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窗台上的你

盾汪冬喵+微Evenstan

現代AU,來自這一篇微博的靈感。

一段跨種族的愛情跟他們的主人們之間的溫馨日常小短篇

___

 

 

下午四點多。

剛起床從房內走出來的克里斯一邊打呵欠一邊看著自家的拉不拉多史蒂夫搖晃著毛茸茸的尾巴,滿懷期盼的舉著兩隻前腳趴在他們家的窗台前,抬起頭望著窗外--正確來說是對面鄰居家的窗內。

看到主人起床,史蒂夫回過頭,搖著尾巴朝著克里斯跑過去汪汪叫了幾聲,像是在對他打招呼,在克里斯撫摸了牠的頭並道了聲早安後,史蒂夫汪了一聲,又回到了窗台前,用跟剛才一樣的姿勢專注的盯著前方。

知道史蒂夫在等什麼的克里斯只是對著牠的背影喊道:「希望今天牠會出現。」

然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去,打開了電腦,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

一直到天黑之後,在自己的房間工作了一段時間的克里斯走出來準備晚飯時,依然趴在窗台上的史蒂夫原本興奮搖晃的尾巴已經停了下來,並低垂在地面。

「……今天還是沒出現嗎?」同情地走了過去,克里斯摸了摸他垂頭喪氣的金毛哥兒們,安慰道:「別難過,老兄,我會幫你想辦法。」

最近克里斯有些心疼自家的毛兄弟史蒂夫,一隻三歲的拉不拉多。

史蒂夫是在兩年多前被克里斯撿到的。

身為電視台編劇的克里斯當時正負責主筆一部超級英雄漫畫改編的電視劇。

由於劇情演到了主角忙著到處尋找失憶的竹馬好友,已經連續好幾集的內容都是大同小異的:『主角找到了竹馬,竹馬開始逃,主角遇到危險,竹馬出來救,救完後主角回頭竹馬消失,主角就對著竹馬消失的方向說:我一定會找到你帶你回我們的老家。』這樣的狗血劇情

因為高度還原原作主角跟竹馬之間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的複雜關係,雖然來自原作粉絲的佳評不斷,但是收視率卻有些低迷。

身為原作粉絲的克里斯為了想出能衝高收視率,又能夠完美保留人物特質、深厚感情及完好邏輯的劇情,已經熬了三天三夜都快想破腦袋的他突發奇想地在凌晨騎著腳踏車到外面閒晃試圖尋找靈感。

在迎著冷風騎到他住家附近一處靈異傳聞不斷的廢棄醫院時,大概是為了追尋靈感,平常不會特意靠近該處的克里斯就這麼往醫院騎了進去。

然後他就在醫院的一處圍牆角落發現了昏迷的史蒂夫。(因為牠的藍色項圈上掛著一個星型的金屬狗牌,上頭刻著『Steve』,所以克里斯就這麼叫牠了。)

雖然昏迷但似乎並沒什麼受傷,所以克里斯就將史蒂夫背到了背上,一路騎著腳踏車到了社區一家有附設急診的獸醫院去。

一開始並沒有想要養狗意思的克里斯原本打算將史蒂夫照顧好後就將牠的消息PO上臉書,等待牠原來的主人或是其他愛狗人士前來領養。

然而就在帶著史蒂夫回家途中,由於熬夜過度再加上背著史蒂夫騎了一小時的車程,疲憊不堪的克里斯騎腳踏車騎著騎著就睡著了。

當他因剎車聲、車燈以及突如其來的失重感而恢復意識時,史蒂夫正叼著自己的衣領,將自己從迎面而來的卡車前救出。

於是克里斯就抱持著驚嘆跟感謝的心,在確認沒有主人來認領之後領養了史蒂夫。

而史蒂夫帶給了克里斯一個比以前還要正常健康的生活,牠早上六點就起來坐在克里斯的床邊咬著牽繩等著克里斯帶牠一起慢跑,也會在克里斯熬夜熬到精神萎靡的時候給他一個熱情又毛毛的大擁抱。

克里斯不久就把史蒂夫當作他的毛兄弟。

而他熱情的毛兄弟似乎在一年多前瘋狂愛上了對面鄰居的一隻黑貓。

一年多前的一個冬天,當史蒂夫因發現了對面鄰居的窗台上的那隻黑貓時,克里斯相當驚訝,因為在與史蒂夫一同生活以來還沒看過牠如此興奮,整隻狗的毛都澎了起來,興奮無比地轉圈,尾巴搖得都快斷掉。

而那隻少了左前腿的黑貓每天都會安靜地趴在對門的窗台上,與史蒂夫互相凝視。

一直到一個月前,鄰居突然在窗台上擺了一盆波斯菊,然後那隻黑貓就再也沒出現在窗台上過。

早在史蒂夫每天與對面的黑貓窗台會時克里斯就有試著跟對面的鄰居打招呼,讓史蒂夫跟黑貓可以見面。

然而或許是他們生活的規律不一致,克里斯每次都撲空,從沒見過對面的鄰居。

但是已經一個多月了,史蒂夫的模樣也越來越憔悴,心疼地望著患了相思病的史蒂夫,克里斯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方法。

 

 

 

*** *** ***

 

 

 

