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BruceDick】I’m home

吧唧隊長跟迪克蝙蝠一起出任務的清水短篇

基本上走漫畫背景,以蝙蝠俠跟美隊合作過的那篇漫畫為底
(雖然這樣一來年齡上會有矛盾,但是跟劇情無關所以請不要在意XD)

 


___

 

 

金屬與石塊清脆的敲擊聲在黑暗封閉的空間中伴隨著零星冒出的火花斷斷續續迴響著。

「……點著了!」

一聲喜悅的驚呼響起的同時,微弱的火光很快明亮起來,並分開來,點燃了黑暗,也清楚照亮了眼前的景象。

搖曳的火光中二代美國隊長巴奇‧巴恩斯以及二代蝙蝠俠迪克‧格雷森正面對著彼此,而黑暗中唯一的光源來自兩人手中臨時由長型手電筒包上了醫療用紗布所製成的火把。

兩人的臉上及身上都布滿了灰塵與髒污,還有些細小的擦傷,但兩人都不甚在意身上的傷,只是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

「……看樣子我們掉到了很深的地方,」舉起手中的火把,環視了周圍的環境,確認他們完全被困在一處封閉的地下通道後,巴奇對著正在試著利用蝙蝠面罩中的通訊器連絡的迪克問道:「你的通訊器也失效了?」

「我剛才喊了很久完全沒有回應。」迪克苦笑著聳了聳肩,用沒有舉著火把的左手對自己的耳朵敲了敲,「如果不是羅賓因為我剛才推他一把而鬧脾氣,那麼只有這個可能性了。」

輕輕點頭表示了解後,巴奇看了迪克一眼,「我們沒時間了,也不知道這裡的封閉程度在燃燒火把的狀態下氧氣還能消耗多久,必須盡快找到出口。」

「在不熟悉的地方,而且視線不良到幾乎看不見的狀況下分頭行動並不安全,」看著巴奇,迪克提議道:「我們一起找。」

再次點頭並舉起盾牌走到了迪克面前,巴奇用行動代替了回答。

兩人一邊走一邊舉著火把觀察四周,而相對於沉默無言的巴奇,走在後方的迪克一直滔滔不絕。

「剛才還真的很危險,沒想到那個傢伙居然給自己的手下體內裝炸彈,還好這裡的地下有通道,不然我們就都要被活埋了。可惜裝備都壞了,羅賓不知道怎麼樣了,雖然我在爆炸前推開了他,距離那麼近也不知道會不會被波及到。啊,不過你的同伴,那個叫獵鷹的?他會飛對吧,也許他會幫忙就羅賓飛離……」

由於巴奇突然停下腳步,平靜中帶著驚奇的轉頭看向迪克,所以迪克閉上了嘴眨了眨眼睛與巴奇相望。

無言的望著迪克一會後,巴奇面露無奈的表情嘆道:「……你還真是一點都沒變,我現在知道為什麼大家馬上就知道蝙蝠俠換人了,而且我想你應該明白現在這種狀況你一直說話會耗費氧氣?」

「你也都沒變,還是那麼老氣橫秋,」迪克聳了聳肩,「我只在電視上看過打火石,沒想到你居然會隨身攜帶。」

「在軍隊行軍,打火石是必要裝備,」舉著手中的火把,巴奇面無表情地說道:「要是我沒帶打火石,現在我們還在黑暗中不見天日。」

剛才他們因為爆炸的衝擊從地上摔落地底通道,而大量的落石又掩蓋住了他們掉落的地方,遮住了所有光源,而掉落時的撞擊又造成兩人所攜帶的部分裝備失效,導致他們陷入了黑暗的困境中。

幸好巴奇一直都有攜帶打火石的習慣,而迪克的蝙蝠腰帶中有緊急治療用的紗布,所以他們就將紗布纏在因為摔壞而打不開的長型手電筒上,由巴奇用打火石點燃紗布,臨時製成了火把做為照明。

「是是是,我得感謝你那由二戰老兵所培育出的好習慣。」看著巴奇說完後轉過身繼續往前走的背影,迪克也跟著繼續邁起腳步。

默默地走了一會後迪克還是忍不住開口對著巴奇的背影回憶,「說起來那時候也是因為你帶著打火石,我們才能撐到蝙蝠俠他們來救援,現在跟那時的狀況還有點像……只不過如今我們自己就是美國隊長跟蝙蝠俠,一切都必須靠自己。」

聽到迪克最後壓低了嗓音的感概,巴奇稍微停下了腳步,但並沒有回頭,只是沉默地握緊了手中的盾牌後再度往前走。

迪克提到的事巴奇也還記得,就像現在由巴奇所擔任的美國隊長以及迪克所擔任的蝙蝠俠共同追查同一件案子一樣,美國的精神象徵與高譚市的黑夜守護者並不是第一次合作。

在很久以前,巴奇還只是跟隨著美國隊長的巴奇,而迪克也還只是活力雙人組的羅賓時,他們曾經有一次在美國隊長與蝙蝠俠合作對抗紅骷髏時被雙雙綁架到位於德國黑森林中的九頭蛇基地,雖然兩人想辦法合作解開束縛他們的拘束器逃離了基地,卻在基地外的黑森林中迷了路。

