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3]【盾冬】在夢的盡頭重逢 (2)

前面章節:第一話以及算是有關連的水果與熊

恭喜美隊三全球首映!

改回正標題XD(因為標題算是劇透所以之前不敢放XD)

美隊三結局後劇透有!還請慎入。

___

 

 

均勻的呼吸聲安穩地起伏於簡素而寬敞的臥室內,沉靜的黑暗中兩名健壯的男性赤身裸體地擁抱在一起。

側躺在柔軟的加大雙人床上,史蒂夫從身後環抱著巴奇,將臉埋在他那柔順的及肩棕髮間,而巴奇則是將頭靠在史蒂夫的胸前,兩人閉著眼睛,表情平靜像似睡得很恬適。

明明床墊的尺寸相當廣闊,可他們倆人卻彷彿一點縫隙都不想留下似地緊貼著彼此。

「……如果早上永遠不會來就好。」

看似睡得安穩的史蒂夫緩緩睜開了眼睛,用悶悶的聲音打破了恬靜的黑夜。

聽到史蒂夫宛如孩子般的話語,同樣其實並沒入睡的巴奇忍不住失笑,睜開了眼睛轉過頭望向史蒂夫。

看到史蒂夫臉上皺著眉的不捨神情,巴奇垂下了眉毛露出有些困擾的微笑。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史蒂夫練就了一身高強的被丟棄在雨中的狗狗眼攻勢,而巴奇對這一招總是特別沒轍,那會讓他整顆心都揪了起來。

於是巴奇撐起右手想要轉過身,史蒂夫見狀立刻伸出右手幫忙托住了巴奇左邊包裹著的殘肢,讓巴奇可以輕鬆順利地翻過身將正面對著他。

在與史蒂夫互相凝視了一會後,巴奇伸出右手輕覆上史蒂夫的臉頰,開口用著柔軟沙啞的嗓音輕聲說道:「沒有不會結束的夜晚,史蒂夫,黑夜總會結束……早晨的陽光會劃破黑暗,就像冬天一樣……再漫長,總有結束的一天。」

「……巴奇……」

巴奇的眼神跟聲音都非常地溫柔,卻讓史蒂夫梗住了喉嚨,開口嘶啞著一聲巴奇後就什麼都說不下去。

「嘿,你知道嗎?在這裡的生活是我恢復記憶以來最輕鬆愉快的日子,不只是因為殿下給了我們貴賓級的款待……」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巴奇挑起眉露出了開朗的笑容,「是因為有你陪著我。」

在史蒂夫跟巴奇獲得帝查拉的幫助來到瓦干達後,他們就一直像這樣睡在一起。

雖然一開始帝查拉原本給他們安排了各自的房間,但盡管傷勢並沒有想像中的嚴重,但或許是由於左手被轟斷,所以平常時巴奇的行動有些不太平衡,總是會無意識地歪向一邊,所以史蒂夫因為擔心巴奇而無時無刻待在他身邊,不論白天或黑夜,人前或人後。

最後帝查拉似乎領悟到了什麼,乾脆給他們安排了一間相當寬闊的雙人套房。

於是他們大方地接受了帝查拉的好意,更加順理成章、理直氣壯地出雙入對、同床共枕,特別是在帝查拉開始正式幫巴奇打造冬眠用的冷凍艙後,史蒂夫更是毫不掩飾自己與巴奇之間的親密關係,只想好好把握每一分一秒能與巴奇相處的時間。

然而明天就是巴奇要正式進入冷凍艙冬眠的日子,他能跟會動會笑會說話的巴奇在一起的時間只剩下一點點了,一想到這裡,史蒂夫就怎麼都無法入眠。

即使之前都與巴奇討論過,也完全能理解巴奇為何會如此選擇,但理智上明白不代表感情上真能坦率接受,他跟巴奇分離太久了,好不容易失而復得,他真的很難去放手。

所以史蒂夫抿了抿嘴唇,握住了巴奇的右手,低聲說道:「我也是,巴奇……只要有你在身旁,不管去哪裡都無所謂,如果你怕會給殿下帶來麻煩,我們可以離開這裡到遙遠的天涯海角,不會有任何人認識我們的地方。」