早上八點整。

「怎麼了,巴奇?」

出門到獸醫院上班前都會幫窗台上的波斯菊澆水的塞巴斯蒂安不可思議地低頭望向腳邊對著自己喵喵叫的巴奇--一隻美國短毛黑貓。

塞巴斯蒂安是在兩年多前住家附近的一處廢棄醫院撿到巴奇。

那時是在深夜的大約一點多左右,他剛從工作的獸醫院回來,而名為九頭蛇的廢棄醫院是塞巴斯蒂安開車回家途中一定會經過的地方。

由於那座醫院在廢棄前就傳過不少不好的傳聞,像是偷偷利用重病患者進行人體實驗、動物改造、器官買賣等等邪惡的行為,所以每次塞巴斯蒂安都會忍不住特別看一眼。

而這個不知該說好還是不好的習慣讓塞巴斯蒂安在那一天發現了巴奇。(因為巴奇的脖子上的黑色項圈上掛著的紅色星型名牌上刻著『Bucky』所以塞巴斯蒂安就這麼叫下去了。)

當時斷了左手的巴奇正躺在醫院大門口流著血,身為一個獸醫師,塞巴斯蒂安立刻想也沒想就緊急停車,下車抱起昏迷的巴奇後帶著牠折回獸醫院,幫牠動了緊急手術。

雖然奇蹟似地救回了巴奇,但牠的左前腳卻永遠失去了。即使巴奇很乖很溫順,但少了一隻腳的成年黑貓很難被別人領養,於是塞巴斯蒂安就自己將巴奇帶了回家,從此巴奇就成為斯坦家的一分子。

巴奇一向安靜又喜歡躲藏起來,有時好幾天沒見到巴奇,塞巴斯蒂安甚至會忘了自己原來有養貓。

但只要塞巴斯蒂安心情不好時,巴奇都會適時出現,並主動靠近塞巴斯蒂安,安靜地陪著他。

這樣體貼的一隻貓讓塞巴斯蒂安很是欣慰。

然而很少有什麼情緒表現的巴奇最近都會向自己喵喵叫,似乎想表達什麼。特別是在自己替窗台上的波斯菊的時候叫得特別激動。

「你想跟我說什麼嗎?」

在塞巴斯蒂安那麼問後,巴奇又喵喵了幾聲,輕輕用右前爪抓了抓塞巴斯蒂安的褲管,尾巴輕輕搖動。

可惜塞巴斯蒂安雖然是獸醫師卻不是所羅門王,聽不懂動物的語言,只能猜測巴奇的意思,但他並不是餓也沒有生病,只是一直想要抱怨什麼似的。

而這樣的舉動已經持續了一個多月了,塞巴斯蒂安不免有些傷腦筋。

「抱歉,我得去上班了,等我回來吧。」

有些無奈的苦笑著,塞巴斯蒂安蹲了下來,輕輕撫摸了巴奇的後背,然後站起身打開了門。

「嗯?」

在要關上門前,塞巴斯蒂安發現了一張貼在自家門外的紙條,好奇地撕了下來,拿在手中仔細觀看。

 

『 致親愛的鄰居:

你可能會覺得很可笑,但我還是得認真嚴肅地告訴你。我跟我家的狗一同住在你的右邊隔壁,那棟藍色屋頂的房子。而我的狗瘋狂地愛上了你家的貓,大概從去年你開始養那隻貓的時候,他就對窗台上的他一見鍾情了。他每天都會趴在窗台上痴痴地望著你家的貓咪。然而一個多月前你放了盆花在那兒之後,看不見你家貓咪我家的狗狗心都碎了。但他現在還是不肯放棄,每天都懷抱著希望趴在窗台上。我想說的是,能否請你將那盆花移到別的地方,讓我家的狗能看到你家的貓呢?

你的鄰居和他痴情的狗狗留 』

 

望著手中的紙條,塞巴斯蒂安的眼睛越睜越大。

那麼說起來……塞巴斯蒂安驚覺到似乎就是在自己買了一盆波斯菊放到窗台上後,巴奇才開始每天早上對自己喵喵叫。

難道說……

塞巴斯蒂安低頭看向蹲在自己腳邊盯著自己看的巴奇,「……你每天早上對我喵喵叫是在跟我抱怨我把花盆放到了窗台上讓你無法上去?」

巴奇喵了一聲,一臉你他媽現在才知道喔?的表情晃了晃嘴邊的觸鬚。

因為下午時塞巴斯蒂安都不會在家裡,所以他並不曉得自家的貓都會趴在窗台上,與對面的狗兒對望。

於是塞巴斯蒂安馬上回到了家裡將花盆移走,並且放了一個軟綿綿的小床墊在上頭。

看到巴奇立刻跳上窗台後,塞巴斯蒂安也看到了對面窗戶內,一頭拉不拉多正興奮地跳上跳下,再看向自家的巴奇,也是雙眼發光。一時之間覺得深受感動,撕下了筆記本,在上頭寫了幾個大字:

『為了真愛!』

然後貼到了自己的窗戶上。

 

 

 

 

 

半年後,克里斯跟塞巴斯蒂安正式登記結婚,並住在了一起。

從此史蒂夫跟巴奇以及牠們倆的主人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___

 

 

其實裏設定很龐大的(比如史蒂夫跟巴奇其實是被改造的超級兵器,醫院其實沒有廢棄,地底下還在運作,他們的名牌其實是微型通訊器,還有編劇跟獸醫師其實都是桃包身為特工的隱藏身分等等),但我懶得寫了(喂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