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Feelings of a Tail (2)

第一篇走這裡

盾汪冬喵,這一篇開始追加ABO設定,O的冬喵出院同居後不久就突入發情期,於是身為A的盾就……的PwP

天然黑X口嫌體正直、擬半動物化、獸耳注意(本來想要完全動物型態的,但寫到一半突然發現爪子不好擴張所以就改人型了(什麼鬼理由(不過體型差還是存在的(參考圖如下

如圖所示,各種雷慎入

___

 

 

一個原本神清氣爽的早晨,在晨跑完回來的史蒂夫聞到從冬兵房裡飄散出來某種像是剛烤好的蜂蜜奶油鬆餅的氣味時,瞬間轉化成淫靡曖昧的氛圍。

史蒂夫搖著尾巴,驚喜的奔到了冬兵的房門口,打開房門的同時,香甜的氣味立刻撲鼻而來,雖然窩在被窩中的冬兵乍看之下睡得正熟,但當史蒂夫走近一看,冬兵的雙頰泛著玫瑰般的艷紅,皺著眉,額上滲著汗珠,低喘著濕熱的氣息,而最明顯的是從冬兵身上散發出的濃烈甜蜜的Omega信息素,彰顯著他已正式進入了Omega的發情期。

他終於等到了。史蒂夫興奮的在心裡想著,然後脫光了自己的衣服爬上了床。

雖然自從冬兵出院後他就跟史蒂夫住在了一起,不過至今過了一個多月,史蒂夫並沒有對冬兵做出太多的肢體接觸,而且他們還是分房睡。

因為他之前在神智不清的狀態對冬兵做出了近乎強姦的行為,還弄得他重傷住院,所以史蒂夫不願再去強逼冬兵,而且他們之間的體型實在差太多了,平常狀態下要不傷到冬兵順利做愛似乎有點困難,所以他在內心暗自決定要等到冬兵進入熱潮期,做好了生育準備的肉體足以接納史蒂夫的侵入後,才會再次擁抱他。

將鼻子湊近冬兵的頸項間,史蒂夫嗅聞著從冬兵體內散發出的香甜氣息,牽起了嘴角想,現在冬兵的身體應該已經準備好了。

「……巴奇……」雙手抵在冬兵兩旁的床單上,低頭看向顫抖著濕潤的睫毛,像是難受的喘著氣的冬兵,被引發出深沉情慾的史蒂夫情不自禁的伸出舌頭舔了舔冬兵熱烘烘的臉頰。

「嗯……」發出細碎的呻吟,冬兵眉頭皺得更緊了,他動了一下身體,緩緩睜開了眼睛。

才剛眨了眨眼,還沒搞清楚狀況,冬兵就被近在眼前的史蒂夫的笑容嚇了一大跳。

「喵啊!

房內響起了冬兵驚慌的叫嚷聲,雙腳猛地往對方的下體一踢,接著在史蒂夫因疼痛而稍微往上退開後,冬兵躍起跟史蒂夫相比顯得嬌小的身軀想要逃離,然而大型金毛很快的從背後抱起了差一點就跳下床的他,輕鬆的就將胡亂舞動著四肢的小黑貓舉在半空中,微笑著摩蹭著他那紅通通的臉頰。

「放開我!」被高高舉起,臉被摩蹭著的觸感讓冬兵渾身起了一陣顫慄,炸毛的小黑貓豎起了尾巴及貓耳,踢動著雙腿,雙手在史蒂夫的手上亂抓一通,但史蒂夫卻不為所動,反而用嘴咬下了冬兵身上早就被他自身分泌出的體液浸濕的睡褲。

燥熱的肌膚碰觸到冷空氣的瞬間,冬兵全身都抖了一下,反射性的縮起了身軀,貓尾往下垂,貓耳也捲了起來,顫抖著嘆出軟軟的嗚咽。

「嗚喵……」

抬起頭舔去冬兵大腿內側從他後穴中流出的溫熱液體,看著他前方抖動著緩慢勃起的紅嫩性器,史蒂夫用著招牌的陽光笑容,說著近乎下流的話語,「你都濕成這樣了,應該已經準備好被我操吧?」

「喵……!?」被說中的冬兵臉紅得像熟透的櫻桃,從剛才他的小腹內,以及後穴內都濕濕癢癢的,特別是在聞到史蒂夫身上的雄性氣息、看到他那根大得不可思議的老二時,從內部升起的渴望弄得他渾身發疼。

自身內部湧上的熱潮讓他的內部器官不由自主的痙攣著,彷彿在盼望被史蒂夫貫穿、填滿,為他懷孕,生下他的孩子。但他的自尊心以及上一次被史蒂夫強暴的慘痛記憶讓他不想也不敢承認這一點。

