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Feelings of a Tail (5)

前面章節:(1)(2)(3)(4)

盾汪冬喵,本話概要:冬喵表示老子的命老子自己救

獸耳+ABO+生子雷,請慎入

___

 

眼前的灰狼也許是因為一身厚重的裝備,一眼望去相當的巨大,光是他手上的槍就幾乎跟冬兵的體型一樣大。

雖然因為戴著骷髏面具而看不見長相,不過冬兵可以感覺得出來對方正興味盎然的打量著自己。

腹部的陣痛越來越明顯及強烈,疼得滿頭大汗的冬兵豎起全身的毛,咬著牙忍痛舉起右手的長步槍對準灰狼作出威嚇與警戒,而金屬的左手則是護在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前,發出低沉的嘶吼。

「……我他媽不是資產。」

雖然不知道這傢伙是誰,印象中過去他被九頭蛇控制時也沒見過這種裝扮的人,但冬兵可以從剛才對方的口吻中察覺到對方認識過去的自己。

當然,不管這傢伙認不認識自己都無所謂,就算記憶尚未恢復,現在的冬兵也已不再是過去的那個人形兵器了,他寧死都不可能回去九頭蛇。

更何況,不論原因是什麼,自我意識甦醒後的他是憑著自己的想法,選擇留在史蒂夫的身邊。

「我也不是被奪走,是回到史蒂夫身邊。」

看到冬兵那麼說,額頭上冒著冷汗,面容蒼白的皺著眉,嘴角卻浮現起柔和的笑意,灰狼--布洛克朗姆洛--在面具下意外的挑起了眉。

他過去曾經有幾次與冬兵共同作戰過,他一直是個完美冰冷的兵器,這還是朗姆洛第二次看到冬兵表達出自己的主張,而這兩次都是因為史蒂夫羅傑斯。

朗姆洛將眼神往下移,當他看到被冬兵護著的大肚子,以及從他身上幾乎可以以兇猛來形容的濃烈香氣,他察覺到了冬兵現在正陷入什麼樣的狀況,這讓他很是驚訝。

「你該不會是……」

他一開始會找到這裡就是本能的循著濃郁的Omega信息素而來的,對嗅覺異常靈敏的狼來說他可以輕易的分辨出這氣味是熟悉的,且正處於分娩中的Omega。然而即便已有概念,但當他找到這裡並真的發現大腹便便的冬兵時,還是感到非常的意外。

但接下來他又嗅出被掩蓋在冬兵香甜的Omega信息素下,另一股自我主張強烈的Alpha氣息,這味道他也很熟悉……

是了,原來是他。

這樣一來一切都很合理,只除了他們的種族以外。

「真沒想到資產居然會懷孕,還馬上就要生了……」朗姆洛低笑著,像是讚嘆似的搖了搖頭,掀開了自己的面罩,「他是隻狗而你是貓,怎麼可能?」

出現在冬兵眼前的赫然是一張因燒傷糾結的疤痕而顯得格外扭曲的笑容。

冬兵皺起眉,盯著那張駭人的面孔,本能的往後退了一步。

他覺得自己似乎認得這張臉,卻又不太確定,他能確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來者不善。

「血清帶來的奇蹟嗎……」朗姆洛維持著詭異的笑容,朝著冬兵跨出了一步,盯著他的肚子上下打量,「要是那個瘋狂科學家長官看到,肯定會樂壞。」

嘲笑般的低沉笑聲是那麼的沙啞,冬兵不禁豎起了全身的毛,出於防禦的本能,反射性的舉起槍想要對一步一步逼近的朗姆洛開槍。

但槍才剛舉起,冬兵馬上就被腹中突然襲來的陣痛刺得縮起了身子。

逮著機會,朗姆洛先發制人的扣動了板機。

「唔!」

槍聲響起,子彈從冬兵的右手擦過,火辣的燒灼感從被擦過的傷口處瞬間竄上腦子,尖銳的刺痛使得冬兵手一震,步槍掉落了地面。

「不准靠近他!」

就在這時候,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吼劃破天際,下一瞬間朗姆洛感覺到有利器從空中迅速的朝他飛來,急忙舉起手中的巨槍進行格擋。

