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Home Sweet Home (11)

前面章節:(1)(2)(3)(4)(5)(6)(番外)(7)(8)(9)(10)

ABO生子梗設定注意!
Alpha!Steve/Beta!Bucky

終於寫到這裡了

感謝在同一天內有兩個不同的讀者都催了這篇文XD

科學組繼續活躍中

___

 

 

剛完成一場只有他自己執行的九頭蛇某處秘密基地的殲滅行動,身上還沾著血汙及灰塵的史蒂夫為了替換衣物而回到了空蕩蕩的家中。

但連臉都還沒來得及擦拭,全身鋼鐵裝的東尼史塔克就突然從窗戶闖入,將一本一看就是上等雪銅紙所特製成的空白紙本交給他,並提出要他在紙上畫出冬兵跟自己的繪畫。

忍住想要用拳頭重擊那張笑得很輕浮的臉的衝動,史蒂夫在「請你馬上離開。」、「不好意思,我現在沒有那種心情。」以及「我習慣用鉛筆繪圖,所以雪銅紙其實不適合。」的三個選項中,用目前自己所能釋出的最大耐心及善意選擇了第三樣。

東尼一臉恍然大悟般的說著:「喔,我倒沒想到,我以為越高級就是越好。」後轉身從窗戶飛離了房間。

為了防止不速之客再度從窗戶闖入,史蒂夫鎖上了窗戶的時候,視線不經意的停留在移到了自己的雙手上。

說起來他已經很久沒有繪畫了。

自從冬兵離開他身邊之後,史蒂夫完全沒有再提起過畫筆。

繪圖是史蒂夫從小開始的興趣,若是以前……更正確來說,若是冬兵還在他身旁時,他可以什麼都不做,就只是一直凝視著冬兵,用筆畫下他每個模樣。

然而現在的史蒂夫並沒有多餘的心思去作除了殲滅九頭蛇以外的事情。

更何況,剛才他見到了一個人。一個自己過去的部下,而且從對方口吻來說,恐怕也是冬兵過去部下的男人--布洛克朗姆洛。

而他所說的話讓史蒂夫心情非常的糟糕。

如果朗姆洛說的是真的話,那麼尼克之前對史蒂夫所警告過的事恐怕也是真的。

冬兵不是被史蒂夫找到的,而是『有人』特意讓史蒂夫找到的。

雖然一早他們便得知在皮爾斯已死亡的情況下,領導九頭蛇的指揮權落到了藏身在東歐某處的史特拉克男爵手上的這個消息,但史蒂夫並不知道冬兵能回到他的身邊原來正是史特拉克的計畫。

據朗姆洛所說,史特拉克男爵本來就對異能人類以及人體實驗很有興趣,他手中現在就有一對自願接受實驗的雙胞胎。

而打從一開始接觸到冬兵過去的個人資料時,他就對身為Beta的冬兵卻曾經懷過美國隊長的孩子一事抱持著濃厚的興趣。特別是在史蒂夫復甦之後,他不只一次的提出過再度讓冬兵懷上美國隊長孩子的計畫。

過去曾經在九頭蛇中擔任專職訓練師的史特拉克男爵對於人性有相當程度的了解,比如說如何利用報仇做為誘因藉由仇恨來控制家庭破碎的孩子,以及,愛情的力量。

他完全明瞭愛情能夠讓一個人做出超乎想像的決定。

從冬兵在剛被抓來的時候曾經懷過史蒂夫的孩子、得知史蒂夫摔飛機後絕望的表現,還有從洞見計畫中美國隊長與冬兵的打鬥畫面中所獲得的資訊來分析,他能確定他們之間所擁有的是超乎一般普通友人的深厚感情,而那正是最好利用的一點。

於是在洞見計畫失敗後,代號 『厄喀德那(Ἔχιδνα)』的計畫就此展開。

史蒂夫記得厄喀德那是希臘神話中的九頭蛇之母,雖然朗姆洛並沒明說,但史蒂夫猜測史特拉克取這個名稱的意義或許是想利用尚未出世的他們倆的孩子來做為重建九頭蛇的籌碼。從嬰兒時期就進行培育的融合了兩名超級士兵之血的生物兵器,絕對能成為九頭蛇最佳的戰力。

