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老夫少妻 (4)

前面章節:(1)(2)(3)

ABO,中世紀歐洲的老夫少妻和親AU梗

隊長恢復年輕啦,必須趕緊把這篇更完了XD

於是直接跳到新婚之夜的第二天

___

 

 

……還真奇怪。

在格蘭特王國昨天剛誕生的新王后巴奇嫁到這個國家的第二天早晨。

由於史蒂夫體貼巴奇,命侍從將早餐送至寢室,因此他們在寢室內用了一頓簡單奢華的早餐。

巴奇的貼身侍從官,史考特‧朗恩站在牆邊看著坐在椅上,右手生無可戀地撐著下顎,臉上寫滿了不爽的巴奇,心中不免感到疑惑。

「希望剛才的早餐還合你的胃口。」一身正裝的史蒂夫站到了依然穿著紫羅蘭色絲質睡袍的巴奇身後,彎下腰在巴奇的後頸,以及抿成一條直線的嘴角上親了一下,「如果我記憶力還可以的話,那些都是你愛吃的。」

然而巴奇卻無動於衷,睜大了雙眼,史考特訝異著巴奇的毫無反應,以及史蒂夫臉上依然保持的笑容。

「我很抱歉必須暫時離開處理一些事,只要不會造成危險你可以在這座城裡自由活動,我安排了我的侍衛長山姆在門外,負責保護你,有任何需求都可以找他,順利的話下午我只要有時間,就回來帶你好好地認識一下這裡的環境。」

「……嗯。」相對於史蒂夫臉上的溫柔微笑,巴奇雖然終於輕輕地應了一聲,卻依然臭著一張臉。

隨著史蒂夫關上門的聲響,巴奇的臉色更是完全垮了下來,整個上身用力趴到了桌子上,發出了長長的嘆氣聲。

由於身為完全不會被信息素影響的Beta,史考特十九歲時就在十歲的巴奇身邊擔任他的貼身侍衛官,一起生活了將近八年。

在史考特的記憶中,巴奇一向是個樂觀開朗的孩子,他幾乎沒有看過巴奇像現在這樣忿忿不平卻又隱約帶著不安。

上一次巴奇那麼憂鬱還是前不久被他的父王要求在眾Alpha貴族中自己選擇一位結婚對象的時候。

而在巴奇決定了結婚對象並與史蒂夫見面過後,巴奇就一直處於輕度亢奮的狀態,時常放空,有時感覺好像蹙起了眉頭,下一秒鐘卻又看著史蒂夫送他的押花紅著臉傻笑,怎麼看都絕對是個戀愛中的少年人。

雖然覺得史蒂夫的年齡對巴奇來說似乎有點太大,不過既然巴奇自己似乎很喜歡史蒂夫,那麼史考特也沒有任何反對的意見,反正他只是陪著巴奇一起過來,又不是自己要結婚,巴奇開心就好。

然而今天是新婚之夜過後的第二天,巴奇卻顯得很不開心。

昨天大婚時明明一切都很完美,巴奇全程都紅光滿面的被史蒂夫摟著肩膀,並且一一仔細地對來參加大婚典禮的賓客臣民們揮手致意,一直到婚禮結束,兩人進入房內的瞬間,巴奇紅紅的臉上一直都是輕飄飄的笑容。

也就是說,關鍵在於昨晚的初夜。

雖說史蒂夫若是標記了巴奇,巴奇身上的味道會起變化,然而由於史考特是個Beta,聞不出信息素上的變化。而光靠外表上的變化,巴奇身體很正常,莫非史蒂夫真的不能人道?那可真是大問題了。

但是關於那方面史考特也幫不上忙,默默地看著巴奇憂鬱沮喪的背影,史考特忍不住走到巴奇身邊,輕聲提出帶著揶揄跟關心的建議:「你要繼續待在這裡嘆氣,還是讓我幫你換上衣服,到處走走看看?」

維持著趴在桌上的姿勢,巴奇扭過脖子一臉哀怨地看向史考特,好一會才慢慢點頭。

在幫巴奇更衣的時候,史考特注意到了巴奇的後頸上有明顯的特殊咬痕,書上看過,他知道那就是Alpha對Omega專屬的標記印記。

那麼,也就是說昨晚他們該做的還是有做了,那麼為何巴奇那麼不開心?難道說史蒂夫在標記過程中做了什麼或是做了讓巴奇不開心的舉動?

