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8)

前面章節:(1)(2)(3)(4)(5)(6)(7)

爆字數的甜肉慢慢吃~不多了(咦

___

 

 

在史蒂夫側抱著自己走進浴室的過程中,巴奇只是安靜而順從的靠在史蒂夫的胸前,並熟練的用右手繞過史蒂夫的後頸,搭著他的右肩穩定自己的姿勢,以便在移動時能讓史蒂夫能少費點力。

由於周遭的人都千叮嚀萬囑咐(不管是他的主治醫師、布魯斯,還是最囉嗦、最嘮叨、最操心、最關懷巴奇的,這個正小心而堅定的抱著他的金髮男人)在骨裂完全癒合前絕對不能貿然使用雙腳,所以理所當然的,每當巴奇需要離開病床時,史蒂夫就是他的雙腳。

即使東尼無償的提供了巴奇一台由史塔克工業特製的頂級電動輪椅,但短距離移動的時候(比如說現在這種從病床上移動到浴室裡的距離)史蒂夫都會用以克林特的玩笑話來說,新娘抱的姿勢抱起巴奇來移動。

雖然一開始巴奇內心有些抗拒,特別是在有他人在場的時候--畢竟他是個力量與體格都足以與史蒂夫對抗的大男人--而且又擔心會造成史蒂夫的負擔,然而巴奇也知道,史蒂夫會那麼做都是為了不去碰撞到他骨折的雙腿。

而且每當抱起巴奇,感受到雙臂中甜蜜的重量時,史蒂夫的臉上都會浮現出一種洋溢著幸福與安心的表情。可以在貼近到足以感受氣息的距離將自己最喜歡的史蒂夫的笑容盡收眼底,巴奇縱有再多不滿,也都轉瞬間消失無蹤。

當然,再稍微遠一點的地方,比如說到醫院的屋頂以吹風之名做個小小的約會之類的時候,巴奇就不會讓史蒂夫抱著了,這時候史蒂夫就會將巴奇抱到輪椅上,(明明是可以電動控制移動,但史蒂夫非要親手推)然後兩人一邊聊天一邊散步。

雖然身處醫院,他們卻依然甜蜜,甚至比起入院前更加黏膩。而這間醫院裡的眾人也早已對史蒂夫抱著巴奇走過來走過去,或是推過來推過去的恩愛畫面司空見慣。所以巴奇也不知不覺間養成了在史蒂夫伸手過來時主動伸出手抱住他脖子的習慣。

即使是自身全裸的狀況下也是一樣。

史蒂夫默默的看向如此信賴自己的巴奇,內心滿是心滿意足的喜悅。

在抱著巴奇進入浴室之後,史蒂夫將巴奇小心翼翼的放入了能夠容納兩個正常男性大小的浴缸內,讓他坐好後抓起了蓮蓬頭,坐在浴缸旁的一個圓型的小小塑膠椅上,將水溫調整至適當的溫度後,抓起巴奇的右手,將水沖在上面。

「這樣的水溫可以嗎?」

「嗯。」

在看到巴奇點頭後,史蒂夫才將熱水沖到了巴奇身上。

在要將水沖到巴奇的頭上前,史蒂夫也不忘提醒他閉上眼睛。全身被熱水沖得暖呼呼濕淋淋的感覺讓巴奇舒服的瞇起了雙眼,任由史蒂夫替自己服務。他知道史蒂夫喜歡一切能觸摸自己的行為。

比如說在幫忙舒展雙腳的時候,或是擦澡的時候,史蒂夫總是鉅細靡遺的撫過巴奇的每一吋肌膚,溫柔而細膩的用他的掌心、指腹滑過,從腳趾直到頭頂。而巴奇也喜歡被史蒂夫像是心肝寶貝般呵護的感受,所以他也總是放鬆的去享受。

將洗髮乳倒在自己的掌心中,史蒂夫在巴奇短短的棕髮上揉搓起泡沫,聽到巴奇舒服的嘆息以及放鬆的肢體,臉上自然而然的浮現起笑容,更加細心的按摩著巴奇的頭皮。感覺到指間巴奇的髮絲,史蒂夫不禁想起前不久剛看到巴奇將頭髮剪短時的模樣,他忍不住把現在受盡了折磨苦難而憔悴的巴奇與過去那個俊俏且意氣風發的青年重疊在一起,難以抑止內心的震撼與感傷,眼淚又止不住的落下。

