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沙發上的盾冬老夫夫


復四後的某個平凡午後,在客廳沙發上看電影看到睡著的吧唧,以及沉溺在吧唧膝枕的幸福老盾(跟某坨)

 

吧唧剃掉鬍子是因為跟前一篇文是同一個時間軸,也可以說是後續。

以下還有兩張塗鴉,都是上一篇文裡的其中兩個片段,有興趣的可以對照一下是出自哪一段XD

因為膚色多,點開前還請注意背後喔!

 

_

 

 

  「你知道為什麼我上面刻的名字只有巴奇嗎?」舉起手,巴奇用大拇指跟食指夾起自己頸項間的軍籍牌,懸掛在自己唇邊,低聲說,「因為現在的我不是詹姆斯、不是巴恩斯……不是冬兵也不是任何人……我只是巴奇……只屬於你的……史蒂夫的巴奇。」

_

 

 


 著迷似地望著眼前隨著自己的抽插而上下起伏的巴奇,史蒂夫的視線忽然被在他胸前不斷晃動的軍籍牌吸引,內心一陣悸動,忍不住低下頭,咬住了巴奇的軍籍牌。

 

 

 

 _

 

 

 

以上!感謝看到這裡。

接下來就是萬聖節賀圖啦,自從萌上盾冬之後每年快到萬聖節時都很興奮,因為可以盡情畫穿著各種服裝的盾冬 (簡單來說是讓盾冬各種角色扮演PLAY)

今年要畫什麼呢~是吸血鬼與魅魔?狼人與魔女?義大利黑手黨老大跟他的副手?天使與惡魔?死神與不死者?

順說,在畫萬聖節賀圖草稿的時候,想到了一個奇怪的病病梗。

 

_

 

史蒂夫送寶石離開後,突然有個穿著幾乎與冬兵一模一樣的男人攻擊了留在傳送機旁等待的巴奇,還好山姆跟布魯斯也一起般忙,三人聯手制服了不速之客。

沒想到摘下面罩後,冬兵打扮的男人赫然便是史蒂夫。

史蒂夫一臉痛苦地要巴奇殺了自己,不然他怕自己會傷害巴奇。

巴奇當然不肯,並問史蒂夫究竟發生了什麼。

史蒂夫抱著腦袋,斷斷續續地說出了原因。

原來史蒂夫回去了二戰時期,打算去救摔下的巴奇,為了讓巴奇可以逃走,史蒂夫用自己做誘餌,打算等自己被捕捉後再利用量子裝備逃離那個時空。

然而,在戰鬥中史蒂夫不小心摔破了皮姆粒子,結果史蒂夫不僅回不來,還被九頭蛇洗腦,變成九頭蛇傭兵隊的隊長。

逃了出去的巴奇為了救史蒂夫折回來找他,卻被擔心見到巴奇會讓史蒂夫解除洗腦的九頭蛇冷凍起來。並為了以防萬一,費了很大一番功夫,在史蒂夫的腦中加上只要看到巴奇就會直接進入狙殺的模式。

然後時間來到七零年代。

九頭蛇隊長發現了穿越而來的史蒂夫,雖然被打敗,不過卻撿到了史蒂夫不小心掉落的皮姆粒子,腦中殘存的記憶讓他從九頭蛇的檔案庫中找到了自己多年前穿來的量子裝備,雖然他不記得為什麼,但是他還是起動裝置回到了2023年。

一看到了巴奇,史蒂夫就恢復了記憶,但他腦中的狙殺程式也立即起動,不顧他的意願,操控他的身體對巴奇進行猛烈的攻擊。

幸好現場還有山姆跟布魯斯幫忙壓制史蒂夫,但史蒂夫無法看向巴奇,只要他腦中的程式不除掉,他就不敢與巴奇獨處。

為了幫助盾冬,布魯斯想辦法跟舒莉取得聯繫,但她那裡正有事關瓦干達的國家大事在忙,所以她只能用手機跟布魯斯交換意見。

在舒莉的幫忙下,布魯斯嘗試幫史蒂夫解除洗腦程式,但沒有瓦干達的冷凍睡眠裝置,他就沒有辦法像舒莉那樣完全解除史蒂夫腦中的洗腦程式。

迫於無奈下,布魯斯只能採取替代措施,將史蒂夫一看到巴奇,身體就會自動進行的侵犯性攻擊從暴力衝動修改成性衝動。

也就是說,史蒂夫只要一看到巴奇就會想上他。

布魯斯向巴奇跟史蒂夫表達自己力有未逮的歉意。

沒想到巴奇只是笑了笑:「總是想幹我?這不是很正常的史蒂夫嗎?」

從此他們天都過著性福快樂的日子,直到永遠。

可喜可賀。(

 

 

 

 

我要留言