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EXTRAS (2)

上一話

盾冬桃包現代AU梗。

其實就是一個小梗,沒什麼太奇怪的發展(大概)

___

 

 

「你他媽放開我!」

不管是抽動著被金髮青年抓著的雙手手腕、借力抬起右腳往青年的要害踢去、還是用頭去撞,所有的攻勢都接二連三被輕鬆化解的James怎麼也掙脫不了青年的蠻力,只能又驚又怒地破口大罵著就算地痞流氓都會臉紅的髒話。

「我不想傷害你,Bucky,只要放開你一定會想辦法攻擊我,所以我現在還不能放開你,」即使被罵得很難聽,金髮青年也只是微笑著望著怒氣沖沖的James,脾氣溫和地解釋:「我們先進去,我會把話說清楚,好嗎?」

「誰他媽是Bucky!」

儘管James滿臉通紅地那麼怒吼,金髮青年臉上的笑意卻不減反增,甚至流露出彷彿看著失而復得的寶物般的欣慰喜悅。

而站在青年身後的Chris則是在青年遞給他剛才從James那奪來的槍後將雙手高舉,做了個類似投降的動作,揮了揮雙手上的手槍,對著一臉震驚地盯著自己的Sebastian笑了笑,「不用擔心,我這只是防身,絕不會用來傷害你們。」

於是由於情勢所逼,冷汗直流的Sebastian也只能點頭讓青年跟Chris進到了他們家的客廳,並用手勢請他們坐到了沙發上。

雖然搞不清楚狀況,Sebastian還是出於服務業的職業病給兩位不速之客各自倒了一杯水,而他依然被金髮青年用雙臂困在懷中掙扎的雙胞胎哥哥在Sebastian將水放到金髮青年面前時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當Chris在Sebastian把水遞給他時伸出手接過並微笑說了聲謝謝時,Sebastian發誓要不是Chris面前的桌上放著一把槍,另一隻手雖然放在大腿上卻依然握著左輪手槍,從Chris剛出道就一直在偷偷收集他的資料的Sebastian大概會因為居然有一天能夠近距離看到Chris的笑容而臉紅。

不過現在Sebastian不要說臉紅了,他的臉上幾乎接近慘白的境界。

雖然他其實沒怎麼親眼目睹過,但從James不經意時會做出的某些動作,以及柔軟靈活的四肢,還有那隻金屬左手,Sebastian知道James是很能打的人,更何況他還為某個神秘組織工作。

然而現在James卻被這個不知哪冒出來的傢伙輕輕鬆鬆地制住,更不用說Chris手上還有手槍。回想起昨晚第一次見到這個青年時誤認自己是什麼Bucky時他那種欣喜若狂的模樣,甚至還跟蹤到這裡,那麼說起來他剛才還強吻了James。

天哪,想到這裡Sebastian不禁打了個冷顫,雖然他們都是男性,而且Sebastian也不相信他一直偷偷暗戀多年的Chris會是那種人,但看到青年近乎迷戀地望著James的眼神,他的腦中還是忍不住浮現出各種關於綁架性侵等等社會新聞的標題,越想整個人越害怕。

「你別擔心,Sebastian,」像是看出Sebastian內心的恐慌不安,Chris露出和善的微笑,安撫著他,「我們絕不會傷害你們。」

聽到Chris喊出自己的名字,Sebastian先是一愣,接著相當不合時宜地心跳加速,低下頭掩蓋住發熱的臉,抱著期望小聲地問道:「你……知道我?」

Chris先是眨了眨眼,然後一臉恍然大悟地馬上解釋:「別怕,我不是跟蹤狂,我之前並不認識你,你的名字是來這裡之前Steve跟我說的。」

啊,他果然不記得我了。

望著Chris直率的眼神,Sebastian有些失望但毫不意外地在心底想。

本來就是,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他們也不熟,更何況當時的自己是個小胖子,認不出來也是理所當然。

再說了,現在根本不是一個適合對自己淡淡的初戀破滅傷心的時候了,就算Chris以及青年都再三保證他們不會傷害他們,但那不包括貞操危機更何況究竟是怎麼回事他們都還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在James終於停止咒罵,氣喘不休地瞪著青年後,Sebastian才鼓起勇氣開口問道:「……那麼,可以把話說清楚了嗎?我的頭幾乎快被疑問脹破了。」

比如說Chris Evans不是James本來的任務目標?為什麼他倆長得那麼像?又一起出現,還脅持了James?他一直說的Bucky又是誰?太多太多疑問了。

「……沒錯,你究竟是誰?為什麼知道我,又是怎麼找到我的?」稍微冷靜下來J的James停下扭動的動作,轉過頭惡狠狠地瞪著金髮青年,咬牙切齒地問出了最想知道的問題,「James Barnes在戶籍上應該早已死亡,我應該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見James不再掙扎,青年臉上露出了笑容,稍微放鬆了抓著他手腕跟環著他的雙臂的力道。