關於自己容易落淚這件事史蒂夫自己也覺得很糟糕,他也試著忍耐,除了一個大男人動不動就哭很窩囊以外,也會讓巴奇擔心。

但他過去不是這樣的,在未注射血清時,記憶中史蒂夫只哭過一次,就是在他母親過世的時候,而那時巴奇也一直陪在他身邊。即使是後來巴奇摔落火車之後,史蒂夫也沒有哭泣過,他麻木的心中一心只想著報仇,殲滅所有九頭蛇,然後……然後?

不可思議的是,史蒂夫從沒有去想過殲滅九頭蛇之後的事。然而自從在未來甦醒後--正確來說,是與巴奇再次重逢之後--他的淚腺就變得很發達。只要事關巴奇,他的眼淚就像是源源不絕。

現在回想起來,巴奇摔落火車時,史蒂夫沒有哭泣也許是因為他從不曾想過沒有巴奇的未來。

他無意識的抗拒著去正視巴奇已不在身邊的事實,屏蔽了內心真實的情感。而當他再次見到了巴奇,知道他還活著,而且受盡了折磨時,史蒂夫一直下意識封閉著的傷痛與情感猛烈的湧起並衝破了內心的閘門,再也無法關閉。

他愛著巴奇,由於太深沉、太親密、太自然,以至於直到失而復得之後,史蒂夫才終於查覺到內心的感情。也才終於明白到巴奇也一直愛著自己,他欠巴奇太多了。

還好,一切都還不算太遲。

他心愛的人現在已經回到了他的懷中,雖然失去了大半的記憶,帶著一身的傷痕與難以痊癒的無痛症,但史蒂夫發誓他這次一定會好好的保護他、珍惜他、照顧他、用一生去愛他,絕不再讓巴奇受到任何傷害,他會盡所有的能力,讓巴奇可以一直開開心心的度過今後所有的人生。

溫柔而深情的望著巴奇,史蒂夫在心中誠摯的對著巴奇發誓。

在把巴奇頭髮上的泡沫沖乾淨後,史蒂夫站起身拿起衛生皂又走回來時,看到巴奇甩了甩頭,並將濕搭搭的髮絲撈起,滴著水珠的肌膚染著漂亮的緋紅,微微張嘴嘴吐出濕熱的喘息,有些慵懶的歪著頭像是欲言又止的望著自己的模樣,剛才一直強迫自己保持的平常心無可避免的開始躁動了起來。

但史蒂夫暗自做了個深呼吸,然後擠出笑容走過去重新在浴缸旁坐下,將肥皂泡沫抹在手上後,開始替巴奇清洗著身體。

濕熱柔滑的觸感從緊貼的掌心內傳遞而來,讓史蒂夫的心臟怦怦直跳,而巴奇不時發出的舒服的嘆息在浴室內響起的回音更是讓史蒂夫幾乎無法克制內心蠢蠢欲動的綺想與慾望。

但不行,巴奇的骨折還沒好,性行為只會造成他的負擔。

在內心訓誡著自己,史蒂夫的手滑到了巴奇的胸前,由於沒有痛覺,所以巴奇的身體並不敏感,史蒂夫也有意無意的在滑過乳頭時放輕了力道,所以上半身洗得很順利。

接下來是下半身,史蒂夫刻意避開了股間,先從雙腳開始洗起。在住院的期間,史蒂夫每天都會按摩以及幫助巴奇舒展雙腳的肌肉,所以他很熟練的將巴奇的腳稍微抬起,一根一根的摩過巴奇的趾間。每次按揉著巴奇的腳踝時,史蒂夫總會感到莫名的興奮,還有想要輕輕啃咬的衝動,當然他每次都忍下來了,他可不能讓巴奇以為自己有什麼特殊的癖好。

從頭到尾,巴奇都只是閉著眼睛,坐在浴缸中享受著史蒂夫的雙手在自己身上遊走的舒適感受。

直到了最後剩下的一處。史蒂夫的呼吸不由自己的急促了起來,急忙仰起頭連作幾個深呼吸,壓抑著難以言喻的慾望,有些顫抖著的將手探入了巴奇的私處。握起了巴奇軟軟的陰莖,他忍不住像是被鬼迷心竅般套弄了幾下,另一隻手則在臀縫處摩擦著。

