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Feelings of a Tail (4)

前面章節:(1)(2)(3)

盾汪冬喵,有比較詳細的懷孕跟生子描寫,一點點的孕期肉跟產乳Play,
中間有些許布魯斯口頭上的尼綠描述
獸耳+ABO+孕期肉+產乳總之各種雷慎入

___

 

 

貓咪的懷孕日程不長,而現在懷孕了十週即將進入預產期的的冬兵肚子看上去圓滾滾的,總是誘得史蒂夫忍不住從背後環抱著他,撫摸著他高高隆起的腹部,笑得像是隻幸福的傻金毛(雖然他的確是隻幸福的傻金毛。)

掌心中感覺到隔著一層被撐得薄薄的肌膚裡,小東西們踢動肚皮的動作,史蒂夫毛毛的金色長尾搖得像是要斷了般,清澈的藍眼中滿心歡喜的閃動著耀眼的光芒,望著他懷中的冬兵,開心的叫道:「他們動了!巴奇!他們動了!」

「不要那麼大聲,又不是第一次動了。」被緊緊摟在懷中的冬兵冷靜的回應著,臉上浮現出的卻是放鬆的笑容,舒服的半睜著的灰藍裡滿是溫柔的神色。

雙手覆在史蒂夫的手背上,冬兵因為身後令人安心的溫度與氣息而輕輕搖動著尾巴,「他們很喜歡你這樣摸他們的樣子……」

「……那你呢?巴奇。」史蒂夫看著冬兵,有些緊張的問道:「你喜歡我這樣摸你嗎?」

沉默了一會後,冬兵才紅著臉,蠕動著嘴唇小聲嘟噥:「……不喜歡,我就不會讓你摸了。」

史蒂夫尾巴搖得更厲害了,屈起高大的身軀,開心的將滿臉通紅的冬兵包覆在懷中,拼命摩蹭。

「謝謝你巴奇,我也好喜歡你!」史蒂夫舔著冬兵因血潮而燥熱的臉,開心的在他耳邊說著。

「……我知道……」冬兵沒有回避也沒有掙扎,只是紅著臉微笑,並小聲的回應著。

他當然知道,因為史蒂夫每天都說。

而史蒂夫也知道冬兵的心,即使冬兵從未曾說過我愛你。

冬兵在剛懷孕的前期曾經有一段脾氣異常暴躁的日子,但每次他發脾氣,史蒂夫都只是笑著,擁著他任他打罵,在他安靜下來時,跟他述說著過去他們兩人的回憶,或者,就只是輕輕喊著『巴奇』、『我好喜歡你』、『謝謝你』等等之類的話。

就像滴水會穿石,柔和的話語及溫暖的感情,逐漸融化了冬兵。

更何況,早在他們重新結合之前,甚至早在史蒂夫在橋上打下他的面罩,喊出第一聲巴奇時,冬兵心中對史蒂夫的記憶及感情就已經復甦了,不然他也不會在經歷過被史蒂夫強制侵犯的情況下,還是在出院後理所當然般的跟著史蒂夫回家。

更別說他明知自己身為一個Omega,跟一個Alpha同住在一個屋簷下,一旦到了發情期時會發生什麼事,卻還是留在史蒂夫的家裡。

雖然冬兵從來未曾說過,但其實冬兵清楚,史蒂夫也明白,會讓冬兵心甘情願陪著史蒂夫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冬兵對史蒂夫的感情。

冬兵若是不愛史蒂夫,早就可以離開,也不會等到自己進入發情期後被史蒂夫標記。如果冬兵不愛史蒂夫,他不會願意懷孕,替他生孩子,還是在對自己的身體負擔極大的狀況下。

一想到這一點,史蒂夫就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出他對這個可以被完全的包覆在他懷中的小黑貓--他唯一且最重要的寶物--有多麼的感謝與深愛。

每當感受到腹中胎兒的胎動以及懷抱中冬兵的體溫,還有將鼻尖埋在冬兵頸項間時縈繞在鼻腔內的香氣時,史蒂夫真是恨不得跟全世界宣布他是如此的幸福。

如果可以的話,史蒂夫真想循著獵犬的本能,在地上挖個又大又深的洞,然後舖上全世界最柔軟舒適的絨布,將冬兵輕鬆安穩的藏在裡面。

不過因為他們的身分,要將冬兵完全安全無虞的隱藏起來似乎是不可能的。

還好,他們有朋友。

就在冬兵懷孕第55天的時候,在布魯斯跟東尼大方熱情的邀請下,史蒂夫跟冬兵一同住進了史塔克大樓裡準備待產。

「一般來說,貓的妊娠期平均為63天,而從第53開始一直到71天之間隨時都有可能生產,所以,現在就可以開始來作準備。」在正式搬進去後,布魯斯在每日的檢查過後,對著他們倆人說道:「依照詹姆斯的身體狀況,我認為詹姆斯最好採取剖腹產比較好。」

