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Lightness and Darkness (3)

MFF世界觀,正常盾冬 V..S 黑化盾冬的腦洞妄想

第一話第二話

為了方便,文裡黑盾用羅傑斯、黑冬用冬兵稱呼

本話有些許血腥描述,想看看羅傑斯所說的地獄的話再往下看吧

___

 

 

巴奇舉著槍,一邊張望著四周的狀況一邊在寬敞的走廊上往散發著微弱光亮的走廊盡頭的一扇門邁進。

走廊牆壁上並沒有任何門或裝飾品,天花板上的LED燈靜靜的點亮著他們的腳步,這裡乍看之下就像是史塔克大樓那樣的高級大樓,但卻安靜得很異常,除了自己跟冬兵以外,一點生物的氣息都沒有。

在詭異的寂靜中,巴奇持續往前走著,雖然沒有回頭看,但他聽得到身後冬兵正用著輕到幾乎難以察覺的腳步悄聲跟在他身後。

也許他應該對身後的冬兵提高警覺,畢竟就算是平行世界的自己,但他們可是打過好幾次的敵人,對方還次次都是往死裡攻擊。

然而,巴奇雖然有多少注意身後的氣息但並沒有做出太大的防備,因為他直覺上感覺得出來,少了控制命令他的羅傑斯的冬兵,並不會對其他人做出主動的攻擊,彷彿無人使用的武器般,毫無威脅性。

事實上,冬兵的一切行動都是出於羅傑斯的命令,如果羅傑斯命令冬兵自殺,他大概會毫不猶豫的立刻用他現在左手上那把小刀刺進自己的心臟吧。

不管是從之前所見識過的他們之間的親暱行為,還是剛才冬兵給他看的掌心中寫著史蒂夫的名字的景象,在在都顯示了他們兩人之間異常的關係。

雖然冬兵跟羅傑斯是平行時空的巴奇跟史蒂夫,但巴奇完全無法理解他們究竟為何會是那種變態的關係,他也不想理解。他只理解一件事,那就是在某個平行時空裡有兩個腦袋有問題的自己跟史蒂夫,而這個認知讓巴奇本能性的產生厭惡。

想到這裡,巴奇撇了撇嘴,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他倒不是對身為武器的自己感到自我嫌惡,那個把冬兵當做自己所有物操控的混蛋是平行時空的史蒂夫的這個事實,才最讓巴奇感到反感。

然而即使巴奇對他們很反感,但剛才一看到冬兵要被突然開啟的時空裂縫吸走時,還是反射性的出手想要幫助他。要說為什麼,大概是因為他那一瞬間望著自己的表情,看起來就像是在對自己求助吧。

當然,現在巴奇冷靜的回想,當時自己跟冬兵中間其實卡著羅傑斯,所以冬兵並不是在對自己求救,而是在對他的隊長求助。而自己卻推開了羅傑斯--冬兵所求助的對象--想要幫助他。

現在想想,巴奇覺得自己挺蠢的。冬兵其實並不是跟自己求救自己還擅自出手就算了,結果他不但沒幫到冬兵,還連自己都被捲進來。現在不知道史蒂夫跟羅傑斯怎麼樣了,應該是很焦急的在找他們吧?

史蒂夫當然會想辦法找到自己,而羅傑斯對冬兵異常的感情也是巴奇所不得不承認的。

但巴奇也不可能就在這裡等著他們來救,就像他剛才跟冬兵說過的一樣,事情既然都已經發生了,那麼他們就只能一起尋找離開這裡回到各自世界的方法了。反正他現在只想趕緊跟冬兵離開這裡,回到屬於各自的時空。為此,他們必須暫時拋開之前的嫌隙,而冬兵現在的安靜順從,正好讓巴奇少了麻煩。

邊想邊走著,巴奇越走越覺得自己看過這裡……這個疑惑在巴奇看到牆上掛著的一副包括自己、史蒂夫還有娜塔莎、東尼等人的復聯合照時,馬上化成確信。

這裡毫無疑問就是史塔克大樓沒錯。

然而,在包括巴奇跟史蒂夫在內的復聯眾還有其他同伴一起居住的史塔克大樓裡總是很熱鬧,即使是沒有人的時候,也都會有賈維斯的聲音陪伴。

這裡卻什麼都沒有。

就在巴奇無意識的停下腳步望著牆上的巨幅合照思考時,突然間,身後傳來倒地的聲響以及痛苦的悶哼,讓他心一驚,連忙轉過去,驚訝的看到冬兵跪在地上,左手撐在地板上,右手覆在自己的脖子上。即使低垂著的髮絲遮住了他的表情,也能輕易感覺得出來他現在非常地難受。

