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口袋中的爆米花 (下)

上在這裡

盾冬帶芽詹去迪士尼的溫馨小甜餅

昨天是上海迪士尼的開幕日,恭喜啊啊啊好想去啊啊啊

___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

雖然有人說過世界上唯一公平的事,就是不管對誰,時間的流動都是一樣的。

然而對史蒂夫來說,他卻覺得今天的時間過得特別快。

而他知道那是因為他跟巴奇在一起。雖然迪士尼樂園的確很好玩,但最重要的是他的身邊有著巴奇的陪伴,那份感動是無可取代的。

不是在冷凍艙中隔著玻璃冬眠的巴奇,而是活生生、溫暖、柔軟、會笑、會說話的巴奇。

不管是在玩什麼、排隊的時候、走路的時候,即使有孩子們在,史蒂夫也幾乎無法將視線離開巴奇--他已經很久很久都沒看過在陽光下笑著的巴奇了,他怎麼都無法停止凝視著他。

還好過去的他們自己也大多跟彼此玩在一起,也不太在意自己跟巴奇之間親密的舉動。

四人在廣大的園區內大致繞了一圈又回到了灰姑娘城堡前時,天空已經從蔚藍轉變為橘紅色。

工作人員正在為了接下來的花車遊行將灰姑娘城堡前聚集的遊客分散開來。

摸了摸頭上的米奇帽子(巴奇給他們四人都買了)史蒂夫依序看向左手邊的巴恩斯、羅傑斯,最後將視線停留在巴奇,詢問他們的意見。

「要看遊行嗎?」

巴恩斯跟羅傑斯互相對望一眼,滿臉笑容地點頭後巴奇也跟著點頭,並對史蒂夫微笑。

於是史蒂夫東張西望了一下,找到了一處不錯的地點,帶著三人一起過去。

然而由於人實在太多,身材相對比較瘦小的羅傑斯跟巴恩斯視線都被前方的人擋住。於是史蒂夫跟巴奇互望了一眼,笑著各自將過去的自己抱了起來,放到肩膀上。

「哇!」巴恩斯抓著巴奇頭上的米奇耳朵發出了一聲驚喜的叫聲。

巴恩斯的反應讓巴奇笑了起來,「這樣就可以看清楚了吧?」

「嗯!看得很清楚!」

相對於巴恩斯開朗的笑聲,羅傑斯卻抿住了唇,似乎想說些什麼。

「我知道你大概會說什麼不用這麼做我自己可以看,」然而史蒂夫趕在張嘴似乎想說什麼的羅傑斯說出任何話前就先說道:「聽好了,有時衡量自己的能力,坦率接受別人的幫助跟好意也是必要的,那並不是示弱,反而是一種勇氣。」