「剖腹?」愣了一下,與冬兵互望一眼後,史蒂夫握住了有些濕涼的手,擔心的問道:「是有什麼狀況嗎?」

「你們不用太擔心,不是什麼嚴重的問題。」布魯斯朝著空中畫了個手勢,一個畫面立刻憑空顯示在三人面前。那是剛才針對冬兵的子宮內所掃描而出的3D立體影像。

「只是詹姆斯以一隻貓的身體懷了一隻貓寶寶跟兩隻狗寶寶,貓寶寶的部分並沒有問題,但是你們可以看得出來吧。」布魯斯用手指著影像中比中間一隻明顯大得很多的兩隻胎兒,「從這兩隻的體型來看,我怕到時詹姆斯會有難產的狀況。」

「難產……」史蒂夫望著冬兵,喃喃的低語。

「是的,所以我的建議是剖腹產。」

在沉默了一會後,史蒂夫問著冬兵,「……巴奇,你可以接受嗎?」

看到冬兵點頭後,史蒂夫看向布魯斯,「謝謝你的建議,我們決定採取剖腹產。」

「好的,到時我會安排最好的外科醫師。」

「到時候就麻煩你了,謝謝你,」史蒂夫禮貌的笑著,「還有東尼。」

在史蒂夫笑容的鼓勵下,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冬兵也開口對布魯斯道謝:「……謝謝你,班納博士。」

「……其實你們不用跟我道謝。」布魯斯稍稍垂下了睫毛,有些抱歉的苦笑著,「我也不是完全沒有私心的在幫助你們。」

「私心?」

看著史蒂夫略顯驚奇的表情,布魯斯點了點頭,「我跟東尼都想貼身觀察詹姆斯的妊娠狀況,以及超級血清對生殖隔離所產生的影響……」

因為布魯斯對於異種族之間的懷孕其實算是有不少的經驗,只是最終都以失敗收尾。

史塔克大樓裡的超音波儀器就是東尼之前為了布魯斯所購置的。由於東尼是赤狐而布魯斯是佛萊明兔,雖然布魯斯可以懷上東尼的寶寶而且還懷過三次,但全都因為生殖隔離引起的生理排斥反應而被自體吸收了。

不管怎麼說,感受到生命在自己體內形成又消滅的感覺很不好受,所以現在布魯斯跟東尼如果要做愛都會採取避孕措施。

「還好,詹姆斯並不會像我一樣子宮會自體吸收胎兒。」當布魯斯淡淡的微笑著那麼說時,史蒂夫跟冬兵都不知道該回什麼才好。

「……非常謝謝你……班納博士。」史蒂夫跟冬兵兩人互相望著彼此一會後,才一起對布魯斯道了謝,「無論如何,你都幫了我們很大的忙。」

布魯斯輕輕笑了起來,「不客氣……放心,你們不用擔心,那是我個人體質的問題,我相信不同種族間還是能生下健康的孩子,我現在只希望詹姆斯能平安順利的生產。」

「一定會的……」內心莫名的閃過一絲不安與恐慌,史蒂夫握緊了冬兵的手,凝視著那雙並無恐懼的平靜眼眸,祈禱般的輕聲說著,「絕對會平安順利的。」

 

 

*** *** ***

 

 

「嗯嗯……」

挺著大大的肚子,冬兵側躺在史塔克家澎鬆柔軟的大床上,閉著雙眼,低喘著溫熱的氣息,因史蒂夫貫穿著他,並從身後輕柔的律動而無力的搖晃著身軀。

一邊挺動著腰臀,在冬兵的體內抽插著,史蒂夫的雙手也沒閒著,專心一意的揉捏著冬兵飽滿柔軟的胸脯。

當史蒂夫的手指搓揉著硬挺的乳尖時,從小小的紅腫肉粒內不斷有乳白色的汁液從中滲出,溫暖的乳汁沾得史蒂夫整隻手都是香甜的奶水味,並順著手往下滴落床單。

「嗚……嗚喵……」

敏感的胸部被溫柔而執拗的按摩著,而小穴內又硬又熱的碩大肉棒在他柔韌濕熱的肉壁內淺而輕的摩擦,再加上史蒂夫時不時的輕咬著冬兵顫抖的貓耳,像是泡在溫暖的泉水中的舒適快感讓冬兵發出甜膩軟綿的呻吟。