而計畫在史蒂夫的不察下一直順利的進行著,直到那一天那一聲槍響貫穿了冬兵的喉嚨為止。

那一槍一開始狙擊的目標是史蒂夫而不是冬兵。他們試圖在史蒂夫將冬兵藏身起來前將其帶回,很明顯的讓冬兵替史蒂夫擋下子彈是他們最大的失誤。

最讓史蒂夫感到憤怒與恐懼的是,他們能得知冬兵的懷孕與所在,是因為他們一早就在冬兵的腦子裡埋入了細微的晶片。也就是說,他們隨時都能監控冬兵的生理狀況。甚至,如果有必要,他們能強制停止冬兵的生理機能。

九頭蛇他們之所以一直拖著不馬上帶回冬兵,只是因為史特拉克希望孩子能成長到穩定的狀態再一次進行回收。而當時在冬兵中彈之後沒有立即讓冬兵停止的原因也是因為一旦母體死亡,腹中的胎兒也會跟著死亡,那麼九頭蛇的希望就會付之一炬。

也就是說他們陷入了作繭自縛的狀態。

只要一想到過去冬兵跟自己在一起的時候,生命安危隨時都有可能受到威脅,史蒂夫就無法停止對九頭蛇的憎恨以及對自己的無力感。

還好,唯一讓史蒂夫稍微有些寬心的是,自從冬兵被神盾局軟禁之後,不知道神盾局採用了什麼方法,讓九頭蛇失去了與冬兵的聯繫。就像尼克說的,在完全殲滅九頭蛇前讓冬兵繼續被軟禁起來或許對他比較好。

史蒂夫發誓,他不會讓九頭蛇再有任何機會去接觸到冬兵。

他身上的血污就是來自於那些九頭蛇的,包括朗姆洛。

在史蒂夫解決了所有的人員並對尼克做出回報的同時,他也再三強調,並且發自內心相信冬兵對這該死的陰謀毫不知情,他只是被利用了而已。雖然尼克他們的態度很明顯的抱持著懷疑,但史蒂夫他不在乎尼克他們相不相信,只要他自己知道真相是什麼就夠了。

只要他將所有九頭蛇的殘黨,尤其是想出這種邪惡的計畫的史特拉克男爵盡數殲滅,他就能將冬兵的嫌疑洗清,他就能夠將冬兵好好的保護並救出,他就能與冬兵以及他腹中的孩子團聚,這是史蒂夫現在唯一能做到的,也是他心中唯一的希望。

忽然間,一聲大力的玻璃碎裂聲伴隨著高昂輕挑的聲音打斷了史蒂夫的思考。

「喔,抱歉,我沒注意到你把窗戶鎖起來了,晚一點我會賠償你更好的,」看了一眼被自己撞破的窗戶,東尼將素描本遞到了史蒂夫面前上下揮了揮,「這是上等的素描紙,這下總可以了吧?」

將視線從地上的玻璃碎片移到完全看不出真的有道歉之意的東尼臉上,原本心情就很差的史蒂夫連客套的禮貌都做不到了,低沉著隱含怒火的嗓音,瞪著闖入的不速之客。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史塔克?」