望著史蒂夫真誠而嚴肅的表情,巴奇眨了眨眼後輕輕笑了起來。

「……聽起來很棒。」

聽到巴奇那麼說,史蒂夫臉上散發出光彩,而這讓巴奇心中又溫暖又酸澀。

是啊,他懂史蒂夫,只要巴奇點頭史蒂夫真的會帶著他放棄一切遠走高飛,就像史蒂夫所說的,就算浪跡天涯又如何?只要有彼此在身旁,哪裡都是他們的家。

然而在那之前……

「但是我得確定我不會再傷到任何人,史蒂夫。」低垂著眼,巴奇將手覆在自己的左肩上,試圖保持平靜卻無法壓抑身軀微微地顫抖,低聲說道:「我已經不想再傷害任何人了……就算只有我們兩人……要是哪一天我腦裡的裝置突然失控傷害到你的話……那我將永遠不會原諒我自己。」

想起東尼憤恨地瞪著自己的憎惡眼神,以及影片中自己殘忍殺害霍華德夫妻的畫面,巴奇幾乎要因心中深沉的愧疚感而無法動彈。

他明白就算像現在這樣跟史蒂夫在一起過著相對輕鬆的生活,但他永遠不會遺忘自己做過的事、每一個殺過的人,他也沒那個資格去遺忘。那是他所犯下的罪惡,即使史蒂夫安慰他那是因為他被控制,不是真正的他,但那也無法改變下手的是他這個事實。

一死可謝罪的話巴奇願意,但他很清楚死亡是逃避,還有其他活著可以贖罪的方式,所以他必須去面對,而不是用死亡來逃避。

更何況他還必須為了史蒂夫活下來。他欠史蒂夫太多了,巴奇難過地想,他害得史蒂夫心中永遠留下無法磨滅治癒的傷口,也害得他與過去的同伴決裂,犧牲其他同伴,而這些大部分都是為了自己。

而且說到自己冬眠之後要找到能清除自己腦裡洗腦程式的方法也只能請史蒂夫幫忙了,結果還是必須麻煩史蒂夫,這點讓巴奇感到很抱歉。

但如果日後真的想要做回自己,做回真正的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那麼他就必須要等待,等找到能讓九頭蛇設置在自己腦中的程式失效的方法,再也不需要每天戰戰兢兢地恐懼會再有受人控制去傷害別人的那一天。

「……我明白,巴奇,我一定會盡快找到方法……」

史蒂夫當然比誰都明白巴奇內心的覺悟,他的巴奇一直都是那麼地堅強與勇敢。

史蒂夫了解巴奇已經思考過了許多,才會做出那樣的決定,那麼自己就不應該還在這裡動搖他的決心。

更何況雖然他們都無法回去他們的布魯克林了,但幸好他們還能牽著彼此的手,一起往前進。

「謝謝你,史蒂夫。」

巴奇微微一笑,抬起頭吻上了史蒂夫。

只愣了幾秒鐘,史蒂夫馬上用力緊抱住巴奇,像要將他揉進自己懷裡似地,一雙藍眼因情慾跟難以言語形容的情感而深沉閃動。

「巴奇……明天你就要……」

凝視著史蒂夫,巴奇的碧綠也流轉著複雜卻又純粹的情愫與欲望。

「對,所以我想要在體內留著你的體溫……」低嘆般地說著,巴奇再度吻上了史蒂夫的唇,「讓我即使在漫長的夢中也能隨時感受到你的存在……」

巴奇希冀般的溫言軟語讓史蒂夫激動得不能自己,發出了一聲低吼,用力緊擁著巴奇,熱情地撬開巴奇溫軟濕熱的唇瓣做出回應。慾火瞬間點燃,並燒得熾熱猛烈,倆人的手在彼此炙熱的身上游移愛撫,唇舌交纏吻得難分難捨。

