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H15題.14. 請進行三等親內亂倫的H描寫(中)

上篇在這

決定稍微釋放一下心中的野獸……(頂鍋蓋(也就是說中間有一段對未成年者不太道德的糟糕描寫,雖然只是一場夢而已而且做夢的人本身很自責,不過很在意的話還是不要點開來比較好(本人絕不是想提倡戀童跟強制性行為!)

然後因為寫那一段讓我有些良心不安,所以再次分段,下一話才正式上肉完結

還請慎入

___

 

 

寬敞的辦公室內,坐在純黑高背椅上的史蒂夫一會正襟危坐、一會坐立難安,正對著電腦螢幕,手上翻著桌上的文件,眼神卻時不時飄向左側牆上的時鐘。

現在時間是3月9號上午11時53分,距離巴奇的十八歲生日還有12個小時又7分鐘。

即使明知不管再怎麼瞪著時鐘他也不可能讓時間的流動加速,但史蒂夫就是無法不每隔幾分鐘就看一下時間。內心因在他眼中近乎停滯般的秒針而升起一股煩躁。

每年巴奇的生日都是史蒂夫一年之中最期待的特別日子。

史蒂夫總是在一個月前就開始進行各種準備,從禮物到只有他們倆兄弟的慶祝會,唯一目的就是希望巴奇每年生日都能留下美好的回憶,不會因為失去父母而感到任何的委屈。(當然史蒂夫生日的時候巴奇也總是會準備禮物、豐盛的美食跟史蒂夫最喜歡的笑容對他獻上祝賀。)

不過今年的生日對他們來意義更是非同凡響,所以平時態度都相當穩重的史蒂夫從昨天開始就顯得特別浮躁,恨不得時間趕緊跳躍到3月10號。

自從兩年前史蒂夫因為誤會而意外察覺到自己內心深處一直隱藏起來的對巴奇所擁有的兄弟以上的感情,並在經過幾番認真煩惱思考,決定正視自己的感情之後,史蒂夫就一直在等待著這一天。

原本史蒂夫就已經偷偷準備好了結婚對戒,打算等到巴奇生日當天與告白求婚一同送上,沒想到就在前天的星期日晚上,史蒂夫卻意外的在告白之前就先收到了來自巴奇的告白。

其實史蒂夫在察覺到自己的感情後沒多久,也或多或少感受到巴奇很有可能也對自己懷抱著的愛情,而這個意想在史蒂夫在與韋恩企業的CEO布魯斯(也是巴奇好友迪克的監護人)交換了不少資料跟經驗,並在觀察著巴奇對自己可愛的言行舉止後,更是加深了史蒂夫的自信。

而這一切都在那一刻成為了令人驚喜的事實。面對渾身潮紅大膽訴說著情慾的渴望,卻又泫然欲泣的巴奇,幸福得都快要爆炸的史蒂夫當然不可能再隱瞞內心對巴奇的愛情,立刻拿出早就備好的戒指對巴奇做出了告白與求婚。

在巴奇接受他的求婚並因為太過激動而哭了出來時,同樣心情激盪的史蒂夫只是溫柔地緊緊擁抱著巴奇,輕輕拍著他的背,直到停止哭泣的巴奇輕輕抬起頭,張著一雙濕漉漉的紅眼微微噘起嘴唇一臉期待的盯著自己。

天曉得看到巴奇誘人之舉的瞬間,史蒂夫有多麼想就那麼抱住巴奇,不顧一切用力吻下去,然後放任內心的本能與衝動佔有他。

然而史蒂夫還是咬牙硬生生的忍住了,因為他對巴奇死去的母親許下了承諾--在巴奇十八歲生日前,他不會對巴奇做出任何超出一般兄弟該有的行為,所以他當下只是再內心拼命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後,搭住了巴奇的肩膀,在他的額頭上吻了一下,對他說:「不用急,巴奇……等你十八歲生日的那天我會好好愛你,讓你深深體會到我到底有多愛你。」

