地用火熱的肉棒大力摩擦著濕熱的肉壁,鮮血隨著透明的愛液被擠出,沾濕了床單。

鮮血的氣味讓Chris知道他真正破了Sebastian的身子,完全得到了Sebastian。這個認知讓Chris亢奮地像是初嘗禁果的青少年,緊緊扣著Sebastian的膝蓋,一下又一下地撞入他脆弱的體內。

被硬生生撕裂開來的劇痛使得Sebastian疼得眼淚直流,原本收起的灰色羽翼無意識地展了開來,在Chris激烈的抽插下無力搖晃,極度敏感的翅膀被壓在身下摩擦,大片羽毛也隨之散落,難以想像的疼痛迫使Sebastian顫抖哭喊。

「你騙我……好痛……好痛喔……求你……不要動……嗚嗚……」

被強行捅開並撐到極限的嫩肉不斷被粗熱的硬挺肉棒來回摩擦、頂撞,被操得渾身酸軟無力的Sebastian除了哭著求饒以外什麼都做不到。

然而慢慢地,伴隨著酸脹疼痛逐漸淡去,有種酥酥麻麻的奇妙快感慢慢從體內隨著Chris抽插的節奏湧了上來。

「嗚……啊……嗯……啊、啊……」

從Sebastian逐漸放蕩的呻吟聲,以及從內部泉湧而出的溫熱液體中,Chris可以清楚感覺得出來Sebastian剛被破處,還流著血就已經開始享受起了性的快感。

除了遺傳至他惡魔母親天生的淫蕩本能以外,沒有別的原因。

一邊猛力進出著Sebastian,Chris一邊低笑著問道:「不只有痛……對吧?」

「……嗯……」

望著堅硬的肉棒不斷在自己下身進進出出的情色景象,Sebastian忍著快感,紅著臉咬住下唇,輕輕點了點頭。

的確就像Chris所說的,裡面被肉棒頂撞得又痛又舒服,就連壓在身下磨擦著的翅膀都帶來了強烈的刺激,猶如強烈的電流,不斷貫穿他的身體,說不上是疼痛還是舒爽,他只知道他不想要Chris停下來,反而想要更多。

隨著Chris猛力的抽插,兩人結合的部位不斷有混著血液的白沫被擠出,快感一波又一波的襲擊著Sebastian,就像是浪潮拍打著,將Sebastian送上了首次體驗到的高潮。

「啊、啊……我……我要……啊……!」

在Chris的衝撞下,Sebastian弓起身子發出了尖叫,一陣痙攣後,從抖動的男性器上射出了些許白濁,被塞滿的花穴內更是湧出了大量溫熱的液體。

被收縮的肉壁絞緊的快感讓Chris也跟著射了出來,兩人大口喘著氣。

看著從Sebastian被操得紅紅腫腫的肉縫內滿溢而出的混雜著白濁與殷紅的半透明體液,Chris不由得有些得意地歪起了嘴角。

「……那麼舒服?第一次就被操到潮吹了?」

雖然不懂Chris所說的潮吹是什麼意思,但Sebastian可以從Chris的語氣中感覺得出來那一定不是什麼好話,即使還沒從初次高潮的餘韻中解脫出來,他也還是想辦法踢了Chris一腳以示抗議。

然而酸軟的腳所踢出了的攻擊軟綿無力,反而更加引發出Chris潛在的暴戾,抓起了Sebastian的兩隻腳,再一次重重插入。

「啊……!」高潮還沒退去的敏感身體被猛力插入,渾身酥麻的Sebastian只能仰起頭發出綿長的呻吟,很快就在Chris的抽插下化成一聲又一聲的嗚咽。

一邊操著Sebastian,Chris壓低上身,吻上了Sebastian,並抓著他顫抖的腰,抬起他的屁股,讓陰莖能頂入更深的內部。

被操得迷迷糊糊的Sebastian張開了嘴,任由Chris在自己的口腔內掠奪,並不時發出低泣與哀求。

「啊……啊……再……再用力點……啊!?」

當Chris順著Sebastian的意思,往更深處挺入時,突然感覺頭部頂到了一小處軟嫩的肉環,同時Sebastian高聲驚叫並全身顫慄。

放慢了抽插的動作,Chris有些驚訝地看著驚慌失措的Sebastian,喃喃低語:「連子宮都有……」

隨著體內深處被撞擊時感受到的酸脹酥麻,Sebastian不知所措地問道:「……子……子宮?」

「就是生孩子的地方……」不太清楚Sebastian的性教育究竟是到何種程度,Chris只能一邊緩緩抽插一邊回答:「如果我將精液射進去的話你就有可能懷上我的孩子,懂嗎?」

「懂……嗯……啊?」

在越發激烈的搖晃下Sebastian無力地點了點頭,然後慢慢地,睜大了原本迷濛的雙眼,恐慌地看著自己下身依然不斷被進出的地方。

……也就是說,他有可能會懷孕?

天啊,要是他懷孕了,爸爸媽媽會不會很生氣?會不會罵他?不,他不要懷孕,他不想被罵。

想到這裡,盡管全身痠軟無力,嚇壞了的Sebastian還是努力伸出雙手抵在Chris的胸前,顫聲哀求:「不……不要射進來……我不要懷孕……」

然而Chris只是用一種像是要吃了他的可怕眼神盯著他一會後,緊緊抓著Sebastian的腰,像是要貫穿他似地,無言地猛烈頂撞,幾乎要撞壞他的子宮。

強烈的酥麻快感伴隨著酸脹疼痛,以及害怕懷孕的恐懼讓Sebastian拼命搖頭,又哭又叫地喊道:「不要……不……啊……啊啊啊!」

然而所有的抵抗都是徒勞無功,Chris持續頂弄著Sebastian的子宮口,直到一下又深又重的衝擊,緊接著一股溫熱的黏稠液體注入了Sebastian的子宮內,又酸又脹的感受讓Sebastian全身不由自主地痙攣。

「好熱……我的……啊……我的裡面……」

一直等到Chris將精液都射入前,Sebastian只能癱軟在床上無力地低喘,一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迷迷糊糊地囈語。

當Chris拔了出來後,傻楞楞地看著從自己紅腫的小穴內流出的白濁一會,Sebastian忍不住委屈地哭了起來,他明明說過不要射在裡面的。

「我不要……不要懷孕……嗚嗚……」

「對不起……」

而直到這時才終於恢復理性的Chris只能愧疚地抱著哭得抽抽搭搭的Sebastian,輕拍他的背柔聲道歉。

 

 

*** *** ***

 

 

寧靜的教堂外,三個身影突然現身於黎明前的深沉黑暗中。

「這裡是這座小鎮唯一的教堂,」Natasha指著教堂,對身旁的Steve跟Bucky說道:「Sebastian的魔力就是在那裡被偵測到,雖然只有一瞬間。」

「也就是說Sebastian極有可能現在仍在這裡面。」

望著教堂,Bucky的胸口因不安而騷動。

他只能希望他們的寶貝兒子就在這裡面,並且,一切都還沒有太遲。

Steve像是安撫著Bucky般摟住了他的肩,並在他耳邊低語:「……我們進去吧。」

望著Steve,Bucky輕輕點了點頭。

 

 

 

 

 

 

 

 

TBC

 

 

___

 

 

太遲啦,小惡魔的貞操糊里糊塗就沒啦(Chris的命也倒數計時中(咦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