「嗯嗯……」

重要部位被泡沫以及濕熱的手掌所帶來的微弱刺激引起了巴奇的皺眉悶哼,史蒂夫馬上像被電到般的放開手,慌張的開口道歉:「抱歉巴奇!我不是有意的!」

「……史蒂夫……」但巴奇只是半睜開眼,望向臉紅而無措的史蒂夫,然後伸出了右手將史蒂夫的頭往自己的臉上壓下。

「什……」才剛張開口吐出第一個音節,史蒂夫的唇就被巴奇的唇給堵住。

久違了的柔軟溫熱讓史蒂夫一下子愣住了,當他回復意識時,他已經壓著巴奇的後腦勺,貪婪的吸吮著對方柔軟濕熱的舌頭。

「唔……」

被激烈奪取著呼吸的巴奇因缺氧而雙眼泛著淚光,一副楚楚可憐又充滿誘惑的模樣,讓史蒂夫心臟猛的一跳。

感到自己下身的慾望抬起了頭,史蒂夫不禁在內心裡感到驚慌跟慚愧。

「你硬了……」同樣發現到這一點的巴奇舔了舔嘴唇,雙眼閃著奇異的光芒,低沉著嗓音,「讓我來幫你……」

說著,在史蒂夫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前,巴奇就握住了史蒂夫雄偉的堅挺,並學著他之前為自己做的那樣,輕輕地上下套弄著。

從沒想過有一天會看到巴奇替自己手淫的畫面,史蒂夫只感到全身的血液像是沸騰了一樣,熱血瞬間往頭及下身被巴奇握著的部位集中。雖然巴奇的動作不是很熟練甚至有些笨拙,但史蒂夫很快的就射了出來,濃稠的精液噴濺在巴奇手中。抬起手,巴奇熱烈的望著手中的白濁,突然將手往自己下身探入。

「等等!巴奇!」才剛因高潮而有些恍神的史蒂夫在看到巴奇的舉止連忙回過神,眼見他為了施力抬起屁股而無意識的動用了雙腳的力道時,史蒂夫忍不住抓住了巴奇的手,緊張的叫道:「你想做什麼!?」

「讓你進來的準備。」巴奇的臉頰不知是因熱水而是情潮而泛著紅暈,低啞的嗓音滿是渴望的情慾,史蒂夫無法不心動。

但他吞了吞口水後,試圖冷靜的回應:「但你現在雙腳骨折不方便……」

「那你要來幫我嗎?」

「巴奇……」望著那雙明顯在誘惑他的如水般盪漾的灰藍,史蒂夫的自制力幾乎就要崩潰了,但他依然遲疑著,「你不需要為了我……」

「我想感受你……不是因為治療……就只是……做愛。」然而巴奇只是輕輕的搖頭,伸手握住了史蒂夫的手,低聲說道:「而且……上次還蠻舒服的……也許這次會感受到更多……」

聽到愛人如此的話語,史蒂夫要是再拒絕也未免太不解風情。更何況,他的自制力大概也快全力敗退了,於是他點了點頭,站起身。

「……我知道了……小心你的雙腳。」說著,為了怕在浴缸內會巴奇的雙腿會因碰觸到浴缸或是牆面而碰撞影響到骨裂處的癒合,於是史蒂夫沒考慮太多,將手滑到巴奇的腰上,將他抱出浴缸,然後托著他的屁股,讓他坐到了洗手台上。

小心翼翼的將巴奇的雙腿往兩旁分開,擠了些洗手乳到雙手上後,史蒂夫在巴奇的大腿上撫摸著,並滑至股間,在私密處來回磨蹭,一邊撫慰著巴奇的陰莖,一邊低聲說著「放輕鬆,交給我……」後謹慎的推開了皺摺,將手指滑入了巴奇緊窄的內部。

由於洗手乳跟原本就有的肥皂泡沫的濕滑,手指的侵入很順利,除了輕微的異物感外,巴奇也沒什麼太強烈的感覺,但是視覺上,史蒂夫在自己大開的雙腿間用手指進入自己的畫面還是讓巴奇興奮了起來。

