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So There You Are (上)

其實就是H15題的最後一題:『15. 請描寫強暴情節(法律上構成強制性交/猥褻罪者均可)』因為太長就另外取個篇名XD

算是融合了這個梗這個梗,吧唧因為劣質血清的後遺症身體機能逐漸衰退,甚至連視力都開始萎縮,唯一能夠讓吧唧身體停止衰退的方法就是從體內擁有優質血清的史蒂夫身體內定期抽出血液再注入吧唧體內,但吧唧因為不願意史蒂夫為了自己犧牲而選擇抗拒。

一開始史蒂夫也尊重吧唧的意見,想盡辦法尋找別的方法治癒吧唧,卻都徒勞無功,當有一天史蒂夫發現吧唧已經聽不見時,他決定不顧一切。

雙向暗戀前提,能接受再點吧

___

 

 

緊緊皺著眉頭,巴奇瞪著自己的手--正確來說他只是將眼睛的位置對著那裡而已,因為他已經看不見任何東西了。

身陷於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中,巴奇感到了深深的絕望與無力感。

不管發生什麼事,即使經歷了難以想像的歲月,就算巴奇的身心都因為悲慘的遭遇而有一部分的缺失,唯一不變的是,巴奇一向都將史蒂夫放在自己面前。

他一直都覺得自己應該是要站在史蒂夫面前或者身後來保護他、幫助他,然而現在卻因為自己的緣故造成了史蒂夫的麻煩,他已經麻煩史蒂夫太多太多了,如果可以他絕不想讓自己成為史蒂夫的累贅。

因此雖然在與史蒂夫重逢,並且同居之後巴奇的身體逐漸衰弱,比如說手腳有時會感到無力、腦袋不靈光、記憶力減退之類的現象,而且情況隨著日復一日越發嚴重巴奇也都隱瞞起來不讓史蒂夫發現。

當巴奇發現自己的視力範圍開始萎縮時,他就去暗記物品的位置,在陪著史蒂夫一同出任務時他會盡量使用高科技道具做為輔佐。

由於巴奇隱藏的太好,所以直到一個禮拜前史蒂夫才終於察覺到巴奇的不對勁時,巴奇的視力已經退化到連日常生活都有問題--在史蒂夫買了新的一對馬克杯回來時,他居然說不出那對杯子的花樣是如何成雙的。

史蒂夫立刻就帶著巴奇到布魯斯那裡去作全身性的檢查。報告很快就出來了--巴奇身體機能正在全面性下降,而且相當快速,原因來自於體內劣質血清的反噬。

在經過了一連串反覆的實驗後布魯斯得到結論,每天給巴奇注射含有高濃度超級血清抗體的史蒂夫的血液是最佳的方法。

其實只要是史蒂夫的體液都可以,但淚液、唾液、汗液的量都太少,而雖然精液血清濃度比血液高,而且如果可以的話經由直腸吸收是最快速有效的方法,但由於兩人的個性與性別基本上也不可能。

事實上當東尼半開玩笑地說『用精液不錯啊,雙方都可以快樂又沒什麼損失』時,史蒂夫是氣得滿臉通紅的,只差一點就要跟東尼打起來。

然而巴奇不要說精液,就連注射血液這個方法都拒絕了,他不想每天都必須從史蒂夫體內抽出血液,只為了治療自己。

盡管史蒂夫表示為了巴奇,一點血液根本不算什麼,但是在巴奇的堅持下史蒂夫還是只能央請布魯斯幫忙研究其他的方法。

而在找到其他方法前,巴奇依然想辦法在不會拖累到史蒂夫及其他隊友的情況下與史蒂夫一同出任務,只因站在史蒂夫身旁守護著他是巴奇目前唯一的生存目標。

但是老天爺連巴奇這唯一的目標都奪走了。

就在剛才,一睜開眼聽到史蒂夫對自己道早安的同時,巴奇驚愕地發現自己完全的喪失了視力時,他不知該怎麼表達內心的絕望。

雖然之前有史蒂夫跟其他人的幫忙,他還勉強可以在任務時擔任輔佐,然而現在什麼都看不見的他不得不覺悟到以一個士兵來說---而且巴奇還是以優秀的狙擊自豪的特工--巴奇的職業生涯已經徹底結束了。

讓巴奇最難過的是,他再也無法陪在史蒂夫身邊,與他一同並肩作戰了。

巴奇從來沒那麼想哭過,但他聽到了史蒂夫擔心地呼喚著自己的聲音。他不能哭,至少不能在史蒂夫的面前。看到自己的朋友變成這樣,史蒂夫一定也很難受,所以他更加不能讓自己無聊的感傷去影響到史蒂夫的情緒。

