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10)

前面章節:(1)(2)(3)(4)(5)(6)(7)(8)(9)

雖然隊長哭到我都快認不出哭字了但這一回很甜的

___

 

 

扭過頭望著從身後緊抱著自己的這個陌生的金髮男人那雙因黑暗而顯得暗沉的藍眼睛中不斷滾落自己肩膀的透明水珠,巴奇(這個男人是這麼叫他的,所以他想巴奇應該是他的名字)伸出了手,碰上浸濕了自己肩膀衣物的滾燙液體。

巴奇的腦袋一片空白,他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不知道這個男人是誰、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誰,然而不知道為什麼,這個金髮男人的眼淚讓他的心臟很難受。

現在占據著巴奇心中唯一的想法只有:他不能讓這個男的再哭下去了。

發自內心的莫名衝動使得巴奇無法不張開嘴,對這個即使哭得很厲害,也還是不肯鬆開緊抱著自己的雙臂的力道的男人,說出近似祈願的請求。

「……你不要哭好不好?」

聽見巴奇的要求,史蒂夫瞪大了雙眼,察覺到巴奇望著自己的那一雙灰藍中依然帶著關心,原本哀傷沉痛的心中開始燃起一線希望,努力忍住抽噎的聲音,開口問道:「……你為什麼……不要我哭?你記得我是誰嗎?」

巴奇愣了一下,垂下睫毛,將沾染了史蒂夫淚水的右手放到自己左胸,感受著浸透過布料的濕熱,搖了搖頭,不太確定的說道:「我不記得……但……你哭的話我這裡會很難受……所以你別哭。」

看著巴奇的眼眸,史蒂夫無法抑制顫抖著的嘴唇,喃喃的念著這個再次遺忘了自己的,他心愛的人的名字,「巴奇……」

他的巴奇即使失去了記憶,依然會因為自己哭泣而感到難受。

認知到這點,史蒂夫不但沒順著巴奇的要求停止哭泣,反而哭得更厲害,並更加用力的將巴奇緊擁在懷中,泉湧而出的淚水幾乎將巴奇肩膀的衣物浸透。

剛開始,不知所措的巴奇只是任由史蒂夫抱著自己哭泣,雖然心中充滿著疑惑及迷惘,而且也為了史蒂夫的哭泣而感到難受,但他決定先讓這個男人好好的哭個夠,等他哭完他再詢問他事情。

然而不論巴奇等多久,史蒂夫依然哭得沒完沒了,彷彿他的眼淚永不停歇。

巴奇一方面想要找出有什麼能擦拭眼淚的東西,一方面也被史蒂夫的力道抱的很不舒服,於是他忍不住開始扭動著身體,想要從史蒂夫懷中掙扎脫出。

感受到懷中巴奇的動作,史蒂夫加強了環抱著他的力道,用帶著濃濃鼻音的嘶啞嗓音在巴奇耳邊說道:「別動,巴奇……你的腳受傷了。」

「我的腳受傷了?」

巴奇驚訝的低下頭看向自己的雙腿。由於前幾天已拆除石膏,而且他又穿著長褲,所以乍看之下並沒有什麼狀況。

「看上去還好啊?我也不覺得痛……」說著,巴奇想要擺動自己的腿,但才剛要有所動作,察覺到巴奇內心想法的史蒂夫就反射性的開口,近似怒吼般的大叫:「別動!」

突然被史蒂夫大聲訓斥,巴奇嚇了一跳,縮起身體驚恐的看向明明還在哭泣,卻發出嚴厲低吼的男人。

「……對不起,我只是……」從巴奇眼中看出對自己的恐懼,史蒂夫像是突然被一桶冰水澆下,渾身冰涼,心痛如絞,馬上道歉安撫,「你別怕,我沒有惡意,相信我巴奇,我絕不會害你。」