身為巴奇的貼身侍從官,史考特覺得自己有必要關心,雖然具體上他也幫不上什麼忙,而且就算史蒂夫真的有什麼特殊性癖,事到如今巴奇也不可能離婚,但幫忙分憂解勞還是做得到的,於是他在給巴奇扣好最後一個釦子之後,微笑著看向臉色難看的巴奇。

「……有沒有興趣跟我談談關於昨晚的新婚之夜?」特意用著輕鬆的語氣,史考特對巴奇眨了眨眼睛,「王后殿下。」

巴奇愣了一下,隨後臉上擺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抓了抓自己的後腦杓,「千萬別叫我王后殿下,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跟以前一樣叫我巴奇,拜託你。」

「沒問題,只要你樂意,巴奇。」

看著史考特親和力十足的笑容,巴奇臉上的表情稍微放鬆了點。

由於與大哥、二哥分別只相差六歲、四歲,而且大哥在巴奇十一歲時就被擄走,之後只來了一封信表示他決定跟擄走他的人結婚從此再也沒回國,對巴奇來說,從十歲開始就陪在身邊,大自己九歲的史考特就像是他真正的長兄,他什麼話都能跟史考特說。

所以巴奇歪著腦袋,想了一下,緩緩開口。

「……我想在他眼中我大概只是個沒有魅力的臭小鬼,」噘起了嘴唇,巴奇撫摸著自己後頸腺體上的咬痕,瞪著地面,用很低沉的聲音回答史考特,「……他沒有完全標記我,他只是咬了我的腺體。」

史考特驚訝地看著巴奇的髮旋,開口問道:「所以你們昨晚什麼都沒作?」

「……也不能算什麼都沒作……」想起昨晚與史蒂夫之間發生的情事,巴奇臉上浮現起紅暈,咬住下唇,悶悶地說:「但是那臭老頭說什麼我還未成年,他不能真正完整地標記我,要等到我進入熱潮時他才會……」

紅著雙頰,巴奇不發一語地瞪著地面,忿忿不平在心中回想著昨天晚上那一點都不有趣的新婚之夜。

 

 

*** *** ***

 

 

昏黃的燈火搖曳在新婚君王的寢室內,兩具身形相差甚多的身影重疊在一起,投影在米白色的牆上。

撲通……撲通……

巴奇幾乎可以很清楚地聽見自己的心跳聲,隨著史蒂夫的靠近、摟上了自己肩膀、將自己輕輕壓倒在柔軟的床上,距離越貼近,心跳的頻率跟聲響就越來越強烈。

柔和的光源映照著史蒂夫銀白色的短髮,以及溫柔凝視著巴奇的湛藍眼眸,在史蒂夫用雙手輕輕捧起巴奇紅通通的臉頰,溫柔地吻上了他的唇時,巴奇的心跳達到了巔峰。

史蒂夫的吻很溫柔,濕熱的舌頭慢慢地在巴奇柔嫩的口腔內探尋、撫摩,而史蒂夫帶著些許紋路的厚實手掌在巴奇的身上游走,並緩緩地探入了衣物內,一邊靈活地解開巴奇身上的衣服一邊細膩地在赤裸的肌膚上滑動。

這些都讓巴奇覺得很熱,明明現在是冬天,但巴奇卻一點都不覺得冷,就像是連身體內側都在發燙,特別是史蒂夫所碰觸到的部位,熱的發麻,讓巴奇在有些害怕自己肉體的變化卻又深深渴望史蒂夫的撫摸。

他可以聞到史蒂夫身上淡淡的松香,那是屬於Alpha的氣息,讓巴奇的小腹內隱隱生出陌生的酸疼。

由於巴奇尚未完全性成熟,從未曾散發出Omega的信息素,所以巴奇並不能確定自己的氣味會是如何。他只知道他的二哥是檸檬薄荷味,而他的大哥在還沒有性成熟前就被擄走了。

不曉得史蒂夫會不會失望自己身上還沒有味道?巴奇有些擔心,不過史蒂夫的行為倒是越來越大膽,他將手掌滑到了巴奇小巧的胸前輕輕地揉捏,同時用上了手指,夾住了巴奇胸前的果實,並前後上下摩擦,原本柔軟平坦的乳頭隨著史蒂夫的搓揉很快地鼓脹尖挺。