雖然巴奇露出了有些失望的表情,但他一向是個懂事的好孩子,馬上就輕輕點頭,在史蒂夫臉頰上回了一吻,紅著雙頰輕聲低語:「我很期待……你怎麼好好愛我。」

想起那時候巴奇的可愛模樣,撐著下巴的史蒂夫臉上情不自禁的浮現起紅暈跟傻笑。明明幾個小時前出門時才擁抱過,然而現在史蒂夫的內心中又忍不住湧上了想要見到巴奇,緊緊將他擁入懷中的慾望。

就在這時候,他的秘書透過電話內線對他通知:「羅傑斯先生,您的弟弟想要上去找你。」

史蒂夫只愣了半秒鐘的時間就飛快按下通話鈕,對著秘書小姐大聲喊道:「馬上請他過來!」

從辦公椅上站起身後史蒂夫走到門口,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時間是12點8分。這時候應該還在學校用午餐的巴奇怎麼會突然到公司來?難道發生了什麼事?

史蒂夫忐忑不安的盯著門把轉開來並往後拉開。他的弟弟、他的巴奇正抱著白色的長方形塑膠盒滿臉笑容的站在門外。

「史蒂夫,我剛才做了些三明治,我們一起……」

在巴奇還來不及把話說完前,史蒂夫就猛地用力抱住巴奇,緊張兮兮的撫摸並上下打量著巴奇的身體狀況,並焦急的問:「巴奇!你怎麼來了,發生什麼事?學校呢?」

巴奇垂下了頭,抬起眼有些心虛的望著一臉擔憂的史蒂夫小聲嘟噥:「……沒有什麼事……就只是……想見你……不行嗎?」

「行……當然行!我也很想見你!」

由於太過驚喜於巴奇的話,一時之間史蒂夫也忘了應該要對巴奇翹課的行為做出責難,只是開心笑著接過巴奇手中的塑膠盒,走到辦公桌前的客座沙發邊,「你先過來坐吧。」

但巴奇看了一眼沙發,扁了扁嘴,臉頰上飛起了紅暈,像是害羞又像是撒嬌般地看著史蒂夫輕聲要求:「……我不想坐這裡,我想坐在你的大腿上……像小時候一樣,可以嗎?」

「當然可以。」

在史蒂夫腦子反應過來前他的嘴就自行衝口而出。

於是,他現在幾乎等同於在接受一場嚴酷卻又甜美的考驗。

他的手才稍微一動馬上就被他自己壓抑下來,抓著椅子兩旁的把手,以防止自己對巴奇伸出魔爪。

保持著紳士般的笑容低頭望著懷中的巴奇坐在自己大腿上吃著三明治的景色,史蒂夫費盡了千辛萬苦,用力咬著自己臉頰內的肉到幾乎咬出血來才沒讓自己像隻餓了很久的大野狼對主動送上門的小鹿(還帶著配菜)撲上去,將巴奇壓倒在辦公桌上,用自身欲望狠狠貫穿他。

但史蒂夫已經在他繼母--巴奇的親生母親--墳前發過誓,在巴奇成年,達到法定結婚年齡的那一天才會跟他告白、求婚,等到巴奇答應了,才會有下一步的行動。雖然巴奇主動告白一事是個驚喜的意外,但史蒂夫還是必須遵守信約,堅持等到巴奇十八歲生日當天。

說起史蒂夫會那麼許下承諾也許是因為內心強烈的罪惡感。

在他察覺到了自己對巴奇的感情之後,還沒選擇正視之前,他曾經做過一個汙穢邪惡的春夢。

夢中的場景跟現在差不多,只是坐在他腿上的巴奇比現在小了一些,大概是十四、五歲左右的年紀,纖細的右手揪著史蒂夫胸前的襯衫,清澈的灰藍中滿是對史蒂夫全心信任,稚嫩的臉上浮現著單純毫無戒心的笑容。