喔喔,連名字都不叫了,可見史蒂夫的心情真的糟到極點了。

完全沒想到史蒂夫憤怒的原因之一還有他突兀的闖進家裡破壞窗戶還弄得一地都是碎裂的玻璃碎片,東尼意外的挑起了眉。

雖然大致上明瞭冬兵對史蒂夫的重要性,但東尼依然在內心裡對自從被迫與冬兵分開之後之後史蒂夫的變貌感到近乎佩服的咋舌。

不知道如果真的失去了冬兵,史蒂夫會變成什麼樣的狀態。

東尼不否認他有些好奇,不過他並不會真的去嘗試,所以他只是聳了聳肩,將素描本舉到了一臉陰鬱的史蒂夫面前,「總之,你畫一下你跟巴奇的圖吧,如果你想見到巴奇的話。」

聽到巴奇兩個字,史蒂夫身上原本帶刺的冰冷氣團瞬間瓦解,取而代之的是意外的驚喜表情。

「見到巴奇!?」難掩興奮的衝了過去抓住東尼手中的素描本,史蒂夫的聲音悸動得甚至有些顫抖。

「沒錯,」東尼揮了揮手,巧妙的說了個不算虛假可也不算真實的答案,「雖然無法直接讓你們見到面,但你現在畫的圖,將會讓你能再看到你親愛的巴奇。」

於是史蒂夫立刻毫不猶豫的收下素描本並馬上攤開來,從書桌抽屜中取出素描用的鉛筆後,維持站著的姿勢很快的在紙上畫下了冬兵跟自己的模樣,然後遞給了東尼。

收下素描本後翻了翻,看著史蒂夫畫筆下的冬兵臉上帶著的溫和笑容,東尼不禁在心裡想著,這真的是他所認識的冬兵嗎?雖然五官神韻都很傳神,但散發出來的氛圍卻是那麼的溫暖,一點都無法跟現在被軟禁在史塔克大樓地下的那個安靜、沉默、沒什麼感情變化的冬兵連想在一起。也許在史蒂夫面前的冬兵就是這個模樣的吧。

「……真的可以見到巴奇?」史蒂夫忍不住問。

「我保證最慢後天就可以,」東尼對史蒂夫擠眉弄眼,「你可以拭目以待。」

說著,帶著素描本,東尼如一陣風的再度從窗戶離開,只留下站在一地的碎玻璃中對於東尼的話滿懷期待的史蒂夫。

 

 

*** *** ***

 

 

「……你覺得巴奇是不是真的完全不知道那個計畫?」

在忙著親手製作要送給史蒂夫及冬兵的『禮物』的同時,東尼對著在自己身旁沉默的整理關於冬兵生理資料的布魯斯問道。

在與尼克溝通關於將這個禮物送給史蒂夫跟冬兵的計畫時,東尼也從尼克那裡得知了關於厄喀德那計畫的事。

還真沒想到那個叫做史特拉克的傢伙居然想出了如此噁心的計畫,他等於是將冬兵當作某種類似容器的工具,將他送到史蒂夫身邊,並利用他們彼此之間的感情,說難聽點就是從美國隊長身上借種,等冬兵生下孩子之後,他們就可以廢棄這個不穩定的資產。

東尼在對史特拉克感到佩服之餘也對冬兵感到了近似同情的憤慨,而這也加深了他決定要跟著布魯斯的腳步幫助史蒂夫跟冬兵的意念。

聽到尼克提醒東尼要更加留意冬兵的時候,東尼不太確定尼克究竟是要他留意保護冬兵的安危,還是要他留意冬兵本身。從尼克的語氣中,東尼推測多半兩者都有。他們一方面是真心在關心冬兵,另一方面也是真心在提防冬兵。雖然能理解,但在東尼將事情全部跟布魯斯說了出來後,東尼其實不認為冬兵知情,不過還是對布魯斯提出了其實早就知道答案的疑問。

「……我個人認為,是的,他不知道……」停下動作,布魯斯望著螢幕中顯示出的超音波照片中的雙胞胎,小聲且嚴肅的說道:「而且我們不能讓他知道自己是被利用來當作重建九頭蛇的……」

「工具。」東尼替陷入了沉默的布魯斯補上了他不忍心說出的那個詞,然後有些誇張的歪起嘴角,「我們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親愛的,我也是那麼想的。」

布魯斯看了東尼一眼,輕聲說道:「……所以,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東尼大力點了點頭,「對,只要在這裡,他就依然是我們的瑪利亞,不是什麼厄喀德那。」

兩人用眼神交流了一會後,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專心進行手中的作業。

一邊凝視著螢幕角落邊所映照出的監視器畫面中坐在床邊低垂著頭的冬兵,布魯斯在內心裡暗自發誓:絕對,不能讓冬兵知道關於自己以及他肚子裡的雙胞胎其實是被利用來當做重建九頭蛇的工具。