伴隨著強烈的衝擊以及金屬物互相撞擊的巨響,朗姆洛的槍被美國隊長的星盾應聲劈成了兩半。

朗姆洛因衝擊而往旁邊晃動了一下,連忙將視線移到聲音來源。

定睛一看,氣急敗壞的史蒂夫接過了回到他手中的盾牌,正準備要對著朗姆洛再一次拋出。

說時遲那時快,情急之下朗姆洛衝到了注意力被史蒂夫吸引,一時之間毫無防備的冬兵身旁,伸出大手大力捏住了冬兵的脖子,一把將他提了起來並擋在自己跟史蒂夫中間。

「嗚呃……!」氣管被掐住的冬兵發出了難受的哀鳴,在空中不斷擺動著四肢。

「巴奇!」

看到自己最心愛、最重要的伴侶被當作擋箭牌似的舉在半空中痛苦掙扎的模樣,史蒂夫心臟幾乎像是被冰冷的手給緊緊揪住,幾乎無法呼吸。

生怕會傷到冬兵,只能握緊了盾牌不敢再輕易扔出的史蒂夫橫眉豎目的瞪視著笑得很扭曲的朗姆洛,咬牙切齒的嘶吼著:「布洛克朗姆洛……放開巴奇!」

「……這可真是傑作。」將視線在焦急憤怒的史蒂夫跟痛苦掙扎的冬兵臉上來回,朗姆洛故意誇張的抽動鼻翼嗅聞他倆身上氣味的連結,莞爾一笑。

「他肚子裡的東西是你的,沒錯吧?」

額上冒出大顆的汗珠,史蒂夫無言的瞪著朗姆洛,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我們做個交易如何?我會當作沒發現你們,甚至,我可以偷偷護送你們離開這裡。」說著,朗姆洛將冬兵拉近,一手覆上他凸起的腹部,立起爪子抵著,作出開膛剖腹般的動作。

聽到史蒂夫倒抽一口涼氣的聲音,朗姆洛瞇起了雙眼,壓低了嗓音,「條件是,他肚子裡的孩子出生後必須送給我們。」

「不可能!」

史蒂夫馬上就厲聲拒絕了朗姆洛提出的交易。

不用想也知道把孩子送給他們會發生什麼事,肯定是被帶去史特拉克男爵的科學研究基地裡,進行各種非人道的實驗。他就算死也不可能親手將自己的孩子交到九頭蛇的魔掌裡。

然而朗姆洛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喉嚨受到強力壓迫的冬兵臉色都脹成了青紫色,懸在空中痛苦的掙扎著,爪子在朗姆洛手上抓出了血痕,然而朗姆洛只是冷冷笑著。

「我以為這個條件跟你的巴奇換,應該很划算。」看著在自己手中掙扎的冬兵動作越來越虛弱,朗姆洛斜眼望向一臉驚駭的史蒂夫,「或者,你全部都不要了?」

這次,史蒂夫無法像剛才那般堅決的否定。他緊緊皺著眉,汗珠大顆大顆的落下,望著被抓在空中掙扎的越來越小的冬兵,以及從他胡亂搖晃的雙腿間滲出,甚至滴落地面的體液與鮮血,史蒂夫幾乎要急瘋了。

「你這該死的王八蛋!放開他!」驚慌失措之下,史蒂夫忍不住大聲的爆出粗口。

但朗姆洛看了一眼冬兵被血染紅的褲子,從鼻子裡笑了一聲。

「……看樣子你再不決定,不用我出力,他跟他肚子裡的東西就會死……」朗姆洛說著,將手中的冬兵晃了晃,「只要你答應交換條件,一切都不會發生。」

史蒂夫的臉緊繃著,從他身上爆發出的Alpha信息素中可以嗅出強烈的憤怒與濃得化不開的恐懼。

「而且你知道,我現在就可以帶走他,所以這是非常划算的交換。」

就在劍拔弩張的氣氛一觸即發的時候,突然間,史蒂夫收起了所有的情緒,平靜地看著朗姆洛,接著將視線移到冬兵臉上,用著安穩的語氣開口說道:「我不會交換的,不管是巴奇還是孩子,我都會讓他們平安的待著我身邊。」

面對史蒂夫突如其來的轉變,朗姆洛愣了一下,然後笑了笑,「……你可真有自信……或者該說傲慢?」

「因為我很貪心。」史蒂夫臉上露出了充滿自信的笑容。

下一瞬間,朗姆洛突然感到手中一陣劇痛,就在他手放開冬兵的同時,史蒂夫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而且巴奇讓我相信,我做得到。」