「啊……嗯……啊……」

從未被他人碰觸過的乳尖被史蒂夫手指玩弄著的酥麻快感使得巴奇羞紅了臉,身軀不由自主地顫抖、扭動,嘴裡發出了近似呻吟的嘆息。

「史蒂夫……」語帶哽咽的低喊著自己年老丈夫的名字,巴奇因難耐的陌生快感而下意識地閉上了雙眼,將身體攤在床上,一顫一顫地放任史蒂夫一邊吻著自己一邊撫弄著自己的胸脯。

「舒服嗎?巴奇……?」

史蒂夫低沉渾厚的柔和嗓音讓巴奇覺得很舒服,閉著眼睛,用鼻音輕輕回應。

「嗯……」

「想不想更舒服?」

巴奇依然閉著眼睛,「嗯……」

於是史蒂夫將渾身都在發燙的巴奇抱了起來,讓他面對面坐到了自己的身上。

當巴奇因自己下身的高熱而忍不住睜開眼時,他幾乎要被眼前的景象驚嚇得發出尖叫,但他忍住了。忍歸忍巴奇還是無法不驚嘆於史蒂夫高聳的Alpha性器,那比起自己的不知道大上幾倍,又粗又大,赤紅色的柱身上布滿了青筋的陰莖。

史蒂夫的性器比他想像得要大太多了,一想到這玩意等一下要進來自己身體裡巴奇就喉頭一哽,不知該說害怕多些還是期待多些。但他已經等這一天等了很久了,他才不會輕易退縮,雖然他真的不敢想像這大得不可思議的傢伙到時候怎麼進得來。

「怎麼了?」

大概是察覺到巴奇的不安,史蒂夫低頭望向巴奇關心的問,手上卻同時握住了他們倆的陰莖,並開始上下套弄。

突如其來的強烈且直接的快感讓巴奇全身一震,一時之間說不出任何話來,只能抱著史蒂夫的肩膀,左右搖晃著腦袋顫抖著嘴唇嘆出無聲的喘息享受著史蒂夫帶給他的快感。

在極度的愉悅中,史蒂夫忘情地咬住了巴奇的後頸,一股酸疼的熱流辦隨著刺痛從被咬破的腺體處緩緩流入了巴奇的身體裡,並慢慢蔓延開來。

他被史蒂夫標記了,異樣的滿足感讓巴奇的眼淚奪眶而出,同時高潮也湧上了他的全身,讓他小腹一緊,在史蒂夫的手中射了出來,緊接著史蒂夫也釋放出了白濁。

兩人都解放之後,閉著雙眼大口喘氣的巴奇全身酥軟地倒在史蒂夫的懷中,沉浸在初次品嘗到的高潮中。

所以當史蒂夫將手指試探性地深入自己後方時,巴奇是毫無心理準備的,才會在史蒂夫的手指插入了後穴時,反射性地發出了尖叫。

「啊!」

「很疼?」史蒂夫一邊試著往深處探入一邊低聲問。

處子的生澀甬道被異物入侵的感覺其實很疼,酸脹的異物感讓巴奇全身顫慄,但巴奇哽咽著深呼吸幾下,將頭埋在史蒂夫胸前左右晃動,「唔……嗯……沒……沒事……」

嘴裡回答沒事,巴奇的肉體跟內心卻很有事。

天啊,史蒂夫的手指……那每次都溫柔地握著巴奇的手,指導著他狙擊及馬術的手,現在正埋在自己的體內。

從自己的內側深刻體驗到這件事實,巴奇既興奮又覺得不可思議。

他可以清楚感覺得到股間史蒂夫的熱度,只要史蒂夫進來,他就會真正完全成為史蒂夫的Omega了,為此他可以不在乎肉體上的疼痛。

然而史蒂夫不只沒有進入他,反而抽出了手指,然後替巴奇將身體擦拭乾淨後,穿上了睡袍。

「……等、等一下!」在史蒂夫將目瞪口呆的巴奇輕輕抱到床上準備轉身時,巴奇趕緊抓住了他的衣角,焦急地問:「你要去哪裡?」

「回自己的房裡。」

面對史蒂夫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輕描淡寫的回答,巴奇又震驚又疑惑,「為什麼?我們不是結婚了嗎……什麼叫你自己的房裡……為什麼不跟我結合……不標記我?」