閉上了嘴,看著身旁巴恩斯跟巴奇的笑容,又低頭看向史蒂夫,羅傑斯沉默了一會後才小聲回道:「……謝謝你。」

不久,暮色完全轉換成夜色後沒多久,輕鬆愉快的音樂開始在園區響起,閃爍著七彩燈光的夜間花車列隊緩緩駛入。

夜間花車的隊伍從他們的眼前慢慢經過,周圍全是歡樂笑聲,望著四周興奮期待的遊客們,以及巴恩斯、羅傑斯甚至包括巴奇眼中的光芒,史蒂夫也不禁感染了他們那種歡樂的氣氛。

一切就好像回到了無憂無慮的孩童時代。

如果時間能夠永遠停在這一刻就好。

史蒂夫情不自禁地在內心湧上了這個想法。

當下這一刻,巴奇就在自己身邊,而兩人的過去也在這裡,只要時間永遠停留在這裡,他們都不會體會到分離的痛苦。

然而不管史蒂夫再怎麼祈禱,時間還是飛快流逝,愉快的花車遊行結束後,園內開始廣播即將施放煙火,於是史蒂夫他們決定留在灰姑娘城堡前欣賞高空煙火秀。

「……可以把我放下了。」

羅傑斯的聲音在頭頂響起,史蒂夫才發現巴奇已經把巴恩斯放下,而自己還抓著羅傑斯的腳。

在匆忙將羅傑斯放回地面後,看著巴恩斯走到羅傑斯旁邊拉住他的手,巴奇也走到史蒂夫身旁,笑著在他耳邊小聲說道:「你看你開心得臉都紅了。」

「我?」

史蒂夫面露驚訝地摸了摸自己的臉,巴奇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用視線指向一旁跟巴恩斯待在一起的羅傑斯。

「以前的你。」

看著史蒂夫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的模樣,巴奇臉上的笑容更深了。

「……我想,你很小的時候就沒有了父親,或許……」巴奇看了看羅傑斯,又看向史蒂夫,沉默了一會才微笑著拍了拍史蒂夫的手背,「……你將來如果有了孩子一定是個好爸爸。」

「……你也是,」史蒂夫握住了巴奇的手,回想著今天一整天巴奇對過去的他們親切照顧的各種行為,低笑著回道:「你一定會是個好媽媽。」

「誰他媽是媽媽!」嘴上那麼罵,但巴奇臉上全是笑容。

要不是在外面,史蒂夫還真想現在就擁住巴奇,吻上他的唇。

就在兩人感情正濃之際,突然間四周響起了音樂,以及煙火的爆炸聲。

他們同時抬起頭往上看,伴隨著悠揚的樂聲,灰姑娘城堡上正投射著卡通人物,以及燈光,而空中正不斷地綻放著一輪又一輪大大的花火。

眼前的景象是那麼美、那麼震撼,就像一場視覺與聽覺的饗宴。

感動不已的史蒂夫不禁打從心底覺得能跟巴奇一起看到真是太好了……能讓過去的他們看到那麼美的光景,真是太好了,他想,他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刻、這個瞬間。

正當史蒂夫那麼想,而視線不經意地移到原本羅傑斯跟巴恩斯所在的位置,卻看到他們的身影慢慢消失時,他驚訝地瞪大了雙眼,連忙看向巴奇。

兩人無言地凝視了一會,史蒂夫看著巴奇的眼中映照著的煙花閃動。

「……你還記得汪達說過的話嗎?」握住了史蒂夫的手,巴奇輕聲說道:「只要我們在無憂無慮的情況下相會,而且玩得開開心心,盡情度過快樂的一天……在覺得最幸福的那一刻,就是過去的我們回去的時刻。」

「……最幸福的時刻……」

史蒂夫喃喃地說著,緩緩抬起頭,將視線從巴奇臉上移到空中。

原來,剛才那一瞬間,就是他們同時覺得最幸福的時刻?

當自己正身處在最幸福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察覺到,直到失去了才終於察覺到,而最幸福的那個時刻卻再也回不來。

內心強烈湧上的惆悵感幾乎讓史蒂夫無法呼吸。

是了,這個不公平的世界,只有一件事是公平的--那就是時間只會往前走,不會為任何人停留。

史蒂夫仰望著天空,逐漸模糊的視線中,他只看見了燈光及煙火的光,看不見任何星光。

就算再快樂、再幸福,他們也永遠無法停留在那一刻。

回去之後巴奇又會回到那個冷凍艙中,而過去的巴奇也會再一次經歷一切,而不管是過去還是現代的自己都只能無能為力的看著,然後想辦法幫助巴奇。

在四周驚嘆的歡笑聲中,兩人緊緊握著彼此的手,靜靜地望著煙火,直到一切結束,四周的人潮開始散去。

仰望著天空,然後慢慢將臉轉向史蒂夫,巴奇輕輕地微笑,「……我今天玩得很開心,史蒂夫。」

巴奇溫柔的笑容在史蒂夫的眼中逐漸扭曲、模糊。

這個世界對巴奇太不公平了。巴奇做了什麼?他只是想要停止戰爭而從軍、只是為了追隨自己而加入咆哮突擊隊,就只是……為了保護他,才會在那時候跟著史蒂夫一起潛入車廂,然後……

