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5)

 前面章節:(1)(2)(3)(4)

第二次的治♂療

前面是甜肉,後面有點小虐

___

 

 

史蒂夫跟巴奇吻得難分難捨。

兩根柔軟的舌頭在四片微啟的溫熱唇瓣間纏綿,充滿著情欲的濕熱氣息伴隨著越發急促的喘息在兩人的唇舌間流洩而出

雖然才第二次接吻,但巴奇覺得自己似乎已經愛上了跟史蒂夫接吻的感覺,那是一種從口腔內的黏膜逐漸擴展至全身,類似被熱水慢慢浸透般的酥麻感。

而史蒂夫更是無法去說明自己到底有多喜歡與巴奇接吻,他的腦袋被情慾所帶來的熱潮壟罩著,雙手彷彿有自我意識般的從巴奇的臉順著肌膚柔滑的肌理線條一路往下滑,通過鎖骨,來到上下起伏的胸前,透過衣物在乳頭的位置處游移。

巴奇知道史蒂夫正在用手試探他的性感帶,但他頂多能感覺到突起的小肉粒被指尖揉捏時的擠壓觸感,無法再感受更進一層的、比如說快感以及疼痛。這讓巴奇有些氣餒,但他只是放任史蒂夫繼續用手指在他胸前按揉著,也在史蒂夫出聲詢問時用低沉而柔軟的鼻音回答他。

「……有什麼感覺嗎?」

搖了搖頭,巴奇有些失望的看著史蒂夫,但對方只是給了他一個鼓勵的笑容,然後一邊吻著,分開巴奇的雙腿後,一邊將手往下探入,享受著巴奇結實的臀肉的手感,並在臀縫間遊走。

忽然間,史蒂夫在啊的一聲後想到應該要拿潤滑劑,正準備起身離開時,卻被巴奇一把抓住。

「不需要潤滑劑。」雖然史蒂夫並沒有說出口,但巴奇能明白他想要做什麼,抓住了史蒂夫的手,巴奇凝視著史蒂夫,「我就是想要直接感覺你,不需要其他任何東西。」

「但你會受傷……」

「沒關係……我的傷好得快,而且……我本來就是要恢復痛覺的,粗暴些更好。」

說著,巴奇突然用力用自己的左手手指刺入了自己的內部。

史蒂夫驚嚇的立刻阻止他,「不行,巴奇!」

望著巴奇像是委屈的噘著唇的模樣,既覺得他這樣很可愛,又生怕巴奇會傷到自己的史蒂夫只好歎了一口氣。

「我知道了……讓我來……」

於是將自己的食指跟中指含在口中潤濕後,史蒂夫小心翼翼的推開緊實的皺摺處,將中指刺入了巴奇的穴口。異物感讓巴奇身體緊繃了一下,但很快就放鬆,抱著史蒂夫的肩膀,感受著在自己體內的手指的存在。

史蒂夫的手指在巴奇的內部蠢動,舌頭舔拭著被他啃咬得紅腫的乳尖,觀察著巴奇的反應。在加入了第二根手指之後,史蒂夫吻著巴奇的肚臍眼,問道:「巴奇……難受嗎?

「……我覺得……很熱……不難受……繼續……」巴奇搖搖頭,舔了舔嘴唇,像是誘惑般的望著史蒂夫,用小腿磨蹭著他高聳的欲望,「我想……要你用你的這根大傢伙填滿我……」

史蒂夫的心臟猛地跳動,抽出手指,忍著想馬上操進巴奇體內的衝動,抱起巴奇小聲的在他耳邊說道:「我們……到床上……」

「不,這裡就好……」

但巴奇用手輕輕推開史蒂夫,然後轉身用左手扶著沙發的扶手,右手抬起自己的大腿,將那處紅潤並不時收縮著的小小洞口呈現在史蒂夫面前,雙頰升起紅暈,低聲哀求。

「就這樣進來……求你……」

感到口乾舌燥的史蒂夫用力吞了一口唾液,胡亂點了點頭,欺身向前,將自身怒張的性器抵在巴奇的入口處。

「我要進去了,放輕鬆……巴奇……」

因壓抑著狂暴的情潮而顯得異常低啞的嗓音振動著巴奇的全身,讓他因強烈的期待而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