「你怎麼了?」巴奇忍不住走了過去,半跪在冬兵的身旁,搭住他上下起伏的肩膀,驚訝的發現觸手之處盡是濕黏的血糊。

而冬兵覆在自己脖子上的指縫間正在滲出鮮血,從手掌覆蓋以外的地方,原本一道淡淡的,圍成一圈的紅色線條變得相當明顯,血正是從中滲出的,而且冬兵的呼吸越來越急促,看上去似乎很痛苦。

「你受傷了?!」巴奇急問。

但冬兵只是搖了搖頭,右手抓著自己的脖子,在混著痛苦的喘息中的小聲開口喚著:「……史蒂夫……」

然後雙眼一閉,失去了意識的身子往前摔倒。

巴奇趕緊伸手抱住了昏厥過去的冬兵,焦急的問道:「喂!你怎麼了?!喂!」

由於冬兵昏了過去,當然沒有辦法回答,巴奇只能自己上下打量冬兵的狀況。當巴奇看到冬兵不只脖子上,還有手腕、肩膀還有一些衣服下的部位都在緩緩滲血時,整個人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就在巴奇抱著失去意識,並到處都在流血的冬兵,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亮光從掛著巨幅合照的牆上突然開出的一道平整的裂縫中流洩而出,巴奇驚訝的看著往旁邊緩緩滑開的牆面,反射性的舉起了手槍瞄準,並無意識的護著懷中的冬兵。

「你好,詹姆斯,需要我的幫忙嗎?」

從突然出現的入口處出現了一個人影,戴著眼鏡,穿著白色長袍,臉上掛著熟悉的溫和笑容,對著巴奇微笑著伸出手的棕髮青年是--

「……班納博士?」

巴奇瞪大了雙眼,雖然有些警戒,但那張關心的望著自己的表情令他升起了安心感,再加上他們現在的確非常需要幫助,於是在仔細的觀察著布魯斯的模樣,以及他身後的房間,確認應該可以信任他之後,巴奇才放下了槍,抬起手,握住了布魯斯的手。

 

 

*** *** ***

 

 

「你從沒見過真正的地獄,對吧?」

史蒂夫沒有回答羅傑斯,只是出神似的看著對面彷彿映照在鏡中的自己的男人面無表情的動著嘴唇,說著宛如惡夢般的『故事』。

「你雖然失去過巴奇,但是他現在又再一次回到你身邊,而且你並沒有再一次的失去……也沒有親眼目睹他的死亡……你知道親眼看過你所愛的、最重要的寶物就在你的眼前,被你曾經想要守護的人們,一點一點的撕裂開、殺死是什麼樣的感覺嗎?」

史蒂夫望著眼前那張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用著平靜--或著該說虛無空洞--的表情侃侃而談他完全無法理解的內容……不,或許應該說,史蒂夫完全不願去思考羅傑斯所說的究竟是什麼情景。

「你知道人類可以陷入怎麼樣的失控狀態嗎?一群愚蠢的豬玀……毫無憐憫之心的徒手把一個毫無反抗的活生生的人撕成四分五裂的碎片……而你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當我看到巴奇的頭被舉起來的時候我明白了一件事,世界上並沒有公平正義,更沒有神。」

「你到底在說什麼……」巴奇的頭?……被舉起來?史蒂夫突然覺得很想吐,舉起手遮住了自己的嘴,皺起眉看著羅傑斯冰冷眼神中所燃燒的憎惡之火。

平行時空的他們--平行時空的巴奇--身上所發生的事,已經超出了史蒂夫所能接受的正常範圍。他不想也無法去仔細思考羅傑斯口中所說的那些話的意義是什麼。他只是摀著自己的嘴,忍受著猛然湧上的反胃感。