他早就想要讓史蒂夫進入自己了,只是由於雙腳的緣故,他知道史蒂夫一定不會輕易答應他,所以巴奇才想到用這種辦法引誘史蒂夫。當然,他也的確很想洗澡就是了。

很快的加入了第二根手指後,一邊試探性的擴張、抽送,史蒂夫吻著巴奇的耳朵在他耳邊低聲問道:「有什麼感覺嗎?」」

「刺、刺麻麻的……」手指在內部擺動的感受讓巴奇低喘了幾口氣,而耳膜被史蒂夫低沉的性感嗓音振動著的感受更是讓他渾身起雞皮疙瘩,情不自禁的抓住了史蒂夫的手,低聲哀求:「夠了,進……進來……」

但史蒂夫還是執拗的用手指在內壁遊走、戳刺,就像是在尋找什麼似的。

「啊!」突然間,體內某處被按到的瞬間,巴奇全身都震了一下,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驚呼。

巴奇的反應讓史蒂夫知道自己找到了上次那個同樣讓巴奇發出驚叫的點,於是更加亢奮的重點攻擊那裡,迫使巴奇全身不由自主的隨著史蒂夫的戳弄而一下一下的顫抖著,張大的嘴無法抑止唾液流出,「不要……好怪……好麻……史蒂夫……夠了!求你進來!」

在巴奇幾乎是帶著哭腔的出聲哀求之下,史蒂夫終於抽出了手指,從洗手台上抱起了巴奇,原地站起,將手放到了他的兩隻結實的大腿下,用自己高聳的火熱性器抵著那處抽搐著的小洞。

「巴奇,記著,你的腳別使力。」低聲告誡後的下一瞬間,史蒂夫突然用力將巴奇往下拉,將他撞到了自己的陰莖上,用自己滾燙的肉棒猛力撞開了巴奇脆弱的肉壁。

「嗚啊、啊!」

身體突然懸空並被深深插入的衝擊讓巴奇忍不住仰起頭發出驚叫聲,緊接著身體反射性的往前捲縮,由於雙腿不能施力,所以巴奇只能將全身的力道都集中在上半身,緊緊抱住了史蒂夫。

即使抱著一個大男人,史蒂夫依然有力且穩定的佇立並緊抓著巴奇的大腿,一手輕拍著巴奇的背,柔聲問道:「還好嗎?」

巴奇點了點頭,低喘著,發出像是撒嬌的柔軟鼻音,「嗯……我沒事……你插得好深……」

「難受?」

「不……我很喜歡……動吧……」

聽到巴奇那麼說之後,史蒂夫吻了吻他泛紅的眼角,開始了快速而深入的律動。

史蒂夫的大腿有力的抵著地面,不斷的從下往上撞入巴奇被自己操開來而變得柔軟濕滑的腸道內,並吻著巴奇的唇、鼻尖、額頭。

不知是否因為體位的緣故,比起上一次,這次被史蒂夫侵入的感受更加的鮮明,濕熱的黏膜被撐開又被磨擦而過的刺激讓巴奇覺得很舒服,隨著上下搖晃、衝撞的節奏,發出一聲又一聲的呻吟。

「好像有點……有點疼……史蒂夫……史蒂夫……再用力點……」巴奇一邊低泣著一邊出聲哀求,求這個已經在猛操著他的男人再更用力的操進自己身體裡。

其實不需要巴奇的要求,史蒂夫早就像是失控的野獸般,用力抓著巴奇的大腿彎,拼命的以不可思議的力道跟速度撞入巴奇的體內,撞得他幾乎無法呼吸,只能哭喊著這個快把他操到昏厥的男人的名字。