看著史蒂夫一點一點的將那碩大的肉柱埋進自己濘滑濕熱的肉壁內,一陣顫慄順著被插入的部位爬上了巴奇的頭頂。

雖然依然感覺不到疼痛與快感,但體內被史蒂夫填滿的火熱所帶來的異樣的滿足感讓巴奇覺得很幸福。

「動,史蒂夫……用力的操我……用力,讓我能感受到你帶給我的一切……!」

抓著巴奇的大腿,史蒂夫用超出巴奇期望的力道滿足了他的要求。

史蒂夫的抽插像是在尋找什麼似的不斷變換著位置跟角度,而巴奇只是放鬆全身力道任由他肆意擺布。

在史蒂夫頂到體內深處某個地方時,突如其來的電流竄過全身,讓巴奇身子往上跳了一下,並從嘴中發出一聲像似受到驚嚇般的細微呻吟,史蒂夫停下動作,大喜過望的看向一臉驚慌且滿臉通紅的巴奇。

「……你有感覺了嗎?」

「我……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巴奇有些不知所措的抿著下唇,將手從沙發上移到自己濕搭搭的小腹,被填的滿滿的內部緊緊裹住史蒂夫,肉壁不安於室的蠢動著,而垂在巴奇雙腿間原本軟綿綿的陰莖,竟開始有些硬挺起來。

面對因從未體驗過的感受而不安的望著自己的巴奇,史蒂夫難以抑止同時湧上的內心的保護欲與愛情,以及不知不覺冒出頭的獸性。

在心底深處的某個不為人知的角落裡,史蒂夫一直都隱藏著一個抹不去的自私想法,他很想永遠將巴奇鎖在自己身旁,這樣他就可以好好的保護他。

然而他知道那是不可能也不正確的,巴奇是自由的個體,更何況他過去被九頭蛇所控制,史蒂夫發誓絕不會再讓巴奇受到任何拘束與傷害。

而且他已經因為自己的粗心大意讓巴奇承受了無形的壓力,即使巴奇剛才溫柔的表示自己並不是他的壓力,而是他的前進動力。但史蒂夫感動之餘,也清楚的明白,他的確是巴奇的壓力來源。

巴奇有多重視自己,他就無形中帶給了巴奇多少的壓力。而既然這樣,他就更不該因自己而去限制了巴奇的未來。

現在他最該去做的,就是幫助巴奇早日恢復痛覺,並且治癒好胃潰瘍,這是他唯一所盼望的。

吻著巴奇,史蒂夫緩緩的抽身而出,柔聲說道:「巴奇,去感受它……不要抵抗……」

在巴奇有些緊張的伸出紅紅的舌頭舔了舔同樣紅艷的唇瓣,並慢慢點了點頭後,史蒂夫一口氣將堅挺的火熱肉棒用力的貫穿巴奇直至最深處。

「啊--嗯嗯嗯!」

尖叫聲旋即被史蒂夫欺壓而來的溫熱唇瓣給堵住,只能無奈的化成悶悶的嗚咽,隨著史蒂夫撞擊搖晃的節奏在接吻的空隙間斷續流洩而出。

緊擁著巴奇,史蒂夫挺動著腰臀快速而激烈的在巴奇的小穴進出,而舌頭也毫不退讓的在巴奇口腔內肆虐著,上下都被插得頭昏眼花的巴奇幾乎快要窒息,直到史蒂夫突然停下動作,緊接著是忽然在體內蔓延開來的濕熱。

「……抱歉,巴奇……」

「啊……不……沒關係……哈……啊……你爽就好……」

輕笑著嘆息,巴奇伸出手揉了揉史蒂夫汗濕的金髮。

史蒂夫拉起巴奇,讓他坐到自己身上,用力的將他擁入懷中,熱情而致拗的吻著他。

然後在巴奇被吻得有些迷迷糊糊的時候,不知何時又恢復了熱度與硬挺的陰莖從下而上闖入了巴奇早被操得柔軟濕熱的腸道內。

毫無抵抗的被插入最深處,巴奇只是仰起頭,因衝擊而發出一聲微弱的呻吟。

雖然不痛也不能算是強烈的快感,但是不斷被滾燙的粗硬肉棒撞擊至脆弱內部的深處,而且史蒂夫還刻意一直頂弄著、戳刺著那處讓巴奇渾身發麻的凸起,逼得他幾乎要哭出來的放聲叫喊著。