不然,或許……極端一點的話,心理狀況依舊不是很穩定的冬兵也許會選擇最糟糕的手段。

而要是冬兵選擇了那個最糟糕的方法,那麼除了替冬兵及未出世的孩子感到不捨以外,布魯斯完全不敢想像史蒂夫會變成怎麼樣。

因此,無論如何他們都得隱瞞這件事,而且布魯斯決定要求娜塔莎他們不要透露給冬兵知道,至少在孩子們平安出生之前。

也許真的就像東尼所說的,自己對冬兵的事涉入太深,但布魯斯想,至少,在他能幫助冬兵的範圍內,他就會盡可能去做到。

而且,看向說歸說,還是選擇與布魯斯一同幫助冬兵,還忙著專注製作禮物的東尼的背影,布魯斯在心中感謝東尼願意陪著他去作這一切。

他一直都知道東尼嘴壞了些,但其實人很好。不然,他也不會願意將這個體內抱持著不死的巨大破壞者的自己留在身邊,更不會一直堅持對像自己這種早已喪失所有正常的Omega生理機能的怪物求婚了。

想著,布魯斯忍不住輕輕笑了起來。

 

 

*** *** ***

 

 

兩天後。

當史蒂夫在史塔克大樓見到東尼扔到他手中的圓形物體時,他不得不說一開始是有些失望的。

那是一個玻璃雪球,裡頭站著微笑的冬兵。雖然細微處有些不同,但正是他兩天前畫在素描本上交給東尼的繪畫中的冬兵。

難道說,這就是東尼所謂的『能看到冬兵』的意思?

看出史蒂夫臉上掩蓋不住的失望神色,東尼只是在心中偷笑,然後開口揮了揮食指,「先別失望得太早,隊長,用你的大拇指按下刻著巴奇名字下方的紅色按鈕,你會感謝我的。」

半信半疑的照著東尼的指示,按下了玻璃雪球的木質托架上方的紅色按鈕後,緊接著投射出的影像讓史蒂夫經歷了自從冬兵離開後,最興奮開心的瞬間。

冬兵--正確來說是立體投影而出的--正用著坐姿(雖然底下什麼都沒有)栩栩如生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難掩強烈的驚喜,史蒂夫忘情的大喊了一聲,「巴奇!」

立體投影出的冬兵原本就很驚訝的表情在像是聽得到他的呼喚似的更加深了訝異跟同樣的喜悅,雙手像是握著什麼似的瞪大了雙眼,凝視著史蒂夫。

「巴奇?你聽得到我?你在哪裡?你還好嗎?」

史蒂夫一連串焦急又快速的疑問讓東尼忍不住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別著急,隊長。你忘了他現在還是啞的嗎?」

對了,史蒂夫的臉色從極度欣喜中黯淡了下來,望著依然無法恢復說話的能力,只能蠕動著嘴唇,焦急而迷惘的望著自己的冬兵,史蒂夫輕聲的道歉。

「這個立體投影出來的是真正的巴奇,不是虛假的,同時,巴奇也看得到你。」

東尼繼續對史蒂夫說明,在東尼帶著裡頭設置著冬兵的玻璃雪球來交給史蒂夫的同時,布魯斯也正在地下第六層的密室內將裡頭設置著史蒂夫的玻璃雪球交給冬兵。並對冬兵說明同樣的事情。

這個立體投影裝置經過DNA鎖定,只有在他們親手按下了按鈕之後才會分別投射出冬兵以及史蒂夫的影像,聲音也只會收錄他們本人的聲音,至於他們周遭的環境以及人物都不會曝光,這也是尼克點頭答應的原因。

「雖然離聖誕節還有三個月,不過這算是我跟布魯斯……喔,對,還有尼克合送給你們的聖誕禮物,雖然無法讓你們真的見到面,但是這樣也算是仁盡義至了吧。」

「……謝謝你,東尼。」雖然東尼的話依然帶著輕浮,但史蒂夫真心的對東尼感謝。

無論如何,他都再次見到了冬兵,即使無法肢體接觸,但只要能確認他的安危,只要能確定冬兵跟他肚子裡的寶貝們都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某處,史蒂夫就覺得自從冬兵離開後內心所感受到的空虛總算稍微填補了些。

聳了聳肩,東尼再次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那麼,接下來為了不被閃瞎我就退場啦,你們倆老好好的聊聊吧,喔,還有好好寫寫。」