兩人在黑森林中共同渡過了兩天的野外求生生活,直到史蒂夫跟布魯斯終於找到並迎接他們為止。

那時候他們都還是在大樹的庇蔭下成長的樹苗,不論遇到再怎麼艱辛的困難,始終全心信賴著他們的指導者,只要等待,就一定會來拯救幫助他們。

然而如今的他們已經分別繼承了當年他們所追隨的那個人的身分,再也不是當年的孩子,他們很清楚明白能夠單純地等待並打從心底確信他人一定會來救援是一件多麼幸福,又多麼天真的事。

「……我不會等,也不該等,」一邊往前走巴奇一邊低聲說道:「我是美國隊長,必須率先扛起並承擔一切。」

史蒂夫選擇將美國隊長的盾牌交給自己,那是至高無上的信任,就算付出生命巴奇也會守護著美國隊長的光榮。

而對迪克來說也是如此,所有人都認定除了迪克以外沒有人有資格繼承蝙蝠俠的披風,他自己也心甘情願的披上它,並用盡心力代替布魯斯守護高譚市。

兩人各懷著心思默默地走了不知道多久,終於來到了通道盡頭。

眼前是一片平面的老舊磚牆,迪克跟巴奇一起敲擊著牆面試圖找出任何出口的可能性,然而兩人探尋了好一會並沒有任何發現。

兩人互望了一眼,迪克轉頭看向他們走過來的位置開口問道:「要往回走嗎?」

看著手中火勢越來越小的火把,察覺到空氣中氧氣越來越稀薄的巴奇搖了搖頭,「現在折回去也不能確定另一邊是否有出口。」

說完,巴奇將手中的火把放到牆邊,雙手舉起盾牌往磚牆最脆弱的部分用力敲擊。

馬上察覺到巴奇的目的是想要乾脆自己挖掘出口的迪克立刻也將火把放置到一邊,然後雙手各從腰帶抽出一隻蝙蝠鏢,一起幫忙挖掘。

不知道挖了多久,兩人呼吸的喘息越來越大,兩隻火把的火也越來越小,熄滅後,再度陷入黑暗狀態中的通道只有挖掘跟敲打的聲響,而那也越來越緩慢。

「……你還記得……」黑暗中迪克低喘著氣小聲地開口問道:「你最想回去的地方是哪裡嗎?」

巴奇停下了動作,緊緊握著手中的盾牌。

「……我記得。」喘了一口氣,巴奇閉上了眼睛,在心中描繪出了史蒂夫的模樣,語氣柔和地低語:「史蒂夫在的地方。」

「我也是……」迪克輕輕笑了起來,「布魯斯在的地方,就是我可以回去的家。」

不管發生過什麼,就算曾經因為各種原因離開過,他們最終還是會回到那個人身邊,就像他們過去共同相伴並肩作戰的無數時光。

對他們來說,帶著他們成長的那個人一直都是他們的憧憬、他們的目標、他們的故鄉、他們的家,以及……

就在這時候,他們所在的地方突然起了強烈的振動,緊接著巨大的聲響,眼前原本黑暗的視界瞬間大放光明,令他們兩人瞇起了雙眼。

「巴奇!」當他們終於適應了光明時,眼前的牆面被開了一個大洞,而藍色的身影一邊喊著巴奇的名字一邊衝到巴奇面前在迅速上下打量確認巴奇沒什麼大礙後一把抱住了他,「還好你沒事!」

「史蒂夫……」巴奇驚訝地望著緊擁著自己的美國隊長,無意識地鬆開了握著盾牌的手,回抱住了史蒂夫。

而迪克則是愕然地睜大雙眼望著從蝙蝠車上走下來並朝自己走來的布魯斯,以及坐在助手席上從車窗探頭看向他的達米安。

「你就這樣把這裡炸了個大洞?」迪克指著蝙蝠車前方打開來還冒著煙硝的飛彈出口,臉上有些傻笑地問道。

站在迪克面前,布魯斯稍微低下頭望著迪克,振動著低沉的嗓音說道:「為了接你回家。」

迪克愣了一下,旋即意會過來,「……你聽到了?」

「通訊器似乎傳不過去,但能聽得到你的聲音。」

在聽到布魯斯低笑著的解說後迪克不禁有些紅了臉,但很快地笑了起來,握住了布魯斯伸出的手,讓他將自己從斷垣殘壁中拉出。

就像當年,迪克跟巴奇迷失在黑森林時,被駕著直升機從天而降的布魯斯跟史蒂夫迎接回家時一樣。

於是,他們終於回到了家。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