「啊!啊……不、不要……那裡……好奇怪……啊!」

陌生的感受隨著史蒂夫故意一直猛力的頂弄,像是波浪般不斷席捲著巴奇,生理性的淚水不聽使喚的從緊閉的眼眶中落下。

「舒服嗎?會痛嗎?」

邊用力往內部頂撞,史蒂夫邊用手掌磨擦著巴奇半勃的陰莖,並試圖在因快感而自發性挺動的空隙間關心的問著巴奇的狀況。

「我、我不知道……慢……慢點……嗚、啊」巴奇胡亂的搖著頭,因體內不斷被推擠磨蹭的熱潮而混亂,「你撞得太……太深了……」

又酸又麻的感受從被強力頂弄著的內部沿著脊椎往上攀升,巴奇不由自主的往後倒,後腦勺倒在了沙發扶手上,雙手勾著史蒂夫的肩膀,任由他大力抽插、搖晃。

「啊、啊!……哈……哈啊……史蒂、夫……!」

再一次的,史蒂夫將自身的精液撒滿巴奇不住抽搐著的內部。

氣喘吁吁的吻著巴奇,史蒂夫低聲問道:「……你還好嗎?巴奇。」

「嗯……」

巴奇雖然還是沒有射精,但他剛才感受到刺激以及史蒂夫射在他體內的濕熱讓他有些茫然,沉浸在不可思議的舒適感中,巴奇只是緊閉著雙眼低喘著氣,直到感到有溫熱的液體滴在他的臉上,他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你又哭又笑的做什麼?」巴奇小聲的問道。

史蒂夫臉上笑著,眼淚卻不斷往下墜落。他回答不出巴奇的疑問,他找不到有什麼話語能形容現在充滿著他內心的幸福感,輕飄飄的就像要膨脹開來。

「別哭了,再哭你那漂亮的藍眼珠都要融化了,史蒂夫……」

半是認真的輕斥著,巴奇將手伸到史蒂夫的頸肩,將他拉下,額頭頂著史蒂夫的額頭,低聲笑著,「你知道嗎?你的眼淚總是會讓我以為……我的心臟恢復了痛覺。」

「巴奇……如果真的能讓你恢復,我的眼淚再多都流給你……」

「但我捨不得……」巴奇蹙起眉,嘴角卻揚起微笑,用舌頭舔上史蒂夫因淚水而濕熱的嘴唇。

他不知道自己為何能對一個人如此的關懷如此的意愛,但他真的好愛好愛這個不斷從近在他眼前的蔚藍中滴落大滴大滴的透明水珠的金髮男人。他可以為他付出一切,包括生命與靈魂,而就連這個可能都讓巴奇覺得很幸福。

史蒂夫激動的無法停止哭泣,他張開顫抖的嘴唇含住巴奇舌頭,然後親吻著。

帶著些許的感傷以及滿溢而出的幸福,相愛的兩人沉溺在慵懶而甜蜜的氣氛中,用舌頭擁抱著彼此。

 

 

*** *** ***

 

 

一個禮拜後的深夜,長島市的某個商業區。

巴奇與娜塔莎一同站在廢棄商業大樓的一樓深處的一個老舊操作面板前。

「這裡需要九頭蛇高級成員的指紋。」

娜塔莎說著,然後看向巴奇。

巴奇無言的點了點頭,脫下右手的皮手套,將手掌放到讀取掌紋的儀器上,很快的,在發出細微的逼逼聲後,面板旁的紅燈跳至綠燈,原本正常的牆壁突然往兩旁分開,顯露出隱藏的房間。

雖然在九頭蛇的控制下時冬兵被視為資產,但那個資產的等級相當的高,而且又因為他被洗腦而沒有自我意識的緣故,冬兵常被利用來做為重要機密的保護者。像是現在這個基地,即使巴奇本身並沒有記憶,但從這裡的安全系統有登錄他的掌紋來看,他確實來過這裡。

巴奇舉起槍警戒了四周,發現沒有任何異狀之後,兩人一前一後的走進了秘密的隱藏房間中。

雖然這是座廢棄的大樓,但在掌紋啟動了開關之後,備用電源也跟著起動,房間內燈火通明。

裡頭就像是一般的辦公室,除了牆壁上掛著的九頭蛇標誌以外。

打開了放置在桌上的電腦後,娜塔莎將隨身碟插入,並快速的破解密碼,等待從中獲取關於九頭蛇的資料。

只要等將所有資料存入隨身碟後,這個任務就結束了。而一想起昨天他們出發前史蒂夫再三叮嚀巴奇要注意安危而且依依不捨的模樣,娜塔莎就只想翻白眼。

如此簡單到要不是需要巴奇的掌紋以及娜塔莎的駭客技術,娜塔莎或是巴奇根本可以自己一個人來的任務,史蒂夫卻像是巴奇要前往什麼危險的戰場似的擔心不已。

「……說真的,羅傑斯對你的過保護簡直毛骨悚然。」

「……史蒂夫有跟我提過你以前老是給他介紹姑娘的事……」沒有正面回應,在一旁舉槍戒備的巴奇看向娜塔莎,表面上平淡,心裡甜滋滋的說道:「他說我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我對其他女性都沒有興趣了,原來我一直在等你回到我身邊。」