九頭蛇控制了他,利用了他,還讓他即使在脫離了九頭蛇也不得安寧,被當做重大罪犯、被世界各國通緝,即使在安全的瓦干達卻依然必須冬眠以防止九頭蛇設置在他腦裡的程式暴走。

然而即使命運那麼對待他,巴奇卻依然能夠笑著說,他今天玩得很開心。

再也忍不住內心激盪的情緒,史蒂夫緊緊擁住了巴奇,感受著懷中這個溫柔的存在,安靜地任由自己的淚水滑落臉頰。

而巴奇只是輕輕地拍撫著史蒂夫的背,直到他停止哭泣。

 

*** *** ***

 

在熟悉的床上睜開眼睛,還沒從夢境中完全清醒過來的羅傑斯眨了眨眼睛,一會後才看向睡在身旁的巴恩斯。

巴恩斯也正好醒了過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後伸了個懶腰與羅傑斯相望。

「早,史蒂夫……」打了個呵欠後,巴恩斯有些懶洋洋地笑了笑,「我做了個好棒的夢。」

「……我也做了個很奇妙的夢。」羅傑斯低垂著眼,一邊回想著夢中的內容一邊輕聲說:「我跟你……到了一個遊樂園,玩了很多,還看了花車遊行……煙火……」

「……怎麼可能!」巴恩斯原本有些困頓的表情隨著羅傑斯的話越來越驚異,大聲說道:「跟我的夢一模一樣!是不是還有我跟你的後代?」

巴恩斯驚訝的模樣讓羅傑斯也露出了訝異的表情,「對……名字還跟我們一樣……」

「我們做了一樣的夢?」巴恩斯不可思議地歪著頭喃喃地說道,接著突然愣了一下,抽動著鼻子,到處嗅聞著,最後停留在羅傑斯的身上,好奇地問道:「你身上有蜂蜜的味道?」

「……蜂蜜的味道?」

在他們那個時代,蜂蜜算是高級品,幾乎很難取得。所以在夢中他們對於蜂蜜口味的爆米花可熱愛了,光是他們兩人就吃掉了三大桶的蜂蜜爆米花,所以會沾上蜂蜜的氣味也不奇怪。

然而那是夢中發生的事,羅傑斯身上不可能有蜂蜜的味道。

羅傑斯低下頭也跟著到處聞,無意間將手伸入口袋,緊接著對自己手中的觸感一愣。

看著羅傑斯從口袋中取出了一顆爆米花,巴恩斯一臉驚奇,而羅傑斯自己臉上的驚愕也不遑多讓。

兩人睜大了雙眼互望了許久後,巴恩斯從羅傑斯的手中將那一顆爆米花掰成兩半,一半送入自己口中,一半遞到羅傑斯的嘴邊。

「……蜂蜜好甜。」

在羅傑斯張嘴把爆米花吞入口中,並那麼說後,巴恩斯笑了起來,所以羅傑斯也笑了。

就當作是一場奇妙的夢吧,兩人都在心底那麼想。

對年輕的他們來說,那只是一場短暫而奇妙的美夢。他們從未曾為此停留,也不會想要停留。

他們只想長大,快點長大好離開他們那窮而不貧,從不曾對國家、對信念、對朋友、同伴產生過懷疑,對一切都抱持著堅定不移信念的孩童時代。

窗外晴空萬里,白雲在微風下緩緩流動變換。

那是在世界試圖改變他們之前,他們最單純的時代。

在很遙遠、很遙遠的過去,天空是那麼藍、那麼遼闊,感覺好像只要伸手就能掌握住。

而且他們都相信,不管如何,他們都會一直在一起,永遠、永遠。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