史蒂夫轉身,將手撫上巴奇後頸上的咬痕,「我剛才已經標記你了。」

「你……你以為我不懂?你剛才只是嚙咬腺體的暫時標記,沒有結合……沒有……」巴奇越說越激動,「沒有進來我裡面……就不是真正的永久標記!」

雖然的確若要說巴奇完全沒有一絲恐懼就是說謊。畢竟他還是從小就被保護在城堡中的王子。但他並不是一個膽小無知的Omega,他既然會決定嫁過來心理自然早已有所準備。身為一個擁有兩個Omega哥哥的Omega,與Alpha之間的標記過程具體會發生什麼,該怎麼做他都有知識。

捧起巴奇隨時都會哭出來的臉,史蒂夫吻上了他濕紅的眼角,柔聲安撫:「巴奇,別哭……這只是暫時的……我還無法永久標記你,跟你睡在一起我怕我會忍不住……」

「為什麼……?」巴奇噘起了嘴唇,不滿又難過地問。

「永久標記不只是要射進你的裡面,還需要進入你的第二重入口,」史蒂夫輕輕撫上巴奇的小腹,「你還沒正式滿十八歲,更未曾迎來第一次的熱潮期,我不能這麼做。」

巴奇眨著濕紅的委屈眼神,瞪著史蒂夫,帶著哭腔地再度問道:「……為什麼不能?」

「……理論上,如果我硬要完整標記你是可行的,」溫柔地撫摸著巴奇顫抖的小腹,史蒂夫望著咬住了下唇忍著不滿與淚水的巴奇,溫聲解釋:「但沒有熱潮所帶來的緩和,你恐怕會非常痛……還會受傷……我不希望你我之間第一次的結合是帶著疼痛與血的。」

「……那你為什麼不乾脆等到我第一次熱潮期過後再娶我?」

「那是因為……」先是愣了一下,史蒂夫有些不好意思地微微一笑,「我無法放著即將綻放出最甜美香氣的你不在我身邊……我希望你第一次熱潮期時我就在你身邊,可以陪你一起度過。」

「……然後真正的標記我?」

史蒂夫點了點頭。

「……你現在就可以進來……我不怕痛。」巴奇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鼓起勇氣對史蒂夫說道:「你不用擔心我……現在就……」

然而史蒂夫用嘴唇堵住了巴奇接下來的話語。

在將巴奇吻到昏頭轉向之後,史蒂夫才終於放開了他。

「晚安,巴奇。」說完,不再讓巴奇有任何反駁的機會,史蒂夫就起身離開了房間。

不敢相信史蒂夫居然在新婚之夜放他一個人獨守空閨,巴奇氣得渾身發抖,用力抓起身邊的枕頭扔到了門口,破口大罵:「史蒂夫羅傑斯你這個裝模作樣的老混球!!」

然後又默默地含淚走到門邊將枕頭撿了回來,抱著殘留著史蒂夫氣味的枕頭度過了輾轉難眠的一夜,一直到早上史蒂夫跟著早餐一起來找他。

 

 

***  *** ***

 

 

「……他總是這樣……跟其他Alpha都不一樣,我根本不懂他到底對我怎麼想……」

雖然巴奇實際所見過的Alpha其實也不多,除了他父王以外,就是克里斯。其他關於Alpha的都是聽說。在巴奇的印象中,Alpha對於自己的Omega就是佔有慾強侵略性高,個個都是霸道又強勢的控制狂。

然而史蒂夫卻完全不是那樣,他是個溫柔又體貼的老紳士,這也是一開始巴奇完全沒想到史蒂夫會是個Alpha的原因之一。

「別擔心,我想陛下是真的很珍惜你。」史考特笑了笑,「會這麼替Omega著想的Alpha很少見。」

「……我也知道……」臉上浮現出複雜的喜色,巴奇小聲地嘟噥:「但我也知道他還是把我當成了小孩子……」

「別想太多了,出去走走吧,剛才國王陛下不是提到了山姆?既然他是陛下的侍衛長,也許可以從他那裡打聽些關於陛下的事情。」

「嗯……你說的對!」聽到史考特的提議,巴奇又恢復了精神,「我們可以邊參觀邊問。」

 

 

 

 

 

 

 

 

TBC

 

___

 

 

其實史蒂夫急著離開的原因只是單純因為他快要失去理性而已

如果他留著,巴奇就會被他操得很慘(

(想看巴奇被操得很慘的話,可以去看我另一(以下消音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