在巴奇還小,大概中學以前的時候,每當巴奇學校放假史蒂夫就會帶著他到辦公室,一邊工作一邊看顧著他。巴奇從小就是個懂事的好孩子,只要看到史蒂夫在忙就會自己看書或是滑手機,不去打擾史蒂夫的工作。

等到史蒂夫有空的時候他就會抱起巴奇讓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與他一同分享彼此最近生活的大小瑣事。

史蒂夫可以對天發誓,他那個時候絕對沒有對年紀尚幼的巴奇有任何非分之想,他真的只是很單純的把他當作唯一的弟弟在愛護而已。

然而在那個夢中,不知是否反映了史蒂夫內心對巴奇情慾的覺醒,懷中巴奇那屬於少年特有的稍高體溫、蜂蜜牛奶般柔軟的香氣,以及剛變聲沒多久依然高亢,笑著呼喚自己的名字時的甜膩嗓音,都不斷刺激著史蒂夫內心難以言喻的慾望。

於是史蒂夫只好抱起巴奇,讓他離開自己的大腿坐到了辦公桌上,然而這麼做的結果不只沒有讓史蒂夫的慾念停止暴走,反而更加速了他的衝動。

「史蒂夫哥哥?」

像是不懂史蒂夫為何步讓他坐在他的大腿上,巴奇歪著頭眨著無辜的大眼,疑惑的用著軟軟的聲音叫著他的名字,伸手拉扯著他的袖子,兩條光滑的雙腿露出短褲褲管外,垂在史蒂夫的股間晃啊晃,直晃得史蒂夫心中心猿意馬、小鹿亂撞。

「……巴奇……」

喃喃念著他小時替他所取的暱稱,凝視著巴奇,發直的雙眼從巴奇小巧的趾尖慢慢往上移,順著光滑的小腿、粉嫩的膝蓋、白皙的大腿、若隱若現的褲管內,一直到紅潤精緻的小嘴上。

盯著巴奇習慣性的伸出紅嫩的舌尖在唇瓣上舔過的水光,史蒂夫的喉頭忍不住上下滾動,吞嚥著唾液卻怎麼也無法滋潤乾渴的喉嚨。

他需要某種甜美的汁液才能解除自己身體內部的飢渴,而那汁液的來源只有……

「嗯……唔嗯……嗯嗯!」

當史蒂夫回過神來時,他已經抓著巴奇的肩膀,用自己的舌頭肆意蹂躪著小小的口腔,貪婪的吸吮著巴奇嘴裡的溫熱液體。甜蜜的滋味讓史蒂夫欲罷不能,盡管巴奇像似被嚇壞了般僵直著身軀,也不能阻止史蒂夫進一步對這個瑟瑟發抖的小鹿索求更多。

熱烈的吻著巴奇,史蒂夫緩緩將手伸進了巴奇的上衣內,大而厚實的手掌在那細緻的肌膚上撫摸而過。

「史蒂……夫……嗯……嗯……」

不知是否因為害怕,巴奇全身都在顫抖,左右搖晃著腦袋,脹紅著臉緊緊蹙起眉心,舉起右手抵在史蒂夫的胸前一張一放,兩隻修長的腳不斷在史蒂夫的下體踢動,讓史蒂夫不方便進行接下來占據著他腦子中唯一想進行的行動。

於是史蒂夫索性抱起了巴奇的腰,將他翻了個身趴到了桌面上。由於巴奇的身材當時還未發育完全,所以這麼一來整個人都被史蒂夫壓在高大辦公桌上的巴奇一開始還可以勉強用腳尖抵著地面,但在史蒂夫抓起了巴奇的屁股逼迫他往後翹起後,巴奇的兩條腿就都懸在了半空中。

