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Home Sweet Home (12)

前面章節:(1)(2)(3)(4)(5)(6)(番外)(7)(8)(9)(10)(11)

ABO生子梗設定注意!
Alpha!Steve/Beta!Bucky

感謝催文的姑娘

本話奧創登場,雖然時間點大概不對,就當作是AU吧(

___

 

 

廣大的透明玻璃帷幕所建立起來的方型空間中,頭髮已長至肩胛骨位置的巴奇坐在床邊,雙手捧著玻璃雪球,帶著平靜安穩的淺淺笑容聆聽著身旁史蒂夫興奮地說著關於他們找到並一同殲滅了史特拉克位於東歐西科維亞的科學研究基地,將史特拉克逮捕後,也將洛基的權杖拿到了手的經過。

雖然關於這件事早在一個禮拜前剛結束此一戰役時史蒂夫就很詳細地說給了巴奇聽,但每次只要史蒂夫一想到就會再度興奮地提起。

巴奇明白史蒂夫的興奮是有原因的,由於史特拉克是目前九頭蛇的現任領袖,只要想辦法從他那裡問出所有殘存的九頭蛇基地,並一個不剩的全數殲滅,巴奇就可以從軟禁的狀況被解放。

然後他們就可以真正的再會,一起回到他們的家裡。這也是史蒂夫在與巴奇分離那麼久以來難得露出如此明亮的表情的原因。

「順利的話,聖誕節前我就可以陪在你身邊,看著我們的孩子出生。」

低頭將視線移往巴奇高高隆起的肚子,史蒂夫臉上滿是希望的光彩。

看著史蒂夫的笑容,巴奇也輕輕笑了出來。其實巴奇並不太在意自己的自由與否,只是看著史蒂夫難得開心的笑容,他也感到開心,如此而已。

這樣溫馨的交流中,忽然間史蒂夫收起了笑容,將頭轉到旁邊像是在跟透明人說話似的對著無人的空氣開口,而巴奇只是靜靜看著。

「……抱歉,巴奇,」交談了幾句後,史蒂夫轉回頭看向巴奇,臉上露出萬分不捨的無奈表情,伸手朝著巴奇的臉頰撫摸而來,在手掌穿過了巴奇的臉頰後往旁移了幾公分,在臉頰的肌膚上輕輕來回,「我得暫時離開參加慶祝宴會,只要有機會我就會回來找你。」

巴奇點了點頭,微笑著目送史蒂夫的影像消失在自己面前後,垂下了頭,緊緊握著手中的玻璃雪球,彷彿那是他唯一僅有的寶物。

事實上也差不多。對現在的巴奇來說,唯一能夠與史蒂夫聯繫的這顆玻璃雪球就是他最重要的寶物。

在將近一個多月前,巴奇在史蒂夫真摯的溫情告白下終於解除了心結,就像是一直刺在心中的冰針被溫暖的陽光融解,並化成泉水,溫暖的泉水柔和地包覆著巴奇傷痕累累的心臟,填補了心中的空洞。

巴奇現在明白了,史蒂夫愛著他,不只是因為他曾經是巴奇,或是他肚子裡有他們的孩子,而是因為他就是他。

確認自己真正被愛著的心情原來是如此的幸福快樂,巴奇心中有些暖暖癢癢的想著。

在那之後史蒂夫就時常會利用玻璃雪球的投影與巴奇會面交談。說是交談,但巴奇依然無法開口說話,就算巴奇會用紙筆回覆通常也很簡短,大部分時候都是史蒂夫在對巴奇說話,而巴奇安靜聆聽著。

巴奇是很喜歡聽史蒂夫說話的聲音,但他也會想,如果不只是聲音跟影像……要是能早點回到史蒂夫身邊,感受他的體溫該有多好。

轉念一想,他也不希望史蒂夫因此廢寢忘食的殲滅九頭蛇,雖然史蒂夫最近的氣色不錯,但巴奇可沒忘了,之前剛開始利用投影相見時史蒂夫的臉色之差讓他心疼又自責了好久。

如果可以他很想在一旁幫忙史蒂夫,陪著他,與他並肩作戰。

但想到這裡,巴奇忍不住將手移到自己圓滾滾的肚子上。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懷孕六個月了,現在的身體狀況即使他重獲自由恐怕也很難與史蒂夫一同並立於戰場上。不是他不想而是史蒂夫一定不會願意。