他必須裝作若無其事,必須……

「巴奇,今天早上我試著做了班尼狄克蛋,就是你上次看電視說想吃吃看的那個,趕快梳洗一下,看看我做的合不合你的胃口。」

然而當巴奇聽到史蒂夫溫柔地那麼說的聲音時,他還是忍不住哽咽了一聲,一邊在腦海中描繪著他再也看不見的史蒂夫的笑容,一邊小聲地開口:「……對不起,史蒂夫。」

史蒂夫愣了一下,「怎麼了,巴奇?突然跟我道……」

話說到一半就察覺到不對勁的史蒂夫停了下來,雙眼越睜越大,看著巴奇好一會後,慢慢走到巴奇面前,舉起右手移到他眼前,即使近到幾乎就要刺中他的眼球,巴奇失焦的眼睛卻連眨都沒眨。

馬上就明白巴奇已經完全喪失視力的史蒂夫在瞬間的震驚過後,只剩下對巴奇的心疼。

「……巴奇……」

將雙手搭在巴奇的肩上,史蒂夫只能喊一聲巴奇,就心痛得再也說不出什麼。

反而是巴奇自己勉強擠出了笑容,拍了拍史蒂夫的手臂,抬頭看向聲音的方向,低聲安慰:「別擔心,我還能聽得見,生活方面沒問題。」

對,只要史蒂夫同意他甚至可以一個人離開,不會造成史蒂夫負擔。

想到這裡,巴奇笑了笑,盡可能裝作輕鬆的開口:「你想知道的話,我就算一個人生活也……」

話還沒說完,史蒂夫搭著他肩膀的力道幾乎要將巴奇掐疼了,雖然看不見,但巴奇可以感覺得到史蒂夫目光如炬地望著自己。

「如果你是想說你要離開這裡,讓我不能每天看著你平安無事的活著,因為擔心你而無法正常生活的話,我是絕不會答應的。」

史蒂夫的聲音是如此嚴厲,巴奇只能閉上了嘴,低下頭不發一語。

「……巴奇,現在還來得及,只要每天注射一點血就好……」望著巴奇的頭頂,史蒂夫咬了咬牙,對巴奇提議,並刻意避開了抽取自己的血液這樣的說法。

「不。」然而巴奇只是搖了搖頭,依然拒絕了從史蒂夫身上抽取血液的方法。

「巴奇……!」低吼著,史蒂夫心一急,情不自禁地抓著巴奇的肩膀前後搖晃,「你再堅持下去的話狀況只會越來越嚴重!」

「我不知道……史蒂夫……要是這樣做讓你身體裡的血清也因此起什麼變化怎麼辦?我不希望……你因為我而出什麼事。」相對於史蒂夫的激動與慌亂,巴奇只是睜著無神的眼睛望著前方,平靜地開口:「我將永遠不會原諒我自己。」

那麼,你覺得我如果眼睜睜看著你就這麼衰弱下去,甚至死去而我明知道我只要提供一點血液就能阻止的話,我會原諒我自己嗎?

史蒂夫只差那麼一點就要對巴奇衝口而出。

但當他看著巴奇因體能衰退而削瘦的臉頰,以及那雙即使失去視力也依然如海洋般深邃的濕潤藍眸時,最後還是沒能將必定會讓巴奇為難的話給說出口。

如果這是巴奇的選擇,那他只能尊重。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都想盡辦法跟布魯斯、東尼他們一起研究能治癒巴奇,或者至少阻止巴奇繼續衰弱下去的方法,不然史蒂夫害怕這樣下去巴奇會失去的更多。

史蒂夫這個不無樂觀的想法只持續了兩天。

「早安,巴奇。」

兩天後的早晨,當史蒂夫一如往常地前往巴奇的房間準備叫他起來吃早飯時,巴奇已經坐在了床邊,但他的模樣卻很反常。

平常史蒂夫來叫他的時候巴奇都會微笑著對史蒂夫道早安,但他現在只是睜大了雙眼盯著前方,對史蒂夫的呼喚不理不睬。

「巴奇?」

見再次呼喚了巴奇卻還是沒有得到回應,史蒂夫心中一凜,不安迅速壟罩住了他,迫使他下意識地心跳加速,呼吸也不由自主地加重,凝視著巴奇並邁開步伐一步一步慢慢走去,直到近在身邊。