「不要!你要做什麼?」

在巴奇的驚叫聲中,史蒂夫撕開了巴奇的褲子,讓那渾圓白嫩的小屁股曝露在空氣中。被困在史蒂夫懷中的巴奇驚慌掙扎,擺動著手腳,卻怎麼都不可能抵抗得了大他十歲以上,只能繃緊了身子任由史蒂夫將手指刺入自己小小的肉洞中,在柔嫩的腸壁內戳刺、抽送、擴張。

被異物入侵的撕裂感讓巴奇疼得眼淚不斷湧出,顫抖著弓起身子,右手抵在桌面不知所措的滑動想要抓些什麼卻做不到,直到最後被史蒂夫的手掌從身後壓在桌面上。

「別怕……巴奇……放輕鬆……」

左手用力抓住了巴奇的屁股,烙下五道紅色的抓痕,史蒂夫施力掰開巴奇的臀瓣,將自己怒張的陰莖抵在不斷抽搐著小穴入口,俯身在巴奇紅通通的耳邊柔聲安慰,雖然他接下來要做的是十分殘忍的行為。

「不……不要……不……啊、啊啊!」

無視臉色蒼白搖著頭哀求他停下的巴奇,史蒂夫邊吻著巴奇汗濕的後頸邊挺腰,在巴奇的慘叫聲中毫不容情的破開了那處緊窄狹小的穴口。

「啊!好、好痛……好痛喔……不要……求你停下……哥哥……史蒂夫哥哥……」

巴奇顫抖著的可憐哀泣聲不只沒喚醒史蒂夫的理性,反而更加強化了史蒂夫內心的獸性跟欲望,就算明知巴奇還只是個孩子,幼小的身體要接納大他十歲的成年男性的性器本來就近乎不可能的任務,史蒂夫還是沒等到擴張充足就挺身而入,狠狠地貫穿了巴奇。

緊緻得不可思議的內部是那麼的火熱,緊緊包裹著史蒂夫,讓他連推進都有些困難,但史蒂夫依然硬是推開了脆弱的肉壁,闖入了巴奇的體內深處,直到整根埋入。

在巴奇細碎的低喘跟啜泣聲中,史蒂夫抓著巴奇顫抖的腰開始了抽插,抽出至淺處再重重頂回深處,每一次都頂得巴奇渾身抽搐,內壁一陣痙攣,緊咬住史蒂夫,迫使他為了追求更高一層的快感而瘋了似地在稚嫩的溫軟肉壁內頂撞摩擦。

被撕裂般的痛楚使得巴奇不斷踢動著小小的雙腳拼命掙扎想要逃離,卻被壓制住怎麼都踩不到地,最終還是只能癱軟著身軀被史蒂夫頂得在半空中無力的前後擺動。

鮮血的氣味隨著史蒂夫逐漸加快加重的律動在四周蔓延開來,殷紅的血液混著半透明的液體一下一下地被史蒂夫從幾乎被撐到看不見皺摺與縫隙的交合處被擠出,順著大腿內側滴落地面。

「嗚……嗚嗚……」像是明白哭泣哀求都沒有用,巴奇最後放棄了所有抵抗,只是張著失神的灰藍流著眼淚隨著來自身後的猛力頂撞而低喘著細碎的嗚咽。

即使巴奇纖細的腰身被史蒂夫抓得都瘀青了,史蒂夫依然狠狠地劇烈抽插,直到高潮來臨,將全數的精子都撒入巴奇痙攣的小穴內史蒂夫才終於停止了對這個可憐孩子的折磨。

大口喘著氣,史蒂夫緩緩從不斷抽搐顫抖的巴奇體內抽身而出,看著被自己折磨得紅腫不堪的穴口處留出的鮮血與白濁,還有從巴奇那雙空洞的眼眸中不斷湧出的淚水,史蒂夫內心忽然感受到了如被撞擊般的強烈憤怒。