「……你這是在炫耀?」挑起眉看向巴奇,娜塔莎不無意外的想著,愛情的力量真不可思議,巴奇在不到一個月前還是冷冰冰的,雖然在因失血過多而住院之後,氣氛稍微柔和了些,但像現在這樣跟別人開玩笑般的對話還是第一次。

史蒂夫跟巴奇以情侶身分交往中這個消息,在三天前東尼瞞著史蒂夫跟巴奇的情況下開了恭喜美國隊長破處的慶祝會(後來寫著慶祝的布條被得知消息後闖入的巴奇拆了,酒全進了兩隻老冰棍的胃裡)之後,成為公開的事實。

「我是在提醒妳,別再介紹什麼女性給他,只是徒增他困擾而已。」

「放心,我當初要是早知道羅傑斯心理早有你的話我就不會浪費唇舌給他介紹姑娘了。」

斜眼望著巴奇有些驕傲跟害羞的笑容,娜塔莎不禁為他們倆人感到開心,但下一瞬間,電腦上跑著的訊息突然停住,跳出一個要她輸入密碼的視窗,緊接著螢幕上不停跑出字幕並突然發出刺耳的聲響。

「這是……?!」

娜塔莎難得驚慌的聲音讓巴奇看向她,才剛開口問道:「怎麼了?」就聽見由遠而近的爆炸聲接二連三的逼近而來。

他們都不知道程式設定資料下載完成後最後的一個步驟,五秒內沒有輸入密碼,就會自動引爆埋藏在大樓水泥牆內的的炸藥。

「總之我們快離開這裡!」

娜塔莎當機立斷的拔出隨身碟,飛快的跟著巴奇的腳步往外逃跑。

然而建築物隨著爆炸聲而倒塌的速度超過他們的奔跑速度,而出口處又太遠了,兩人躲避著不斷降下的水泥塊,巴奇忽然看向在她身旁一個通風口。

雖然巴奇鐵定穿不過去,但娜塔莎的體型應該可以。

「小心了,娜塔莎。」就在巴奇歪起嘴角說著,用左手將身旁一臉驚愕的娜塔莎拎起並推出通風口後的下一瞬間,地板突然往下崩落。

看樣子這建築物還有地下室,而且很深。巴奇看著迅速下墜的景色,冷靜的想著。

史蒂夫又會哭了吧。

身軀不由自主的往下墜落,巴奇有些意外自己居然會想起一個禮拜前與史蒂夫一同進行的名為治療的甜美性愛。

然後,比起自己的安危,巴奇想到的是,他絕不能讓史蒂夫知道他接下來可能會面對的狀況。

他可能會受傷、會流血,甚至死亡。

而他知道史蒂夫一定會擔心,還會哭的。

他不能讓史蒂夫哭,不能。

於是巴奇張開了嘴唇,念出了他永遠未曾忘記的那個暱稱。

「史蒂薇。」

親愛的史蒂薇,不用擔心,我不會痛所以……

但還來不及想完,巴奇就重重的摔落地面,巨大的衝擊伴隨著沉悶的聲響,大量的碎石塊隨之掉落在他身上。

緊接著,漫天的沙塵掩蓋住了巴奇的身影。

 

 

*** *** ***

 

 

「……巴克?」

心臟突然一跳,突然壟罩而來的不安讓史蒂夫心神不寧的喃喃念著巴奇的暱稱。

雖然沒收到任何通知,史蒂夫還是焦急的從口袋中取出手機,滑開後點開巴奇的生理探測程式,看著上面顯示一切正常他才鬆了一口氣。

但是史蒂夫依然覺得心臟很不舒服,好像被什麼緊緊揪著的感覺,讓他一直無法安心下來。

只要一想到巴奇正跟著娜塔莎兩人潛入隱藏在長島市某處廢棄商業大樓底下的九頭蛇秘密基地,他就擔心得坐立難安。

雖然他的確說過不希望巴奇為了自己而去勉強做任何事,也說過不會限制巴奇的自由意志,然而他無法停止對巴奇的擔心。

所以即使史蒂夫非常想要跟著一起去,但他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他不想給巴奇太大的壓力,而且他應該試著讓他在自己不在場的時候多與其他人接觸。