也許就像布魯斯所說的,現在巴奇只要安穩地待在這裡就是對史蒂夫最大的安慰與幫助。

說起布魯斯,巴奇將視線移到了緊閉著的門口。最近布魯斯似乎在跟東尼忙著做什麼,本來他都會在一天三次的檢查後撥空陪伴巴奇,但自從史蒂夫提起他們逮捕了史特拉克之後,過去的一個禮拜布魯斯總是匆匆來檢查完後又匆匆離去。

巴奇雖然有些好奇,但他並不會去刺探別人的私事。如果布魯斯想說他會做個好聽眾,如果他不想說那麼他就什麼都不會問,就像布魯斯對待巴奇的態度一樣。

而東尼也是,盡管相對於布魯斯巴奇見到東尼的機會並不多,而且大部分都只聽過聲音,但巴奇可以感覺得出來東尼有時候顯得很輕浮,但確實是真心在關懷自己,光是手上這顆玻璃雪球就足以讓巴奇抱以感謝了。

……現在史蒂夫正在這裡的樓上跟布魯斯以及東尼他們舉行慶祝宴會吧。

只要一想到史蒂夫現在就跟自己待在同一棟大樓裡,他卻完全不曉得,雖然明知這是不可抗力的事,巴奇的心中還是有些不可思議的寂寞感。

就在巴奇有些放空地想著的時候,忽然之間,整間房間的燈光瞬間閃滅,而且還不只一次,雖然很快地就恢復了燈光,但巴奇敏略地察覺到有甚麼不對勁,立刻按下了床頭牆上的按鈕想要詢問這裡的人工智慧『加百列』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然而昨天之前只要巴奇按下去就會馬上出聲詢問巴奇有何需求卻一點反應都沒有,這無疑更加深了巴奇的不安。

抬頭望著天花板,只要一想到史蒂夫就在上面某處,而剛才的異變會不會與他有關,是不是有危險,巴奇的不安就迅速地擴大,並將他整個人都包圍了起來。

不行……他必須……必須離開這裡去確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內心湧上的強烈不安襲捲了巴奇,迫使他他無法不去違背一開始說好的『沒有他人的允許絕對不能自行離開這裡』的規定,站起身,快步走向門口,將雙手卡入門縫,用盡全力將玻璃門往旁硬生生推開了一個足以讓他通過的縫隙後衝了出去。

循著第一次被帶領來此的記憶,巴奇快步跑到了走廊盡頭,按下了電梯開關。出乎意料的是,原本需要聲紋及指紋才能起動的電梯居然能夠使用,不過巴奇也管不了那麼多,走進了電梯裡,看著沒有任何操控面板的電梯自動合上門後往上升,帶著他來到一處像似實驗室的房內。

跨出了電梯,巴奇就馬上往房門外跑去並四處張望,才剛一踏出門他就聽到了相當巨大的聲響,此起彼落的物體碰撞聲、槍響,以及奇特的金屬共鳴,非常清楚地指示著不遠處正在進行激烈的戰鬥。

於是巴奇毫不猶豫地立刻朝向聲響的方向跑去,完全沒想到自己甚麼武裝都沒有,還大著肚子,一心一意只想著盡快確認史蒂夫是不是在那裡,還有最重要的,史蒂夫的安危。

當巴奇飛奔到了目的地時,眼前超出他想像的騷動讓他吃了一驚。

被破壞得一團糟的室內,到處都是零散破碎的金屬機件及破損的家具,一群人正散在四處忙著與機器人對抗,而其中巴奇最想見到的那個人一手舉著盾牌站在中心,另一手正徒手拆掉一個機器人的頭顱。

在巴奇抵達的瞬間,史蒂夫就彷彿直覺感知到了巴奇的存在般,將臉移到了巴奇的方向。

當他與巴奇驚愕中帶著關切與擔心的眼神對上時,先是一愣,緊接著無比震驚地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自己所見到的景象。