緊接著朗姆洛感到肚子上一股強大的衝擊力,忍不住往後栽倒。

踢飛朗姆洛後,史蒂夫眼明手快的接住了從空中掉落的冬兵,擔心的望著他,焦急萬分的問道:「巴奇!你還好吧!?」

剛從喉嚨的壓迫感中解放的冬兵將手覆在喉頭咳了幾聲後,大口喘著氣,拍了拍史蒂夫撫摸著自己臉頰的手背,用笑容表示沒事,不用擔心。

看到冬兵的笑容,史蒂夫才稍微鬆了一口氣,但一見到他原本白皙的頸子上浮起大塊的淤青,而臉上脹紅的模樣,忍不住心疼不已,眼中也不自覺的泛起了淚光。

肚子上被史蒂夫狠狠踹了一腳的朗姆洛蹲在地上,看著刺在自己手背上的戰鬥小刀,不禁佩服的抬起頭看向被史蒂夫打橫抱在懷中的冬兵。

忍著疼痛,朗姆洛歪起了嘴角。

在氣管被掐著,身體被舉起,缺氧的痛苦狀態下,他依然能用小刀攻擊朗姆洛,並一下子將勝負扭轉過來,更何況,他還是隻即將臨盆的懷孕的Omega小貓,卻依舊保有如此精湛的戰鬥力,朗姆洛不禁由衷的發出讚嘆,「……不愧是冬日士兵。」

聽到朗姆洛的話,史蒂夫耳朵動了一下,冷著一張臉瞪向朗姆洛,然而才剛想要開口說些什麼,懷中的冬兵忽然捲縮起身子,雙手抱著大大的肚子,發出急促的喘息及呻吟。

「巴奇!」

史蒂夫心急如焚的低頭將視線回到痛苦顫抖著的冬兵身上,從他雙腿間流出的鮮血跟溫熱的體液讓史蒂夫驚慌失措,無法專心對抗朗姆洛。

就在這時,朗姆洛的通訊器發出了呼叫聲。

史蒂夫心中一凜,戒備的看著朗姆洛對著通訊器開口,一邊在焦躁的內心裡盤算著要是朗姆洛透過通訊器召換手下前來,他該怎麼想辦法護著冬兵殺出重圍,護送他到安全的地方生產。

然而,出乎意料的,朗姆洛站起身後,對著他們兩人望了一眼,嘴裡居然說道:「……不,這裡什麼都沒有。」

史蒂夫瞪大了雙眼,跟懷中緊皺著眉的冬兵互相對望了一眼,不可思議的看向轉過身準備離去的朗姆洛。

「朗姆洛……?」

「……下一次,」背對著他們往前走了幾步後,朗姆洛突然停下來,將手中染著血的戰鬥小刀扔到史蒂夫所站著的地面,開口用嘶啞的嗓音低聲說道:「我可沒那麼好心了。」

無言的看著朗姆洛的身影消失在遠方後,史蒂夫馬上將懷中的冬兵小心翼翼的重新抱好,急急忙忙的跨起步伐。

「對不起……巴奇,我來晚了……我馬上帶你到安全的地方去!」拔腿狂奔的史蒂夫邊道歉邊安撫著冬兵,顫抖的口音卻更像是在安撫自己。

雖然史蒂夫的速度是那麼的快,但在他懷中的冬兵卻感到很安穩,搖了搖頭,露出虛弱的微笑,望向史蒂夫,「你在說什麼……你明明救了我,大英雄……」

「……不……你才是大英雄,巴奇。」快速的朝著他剛才找到地方奔跑著,史蒂夫咬了咬下唇,自責的低語:「如果沒有你,我什麼都做不到。」

剛才如果不是冬兵趁著朗姆洛將注意力都放在對抗史蒂夫身上時,從屁股的暗袋裡抽出常備的戰鬥小刀趁其不備刺傷他的手背,從而迫使朗姆洛鬆手的話,陷入害怕失去的恐慌中的史蒂夫,會作出什麼決定他也不清楚。

對史蒂夫來說,冬兵就是他的全部,而冬兵肚子裡兩人的孩子也是最重要的存在,史蒂夫不可能抉擇,也無法抉擇。

然而冬兵總是在最關鍵的時刻幫助他,就算他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忍受著巨大的痛苦,他也依然推了他一把,讓史蒂夫知道該作出什麼樣的選擇。

「是你救了我們,巴奇……」

用力擁著懷中的小小寶物,史蒂夫再次下定了決心,就像他剛才所宣言的,無論發生任何事,冬兵跟孩子他都不會放手,他會用盡一切來保護他們。

 

 

 

 

 

 

 

TBC

 

 

___

 

 

應該沒人想看詳細的生產過程吧XD
所以下一話大概會讓孩子們直接生出來
然後我就可以寫產乳(ry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