一邊頂弄著冬兵內側那處總是讓他渾身酥麻無力的點,史蒂夫咬著他的耳朵輕聲問道:「巴奇……舒服嗎?」

「喵……」冬兵先是搖了搖頭,但很快的,在史蒂夫重點式的不斷針對那一點碾壓撞擊的攻勢下,整隻貓軟綿綿的,顫抖著身軀,張著無力合起的嘴唇,像是低喘又像是在呻吟似的叫著:「啊、啊……喵……喵……嗯……舒服……史蒂……史蒂夫……」

得到了滿意答案的史蒂夫笑得心滿意足,更加賣力的操著冬兵。不過為了怕傷到冬兵腹中的胎兒,史蒂夫並不會進得太深,而且進出的速度跟力道也很溫和,卻依然帶給彼此不激烈卻深刻的充實快感。

冬兵從未對史蒂夫坦白過,但他真的愛死了像現在這樣被史蒂夫填滿並搖晃的快感。

自從冬兵懷孕之後,與史蒂夫之間的性交總是如此的溫柔而綿長,一開始原本是為了紓緩冬兵的不適,而不知不覺間,他們的結合除了快感以外,還有更多是為了感受身體毫無隔閡的聯繫在一起般的親密。

所以他們每晚都會像現在這樣,以下身為軸心,全身緊密貼合,以彼此的呼吸及心跳的節奏進行緩慢而穩定的律動。

即使如此緩慢,但快感依然隨著史蒂夫一點一點的往上累積,當冬兵全身一陣痙攣,緊實的肉壁收縮著包裹住史蒂夫的慾望時,從體內擴散開來的濕熱每次都讓冬兵顫抖著唇瓣發出滿足的嘆息。

圈著冬兵因高潮而不住抽搐著的小小身驅,史蒂夫又舔又吻的不斷將唇印在冬兵汗濕的後頸、肩膀及背部,然後輕輕的在他耳邊低語:「晚安,巴奇……」

冬兵知道,史蒂夫總是會幫他處理之後的所有事,然後第二天早上他會在史蒂夫溫暖厚實的胸膛中醒來,所以他什麼都不用做,只是閉上了雙眼,迷迷糊糊的飄盪在半夢半醒的舒適感中。

從史蒂夫小心翼翼的撫摸著自己肚子的動作,冬兵感覺得出來史蒂夫有多愛護著自己跟腹中的三個寶貝。

那讓冬兵心裡又暖又癢,幾乎都要落下淚來。

放任史蒂夫吻著自己,冬兵無意識的在內心裡祈望著,即使在他生產完後,像現在這樣平淡而幸福的日子也能夠永遠過下去。

 

 

*** *** ***

 

 

在冬兵懷孕第60天時,史蒂夫決定向神盾局請陪產假,以便隨時陪著冬兵,以及隨時可能到來的陣痛。

但是一直銷聲匿跡的九頭蛇殘黨卻在此時突然傳出了消息。

消息指出,九頭蛇目前的領導者史特拉克男爵透過隱藏在東歐某處的指揮總部,準備聚集散落在紐約的殘黨,對目前還在重建中的神盾局進行大規模的突襲。

事關九頭蛇,又是如此重大的事件,史蒂夫當然無法不去處理,於是他只好忍痛離開隨時可能生產的冬兵,將他慎重的托付給布魯斯及東尼,與娜塔莎、克林特以及山姆一同前往消息中所指出的基地所在。

由於大部分還留在紐約的九頭蛇殘黨全數都集中在那處秘密基地內,所以迎接他們的是一場惡戰。由於現場是在敵人的基地,對方有熟悉的地緣之便,戰役開始後沒多久,他們就被迫分散開來。

而消息傳回史塔克大樓時,又被東尼誇張的轉述。

在無意中偷聽到東尼跟布魯斯史蒂夫談論起史蒂夫大意落單,並被大量敵人包圍時,擔心不已的冬兵不顧自己隨時都有可能生產的狀況,趁著布魯斯他們不注意溜出了史塔克大樓。

冬兵借走了東尼的藍寶堅尼,透過車上賈維斯的幫忙追蹤,趕到了現場,並一邊暗中狙擊敵人一邊循著Alpha跟Omega之間的連結,終於找到了正在一處小巷內剛處理完一批敵人的史蒂夫。