「……巴奇?」

張大的嘴中喃喃念著突然出現的巴奇的名字,史蒂夫的雙眼瞪得眼珠子都要掉了下來,有那麼一瞬間他以為自己是太想念巴奇才會在這種不合時宜的場合看到了幻覺。

但很快地,當其中一個奧創所操縱的機器人朝著巴奇衝過去攻擊時,史蒂夫想也沒想就立刻扔下手中機器人的頭顱,轉身跟著往巴奇的方向衝了過去。

不管為什麼巴奇會突然出現在這裡,現在唯一占據著史蒂夫腦子的想法只剩下:『保護巴奇』這個念頭。

在巴奇自己舉起了左手擋住了機器人對自己的第一發攻擊後,史蒂夫就趕到了他身邊,迅速地用盾牌將機器人的頭削了下來,然後轉身抓著巴奇的肩膀,焦急又驚訝地上下打量。

「巴奇,你有沒有受傷?」

在巴奇也確認史蒂夫身上並無大礙後才搖了搖頭,兩人都沒有時間沉浸在乍然重逢的喜悅。史蒂夫馬上摟著巴奇將他護送到吧台後方,讓他與原先就舉著手槍藏在那裡的布魯斯待在一塊。

雖然史蒂夫很想知道究竟怎麼一回事,但現在最要緊的是想辦法先解決了這個突然襲擊,被布魯斯稱呼為奧創的機器人。

「你先待在這裡,千萬別出來,我會想辦法解決。」

望著史蒂夫重新投入戰鬥,既然史蒂夫叫他待在這裡,那麼他就用吧台做掩飾。

從一臉驚訝的布魯斯手中取得了手槍後,巴奇舉著槍替史蒂夫進行援護射擊,而一旁的布魯斯怔怔地望著他,一會後才垂下眼小聲地開口。

「……抱歉……」

然而專注在援護射擊上的巴奇並沒有多餘的心力去思考布魯斯道歉的意義,只是專心一致的瞄準認對試圖傷害史蒂夫的存在。

在復聯眾們的努力下,所有的鋼鐵軍團都被殲滅,只留下一個像是從鋼鐵裝甲上的零件拼湊起來的機器人。

見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他身上,奧創環視著四周被打倒的金屬殘骸,最後將視線停留在東尼臉上緩緩開口低聲說道:「你想保護世界,卻又不想去改變這世界,若不允許人類進化,要怎麼拯救?」

平靜地說著,奧創突然抓起了一具殘骸,很憤怒的捏碎了它的頭顱,「……和平只有一條路……就是人類的滅絕!」

語聲才剛落,索爾的錘子就飛過去將奧創砸了個粉碎。

「我本來是個傀儡……」奧創留下了意味深長的話語之後,將意識轉移到網路線上,逃離了現場,「不過現在我自由了……」

除了衝去追捕在那之後飛出大樓的鋼鐵裝甲的索爾以外,現場剩下的其他人一時之間都沉默地望著彼此。

第一個回過神的是史蒂夫,他第一時間轉向巴奇,飛奔到他身邊,摟著他的肩膀,「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巴奇微笑著搖了搖頭,用唇語問著與史蒂夫同樣的疑問,在史蒂夫表示他很好之後,兩人同時伸出了雙手擁抱住彼此。

在解決了危機之後與巴奇意外重逢的驚喜讓史蒂夫無法不暫時將所有的正事拋開,緊緊擁抱著懷中再度失而復得的摯愛。

許久不曾感受到的體溫讓才剛經歷一場惡鬥的兩人心裡都感到了激盪與慰藉,史蒂夫決定稍微放任自己細細品嘗著巴奇的存在。

等到終於平靜下來後史蒂夫才轉身用懷疑的目光盯著東尼,壓低嗓音開口問道:「……現在,你能跟我們說明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嗎,東尼?」

 

 

*** *** ***

 

 