「對,所以我才會一直到現在才終於找到了你,抱歉自我介紹遲了,我是Steve……Steve Rogers。」

在Steve說出自己名字後的下一瞬間,Sebastian立刻指著Steve發出了驚叫。

「Steve Rogers!?那個畫家!?」

終於將眼神從James臉上移到了Sebastian身上,微微一笑,「很榮幸你知道我,我的確有畫過不少畫。」

由於Sebastian表現得相當驚訝,James忍不住好奇地開口問道:「Steve Rogers很有名?」

Sebastian連忙替自己這個不太問世事的兄弟解說:「有名啊,前幾天我才看過新聞介紹,他的畫從人物到風景都瀰漫著一股鄉愁,給人一種揪心又溫暖的感覺,而且是個從不露臉的神秘人物……」

「謝謝你的讚美,畫畫只是我的興趣,」Steve回以禮貌性的笑容後,再度看向James,「我的正職算是跟Nick同行……不過比他的層級稍微高一些。」

聽到對方提起了自己的直屬上司,James擰起了雙眉,盯著他的笑容,用著懷疑的口吻問道:「……Nick是國家安全局局長,你比他還高……?」

「你應該知道聯合國有個神盾局吧,我剛好是那裡的局長。」

Steve說完,現場一陣沉默,好一會Sebastian跟James才從震驚中回過神。

「……不會吧……神盾局……原來不是都市傳說?」這個天大的驚人消息讓Sebastian的下巴幾乎都要掉了下來,「真的有個專門對抗外來侵略者的戰略諜報機構?都是擁有特殊能力的……」

而James雖然原本就知道神盾局的存在,然而面對毫不隱瞞地就將自己的真實身分爆料出來的Steve,James先是訝異地瞪大了雙眼,緊接著瞇起狐疑的眼神瞪著他。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怎麼可能輕易就把這個真相說出來?」

但Steve只是笑了笑,理所當然般地說道:「因為這裡只有我們四個,並不是外人。」

James撇了撇嘴,不以為然地反駁道:「我根本不認識你,怎麼不是外人?」

「不,Bucky,你認識了我前大半人生。」

瞪著握住自己雙手一臉真誠地那麼說的Steve,James臉上再度皺起眉,沉默了一會後低聲表示:「……就說過我不叫Bucky,我真的不認識你。」

然而Steve堅定地加強了從身後摟著James的力道,溫柔地在他耳邊傾訴:「如果我說,你失去的記憶裡每一個片段幾乎都有我呢?」

在愣了好一會後James才開口喃喃問道:「……我失去的記憶……都有你?」

Steve輕輕點了點頭,將下巴靠在James的肩膀上,「我一直在找你,Bucky。原來代號冬兵,那個不存在於任何組織,直屬於Nick的神秘特工就是你,怪不得我翻遍所有資料都找不到你。」

呆呆地聽著Steve對James溫柔地訴說著,Sebastian有些恍神地望著眼前比電影還像電影的場景,而身為電影明星的Chris就坐在自己身邊,陪著自己看著眼前與自己還有Chris長得一模一樣的兩個大男人彷彿演著愛情片的這件事恐怕是最不真實的真實感受吧。

Sebastian可沒辦法忽略Chris手上一直都握有手槍呢。

「還好,我剛才遇見了Sebastian,世界上不可能毫無緣故就有兩個人長得一模一樣,所以我立刻請人調查,雖然費了一番功夫,終於找出了你的資料……雖然現在的狀況並不是適當的時機,但原諒我無法忍住想立刻見到你的衝動。」

在Steve說完後,James斜眼盯著身後一臉深情的Steve,問出最重要的疑問:「……你找我是想做什麼?」

「為了實現當年的承諾。」Steve臉上綻放出有些羞澀的微笑,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枚上頭鑲著海藍色寶石的戒指,「將這枚戒指送到你手中。」

James瞪大了雙眼,愕然地望著Steve將那枚海藍色的戒指放到了自己的左手掌心上,並在自己的嘴角上輕輕一吻,柔聲說道:「然後我會陪著你直到時間的盡頭。」

在一陣靜默之後,Sebastian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鼓掌還是尖叫什麼的,因為他看見了James握緊了拳頭,翻過身一拳用力揍在了Steve那張溫柔深情的笑臉上。

 

 

 

 

 

 

 

 

TBC

 

___

 

 

先想辦法把正劇更完好了XD

強制肉以後再說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