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14)

前面章節: (1)(2)(3)(4)(5)(6)(7)(8)(9)(10)(11)(12)(13)

感謝催文的姑娘~很開心

來點甜蜜溫馨的回憶片段

___

 

 

恍惚間,開朗的笑聲將巴奇的意識從虛幻的遊蕩中喚醒。

那是一種帶有渲染力的笑聲,連巴奇也能感覺得到發出笑聲的人內心是多麼輕鬆愉快,讓他忍不住張開了眼睛,發現自己正身處於一片黑暗中。

被黑暗的寂靜包圍著的巴奇陷入了某種近似於自己其實並不存在的錯覺。但很快的,前方散發出了溫暖明亮的鵝黃色光線,吸引著他慢慢邁開步伐走了過去。

隨著他往前走去,那道宛如被暈開的水彩畫般柔和的光線慢慢擴散開來,並逐漸形成了一個宛如褪色照片般的褐色場景。

在彷彿隔著一片螢幕般模糊的畫面中,兩個少年正擠在老舊的雙人沙發上,蓋著薄薄的羊毛毯,很開心地靠在一起說些什麼。

巴奇想要聽清楚,但他不敢伸出手,也不敢走得太近,只是佇立在一旁,眺望著棕髮少年指著金髮少年手中的本子,又指向窗外,然後笑得很開心的模樣。

當看見金髮少年抬起頭,有些無奈的臉上睜著一雙帶笑的天藍色眼眸望著棕髮少年時,巴奇雖然沒有任何記憶,史蒂夫也從沒跟他說過他們從還是孩童時代時就認識了這件事,但他依然能直覺地認知到眼前的這兩人大概就是過去的自己跟史蒂夫。

而且這應該就是自己過去的記憶。

在認知到這一點的瞬間,原本褪色且模糊的景象宛如掀開了紗幕般剎那間變得色彩鮮明,兩人談笑的聲音也清晰了起來。

「我可不是在奉承,我說的都是真的,史蒂夫,」邊說著,少年時期的巴奇有些粗暴的揉著史蒂夫的頭,將他那一頭金髮揉得亂七八糟,笑嘻嘻的說道:「你擁有藝術家的天分,特別是你的手。」

將巴奇的手推開後,少年時期的史蒂夫舉起手梳理了自己被揉得亂糟糟的頭髮,皺起眉瞪著巴奇,「少來了,巴克,你再怎麼誇讚也沒用,我不會畫的。」

「小氣鬼,就一顆星而已。」

史蒂夫無視巴奇鼓起的臉頰,將本子跟筆遞到巴奇面前,「自己畫。」

巴奇將眼神在素描本跟史蒂夫臉上來回了幾下,故意噘起了嘴唇,撒嬌般地說道:「但我想要你畫的。」

「有差嗎?」

「因為你將來可是會成為大藝術家的人,當然有差。」

就在史蒂夫張口還想反駁什麼前,巴奇突然擺出了認真的表情,無比真誠的低語:「而且我喜歡看你畫畫的模樣。」

凝視著巴奇的臉,史蒂夫臉上表情複雜,像是開心又像是生氣,最後全部化成無奈,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說著,史蒂夫將手中的本子攤開來,舉起了筆,開始為巴奇作畫。

「耶!史蒂夫大師!」巴奇開心的舉起雙手歡呼,然後低頭凝視著史蒂夫畫畫的模樣,臉上浮現著溫柔的微笑。

而現在的巴奇只是站在一旁看著自己與史蒂夫過去的記憶在眼前上映。

只要想起了一點,就會開啟之後的連結,巴奇想起了關於史蒂夫的興趣是繪畫而且畫得非常好這件事,以及關於自己是多麼喜歡看著史蒂夫畫圖時的心情。

過去的巴奇總喜歡像這樣半調笑半認真地說,史蒂夫有一雙藝術家的手。每當巴奇帶著笑意那麼說時,他都會坐在史蒂夫身旁,雙手靠著後腦勺,輕鬆愜意地眺望著史蒂夫纖瘦修長的手指握著筆在那本素描本上描繪的景象。

每次史蒂夫都會說下不為例,但每一次到最後他還是會給巴奇畫圖,一直到……什麼時候?