當史蒂夫戰戰兢兢地從褲子口袋裡取出手機放在巴奇的耳邊並用最大音量放出音樂,巴奇卻依然只是呆望著前方什麼反應都沒有時,史蒂夫只覺得自己整個人彷彿血液都被凍結了。

他的恐懼成為了可怕的現實。

「……巴奇!!」焦慮跟恐慌使得史蒂夫激動地抓住了巴奇的雙臂,撕心裂肺地呼喚著他的名字。

而巴奇直到現在才終於動了一下身體,並慢慢轉向史蒂夫的方向,眨了眨失焦的雙眼望著他。

剛才睜開眼睛時,巴奇不太確定自己是否是清醒,還是還在夢中,甚或已經死亡。

他覺得自己身陷於黑暗無聲的世界中,感知不到任何外界的存在的感覺讓巴奇陷入了不知所措的空白,直到突然間有人緊緊抓著他的手臂。

被抓住的一瞬間,巴奇反射性地想做出攻擊,但當他嗅到了檸檬薄荷的香氣時他立刻就回過神並將緊繃的肌肉鬆懈了下來。

他太熟悉這個味道了,那是他跟史蒂夫共同使用的洗髮乳的香味。

而且他可以從抓著自己雙臂的手掌的觸感確定這個人正是史蒂夫,也立刻明白對方為何會緊緊抓著自己的手。

「……史蒂夫……?」

當聽到巴奇帶著些許遲疑地呼喚自己的名字時,史蒂夫感到眼眶一熱、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淚水掉出眼眶。

「巴奇……」用力擁抱著巴奇,史蒂夫將臉埋在巴奇的肩上,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當巴奇感受到史蒂夫的體溫、肩上的濕熱,還有蠕動著的唇辦時,他才終於了解發生了什麼事,原來自己什麼都聽不見了。

「我沒事……我很好……」輕輕拍撫著史蒂夫顫抖的背,巴奇小聲地安撫著他最要好的親友,「我只是……聽不見你了……」

說著,巴奇的喉頭一哽,抿住了嘴唇,揪心地感受著那靠在自己肩上的振動以及逐漸蔓延開的濕熱。

 

 

*** *** ***

 

 

因為巴奇看不見也聽不到了,所以唯一能跟外界溝通的方法只能靠史蒂夫在他的手掌中寫字。

但不管史蒂夫再怎麼在巴奇手掌中勸他接受自己的血液,以免病情再惡化下去,巴奇依然鐵了心地拒絕。

這讓史蒂夫很害怕,巴奇已經失去了視力跟聽力,下次還會失去什麼?他完全不敢去想。

被逼到走投無路的史蒂夫決定瞞著巴奇,趁他睡覺時擅自將自己的血液住入巴奇的體內。

然而巴奇即使體能衰退,失去了視力跟體力他也依然保留了戰士的本能,當史蒂夫將針筒刺入了巴奇的皮膚時,原本在睡覺的巴奇突然躍起,伸手抓住了史蒂夫的脖子,但馬上就鬆開了力道。

有些疑惑的表情在聞到空氣中細微的血腥味時轉成不敢置信的震驚。

「你這麼可以擅自這麼做!」聽不見史蒂夫出聲阻止,巴奇一把將還插在自己手臂上的針筒硬生生拔出,瞪著剛才史蒂夫所在的方向,氣憤地吼道:「我說過了!我不要你的血!」

看到從被巴奇捏碎的針管中噴濺而出的鮮血,史蒂夫心中一涼,又悲傷又憤怒地瞪著巴奇。

「但是我沒辦法,這樣下去你會死的!巴奇!你要……」史蒂夫知道巴奇聽不見,所以他才敢喊出內心最深處的恐懼,發自內心的吶喊:「你又要丟下我嗎?!」

史蒂夫心中最深沉的恐懼就是再一次失去巴奇,但他從不曾用這一點去責備巴奇,因為他知道巴奇如果可以他也一定不會願意丟下自己,都是因為九頭蛇以及當初自己沒能抓住他的手,才會害得巴奇受盡了折磨。

他痛恨的一直是自己的無能為力。

然而巴奇的固執還是讓史蒂夫無法不感到氣憤與傷心。

如果巴奇聽得見,巴奇一定會因為自責而受傷,但是巴奇聽不見,只是像頭困獸一樣用防備的姿勢坐在床上瞪著史蒂夫,拒絕一切來自史蒂夫的幫助。

現在占據史蒂夫全部心靈的只剩下一個念頭:治好巴奇。

如果有任何方法可以治好巴奇,史蒂夫都會毫不猶豫地去做。

忽然間,史蒂夫盛怒又恐慌的腦海中閃過了布魯斯說過的:除了血液之外只要是史蒂夫的體液都可以,而其中精液含有高濃度的血清抗體,注入直腸內的話,從內部吸收甚至比起血液有著更加的效果。

如果巴奇不願意接受血液的話,那就只剩下這個方法了……

想到這裡,史蒂夫宛如被惡魔蠱惑般,伸出左手抓住了巴奇的雙手,舉高到頭頂後將他壓倒在床上,然後用另一隻手撕開了巴奇的睡衣。

就算上衣的鈕扣因為撕扯的力道而飛到自己的臉上,巴奇也只是僵直著身體毫無反應,像是被嚇壞了似的,只是瞪大了失焦的雙眼,無神地望著前方。直到史蒂夫大力扯下了他的褲子時,他才像是終於回神般地開始激烈掙扎。