「啊、啊、嗚嗯……啊啊……史蒂……史蒂夫!」

不斷被撞開、頂弄、貫穿並填滿,從身體內側近似酸疼的酥麻感猶如電流,侵襲著巴奇的大腦,讓他發出難以抑止的呻吟與尖叫,全身不住的隨著史蒂夫的激烈進出而搖晃顫抖。

在一陣猛力的衝撞之後史蒂夫停下了動作,緊緊抱著巴奇,將滾燙的精液通通撒進了抽搐著包裹著猛熱慾望的狹小甬道內。

充滿著自己體內的濕熱感受,讓巴奇發出高亢的哭叫,渾身一陣痙攣,,達到了巔峰。一直夾在兩人的小腹間被摩擦著的陰莖也抖動著射出白濁的濃稠液體。

這是巴奇第一次的射精,高潮的餘韻還沒過,史蒂夫就滿臉驚喜的吻著他,焦急而興奮的問道:「你射了!巴奇!而且你剛才說你疼也就是說你有感覺了對吧?是不是很舒服?很舒服對吧!所以你才會射了出來!」

「……我知道,我自己有感覺……你不要再一直強調……」

雖然知道史蒂夫沒有什麼粗鄙淫穢的意思,只是單純因為自己第一次在兩人做愛時射精而高興,但再怎麼說史蒂夫的話都太超過了,巴奇無法抑止自己的臉紅得不像話。

而在看到巴奇羞恥的模樣,史蒂夫在愣了一下後才理解過來自己剛才到底說了什麼,臉也跟著爆紅了起來。

剛才還像是野獸般激烈交合的兩個大男人現在卻像是初識人事的青少年一樣,尷尬又羞澀不已的低下頭沉默的望著地面一會後,巴奇開口小聲的嘟噥著:「……你還要維持這個姿勢多久?手不酸?」

抬起頭望著巴奇,史蒂夫認真的說道:「不酸,我可以像這樣抱著你一輩子。」

「……然後一輩子像這樣插著?」

「不、呃……我……」

覺得不管怎麼回答好像都不對的史蒂夫滿臉通紅的支支吾吾了好一會,最後沒有正面回應,只是閉上嘴凝望著雙頰浮現著紅暈的巴奇。

接著兩人臉上的表情柔和了起來,不約而同的吻上了彼此。

親暱的吻很快的就再次轉為熱烈而深入,史蒂夫原本就還埋在巴奇體內的慾望又再度恢復了熱度跟硬挺。

從巴奇溫熱甜美的口腔內依依不捨的抽出舌頭後,史蒂夫將唇移到巴奇耳邊,低聲問道:「可以嗎……?」

「可以……可以……啊!啊、哈啊……」

巴奇只能點頭。

之後巴奇深刻的明瞭一件事,那就是他低估了史蒂夫的體力跟驚人的慾望。

他們總共做了三次,直到巴奇用嘶啞的嗓音輕聲求饒為止。

在幫著巴奇處理完自己留在他體內的東西之後,史蒂夫細心的幫巴奇洗完了澡。將昏昏欲睡的巴奇抱回床上,呼叫醫師前來,帶巴奇去重新打上石膏。

然後在醫師離開之後,史蒂夫也跟著躺在了已經睡著的巴奇身邊,緊緊擁著他,兩人一起擠在雖然是加大的型號,但依然還是屬於單人床的病床上。

聆聽著巴奇平穩的呼吸聲,輕輕吻著柔軟蓬鬆的髮絲,史蒂夫心情很輕鬆愉快。

看樣子巴奇對於快感的刺激似乎正在逐漸恢復,他開始會感到疼,那已經算是很大的進步了,而且之前布魯斯來訪時有提到過,他有查到關於神經元的建立與連結的相關資訊,目前正在做詳細的專研及研究。

只要等巴奇的傷完全癒合之後,他們就可以回歸正常的生活了。

在內心對未來充滿著希望,史蒂夫閉上了雙眼,幸福的感受著懷中人溫熱的體溫。

 

 

*** *** ***

 

 