一邊吻著巴奇,史蒂夫將手滑至巴奇的胸前,用掌心撫弄著巴奇的乳尖,在感覺到柔軟的肉粒慢慢鼓脹尖挺起來後,史蒂夫改用手指去揉捏、挑逗。

「嗯……唔……啊……」

敏感的部位不斷被刺激,引得巴奇全身都微微顫慄著,由於被吻著,所以呻吟只能透過鼻子斷斷續續地流洩而出。

右手繼續玩弄著巴奇的乳頭,史蒂夫將左手順著巴奇的肌膚一路往下滑至股間,用手掌握住了巴奇的勃起。

「啊……!」

性器被掌握住的快感直接而清晰的襲擊了巴奇,讓他渾身一震,弓起了身子高聲驚叫。

在史蒂夫舔拭著自己口腔黏膜的吻、胸前兩點的愛撫,以及陰莖的套弄下,這些天來已經被史蒂夫操得身體相當敏感的巴奇沒一會功夫就抽搐著達到了高潮。

吻了吻還處在高潮之中大口喘著氣的巴奇汗濕的額頭,史蒂夫關心地低聲問道:「還好嗎?」

「嗯……」

巴奇輕輕點了點頭,對史蒂夫露出慵懶的笑容,抬起自己的右腳靠到史蒂夫的大腿上,將史蒂夫的手抓至自己的臀縫間,那處小小的濕熱入口處,引導著史蒂夫的手指推開了自己緊窄的皺褶,急促喘息了一下後顫抖著低語:「繼續吧……我們時間不多了……」

雖然巴奇大膽的舉動是如此誘人,他的話卻讓史蒂夫心中感到了一陣如針刺般地酸疼,但他不能讓巴奇感受到,要去冬眠的是巴奇,不是自己,他應該要讓巴奇豪無後顧之憂的放心沉睡,所以史蒂夫只能俯身用更加激烈的吻以及手指開拓著巴奇的內部,將自己所有激盪的情緒都在巴奇身上發洩出來。

隨著史蒂夫越發狂野的熱吻,以及雙腿間被粗暴打開來的酸麻,巴奇幾乎無法呼吸,但巴奇只是喘息著努力地對史蒂夫的行為做出回應。無法咽下的唾液沾濕了他的下顎及頸項,就像史蒂夫的手指在他的體內快速抽送及擴張時所擠出的半透明體液。

在史蒂夫終於抽出手指並用自身欲望深深貫穿佔有了巴奇時,強烈的衝擊及滿足感讓巴奇忍不住哭了出來,緊閉的眼中滲出的淚水沾濕了顫動的睫毛,並隨著猛力進出的律動而滑落了巴奇緋紅的臉頰。

而巴奇只是用殘存的右手緊緊擁抱著史蒂夫,在劇烈的搖晃,以及史蒂夫對自身脆弱內部的衝撞頂弄中,盡可能地感受著史蒂夫在自己體內所留下的一切感官刺激,不管是撕裂般的酸脹疼痛,還是電流般的酥麻快感,亦或是瀰漫全身的燥熱,這些都是巴奇所貪戀的,關於史蒂夫的一切。

「巴奇……巴奇……巴奇……巴奇……!」

抓著巴奇的大腿,一下又一下猛力地撞入巴奇的體內,史蒂夫激動地喊著巴奇的名字,彷彿要將過去以及未來所有不能呼喚的次數通通說完似地,而他知道不管說再多次都不夠。

「啊……嗯……哈啊……啊!史蒂……夫……嗯、嗯……啊啊!」

不斷被粗熱的碩大頂弄、撐開,來自身體內部的強烈快感,以及耳邊史蒂夫執著深情的呼喚,這些讓巴奇覺得很幸福的快樂在巴奇的身心內外交織,不久,巴奇就緊抓著史蒂夫,繃緊了身子攀上了巔峰。

被痙攣著的濕熱肉壁緊緊包裹著的強烈快感讓史蒂夫頭皮發麻,但他還捨不得就這麼解放,於是他停下了動作咬牙忍耐,直到強烈的射精感過去後才轉身將巴奇壓在床上,分開他的雙腿重新開始了律動,比起剛才的激烈,這次是緩慢而慎重。