再說那只是個竊取資料的小任務,巴奇的能力那麼強,還有娜塔莎在身旁,一定會沒事的。

他相信,明天任務結束之後,巴奇一定會平安回來。那麼對自己說,史蒂夫將視線停留在手機上顯示著巴奇一切正常的畫面,好一會後,才關上了手機。

然而史蒂夫一直抱持著的不安的樂觀,在從生還的娜塔莎那裡得知巴奇被埋在三十層樓高的建築物所堆積而成的瓦礫堆中生死不明的消息後,硬生生碎成一片一片。

「很遺憾,羅傑斯隊長,我們怎麼都探測不到巴恩斯的生命跡象。」

當在娜塔莎的病床邊聽到尼克那麼說時,史蒂夫只覺得一切都很不真實。

他在說什麼?探測不到巴奇的生命跡象?怎麼會?

巴奇不是昨天還好好的活在自己身邊?他還笑著要自己不要擔心的。

然後他們說現在他……

當終於意識過來尼克說的話時,史蒂夫立刻衝了過去,用力掐住尼克的肩膀,顫抖著嘶吼道:「他在哪裡?告訴我,巴奇到底在哪裡!?」

 

他應該不顧一切的跟著一起去的,不管有什麼理由,他都不該讓巴奇離開他身邊。

當乘著緊急派出的直升機趕到現場的史蒂夫看到了那滿目瘡痍的廢墟時,他的心臟疼得幾乎無法呼吸。

巴奇就埋在下面,眼前這片由三十幾層樓的所堆積而成的石塊中。

而現場的搜救人員跟他報告說,雖然可以利用怪手,但由於探測不到巴奇的生命跡象,所以無法貿然開挖,有可能會傷害到巴奇的遺體。

他們用的『遺體』這個字眼,讓史蒂夫渾身冰涼,失去冷靜的吼道:「不,巴奇不可能死的!」

不可能,一定是哪裡出錯了。

巴奇一定還活著,因為、因為手機中不是顯示他一切正常嗎?

然而接到消息也趕來的東尼,在了解事情狀況後,面露歉意的低聲說道:「……抱歉,史蒂夫……我想,巴奇應該是在出事前用了密語……」

「……密語?」

接下來東尼口中所說出的殘酷而又絕望的事實,讓史蒂夫血液幾乎凝固,身軀一晃,幾乎站不住。

探測不到生命跡象的原因,是因為東尼在巴奇手中安裝的程式不只截斷發射至史蒂夫手機中的電波,連帶也順便屏蔽了所有的偵查系統。

「我想他一定是在被埋起前用密語啟動了程式,所以……」

在東尼打從心底覺得很抱歉的眼神注視下,史蒂夫不發一語的望著手機,而現場的大家也都擔心的望著他。

忽然間史蒂夫收起了手機,一步一步的慢慢走到瓦礫堆上,跪了下來,在眾人驚訝又悲傷的眼神中,開始用雙手挖掘並撿起地上的石塊。

不知道該不該阻止他,大家都只是望著史蒂夫。

「我得把巴奇救出來,」不停的用雙手挖著底下的碎石塊,史蒂夫的雙手很快就滿是鮮血,但他彷彿感覺不到疼痛似的喃喃說著,「他一定還活著,而且在等我,等我把他救出來。」

雖然巴奇不會痛,但肯定被壓得不舒服,一邊茫然的想著,史蒂夫面無表情的挖掘著瓦礫堆,因為灰塵而髒汙的臉上,兩道淚水不斷流過的痕跡像是兩道透明無色的傷疤,滴落著石塊堆上。

「沒事的,巴奇,我在這裡。」在挖掘的過程中,史蒂夫始終流著淚水,嘴裡不斷的像是壞掉的唱片般重覆著,「巴奇,別怕,再忍耐一下,我馬上就救你出來。」

而現場其他的人,一時之間竟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是帶著無聲的同情,望著這個一邊面無表情慟哭著,一邊像發了瘋似的徒手挖著瓦礫堆的金髮男人。

 

 

 

 

 

 

 

TBC

 

___

 

終於到了真正符合篇名的展開(史蒂夫淚腺崩壞的意思)

放心,巴奇沒事,只是被埋在瓦礫堆下(。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