隔天下午。

在娜塔莎跟克林特來探望的時候,巴奇雙腳上新打好的石膏上面已經被簽上了之前所有來探望的同伴的名字。有東尼、山姆、還有被東尼自行簽上的布魯斯。

在看到左腳上大大的史蒂夫跟右腳上大大的羅傑斯時,娜塔莎不禁失笑。一邊想著史蒂夫的佔有慾在這種地方也體現了出來,一邊將手中的戶籍資料遞給巴奇。

那是之前說好的要幫巴奇恢復的身分。由於巴奇的情況特殊,所以直到昨天才正式的重新恢復。

「對了,跟你們說一聲,」看著巴奇接過,娜塔莎冷靜的說出驚人的消息,「巴恩斯的戶籍資料在重新輸入的時候不小心被登記成已婚狀態了。」

「什麼!?」比起巴奇,史蒂夫反而是那個最驚訝的人。他瞪大了雙眼,低下頭看向巴奇手中的戶籍資料。

配偶欄中的名字是--

「史蒂夫羅傑斯……?」

「……沒想到我們居然被結婚了……」

巴奇有些半開玩笑的聲音讓史蒂夫不知道該開心還是該懊惱。

「……你那什麼表情」巴奇明知故問的笑道:「你不想跟我結婚?」

「不!」史蒂夫像是被電到般的猛力搖著頭,焦急的解釋:「不,巴奇!我當然想,非常想……我只是……」

「只是覺得自己很窩囊?」收起笑容,巴奇替史蒂夫說出了他的感覺。

史蒂夫無言的點了點頭。

史蒂夫怎麼也想不到,在自己想到要對巴奇求婚前他們就已經莫名其妙的成為了法律上正式的配偶。

「我還沒跟你求婚……戒指……鮮花……禮物……我什麼都沒給過你。」

他連求婚的話語都沒說過。而且不要說求婚戒指了,史蒂夫回想了一下,自己根本沒送過巴奇什麼像樣的東西,不管是七十年前,還是七十年後。

他真的很窩囊又很糟糕。

但巴奇卻笑了,右手撫摸著史蒂夫的臉頰,輕聲的說道:「你送給我很多東西了,史蒂夫……你給了我回憶……友情、愛情……像是娜塔莎還有布魯斯那樣的朋友……你給了我家、希望與未來……」

但話說一半,巴奇一愣,看著史蒂夫眼淚滾落臉頰,心有些疼的低聲喚道:「史蒂夫?」

「但這……都是你七十多年前就給過我的……巴奇。」史蒂夫握住了巴奇一冷一熱的雙手,哽咽著,「我可以毫不遲疑的跟所有人說,沒有你就沒有現在的我……你才是那個該被稱為英雄的人。」

然而巴奇輕輕的搖了搖頭,微笑著牽起史蒂夫的手,抵在自己的左胸上,「……你一直都是我的英雄,史蒂夫。」

雖然巴奇的記憶並不完整,但他一直都記得無論何時,不管自己身處怎麼樣的狀況下,史蒂夫永遠都是他的生存動力,他一直相信史蒂夫。

『很遺憾,巴恩斯中士,你所仰望的美國隊長已經墜機身亡,再也沒有人會來救你了。』

突然間,在腦海裡響起的冷硬聲音讓巴奇的表情瞬間凝固。

「……巴奇?」察覺到巴奇的不對勁,原本還在感動的史蒂夫立刻收起了眼淚,擔心的呼喚著他的名字。

「……我沒事,只是有些……頭暈。」

剛剛那是什麼?巴奇勉力的笑了笑,抓著史蒂夫的手臂的手卻微微的顫抖。

沒事的,巴奇巴恩斯,不管那是什麼,都已經是過去的記憶。現在的他有史蒂夫、有大家陪在身邊,他不會被過去的記憶困擾的,不管那是什麼。

巴奇在心中對自己那麼說後,抬起頭望向一臉擔心得都快哭出來的史蒂夫,露出笑容,揉了揉史蒂夫的金髮,故意大聲的嘆氣,「我有個愛哭的丈夫。」

「也許那是因為,」臉有些紅的史蒂夫握住了巴奇,認真的開口,「我欠我的丈夫很多很多眼淚。」

「但我不想你還我。」看著史蒂夫不知所措的表情,巴奇笑了起來,「比起你的眼淚,我比較想要你的笑容。」

然後在史蒂夫感動的呼喚著自己的名字之後,巴奇露出了有些壞壞的笑容,湊到史蒂夫耳邊非常非常小聲的開口低訴:「……還有你的精液。」

說完後,巴奇退了開來,心情愉快的欣賞著史蒂夫那紅得像是燒起來似的模樣。

而明明待在現場卻從頭到尾都被忽略掉的娜塔莎跟克林特在相望後,無奈的笑著聳了聳肩。

 

 

 

 

 

TBC

 

___

 

我想史蒂夫很樂意十倍奉還的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