在東尼跟布魯斯兩人交替著說明關於奧創的誕生經過並表示賈維斯已被奧創破壞後,索爾突然衝到東尼面前一把抓起了他的脖子,怒氣沖沖地將他高高舉起。

「索爾……」史蒂夫走向前去,一手搭在索爾的右臂上開口問道:「你追到了鋼鐵裝甲嗎?」

索爾依然瞪著東尼,「我追了一百多英哩,就看不到他了,我只知道他往北邊去,還帶走了洛基的權杖。」

「就是那個洛基所使用過的外星權杖?」羅德問道:「可以控制人心的那個……」

「正確來說,發揮作用的是裡面的寶石。」布魯斯忍不住補充,然後在羅德以及其他人的目光下有些尷尬的乾笑。

「我們必須把他拿回來。」索爾終於鬆開了東尼,看向史蒂夫。

「奧創拿走這個寶石一定有甚麼用途,東尼,」史蒂夫點頭表示同意,「關於這點你可有概念?」

相對於疲累又自責的布魯斯,眾人都將視線集中在依然挺著身軀的東尼臉上,想要看他會怎麼說。

沒想到東尼卻突然大聲笑了出來。

「……你覺得很好笑?」索爾一臉憤怒的低問。

「喔,不,這可是非常嚴肅可怕的事。」嘴上那麼說,東尼臉上卻依然浮現著可笑的神情。

往前跨了一步,充滿怒氣的索爾還想再說甚麼,卻被史蒂夫伸手擋住,史蒂夫看向身後坐在椅上的巴奇,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問出其實大概已經知道了答案的疑問。

「那麼……我還有一件事要問,為什麼巴奇會在這裡?」

「你確定要在這時候問?我想你也知道是娜塔莎跟克林特帶來的,就藏在這裡的地下六樓,因為賈維斯死了,導致監控系統失效才逃了出來。」東尼聳了聳肩,指向一旁的三人,「喔對,批准的還是希爾。」

「東尼……不需要那麼說話……」

見氣氛越來越僵,布魯斯開口,試圖安撫猶如刺蝟般尖酸的東尼,卻反而成為東尼下一個目標。

「喔,是嗎?那我該怎麼說話?」東尼不以為然的指著布魯斯,「我們是在做正確的事,布魯斯,而每次有人持反對意見,你的反應就是縮起來,表現得像是一副做錯事的樣子!」

「……也許那是因為我們真的做錯了?」

「我們沒有做錯!布魯斯!我們想要做的是保護……」

「……所以,巴奇一直被關在這裡?就在底下,而你們所有人都知道……」用彷彿來自地底般低沉的聲音振動著空氣,打斷了東尼跟布魯斯接近爭執的對話,史蒂夫用食指指了指地面,將視線一個一個在索爾以外的復仇者聯盟成員上瞪視,最後還是停留在東尼的臉上。

「而你,瞞著我們跟布魯斯做出了奧創……」史蒂夫面露失望的表情,「……我以為復仇者聯盟應該跟神盾局不一樣。」

「是啊,有人還記得我抱著一枚核彈穿過蟲洞拯救紐約嗎?而你在這裡跟我計較為了讓你像個傀儡一樣好操控的人質最好是關在某個不知名的地方對你來說更好是吧?」東尼歪起嘴角,「感謝巴奇不是Omega,你聞不到他的信息素,也感知不到他的存在……」

東尼話還沒說完史蒂夫就朝他臉上揍了過去,但在接觸到的瞬前就硬生生地停了下來。

「東尼……」

布魯斯抬起沉重的雙眼,訝異地望著東尼。

他剛才說的這句話是抓到史特拉克的基地後史蒂夫質問或者說怒斥史特拉克為何利用巴奇懷上自己的孩子這種變態的計畫時,史特拉克笑著回答的理由之一。

東尼當時明明也在旁邊,大家都一起目睹了暴怒的史蒂夫失控地揍了史特拉克的畫面,他卻還是說出了明知會惹惱史蒂夫的話。

從剛才開始東尼就一直試圖在激怒所有人,包括布魯斯,而這看在布魯斯眼裡就像是他正試圖利用別人的憤怒來抹消自己的罪惡感。

瞪著東尼忍著怒火,史蒂夫盡管很想發作,但他知道現在並不是一個適合就這件事討論的時機,現在外頭還有東尼跟布魯斯連手打造出來的天大麻煩在外頭四處亂竄,所以他仰起頭做了個深呼吸後看向索爾,「……好,現在最重要的是奧創剛才的行為是在對我們宣戰,我們必須先發制人,在他做好準備前出擊。」

今天他們都已經受夠了,也不想再爭吵,目前不是起內鬨的時候,現在最重要的是想辦法找出並解決奧創。

至於其他的事,都必須等到正式解決了之後再處理,包括巴奇。

回頭與巴奇凝視著自己的眼神相望,憤怒慢慢淡去,明明世界正陷入危機,然而史蒂夫卻覺得充滿了希望。

「各位,世界很大,但我們可以來讓他變小一點,只要我們一起同心協力。」

 

 

 

 

 

TBC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