沉默的凝視著史蒂夫一會,恐懼逐漸退去,巴奇點了點頭,堅定的,沒有一絲懷疑的說道:「我相信你。」

毫無理由的,就算他對這個男人沒有任何記憶,他也覺得自己可以無條件的相信這個男人。

巴奇並不知道,他這句短短的話,在史蒂夫心中造成多大的震撼。讓他必須要拼命忍耐才能不讓眼淚再次流下來。

「……謝謝你願意相信我,巴奇。」但即使再怎麼忍耐,史蒂夫的聲音依舊無法停止顫抖。

面對失去了記憶,卻依然如此輕易的就對自己付出信任的巴奇,史蒂夫的內心被難以想像的震驚與感動充斥著,才剛有所歇息的淚水又再度聚集在眼中。

但最後史蒂夫還是忍住了,他抬起頭將手掌放到濕熱的眼上,用力一抹後,低頭望向巴奇,「雖然看起來還好而且你不會痛,但是你骨折了,所以你千萬別動。」

他真是糟糕透頂了。

一邊對著巴奇說明,史蒂夫一邊在心中怒罵著自己,居然只顧著讓自己陷入激動哀傷的情緒,而忘了巴奇才是那個最重要、最應該接受幫助的。

因為巴奇不會覺得痛,而且他喪失了記憶,所以事情可能會變得很複雜。

之前巴奇願意忍著不動是因為他愛著史蒂夫,只要是史蒂夫的願望他都會盡可能的做到。然而現在這個忘了史蒂夫的巴奇,是否願意相信史蒂夫的話都還是未知數。

現在不是他像個娘們哭得唏哩嘩啦的時候了,史蒂夫必須盡快尋求幫助,現在最重要的事,應該是趕緊按下呼叫鈴通知醫生前來,還有跟布魯斯他們連絡。

想到這裡,史蒂夫胡亂的掀起上衣,將哭得濕淋淋的臉隨意擦拭之後,終於放開了巴奇,爬下床,站起身走到床頭邊伸手按下了呼叫鈴。

在對著另一邊簡單明瞭的敘述了一下狀況,在接到醫師表示立刻趕來的訊息後,史蒂夫轉向巴奇,走過去握住他的手,做了一個深呼吸,認真誠懇的望著巴奇。

「醫生很快就會來了,在這之前,我求你巴奇,請你好好的躺著,不要亂動。」

雖然什麼都搞不清楚,但史蒂夫的表情看上去是如此的真誠與懇切,巴奇只能點頭,然後在史蒂夫的幫助下仰躺在床上,等著醫生的到來。

 

 

*** *** ***

 

 

研究了影片的內容一整晚,布魯斯直到天快亮才回房稍作休息,但才剛闔上眼就接到手機中史蒂夫突如其來的緊急通知:巴奇突然喪失了所有的記憶。

雖然史蒂夫在手機中提到不急,有醫師在對巴奇進行診療,所以等布魯斯有空再過來就好,但布魯斯依決定立刻動身趕過去。

由於東尼陪著布魯斯一起熬夜,剛剛才跟著自己一起離開各自回房,所以布魯斯在囑咐了賈維斯除非東尼自己醒來不然千萬別吵醒他後,由自己駕車趕往醫院。

當布魯斯趕到病房內時時,巴奇正躺在病床上,史蒂夫緊握著他的手,面色沉重。而巴奇的表情像是迷惑又茫然,一雙眼睛直盯著史蒂夫。

在與剛好要離開的醫師擦肩而過並點頭致意後,布魯斯快步走到床邊,關切的看向巴奇。

當看到巴奇望著自己的眼神像是望著一個陌生人,布魯斯馬上單刀直入的對史蒂夫問道:「關於詹姆斯的狀況……可以將詳細的狀況告訴我嗎?」

「班納博士……感謝你特地過來……」史蒂夫的眼睛又紅又腫,表情緊繃,整個人看上去糟糕透了,但他依然努力保持著冷靜的把剛剛發生的事情簡略但清楚的敘述給布魯斯。

在史蒂夫說明的過程中,巴奇就像個好奇的孩子般將視線在史蒂夫跟布魯斯臉上來回。

在聽完史蒂夫沉痛的說明剛才發生的狀況後,布魯斯抿住了嘴唇,將手放在下顎,一邊思考一邊看著巴奇。

從剛才史蒂夫的敘述中,巴奇是夜晚睡覺時,突然發出悲慘的尖叫,並痛苦的捲縮成一團,最後不斷念著自己的相關資訊,卻在安靜下來後失去了記憶。

而方才經過了醫師的初步診療結果,巴奇似乎是完全喪失了記憶。

望著史蒂夫心有餘悸的模樣,布魯斯在心中有些同情的想著,如果是類似冬兵被改造的影片中那樣慘烈的尖叫聲的話,也難怪史蒂夫會神色如此糟糕。

但現在最重要的是,為何巴奇會突然失憶?

布魯斯還記得下午他們離開前巴奇一點異狀都沒有,還能配合史蒂夫與他們交談,甚至開玩笑。然而才經過十幾小時,巴奇就突然喪失了記憶。這實在太過於突兀,唯一讓布魯斯覺得有可能的原因,就是昨天他跟東尼來訪時,東尼脫口而出的前額葉切除術這個詞。

可是,布魯斯回想當時的畫面,在東尼話出口的當下,一直到他們離開前,巴奇的表情一點變化都沒有。還是說是巴奇隱瞞得太好了?或者刺激是延遲性的?直到睡眠時才經由潛意識爆發出來?

不管真相如何,布魯斯必須先確認,巴奇的記憶究竟是否真的完全喪失,有沒有保留下來的部分?