他居然深深傷害了他誓言過要永遠保護的對象。

當史蒂夫在對自己的極度憤怒中驚醒過來,慌張地掀開了被單看到自己股間濕黏一片後,立刻就陷入既憤怒又頹喪的自責情緒中,並對自己感到了深深的厭惡與罪惡感久久不能自己。

他怎麼會做這種夢?他怎麼可以做這種夢!這是對巴奇的侮辱以及他們之間兄弟親情的褻瀆,更是對他們死去父母的背叛。

在那之後有一段時間史蒂夫都不斷在內心審問責罵著自己,直到他最終想開,承認自己心中對巴奇所抱持著的包含性慾的愛情,與無法割捨的親情並存的事實。

他的確想要對巴奇做出那樣淫穢的行為,但那不是因為巴奇的年齡或是性別,只是因為他是巴奇,是史蒂夫十年前在病床前握著那隻細小的手並誓言要保護的唯一對象。

他的所有感情--包括愛戀、親情、友誼,也不管是過去還是將來都只會投注在巴奇--他最愛的弟弟--身上。

但史蒂夫絕對不會因此做出任何傷害巴奇的行為,他對巴奇的母親所發的誓同時也是對自己的制約,除非巴奇心甘情願接受他的愛,而且正式成年達到法定結婚年齡,他才會與巴奇做愛。

「……蒂……史蒂……史蒂夫?」

巴奇在他眼前晃動著的手掌讓史蒂夫從回憶中醒來,眨了眨眼看向依然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巴奇後握住了他的右手笑了笑,「……什麼事?」

「你還好嗎?」擔心的盯著史蒂夫的笑容,巴奇重新將剛才對史蒂夫所說過的話再說了一遍,「我剛剛說明天我要請假。」

史蒂夫明知答案是什麼,還是故意裝糊塗問道:「為什麼?」

巴奇臉慢慢浮現起紅潮,有些羞澀卻依然堅定的輕聲低語:「我的十八歲生日……想要跟你在一起……一整天。」

「……我知道了,巴奇。」得到了足以讓自己高興好幾天的答案後史蒂夫滿心歡喜的抱住巴奇的肩膀輕柔有力地將他擁入自己胸前,捧起他紅紅的臉,深情望著巴奇,「其實我已經跟公司報備過,明天一整天我都是屬於你的,你想要去哪玩我都帶你去。」

「……我哪裡都不想去……」但巴奇輕輕搖了搖頭,舉起右手覆在史蒂夫捧著自己右臉的左手背上,閉上了雙眼,「只想跟你一起待在家裡……」

感到心臟因感動而震盪著,史蒂夫竟說不出話來,好一會才吻了吻巴奇躁熱的臉龐,溫柔地微笑,「好的……明天我們一整天都待在家裡……一直在一起。」

 

 

*** *** ***

 

 

在那之後巴奇就一直坐在史蒂夫的大腿上,直到史蒂夫提前下班帶著他一起開車回家。

兩人難得一起待在廚房下廚,不免手癢做了不少好菜,不過只有兩人根本吃不完只好先冰到冰箱,留著明天再吃。

用完晚餐後兩人在沙發上磨磨蹭蹭了一會後,巴奇起身準備先去洗澡,在走進浴室前,忽然想到什麼似地停下腳步轉過身看向史蒂夫,臉上升起淡淡的粉紅色,欲言又止的開口:「……我們很久沒有一起洗澡了……你要……跟我一起洗嗎?」

面對心愛之人如此可愛的要求,史蒂夫只差那麼一點就要馬上點頭答應,他甚至都將屁股抬離沙發三公分了,但瞬間回復的理性讓他握緊了拳頭,重新坐回沙發上勉強做出不那麼僵硬的笑容,「……抱歉……今天還不行……我怕我會忍不住。」