巴奇想不起來他上一次看見史蒂夫畫圖是什麼時候了。在自己為數不多的記憶中,史蒂夫從沒握過畫筆,巴奇知道,這都是因為自己的關係。

不管是在醫院裡或是出院後史蒂夫都一直陪著巴奇,他的眼睛一直只看著巴奇,但那雙天空藍中總是裝滿了憂愁與近乎偏執的關心。

巴奇不喜歡這樣,就好像自己的存在剝奪了史蒂夫的自由,而他內心深處明白就是如此。在他僅有的記憶中,史蒂夫一直都為了自己的事在煩惱、傷心。也許,只有自己離開了史蒂夫,他才會過得幸福快樂些。

忽然間,明朗的笑聲打斷了巴奇的陰暗思考,巴奇抬起頭看過去,少年時期的自己正從史蒂夫手中接過素描本,臉上滿是驕傲的喜悅。

「不愧是史蒂夫大師,這顆星好真實,感覺都可以當作路標了,」巴奇將那副畫高高舉在自己頭頂上,笑得很燦爛,「只要有這顆星在,就算是黑暗中我也不會走錯路。」

看著過去的自己那毫無陰影的笑容,巴奇像是望著什麼耀眼的事物般瞇起了雙眼。

少年時期的自己是如此自信,然而巴奇低頭望向自己的手,心中卻滿是難以言喻的不安,現在他的左手是冰冷的金屬,即使他並不記得內心深處沉重的罪惡感與恐慌是因何而來,但他卻能隱約感覺得到自己雙手上怎麼也洗不去的煙硝與血腥味。

握緊了拳頭,巴奇才剛想抬起頭再望一眼那明亮的記憶,一切突然變了調。

「不!巴奇!」

「嗚哇啊啊啊啊!」

在突然響起的慘叫跟火車呼嘯而過的聲響後,巴奇再度陷入了寂靜黑暗中。

剛才的聲音是什麼?那令自己渾身冰涼全身刺痛的聲音……不,他不想再回想下去了,就好像來自靈魂深處的本能拒絕了讓巴奇再繼續探尋。

於是不知所措的巴奇只能呆然地立在原地,就好像被冰凍了身體,無法動彈也無法思考。

直到黑暗中有人握住了巴奇的手,那雙手是那麼的溫暖,一下子就融化了巴奇冰冷僵硬的身軀。

「你忘記了沒關係,」有一個溫暖柔和的聲音那麼對他說:「我會陪你一起走。」

巴奇轉過頭去看,那個金色的人胸口有一顆純白的星星。

然後,巴奇再度於一片黑暗中緩緩張開了眼睛。

他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在適應了黑暗後,發現自己正躺在史塔克的醫護室內,大概是因為自己睡著了所以室內照明是關閉的狀態。

對了,他想起來了,在睡著前他還在史塔克大樓裡接受治療,原本是要來參加歡迎索爾的宴會,但是因為東尼修復了自己體內的生理機能解測器,導致自己體內一直在出血的事實曝了光,所以他就被安排在這裡治療,而史蒂夫也一直都陪著巴奇,沒去參加宴會。

還好布魯斯幫他隱瞞了部分真相,不然要是史蒂夫知道自己一直偷偷在傷害自己一定會更難過,他都已經哭得眼睛都腫了……

想要尋找史蒂夫的巴奇動了一下身體,在感覺到自己的手被緊握住後立刻警戒地望了過去。自己的手上依然如睡前那樣吊著輸血袋,而握著他手的人正趴在一旁睡著,即使沉睡著力道也依然那麼有力,就像是怕放手了巴奇就會消失不見一樣。

凝望著史蒂夫的睡臉,巴奇臉上自然而然地浮現起了放鬆的微笑,彷彿在心中升起了暖陽,之前所有的寒冷與不安都被驅散。

他的星星就在這裡,指引著他前方道路的一直都是史蒂夫,就算沒有記憶也無所謂,史蒂夫如果需要他,那麼他所要做的就只是跟隨著他、陪著他、保護他、愛著他,如此簡單。

在巴奇忍不住回握住史蒂夫的手後,史蒂夫的身體動了一下,睜開了眼睛。

「……巴奇?」當看到巴奇正躺在床上看著自己時,史蒂夫馬上抬起了上身坐了起來,焦急的打量著巴奇的狀態,「你感覺還好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巴奇看著史蒂夫,想了又想,最後還是選擇回答:「我很好。」