「你沒事吧?史蒂夫!」

當史蒂夫聽到再熟悉不過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全身一震,轉頭看到佇立在巷子口,自己應該待在史塔克大樓的伴侶嬌小卻大腹便便的身影時,差點心臟病發作。

「巴巴巴巴奇!?你怎麼來了!」

「某人陷入危機我怎能不來幫忙?」面對史蒂夫震驚的表情冬兵只是歪著嘴笑道:「你如果希望我乖乖回去生孩子,那就合作一點快點打倒這些敵人跟我一起回去,懂嗎?」

史蒂夫凝視著冬兵,忽然想起,過去他還是隻小幼犬時,每次不自量力跟別的大狗打架時,巴奇總是會出現來幫助他,就跟現在一樣,一點都沒變。

望著冬兵跟記憶中一模一樣的笑容,史蒂夫既感激又有些傷感,聲音因而有些顫抖,「……謝謝你,巴奇。」

於是他們倆人開始並肩作戰,即使已經很久沒一起戰鬥了,但他們依然就像過去一樣的合作無間。

然而,當他們兩個清掉大部分敵人並隱身在一間屋頂被掀開只剩下四面牆壁的建築物內時,事情突然發生了。

原本冷著臉舉起槍警戒四周的冬兵突然全身大幅震動,彎下腰抓著史蒂夫的手臂,顫抖著咬牙念著他的名字。

「……史蒂夫」

「巴奇!?你還好嗎?」

「我好像要生了……」

史蒂夫聞言頭腦空白了幾秒鐘,才突然大叫一聲:「……什、什麼--!!!?」

「史蒂夫,冷靜一點。」

一邊安撫著史蒂夫,冬兵手扶著開始陣痛的大肚子,臉色很難看,但是史蒂夫現在的臉色比他難看好幾倍。

美國隊長的腦袋開始急速運轉起來,他抱起了冬兵嬌小的身軀急急的問:「你來得及離開戰場回到史塔克大樓嗎?」

「你覺得在……在外面不知道還有多少敵人的狀況下……有可能嗎?」

冬兵臉色蒼白的額頭上不斷冒出冷汗,他咬緊牙關忍受的一陣接一陣的劇痛,「我必須找個安靜整潔的無人地方……你來幫我接生。」

「我!?」

「你不是有學過?」

史蒂夫的確跟布魯斯學過如何在緊急狀態下幫Omega接生,那是為了以防萬一,但是史蒂夫真的沒想過會派上用場。

「但我怕要是萬一有什麼……」

史蒂夫還沒說完就被金屬手臂一把抓住衣領,往下拉差點透不過氣來。

「不要再婆婆媽媽了!你不幫我自己生!」

冬兵一臉凶狠的瞪著史蒂夫,但是下垂且微微打顫的貓耳及貓尾,還有慘白的臉上不斷冒出的冷汗跟濕漉漉的眼神都讓他看起來是那麼的楚楚可憐,史蒂夫心為之一緊,只好點頭,拍拍冬兵的手安撫他。

「……我知道了,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找合適的地方。」

Omega生產時將會散發出濃郁的信息素及大量的體液,這麼一來肯定會將敵人給吸引過來,所以史蒂夫必須快點找個隱密的所在,在那裡替冬兵接生。

鬆開了手,冬兵小力的點了點頭,在史蒂夫將自己輕輕放下後,背沿著一塊破牆往地面坐了下來,閉起雙眼聽著史蒂夫急急忙忙快步遠離的腳步聲,試圖抵禦強烈的不適感。

冬兵呼吸急促的摀著肚子,滿頭大汗的縮在牆角,咬牙忍著間隔越來越短也越發強烈的陣痛。

這三隻小東西也真是太不會挑時間了,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種時候……就在冬兵急促的喘著氣在心中那麼想的時候,突然間,一個低沉的嗓音,在他的身後響起。

「……嘿。」

同時間,一道黑暗的影子遮住了冬兵嬌小的身軀。

「……看我發現了什麼……」訝異的語氣,在冬兵猶如驚弓之鳥般全身一震,警戒的撐起身軀抬頭望過去時,轉成了興味盎然的口吻,「我們被奪走的資產。」

一手抵著破牆的邊緣,一手舉著巨大的槍,出現在冬兵身後的是一隻身形高大,臉上帶著骷髏面具的灰狼,身上的戰鬥裝甲上畫著十字交叉骨的圖案。

 

 

 

 

 

 

TBC

 

___

 

 

沒事,放心,冬喵不會被帶走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