「這個世界對巴奇太不公平了,他比任何人都熱愛這個國家,比任何人都善良溫柔,為什麼他必須要那麼死去?他身為冬兵時所做的事根本不是他自願的,那些該死的白癡完全不知道巴奇在九頭蛇裡所遭受的待遇……但巴奇他……他一點都沒有反抗也沒有怨恨……他在死的時候只說了一句話……」

無論他內心世界如何,至少外表的態度一直都很平淡的羅傑斯一直到說到這裡時,才終於出現了強烈的感情波動。

羅傑斯握緊了拳頭,像是在壓抑著激動的情緒,張開了顫抖的嘴唇。

「……他笑著說……『謝謝你,史蒂夫……能認識你真是太好了……』」收起近乎哽咽的尾音,抬起頭像是隔著天花板望著天空一會後,羅傑斯垂下頭繼續往前走,「……如果有神的話,不管在哪,我都會去殺了那個讓巴奇有這麼悲慘人生的王八蛋。」

看著羅傑斯遠去的背影,史蒂夫說不出任何的話。

他只是聽到羅傑斯的轉述,就覺得心臟像是被冰凍結般的寒冷以及燃燒般的憤怒,還有對巴奇的憐惜。他無法想像親眼目睹那種慘況的羅傑斯的內心會是怎麼樣的痛苦絕望。他也不知道如果換成他是羅傑斯的立場,他是否有足夠的精神力能維持正常的思維。

然而現在,史蒂夫什麼也無法去仔細思考,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快找到巴奇跟冬兵。於是他甩了甩頭,加快腳步從羅傑斯的身後追了上去。

兩人陷入沉重的默然,隨著羅傑斯的腳步也越來越快,越來越焦急,或許是被影響,史蒂夫也不自覺的跟著焦躁了起來。

「……該死……已經超過半個小時了!」在安靜的快步走了一會後,羅傑斯焦慮而暴躁的低吼著,「他離開我太久了……身體搞不好已經開始產生崩解了……」

羅傑斯喃喃自語的話中所透露的訊息讓史蒂夫浮現起疑問,崩解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不能離開太久?而且……

想著,史蒂夫忍不住開口問道:「……你剛才說……你的巴奇已經死了……那現在在你身邊的那個巴奇是?」

「他就是我的巴奇。」語氣帶著煩躁,羅傑斯頭也不回的快速回道:「我一點一點拼回來的,我的巴奇。」

「啊?」一點一點……拼回來?

「我再不快點找到巴奇……」無視史蒂夫驚訝的叫聲,羅傑斯焦躁不安的念著,更加快步往前走,「早知道剛才血清就不應該先讓山姆帶回去……我必須趕快找到他把我身上的血分給他……」

羅傑斯不斷像是囈語般念著的話讓史蒂夫忽然間恍然大悟,睜大了雙眼,「難道說你到處收集血清……」

「因為巴奇必須定期接受超級血清的注射才能維持身體的生理機能。」

果然如此。

雖然不曉得羅傑斯究竟是用了何種方法,但從他剛才所說的所有內容中,史蒂夫可以推測出,羅傑斯用了某種手段讓死亡(恐怕還是被分屍)的冬兵復活,但冬兵必須跟羅傑斯待在一起,而且還必須定期使用血清才能生存下去。

「……如果沒有血清的話?」

猛然停下腳步,羅傑斯緩緩轉過頭,像是極度恐懼又極度悲哀的低聲回道:「……巴奇會再次死亡……而且……是死亡時的模樣……」

也就是說……四分五裂的狀態?

就在史蒂夫也因為自己的想像而感到冰冷的絕望的同時,兩人中間突然憑空現出一個畫面,就在他們兩人因突如其來的狀況而舉起盾牌往後退了一步時,緊接著響起了溫和而柔軟的男性聲音。

「你們好,兩位隊長,能否麻煩你們盡速趕往你們眼前所顯示的地點?兩位詹姆斯在這裡等著你們,其中一位狀況非常危急,請盡快趕來,謝謝。」

那就像是救贖般的聲音。

「這個聲音是……」史蒂夫訝異的看著空中,喃喃自語,「班納博士?」

而羅傑斯已經轉身朝著剛才畫面中所顯示的地點狂奔而去。

史蒂夫慢了一拍,才跟在以超乎想像的速度奔跑的羅傑斯身後,一起奔向他們的巴奇。

 

 

 

 

 

 

TBC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