史蒂夫一瞬間表情扭曲了起來,彷彿隨時都會哭出來,但他很快地轉換成笑容,握住了巴奇的手垂下眼輕聲說道:「是嗎?那就好……」

他們兩人其實都清楚不管巴奇怎麼回答,結果都是一樣的。巴奇沒有痛覺,只會回答他很好,而史蒂夫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巴奇的我很好一點都無法讓他安心,但他為了不讓巴奇難受只能想辦法接受。同時雖然知道這個問答沒有實質作用只是浪費時間,但史蒂夫因為擔心巴奇還是會問,而巴奇為了讓史蒂夫安心也永遠會回答我很好,就像一個無解的梅比烏斯之環。

「歡迎醒來,兩位,目前時刻是凌晨三點十七分,巴恩斯先生的身體狀況尚佳,內出血控制在安全範圍內,輸血順利,判斷暫時不需呼叫班納博士,如有需求我可以代為通知。」隨著室內的燈光逐漸明亮起來,賈維斯的聲音也在空中響了起來。

「謝謝你,賈維斯,既然如此就先不用打擾布魯斯了。」

「好的,老闆交代過,你們兩位如需飲食請隨意自取,詳細位置以及其他任何需要幫助都請呼喚我。」

「知道了,麻煩轉告東尼,非常感謝他的安排。」

在回應完賈維斯恭敬有禮的說明後,史蒂夫問巴奇:「你會餓嗎?」

巴奇搖了搖頭,「你呢?」

「……有一點,」想了一下,史蒂夫對巴奇微微一笑,「你要陪我一起吃嗎?」

他們兩人都知道巴奇的答案會是什麼。

於是史蒂夫在問了賈維斯後,走到指示的最近的一處接待室的廚房裡取得了事先備好的冷凍披薩放進微波爐裡微波後帶著番茄汁回到了醫護室裡,兩人一起分享了披薩跟番茄汁。

兩人安安靜靜的吃完不知該說是晚飯還是早飯的一餐,史蒂夫將東西收拾好後,坐回床邊的椅子上,打破了沉默。

「……巴奇……」握住了巴奇的手,史蒂夫深切地低語:「答應我,以後不管有什麼狀況,即使只是一點小事都跟我說,好嗎?」

「……」

望著巴奇沉默不語的眼神,史蒂夫垂下了眉毛,「我很抱歉,明明你身體內部一直在流血我卻什麼都沒發現,還對你……」

「不是你的錯,史蒂夫,」巴奇打斷了史蒂夫自我譴責的話語,輕輕搖頭,「我自己都沒發現的狀況,你沒發現到也是理所當然的。」

更何況,史蒂夫並不知道很大部分巴奇的內出血是他自己造成的,所以巴奇完全不認為史蒂夫應該為了自己的內出血感到內疚,只是因為他大概可以猜到要是說了史蒂夫會有什麼反應,所以巴奇不可能跟史蒂夫說出口。

「我答應你,以後有什麼事我一定會跟你說。」

巴奇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答應史蒂夫,並且不再傷害自己,為了不再讓史蒂夫傷心難過。

在看到自己答應後史蒂夫鬆了一口氣的神情,巴奇腦裡忽然浮現起醒來前看到的記憶,不禁微笑了起來。

「所以,你可以幫我畫一顆星星嗎?史蒂夫大師,」巴奇加強了握住史蒂夫手的力道,望入那雙即使黑暗中也能看見其中光輝的藍眼,輕輕說道:「你這雙藝術家的手所畫出的那顆星,一直是我在黑暗中往前進的路標。」

史蒂夫瞪大了雙眼,在凝視了巴奇的笑容很久很久以後,才在對著巴奇笑的同時哭了出來。

「不要說一顆,今後只要你想要無論多少顆我都幫你畫。」

帶著顫抖的哭腔,史蒂夫笑著對巴奇那麼許下承諾。

巴奇也笑著回應了史蒂夫,「我很期待。」

而直到早晨來臨,布魯斯前來關心巴奇的狀況時,兩人緊緊相握著的手都沒有一刻分離。

 

 

 

 

 

 

TBC

 

___

 

兩個人只要在一起就可以面對一切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