然而任憑巴奇再怎麼掙扎,本就相當虛弱的他不可能敵得過史蒂夫失控之下的蠻力,沒三兩下他身上的衣服就被撕得亂七八糟,雙腿被強行分開,並抬高了臀部,然後--

「嗚啊啊!」

難以想像的撕裂痛瞬間從被碩大的灼熱侵入的狹小部位襲擊了巴奇,讓他繃緊了全身的肌肉,因可怕的劇痛而弓身尖叫,眼淚從那雙失焦的藍眸中湧出。

即使是在無聲黑暗的混亂之下,巴奇也很快就能理解到史蒂夫正在對自己做什麼,又是為了什麼,但他無力阻止,只能嗚咽著哀求。

「停……停下……出去……啊……啊!」

從未有過性行為,更不用說是與同性的史蒂夫並不清楚應該先行潤滑擴張,再加上因怒氣跟悲傷而失去了理性,史蒂夫的動作相當粗暴,毫無事前準備就猛地將自己的陰莖捅進了巴奇乾澀的小洞裡,直插得巴奇疼得渾身顫抖。

如果說巴奇很疼,史蒂夫當然也不遑多讓,巴奇第一次被異物闖入的小穴實在太緊太小了,史蒂夫才進了一點頭就幾乎被包裹得動彈不得,但他很有耐心地一點一點往內進,又一點一點地往外抽,直到整根沒入後,感覺巴奇身體的顫抖沒那麼嚴重了,才伴著鮮血在因疼痛而痙攣的小小肉穴中進出。

重複了幾次後,或許是因為撕裂開的血液,又或者是因為巴奇的肉壁適應了史蒂夫的肉棒,史蒂夫的抽插逐漸變得順暢,初次嚐到性的快感的他很快就順從本能瘋狂頂撞著巴奇,在那緊緻溫熱的體內肆意奔騰。

由於看不見也聽不見,對於只能靠著感覺,以及嗅覺的巴奇來說,史蒂夫對自己所做的事相當恐怖,黑暗無聲的世界中只有濃重的血腥味、下半身超乎想像的撕裂痛,還有當頂到某個部位時猶如電流般陌生的酥麻,這些所有史蒂夫帶給他的一切都讓巴奇不知所措,只能自暴自棄地停止了掙扎,等待著史蒂夫的行為結束。

史蒂夫的律動越來越快,在感到史蒂夫猛地重重撞入自己體內深處後停下了動作將溫熱的液體射入自己體內之後,難以形容的感受讓巴奇全身一顫,發出了一小聲嗚咽,咬住了下唇別開臉,靜靜地流著眼淚。

解放過後,慢慢恢復理性的史蒂夫看著被自己壓在身下無聲哭泣的巴奇,以及他倆結合的部位所流出的血液,憤怒迅速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強烈的內疚及憐惜。

巴奇一定很害怕吧,史蒂夫心疼地望著巴奇從無神的眼眸中不斷湧出的淚水。

身處於黑暗無聲的世界中,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聽不見的狀況下,還被最信任的友人強姦,史蒂夫光是想像著現在巴奇的心情就心痛如絞。

他無法不為自己該死的行為而感到自責及抱歉,眼淚慢慢地滴落巴奇的臉頰。

「對不起……巴奇……對不起……」

雖然聽不見史蒂夫的道歉,也看不見史蒂夫的表情,而且被強制侵入的內部很痛很痛,但當巴奇感覺滴落到自己臉頰上的濕熱液體時,他整顆心都要被愧疚撕裂了。

這不是史蒂夫的錯,都是自己抗拒使用史蒂夫的血液來做治療,他明知道自己對史蒂夫來說是多重要的親友、兄弟、家人。他理所當然會為了治療自己而不擇手段。

是他逼得史蒂夫不得不使用這種方法,不然史蒂夫根本不可能與自己有性行為,還是用強迫的手段。都是他的錯,是他害了史蒂夫必須違背良心做出這種事。

他覺得恨抱歉、很抱歉。

「……對不起,史蒂夫……對不起……都是我……」

當史蒂夫聽到巴奇蠕動著被他自己咬破出血的嘴唇,輕聲細語地向自己道歉時,他終於忍不住哭出聲來。

用顫抖的手抓住了巴奇的手,在他掌心中寫下『該說對不起的是我』

在巴奇訝異地望著自己的眼神中,史蒂夫輕輕在巴奇掌心中印下一吻,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寫下他一直藏在內心深處從不敢說出口的那三個字。

『我愛你』

 

 

 

 

 

 

 

TBC

 

___

 

下一話來好好談戀愛(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