於是布魯斯對著巴奇展現出善意的笑容,開口問道:「……你好,你還記得我嗎?」

見巴奇很快的搖了搖頭,布魯斯感到有些難過,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來,只是保持溫和的微笑,對巴奇自我介紹,「我是布魯斯班納,你的朋友。」

看著布魯斯,又看向史蒂夫,巴奇有些不確定的開口回道:「……朋友?」

「是的,我們是朋友,」在史蒂夫點頭之後,布魯斯也跟著點頭,接著往下問道:「你是否記得什麼?比如說……今天是西元幾年幾月幾日?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皺起臉,巴奇很努力的在空白的腦袋中回想著,但最後只是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我什麼都想不起來……我甚至不知道我的全名是什麼……」

停頓了一下,巴奇看向史蒂夫,「你叫我巴奇……所以我是巴奇對吧?」

「是的,你是巴奇……」

低聲回答著巴奇的疑問,史蒂夫的眼眶不自覺得又開始泛紅。

「……對不起?」看到史蒂夫又要開始哭,巴奇連忙有些驚慌的開口道歉,「我說錯了什麼嗎?」

「不……巴奇你沒錯……你什麼錯都沒有……」輕輕搖頭,史蒂夫加強了握著巴奇手的力道,對巴奇擠出笑容,但淚水還是無法抑止的從眼角滑落臉頰。

布魯斯安靜而沉默的站在一旁,帶著憐憫與同情的望著他們兩人。

「……你不要再哭了,」巴奇輕輕用手背抹去史蒂夫臉上的淚水,小聲的問道:「……我是不是……應該離開比較好?」

「不!」史蒂夫瞪大了雙眼,緊張的將巴奇的雙手緊緊包覆在自己的掌心中,焦急而驚慌的大聲問道:「你為什麼會這麼想?」

即使巴奇剛才已經從史蒂夫跟醫師口中得知自己似乎除了喪失記憶之外還喪失了痛覺,但對於史蒂夫的力道是如此的強,但自己的手不會感到疼痛這一點,他依然感到了些許奇妙的困惑感。但巴奇並沒有表現出來,只是眨了眨眼,望進史蒂夫驚惶的眼眸。

「因為你每次哭都是因為我。」

巴奇簡單而直接的回答讓史蒂夫倒抽一口冷氣,並深刻的感受到自己的窩囊跟無能為力。

說起來,最一開始,冬兵會主動回到史蒂夫身邊,似乎也是因為史蒂夫的眼淚。

但他不該再如此放任自己哭泣了,特別是在巴奇現在失去了記憶的狀況下。

「……對不起,巴奇,我會努力試著不哭泣,所以請你留在我身邊。」

說著,史蒂夫將沒有握著巴奇雙手的另一隻手伸向了巴奇的臉龐。因之前哭過而顯得份外低沉的嗓音振動著巴奇的耳膜及心臟。巴奇忍不住錯愕的感到自己的心跳因為史蒂夫而加速,臉頰也突地一陣燥熱,連忙低下頭。

見鬼了,他為什麼會對這個男人心動,卻又覺得一切是理所當然?他甚至不知道這個男人叫什麼……對了。

巴奇猛地抬起頭,盯著史蒂夫的臉,雖然明白他一問出口,這個男人肯定又要難過,但他也不可能一直不去問,於是猶豫了一會,巴奇還是下定決心開口問道:「你叫什麼?」

果不其然,史蒂夫一瞬間閃過寂寞的悲傷表情,但他馬上露出了笑容。

「……我是史蒂夫羅傑斯,而你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我都叫你巴奇,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握著巴奇的雙手,輕聲細語的對巴奇說著他們之間的事,直到最重要也最關鍵的一點,「也是我的丈夫。」

「……丈夫?」巴奇驚訝的瞪大了雙眼,喃喃的重覆了一遍。

史蒂夫堅定而深情的微笑著,「是的,巴奇……雖然你不記得了,但我們已經正式結婚了。」

「哇喔……所以我們……」

「是的,我們相愛。」

望著史蒂夫的笑容,巴奇毫無反抗與懷疑的接受了這個本該驚天動地的消息。

因為這樣一切都說得通了,為什麼這個男人會為了自己淚流不停,又為什麼自己會為了這個男人的眼淚而感到心痛。

原來是因為他們相愛。

內心同時湧上了興奮與酸楚,巴奇聲音有些顫抖的對史蒂夫說道:「……抱歉,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沒關係,巴奇,」史蒂夫微笑著,將心中的想法告白出來,「即使你沒有記憶,只要你還活著,只要你還在我身邊……那就夠了。」

凝視著史蒂夫的眼中閃動著水光,巴奇感動莫名的低嘆,「我想……你真的很愛我。」

「你也很愛我。」輕聲說著,史蒂夫將額頭靠在巴奇的額頭上,閉上了眼睛。

「……是嗎?」在失去了記憶後巴奇第一次笑了,他瞇起了雙眼,將手放到了史蒂夫因淚水而濕熱的雙頰上,低聲問道:「我也愛你嗎?」

「是的……你一直都用你所有的生命跟靈魂在愛我……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想辦法回報同樣的愛情。」

誠摯深情的將對他心愛的丈夫輕聲訴說著,史蒂夫的嘴唇自然而然的貼近了巴奇。

「……我想,你已經做到了。」巴奇輕輕笑著,稍微抬起下巴,用自己的唇接過史蒂夫的。

即使遺忘了記憶,深厚的感情依然存在,那麼這兩人之間就沒有什麼難關過不了。

由於怕打擾到他們,所以一直安靜望著眼前兩人親暱景象的布魯斯,在心底那麼想著,原本有些消沉的心情也不禁樂觀了起來。

 

 

 

 

 

 

TBC

 

___

 

失去記憶也要繼續在別人面前狂秀恩愛的兩人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