說完後,東尼揮了揮手,走出了房間。

史蒂夫帶著謝意的眼神在東尼轉身之後就瞬間移到了冬兵身上,並轉換成愛意,像是一秒都捨不得離開視線般的死死盯著冬兵看。

隆起的肚子比起之前還要大上許多的冬兵看上去雖然比起分開前的印象還要削瘦及憔悴了些,但大致上氣色還不錯,而寬大的服裝看起來也整齊乾淨,至少代表他被照顧的不錯。

老天、上帝、聖母瑪利亞、耶穌基督。史蒂夫有種衝動想感謝一切,感謝冬兵還活得好好的,感謝東尼,感謝照料冬兵的人,不管他是誰。

「……巴奇……」

才剛開口呼喚出冬兵的名字,史蒂夫就突然哽咽的幾乎說不出話來。

看到冬兵的肚子,想到他所受的苦難,史蒂夫就好想擁著他,好想跟他道歉。史蒂夫原本有很多話想跟冬兵說,但臨到了重逢時,史蒂夫卻只是望著心愛的男人,不知所措的流淚。

反而是冬兵,看到史蒂夫落下眼淚後,急忙用筆在小冊子上快速的寫了幾個字,然後轉到史蒂夫面前。

『別哭,我很好,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巴奇……」

看著冬兵即使身處於被軟禁的狀況下、即使無法說話卻依然為自己擔心的模樣,內心激盪不已的史蒂夫眼淚根本止不住。他想擁抱巴奇,但立體投影終歸只是投影,沒有實體,於是史蒂夫只能緊緊將雪球擁在懷中,彷彿想藉此擁抱著冬兵。

顫抖著聲線,史蒂夫凝視著冬兵,慢慢的,將腦中浮現出的字句一點一點的說出口。

「……我愛你,巴奇……我不管你記得什麼不記得什麼……我明白了一件事……我無法再失去你一次……就算你恢復記憶之後不再愛我……我不會放棄你……我會保護你,巴奇……這次絕對會,不論付出什麼代價,我一定會好好的保護你跟你肚子裡的孩子。」

眼淚從那雙清澈的湛藍中滴落到了雪球上並滑落地面。

雖然有些支離破碎,但史蒂夫所說的都是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

『我也愛你,史蒂夫。』

冬兵用著有些顫抖的手寫下了他的回應。

他也有很多話想說,但是他知道現在的史蒂夫只需要這句話,只要能讓史蒂夫破涕為笑,冬兵不在乎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

彷彿看出冬兵內心未竟的言語,史蒂夫用手抹去了自己的淚水後,做了個深呼吸。

「你從來沒變過,你就是你,巴奇。」凝視著冬兵的眼睛,史蒂夫認真而毫不懷疑的說道:「我愛的一直都是你,沒有別人,沒有替代品,只有你。」

冬兵的眼睛慢慢的睜大,他的心臟有那麼一瞬間,像是被溫暖的手緊緊擁抱著,很疼卻又很溫暖。

「不管是過去的你,還是現在這個即使說著我是你的任務卻還是跳下海中救了我的你、願意陪在我身旁的你、在意外懷孕之後選擇為我生下孩子的你、在第一時間就替我擋下子彈的你……即使沒有記憶也依然愛著我的你。」望著冬兵瞪大的雙眼,史蒂夫輕輕微笑著,「我都深愛著……永遠……只愛你一人。」

冬兵想寫些什麼作為回應,但是他的眼淚模糊了他的視線,渾身顫抖的握不住筆。

也許,他一直在等著史蒂夫的這句話。

在史蒂夫深情微笑的淚眼注視下,冬兵……巴奇的淚水彷彿春天融雪般的從眼中崩落,久久無法平息。

 

 

 

 

 

 

TBC

 

 

___

 

 

不管別人認為巴奇是什麼,在史蒂夫心中巴奇永遠都是巴奇

就像不管史蒂夫變成了什麼,在巴奇心中他永遠是當初的那個布魯克林小子

 

 

 

 

 

 

然後我很認真的在思考立體投影性愛的可能性(毆)

(放過巴奇吧他肚子都那麼大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