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Phantom limb-幻肢-

靈感來自傻了吧唧爱大盾的牛奶太太的這張圖

謝謝太太願意讓我寫這一篇

關於巴奇的幻肢痛(以及史蒂夫的幻痛)

___

 

 

巴奇揪著自己的左手--或者該說原本應該是左手臂的位置--空蕩蕩的袖子,忍耐著不存在的部位產生的痛楚而縮起身軀微微地顫抖著。

一個人的房裡,巴奇幾乎每晚都在猶如燒灼般的刺痛感對抗。

火燒般的疼來自於他左肩以下那隻看不見的手,巴奇能清楚的感知到左手的存在,無法動彈的沉重,即使現在那裡什麼都沒有。

他無法對史蒂夫說,因為他比誰都清楚史蒂夫若是知道了一定會很自責。

巴奇這次會將自己金屬義肢卸下的原因,是為了保護史蒂夫,不小心讓自己的左手被史蒂夫的盾牌切斷。事後為了進行完整的修復,乾脆將整隻手臂都卸下。

而巴奇也知道即使不為左手這個原因,只要跟自己有關的事,史蒂夫都會露出自責的難受表情。

明明那不關史蒂夫的事,巴奇每次都在心底那麼想,也那麼對史蒂夫說了。然而史蒂夫總是苦笑搖頭。

巴奇感覺得出來史蒂夫只是不想與自己爭執,他就是認定巴奇在冬兵時期發生過的事全都是他的錯--因為史蒂夫沒能抓住巴奇的手。

然而巴奇自己的想法卻是,一切都怪自己當時沒能抓住史蒂夫的手,才會讓史蒂夫背負了不該背負的罪惡感,也在史蒂夫的心中留下了無法治癒的傷口。

這也是巴奇習慣於將自己的痛苦隱藏起來的原因之一。史蒂夫已經夠自責了,他沒必要再給史蒂夫增添更多的傷痛。

為了支撐金屬左手的重量,九頭蛇的科學家對巴奇的身體進行了相當程度的改造,為了與金屬手臂做完美的連結,舉凡脊椎、骨骼、神經、血管、肌肉等等無一不做過精細的手術。

剛卸下的時候巴奇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然而隨著時間的流動,巴奇慢慢開始感覺到理應不存在的左手依然在那裡,而且從一開始的麻木脹疼逐漸演變成彷彿被火燒灼般地灼熱疼痛。

即使理性很清楚明白那隻手已經不在那裡,巴奇卻依然清楚地感知到那沉重的存在。

那是一種怪異的疼痛感,從不存在卻又異常沉重的左手上不斷侵蝕著巴奇的身體,比起之前還存在時更要鮮明地提醒著他,他失去的左手後來成了什麼,又被迫去做了什麼。

他不能讓史蒂夫察覺到這件事,所以在史蒂夫或是他人面前巴奇都會偽裝正常的模樣,只有回到自己的房裡,確定一個人獨處時,巴奇才會卸下偽裝,將自己的痛苦毫不掩飾的展現出來。

他只能等待,等到他的左手修復完畢重新回到該有的位置時,也許這種詭異的燒灼感就會消失。

在那之前,他只能忍耐。

「……巴奇,我可以進來嗎?」

突然間,在輕微敲門聲後,史蒂夫遲疑的詢問從門外傳來,讓巴奇全身都震動了一下。

他看向門板猶豫著,還沒決定要怎麼回史蒂夫就開了門,一臉不好意思卻又擔憂的表情探頭進來。

巴奇鬆開了揪著左手袖子的手,裝作若無其事地看向史蒂夫,輕輕問:「怎麼了?」

往門內走了幾步,史蒂夫凝視著巴奇,正確來說是左邊的袖子,猶豫了一會後開口問道:「我有一件事想問你……你的左手……」

「沒事,史蒂夫,」然而史蒂夫還沒問完,巴奇就先用力搖了搖頭,揮舞著右手試圖擠出笑容,「雖然沒有左手但那並不是……」

「並不是問題?對我來說這就是最大的問題,你以為我看不出來你有多難受?」

厲聲打斷了巴奇逞強的話,史蒂夫走到了全身僵硬的巴奇面前,輕輕地伸手撫上巴奇蒼白冒汗的臉龐,放柔了聲音,輕聲低訴:「我求你,巴奇,別在我面前裝作你很好。」

「……它還在那裡,」在史蒂夫柔情似水的關懷眼神中,沉默了很久,巴奇終於開口,小聲地回應史蒂夫,「我的左手……雖然不在了……可是它就在那裡……」

「……會痛……?」史蒂夫溫柔地低語,彷彿真實接觸到巴奇的左手般,順著左肩以下手臂的形狀輕輕撫摸著空氣。

不可思議的是,巴奇可以感覺得到覆在自己理應不存在的左手上史蒂夫掌心的溫度。甚至,在史蒂夫握住了自己看不見的左手掌時,巴奇也清晰地感覺到了史蒂夫的力道、握著自己手的觸覺。

巴奇反射性的想要搖頭,但是當他看見史蒂夫誠摯關切的表情時,他猶豫了。

垂下了眼,巴奇下意識地舔了舔乾澀的嘴唇後下定決心抬起頭,不再逃避老實的回答:「會……」

而史蒂夫果不其然地浮現出了難受的表情,握緊了不存在的巴奇的手,而巴奇也用著不存在的左手反握住了史蒂夫的手。

「巴奇……我多希望我能替你分擔你的痛苦。」

「你已經在分擔了,史蒂夫……」望著史蒂夫皺著眉的沉痛表情,巴奇卻輕輕笑了起來,「你碰到的地方都不再疼了。」

「……如果真的可以讓你不再疼了,就算你會嫌我煩我也要一直碰你。」

「……你明知道我從來不會嫌你煩。」

在史蒂夫微笑的淚眼中,巴奇也牽起了嘴角,從兩人相視的眼中靜靜地落下眼淚。

 

 

 

 

 

___

 

 

 

 

 

 

沒能抓到巴奇的手是史蒂夫心中永遠的痛。

即使巴奇回到了身邊,割在史蒂夫心臟上的傷痕依然深深地留在最脆弱的部分,時時提醒著史蒂夫,因為他的失誤,造成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生無法磨滅的悲慘遭遇。

每當看著巴奇時,史蒂夫的心臟都會隱隱刺痛,一下又一下,如細細的針雨下在他的心臟上方。

史蒂夫知道自己心中的傷痛永遠不會消失,而他甘之若飴。

 

 

___

 

 

Phantom pain-幻痛-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