「嗯……唔嗯……」

史蒂夫在自己腹內裡進進出出的感覺讓巴奇渾身顫慄,抓著史蒂夫的手,一邊發出舒服的呻吟一邊抬起頭對史蒂夫索吻,而史蒂夫也熱情地做出回應,一邊抽插著巴奇,一邊吻著他,彷彿一刻都不願意分離似地甜膩。

低下頭溫柔地吻著巴奇的左肩,看著他包紮起來的斷肢,史蒂夫心臟又感到了一陣痛楚跟憤怒,彷彿又回到了當時目擊巴奇被東尼轟斷左手時內心的震怒,但他現在只想好好地愛著巴奇,憤怒甚或悲傷對現在的他們來說都只是浪費時間。

察覺到史蒂夫的心情,巴奇輕輕笑了笑,在上下搖晃中伸出手捧住了史蒂夫的後腦勺,近距離地望入那雙深情的藍眸,看著反映在藍色瞳孔中的自己的笑容,一邊忍不住想著,原來自己還能那麼笑,一邊對史蒂夫柔聲低語:「我愛你……現在……只要好好愛我,史蒂夫……」

史蒂夫先是睜大了雙眼,緊接著幾乎要哭出來似地笑了。

「是的……巴奇……我也愛你……現在……我只想讓你知道我有多愛你……」

原本和緩的抽插再度開始快速激烈起來,史蒂夫就像兌現自己的承諾似地,緊抱著巴奇,用不可思議的速度跟力道大力操幹著他,直到將巴奇操得全身軟得猶如一攤水般,原本高亢的尖叫呻吟都成了低喘跟啜泣,他才將精液解放在巴奇被操得又濕又熱的身體裡。

沉溺在極度愉悅的滿足感中,即使身軀停止了痙攣抽搐,呼吸也已經平穩下來,巴奇還不想讓史蒂夫離開似地緊緊抱著他,甚至在史蒂夫想抽離以便清理彼此時搖了搖頭,於是史蒂夫就沒在動,只是稍微調整一下換了個能讓巴奇躺得更舒適的姿勢將他擁在懷中。

安靜地靠在史蒂夫胸前一會後,巴奇才開口,用因哭喊過度而顯得相當嘶啞的嗓音小聲地說:「……我在逃亡的時候,幾乎每晚都會夢到不好的夢……關於過去的記憶……」

內心一痛,史蒂夫加重了擁抱巴奇的力道,安慰似地輕拍著巴奇的背。

他知道,巴奇雖然只是輕描淡寫的說是不好的夢,但那肯定是他所無法想像的可怕夢魘。

「但自從像這樣跟你睡在一起,我幾乎沒再做過惡夢了……因為我知道,醒來後你就在這裡……我只是要去做一場很長很長的夢……」

困頓地眨著眼睛,巴奇的聲音越來越小聲,就像處在夢境與現實的邊緣。

「等我在夢的盡頭醒來後……我們就可以……」

閉上了雙眼,巴奇最後的聲音成了細微的嘆息。

史蒂夫溫柔地凝視著巴奇安穩的睡臉,在他的耳邊低語著承諾:「睡吧,巴奇……我會在這裡等你,等你在夢的盡頭醒來時,你就會第一個看見我。」

 

 

*** *** ***

 

 

在目送著巴奇進入冷凍艙後,史蒂夫將手抵在透明玻璃上凝視著冷凍艙內被一層白霜包圍下靜靜閉著雙眼的巴奇。

他們都沒有說再見,因為他們都很清楚這並不是別離。

巴奇就在這裡,只是睡了。

他會拼了命去尋找能讓巴奇腦中程式失效的方法,不管多久,有多辛苦,他都會去找到它。

等到他找到之後,他會在這裡等著巴奇醒來。

然後,他們會在夢的盡頭重逢。

 

 

 

 

 

 

 

 

TBC

 

 

___

 

 

雖然彩蛋裡隊長跟巴奇臉上還有傷,應該是沒有經過幾天,但是同人嘛,就是想讓他們相處久一點

下一話當然就是來個重逢炮啦!(不要破壞感動(?)的氣氛!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