巴奇臉上露出了像是有些失望卻又開心的表情,抓了抓後腦勺後笑著點頭,「……嗯,我知道了……」

看著巴奇走進浴室裡的背影,史蒂夫往後靠到了椅背上,仰起頭閉上眼深深嘆了一口氣。

他有自信,要是他跟巴奇一起進浴室洗澡他絕對會忍不住在浴室裡對巴奇出手,只剩幾個小時的時間,他必須要忍耐。

想到這裡,史蒂夫張開了眼睛,站起身走回自己的臥室,打開床頭櫃的抽屜,看著裡頭準備好的潤滑劑跟保險套。這都是今天他跟巴奇回家途中兩人一起在超市購買為了明天而準備的必需用品。

看向牆上的掛鐘,看到還有三個小時,史蒂夫內心的期待跟興奮就越來越無法壓抑,但他也顧慮到巴奇的身體,雖說只剩三小時,他還是希望能讓巴奇先睡好,明天早上醒來後再說,反正明天一整天他們都會在一起……不,不只明天,將來他們的人生都將會永遠屬於彼此。

史蒂夫臉上自然而然的浮現起幸福的笑容,闔上了抽屜。

在巴奇洗完澡,史蒂夫仔細地洗了澡後,已經11點45分了。

吹乾頭髮的史蒂夫換上了睡衣,想要先到巴奇的臥室跟他道晚安,並來個晚安吻。如果可以的話,他還想趕在十二點準時祝他生日快樂。

然而史蒂夫走到巴奇的臥室門口一看,他的床上卻是空蕩蕩。

史蒂夫愣了一下,隨即在內心升起了期待,心跳也跟著加快,連忙快步走回自己的臥室。

果不其然,史蒂夫床上的棉被靠近右邊的位置隆起了一個人形,史蒂夫忍不住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慢慢走到床沿邊,在縮成一團毛蟲的巴奇旁邊坐了下來,隔著棉被輕輕撫摸。

「……巴奇,你睡錯床了。」

史蒂夫半開玩笑的話讓巴奇探出了頭,滿臉通紅的低垂著顫動的睫毛,斷斷續續嘟噥:「我……我們好久沒一起睡了……史蒂夫哥哥……」

「嗯,那今晚要一起睡嗎?」

看著巴奇點了點頭,史蒂夫笑著俯身在那張又紅又熱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你為什麼……老是不吻我的唇?」巴奇有些不滿的噘起了嘴唇,抱怨似地瞪著史蒂夫。

史蒂夫輕輕撈起巴奇垂下的前髮,自嘲般的苦笑:「……因為我怕我吻了你的唇……就再也無法抑制我心中對你的欲望。」

巴奇臉上一紅,垂下了臉,沉默了一會後才抬起頭將眼神飄向牆上的掛鐘。

「……你已經不需要了……史蒂夫……已經過十二點了……」從被窩中伸出右手,巴奇拉過史蒂夫的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有些緊張的顫抖著聲音,「現在已經是3月10日……我已經滿十八歲了……所、所以你可以放心……操……操我了……這也是我的生日願望……」

看著巴奇紅潤的臉,感受著掌心中的溫度,史蒂夫幾乎要被內心滿滿的幸福感淹沒了。

天啊……巴奇、巴奇、巴奇……詹姆斯……世界上怎麼會有那麼可愛的人?他必須用一生來好好保護、照顧,將他守在自己懷中才行。

史蒂夫再一次的重新對自己發誓,他絕對會用盡全部心力守護巴奇一輩子,至死不渝。

「我知道了,巴奇……十八歲生日快樂……我的愛……我會永遠愛你、守護你……直到生命的盡頭。」

低聲宛如誓言般的對巴奇那麼說著,史蒂夫掀開了巴奇的被單,將雙手抵在他的肩上,用唇印上了巴奇的唇,將巴奇深深吻入枕頭上。

 

 

 

 

 

 

 

TBC

 

___

 

要將出閘的野獸抓回去真是費了我一番功夫呢(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