「才、才沒有!就……就算是也不要被你操!」被史蒂夫抓在手中的冬兵忍著羞恥跟難耐的燥熱與快感,胡亂擺動著四肢,「你他媽大得要命,我會被你操死!」

冬兵不曉得自己一時情急之下脫口而出的話有多傷史蒂夫的心,史蒂夫原本滿面的笑容垮了下來,皺起了眉,將不斷掙扎的冬兵抓到了自己的大腿上,一臉難過的望著驚慌失措的冬兵。

「我知道對你來說我太大了,所以我等你,從你住院一直等到現在……所以你別怕……」

廢話!你他媽以為我是為什麼入院!?還不就是被你那根該死的大老二操壞我的肚子的!冬兵只能在心中怒吼,因為他的咒罵全部都被史蒂夫堵在了嘴唇中。

口腔內被溫熱濕軟的舌頭侵入的感受讓冬兵掙扎了一會,就在史蒂夫執拗的舔拭著內裡的敏感黏膜時不由得軟化了下來。貓咪的舌頭長著倒刺,照理說應該會扎得史蒂夫疼痛。但史蒂夫似乎不怕疼般的用自身的舌頭愛撫著冬兵的舌頭,而兩手的大拇指更是壓著他的乳尖忽重忽輕的揉捏著,弄得冬兵像是泡了蜂蜜的鬆餅般軟綿綿的癱在史蒂夫的懷中。

貓耳往下貼在頭上,貓尾纏繞上史蒂夫的手臂,冬兵服服貼貼的閉著眼睛,不時從兩人黏呼呼的唇齒間吐露著濕熱甜膩的嘆息及呻吟,顫抖著承受著史蒂夫帶給他的快感。

由於太舒服了,在史蒂夫的手指侵入冬兵的股縫間並輕輕摩蹭時,冬兵只是震了一下,稍微睜開了濕漉漉的灰藍有些緊張的看了一下史蒂夫,卻沒有反抗的意思。

「放輕鬆,巴奇……我說過以後我會小心的,」史蒂夫輕輕啃咬著冬兵柔軟富有彈性的紅潤唇瓣,低沉飽含著情慾的嗓音,一手抱著又軟又香的冬兵,另一手沾了些從他暖和的下體湧出的溫熱液體,中指慢慢的潛入因緊張而收縮著的小洞中,柔聲說道:「這次我會好好的幫你擴張。」

「喵啊、啊……」被侵入的異物感讓冬兵忍不住仰起頭,用力抓住了史蒂夫的手臂。

雖然有被撐開來的異物感,但並沒有上次史蒂夫強硬的貫穿冬兵時的撕裂痛感,所以冬兵急促的喘了幾口氣後,放鬆了身體,讓史蒂夫能輕易的深入。

當手指毫無阻力的就整根沒入時,史蒂夫忍不住驚嘆冬兵體內的柔軟濕熱。他們倆都知道這是由於冬兵現在身處於發情期,所以內部對於Alpha的侵犯早已做好萬全的準備,甚至不需要多久的擴張,溫柔的內部不斷湧出溫熱的體液,自主潤滑著,緊密而溫柔的包裹住史蒂夫的手指的肉壁不住收縮、蠕動,像是在對史蒂夫做出進一步的邀請。

在冬兵內部大膽的邀約下,史蒂夫很快的深入了三根手指,確認足夠接納自己的大小後,抽出了手指,將巴奇轉了個身,從後方抵著冬兵濕淋淋的紅嫩穴口。

入口處被高熱的硬物頂開來的刺激讓冬兵全身大大的震動,忍不住低下頭看著抵在自己被史蒂夫的大腿分開來的濕搭搭的雙腿間,那一根已經破開自己入口的龐然巨物,原本染著紅潮的臉都失去了血色。

入口處被頂開來所帶來的撕裂痛讓冬兵不禁想起了上一次被硬生生捅穿的慘痛經驗,不由自主的害怕起來,再度開始拼命掙扎。

「真的不……要……那很疼的……啊……喵啊……不要……嗚喵……啊……啊……」

但是史蒂夫堅定的抓著冬兵的腰,一點一點的將因被捅開來的脹痛而全身小幅痙攣的小黑貓壓到了自己怒張的性器上。

當全部都進去之後,冬兵停止了掙扎,肩膀激烈的起伏,無聲的流著眼淚。

「……嗚喵……」

「巴奇?你還好嗎?」

由於背對著所以看不見冬兵的表情讓史蒂夫有點擔心的將臉湊過去,下巴抵在冬兵的抖動著的肩膀上,往他的臉上看去,愣了一下,緊接著露出放心及得意的笑容。

浮現在冬兵染滿紅潮臉上的明顯是因性的快感而恍惚的表情,貓耳顫抖著,眼眸中搖曳著情慾與熱潮,微張的紅唇喘息著濕熱的氣息,而柔軟的內部更是不住收縮絞著史蒂夫的陰莖,毛毛的貓尾纏上了史蒂夫的手,難耐的扭動著的腰像是在要求他動起來。

於是史蒂夫毫不客氣抓著冬兵的腰,擺動著臀部,開始了律動。

緩慢的抽送在冬兵越發高亢的呻吟聲中也跟著越發快速激烈。摩擦的水聲及肉體拍打的撞擊聲在室內回響著。

「不疼吧?是不是很舒服?」史蒂夫邊問,邊不斷抓著冬兵的腰,猛力往上對著冬兵的性感帶頂撞。

冬兵被撞得渾身酥麻,舒服得不得了,幾乎就要點頭稱是,但他搖搖欲墜的自尊與羞恥心硬是讓他咬住了下唇不肯坦率表達,只是張開了因快感而顫抖的唇瓣,隨著史蒂夫的律動抽插所帶來的強烈刺激而喵喵叫。

「喵、喵、喵……」

脹紅了臉,冬兵拼命的搖頭,濕淋淋的臉上全是淚水跟唾液,當史蒂夫刻意的在他的性感帶上碾壓攪動時,他忍不住抽搐著射了出來。

冬兵還來不及體會高潮的餘韻,史蒂夫就抱起了他,將他轉過身,正面相對,一邊吻著他一邊將他壓倒在床上,接著抓住他的腳踝,分開他的雙腿一口氣用力貫穿了他。

由於體型的差異,在加上冬兵之前就被操得很開,所以史蒂夫竟然就這樣直直闖入了冬兵脆弱的Omega器官最隱密的第二重入口。

「啊啊!?」體內深處私密的入口處突然被頂開的撕裂痛及酸脹感讓他全身顫慄,瞪大了雙眼仰起頭,弓起背高聲驚呼。

「不要!那……那裡好怪……好疼……不要撞那裡……嗚嗚……」

但史蒂夫溫柔的吻著冬兵的小腿肚安撫著啜泣的冬兵,下身卻更加激烈的往冬兵的子宮內衝撞。直撞得冬兵疼痛與快感交織,難以忍受得扭動著身體,眼淚直流。

「生我的孩子好不好?」史蒂夫加快了侵略的速度,猛力撞開冬兵體內深處那處狹小的肉環,一手抓著他的腳踝,一手覆在冬兵被頂得不斷突出的小腹上溫柔的撫摸著。

從不停地被頂撞的體內深處所湧上的快感讓冬兵全身不住的痙攣,眼淚、唾液、子宮內流淌而出的愛液讓他就像被水浸淫的小貓,無力的搖著頭,在超載的快感中嗚咽。

察覺到自己快要到達巔峰,史蒂夫加快了速度跟力道,每每頂入深處就低聲問一句:「讓我射進這裡面,成為你的Alpha好嗎?巴奇?好嗎?」

「喵、啊、啊……喵……嗚……嗚……」

被強力上下搖晃得頭昏腦脹的冬兵本來還想賭氣說,他才不想懷孕,更不想生史蒂夫的孩子。但當他睜開了被淚水模糊的視線,望見史蒂夫臉上迫切而著迷般的神情時,他怎麼也說不出拒絕的話語。

「好……好……我……我給你生……嗯嗯……全部射進來……成為我的Alpha……」

在被劇烈搖晃的衝擊及快感下,冬兵依然努力斷斷續續的回應史蒂夫的要求。

獲得了允許的史蒂夫滿心歡喜,用力抓著冬兵的腰,瘋狂般的挺動著腰猛烈抽插著,直到重重的插入最深處,脹起了陰莖結,一股一股的將精液射入冬兵痙攣的子宮內

「喵啊、啊啊啊!」

體內深處的敏感器官被滾燙的液體灌滿的刺激讓冬兵繃緊了身子,仰起頭,發出了高亢的叫喊,然後像斷線的木偶倒在了濕黏發皺的床單上大口喘著氣。

將精液全部射進冬兵體內後,史蒂夫俯身緊緊擁住了抽搐的冬兵,陶醉的吻上了他的唇,一手撫摸著他的小腹。

雖然史蒂夫的結卡著冬兵的子宮口的酸脹感讓他非常難受,但史蒂夫不停的吻著他,而被溫柔的大手撫摸著的小腹麻麻癢癢的,莫名的滿足感讓冬兵忍不住輕輕的笑了出來。

「我愛你,巴奇……」

史蒂夫在他耳邊那麼低訴著,冬兵想了又想,最後還是只回了一個音節。

「嗯。」

 

 

 

 

 

 

___

 

 

附贈奇怪的塗鴉

_

這一篇的冬喵就是一隻傲嬌小黑貓
雖然族群不同但冬喵大概懷了(。
之後害喜或是因為懷孕有什麼不便時他就會拿史蒂夫出氣,一邊摸著肚子一邊罵「都是你跟這些小傢伙啦,害我都吃不下牛排了」之類的
然後史蒂夫就會滿臉幸福洋溢的笑容的捧著生菜沙拉任冬喵打罵等等

(這系列簡單來說就是滿足我個人的惡趣味沒什麼好說的(就是這麼老實)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